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了麼:連串風波的啟示

繼之前的拼多多員工猝死事件(連結),另一間外送平台餓了麼也接連出事,為了錢不但跟生活拼,還是跟生命拼。而外賣平台的冷漠態度,也是一副把員工不當人看的模樣。

(來源:自由時報)

外送員送單與社區保全起口角 最後遭亂棍打死!

台灣近日才有女外送員因店家惡意拖單而發生口角,還被辱罵「破查某」,消息曝光引發網路撻伐;而中國日前也發生外送員和人起衝突,但最後遭亂棍打死的憾事,造成當地熱議。

綜合中媒報導,事發於湖北省仙桃市,中國外送平台「餓了麼」一名43歲的杜姓外送員在本月2日深夜至3日凌晨之間,外送食物到一處社區住戶家,但卻被該社區55歲的劉姓保全攔下,因杜男不理會保全,強行要進到社區內送單,於是和保全起了口角。

有目擊民眾表示,當時外送員應該是送完單後要從社區門口出去,保全趕來攔阻,要求外送員從其他出口離開社區,雙方開始爭執,最後保全竟拿出類似警棍的棍棒直接朝外送員的頭部狠打下去。

消息指出,外送員被打到當場倒地不起,安全帽被打裂,頭手都受了重傷。警方趕到現場後,外送員雖緊急送醫但仍傷重不治。對此,杜男妻子表示,自己在事發當下有接到丈夫電話說自己受傷,但電話那頭突然沒了聲音,趕到現場後才看到丈夫已經倒在路邊不省人事。

杜妻還說,丈夫性格溫和、做事認真,去年4月加入「餓了麼」這個平台做外送,為多賺錢,丈夫接單多以深夜為主;而在元旦那天,丈夫還很開心的和她分享自己當天接了80多單,這個月能賺到1萬多元人民幣(約新台幣4萬多元)。杜妻希望能釐清事情完整經過,「餓了麼」公司也能協助處理善後事宜。

對此,當地警方表示劉姓保全已被逮捕,杜姓外送員的死因還有待進一步調查。至於「餓了麼」官方今天(4日)表示正配合警方工作。

(來源:香港01)

北京外賣騎手送餐途中猝死 平台僅願賠2千元人道主義費用

北京43歲「餓了麼」騎手韓某偉早前在累計送完33單外賣後,於第34單外賣配送途中不幸猝死。家屬事後追究其工傷保險責任,卻被餓了麼告知韓某偉與平台並無任何關係,僅願出於人道主義給家屬提供2000元(人民幣.下同),其他則以保險公司理賠為主。

有內媒梳理資料發現,法院就有關騎手的相關糾紛事件,並沒有統一的判決標準,賠付主體亦不明晰。

韓某偉於去年12月21日一早就打開APP「蜂鳥眾包」開始接單,然後如往常一般騎着標有「餓了麼」商標尾箱的電動車配送。而此前,他還為自己在太平洋保險投保了一份1.06元的旅行人身意外傷害險。結果當天,韓某偉僅在11時至12時午餐配送高峰期內就有12個訂單,至下午已累計接到33單。

下午5時多,韓某偉在送餐途中倒地死亡。經現場勘察和屍體檢驗,當局認定韓某偉的死亡不屬於刑事案件,屬猝死。韓某偉的妻子王某表示,丈夫生前身體一直很好,也沒有吃藥需要,他們雖沒做過全面體檢,惟去年3月選擇做外賣員時,丈夫有專門去辦理過健康證,最後皆符合標準。

她認為意外在丈夫工作期間發生,應屬於工傷,於是聯繫餓了麼平台,希望得到平台方的理賠,惟被告知韓某偉與平台並非僱傭關係,只能給人道主義費用。至於保險方面,猝死只獲賠3萬元。她不知該如何維權,只希望可獲多一些賠償維持生計。

