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手,天才的腳法:馬勒當拿去世

作為足球史上的兩大偉大人物,馬勒當拿在成就上未必及得上三奪世界盃的球王比利,但以一己之力把阿根廷和拿坡里帶到冠軍台上的才能則猶有過之,差可比擬的也許只有1998年的施丹;對英格蘭的比賽既用了不光彩的上帝之手,卻又表現出以一過六的奇蹟,《足球小將》的迪亞斯正是馬勒當拿的化身。也許以其私生活的不檢點之甚,能活到現在已算是長命了,但像馬勒當拿這樣的足球天才,不但空前,似乎將來也很難會再出現了。


(來源:HKET)

阿根廷球王馬勒當拿心臟病逝世 終年60歲

阿根廷球王馬勒當拿逝世,終年60歲。據據路透社及阿根廷等傳媒報道指,馬勒當拿在本個月初接受了腦部手術移除頭顱內的血凝塊(硬腦膜下血腫)後,於今個月12日出院在私人住宅中休養。

可是馬勒當拿在休養期間因為心臟病去世,終年60歲。

生於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馬勒當拿,是世界足球史上傳奇球星之一,他可以踢前場任何位置,用左腳帶球,其盤帶技術可說是舉世無雙,射門技術亦是頂尖水平,但同時他也是最具爭議的球員。

馬勒當拿於1986年憑率領阿根廷奪世界盃冠軍,可是當年他在半準決賽對英格蘭時,所進的其中一球是用手打進龍門,後來他辯稱這是「上帝之手」。

馬納當拿曾效力阿根廷小保加、西班牙班霸巴塞隆拿及意大利拿坡里等勁旅,至1997年掛靴。之後,他轉當教練,曾於2008至2010年執教阿根廷國家隊。

他在10月30日度過60大壽,可是在11月2日因貧血和脫水被送往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一家醫院,至11月3日照磁力共震後發現腦部有硬膜下血腫,須動手術清除,當時手術後康復進度良好,但仍要留院。可是在出院休養期間,卻因心臟病去世。

(來源:明報)

球王曾因濫藥酗酒多次送院 阿國媒體推測急性肺水腫致心臟衰竭

阿根廷球王馬拉當拿今晨離世,多間傳媒報道他於當地時間周三(25日),吃早餐時向家人表示感到不適,其後外出散步,回家小睡時被發現昏迷不醒,送院搶救不治。阿根廷球王馬拉當拿最為世人難忘的,除了他在球場上無人能夠代替的球技外,健康問題亦備受外界關注。自被揭發染上毒癮及酗酒後,他多次入院接受治療。阿根廷傳媒分析,老馬離世或與他昔日的陋習有關。

60歲的馬拉當拿據報因心臟病發離世,他在事發早上向家人表示不舒服,面色顯得蒼白,其後離開寓所,在附近走了一段路,繼而回家小睡。然而醫生及私人護士至「老馬」需服藥時,發現他昏迷不醒,送院後證實不治。馬拉當拿在上月30日不適入院,本月4日接受手術移除血塊,但因戒酒時出現不良反應而延遲出院。本月11日,他獲轉介至復康中心接受戒酒療程,當時據報狀態良好,未有異樣。主診醫生亦稱其康復進展理想,不算嚴重酗酒,老馬代表律師更稱,他已捱過「或是人生最大的難關」。

然而一代球王最終撒手塵寰,阿根廷傳媒除悼念這位國家英雄,亦分析其死因。包括《號角報》等當地傳媒稱,老馬是自然死亡,死因是急性肺水腫引發急性心臟衰竭。部分傳媒則羅列導致肺水腫的成因,包括服用過量藥物如可卡因及阿士匹靈等,引發副作用導致身體出現不良反應。除藥物外,攝取過量酒精亦可引發急性胰臟炎,出現肺水腫等併發症。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女兒一年前曾警告父親別再濫藥:他正由裏面慢慢地死去

阿根廷一代球王馬勒當拿近年已因肥胖、酗酒、吸毒等問題,令健康多次響起警號,其女兒Giannina去年11月亦曾發文警告過父親不要再濫藥,並指他的身體正是「從裏面慢慢的死去」,可惜「老馬」似乎未有聽話。

