311大地震十週年

311當時的景象相信大家記憶猶新,更何況是親歷其境、甚至失去親人的,十年了,現在的日本在疫情之下,似乎沒有變得幸福得來。以下轉貼有關報導。
japan31110th1.jpg
(來源:CTWANT)

永遠的痛!311核災、海嘯浩劫10年 災民還在療傷

311東日本大地震與福島核災至今過了10年,但核災和海嘯的影響至今沒有消除,痛苦也似乎沒有止盡。許多人的生命停格,生者也難以擺脫災難帶來的心靈創傷。

73歲的安齋徹原本很愛拍照,可是災難發生後,殘破的街景、無法辨認的罹難者遺體、令人心碎的呼喚親人聲音,一幕幕悽涼的畫面讓他無法按下快門。被迫從福島縣飯館村撤離後,因撤離令延長,祖厝年久失修不得不拆除,安齋再也回不了老家。

逾4萬災民難重返家園

這場浩劫過後,像安齋徹這樣歷經傷痛,繼續避難、不知何時才能返鄉或無法重返家園的災民,在日本超過4萬1千人,至少3775人在避難生活中因健康惡化、自殺等因素而死亡。痛失至親的人更多,總計高達2.2萬人在311震災中死亡與失蹤。日本政府雖然已投入37兆日圓用於災後重建,但仍未能完善災區的復建工作和安頓災民生活。

迄今7個市町村不能住

10年前,福島縣內11個市町村因核災撤離居民,到去年3月已有七成地區陸續解禁,但重返居民僅1.4萬人,只占原來的三成。福島縣至今仍有7個市町村、共337平方公里的土地無法居住。一些居民已決定離開傷心地再也不回去,因為他們怕輻射,有人乾脆搬到別的地方展開新生活,有人不想重回讓人不寒而憟的災難現場,喚起痛苦的記憶。

68歲的小林智子與丈夫以為撤離幾天後就能回家,於是把狗留下,沒想到一離開就是5年。小林智子說:「總有人問我,『你們為什麼回來?回來了多少人?』」但我想說的是:這樣問有意義嗎?那個地方已經不存在了。」71歲的加藤綱男說,情感上他想要留在家鄉,但理智上他知道在別的地方居住可能更安全。

10年來,東京電力公司對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清理和廢爐工作雖取得進展,依然面臨挑戰。

擬稀釋核廢水入海挨轟

東電原計畫2021年開始試驗性取出2號機爐心熔毀的少量核燃料,但受新冠疫情影響推遲一年。東電目標仍是2041年至2051年完成廢爐工作。

目前更緊迫的是如何處理上百萬噸核廢水。日本政府傾向於將核廢水稀釋後排放入海,但該方案不僅遭到日本水產業界和不少民眾反對,也面臨周邊國家的質疑。南韓一直強烈反對,認為日本需要向周邊國家充分說明,然後根據協議步驟進行,如果排放可能也會透過洋流影響到台灣。

福島核災已過10年,台灣、南韓和中國大陸仍禁止進口福島等地農林水產品和食品。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11日表示,311震災發生後,世界各國對日本提供的支援與鼓勵,他由衷感謝,日後將基於科學根據,盡力推動各國解除限制,希望能盡早擴大農林水產品出口。

(來源:經濟一週)

311大地震10周年 重災區民眾悼念:心靈仍未治愈

周四是日本311大地震10周年,重災區宮城、岩手、福島縣等一如往年,有民間悼念活動,其中重災區宮城縣石卷市,有民眾到311當天避難的山上追悼、祈願。

石卷市有3,971人遇難,是311地震及海嘯中最多死難者的地區。當日,很多人拚命逃到日和山,周四一早,民眾前來追悼、祈願。一名40多歲男子稱,當日被海嘯逼著逃到日和山,每次到來,淚水就不其然地湧出來,小時候的社區、學校,至今已消失,感覺很難過,但也不得不接受。

地震奪去宮城縣名取市992條人命,其中有多人罹難的閖上地區,一早就有人來到靠近太平洋海岸的慰靈碑獻花,也有人到山上朝大海祈福、悼念。一名來自仙台市的40多歲男子表示,友人在311罹難,自己每年都來這裡致哀,地震至今經歷10年,雖然重建工作有進展,心靈卻未療愈。一名來自愛知縣的60多歲男子說,311這一天是很特別的日子,所以來此追悼,很多人至今想起311地震,內心還是很難過,希望大家不要忘記這場災難。

宮城縣南三陸町有800多人遇難,去年完工的「震災復興祈念公園」早上有人前來追思、祈福。另外,當天有43人犧牲的南三陸町舊防災對策廳舍,附近的獻花台,有人到來獻花,雙手合十悼念。一名70多歲男子說,友人在舊南三陸町廳舍工作,也有友人住南三陸町,都因311地震罹難,盼友人安息,這10年來,自己得到很多人幫助,活了過來,盼今後能多幫助他人,努力活下去。