餓了麼工作人員周一(4日)回應內媒查詢表示,韓某偉與平台沒有任何關係,並稱任何人都可以註冊使用「蜂鳥眾包」,註冊時平台也都有相關提示,一旦接受則表示認可平台的相關約定,而騎手在作出選擇時應做風險評估。根據《蜂鳥眾包用戶協議》,蜂鳥眾包僅提供信息撮合服務,用戶與蜂鳥眾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勞動或僱傭關係。

內媒梳理資料發現,類似韓某偉的事件絕非少數,但多數因與平台無勞動關係而未獲得賠償。對此,北京市眾明律師事務所趙建立律師表示,目前外賣行業中的騎手主要分隸屬於配送平台的全職騎手,及通過平台自行註冊的兼職騎手兩類,後者不是基於與平台公司的勞動關係完成工作任務,而是類似於網約車、網約廚師等自主接單模式,故法院在判決時一般不會認定平台與騎手之間存在勞動關係。

但他同時認為,韓某偉與平台方之間是存在勞動關係的,因平台方表面上是信息提供者,實質上卻利用平台優勢把自身定位為信息撮合方,規避了勞動合同法規定用工主體的用工義務。同時,韓某偉的人身從屬於平台,按平台指令、管理來提供服務,且經濟方面也是從屬於平台,收入是根據平台規定進行分配,因此並不能否定他和平台之間管理與被管理的關係。

趙建立表示,有關部門在司法上,需明確騎手類網約工與用工平台之間的勞動關係定位,將騎手的保障問題納入立法計劃。

(來源:東網)

送餐員猝死後卸責捱轟 外賣平台改賠60萬人民幣

北京43歲送餐員韓某偉,早前在配送途中猝死,其所屬外賣平台「餓了麼」稱與死者不存僱傭關係,事件引發外界批評。該平台在周五(8日)發布公告,承認保險結構不盡合理,承保金額有所不足,現決定將撫恤金額提升至60萬元(約72萬港元)。

據此前報道,事發於去年12月21日,韓男當日從上午9時左右透過「蜂鳥眾包」APP接單,全日累計接到33單送餐要求,然而他在下午5時許在配送第34張訂單途中倒地身亡。經法醫驗屍後,得出猝死的結論。

家屬認為韓男在工作期間發生意外應屬工傷,惟「餓了麼」表示,任何人都可以以「蜂鳥眾包」應用程式註冊成為外賣員,但程式中表明外賣員與公司不存在僱傭關係,一旦接受註冊將視為認可相關條款,須承受有關風險,僅聲稱基於人道主義賠償2,000元(人民幣,下同,約2,400港元),結果引起爭議。

(來源:世界新聞網)

從外賣小哥猝死談起…3元保費困住外賣騎手

靈活用工衝擊原有勞動關係認定,讓不少眾包外賣騎手擔心,自己有一天也會被困在「3元」保費之殤裡。

43歲蜂鳥韓姓騎手日前在為餓了麼外賣配送途中猝死,由於韓男屬於眾包騎手,與餓了麼平台沒有勞動關係,餓了麼僅提供人道主義賠償2000元(人民幣,以下同,約308美元)給家屬,其他只有保險理賠3萬元(約4632美元),引來輿論譁然。餓了麼後來願給60萬元(約9.2萬美元)撫卹金並推動保障提升,眾包騎手的保障不足問題仍引發社會關注。

超自由 幾點上班都行

新京報報導,隨著互聯網時代的興起,眾包平台應運而生。一方面靈活就業,一方面卻沒有「五險一金」。

「眾包的話沒人管,幾點上班都行。」1月8日12時,戴著印有美團logo的頭盔、穿著藍色印有餓了麼的衣服的外賣員李兵(化名)剛送完今天的第10單。李兵和韓男一樣都是眾包騎手,「我們可以隨時上下班,沒什麼打卡罰款的要求,但是超時和提前點送達會罰款」。

流動性大還與入門門檻低有關。小天表示,申請人只要沒有犯罪紀錄,有健康證,下載一個蜂鳥眾包App,註冊後繳納99元或199元押金就可以開始接單。「接單模式不是系統派單,靠搶單系統;偶爾會有指派單,指派單的數量,跟押金繳納的金額、跑單時長相關(跑越久跑單等級越高)。跑單的佣金不固定,越近的單越便宜。次日結算」。

