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於中國的短暫爆紅

語音平台是一款需要邀請碼的語音程式,甫推出後立即爆紅,除了成為知名人物與粉絲溝通的平台,也成為了不少中國用戶與國外用戶交流政治等的一個地方;就如大家所預料的,中國內地很快便把這程式封掉了,但短短數天的交流,可能已讓不少人得以窺見牆外的真實光景。

(來源:民視)

被邀請才能加入、連馬斯克都在使用的Clubhouse 到底在夯甚麼 伺服器不穩怎麼辦

大家近期是不是瘋狂被身邊的好友洗版,在自己的頁面上曬出「Clubhouse」的帳號頁面,或是看到朋友詢問「誰有邀請碼」、「求帶上車」,而究竟「Clubhouse」適合神聖,就連全球首富Elon Musk、喜劇演員Kevin Hart、脫口秀主持人Oprah也是其中一員。

近期在網路爆紅的語音平台Clubhouse,是一款必須透過「邀請制」的方式才能上車新興平台,這種「限定邀請」的制度也讓上車的人有種優越感,才會在註冊後紛紛曬出自己的「上車照」,而且目前Clubhouse只有在 Apple Store上架,也就是只有iPhone的用戶能下載使用,根據外媒報導Android Google Play 也在籌備中。

Clubhouse中每個用戶都可以自己創建一間「房間」(Room),房間的主持人可以決定房間人數及決定誰可以發言,而房間的聽眾也可以透過「舉手」的方式來參與討論,很像Zoom與Podcast的合體,目前造成最火熱探討話題的莫過於Elon Musk,可以免費在社群平台上聽全球首富演講,瞬間成為該平台最佳宣傳廣告。

日前台灣用戶有發生伺服器不穩的問題,主持人瞬間沒有聲音或是被踢出房間,就有網友分享可以透過VPN的方式從美國登入,經過測試後確實訊號變得很穩定。

(來源:工商時報)

你有APP邀請碼嗎?Clubhouse在紅什麼

「你有邀請碼嗎?」、「開房間了沒?」如果你聽到最近身邊的友人這麼問你,先別生氣、懷疑他是不是在開你黃腔,這是最近暴紅的社群軟體「Clubhouse」所衍伸出來的詞彙。

目前已有10億美元投資金額的Clubhouse,實現了在疫情下的虛擬互動潮流,獨特的邀請制和即時語音互動,吸引了不少政商名流加入,連穆斯克都跟風「開講」,外界紛紛看好Clubhouse將成為podcast後,另一個暴紅平台。

疫情下誕生的新「聲」代 一年後華麗變身

綜合媒體報導,去(2020)年就在全世界受到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壟罩、攪亂所有生活步調之時,Clubhouse 2月在矽谷誕生了,並迅速竄紅成時下的流行商品。

起初,Clubhouse並沒有完整的公司官網,連產品都沒有登錄到App Store,這款應用程式最初的創設定義,是「想與世界各地有趣的人或朋友,一起娛樂、用語音對話的平台」,使用對象僅限於有特定關係且拿到「邀請碼」的人,才能加入及使用。

如此充滿「稀缺性」的應用程式,相較初期只有千人的規模,一年後的現在,Clubhouse已經被下載了240萬次,而其中一半多是今(2021)年1月才下載的。

矛頭對準Podcast!即時聊天互動 大咖魅力掀旋風

同樣與Podcast以語音為媒介的Clubhouse,最大的差別在於,聽眾們除了可以選擇自己感興趣的主題,也能夠與「房間」內的人做即時互動;Clubhouse另一個吸引人的魅力,在於許多大咖名人都在裡面「開講」,像是美國知名主持人歐普拉(Oprah)、特斯拉執行長穆斯克(Elon Musk)。

歐普拉、穆斯克開講 「尊爵非凡」的你也能加入

想像一下你面前有好多個房間,每一個房間都有一些專業人士在裡面演講,或是跟朋友在閒聊,收到「邀請碼」的你能夠任意選擇一間房、想擔任的角色(主持人、發言者或聽眾),進去且沒有壓力的與世界各國的陌生人或偶像聊天。

這是一件多麼令人雀躍的事,也是Clubhouse和臉書、IG與Youtube等倚賴視覺感官搶流量的平台,有著明顯的市場區隔。

Android版本已著手進行 創辦人透露重大消息

雖然Clubhouse目前僅供iOS用戶使用,不過官方宣布已著手進行在Android版本上使用;另外,創辦人Paul Davison日前在接受美國電視台《CNBC》專訪時透露,未來將會取消現有的「邀請註冊制」限制。

(來源:TVBS)

5千人擠爆「唐綺陽房間」 瞬間癱瘓Clubhouse

語音社群平台「Clubhouse」近日爆紅,各界名人相繼開啟「小房間」讓大家搶著加入,星座專家唐綺陽昨(4)日晚間也在Clubhouse開房聊「五星連珠累死人」近日的倒楣鳥事,怎料立刻湧入超過5千人,讓系統瞬間癱瘓當機。

Clubhouse是近來興起的社群平台,用戶可以開房間、邀請聽眾使用語音聊天,不過並非下載應用程式就能直接使用,還得有「邀請碼」才能加入,且每名用戶只能邀請2至3人,吸引許多政商名流、各界專業人士與網紅相繼加入。

唐綺陽昨晚在Clubhouse開房聊「五星連珠累死人」,大講這2天發生的倒楣鳥事,沒想到「國師魅力」吸引大批粉絲湧入,瞬間擠進5400人,直衝房間人數上限,導致系統癱瘓斷線,唐綺陽的小編也無奈公告「請各位等等,機器水逆了,還在搶救中!」

唐綺陽也在臉書發文分享使用心得,「是不是你們都來了?小房間竟然擠了5400人,然後直接當機」,繼直播被機器搞得延後一個多小時,Clubhouse的當機也是水逆阿,她笑稱其實聽別人的倒楣事還滿療癒的,讓她考慮是否要把Clubhouse變成常態房間,讓大家在此大吐苦水。

(來源:CTWANT)

波多野結衣「開房間」擁入5千人 還有這些女優癱瘓Clubhouse!

