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蘇寧停運風波

球會停運解散不是新聞,但創隊後首次奪得中超冠軍的江蘇蘇寧,竟在奪冠的三個月宣佈停運就震驚了不少球圈人士;以往大手大腳收購球員的中超球隊們似乎光輝不再,到底是中國足協「去企業化」惹的禍,抑或是有其他原因?

(來源:中時電子報)

江蘇足球俱樂部 告別中國足壇

2021年初才由「江蘇蘇寧足球俱樂部」更名為「江蘇足球俱樂部」的球隊依舊難逃金主蘇寧集團財務告急的困境。江蘇足球俱樂部28日傍晚公告即日起停止營運,期待各方有意投資者接手經營。這也意味著上個賽季才剛剛拿下中超足球聯賽冠軍的江蘇蘇寧隊,已正式走入歷史,令眾多大陸球迷不勝唏噓。

中國青年報報導,28日是中國足協要求中超球隊提交准入資料的截止日,江蘇隊上年度的冠軍獎盃還熠熠生光,仍舊不敵無以為繼的現實因素,難過告別舞台。

江蘇足球俱樂部28日公告,近半年來俱樂部多方奔走尋求承接轉讓股權,但因各種無法控制的要素疊加,該球隊無法確保繼續征戰賽場的能力,不得不宣布即日起停止營運。但也期待社會有識之士和企業與其洽談後續發展事宜。

蘇寧創辦人張近東是有名的足球迷。2015年12月,張近東風光宣布接替國信舜天,買下江蘇足球隊的控股權,並將球隊改名江蘇蘇寧。目前,江蘇足球俱樂部由蘇寧置業集團有限公司100%控股。在張近東入主後,江蘇隊戰績赫赫,除了2020年的中超冠軍,2015年亦曾奪得中國足球協會杯冠軍。

不過隨著蘇寧財務直轉直下,俱樂部先後傳出欠薪、遣散外援球員等負面傳聞。

2020年12月在蘇寧30周年公益慶生儀式上,張近東就公開表示,企業的業務布局不在於範圍多大,而是要做精做深。並強調「只要不在零售賽道的業務,都要大膽調整,該砍的砍,該轉的轉」,等於是預告蘇寧在體育將全面退出。

(來源:力報)

中超冠軍江蘇蘇寧宣佈停運

近期盛傳因財困散班的江蘇蘇寧,透過微博發表聲明,這支上屆中超冠軍宣佈即日起停止營運旗下各支球隊。

蘇寧集團去年淨虧損高達39.1億人民幣,集團主席張近東亦表明集團未來會專注於零售的本業上,其他不在這範疇內的業務將會作縮減。江蘇蘇寧的聲明指出,近半年尋求轉讓不果,基於多項無法控制因素下,無法繼續參與中超聯賽及亞冠盃賽事,無奈宣佈停止營運。有指蘇寧集團曾與無錫及蘇州兩家企業談判不果,假如球隊無人接手的話將會面臨解散的危機。

由於江蘇蘇寧的停運,今屆亞冠盃席位料再有變化,上海海港有望直入分組賽,上季中超第6的重慶當代或取得附加賽名額,但重慶當代近日才獲贊助商注資,期間因財困失去不少球員。

(來源:自由時報)

中國體壇震撼彈! 中超冠軍江蘇隊陷解散危機

去年才風光贏得中國足球超級聯賽冠軍的江蘇隊,2月底已無預警停止營運,為中國體壇投下震撼彈,更引起當地球迷不滿與熱議,「抵制蘇寧,人人有責,還我江蘇隊」等串聯活動已在網路瘋傳。

據《北京日報》、《新浪網》等中媒報導,儘管江蘇隊公告「停止營運」,但母企業蘇寧集團財務狀況欠佳,過去多次出售球隊都已破局,提供條件包括要求買家必須承接約5億人民幣(約21.5億台幣)鉅額債務,其中包含大量欠薪,幾乎沒有在地企業願意接手這燙手山芋,江蘇俱樂部已面臨解散危機,勢必對中國職業足球造成重創,甚至在國際足壇產生巨大負面影響。