小天表示,專送有配送服務質量的保障,配送中出現任何問題都有配送站點承擔,但平台抽成較高。眾包騎手則是配送範圍大,沒有配送服務質量保障,平台抽成略低,約17%。但眾包的工作靈活性較高,騎手可接不同平台的單,「騎手跑單超時會扣錢,投訴會扣錢,但是差評,不扣錢」,小天說。

扣3元 五險一金全無

1月8日,新京報採訪了10多位外賣員,約一半多表示聽說了同行猝死這件事,不少外賣員表示這樣做「非常不人性化」、「2000塊錢有點太那個」,一位送藥的配送員則認為平台應該負責。

報導指出,眾包騎手的收入主要由跑單的佣金,加上距離補貼、時段補貼(消夜、早餐)、惡劣天氣補貼等組成,例如李兵夏天平均每單賺4.5元派送費,冬天平均每單賺8元配送費。但眾包騎手沒有簽任何勞動合同,小天表示,「眾包騎手工作權益保障幾乎沒有。出任何事都只能自己解決」,像是車輛在配送途中壞了、出了交通事故等都是自己解決。

不少外賣員對自己的保險、理賠情況也並不了解。他們透露,他們和韓男一樣,每天上交3元,這是他們「唯一的保障」,「我們沒有五險一金這種,但是有意外險,一天扣幾元錢」,至於理賠細節「沒太仔細看」。也有外賣員認為這保險作用不大,因為保障額最高好像才6萬,「還不如自個上一份保險比較有保障」。

小天說,專送騎手目前保險每月是120元左右,理賠金額最高達到100萬;眾包騎手和平台不存在勞動關係,保險流程很繁瑣,「如果眾包騎手自己不會走保險流程,出了事基本上廢了」;況且3元中只有一部分用做保險,「1元的商業保險,理賠金額最高100萬,哪個保險公司會去接?」

糾紛多 勞動關係不清

目前,互聯網公司美團、餓了麼等多個平台都在使用眾包模式。報導引述物流專家趙小敏表示,眾包模式交易效益高,但也易因訂單配送穩定性不夠而衍生較多的法律糾紛和道德批判。

此次外賣員猝死引發爭議的焦點,在外賣平台與眾包配送員有無勞動關係、應不應該進行大額賠償。以蜂鳥平台的用戶協議為例,其中顯示,「蜂鳥眾包僅提供信息撮合服務,您與蜂鳥眾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勞動/雇傭關係」。

廣東法制盛邦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建平表示,認定勞動關係的三個標準,即主體、從屬性、所提供勞動是業務組成部分。如果外賣配送員與平台存在滿足以上屬性即成立勞動關係。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丁曉東表示,就勞動法或勞動者權益而言,零工經濟首先帶來的衝擊是勞動關係的認定。如果被認定為勞動關係,用人單位就必須承擔法律所規定的最低工資、工作時間等許多強制性義務;如果是勞務關係,基本上就不用承擔相應的責任。

但丁曉東也指出,全球越來越多的法院已產生一個新的共識,即不一定要認定為勞動關係,然後才能認定平台具有責任。「平台應當至少要承擔最低限度的安全保障義務不僅是勞動法規定的」,也就是,不能說因為是眾包的配送員,平台就可以免責。

北京市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介紹,近年來,外賣騎手致人損害的侵權案件、外賣騎手工傷工死求償的勞動爭議案件並不少見,但各地法院在對勞動關係、勞務關係的認定上並沒有出現清晰的傾向,這或許與平台公司、配送公司對不同的外賣騎手的實際管理方式差異有關。

給保障 大平台當表率

韓驍表示,從形式上來看,眾包模式的合法性似乎並沒有問題。那麼在眾包模式下的各個合同均合法有效的情況下,外賣騎手遇到勞動關係的確定、勞務關係的確定等問題時,應積極地通過仲裁、訴訟等手段,要求司法機關審查,保障自身權益。