有「暗黑林志玲」稱號的波多野結衣近日在IG及推特上表示自己註冊新興語音社群Clubhouse,日前她開房間聊天時,5000人上限的聊天室瞬間爆滿,甚至還一度癱瘓。

這款語音社群App得要有邀請碼才能進去使用,而裡面有不少藝人、名流會開聊天室,感覺就像是私下聊天,而且獲加入者想講話也可參與話題,因此受到青睞,像是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就相當愛使用,而每位用戶也只能再邀請2人加入,就是因為這樣的特色,讓邀請碼奇貨可居,吸引許多名人加入開房使用。

波多野結衣日前表示自己已經註冊,2日開房間聊天時,5000人上限的聊天室瞬間被擠爆,網路流傳著該房間的成員,竟然還有大槻響、明日花綺羅、白石茉莉奈、白木優子等知名暗黑界的女優們,宛如見面會般的陣容也讓聊天室瞬間被癱瘓。

不少粉絲想聽到最愛的女優甜美聲音,還甚至可以直接聊天,種種功能也讓更多人現在跪求邀請碼,想進去這個聊天室一探究竟,粉絲們直呼「真的好難搶」!

(來源:ETtoday)

想與馬斯克、蕭敬騰、渡邊直美等名人對話?Clubhouse旋風席捲全台

Clubhouse正捲起強大旋風與爭議,即將到來的旋風之大,可能超過IG等社交媒體當年風采,而隨之而來的爭議也不容小覷。

Clubhouse席捲全球

很多人可能還沒有接觸過Clubhouse這款新的社交平台,因為Clubhouse這個App不開放隨便加入,而是要有人邀請,而且每個人只能邀請兩位朋友。

Clubhouse本身的吸引力跟話題性都不少,但是先前還沒有起風,直到創辦特斯拉與space X的科技奇才馬斯克(Elon Musk)親自出面,加入Clubhouse 並且開講,強大的旋風才迅速形成,而且立刻就席捲台海兩岸與世界各地。

這種飢餓行銷要能奏效,必須產品本身有很大的吸引力或是話題性。

Clubhouse本身的吸引力跟話題性都不少,但是先前還沒有起風,直到創辦特斯拉與space X的科技奇才馬斯克(Elon Musk)親自出面,加入Clubhouse 並且開講,強大的旋風才迅速形成,而且立刻就席捲台海兩岸與世界各地。

Clubhouse這款社交平台,最大的特色就是以聲音為主,而且是真正的社交平台,不像傳統的Facebook、Twitter或是YouTube,基本上還是先各自solo,再等網友們來互動或是回應。

Clubhouse就像是一個虛擬的會議中心,每個人都可以在裡面打出主題(當然也可以不打主題),開一間會議室,自己開講,也歡迎別人進來講。

這種新的社交模式,原本就有一定程度的吸引力,因為不必像Facebook或Twitter要動腦筋去想文字或是照片,也不必像IG、抖音或是YouTube要花功夫編輯影像,直接開口說話就可以。

更重要的是,只要取得會員資格,開房間與開講的門檻超低,大大便利於不想花時間在文字或影像上的網路新世代。

輕鬆講話+名人加持=Clubhouse旋風

Clubhouse本來就有刮起網路旋風的潛力,馬斯克一加持,跟讓大家看到這款新App的魅力。
想想看,只要進入馬斯克的名人開設或進入的房間,不但可以立即聽到世界名人開講,還能直接互動,這實在太吸引人了。

台灣的Clubhouse會員這幾天迅速增加,許多娛樂圈、政治圈、學術界的名人紛紛加入,連桃園市長鄭文燦也公開說要使用Clubhouse跟防疫隔離者一起在過年時開唱,點出了這款社交平台在疫情期間的妙用。

台灣民眾在Clubhouse開房間講話(或是不講話)的次數迅速增加,充分見證了這款App的好用之處,所有想聊天、想開課、想開會、想約會、甚至只是單純想通話,通通都可以,妙用無窮。

這股旋風刮起來之後,很多直播玩家可能會迅速換到Clubhouse來玩,這對直播平台是一大衝擊。

當然,YouTuber跟直播至在本來的平台上有收入,這點有所不同,但是Clubhouse隨時都可以增設打賞等新功能,技術上一點都不是問題。

Clubhouse這股新旋風最大的魅力,來自於人人都可輕鬆講話。

旋風刮起來之後,如果Clubhouse要取代Facebook等傳統社交平台的功能,一點都不困難。

旋風刮起來之後,爭議難免隨之而起。

例如有人質疑Clubhouse背後是「中資」, 因為Clubhouse 的核心技術來自上海的Agora(聲網),而Agora合作對象包括了小米、bilibili等。

Clubhouse有「國安」疑慮?難道谷歌就沒有?


真要說起國安疑慮,就算是全世界最大、在台灣很多人看的影音平台Youtube也可以挑出毛病,YouTube母公司是Google,Google跟中資有沒有關係?

簡單檢索就可以發現,Google的股權相當分散,兩位創始人是前兩大股東,但是兩人持股加起來不到14%,其他持股接近的股東都是投資公司或集團。

值得一提的是,在Google股權結構中排名前幾名的幾家法人股東,不少都與中國關係密切,例如T. Rowe Price這家公司在新浪與百度的持股都非常可觀,是名列前茅的大股東,而Baillie Gifford這家公司在百度與阿里巴巴的持股比例也是數一數二。

前述的新浪、百度與阿里巴巴這幾家中國網路媒體龍頭,都已經在美國掛牌上市,所以T. Rowe Price與Baillie Gifford這些投資公司持有股票似乎合理。

問題在於,這些大公司同時持有Google與中國網路媒體龍頭們的股份,如果有需要的話,會幫Google影響中國的網路媒體龍頭們,還是會反過來影響Google或是YouTube?這是不是國安問題?