英媒《衛報》也關注此事,直指「江蘇隊的衰落,是中國足球混亂背景下一部分。」報導內容中還強調,江蘇隊不是第一個退出的頂級聯賽球隊,天津津門虎球迷擔心俱樂部重蹈去年5月天津天海的覆轍,而近年中國三級職業聯賽中,已有16家俱樂部消失,泡沫化速度遠比預期還快。 

(來源:明報)

艾達斥球會高層全是騙子 江蘇隊球迷籲抵制蘇寧

蘇寧集團停止營運上季中超冠軍江蘇隊(前稱江蘇蘇寧)後,曾效力該隊及國際米蘭的前鋒艾達馬田斯狠批,「江蘇蘇寧全都是騙子」,不尊重球員。屬蘇寧旗下的國米,據指財政狀况不樂觀,但據報傾向留待這支意甲一哥聯賽封王,完季後才出售球會。

34歲意大利隊前國腳艾達馬田斯效力國米3季,2018年7月起轉投江蘇蘇寧征戰3季中超,上季助該隊首奪中超冠軍,但今年初未能解約,無法在冬季轉會窗重返意甲,如今前途未卜,他批評會方未有予球員應得待遇和尊重:「他們不尊重所有職球員,沒有支付薪金,又不讓我們解約轉會,從來沒有遵守承諾,全都是騙子。」

另一個名為「江蘇蘇寧球迷俱樂部」的微博帳號,近日發放多張圖片在江蘇的球迷群組流傳,內容包括「抵制蘇寧,人人有責,還我江蘇隊」。

意媒報道,國米財政亦欠佳,欠付1月薪金,急需外界注資,但因在意甲排榜首,蘇寧集團傾向聯賽奪冠後,才在季尾出售球會,短期內會通過貸款方式繼續營運。英媒稱,英國基金BC Partners與蘇寧談判多時,有意注資8億歐元(約74.8億港元),但蘇寧仍未決定出售部分還是全部股份。

此外,國米球衣胸口贊助廣告,27年來都是倍耐力車胎,倍耐力行政總裁證實,下季起不會成為該隊胸口贊助商,但強調會繼續維持友好關係。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傳遭蘇寧集團拖糧兼被困酒店 艾達闢謠發聲明稱冇受訪

上季協助江蘇蘇寧奪得隊史首個中超冠軍的意大利前鋒艾達馬田斯,近日在得知球隊宣佈停運一事後,有傳接受傳媒訪問時就炮轟蘇寧集團,提到後者至今仍然未有向職球員支付薪金之餘,更一直將江蘇球員鎖在酒店內。然而隨後艾達卻在twitter上發聲明,指自己從來沒有接受過任何訪問。

現年34歲的艾達在2018年由國際米蘭加盟江蘇蘇寧,本來合約會在今年夏天到期,不過上季協助球隊贏得聯賽冠軍後,球會事隔3個多月後就宣佈停運。有報道指艾達認為蘇寧集團對球會管理不善,而且未有向球員支付薪金,完全不懂得尊重球員,更直指蘇寧集團上上下下皆是騙子:「蘇寧不再投資足球,他們未有尊重職球員,未有發薪就丟下我們,阻止球員加盟其他球隊。他們全都是騙子,如果蘇寧集團破產的話,我能夠理解,不過我們令蘇寧的名字傳播到街知巷聞,最終他們將我們鎖在酒店幾個月,我們受到了無禮的對待!」

其實當初艾達加盟江蘇蘇寧時,曾經對蘇寧集團的評價極高,更認為後者可以協助國際米蘭收購巴塞隆拿球星美斯,不過現時受到疫情關係蘇寧集團立即放棄了這班球員。然而報道中的評論引起內媒軒然大波後,艾達亦隨即發聲明指沒有接受過任何訪問,否認報道所指的內容。
suningsoccer213b.jpg
(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中超江蘇宣布停止營運 中國球迷發起抵制母企業活動