來自宮城縣鹽釜市的一名70多歲男子說:「覺得這10年似乎轉眼即過,也似乎是一段很漫長的歲月,期望漁業、農業等經濟,能更有發展。」

在宮城縣女川町,54歲漁民鈴木高利的父母和妻子三人在海嘯中死亡。這10年來,他獨自撫養3個孩子,長男已是大學生,長女就讀專科學校,次女讀小學6年級。早上,他為孩子們煮早餐後,在自家佛壇前獻上飯菜,並燒香拜祭父母和妻子。

鈴木說,311震災已過10年,希望去世的家人在天之靈能安息,自己向他們說「孩子已長大了」。自妻子去世後,自己就學做家務,再度感受到妻子的好及辛勞,看到孩子們的成長,覺得這10年過得真快。

(來源:HKET)

愛妻被海嘯捲走下落不明 癡情夫7年來每周潛水搜索遺體

本周四(11日)是日本311大地震發生十周年,雖然受地震及海嘯影響的地區漸漸重建,可是對在地震中喪失至親的人來說,他們的傷痛歷經多年亦難以痊癒。其中一名丈夫在當日痛失愛妻,妻子被海嘯捲走下落不明,他7年來每周潛水搜索遺體,只為能讓她「回家」。

海嘯捲走愛妻未發現遺體

綜合日本傳媒報道,2011年3月11日在日本時間下午2點46分,日本東北發生高達9級大地震,引發海嘯及福島第一核電廠洩漏核幅射,造成近二萬人死亡。現年64歲的高松康雄居於宮城縣,當年任職巴士司機的他送47歲的妻子高松祐子上班,她任職的銀行距離海邊僅100米。

之後高松康雄便到醫院照顧外母,此時卻發生大地震,他立刻致電妻子,可是對方沒有回應。直至當日下午3時21分,他收到妻子傳來的最後短訊,寫著︰

「你沒事吧?我想回家。」

在仙台大學就讀的兒子向他報平安,可是他始終沒收到妻子的回覆。

妻最後短訊︰我想回家

地震規模強大,高松康雄心急如焚,但無法到妻子任職的銀行了解她的安危。不久他得悉銀行職員在地震時逃到屋頂避難,不幸全被海嘯捲走。他到各個避難所及遺體安置處,希望能找到妻子的蹤影,卻總是失望而回。

最終高松祐子的喪禮於2011年12月舉行,高松康雄將在銀行廢墟中找到的妻子眼鏡及手機,一併放入墳墓內,獨欠妻子的遺體。半年後因為修墳的關係,他暫時將手機拿出來,意外發現妻子還有幾個未發出的短訊,包括「海嘯好可怕」、「你沒事吧?」、「海嘯已經蔓延到我的腳踝」。

考潛水牌搜索遺骸7年

高松康雄非常思念妻子,決定自己搜索妻子的遺體。他於2014年考獲潛水牌照後,每周都會潛水試圖搜索妻子的遺骸,至今已潛水多達470次,每次約1至1個半小時。他還加入潛水團隊,協助搜尋仍未發現遺體的2500名失蹤者。

他尋找愛妻的故事被拍攝成紀錄片《帰りたい》(《我想回家》),即使多年來一直都沒有找到妻子,但他深信妻子就在附近,從沒有放棄的打算︰

「我會一直潛水搜索,直至身體無法動為止。」

(來源:香港01)

愛女失蹤10年母未曾放棄:終有一天要找回你

311東日本大地震,造成15,899人死亡,2,525人失蹤。在十周年的今天,一名母親仍然等待着她失蹤的女兒——即使最後可能只找到遺體,她仍不願放棄。

宮城縣石卷市的成田博美,今年已是60歲的老人。3月11日她帶着鮮花來到女川海邊,祈禱着盼望終有一天能找回失蹤的女兒。

「我的女兒就在這個海裏。」成田繪美,當年26歲,是日本七十七銀行女川分店的職員。2011年她才剛結婚3個月,她與丈夫在老家附近的公寓居住。大地震當日她如往常先回老家與母親打招呼,才前往銀行上班,但成田母親萬萬未有想到,那會是兩人最後一次的見面。

地震引發巨大海嘯,她與同僚12人逃到屋上避難,卻不幸被海嘯沖走。12人有1人在海中獲救,4人證實死亡,其餘8人失蹤。這8人的遺體,至今仍未找到。

「我怎麼可能會忘記。每次用冷水洗手的時候,都會想到『今天天氣有點冷,繪美會否着涼呢』不禁哭起來。即管只是遺體或是甚麼,我都希望能找到她,想把她抱在懷裏。」

十年以來,每次警察或海上保安廳外出搜索失蹤者,成田都會特意跑去聽取消息。每個星期,她都會做一餐女兒最喜歡的食物,拿到海邊祭祀。女兒的電話合約她至今仍然留着,並每天持續發短訊:總有一天會找到你回來。