互聯網觀察家丁道師說,眾包模式方便了用戶更加快捷的收到產品的送到,這值得鼓勵。但目前對這個群體的健康關懷和勞動體系保障還做得很不夠,需要各方面來努力。快遞專家趙小敏也認為在眾包模式保障方面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呼籲大平台、大公司做出表率,例如引入第三方保險等。

不過報導引述丁曉東指出,勞動的碎片化也會給勞動者帶來成長問題,如果勞動者一味打零工,不進行系統性學習,沒有進行勞動技能轉型升級,可能對於勞動者的自身成長不利,這對於勞動力能力的整體轉型升級可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小天則認為,眾包是不符合外賣行業發展的產物。近一年以來,專送在配送質量的保證下,一單專送人員充足,會把區域內的眾包訂單強制切為專送訂單,眾包的日子因此越來越難做。

「眾包模式屬於外賣行業快速發展中遺留的問題,在發展的同時,人員無法跟上單量增長的趨勢。因為外賣平台方面,幾乎每年都在降低專送的單價,導致騎手單價下降,騎手就去跑眾包了。」小天說,只有外賣平台方面提高專送的定價,騎手價格到位了,單量穩定,沒人去幹眾包,整體環境才能改變。

當被問及對韓姓外賣配送員猝死、會不會擔心保險不夠的看法時,眾包騎手王海一(化名)笑了笑說,「很正常吧,我沒考慮過用保險的情況,趁年輕,無所謂了」,隨後就騎上自己的電動車,趕去送下一單外賣。

(來源:香港01)

江蘇外賣員自焚全身8成燒傷:疑因跳槽被扣薪五千 多次討要未果

江蘇泰州47歲外賣員劉進上周一(1月11日)因被欠薪,在其工作的配送站門口將汽油淋在自己身上,引火自焚。雖然他目前意識清晰,在醫院等待清創手術,但其中一隻手已喪失知覺。

其同事透露,劉進家庭狀況差,需獨自養活妻女,其母親還生病住院。他去年12月跳槽,疑因此被扣薪。劉進所屬的贏跑公司法人代表居曉秦表示,事前並不知道劉進討薪一事,目前該糾紛已交由外賣平台「餓了麼」總部全權處理。

江蘇泰州市海陵區政府新聞辦公室通報稱,區政府已與「餓了麼」公司交涉,目前由「餓了麼」支付的首筆治療費用已匯至指定賬戶。

事發當日,劉進將汽油淋在自己身上後點燃,瞬間被橙紅色的火焰包裹。有市民發現後立即大喊,叫周圍商戶幫忙滅火,其後有兩人手持滅火器衝上前。火勢被撲滅後,劉進趴在地上呻吟,上衣被燒毀,皮膚變得焦黑,手上還黏着燒焦的手套。他一度拒絕就醫,重複道:「我命都不要了,無所謂了,我要我的血汗錢。」直至警方勸導,並承諾會到醫院向他調查情況,他才願意送院。

手術花費將超百萬

經醫院診斷,劉進全身燒傷面積達80%,為深二度到三度燒傷,為了防止咽喉水腫堵住呼吸道造成窒息,醫生為他做了開喉手術,並於上周五(15日)進行大面積清創手術。親妹劉萍稱,哥哥需在重症監護室留醫2個月,後續還會進行大大小小20多次清創手術,整體治療費用約為100萬元。

劉萍表示,哥哥其中一隻手燒及神經,已經喪失知覺,即使救活了也會基本喪失勞動能力,甚至日常生活、吃飯都需要別人幫助。她透露,當日趕到醫院時,哥哥曾稱「我不想活了,我活夠了,太累了」,由於對方日常生活中根本不會用汽油,所以肯定是提前準備好,絕對不是一次臨時起意的自殺。