中國足球超級聯賽江蘇足球俱樂部,2月底在新聯賽賽季登錄前突然宣布「停止營運」,面臨解散的命運。消息傳出後,中國球迷、網友發起了抵制母企業蘇寧集團的活動,抗議公司對球隊不負責任的態度。

蘇寧集團是在2015年接手江蘇足球隊,球隊戰績一直相當出色,去年11月還奪下隊史首座中超冠軍,但沒想到不到4個月,球隊就傳出停止營運的消息。

事實上,過去半年蘇寧集團一直在尋找有意接手的企業,但過程並不順利,因此在新賽季登錄前一刻宣布這項消息,蘇寧集團打算先讓體育局接管球隊,如果仍無法找到企業接手,最後可能還是逃不過解散的命運。

這個動作惹惱了球迷,微博江蘇蘇寧球迷俱樂部在2日發出一張照片,發動抵制蘇寧集團的活動,上面寫著「抵制蘇寧、人人有責,還我江蘇隊!」、「熱愛生活、熱愛足球、遠離蘇寧。」

(來源:香港01)

衛冕冠軍江蘇隊停運 球迷:感激蘇寧曾用心,也感覺被背叛

中超球會江蘇隊(前名:江蘇蘇寧)上季才奪得隊史首座中國頂級聯賽冠軍,然而短短數月後,球會官方卻在周日(2月28日)發出公告,宣布即日「停止營運」,從衛冕冠軍到面臨散班僅是彈指一揮間。

對此,《香港01》周一(3月1日)專門採訪了3名具江蘇背景、長期關注中國足球發展的內地球迷。本文為該系列報道第一篇,冀了解當中落差所帶來的體會,以及對蘇寧決定的看法。

有受訪者直言有被球會班主蘇寧「背叛」的感覺,球員更是利益之下的犧牲品,不過也有意見認為事件與足協頻繁推出各種新政有關,在經營壓力下,蘇寧也實屬無可奈何。

資深球迷慨嘆:從未料蘇寧會放棄球隊

本身是江蘇人,目前在上海從事金融業的小黑向《香港01》表示,他自2004年亞洲盃起開始關注中國足球,當時衝擊2002年世界盃的一批國足隊員還在巔峰尾巴,而他那時還天真地以為中國足球會越來越好,誰知之後卻滑向黑暗的深淵。

至於江蘇隊,隨着廣州恒大崛起,中超進入到「金元時代」,但江蘇隊卻在資源不算特別充沛下一步一個腳印發展壯大,尤其2012年在南京奧體與恒大展開的天王山之戰,吸引了6萬多名球迷到場觀賽,紀錄至今無人可破,該賽季也在江蘇球迷心中留下了無法磨滅的印象。

小黑坦言現時落差確實巨大,因為在蘇寧剛接手那幾季,江蘇隊無特別亮眼的成績,特別是2017年驚險保級後,更是把過度依賴外援、戰術打法趨於保守等問題暴露,故他事前確實沒想到在2020這個特殊的年份能有機會染指中超冠軍的寶座,當中保持了球隊完整架構的蘇寧應記一功。然而,球隊面臨解散也是他完全沒有預料到的,哪怕之前有各種各樣關於球隊的負面傳聞,哪怕賣人、欠薪乃至降班都有想過,但他卻從未料到蘇寧會直接停止運營、放棄球隊。

球迷對蘇寧決定態度不一 有理解也有感被叛

蘇寧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張近東日前親自承認,將集中資源在零售業上,其他業務「該關的關、該砍的砍」。

本身是山東人,目前在南京從事企業管理諮詢的Frank向記者表示,前一陣子經常聽說蘇寧出售股權融資的消息,能夠感覺到公司和球會存在資金困難,不過事態發展到如今的地步確實出乎意料,即使不是自己的主隊也感到很可惜。

對於當局近期針對中超推出一系列新政,包括球隊名字去商業化,球員限薪令等,Frank認為如今局面與之有關,因相關政策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但卻未考慮到中國足球的實際發展狀況,一刀切實施球隊名字去商業化直接導致多家球會出現經營困難,成為壓死江蘇隊的最後一根稻草。