據指馬勒當拿多年來都有吸食可卡因的習慣,加上酒癮甚深和體重超標等毛病,導致他近年出現心臟衰竭和胃出血等的健康問題。他的30歲女兒Giannina經常勸喻父親要小心身體,她去年底亦在個人Instagram發文警告父親不要再濫藥,並請球迷們一起為他禱告,惟最終於事無補。她在IG寫道:「他還健在,是因為他身體做出的決定,他正在從裏面慢慢地死去,自己卻不知道。我不相信他的身體是正常的,他現時的身體狀況,遠比他應得的差得遠。請大家為他禱告,請求你們!感激!」

跟前夫兼曼城前鋒阿古路婚後育有一子的Giannina,又表示父親近年過的都是非人生活:「你記得有動物園容許你和一些兇猛的獅子拍照嗎?你可以進入籠內撫摸牠,因為他們讓牠吃下藥丸,如果不是,是沒可能馴服到野獸。這跟現實,是有些單純的巧合。」她當時亦分享了一張小時候拖着馬勒當拿的手,步入球場時的照片,她寫道:「再次給我你的手,現在我可以照顧你了!」可惜,她再無機會照顧父親了。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上帝之手兩大苦主現身說法 施路頓:永不原諒老馬冇道歉

馬勒當拿周三因心臟病與世長辭,享年60歲,眾球圈人士呼天蓋地向其致敬,但在1986年世盃被他那記著名「上帝之手」攻破大門的前英格蘭首席門將施路頓,至今仍不能接受對方從來未為手球事件說過一聲道歉。至於34年前執法這場球賽的突尼西亞籍球證賓納沙,在老馬死後仍堅稱自己當時真的沒有見到他犯手球,只是有懷疑過,但聽從旁證意見後維持入球有效。

老馬離世後,34年前上帝之手的「苦主」施路頓接受了《每日郵報》訪問,直言馬勒當拿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球員,但不是一位具有體育精神的人物:「我不喜歡他從來沒有道歉。他從未在任何階段說過自己欺騙了世人,並且想為此而說抱歉,相反地他卻用『上帝之手』去包裝,那是不對的,那也意味着他是才華橫溢,可惜沒有運動精神。」

施路頓隨後再補充談起他在賽事中的第2球,即一扭六的經典金球:「這是一個偉大的進球,但毫無疑問沒有第一個入球,就不會有第二個入球出現。」他也表示即使雙方掛靴後,老馬多次出席過慈善賽,但他也避開與老馬同場:「我的態度永遠一樣,就是假如他道歉的話,我就樂意和他同場,和他握手,但這從來未曾發生過,曾有阿根廷電視台曾邀請我和他上台對話,但我覺得不適合,只覺得那就是噱頭的東西,所以我沒有參加,我覺得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不過,他仍被馬勒當拿的球技所折服:「我的人生就因此和馬勒當拿聯繫在一起,但不是我想要的那樣。不過,當聽到他如此年輕就逝世使我難過,很難相信他60歲就去世了,他無疑是我遇過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球員,就像比利一樣,是獨一無二的天才,在此刻我與他的家人同在。」

另一位與其上帝之手永遠掛勾的,就是當日「幫兇」之一的賓納沙。他在老馬死後向法新社透露,自己當日曾有懷疑過那是手球:「我沒有看到那隻手,但我當時是有懷疑過的。你可以看到那時的相片,我是有退後一步尋求旁證杜捷夫的建議,但他說那入球沒問題,我就判決有效。」他又指就算國際足協(FIFA)賽後,給他的執法評分也是高分的:「FIFA給我9.4分,我做了我必須做的,但確實在之後,杜捷夫向我說他看到兩個手臂在半空,但不清楚那是馬勒當拿或施路頓的。」

至於旁證杜捷夫已在3年前過身,他曾接受保加利亞媒體訪問時再提及「上帝之手」,卻辯稱當時沒有舉旗,是因為旁證對球賽的影響力卑微:「雖然我立刻發現那個入球不尋常,但國際足協那時不會給予旁證權力,和球證去討論。」

(來源:香港01)