劉萍又稱,劉進妻子患有肝病,只能做臨時工,月收入1000多元。現年21歲的大女兒剛步入社會,小女兒去年9月剛考上大學,出事前一個多月母親又生病住院,正是需要錢的時候,整個家庭的開銷幾乎都壓在劉進肩上,所以5000元對他來說並非小數目,「一個月工資要是不準時到賬,他家就沒米下炊了」。

在多位認識劉進的同行眼中,劉進是一個老實的中年男人,很少與他人聊天。其同事孫越憶述,一年多前曾與劉進共同工作,當時劉進一個月的送單量約1200單,按照6元一單計算,劉進每月工資約6、7000元。在他的印像中,劉進基本每天都會超過「餓了麼」規定的9小時工作時長,工作約12小時。

從劉進發現工資被5000元,直到他決定自焚,期間相距18天。多位外賣員表示,劉進曾多次聯繫配送站的站長,並到過配送點的承包商靖江市贏跑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總部找老闆,但無人知道雙方交流的具體內容。

劉進去年12月5日以有事回老家為由請了1個月假,實際是轉到「美團」工作。有外賣員指,「美團」人民公園站點目前的獎勵措施是新入職員工工作滿3個月,且績效符合一定標準,就可以獲得一萬元獎勵。

劉進去年12月25日收到贏跑發放的11月工資,但僅收到1000多元,與預期的相差5000元。孫越認為,贏跑公司與劉進簽訂的勞務派遣合同中有條款規定,離職需提前1個月向公司報告申請,若突然辭職,則當月工資按配送費每單1.5元計算,所以贏跑公司將劉進的行為認定為「急辭」。

江蘇泰州市海陵區政府新聞辦公室通報稱,劉進2019年10月在「好活」平台註冊了118115號工作室,並與好活(徐州)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簽訂《項目轉包協議》,承攬靖江贏跑公司的「餓了麼」配送業務。去年12月上旬,劉進因合約的配送服務費結算與贏跑公司產生矛盾,雙方多次協商未果,遂發生此事。海陵區委、區政府高度重視,第一時間協調醫療專家隊伍全力救治傷者,並迅速成立聯合調查組,對事件展開全面調查。

(來源:聯合新聞網)

外送員討薪不成自焚 餓了麼:會支付醫療費用

中國江蘇省一名承攬「餓了麼」配送的外送員近日因為討薪不成,憤而在大庭廣眾下自焚,引發輿論關注與官方調查。「餓了麼」官方今天表示「痛心」,宣布會支付其醫療費用。

根據江蘇泰州市海陵區政府通報,這名48歲的劉姓外送員是在11日上午點火自焚,目前生命徵象平穩。另有媒體報導,他全身燒傷面積達80%,醫療費用恐將破人民幣100萬元(約新台幣432萬元)。

通報指出,劉姓外送員在2019年10月承攬靖江贏跑公司的「餓了麼」配送業務。去年12月上旬,他因合約約定的配送服務費結算與靖江贏跑公司產生矛盾,雙方多次協商未果。

11日上午,劉姓男子攜帶汽油來到靖江贏跑泰州店,將汽油倒在身上,與相關負責人交涉後,自己點燃衣物衝出店外,隨即被周邊民眾將火撲滅,並立即送醫救治。

劉姓男子是隸屬靖江贏跑公司員工,靖江贏跑公司是「餓了麼」在泰州區域的物流合作商。

「餓了麼」官方今天對此回應,表示會全力協助醫院救治傷者並陪護家屬,傷者和家屬的治療及相關費用,已由「餓了麼」支付,將盡最大誠意和努力做好後續工作。

據北京青年報旗下新媒體「北青深一度」報導,劉姓男子在自焚前18天發現自己的工資被扣了約5000元,只拿到1000多元。家庭負擔沈重的他多次找配送站站長,也試圖和公司老闆溝通。