不過小黑則認為如果只談江蘇足球的死亡,還是蘇寧的責任比較大,在長期經營不善加之疫情引發的企業生存壓力下,蘇寧開始拋棄支線,聚焦主業,說白了就是江蘇足球在龐大的集團生存壓力下,倒可能是無足輕重、影響甚微;他雖然對足協政策並不完全支持,但就認為即使沒有新政,若整個集團當真遭遇困境,蘇寧大概率還是會對球隊棄之不顧,故新政的影響應只是讓省內有意接手的企業望而卻步罷了。

小黑進一步稱,作為球迷,如果說沒有被蘇寧「背叛」的感覺,那一定是騙人的,他個人雖然感激蘇寧前幾年的大投入與用心,但縱使有千般不捨,萬般無奈,球迷總歸是無辜的,球員更是利益之下的犧牲品,「這批兢兢業業的球員直到球隊解散前一天還在基地訓練,他們有何過錯?歸根到底,我們深愛的是這支球隊,而不是蘇寧集團」。

不過他亦強調,理性上還是希望蘇寧能夠渡過難關,因其產業鏈龐大,可能關乎很多人的生活,「生活遠大於足球」。

相對小黑,Frank則認為談不上背叛,因只有球隊背後的資方獲得更好發展,才可能有更多的人力物力投入俱樂部的運營,而當下蘇寧經營確面臨較大困難,解決公司經營問題才是當務之急。

至於從事通訊產業,家住得離訓練場很近的Reno亦表示,球隊改名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因為單靠一個企業去運行一個足球隊還是有很多問題的,而蘇寧本身就是做零售,足球只是副業而非盈利模式,足球發展得越來越好下,蘇寧主動讓出一張可以打造自身名氣的牌其實是一種豪氣,故不認為有背叛一說。

(來源:FANPIECE)

為何中超泡沫的爆破會令國米球迷恐慌?

上週末,中超聯賽陷入動盪,衛冕冠軍江蘇蘇寧隊宣布解散。這對於一個在過去五年中通過大量投資努力追趕歐洲頂級聯賽的比賽來說是一個重大打擊。

那麼,究竟中超聯賽發生了什麼事?

中超衛冕冠軍江蘇隊,在距離奪冠僅三個月的時間就倒下了。他們曾在11月兩回合2-1擊敗廣州恆大,奪得冠軍獎盃。然而,俱樂部的母公司—中國零售業巨頭蘇寧上週發表聲明,確認他們決定停止江蘇足球俱樂部的所有業務,包括男裝和女裝。他們在聲明中是這樣說的:「儘管我們不願意與為我們贏得最高榮譽的球員以及與俱樂部共同聲援的球迷分開,但我們不得不遺憾地宣布,從今天起,江蘇足球俱樂部停止旗下球隊的經營。」

這說話聽起來並不好聽,為什麼?

很簡單,因為老闆蘇寧的態度和優先次序已經發生了變化。

這是一家曾經擊敗利物浦,以2600萬英鎊從薩克達簽下阿歷士泰斯拿的球會,在2019年夏天,他們更差不多達成巴爾的巨額交易。現在,這種級別的體育投資對他們來說已經不感興趣了。

蘇寧在聲明中透露,他們一直在尋求外部投資來幫助球隊繼續發展。他們承認,在過去的6個月裡,球會一直在四處尋找接手人,但目前還沒有找到。該公司總裁張金東本月早些時候曾表示,他們將關閉所有非零售方面的業務,以便將精力集中到自己擅長的領域。因此,除非有救星出現,在目前全球疫情大流行和政府對足球不感興趣的情況下,這種可能性極小。

等等,這不是擁有國米的那家公司嗎?