「重建讓這裏恢復當年生氣,還真會讓人驚訝過去是否曾發生地震一樣。但繪美已不在了,這只會讓我感到悲痛。」

大地震的失蹤人數共有2,525人,但不經歷多少年,正在等着他們回來的家人,心情都未曾改變。

(來源:ETtoday)

憶311大地震 他親睹「海嘯吞沒未婚妻」!自責:抱歉無法保護妳

日本311大地震屆滿10週年,今年38歲的岩手縣陸前高田市政府職員阿部將人,10年前眼睜睜看著未婚妻被海嘯吞沒,並在之後一段時間,不斷地自責為何無法保護未婚妻。

日本讀賣新聞報導,阿部將人跟未婚妻、當時29歲的伊藤壽江,本來要在311大地震的隔月登記結婚,沒想到這份結婚登記書最後無法遞出。

阿部回憶10年前的今天說,在強烈搖晃的大地震後,跑到市政府前的公園時,聽到不知道誰喊叫的聲音,「海嘯已經越過防波堤,快逃啊」。

阿部隨即跑到4樓高的市政府頂樓避難,未婚妻則跑到隔壁3樓高的市民會館。沒想到,站在市政府頂樓的阿部,就眼睜睜看到黑潮吞沒市民會館。

大約在海嘯侵襲半個月後,伊藤的遺體被找到,阿部對著遺體道歉說,「沒辦法保護妳,抱歉」。

阿部跟伊藤是在職員聚餐時認識。阿部說,伊藤是擁有很棒笑容的人,兩人交往一段時間後,他在2010年求婚,「讓我一直守護著妳」;伊藤回覆說,「請多多指教」。

不過,一場海嘯奪走未婚妻的性命後,阿部多次自責「為什麼無法保護她」、「當時把她帶到市政府避難就好了」。

沮喪難過的阿部認為,失去伊藤,自己也沒有繼續工作的理由,甚至也有想跟隨伊藤而去的念頭。

不過,阿部心想,失去心愛的人不是只有自己,「每一位活下來的同事都是強忍悲痛持續工作,不該只有自己在叫苦」,所以繼續負責調查街上翻覆車輛所有人等工作。

阿部5年前跟伊藤的好友結婚,兩人是因為伊藤結緣,並在向伊藤雙親報告兩人將結婚的事後,得到伊藤雙親的祝福。
japan31110th2.jpg
(來源:鏡週刊)

沒接線的電話亭 64歲翁致電亡妻「謝謝老天讓我遇見妳」

那些沒來不及說出口的話,和沉積已久的思念,在這座「風之電話亭」中不斷發生,這是一座沒有接線的私人電話亭,也是許多日本311遺族抒發情緒的重要媒介。

日本311大地震屆今已滿10年,《路透社》前往位於岩手縣大槌町,一座被稱為「風之電話」的白色電話亭,採訪那些在311中失去至親的災難生還者。現年67歲的佐佐木和吉進入電話亭,拿起黑色的轉盤電話,慎重地撥打亡妻美和子的手機號碼,佐佐木和吉淚眼傾訴10年前,他在海嘯侵襲後傳訊息給妻子告知他所在的地點,「妳怎麼都沒有看到,真是的。」佐佐木和吉四處走訪避難所,甚至是臨時停屍房,始終找不到妻子身影。

佐佐木和吉回到曾是家的廢墟瓦礫堆中,依舊沒找著妻子。佐佐木和吉說:「夜晚真的好暗,什麼都看不到,那時候我突然仰望天空,天上全是星星,像珠寶盒班散落著滿滿的寶石,不斷散發著光輝。我的眼淚瞬間奪眶而出,因為我明白,一定有很多人被帶走了。」311使他的人生就此改變,佐佐木和吉時常到電話亭傾訴對亡妻的思念,對著沒有接線的電話筒說:「謝謝老天讓我遇見妳。下次再聊。」

76歲的大川幸子也是風之電話的常客,大川的丈夫也是311罹難者,她常來此處問候亡夫,有時說著說著就會吐出「我好寂寞」的語句,有時候,她仿佛能聽到亡夫在電話另一頭的聲音。大川的2個小孫子有時也會來和爺爺說說話,其中一個男孩今年充滿朝氣地報告:「爺爺,我很快也要上國中了!哥哥已經國二,即將面臨高中升學考。現在有個新病毒奪走好多人的性命,我們隨時要戴口罩,但我們過得很好!」