開賽前默哀齊悼馬勒當拿 哥迪奧拿:他改變了現代足球

一代球王馬勒當拿猝然離世的消息震驚球壇,及後上演的歐聯分組賽,開賽前特意加插為馬勒當拿默哀環節,悼念一代球王。

各隊領軍的主帥包括高普﹑哥迪奧拿及施丹等,紛紛開腔向一代球王作出最後的致敬。

早前完成腦部手術的球王馬勒當拿,出院兩星期後在家中猝逝,終年60歲。馬勒當拿在阿根廷地位崇高,總統宣布全國哀悼3日,並將為一代球王舉行國葬,葬禮將於總統府進行。

馬勒當拿猝逝震驚球壇,深夜上演的歐聯分組賽,開賽前加插1分鐘默哀橫節。各隊主帥完賽後難免被問及馬勒當拿,當中包括曾與馬勒當拿並肩作戰的施蒙尼。

帶領馬德里體育會主場出戰鬥莫斯科火車頭的施蒙尼,曾經與馬勒當拿在西維爾及阿根廷做過隊友,當年馬勒當拿親自在西維爾歡迎他,施蒙尼至今依然歷歷在目。

開賽前收到噩耗,施蒙尼神色憂傷地領軍出戰,直言短時間內未能接受前隊友離開人世的事實,「當收到馬勒當拿離世的消息時,當然不能接受,我當時心想『迪亞高(馬勒當拿)不能離世』。一個足球神話已離我們而去,他一生與正面及負面事情對抗,我與所有阿根廷人感到同樣悲痛。」

英超雙雄領隊哥迪奧拿及高普同樣致哀,曼城作客一球力克奧林比亞高斯後,哥迪奧拿表示將密切關注馬勒當拿前女婿阿古路的心理狀況。哥帥亦直言「肥馬」改變了現代足球,「馬勒當拿是最偉大的足球員之一,他使現代足球改變不少,而改變影響至今,並令足球整個運動變得更好。」

利物浦主帥高普稱馬勒當拿證明了天份的重要性,他在場上華麗的腳法及閱讀球賽能力影響後世,「馬勒當拿個子不高,又不算勤力,但外界依然享受欣賞他的足球,因為他的天份凌駕一切。他在場上時,感覺一切亦不用費力,已踢出如此華麗的足球,他讓我們知道原來足球可以有如此的一面。即使他生涯中遇上不同挑戰,他依舊繼續前行,他絕對是當代足球的英雄。」

馬勒當拿作為「10號仔」的代表人物,馬賽教頭韋拿斯保亞斯促請國際足協停用10號球衣,以悼念一代球王,「失去馬勒當拿,對世界球壇是個相當沉重的打擊,我希望國際足協考慮將所有10號球衣退役。」

(來源:新浪香港)

恩師不知馬勒當拿已去世 家人關電視隱瞞

馬勒當拿(Maradona)的去世震驚了世界球壇,無數的球迷為他哭泣,而他的離去帶給阿根廷球壇的打擊尤其大。1986年,阿根廷隊贏得了世界盃冠軍,球隊的頭號球星是馬勒當拿,而主教練是維拿多。維拿多的親人透露,為了不讓老帥因為得知馬勒當拿去世而遭受打擊,家人特意關掉了電視機。去年7月,維拿多剛剛接受過腦部積液手術,健康狀況一度非常堪憂。

維拿多的兄弟豪爾赫表示:「迪亞高的去世讓我震驚,他一直都是一個很堅強的人,是那種很健壯的人,是10號球員。」

維拿多今年已經82歲,為了避免他受到影響,家人採取措施。豪爾赫透露:「我們關掉了所有的電視,我們不希望他得知迪亞高去世的消息,因為他非常愛迪亞高,如果得知消息他會非常難過。他自己沒兒子,迪亞高就像是他的兒子。他很多次站出來為迪亞高說話,帶迪亞高去過很多地方。」

「在他把隊長臂章交給迪亞高的那天,他告訴迪亞高,就像逛街一樣就行了,然後就走了。迪亞高激動得哭了。」

維拿多的兄弟表示:「迪亞高的父母親是非凡之人,迪亞高和他們一樣謙遜,他幫助了很多人,這裡的人,意大利的人。很少有人知道迪亞高為那麼多人做了那麼多事。阿根廷的問題就在於這裡的人喜歡殺死偶像。」

(來源:NOWNEWS)

更名馬拉度納盃 各球場點燈致敬

阿根廷傳奇球王馬拉度納(Diego Maradona)今日因心臟病逝世,享年60歲,阿根廷宣布舉國哀悼3日,阿根廷職業足球聯賽 (Primera División de Argentina)將冠軍獎盃更名為馬拉度納盃致敬,各球隊也約定點亮球場紀念。

馬拉度納10月30日才迎接60歲生日,這個月3日曾因腦部血栓住院接受手術,8天後出院,在家中接受酒精成癮的治療。過去馬拉度納就因病所苦,曾因吸毒心臟病發,也染過肺炎,並做過胃繞道手術。