的確如此,儘管意甲豪門已經得到保證,中國的事件不會在意大利重演。國際米蘭目前領先榜首4分,自摩連奴率領他們奪得三冠王后,國際米蘭正在向10年來的第一個冠軍發起衝擊。然而,儘管他們試圖安撫人們的神經,但有跡象表明,聖西路的情況並不樂觀。蘇寧也一直在尋找外部投資來幫助他們解決國米的巨額工資支出,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對他們感興趣。他們並不是唯一一個在歐洲舞台上掙扎的中國投資者,西布朗的老闆賴國川在降級的陰影下,讓西布朗幾乎失去資金支持,而復星也縮減了對狼隊的球場擴建計劃。

然而,江蘇只是個別事件嗎?

也不盡然。中國政府對足球態度的改變和資金的投入,給很多中超球會帶來了經濟上的影響。在去年5月中超聯賽開始前,曾經擁有柏圖和韋素的天津松江宣布破產,他們的本土對手天津津門虎今年也可能同一命運。球會財務上的情況很不樂觀,中國足協不得不將2020賽季球員付款確認書的截止日期延長到1月份,給球會多出一個月的時間來提供文件。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上賽季有11支球隊因為經濟原因被取消了中國職業聯賽的參賽資格,另有5支球隊主動退出。

多年來用令人瞠目結舌的工資來吸引歐洲和南美大牌球星的超前消費,終於被俱樂部透支了。泰維斯加盟上海申花時的年薪是3400萬英鎊,這是中國願意花大價錢讓世界上一些大牌球員進入亞洲的典型例子。事實上,在2017年,世界十大高薪球員中有6人在中超賽場上縱橫馳騁,除了泰維斯,還有拿維斯、奧斯卡、侯克、謝雲奴和韋素上榜。

然而,中國政府對球會只依靠老闆的現金,缺乏真正有系統的足球陪訓,變得不耐煩了。在2019賽季,最後一個不受武漢肺炎影響的賽季,平均上座率只有24076人,一場比賽的上座率只有2634人,對比2019-20賽季英超聯賽的平均上座率有3.9萬多人。為了遏制對富豪老闆的依賴,中國足協制定了一些「指引」,防止老闆們再把自己的品牌放到球會名稱中,這讓很多老闆在足球投資上失了預算。

那麼,現在這些大牌球星會怎麼樣呢?事實上,有的人已經瀟灑地出走了。在過去的幾年裡,離開中國的球員數字一直保持穩定。泰維斯放棄了他的巨額合同,回到了小保加,而韋素則回到了德國的多蒙特。賓尼迪斯與大連一方的三年合約只履行了18個月,沙洛文朗頓現在也已經租借離開了球會。隨著政府對足球的興趣逐漸減弱,中國國內的足球已經不再有以前的賺錢前景,所以奧斯卡、拉美利斯等巨額引進的日子似乎已經結束。

不過,這些球員會以多快的速度被運回國外,還有待觀察。

在江蘇隊倒閉之後,巴西球星泰斯拿可能會發現在沒有球會的情況下更容易轉會,但由於持續的疫情造成的財政壓力,全球各地的球會將很難付出這些球員現在的工資水平,甚至連轉會費都難以交付。

(來源:BBC中文網)