風之電話坐落在名為「Bell Gardia 鯨山」的私人花園裡,園主是76歲的退休樹醫、園藝設計師佐佐木格。佐佐木格稱在2007年就有設置電話亭的想法,不過實際執行卻是在311大地震的數月前。2010年秋天,親近的表哥罹癌去世,他開始思考生者與亡者的迥異處境,於是將思念形象化成電話亭。311發生後,佐佐木格深知遺族那種沒能好好說再見的懊悔與思念,於是對外開放電話亭與花園,不只311家屬,許多因疾病、自殺而失去至親的人,也時常前來拜訪。

(來源:世界新聞網)

搭直升機拍311海嘯獲獎 前NHK攝影記者自責10年

前NHK攝影記者鉾井喬,在2011年311東日本大地震時,搭乘直升機拍下了海嘯吞沒沿岸驚心動魄的一幕,並因此獲獎。但他十年來自責自己待在安全的地方攝影,甚至辭去記者工作。

哈芬登郵報(HuffPost)日文版報導,鉾井喬在311當時,是才剛進入NHK福島放送局工作第一年的菜鳥攝影記者,311當天是他第5次空中攝影。

當時鉾井喬拍下的311海嘯影片,在全世界多處播放,得到許多獎項,那悽慘的景象,被稱為「歷史性的畫面」。

但鉾井說,他至今仍無法接受,311當時「在這麼多人死去的時候,只有我在最安全的地方攝影」,不斷質疑自己「為什麼我要拍呢」。

報導說,311當天下午2時46分發生大地震時,鉾井因為輪值當天的空拍工作,正在仙台機場的直升機庫,練習操作直升機攝影。

地震當時搖晃得非常劇烈,鉾井差點摔出直升機上的座位;機庫中有些其他媒體的直升機,因為搖晃劇烈而相撞,導致機體損壞,而NHK的直升機因為剛好正在進行檢查,機體有一半露出在機庫外,反而倖免於難。

鉾井搭乘的NHK直升機在一片混亂中升空,朝仙台車站飛去,展開拍攝工作。

鉾井回憶,一開始從上空看到仙台街道沒有太大變化,心中感到稍微放心,然而繼續前進,拍攝中的鏡頭畫面中,突然出現「黑色的海嘯」。

「黑色的海嘯」一路吞噬房屋與汽車,又與其他方向來的海嘯重疊,形成更大巨浪襲擊陸地,木材、船隻、瓦礫,一切都被海嘯沖走。

鉾井的頭腦還來不及理解這些景象的意義,只是繼續執行拍攝與直播的工作。

在鉾井的腳下,街道、民眾與車輛,一個接一個地被海嘯吞沒,他操作攝影器材的手稍微發著抖,想著得趕快把影像傳回。

當鉾井幾小時後結束攝影工作,直升機降落到陸地上後,他才終於理解到自己經歷了「生與死」。

直升機起飛的仙台機場,在鉾井與同事出發約50分鐘後,被超過3公尺高的海嘯淹沒;鉾井說,「要是留在那裡,我可能已經沒命了」。

鉾井在位於災區的NHK福島放送局工作,也不可能忽略福島核災意外。

鉾井說,到底什麼才是「正確性」,他至今無法得到解答。新聞報導必須傳達事件的正確性,「但是這些正確性,是現在的福島能夠承受的嗎?這是對誰而言的正確性呢……」

鉾井說,他希望能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福島,繼續思考並生活下去。

於是在震災發生兩年後,鉾井辭去NHK的工作,轉當藝術家。他認為觀賞藝術作品的人,可以有各式各樣的想法,對於福島而言,與其硬塞給他們「正確性」,不如提供繼續思考的契機。

鉾井2016年發表短篇電影「福島櫻紀行」,電影以震災後的福島為主題,從海岸往內陸前進,追蹤櫻花開花的「櫻花前線」,記錄櫻花與賞櫻人群。

(來源:明報)

木村拓哉毋忘311大地震十年傷痛 Lady Gaga聲援日本災後重建

10年前的昨天,日本東北部發生黎克特制9級大地震,導致宮城、岩手及福島等縣傷亡慘重,趁着311大地震十周年,百變天后Lady Gaga昨日透過社交媒體上載短片,為日本人努力重建家園而感動,並以日文說出「我愛你」以示鼓勵。另外,日本「萬人迷」木村拓哉、女團AKB48及《情書》導演岩井俊二等亦以不同形式悼念地震死難者。

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大地震的恐怖經歷,憾動全球人心,當時Lady Gaga跟一眾歌手包括Justin Timberlake、Beyonce及樂隊U2等合力推出慈善專輯《Songs for Japan》,為日本紅十字會籌款賑災。事隔10年,目前身在羅馬拍攝電影《House of Gucci》的Gaga,昨日透過社交媒體上載長約一分鐘的片段,再次為日本國民打氣。