報導引述劉男的同事說,他為了更好的獎金才剛跳槽,靖江贏跑公司有可能是因為認定劉男突然辭職,按合約降低他的配送費,因此引發爭議。

江蘇泰州海陵區政府已對此事展開調查。

中國外送員近期的重大意外事故不斷,且幾乎都與「餓了麼」平台有關。

「餓了麼」旗下的一名北京外送員,去年12月在配送途中猝死。「餓了麼」事後強調無雇傭關係,基於「人道主義」願給家屬2000元。此事引發輿論關注有關「眾包」(較為自由接單)外送員的保險制度。

1月初,一名43歲的湖北外送員在送餐過程中,與社區保安人員衝突後受傷倒地死亡,「餓了麼」事後表示會提供法律援助。

(來源:北京新浪網)

餓了么怎麼了?前有騎手猝死後有自焚 在外賣行業已掉隊

餓了么日前表示,對於外賣員劉師傅引火自傷的情況,餓了么痛心不已。在得知相關情況發生后,餓了么立即安排前方員工趕往醫院,同時成立專項小組。

「目前專項小組還在繼續全力協助醫院救治恢復傷者,陪護家屬。劉師傅和家屬的治療及相關費用,已由餓了么支付,將盡最大誠意和努力做好後續工作。」

事發前,47歲的餓了么外賣員劉師傅在1月11日自焚,其身後的配送站招牌上,藍底白字寫著「即時配送,美好生活」。儘管劉師傅被救活,但已經被嚴重燒傷。

騎手劉師傅在醫院等待清創手術

事情的導火索是,劉師傅發現自己工資被扣約5000元,多次找過配送站站長,也試圖和公司老闆溝通,但無果,后表示「我不想活了,我活夠了,太累了。」

劉的妻子患有肝病,只能做些零工,月收入1000多元。大女兒21歲,剛步入社會,還在當學徒,小女兒剛考上大學,正是需要錢的時候,整個家庭的開銷幾乎都壓在劉師傅身上。

外賣員猝死僅賠2千遭炮轟

這之前,餓了么剛發生騎手猝死的事情。當時,43歲的餓了么騎手韓某偉在配送33單外賣后,倒在了第34單外賣配送途中。經警方調查,韓某偉系猝死。

家屬在追究其工傷保險責任由誰承擔時,餓了么告知,韓某偉與平台並無任何關係,只給家屬提供2000元。

餓了么簽約中一條是,蜂鳥眾包僅提供信息撮合服務,騎手和蜂鳥眾包不存在任何形式勞動和雇傭關係。

蜂鳥眾包可能會基於騎手的服務或其他優秀表現,發放獎金,但這種獎金不屬於薪資,不等於認可騎手與蜂鳥眾包的勞動和雇傭關係。

「任何自然人都可註冊使用『蜂鳥眾包』App,在註冊時,平台都有相關提示,如不能接受,可選擇不再註冊,一旦接受,則表示認可平台的相關約定。」

「2000元,一條命。」引發了廣大網友的憤慨——餓了么享受著巨大的估值好處,騎手卻成了螻蟻。

不少網友指出,穿著餓了么的制服,送著餓了么的外賣,受著餓了么的管理和考核,但一旦人出了事,餓了么卻把責任甩得一乾二淨。

對於外界炮轟,餓了么扛不住了,終於稱向意外身故的藍騎士致哀今起平台猝死保障額提升至60萬。

阿里本地生活公司CEO王磊

在接連的兩起風波中,餓了么應對都很不利。尤其是騎手為了5000元,就爆發了自焚的悲劇,更是讓餓了么形象受損。

而這一系列風波背後,阿里本地生活公司CEO王磊都沒有出來道歉。

2018年前,王磊曾形容餓了么和美團的競爭,是美團站在2樓打1樓,餓了么融入阿里后,要從6樓打2樓。2020年初,王磊說:「接下來的新競爭,將不再是流量變現的賽道,而是『新服務』的賽道,是商家和我們一起發展的賽道「。

此外,螞蟻集團CEO胡曉明也兼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務公司董事長,從戰略高度協同支付寶和本地生活;王磊也主導了組織架構調整,成立三大事業群(到家、到店、商家中台和創新)和三大事業部(物流、新零售、泛生活服務),引入阿里B2B元老雷雁群和趙偉,及阿里健康張亮等負責人。