江蘇蘇寧:中超新科冠軍「停止運營」與中國職業足球的多重困境

新冠疫情之下,世界各國職業足球環境都經歷著不同程度的變化和困境,但是對於試圖對足球發展作重大改革的中國來說,2021年初面對的狀況尤其尷尬。

剛剛過去的周末,此前被媒體報道有財政困難、半年來一直尋求轉讓的新科中超聯賽冠軍江蘇足球俱樂部(原江蘇蘇寧)宣佈,即時停止屬下各球隊的運營。

聲明表示「期待社會有識之士和企業與我們洽談後續發展事宜」,但是中國媒體稱,假如球隊未能找到買家接手,這支在去年奪得球隊歷史首個中超冠軍的球隊將面臨解散。

球隊的母公司、同時擁有意大利甲級聯賽球隊國際米蘭股權的江蘇蘇寧集團在本月較早前表示,將會集中資源在核心的零售業務上。

在奪得頂級聯賽冠軍之後三個月即宣佈球隊停止運營,這在職業化的世界足壇絶無僅有。

但是冠軍球隊停運的消息,只是中超聯賽和中國職業足球近半年以來一連串變動和不確定性當中最新近和最具代表性的一宗事件——它反映的,可能是中國足球新一輪的尷尬現狀。

困境不止是蘇寧

江蘇隊前稱江蘇蘇寧,今年較早前因應中國足協對職業聯賽球隊除名「去企業化」的規定改名。

在2015年由蘇寧集團接手之後,江蘇足球俱樂部成為中國職業聯賽財力最雄厚和成績最好的球隊之一。

2020年11月,在因新冠疫情臨時改制的賽會制中超聯賽決賽當中,江蘇隊擊敗八屆冠軍廣州恆大,贏得隊史上第一個中超冠軍;江蘇女子隊也取得過巨大成功,在2019年贏得中國女足超級聯賽冠軍,並在2017至2019年連續三年贏得中國女子足協杯冠軍。

期望成為世界足球強國的中國,在近年因為中超聯賽球隊紛紛投入巨額資金收購頂尖外援和外籍教練引起世界關注,江蘇也成為這個潮流當中的一股力量。

江蘇蘇寧曾聘用執教過英格蘭代表隊和西甲皇家馬德里的意大利名帥法比奧·卡佩羅(Fabio Capello),還曾分別以5000萬歐元(2016年時高於當時利物浦的出價)和2800萬歐元的轉會費引進兩名著名巴西外援特謝拉(Alex Teixeira)和拉米雷斯(Ramires)。

2019年夏天,該隊更一度接近簽下皇家馬德里的威爾士國腳、曾打破世界轉會費紀錄的加雷斯·貝爾(Gareth Bale,加列夫·巴爾)。

但是,在2020年全球體育產業受到新冠疫情大流行打擊的同時,中超和中甲多支球隊的財政出現不確定性。

2020年賽季中期,江蘇被揭露欠薪導致球員一度罷練,即使奪得中超冠軍,但是由於疫情的打擊以及中國足協對新賽季的「限薪令」等多重因素,仍然有多名主力球員在賽季後一直未與球隊續約。

隨著特謝拉在上賽季結束後拒絶與江蘇隊續約,功勳教練科斯明·奧拉羅尤(Cosmin Olaroiu)在今年2月宣佈與球隊解約,有關江蘇隊以至中國聯賽各隊財政現狀的疑問也逐漸出現。

在江蘇隊宣佈停止運營之前約兩星期,上賽季的中國足協杯冠軍山東泰山(前稱山東魯能)因為欠薪糾紛問題違反了亞洲足聯(AFC)規定,被撤銷2021賽季的亞冠資格。

另一支老牌中超球隊天津津門虎(前稱天津泰達)亦深陷財政危機,有報道指,母公司泰達控股已上報政府部門,表態將放棄球隊運營。

據報道指,江蘇隊目前尚未支付球員上賽季中超聯賽冠軍的獎金;而蘇寧集團此前尋求以底價零元出讓球隊,但是有報道指,接手的買家須負擔約5億人民幣的債務。

波及亞歐足壇?

江蘇隊的暫停運營,不僅令此前已經撤銷山東泰山隊參賽資格的亞冠聯賽再度需要進行參賽隊的遞補和變動,而且引發了外界對蘇寧集團持股的歐洲勁旅國際米蘭(Internazional)是否會受到影響的猜測。

蘇寧集團董事長張近東在較早前曾表示將會集中資源在零售業務上,「不在零售主賽道的,該關的關,該砍的砍。」

這一連串的發展引發聯想,因為除了江蘇隊之外,蘇寧集團的足球投資業務還包括國際米蘭俱樂部,以及英超和意甲的轉播權等。

蘇寧在上賽季已經就英超轉播權與英超聯發生爭端,已經在英國成為官司,而意大利媒體在本月較早前也報道,蘇寧已經失去了意甲的中國大陸區轉播權。

意大利媒體還猜測,蘇寧可能會被迫放棄國際米蘭俱樂部的股權。

分析:蘇寧停擺對國際米蘭的衝擊?
BBC體育部記者西蒙·斯通(Simon Stone)