(來源:ETtoday)

安卓版Clubhouse慘遭「一星負評」洗版!網怨:不能登入爛死了

語音社交媒體 Clubhouse 在近期相當受到關注,用戶數以爆炸式成長,但由於目前僅限iOS系統的手機用戶使用,讓眾多Android系統手機用戶稱羨。不過,有用戶發現,Google Play 商店有一款 Clubhouse 同名軟體,卻慘遭一星負評洗版,意外造成的誤會引起一陣歡笑。

Clubhouse是一種「以語音形式為主」的社群產品,想要加入房間必須要有邀請碼才行,而每位用戶也只能再邀請2人加入,並且僅限iOS系統的用戶使用。就是這種特色讓邀請碼奇貨可居,吸引五月天、國師唐綺陽、知名女優波多野結衣等國內外眾多名人加入開房使用。

就有 Android 手機用戶發現,在 Google Play 同樣有一款名為 Clubhouse 的軟體,只是該軟體是幫助開發手機軟體的團隊提升工作效率的專案管理程式,與語音社交一點關係都沒有,卻有不少人誤會為同一個軟體,並紛紛前來留下「不能登,爛死了」、「無法使用」等負評。

不過,也有理性的用戶發現下載到不同的軟體後幫忙緩頰,「不小心載錯看到留言才知道,大家不要因為這樣給一星啦,幫補血」、「躺著也中槍」、「走錯棚幫補血」、「如果你在尋找語音社群app,這個是假的」、「跟風前先找好資料,不要載錯登不了怪別人怎麼同名」、「一直不能登,看留言才知道」、「幫補血,雖然我也下載錯了」。

(來源:GAMEAPPS.HK)

惡搞SNS社交平台Clubhouse 手遊《Crabhous‪e‬》日本推出立即爆紅

日本獨立製作者Ryota Ikegai開發的一款免費惡搞手遊《Crabhous‪e‬》今天在日本App Store上架推出,遊戲一推出立即成為日本網民熱話!看著蟹在聊天真有毒性!

《Crabhous‪e‬》是一款惡搞最近興起的SNS語音社交平台「Clubhouse」的手遊,玩家進入遊戲後就像進入了Clubhouse的房間一樣,可以隨時看到不同的蟹在聊天,而且當有其他玩家進入遊戲,蟹的數量就會參加。

製作者表示自己是因為完全不懂社交平台「Clubhouse」的用法,所以就用3天來製作了這款《Crabhous‪e‬》的遊戲,只要有人啟動遊戲蟹的數量就會變多,並會間中說話,就是這樣。

不過就款遊戲雖然很簡單也沒甚麼內容,但蟹的對話數非常多,而且有著與別不同的魔性,加上近日社交平台「Clubhouse」在日本興起,令這款魔性遊戲推出後立即成為日本網民熱話,更登上Twitter話題流行榜!

(來源:風傳媒)

爆紅的神祕語音App「Clubhouse」,使用中國「聲網」技術?引發隱私安全疑慮

創立約1年的語音社群平台Clubhouse近期在美國矽谷創投界一炮而紅,這款沒有官網、沒有上架線上商店、必須要有用戶提供邀請碼才能加入的神祕App,已經吸引了包括歌手、藝術家、股市分析師、企業家等200萬用戶,還未上市即獲得1億美元(約新台幣28億元)融資,市場估值達10億美元(約新台幣280億元)。

透過Clubhouse,客戶能依主題建立「房間」,使用語音即時與他人聊天分享話題,但用戶之間無法錄下對話內容,確保了隱密與私密性。新冠肺炎大流行產生隔離的孤獨感,奠定了這款App爆紅的基礎,許多困於室內的人們迫切希望與社會建立聯繫,而語音聊天自然是極佳的選擇。

1日,創投界的指標人物、特斯拉(Tesla)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Twitter)上宣布加入Clubhouse之後,與Clubhouse相關的兩家中國上市公司──聲網(Agora)和Clubhouse Media Grou──也跟著股價飆升。聲網當天股價即揚升30%,每股升至73.60美元(約新台幣2060元)。

聲網為Clubhouse提供了即時語音聊天技術,但與Clubhouse撞名的Clubhouse Media Group與該款語音社群軟體事實上一點關係都沒有,Clubhouse Media Group公司被中國廣西同濟健康醫療集團股份公司(Tongji Healthcare Group)收購,從事的是醫療保健行業,股民因為名字而誤以為兩者相關。真正在Clubhouse背後的軟體開發商是Alpha Exploration,2020年2月於矽谷成立。

聲網成立於2013年,中國總部位於上海,其官網介紹該公司為軟體開發者提供「簡單、靈活、強大的應用程式設計介面(API),開發者只需簡單調用Agora API,即可在應用內構建多種即時互動場景。」此外新冠大流行的2020年使該公司的技術被廣泛應用,截至2020年9月底,聲網全球註冊應用已經超24.5萬,自成立以來,累計即時語音分鐘數超1兆分鐘。

聲網與Clubhouse的神祕聯繫

聲網去年6月在美股上市,近期開始有消息稱聲網向Clubhouse提供語音功能支持,導致其股價不斷飆升。《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指出,這兩家公司迄今都沒有確認這項謠言,而聲網更是乾脆拒絕對此事發表評論,但是一位知情人士向《南華早報》證實,Clubhouse確實使用了聲網的技術,業內人士還公開表示,這個炙手可熱的新社交平台就是使用中國公司的服務建立的。

矽谷著名的風險投資家卡爾德貝克(Justin Caldbeck)2020年夏天在推特上宣稱,Clubhouse是使用聲網技術在一周之內開發完成的App。Saga Partners投資公司的分析師朱(Richard Chu)在宣布投資聲網時,也多次表示聲網與Clubhouse有關聯。

聲網的官方網站並沒有寫到Clubhouse為合作開發者之一,但列出50多款合作開發App,包含中國科技公司「小米」、熱門社交平台「陌陌」、語音社交互動軟體「音遇」、線上教育平台「新東方」、直播平台「鬥魚」、網路多人連線手遊「口袋狼人殺」等。而根據財報,該公司收入80%來自中國,並且擁有1815個活躍合作夥伴。創始人兼執行長趙斌認為,聲網之所以獲得開發者的喜愛,是因為最先洞悉了實時互動的本質。

Clubhouse的隱私問題

隨著與聲網的關係遭到披露,Clubhouse的隱私安全性也引發質疑,因為中國有立法要求境內公司提供蒐集數據。中國2017年通過的《國家情報法》,該法規定中國全體須協助情報蒐集,第十條寫道:「國家情報工作機構根據工作需要,依法使用必要的方式、手段和渠道,在境內外開展情報工作。」第十四條指出:「國家情報工作機構可以要求有關機關、組織和公民提供必要的支持、協助和配合。」