阿根廷體育權威媒體《Ole》指出,馬拉度納周三一早還正常下床走路,但在醫生在中午前去餵藥時已不醒人事。

阿根廷政府宣布,舉國服喪3日,阿根廷國內最高級別聯賽也將冠軍獎盃更名為馬拉度納盃,以此致敬,各俱樂部則相約晚間10點,點亮主場燈光紀念這位一代球王。
maradonarip2.jpg
(來源:新頭殼)

「世紀球王」馬拉度納驟逝眾球星不捨 阿根廷總統宣佈全國哀悼3天

被譽為「世紀球王」、「球場上帝」、締造無數足壇傳奇的阿根廷球王馬拉度納(Diego Maradona),今年10月30日剛過60大壽,沒想到本月初動腦部手術出院回家後,這位阿根廷一代球王就在25日驚傳心臟病發去世,消息傳出各界深感懷念與不捨,紛紛表達悼念之意,阿根廷更是舉國哀悼3天。

根據阿根廷當地媒體報導,阿根廷總統費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已宣佈,全國將哀悼3天,以紀念所有國人心目中的傳奇英雄馬拉度納。阿根廷足球協會也在官方推特、IG發紀念照和短文,向隊史最偉大的球王致敬:「再見迪亞哥(馬拉度納名字),在足球星球裡,你將成為永恆。」3度助巴西贏下世界盃冠軍的傳奇「球王」比利(Pele)透過聲明表達哀悼,他說:「總有一天,我們一定會在天上相聚踢球。」

阿根廷足球巨星梅西(Lionel Messi)第一時間在推特上說:「迪亞哥(馬拉度納)永垂不朽。」隨後他又在IG上分享他與馬拉度納的合照,寫下「對阿根廷來說、對足球界來說,今天都是悲傷的一天」、「他(馬拉度納)雖然過世了,但他不會消失,因為馬拉度納是永恆的。我不會忘記與他共度的美好時光,在此向他的家人、友人致哀,願您安息」。

葡萄牙球星「C羅」羅納度(Cristiano Ronaldo)表示:「今天,我告別一位友人,世界向一位永恆的天才告別。」他並稱讚說:「他是史上最佳之一,無與倫比的魔術師。他離開得太快了,但留下的傳奇無限,留下的缺憾永遠無法被填滿。安息吧,王牌,世人永遠不會忘記你。」

英格蘭退役球員李納克(Gary Lineker)在推特上寫道:「(馬拉度納是)我的世代最最優秀、堪稱史上最偉大的球員,在歷經一段幸運但不平靜的人生後,希望他最終能在上帝之手中尋得一絲慰藉。安息吧,迪亞哥。」1980年代法國足壇巨星普拉提尼(Michel Platini )告訴法國RTL電台:「屬於我們的過去逝去了幾分。」、「我非常傷心。我很懷念那個美好年代。」

至於馬拉度納過去效力的西甲豪門巴塞隆納也在IG貼文致哀:「一位我們的球員和全世界足球的偶像,安息吧迪亞哥,感謝你所奉獻的一切。」義大利足球俱樂部拿坡里(Napoli)提到,這則死訊對球隊與拿坡里市而言都是「嚴重打擊」。馬拉度納曾於1984至1991年為拿坡里效力,助拿坡里贏得首座義甲冠軍。歐洲足球總會(UEFA)宣布,25日歐洲冠軍聯賽(Champions League)與26日歐洲聯賽(Europa League)比賽前將默哀1分鐘,向馬拉度納致意。

60歲的馬拉度納廣受各界認為是足球史上最偉大的球員之一,近期他健康亮紅燈。根據律師、阿根廷媒體和熟人,馬拉度納25日在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郊區的家中因心臟病發逝世。外媒指出,馬拉度納死前最後一句話是在當天吃完早餐後,告訴姪子埃斯波西多( Johnny Esposito):「我不舒服」(I don't feel well),想要再回床上躺下。」

(來源:NOW新聞)