Gaga期待再赴日本

Gaga表示:「當年在新聞報道看到地震和海嘯場面,至今依然歷歷在目,感覺就似昨日發生,不禁令我想到,究竟我可以怎樣幫助大家。」又說:「這些年來,耳聞目睹日本民眾努力重建家園,對於你們的堅強、善良和愛心,令我無限尊敬,亦為目前全球努力對抗新冠病毒的人們,提供希望。

「我知道有很多災民仍未能走出傷痛,就讓我們繼續互相支持和愛護」,Gaga期待可以盡快再到日本,最後更以日文說出「我愛你」並送上飛吻,令人感受到她的真誠和敬意。有關片段上載短短十數小時,已經吸引逾150萬人收看,超過11萬網民「點讚」,反應熱烈。

AKB48十年祈福

除了Gaga之外,日本藝能界亦積極回應311大地震十周年,「萬人迷」木村拓哉透過社交媒體發文:「大地震10年了,永遠不會忘記。」女團AKB48昨日在網上直播表示,10年前開始一直身體力行,到日本東北賑災,主將橫山由依憶述當年發生大地震後兩個月,一眾成員到災區探訪,起初擔心騷擾到居民,她們在貨車搭建的小舞台表演,看到災民感動落淚,覺得探訪是值得的,並堅持10年來一直為災民祈福。

在仙台縣出世的導演岩井俊二表示,當日看到家鄉被海嘯破壞的新聞,完全被嚇呆了。去年他為NHK電視台前往仙台拍攝紀錄片,希望大家不要忘記311。

至於TBS電視台主播生島廣志昨日在直播節目中,憶起在天災中逝世的親人時,不禁感觸流淚。新晉男團J01在網上舉辦籌款活動,支持東北地區重建。而於福島縣組成的樂隊GReeeeN最近為TBS紀念大地震10周年節目創作主題曲《花蕾》,藉此為當地居民打氣。

(來源:太報)

參與311大地震救災,一群外國人不走了:無法裝沒事回到安逸的地方

日本311大地震十周年了,當初參與救災工作的一群外國人,人生也轉了一個彎。有些人離開優渥工作投入慈善公益,有些人集結受難者的故事編成書,翻譯多國語言。

他們認為,看過人間煉獄,就明白自己不可能若無其事繼續以前的生活。來自英國的奈傑爾‧格賴斯帕德(Nigel van der Grijspaarde)說:「陪伴他們,仍是我最想做的事。」

Nigel:想成為受難者的燭光

根據日本全國社會福利理事會統計,311大地震與海嘯後,約有96萬志工在宮城縣、岩手縣等地參與救災,其中不乏來自世界各地的自願者。

Nigel說,當時他住在東京,得知有個朋友的叔叔被海嘯沖走後,他內心十分震撼,立刻借了兩輛貨車,招集一群朋友,帶著口罩、礦泉水、乾糧和帳棚,前往宮城縣石卷市救災。

「我至今還記得推開車門迎面而來的惡臭,那是屍體腐爛的味道,海水也無法沖刷乾淨。原本平坦的鐵道,看起來就像雲霄飛車一樣,像駱駝峰一樣,這裡不應該變成這樣。」

後來, Nigel和朋友們幫忙整理海嘯沖垮的房屋,一群當地孩子送食物給他們以表達感謝,他回憶當時的情景,說:「他們才剛失去房子還有家人,但嘗試保持樂觀,這件事影響我很深。」

Jamie:無法待在安逸的地方想著災民

傑米‧班納(Jamie El-Banna)來自倫敦,311大地震發生前,他在大阪擔任英語老師。他跟隨一個救難小隊到宮城的松島,擔任日本與美國海軍陸戰隊的翻譯,以便救災任務能順利執行。

Jamie說:「我回到大阪當晚,看到有人喝醉倒在路邊,讓我好像活在平行時空,心裡很焦躁,同時領悟,我更想回去災區,幫助災民恢復家園。」他說到做到,辭了豐厚薪資的教學工作,到石卷市救災,並把救災過程分享到部落格,吸引一群志工加入他的行列,一起創立「It's Just Mud」非營利組織,幫助災民重整家園,2016年也參與熊本地震救災。