美國網媒VICE指出,Clubhouse要求用戶在註冊時提供手機號碼,授予軟體開發商訪問整個通訊聯絡人列表的權限,以便用戶邀請其他人使用該軟體。這意味著用戶的所有聯繫人都被記錄並存儲在開發商服務器上,Clubhouse收集「沒有註冊者」的資料作為「影子個資」。德國政府數據保護和信息自由專員卡斯帕爾(Prof. Dr. Johannes Caspar)指出,這點恐怕觸犯歐盟的隱私規範。

此外,雖然Clubhouse的用戶無法錄下對話內容,但是Clubhouse的隱私權政策規定,該公司會保留所有語音紀錄,直到完成調查,確定沒有人在聊天過程中說出「違反信任和安全」的言論,對話檔案才會被自動刪除,同時該公司保留了「必要時與執法部門共享語音紀錄」的權利,這也讓Clubhouse用戶的隱私與言論自由因為中國的《國家情報法》蒙上一層陰影。

(來源:世界新聞網)

聊天程式Clubhouse中國爆紅 邀請碼炒價至100美元

一款名為「Clubhouse」的美國音頻社交軟體APP,最近在中國突然暴紅。新用戶註冊需要現有用戶的邀請碼,給軟體用戶帶來一種特殊感。目前,「Clubhouse」的邀請碼在eBay上已升至近100美元,在淘寶網上也賣到了人民幣幾十元到至400元,這種「一碼難求」的熱度非常罕見。

據星島網,去年疫情之初,Clubhouse在美國矽谷橫空出世,當時只有5000個測試用戶。在Clubhouse,用戶只能語音,沒有彈幕,不能錄影,不能錄音,聽後即焚。主持人創建房間後,跟嘉賓聊天,聽眾可以旁聽,三種身分經主持人同意後還可轉換。

軟體還有諸多限制,如只有蘋果手機IOS系統才可下載,且蘋果中國區的應用程序商店無法下載。許多用戶說,由於都是「熟人」邀請,這個平台的上發言的用戶素質似乎比其他社交平台高了許多。

軟體在中國躥紅,最初無疑得益於科技界明星人物、特斯拉公司CEO馬斯克。日前馬斯克在Clubhouse上直播聊天,把它推向輿論的高潮,引來大量新用戶。目前,該軟體上的中文用戶多爲科技業、媒體、文化業從業者、學術界人士等群體。在新浪微博上,「Clubhouse邀請碼」、「Clubhouse下載」也一度成爲熱搜詞。

「Clubhouse」用戶可以加入不同的club,也可自建主題,暢所欲言。據路透及美國之音報導,新疆、香港、台灣、李文亮……這些在中國社群媒體上不太可能會出現開放討論的議題紛紛出現在聊天室中。有中國和海外華人日前就在「默哀Room」悼念逝世周年的武漢醫生李文亮。

有消息稱,Clubhouse雖非來自中資,但其可能使用了中資公司Agora的語音平台技術,不過雙方至今都無承認有合作。

(來源:中時電子報)

新興網聊程式Clubhouse大陸爆紅 外媒擔憂遭官方屏蔽

最近爆紅的美國語音社交應用程序「俱樂部會館(Clubhouse) ,因為特斯拉CEO馬斯克(Elon Musk)開直播而將熱潮引進中國大陸,且因Clubhouse聊天內容可以不受限制,深受到職業人士和精英階層的追捧。不過由於大陸對社群應用程式管制極嚴,外媒質疑,這個能讓用戶暢所欲言的新興社群工具能在中國存在多久還是個未知數。

《美國之音》報導,Clubhouse最近在大陸知名度猛增,直接原因是馬斯克於2月1日在Clubhouse上開直播,就GameStop股票交易爭議事件與羅賓漢(Robinhood)公司CEO弗拉基米爾·特內夫(Vladimir Tenev)對談,受到外界廣泛關注,其中也包括大陸媒體。

報導說,這款目前只適用於蘋果手機系統的應用程序在蘋果大陸的應用程式商店無法下載,但大陸用戶可以將其蘋果應用商店的位置設置更改為國外,就可以使用這項服務。

Clubhouse於去年3月上線,目前還處於測試階段,新用戶註冊需要現有用戶的邀請碼,許多用戶因為受到熟人邀請,感覺此一平台用戶同質性較高,其使用者「素質」也讓用戶覺得比其他社交平台好很多。目前大陸網上還可以「買」到邀請碼,價各從幾十元到至4百元人民幣不等,反映出這款APP目前在中國的受追捧程度。在微博上,「Clubhouse邀請碼」、「Clubhouse下載」也一度成為熱搜詞。

在此之前,大陸中國已經有了許多語音應用程式,例如「荔枝」音頻社區有許多功能很相似,遊戲玩家的「YY語音」群聊功能也十分受歡迎,許多出租車和卡車長途司機也時常使用微信上的一些語音聊天小程序。Clubhouse歡迎除了受明星效應影響與開放屬性,該平台上還可以自組各種club(俱樂部)或隨時創建主題聊天室。

報導指出,目前Clubhouse的中文聊天室不少,主題包括有「記者政治不正確群」,網友討論川普給美國政治造成的影響;在「兩岸三地女的奶茶局」的聊天室中,用戶們正在討論世界各地的女性社會地位問題;一個取名「默哀Room」的副標題是:「今天是李文亮醫生的忌日」。

重點在於,Clubhouse只能使用語音交流,不能打字、發圖、視頻,因此無法進行遠端搜索與審查,群內都是自邀的熟人,目前用戶多為科技業、媒體、文化業從業者、學術界人士、投資家等教育程度較高的群體。聊天室內音頻可以私錄,但程式不會存檔,有較高安全性。

陸媒《環球時報》英文版引述分析人士的話說,美國網路產品已不再是大陸科技界追逐標的,Clubhouse的受歡迎度在大陸不太可能繼續增加,基於明星效應的熱度難以維持長久。

對於Clubhouse是否有朝一日會被中國審查部門封鎖的問題,史丹福大學網絡政策中心「數字中國」(DigiChina)主編魏光明(Graham Webster)認為:「一旦人們討論的場所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地方,中國政府一定會密切關注事態如何發展。僅僅過去十年的經驗就表明,審查當局會予以關注。」如果威脅到中共政權的穩定,平台就會被關閉。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Clubhouse邀請碼炒到$1,299藏中國竊聽風險 方保僑:講敏感嘢要小心