馬勒當拿靈柩移送到玫瑰宮 大批民眾送別有人衝擊防暴警

阿根廷球王馬勒當拿心臟病發逝世、終年60歲。靈柩移送到總統府玫瑰宮,大批民眾到場悼念,總統費爾南德斯宣布全國哀悼三天。

馬勒當拿的靈柩由家人陪同移送到布宜諾斯艾利斯總統府玫瑰宮,靈柩蓋上阿根廷國旗,以及代表馬勒當拿的淺藍色阿根廷國家隊和小保加球會10號球衣。

大批民眾到玫瑰宮,送別這位阿根廷足球英雄。一度群情洶湧,有人衝擊防暴警察。到場的民眾數以千計,氣氛稍後恢復平靜。

不同球會的球迷同為馬勒當拿離世哭泣,總統費爾南德斯讚揚馬勒當拿帶領阿根廷登上世界之巔,宣布全國哀悼三天。

馬勒當拿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是上月30日帶領執教的阿根廷甲組球隊甘拿斯亞出戰。當日是他60歲大壽,數日後他因為腦部出現硬腦膜下血腫入院接受手術,其後出院回家休養。

阿根廷傳媒報道,馬勒當拿具體死因是慢性充血性心力衰竭,導致急性肺水腫,稍後驗屍確定死因。毒理專家會調查有否涉及異常藥物、毒品或酒精。

阿根廷足總對馬勒當拿離世表示沉重哀悼,形容他會永遠長存人民心中。

馬勒當拿16歲由阿根廷球會小阿根廷人出道,兩度效力班霸小保加,以及拿玻里和巴塞羅那等球會,代表阿根廷出戰四屆世界盃。

於1986年世界盃八強對戰英格蘭,以「上帝之手」造就經典的爭議入球,帶領阿根廷奪冠。

這位球王的私生活亦受抨擊,曾經承認有吸食可卡因,亦被發現酗酒,早年表示成功戒毒。

他周三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市郊寓所心臟病發身亡。

(來源:星島日報)

殯儀館職員豎起拇指與馬勒當拿遺體合照惹眾怒

阿根廷球王馬勒當拿(Diego Maradona)周三(25日)心臟病發逝世,靈柩落葬前曾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總統府玫瑰宮供民眾瞻仰。然而,有殯儀館職員上傳開棺與馬勒當拿遺體合影的照片,引發眾怒,涉事的殯儀館職員隨即被開除。

從網上流傳的照片可見,一名殯儀館工作人員,右手放在馬勒當拿遺體的額頭,左手豎起拇指。據報,涉事的工作人員莫里納(Diego Molina),隨即收到死亡威脅,被批褻瀆馬勒當拿遺體,批評他的行為極度不尊重死者,有人甚至要求當局剝奪其公民資格。涉事殯儀館負責人其後表示,有關員已被即時開除。

據英國Metro網站報道,莫里納不是唯一與馬勒當拿遺體合照的工作人員,在該網站上可以見到另一張照片,有兩人站在靈柩旁合照,其中比較年輕的工作人員也豎起拇指。

報道指,殯儀館經理宣稱,這3人是外判工作人員,相信照片是在靈柩移至阿根廷總統府供民眾瞻仰前拍下的。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教宗憶念故人 那不勒斯市民上街悼念

教宗方濟各對阿根廷足球傳奇馬勒當拿心臟病發離世,表示沈痛哀悼,並會在禱告中懷念他。

方濟各與馬勒當拿是阿根廷同胞,過去數年曾數度在梵蒂岡會面。梵蒂岡發言人布魯尼(Matteo Bruni)說,教宗獲告知馬勒當拿的死訊,不禁憶念故人。方濟各是阿根廷聖洛倫索球會的忠實球迷。

馬勒當拿曾帶領意大利球隊拿玻里奪得1987年和1990年聯賽錦標,球會所在那不勒斯(Naples)大批球迷,在獲知他的死訊後湧到市內西班牙區街頭,在馬勒當拿的巨型壁畫下點起蠟燭悼念。不少球迷把寫著「再見了,足球之神」的字條貼在街道的牆壁上,亦有人在路邊放置鮮花和悼念字句。

一位女球迷向傳媒說:「在那不勒斯,他是王者。」在市內的聖保羅球場,所有照明燈和泛光燈均亮起,悼念這位阿根廷球王。

馬勒當拿1984加入當時已呈老態的球隊拿玻里,在效力7年間,除帶領球隊兩奪聯賽冠軍外,還在1989年奪得歐洲足協盃,是球隊唯一奪得的歐洲錦標。此外,拿玻里亦贏得1987年意大利盃和1990年意大利超級盃。馬勒當拿為球隊射入115球,紀錄直至3年前才被打破。

(來源:香港01)