而他們的幫助,日本人感激在心,有人出借閒置空間當組織基地,也有人搬離石卷市前,捐贈汽車給他們。

Jamie很坦白說,救災工作一點都不偉大,長期投入很消耗精神,但災難來臨的時候,他還是很有使命感,「你會不自覺做更多。」

Patrick:出一本紀念大地震書籍

來自英格蘭萊斯特的派翠克‧舍里夫(Patrick Sherriff)是名資深記者,和妻子在地震後一周,規畫出版一本紀錄311大地震的書籍,紀錄災區的人事物。

陳玠婷
2021年3月11日 週四 下午6:03·4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本311大地震十周年了,當初參與救災工作的一群外國人,人生也轉了一個彎。有些人離開優渥工作投入慈善公益,有些人集結受難者的故事編成書,翻譯多國語言。

他們認為,看過人間煉獄,就明白自己不可能若無其事繼續以前的生活。來自英國的奈傑爾‧格賴斯帕德(Nigel van der Grijspaarde)說:「陪伴他們,仍是我最想做的事。」

圖片
311大地震重創日本東北,許多外國人主動到災區協助重建家園。(圖片翻攝/It's Not Just Mud)
Nigel:想成為受難者的燭光
根據日本全國社會福利理事會統計,311大地震與海嘯後,約有96萬志工在宮城縣、岩手縣等地參與救災,其中不乏來自世界各地的自願者。

Nigel說,當時他住在東京,得知有個朋友的叔叔被海嘯沖走後,他內心十分震撼,立刻借了兩輛貨車,招集一群朋友,帶著口罩、礦泉水、乾糧和帳棚,前往宮城縣石卷市救災。

「我至今還記得推開車門迎面而來的惡臭,那是屍體腐爛的味道,海水也無法沖刷乾淨。原本平坦的鐵道,看起來就像雲霄飛車一樣,像駱駝峰一樣,這裡不應該變成這樣。」

後來, Nigel和朋友們幫忙整理海嘯沖垮的房屋,一群當地孩子送食物給他們以表達感謝,他回憶當時的情景,說:「他們才剛失去房子還有家人,但嘗試保持樂觀,這件事影響我很深。」

Jamie:無法待在安逸的地方想著災民
傑米‧班納(Jamie El-Banna)來自倫敦,311大地震發生前,他在大阪擔任英語老師。他跟隨一個救難小隊到宮城的松島,擔任日本與美國海軍陸戰隊的翻譯,以便救災任務能順利執行。

圖片
Jamie創辦非營利組織「It's Not Just Mud」,聚集國內外志工一起參與311救災。(圖片翻攝/It's Not Just Mud)
Jamie說:「我回到大阪當晚,看到有人喝醉倒在路邊,讓我好像活在平行時空,心裡很焦躁,同時領悟,我更想回去災區,幫助災民恢復家園。」他說到做到,辭了豐厚薪資的教學工作,到石卷市救災,並把救災過程分享到部落格,吸引一群志工加入他的行列,一起創立「It's Just Mud」非營利組織,幫助災民重整家園,2016年也參與熊本地震救災。

而他們的幫助,日本人感激在心,有人出借閒置空間當組織基地,也有人搬離石卷市前,捐贈汽車給他們。

Jamie很坦白說,救災工作一點都不偉大,長期投入很消耗精神,但災難來臨的時候,他還是很有使命感,「你會不自覺做更多。」

Patrick:出一本紀念大地震書籍

來自英格蘭萊斯特的派翠克‧舍里夫(Patrick Sherriff)是名資深記者,和妻子在地震後一周,規畫出版一本紀錄311大地震的書籍,紀錄災區的人事物。

Patrick在Twitter徵文,收集100多份故事、散文,還邀請到藝術家小野洋子(已逝世)和作家威廉‧吉布森參與。一個月後,《2:46:餘震:日本地震故事2:46: Aftershocks: Stories from the Japan Earthquake》出版,把賣書所得3.9萬美元(約新台幣109萬元)捐給日本紅十字會。

Patrick說,他後來也去災區分發物資多次,所有的經歷都讓改變他對生活的看法,「我的憤世嫉俗慢慢消失了,我看到很多人無私付出,很希望集結大家一起做有意義的事。」

沒有人是英雄 救災不應該分國籍

《The Japan Times》指出,上述外國志願者的心得,顯示311大地震不只影響災民,很有可能影響任何人,就跟新冠肺炎一樣,每個人都可能參與其中。

Jamie說:「有些媒體問我,為什麼我不是日本人還要做這麼多?我覺得這是很愚蠢的問題。」他認為,救災不應該分國籍,是人類都須具備救貧扶弱的精神,希望大家能彼此團結,不要再分你我。

(來源:聯合新聞網)

福島女性受歧視 身份加劇性別困境

日本福島縣女性在歷經2011年的311大地震後,因性別與核災撤離者的身份備受歧視。福島縣女性在核災後,失去了工作、家園及家人,生活陷入困頓,且日本學者指出,核災使日本根深柢固的父權制度下形成的女性歧視及壓迫變得更為嚴重,已經是國家危機。