近日一個名叫「Clubhouse」的App在蘋果手機用戶間爆紅,不僅獲Tesla創辦人Elon Musk加持,連香港電視HKTVMall創辦人王維基都加入「戰團」。內地網上有人以999元人民幣(下同,約1,299港元)出售邀請碼,軟件風頭一時無兩。惟Clubhouse被指使用總部設於上海的科技公司「聲網」(Agora)的即時語音聊天技術,隨即被質疑軟件存在私隱風險。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指,目前Clubhouse用家警覺性低,軟件利用聲網雲端平台儲存數據,假如數據資料存放在內地境內,當局隨時按當地法律賦予的權力取用。香港資訊科技商會私隱及網絡安全副主席范健文向《蘋果》表示,Clubhouse要用戶手機號碼登記或收邀請碼已令其覺得奇怪,擔心私隱安全問題。他指,手機號碼和語音均是敏感資料,用戶必須小心保護。

目前僅可在蘋果手機使用的Clubhouse,其開發公司Alpha Exploration去年於美國矽谷成立,不足一年,全球下載量逾240萬次,每周有多達200萬活躍用戶,不少名人更參與聊天。Clubhouse的玩法是要先取得邀請碼,才能註冊賬戶。用戶初時只會有兩個邀請碼。擁有賬號後,就可以隨意加入任何一個聊天室,收聽裏面的討論或者發言。聊天室的話題多樣化,涵蓋科技、興趣,甚至行業經營分享。

基於物以罕為貴的道理,內地二手平台「閒魚」有人以999元出售一個邀請碼。《蘋果》記者到淘寶網發現邀請碼價錢較相宜,大約155元(約187港元)。

WhatsApp與Facebook早前爆出私隱風波,讓用家更關注個人私隱,Clubhouse強調不會監控、偷聽或記錄用戶討論內容作任何商業用途,令用戶可安心在「房間」內暢所欲言。《南華早報》早前報道,Clubhouse利用內地科技公司「聲網」語音聊天技術,兩間公司暫未有官方回應,但有知情人士證實有關消息。

根據網上資料顯示,總部設於上海的「聲網」成立於2013年,公司官方網站並沒有寫到與Clubhouse存在任何關係,但列出50多款合作開發App,包括科技公司「小米」、社交平台「陌陌」,甚至直播平台「鬥魚」等等。

根據內地《國家情報法》,規定中國全體須協助情報蒐集,其中第10條訂明:「國家情報工作機構根據工作需要,依法使用必要的方式、手段和渠道,在境內外開展情報工作。」第14條指出:「國家情報工作機構可以要求有關機關、組織和公民提供必要的支持、協助和配合。」

Clubhouse的技術背景觸發外界憂慮其私隱的安全性。曾參與Clubhouse聊天活動的方保僑向本報表示,關鍵是「聲網」如只提供核心技術,當中應問題不大,但如果連同雲端系統一併提供,可能會涉及私隱風險。Clubhouse只限語音討論,方保僑見用家戒心不重,大家用真頭像和真名參與,「但即使無錄音功能,但不排除有第三方軟件能錄低討論內容,或者有人開免提用錄音機錄音,要講敏感內容,始終要小心。」

方保僑又指,Clubhouse性質猶如電台節目,但傳統電台節目僅能數人參與,Clubhouse則可讓用家選擇純粹收聽或參與討論,更多互動令用家有不同體驗,三五知己更可隨時建立聊天室。

方保僑指,Clubhouse在港非常受歡迎,「由朝早7點半開始,食晏時間或者黃昏都有人玩,大家開始討論有咩話題能夠吸引多啲人收聽。依家有男女關係、寵物,初創都有人討論」。方保僑預計,很快內地將有類似功能的軟件推出,屆時開發商「燒錢」大賣廣告,甚至邀請名人參與,藉以搶佔市場,「呢個軟件讓用家高談闊論,在內地戒條較多的情況下,容易觸及紅線,會唔會好似Facebook或Instagram般被禁,真係要拭目以待。」

范健文則表示,早前經手機SMS收到Clubhouse邀請碼時已對其感奇怪,「好少外國App會一開始就要人用手機號碼做登記或用SMS收邀請碼」。他指,目前難以證實「聲網」有否在Clubhouse錄音或收集用戶私隱,「基本上係佢講乜我就要信」。

范健文續指,如程式供應商能取得自己手機號碼,又能在雲端錄下自己聲音,便會構成資訊安全風險,他說:「現在銀行也開始用聲紋做人物辨別。」所以手機號碼和語音均是十分敏感的私隱資料。

范健文認為,外國的程式供應商,如難以避免使用中國資金或技術,較可取的做法是主動引入第三方的私隱安全認證,「例如講明根據歐盟的私隱條例」,才較能令人安心。

(來源:ETtoday)

Clubhouse在大陸「被牆了」 網哀嚎:一場短暫的狂歡落幕了

近日新興社群平台「Clubhouse」全球爆紅,在中國大陸也同樣吸引大批網友使用。不過,8日在網路上陸續有網友反映說,Clubhouse在大陸已經無預警被封鎖,完全無法連線,就連購物網站上的「邀請碼」也全部被下架。

「Clubhouse」性質屬於不受監管的語音聊天室,先前就有媒體報導,部分網友利用「Clubhouse」特性避開中國當局的網路審查,在聊天室內暢談敏感話題。

對於「Clubhouse」火速被封禁,許多大陸網友紛紛留言表示,「Clubhouse被牆了,結束了它在大陸地區短暫的一生。」、「文字內容都不允許呢,這種更自由更不受監管的形式怎麼可能活得過三天」、「一場短暫的狂歡就要落幕了」。

(來源:眾新聞)

風靡華人網絡圈的社交平台Clubhouse 傍晚突被封鎖 網上一片哭聲:「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即時語音聊天平台 Clubhouse近日風靡華人網絡社交圈,不少人爭相體驗這種不設禁忌的無國界交流。聊天室討論的主題包括新疆局勢、八九學運等,這些被內地當局視為敏感的話題,各地華人可以在此大串聯發表政見,是少數身處內地的人不用翻牆便可同境外交流的應用程式。不過,正當外界對此感到雀躍之時,Clubhouse傍晚傳出被封鎖的消息。