窮小子變世紀球王家鄉封神 護士偷血瓶放教堂供奉

阿根廷一代球王馬勒當拿逝世,享年60歲。球壇上風光燦爛,成就一幕幕傳奇時刻,更帶領本來寂寂無名的拿坡里勇奪意甲冠軍寶座,得到世界注目,令他進一步被「神」化,甚至地位與耶穌並列,有人更為他開設馬勒當拿教堂(Church of Maradona/The Iglesia Maradoniana),有屬於他的禱文、聖詩與十誡。

馬勒當拿的發跡地拿坡里,本是意大利南部一個絕不起眼的城市,但這位球王的駕臨,令拿坡里隊贏得意甲聯賽、歐州足總盃及意大利超級盃冠軍寶座,全城與有榮焉。在拿玻里,馬勒當拿可說是「神」一般的存在,其肖像畫如小耶穌一樣被釘在家家戶戶的牆上。

2019年出品的紀錄片《世紀球王:馬勒當拿》(Diego Maradona)更指出,有護士抽血時偷了樽樣本擺在教堂供奉,在拿玻里人心目中「就像他選擇了我們,他救了我們」、「他變成神一樣」。

除了拿玻里,在其出生地阿根廷更有屬於球王的教堂,有向他祈求的禱文,同樣稱呼大家為「弟兄」,信眾表示「天主教有耶穌,穆斯林有穆罕穆德,阿根廷有馬勒當拿」,他們更設立了馬勒當拿十誡,讓信眾牢牢遵守。

(來源:新浪香港)

保亞斯向FIFA提議:封存各球隊10號波衫

馬勒當拿(Maradona)突然去世震驚了世界球壇,各大球會、世界球壇的名人都對一代球王的離去表示了哀悼,而馬賽主教練保亞斯(Andre Villas-Boas)認為,在馬勒當拿去世後,不應該再有球員穿10號波衫,這個號碼應該專屬於馬勒當拿。

在保亞斯看來,國際足協應該將各球隊的10號波衫都封存,以向馬勒當拿致敬。

馬勒當拿將被認為是史上最出色的球員之一,而10號波衫在很多人看來就是馬勒當拿的代名詞。

保亞斯在歐冠盃的比賽後表示:「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消息,今天我們還失去了(波圖球會)一位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董事會成員,他是第一個為我打開通往教練世界大門的人。」

「失去馬勒當拿是一個非常難以接受的消息,我希望國際足協在所有比賽中,讓所有球隊的10號波衫退役。這是我們能表達的對馬勒當拿最高的敬意。他的去世是足球界一大令人難以置信的損失。」

目前國際足協還沒有對此對此回應。不過根據著名記者羅馬諾的消息,拿玻里的聖保羅球場將正式更名為馬勒當拿球場。馬勒當拿曾帶領拿玻里2次拿到意甲冠軍,拿玻里要用這樣的方式向馬勒當拿致敬。

(來源:新頭殼)

錯把Maradona當成Madonna 「瑪丹娜去世」竟上推特熱搜

阿根廷傳奇足球明星馬拉度納(Diego Maradona)於當地時間25日心臟驟停逝世,享年60歲,消息傳出轟動全球,令大批球迷不捨。不過推特上有些人不熟悉馬拉度納,竟誤認為是62歲的流行歌手瑪丹娜(Madonna)過世,還發文悼念,兩人名字相似也引發網友熱議。

有「世紀球王」、「球場上帝」之稱的馬拉度納,本月初才接受腦部手術,出院後在家接受酒精成癮治療,不料25日因突發心臟病逝世,一代傳奇球星已成追憶。

據《今日俄羅斯》報導,馬拉度納過世消息傳出後,有網友竟因為他(Maradona)與瑪丹娜(Madonna)姓名拼法相近,誤以為瑪丹娜過世,還在推特發文悼念。報導稱,馬拉度納率領阿根廷隊在1986年世界杯上奪冠的事蹟仍被人們津津樂道時,那些對足球和那個時代球王了解甚少的網友,竟在網路上展現他們的「無知」,甚至讓「瑪丹娜」、「瑪丹娜去世」成為推特熱搜關鍵字。