女性身份受歧視

根據《每日新聞》報導,日本宇都宮大學副教授清水奈名子從2013年開始,對約60位核災受害女性進行訪問,包括從福島縣撤離至栃木縣、居住在高輻射劑量的地區、仍居住在福島縣等的女性,了解她們災前災後的生活和想法,結果發現許多人受到歧視及壓迫。

清水舉例說明,一位栃木縣那須鹽原市的30多歲婦女檢測輻射劑量發現,幼稚園操場及通往孩子小學路上的輻射劑量很高,她帶著資料前去學校,要求學校作出對策,但沒有受到校方重視。但她與丈夫一同前往學校時,他們被請到會議室談論問題,她的丈夫提出相同的要求,校方卻說「好的、好的」,並展開真正的對話。

加劇性別不平等

在福島核災後,擔心輻射暴露影響孩子身體健康的婦女們被網民嘲弄,「只是女性的歇斯底里」、「她們反應過度」及「輻射腦媽媽們」等評論在網路上流傳。清水說,這些擔憂的母親被當成是一群驚慌失措、不能進行理性及科學思考的女性對待。她也表示,許多女性迫於接受丈夫的意見,無法從家園撤離,同時想撤離的男性,也會被指責缺乏保護家園的男子氣慨。

清水指出,核災使日本根深柢固的父權制度下,形成的女性歧視及壓迫變得更為嚴重,這是一個國家危機。女性很少在政治及地方組織的決策中心,這使得女性很難將她們的觀點及要求反應出來。

截至2019年,福島縣的59個城市中沒有一位女市長,女性在縣市議會中的席位占比不到10%,低於全國平均水平,當地防災委員會中的女性成員占比也14.8%。
japan31110th3.jpg
(來源:風傳媒)

「你看到路透這篇鬼扯報導了嗎?!」311東日本大地震後,鮮為人知的另類災情:錯誤資訊與假新聞

日本311東日本大地震讓將近兩萬人失去寶貴生命,迄今仍有兩千多人失蹤、數萬人沒法回到自己的家鄉。由於這場災變距今已經十年,人們對當時的記憶,多半是海嘯吞食城鎮的恐怖畫面、或是至今仍讓人擔憂不已的福島農漁產與報廢的核電廠。不過旅居日本超過半世紀的美國記者懷汀(Robert Whiting),卻在他的新書中揭露了另一個鮮少人注意的面向:假新聞。

現年79歲的懷汀是一名美國記者與作家,他戰後以美軍身份赴日, 1960年代卻在上智大學拿了一個政治學學位,並且在東京待了下來,成為一名記者與社會觀察家,出版了許多深入剖析日本文化的著作。懷汀雖曾短暫回到紐約,但他娶了一個日本太太,加上對日本的一切難以忘懷,這位老美大部分時間還是待在東京,他將在4月出版的《東京上癮:一甲子的耀眼燈光與後巷....還有棒球》(Tokyo Junkie: 60 Years of Bright Lights and Back Alleys... And Baseball)就是漫談這半世紀來他眼中的日本。

十年前的3月11日下午2時46分,日本東北的外海三陸沖發生地震規模9.1的強烈地震,當時懷汀就在東京豐洲的家中。由於懷汀是美國加州人,跟日本人一樣就在環太平洋地震帶長大,地震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當時坐在免治馬桶上的懷汀,很快就發現異狀,因為通常只會持續幾秒鐘的搖晃,竟然完全停不下來,巨大的橫向震動與吱嘎作響的牆壁讓人恐懼,最後竟然持續了六分鐘才終於停止。

由於懷汀居住的是一棟新造的抗震住宅,雖然地震搖晃強烈,但家中的所有物品都沒有傾倒,除了樓梯間的牆壁有些可以修補的龜裂,大樓結構絲毫未損。不過當懷汀打開電視,他很快就了解到狀況有多糟糕。震央所在的東北地區沿岸住宅幾乎全倒,許多地方甚至發生火災,主播們紛紛強調芮氏9.1級的強震是日本史上最強地震,日本的最大島嶼本州甚至向東位移了8英尺(約2.4公尺),連地軸都有所偏移。

地震約一小時後,海嘯開始入侵東北沿岸,大海甚至往內陸推進了10公里,捲走了漁船、車輛、甚至是建築物,還有許多無辜的生命。整個城鎮都被海嘯從地表上抹去,包括公路、鐵路等基礎設施也遭到結構性破壞,無數支智慧型手機拍下了這令人絕望的場景。懷汀強調,311震災的死者有九成死於溺水,這代表大部分罹難民眾都是死於海嘯,至今還有2556人行蹤不明,成了他們的親人心中永恆的失落。