今晚七時十五分,網上傳出Clubhouse被封鎖的消息,有網民在微博表示,「雖然知道Clubhouse會被牆,但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亦有網民感嘆,沒想到Clubhouse只存活了一段短時間,「就結束了在中國的生命」。

Clubhouse內出現多個房間討論事件,其中一名用戶表示:「我以為可以留得過年,想不到這麼快被牆啊!」也有用戶說:「還以為官方政策宣示正在開放,不會絕於海外。」其他用戶隨即說:「你太天真了!」房間裡的用戶,亦紛紛改為討論VPN如何登入Clubhouse等技術問題。有用戶特別提醒:「大家不要說敏感話題,就只說技術問題。」也有人說:「有一些字眼就用比較開心的字眼,好嗎?不要再點透了。」

有用戶表示,現在內地電話號碼已不能收到Clubhouse邀請驗證碼,意味著若用戶登出賬戶後,亦有機會不能收到驗證碼重新登入。本來在淘寶上有售的Clubhouse邀請碼,亦已經被下架。

Clubhouse創辦人Paul Davison周日曾經加入以中文用戶為主、叫「聊聊 Clubhouse」的房間,然後說期待在中國開辦公室,並在香港時間周一凌晨讚賞中文用戶交流。

有內地用家M(化名)認為Clubhouse 吸引之處是現有公共平台所沒有,她認為微信朋友圈不太可能可以討論公共事件,而微博的商業色彩越來越重,加上因為去年她在武漢生李文亮離世當晚發了一條質問政府的帖文而被封號,已經不再使用微博。

「而這種東西(公共事件)討論的需求一直是存在的,Clubhouse對我來說相對來說是一個比較理想的地方,我確實在Clubhouse裡面找到了就是觀念上會比較契合的人,就是找到組織的感覺。」

M最初接觸Clubhouse是出於工作需要,但後來一試便愛上,每天上班通勤一兩個小時都會收聽。她形容自己是播客(Podcast)重度用戶,喜歡收聽他人分享知識,Clubhouse對她來說是實時的播客,是吸引她使用的原因之一。過去幾天她曾經加入討論美團騎手以及女性與家庭暴力等聊天室,收聽甚至參與討論。

M亦說留意到有聊天室的話題是圍繞新疆及八九學運的,不過在內地網絡受到嚴密監控,對於暫時「無王管」的Clubhouse能走多遠?內地《新京報》評論指Clubhouse在中國市場會水土不服,M及周遭有用Clubhouse的朋友都不太樂觀:

「現在在用Clubhouse的人都有意識到,過不了多久Clubhouse就『被牆』,對我現在來說有點像『被牆』之前的那種大派對,趕快用它。(如果失去)會有一點小小傷心吧。 」

Clubhouse應用程式需要獲邀才能使用,暫时只有iPhone用家才可使用,而且不能在內地 App Store 下載。從事互聯網分析的艾媒咨詢創始人兼CEO張毅認為,要在內地上架的社交軟件都要拿到使用許可證,「如果內容不妨礙國家現行的法律法規和要求的話,那倒問題不大,但一旦這涉及到一些違法違規行為的話,被監管阻攔也是很正常的。國外的Clubhouse應該進入中國是不靠譜的,這是肯的,國內定會有一大批模仿者出現。」

「如果有一個中國版的Clubhouse存在的話,那可能用戶的人群是不一樣的。如果人群不一樣的話,就不對它那個產品特別感興趣。Clubhouse裡面最重要的是人嘛,但人始終存在的,我有需求就找這樣的人(討論)就好了。」

(來源:立場新聞)

Clubhouse遭中國封鎖 官媒斥平台政治討論片面、淪港獨反華「武器」

以語音為主的美國社交平台Clubhouse本週突然在亞洲爆紅,大量中港台網民湧入,大談敏感政治話題,甚至有新疆及西藏人被迫害的苦況。不過事隔數天,今日(8日)傍晚開始,大批內地網民指未能進入程式,料Clubhouse已被中國當局封鎖。內地官媒《環球時報》英文版就刊登報道,指不認同一些媒體把Clubhouse形容為「言論自由的天堂」,引述內地用戶質疑Clubhouse內的政治討論片面、親中聲音被壓制,又引述匿名受訪者指Clubhouse或成港獨及藏獨支持者的反華宣傳「武器」。

有內地網民表示未能使用Clubhouse,應用程式彈出「An SSL error has occurred(網頁的安全憑證出現問題) 」的通知。不少網民隨即在微博表達不滿,反問內地是否要閉關鎖國,「愉快地聽了炎亞綸聊了一小時股市,這都能被墻,閉關鎖國嗎?」,亦有人慨嘆僅能在Clubhouse暢言幾天,「昨晚還在聊什麼時候會被墻,下午還在聊會不會去喝茶」。

「自由」有價 邀請碼一度炒賣至400人民幣

不過Clubhouse帶來的自由氣息,依然有其意義,有內地網民直言,「從風靡到熱潮再變成現象的一周,許多不翻墻的人,首次聽到來自台灣香港及海外的聲音,也是兩岸三地近 20 多年來首次進行了民間沒有謾罵的觀點交流。記住這周。」

Clubhouse自由的言論空間一度更吸引內地網民炒賣邀請碼,最高更一度炒至400元人民幣。而在今天傍晚內地廣傳Clubhouse遭被墻後,大部份競投炒賣已絕跡,只餘下部份在淘寶出現,但炒價已跌至約240元人民幣。

官媒批政治討論「片面」 親中聲音遭壓制

雖然民間對Clubhouse帶來的自由空間非常受落,官方對Clubhouse的看法卻南轅北轍。內地官媒《環球時報》在英文版指,不認同一些媒體將Clubhouse形容為「言論自由的天堂」,《環時》又引述不少內地用戶表示,Clubhouse的政治討論「往往是片面的,親中國的聲音很容易被壓制」,指內地用戶喜歡「在廣泛議題上進行高質量的討論,而非片面的政治議題」。

《環時》引述一位不願具名的內地用戶指,Clubhouse以語音溝通的特點,令討論容易受到情感操縱,直斥平台有可能成為「港獨及藏獨支持者的武器(as a weapon by Hong Kong and Tibetan secessionists)」,短期內被利用為「反華政治宣傳平台(anti-China political propaganda platform)」。