用王磊的話說,過去兩年餓了么一直在做數字化設施的搭建,通過在雲計算、物流、金融科技、新零售等方面持續投入,形成了以阿里雲智能、菜鳥、螞蟻金服、高德地圖為底座,實物商品、服務和娛樂為著力點的數字經濟「商業基礎設施」。

曾經的餓了么創始團隊

現實卻是,餓了么進入到了一個尷尬的境地,在被阿里收購后,原餓了么高管紛紛出走,阿里系高管全盤接管,本來找了一個實力強大的「爹」,卻被美團外賣打得節節敗退,存在感越來越弱。

餓了么在很多地方已消失聲影,取而代之的是,騎手的大量流失。

餓了么還有希望嗎

2020年,外賣系統問題就被曝出——系統成為吞噬騎手時間和安全的機器。

2020年12月,餓了么副總裁劉歆楊曾承認說,「我們確實還有太多細節的工作沒有做好。」「到目前為止,我們召開了47場騎士交流會,了解藍騎士的心聲,思考怎樣做更多的事情幫助藍騎士。」

談及如何幫助騎手,劉歆楊主要講了3點:

1,對業務流程做迭代和優化。平台設置允許騎士重新調整消費者的配送地址,重新計算預計送達時長。

2,加強技術、演算法以及產品的能力。測算一個訂單哪個騎手送合理。系統更加精準地判斷,才能提升運作效率。

3,考核和收入。平台考核過度苛刻直接影響著他們的收入,餓了么計劃把逐單考核調整成周期考核,根據騎士一定周期內整體準時送達率評定下一個周期的等級。

對於騎手的問題,劉歆楊說,「腳踏實地把每個騎士最關心的問題慢慢解決掉。」然後事與願違,事實上,餓了么在近期持續爆發出惡劣的社會事件。

事到如今,騎手還出現一系列的問題。未來,餓了么還有希望嗎。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與死神賽跑 交警較勁 紅燈為友」

內地外賣員悲歌難為外人道。企業用演算法計出最快送餐時間,外賣員往往只能超車、衝紅燈來達標,將自身置於險境。中科院研究指,上海2017年平均每2.5天就有一名電單車外賣員傷亡。對於演算法將外賣員推向死神,美團創始人王興曾自詡:「(演算法)是一個很好的技術的體現。」

20分鐘1公里 包取餐等餐

美團及餓了麼等企業均使用「實時智能配送系統」,外賣員必須準時,否則會被負評扣獎金,甚至炒魷。一名美團外賣員指,最瘋狂的外賣單是「1公里,20分鐘」,但20分鐘包括取餐、等餐、送餐,「車速快到屁股幾次從座位上彈起來」。配送系統有時還會縮減送餐時間,令外賣員被迫超車、衝紅燈。有外賣員在百度寫道,「送外賣就是與死神賽跑,和交警較勁,和紅燈做朋友」。

中科院研究員孫萍指出,外賣員挑戰交通規則的舉動是「長期在系統算法的控制與規訓之下,不得已的勞動實踐」,結果是交通意外急升。孫的研究顯示,2018年9月,廣州外賣員交通違法近2,000宗,美團佔一半,餓了麼排第二。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向本報表示,外賣平台與外賣員不存僱傭關係,省卻醫療福利及勞工保險,但美國多年前的經驗已顯示,雙方不時因類似事故或糾紛鬧上法庭。

全國現有逾700萬外賣員,中國勞工通訊創辦人韓東方向記者指:「今次發生外賣送餐員因被剋扣工資而自焚事件的江蘇泰州市,(曾)大張旗鼓的宣傳,當地工會剛於去年11月底幫助送餐員完成了集體談判。」他稱從2018年起,全國總工會宣佈重點發展,包括貨車司機在內的「八大群體」(包括網約外賣員)加入工會,但這是典型交差,並無實效。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3 | 2021/04 | 05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