懷汀在書中指出,這些場景固然恐怖,但絕大多數都是在東北地方的沿岸地帶。東京的災情遠不如那些地方那麼嚴重,頂多人行道發生變形、建物牆壁出現龜裂,東京確實也曾關閉橋樑,鐵路停駛,銀座與新宿也曾因為停電而不再五彩繽紛。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位於千代田區的大樓雖然晃得厲害,但終究沒有大礙,倒是當時在大樓裡外國記者們,因為高樓的地利之便,親眼目睹了千葉縣煉油廠的爆炸與火災。

三一一強震發生時,懷汀的妻子恰好在市中心的日比谷購物,當時正準備進入地鐵站。但地震過後地鐵停駛、地鐵站關閉,她只得轉搭公車返家。他們的姪女因為沒法回到埼玉縣的家,只得從東京都港區的東芝大樓穿著高跟鞋走上三個小時,才終於沿著東京灣走到豐洲,只得在懷汀與妻子的住處睡一晚再說。不過總的來說,東京的災情還是遠遠比不上東北地方。尤其住在福島第一核電廠方圓12英里內的居民都被要求撤離,12到19英里處的居民則被要求留在家中,以免曝露在輻射中。

雖然人在東京的懷汀並未感受到太大的危險,但福島核電廠發生爐心熔燬的核事故,福島核災遭到輻射污染的受害者也在兩天內達到160人之後,當時還待在日本的外國人開始設法離開日本,各種輻射污染的留言也開始四處流竄。懷汀還記得,他曾在美國軍事情報局工作的一個朋友發了一封電郵給他,宣稱「有一片幅射雲正在飄向東京,要求他若要出門,一定要戴口罩跟帽子,回家後一定要馬上洗澡」;另一個也住在東京的朋友則帶給他一些碘化鉀錠,說是可以防止輻射污染、保護甲狀腺,這個朋友甚至告訴懷汀,要是真的出事,在皮膚上擦碘酒也會有效。

恐慌的氛圍不只是在東京的外國人之間蔓延,包括法國、德國、澳洲政府都要求他們住在東京的公民儘速離開,英國外交部與美國國務院建議不要前往東京與東北地方,中國則是取消了所有從北京與上海飛往東京的航班。懷汀認為,除了日本媒體當時常對災情誇大其詞,甚至連BBC(英國廣播公司)、CN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福斯與路透都散佈了錯誤的資訊。像是BBC就刊登了大批上班族佩戴口罩的照片,甚至稱之為「防輻射口罩」,但其實這只是日本人在春天唯了防止花粉症而戴的普通口罩。

CNN的跑馬燈當時也不斷在電視畫面上散佈恐懼,像是「核冷卻失敗了,輻射雲可能在週五抵達美國」,大家因為遵從政府或公司指示盡可能待在家中,卻被CNN說成是東京出現「大規模人口外流」,才會造成東京鬧區的街頭看不到什麼人;福斯電視台當時秀出一張地圖,上頭描繪了並不存在的日本兩座核電廠,其中一座的設置地點竟然是東京澀谷;英國《太陽報》在311的6天後刊登了一則報導,宣稱一位住在東京的英國女性說,這個城市已經沒有水、食物與燃料,福島核電廠的輻射劑量已經達到正常水準的十倍,東京已經是一座鬼城(City of Ghosts)。

由於《太陽報》的報導嚴重悖離事實,懷汀大段引用了它們的內容:「我被困在差不多像是鬼城的地方。原來這裡的街道是地球上最喧鬧的地方,但現在卻像是電影《28天毀滅倒數》(28 Days Later)一樣寂靜。我就住在東京市中心,但卻一點人聲動靜也沒有。沒有汽油、沒有水、沒有食物,如果輻射劑量每天都在加倍,我該怎麼辦?」

除此之外,路透也在報導中強調,東京數百萬人因為擔憂輻射物質,全都躲在家中不敢外出。懷汀說,這些媒體的報導根本不符現實,因為就在《太陽報》刊出「鬼城」報導的那天,他從豐洲家中坐地鐵到有樂町參加晚宴,地鐵車線一如往常的擁擠。就在他走到地鐵站的路上,公園裡還有許多男生正在打棒球,有樂町站前面的Bic Camera、Lawson便利商店也照常營業,外國記者們則在前往酒吧的路上交換著海嘯的悲慘故事。

懷汀說,當他走進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時,一名與他熟識的外國記者對他大罵:「你看到路透這篇鬼扯報導了嗎?我簡直不敢相信這些狗屁記者的胡說八道,難道沒有人看看窗外嗎?」懷汀說,住在東京的人們並不覺得這些輻射物質就要引來世界末日,事實上根據《朝日新聞》提供的數據,東京那天的輻射量是0.053微西弗,這個數字甚至低於東京的年平均值0.078。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3 | 2021/04 | 05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