《環時》指一名在美國矽谷IT公司工作的內地用戶表示,曾進入談論新疆問題的聊天室,但因不忍接受「片面(one-sided)」的討論,僅半小時就離開程式。該名受訪者批評程式設有「主持人(moderator)」的角色,並將親中用戶剔出聊天室,揚言在 Clubhouse 內任何試圖表達反對意見的人都會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

(來源:BBC中文網)

Clubhouse在中國曇花一現,曾為政治話題討論「綠洲」

音頻社交應用程式Clubhouse的新用戶數量在上周快速增長,其中很多是蜂擁而至討論政治議題的中國人。不過,來自中國多個城市的用戶周一(2月8日)報告說,當局已經屏蔽了這一軟件。

根據市場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數據,截至1月31日,這款應用程式的下載量已達230萬次。

該軟件是免費的,但目前只有iPhone版本,且只有受到邀請的用戶才能使用。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為了獲得「入場券」,一些中國用戶甚至支付了高達77美元(人民幣500元)從電商網站購買名額。

什麼是Clubhouse?

Clubhouse成立於今年5月,估值近1億美元。它允許用戶創建或參與即時彈出式的公共聊天室中,也可以進行私人聊天。

儘管聊天室中的談話內容不會被錄音,理論上可以保證隱私,但一些明星和網紅的對話已被人秘密錄音並上傳到YouTube上。

這款軟件的早期使用者大多是硅谷的技術大咖和投資者。它的純邀請性質創造了一種排他性吸引力,一大批美國名人隨後加入,包括奧普拉·溫弗裏(Oprah Winfrey)、阿什頓·庫徹(Ashton Kutcher)、德雷克(Drake)和傑瑞德·萊托(Jared Leto)等。

在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Elon Musk)和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等受到推崇的科技大亨加入Clubhouse進行演講後,這款應用程式的下載量在過去兩周翻了一番多。

在馬斯克發推文表示他將在該應用上進行演講直播後,Clubhouse的股價在2月1日飆升了117%。

曾為中文禁忌話題的「綠洲」

過去一周,Clubhouse可以在中國大陸使用。不同於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Instagram和YouTube等在中國境內遭到屏蔽的國際社交平台。

成千上萬的中國用戶在周末湧入了Clubhouse的聊天室中。從香港示威、「台獨」議題到新疆維吾爾人的待遇,很多房間的討論主題都與政治相關,這些敏感議題在中國大陸的社交媒體上往往是禁忌。

在一個名為「兩岸三地大亂聊」的聊天室裏,數以千計來自中國大陸、港澳和台灣的聽眾加入其中。想要發言的人通過舉手排隊發言,在幾分鐘內表達自己的觀點。

儘管很多人的觀點針鋒相對,但是很多參與者表示討論的氛圍「友好和理性」,一些聊天甚至持續了十餘個小時。

多名參與這些音頻對話的中國用戶在推特(Twitter)上討論他們看到的內容。

BBC中文駐北美記者馮兆音寫道,她認為這樣的對話「很了不起」。

「也許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有這麼多來自嚴重分裂的華語世界不同地區的人們,可以在網上聯繫起來談論政治。」

用戶Arendt HuTong說,他聽了維吾爾人、漢族人和記者等多元角度的對話,「真誠平和的對話聽得激動到要哭泣」。在另一場談話中,中國大陸的年輕人講述了對於香港示威的困惑和痛苦。

「對於簡中(中國大陸)用戶來說,Clubhouse最大的意義大概是普通人之間毫無審查的交流,」他在推特上寫道。

美國知名播客主持人郭怡廣(Kaiser Kuo)說,聊天室裏有「非常坦率」的討論。

他說,他聽到中國大陸人討論維吾爾人遭遇人權侵犯的證據,以及他們的政府所為是否正確。

儘管其中一些發言是為當局辯護或表達對該問題不屑一顧,但也有人努力傾聽其他人講述自己的經歷,例如在新疆被拘留、護照被沒收等。

但從目前來看,中國政府不太可能長期允許人們使用Clubhouse。

Clubhouse可以持久嗎?

儘管Clubhouse目前只接受邀請,但它已經提供了一系列基於音頻的活動,包括現場DJ、名人脫口秀甚至交友約會。

據《紐約時報》報道,雖然這些都還沒有盈利化,但Clubhouse已經計劃將人氣用戶打造為網紅。

40多名Clubhouse有影響力用戶已被邀請參加一個「創造者試點計劃」,他們將定期參加與該軟件創始人的會議,並獲得新功能的特別使用權。

但該應用程式也遭到了一些人的質疑。

美國媒體《禿鷲》(Vulture)去年12月的一篇文章認為,Clubhouse正「危險地接近」成為一個「新互聯網荒漠」,因為如果聊天室的管理員不小心的話,對話很容易偏離主題,辯論也可能變成攻擊——甚至是針對名人。

「向公眾開放是否會顛覆這款年輕應用目前在混亂與冷清之間的不穩定平衡,還有待觀察。當獨家性褪去,任何人都可以登錄並說出他們不一定很深入的思考時,眾多名人常客是否會堅持下去?最重要的是,我們是否只對一款在某種程度上複製90年代聊天熱線上認識陌生人體驗的音頻應用感興趣,目前主要是因為我們都被困在家裏而且很孤獨,」作者克雷格·詹金斯(Craig Jenkins)寫道。

(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短暫的自由與關上的窗口:中國封禁Clubhouse

聊天室參與者們輪流拿過數字麥克風,數以千計的人靜靜聆聽著。

一位中國男子說,他不知道是否該相信那些廣泛流傳的關於偏遠西部地區新疆有穆斯林集中營的報導。隨後一位維吾爾族女性開始發言,平靜地解釋她確定集中營的存在,因為她的親屬就在被拘者之列。一位台灣男性插話勸說各方彼此理解,而另一位香港男子讚美了那位女性站出來說話的勇氣。

這是一個與中國大陸人進行跨境對話的罕見時刻,因為防火長城,他們通常與其他網路世界隔離開來。短短時間裡,他們在Clubhouse這一社群媒體應用上找到了一個開放的論壇,討論有爭議的話題,不受中國互聯網慣常的嚴格管控約束。