中國政府似乎正在縮小對中國足球的投入,減少贊助和電視轉播權,因為成本巨大,利益卻仍然細碎。

歐洲的情況顯然是不一樣,但是國際米蘭的擁有者一直在尋找其他投資,至目前還沒有找到,因為他們的薪酬總額很高。

蘇寧也是至2022年的價值5.64億英鎊的英超中國區轉播權取消事件的主角,此事對於英格蘭的頂級聯賽俱樂部有很大的財政衝擊。

蘇寧身上的不確定性將會在歐洲引起廣泛的不安。歐洲足球的中國資金有所減少已經在其他例子可循。西布朗就是其中之一。甚至是狼隊的所有者復星集團,雖然仍然在投資,但是也在狼隊主場莫利紐球場的擴建事務上大幅減少了投入。他們原本是希望將球場擴建至可容納4萬人的。

國際米蘭當然是一個更大的俱樂部,而且隨著他們大有機會奪得2010年以來的第一個聯賽冠軍,他們的球迷肯定希望,他們此前得到的承諾是真的。

冠名改革:「去企業化」惹的禍?

在新冠疫情令中國職業足球聯賽充滿不確定性的同時,另一個因素在各支球隊的前景考量之上增加了一個巨大的問號。

去年底,中國足協頒布規定,要求職業聯賽俱樂部名稱必須「中性化」:不得包含具有商業性質的名稱,不得使用非漢字。

這意味著,自中國足球職業化以來一直在產業鏈中擔當重要角色的企業冠名制度將要結束,持份企業將不再對球隊有冠名權。

球隊名字「去企業化」並不是突如其來的政策,它是習近平的中央改革小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中的一部分。不過在方案中,「去企業化」並沒有具體的執行時間表,而是「鼓勵具備條件的俱樂部逐步實現名稱的非企業化」,以此「推動實現俱樂部的地域化」。

中國足協在2021年將它變成了執行規定。

在平常的環境下,這一規定亦足以令各俱樂部背後的資助企業對多種因素作重新考量;而在新冠疫情導致比賽必須閉門進行、各產業均受到衝擊的背景下,它更加引發了爭議。

與歐洲歷史悠久的百年足球俱樂部文化傳承不同,中國以及日、韓等亞洲國家的職業足球在起步階段都極大地依賴了企業的贊助和投資。其中冠名權是企業投資職業足球隊的一大動力——恆大集團近年對廣州隊的巨額投入和資本運營,為這支過去從未贏得過中國頂級聯賽冠軍的球隊帶來了八個中超冠軍和兩個亞洲俱樂部冠軍聯賽(AFC Champions League)冠軍,同時令「恆大模式」一度備受關注。

但是,有一些觀點認為,企業主導的球隊運營不利於各球隊在各地域扎根和各地足球文化的傳承,因為不時會有球隊股權轉移導致球隊被搬到另一個城市甚至另一個省份的事例。

而另一方面,像北京國安、長春亞泰、天津泰達等等被同一企業冠名多年的球隊,在球迷和足球界人士眼裏,本身已經成為球迷身份認同的一部分,「去企業化」反而令文化傳承斷裂。

今年較早前,中超球隊河南建業在宣佈按中國足協規定擬更名為「洛陽龍門」之後,據報許多球迷組織以解散、退票、燒球衣等方式抗議,亦在球迷到俱樂部門前下跪請願不要改名。

北京國安則一度有消息稱球隊試圖通過股權轉讓來保留原名,但被媒體預測大概率不會實現,屆時仍須改名。

而進一步引發爭議的是由上港集團擁有的原上海上港更名為「上海海港」獲得中國足協通過。批評者稱,新隊名仍然可以被簡稱為「上港」,而曾經是上港集團董事長的陳戌源作為現任中國足協主席批准了這一名字,引發球迷發聲抵制。

一道中國足協聲稱為推動足球文化發展的規定,在媒體所指的「一刀切」執行方式下陷入兩難局面。在疫情令經營環境轉差的背景下,這一規定被認為可能是令投資企業降低對足球投入程度的導火線。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3 | 2021/04 | 05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