到週一晚間,不可避免的事發生了:中國的審查人員開始介入。許多大陸用戶報告稱,他們在試圖使用平台時收到了錯誤消息。一些人表示,他們只能用虛擬專用網路(VPN)穿越數字邊界來訪問該應用。幾小時內,超過一千名用戶在名為「被牆了,然後呢?」的聊天室收聽了關於封禁的討論。在中國流行的社群媒體平台微博上,搜索「Clubhouse」的結果都被屏蔽了。

對中國大陸的許多用戶來說,這是一個通向不受約束的社群媒體的短暫窗口。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領導下,政府一直在加大力度,對公民在網上閱讀和發表的內容進行近乎完全的數字控制。政府僱傭的評論員和民族主義水軍經常用政治宣傳和諷刺言論淹沒中國的社群媒體,使人很難開誠布公地討論政府眼中的敏感話題。

「(被牆)反正遲早的,」現年30歲的艾利克斯·蘇(Alex Su,音)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說,她是北京一家初創科技公司的編輯。

艾歷克斯·蘇還說,在使用Clubhouse的短暫時間裡,聽到維吾爾人講述在新疆被歧視的個人經歷,這讓她特別感動。

「那的確是我們在內陸的人不會接觸到的信息,」艾歷克斯·蘇說。

尚不清楚有多少中國大陸用戶註冊了Clubhouse。在封禁之前,該應用只能在蘋果(Apple)操作系統上使用,這使得絕大多數使用安卓(Android)系統的中國人無法使用它。而且用戶必須退出蘋果的中國區應用商店才能下載Clubhouse。

該應用還僅限邀請註冊,這在近幾日催生了一個邀請碼的小型黑市。在該應用被禁之前,一個邀請碼的市價高達300元人民幣(約合46美元)。

但這並沒能阻止成千上萬的中國用戶湧向該平台,這裡語音聊天室的內容在對話結束時就會消失。最近幾天,多個中文聊天室的用戶數已經達到了5000人上限。一些人說他們來自大陸,另一些說他們是海外的中國人。許多人說他們來自香港和台灣。

每個在中國審查黑名單上的話題似乎都得到了討論。在一個聊天室裡,參與者討論了哪位中國領導人應該對1989年的天安門廣場的鎮壓行動負責。在另一個聊天室,用戶們分享了他們與中國警察和國安官員打交道的經歷。

還有一個聊天室裡,參與者為李文亮逝世一週年進行了默哀,這位醫生曾因警告中國武漢的新冠病毒而遭受訓誡。他因同一疾病逝世,他的死推動了「言論自由」的話題在中國社群媒體上廣泛傳播。

該應用在中國的突然流行,讓很多人好奇政府還能允許這場派對持續多久。在中國運營的社群媒體企業必須掌握用戶身份,與警方共享數據,並遵守嚴格的審查指導。

大多數主流西方新聞網站和社群媒體應用(如Twitter、Facebook和Instagram)都在中國遭到徹底屏蔽,VPN在大陸也變得越來越難用。像微信和微博這種中國允許存在的本土社群媒體平台都受到審查人員的嚴格監管。

「Clubhouse正是中國審查機構不希望看到的在線交流——一個大規模的自由對話,人們在其中暢所欲言,」追蹤中國互聯網管制的網站中國數位時代(China Digital Times)的創始人蕭強說。「這也提醒我們,只要一有機會,許多中國人都迫切需要彼此交談,傾聽不同觀點。」

Clubhouse沒有立即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Clubhouse去年由矽谷風險投資家創建,它迅速發展,截至去年12月已擁有約60萬註冊用戶。這款應用被設想為一個供人們交流的專屬虛擬空間,其用戶群包括名人、DJ和政治人士。

直到上個月,在中國擁有狂熱粉絲的科技億萬富翁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出現在這款應用上,中國用戶的興趣才開始飆升。中國科技界一些人士已承諾推出類似的在線聊天平台。

中文聊天室裡的話題並不全是政治,和英語聊天室一樣,這裡也有關於約會、求職和音樂的熱烈討論。有幾位中國程序員建了自己的聊天室,進行書呆子氣的討論。

但一些最受歡迎的中文聊天室卻圍繞著最具爭議性的話題。在一個關注中國大陸和台灣關係的聊天室裡,一位主持人邀請兩岸的人輪流發言。

一些台灣人說,即使在大陸工作了一段時間,他們仍然覺得自己沒有完全理解大陸的文化。他們說,這造成了雙方之間的巨大分歧,尤其是在政治問題上。

一些來自中國大陸的用戶表示,他們從小在學校裡就接受教育,認為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灣是一個自治的島嶼,北京聲稱它是中國的領土。

對話有時會出狀況,比如一名自稱台灣人的男子插嘴咒罵中國大陸人,然後就快速退出了。但在大多數情況下,用戶們表示,該應用使用主持人和實時語音分享,促進了其他流行社群媒體平台(如Twitter及中國的微博)所缺乏的文明和親密感。

「比起我自己在海外遇過的一些中國人,那些在這個app上發言的中國人沒有讓我感覺到台灣人被吃豆腐的感覺,」台北29歲的人力資源專員艾琳·江在接受採訪時說。「他們還是有為人基本的同情心。」

隨著Clubhouse在中國人氣飆升,批評之聲也隨之而來。官方媒體表達了不滿。

「在海外社群媒體上,中國永遠不存在言論自由,片面的觀點可以輕易壓倒那些揭露謊言的聲音,」政府支持的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週一在一篇英文社論中寫道。

還有一些人把這款用戶都是精英的應用程序稱之為觀點的迴音室——許多參與者在討論中也承認了這一點。

「大部分內地同胞最終是不會使用這個app的,」筆名為「兔主席」的哈佛畢業中國部落客任意週六在微博上寫道。「再伴隨海外高華用戶未來集中的、爆髮式增加,內容和傾向會越來越一邊倒。」

但對於說出親屬被拘留的維族女性維尼拉·阿卜德格尼(Vinira Abdgheni,音)來說,這個應用遠不是一邊倒的。她說,如果有什麼值得欣慰的,那就是有機會與那些可能仍對她家鄉新疆的虐待行為持懷疑態度的中國同胞對質。

「我一直是用各種方式去發洩我的委屈,」阿卜德格尼在她現居的東京的家接受電話採訪時說。 「我還有這種可以說話的機會時,我覺得還是嘗試一下,因為我本來也不想做一個沉默的人。」

(另外端傳媒也有相關的文章)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2 | 2021/03 | 04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