兩人相似的姓名在社群媒體上引發熱議,有網友製作梗圖,不僅將馬拉度納的頭像換成瑪丹娜,還模仿瑪丹娜看到消息後的反應。不過也有人批評將兩人名字搞混很不尊重,更不該拿馬拉度納逝世的消息來開玩笑,並稱 :「這些關於瑪丹娜去世的玩笑和將馬拉度納名字搞混的事件,再次證明網路是個邪惡的地方。」
maradonarip3.jpg
(來源:新浪香港)

1986年世界盃,這是馬勒當拿一個人的世界盃

世界盃,是許多天才、名將傷心遺憾的英雄塚,也是諸多傳奇聲名鵲起、成就功業的光明頂。而1986年世界盃上的球王馬勒當拿(Maradona),堪稱是這諸多傳奇中,最耀眼的那一個。

如果以榮譽論,三奪世界盃的比利無疑超過一冠一亞的馬勒當拿一頭,碧根鮑華(Franz Beckenbauer)、朗拿度(Ronaldo)等人也不輸老馬;如果以入球數論,單屆13粒入球的方丹(Just Fontaine)、世界盃總入球數多達16球的高路斯(Miroslav Klose)、4屆世界盃15粒入球的朗拿度等等也都超過世界盃共攻入8球的馬勒當拿。但若論單屆世界盃的閃耀、璀璨,論起話題性和傳奇性,1986年的馬勒當拿,無疑是世界盃歷史上、甚至球壇歷史上獨一檔的存在。

1986年馬勒當拿的傳奇,始於低谷之中的阿根廷。

1986年的阿根廷,在世界盃前並不被人所看好。1978年奪得世界盃冠軍後,阿根廷國家隊迎來了戰績滑坡,1979美洲盃(止步小組賽)、1982年世界盃(第二階段小組賽墊底)、1983年美洲盃(止步小組賽)成績都不理想。在維拿多接過教鞭後,阿根廷在世界盃正賽之前的戰績也並不算十分出色(1985年阿根廷A級比賽5勝1平3負,接連輸給巴拉圭、巴西和秘魯),心高氣傲的阿根廷媒體對這支球隊更多的是質疑和批評。而「阿根廷連中國隊都踢不過」的笑談,也始於這支阿根廷隊(1984年尼赫魯金盃賽中阿根廷隊史唯一一次正式比賽遭遇中國隊,就以0-1落敗,而這支阿根廷隊中有4名參加1986年世界盃的球員)。

1986年世界盃前,維拿多敲定了參加世界盃的大名單:除了核心馬勒當拿和名將華丹奴(Jorge Valdano),只有5名球員在阿根廷以外的聯賽效力(萊切的帕斯庫里、費倫天拿的巴薩里拉、艾爾切的特洛比亞尼、南特的貝魯齊加和墨西哥美洲隊的後備門將澤拉達);1978年世界盃冠軍成員只有巴薩里拉(Daniel Passarella)一人入選(且因傷病從未在1986年世界盃中出場過);除馬勒當拿和華丹奴外,只有蓬皮多(Facundo Pumpido)、奧拉蒂克耶切亞參加過1982年世界盃(且這兩人在1982年世界盃中從未出場過)。

可以說,1986年的阿根廷,除了馬勒當拿這位超級巨星和名將華丹奴,堪稱備受質疑、星味不足,當時人們並不看好獨木難支的馬勒當拿可以扛起球隊一路奪魁。1986年世界正賽開始前,最大的奪冠熱門是柏天尼領銜的法國隊和衛冕冠軍意大利隊,薜高的巴西隊和西德、英格蘭等豪強似乎也比阿根廷更被人看好。

1986年的馬勒當拿的傳奇,從世界盃的第一場比賽就開始迸發。

小組賽首戰,阿根廷對陣南韓。南韓隊深悉這支阿根廷的核心和支柱正是馬勒當拿,因此對他的防守堪稱無所不用其極,背後放鏟、下手推擠等手段層出不窮,試圖用這種防守鎖死馬勒當拿、試圖激怒馬勒當拿。然而馬勒當拿並未重蹈上一屆世界盃的覆轍,面對對手的粗野犯規顯得異常冷靜,沒有落入圈套。

面對粗野的防守,馬勒當拿不但沒有收到限制,反而更加從容自如,相對減少了自己的個人衝擊,用組織調度,盤活了全隊,他個人用3次助攻的「助攻帽子戲法」,開啟了這屆世界盃自己的神奇表現。

小組賽第二場,阿根廷對陣衛冕冠軍意大利。此役,不同於第一場對陣南韓,馬勒當拿更多用自己的個人能力盤活局面。

小組賽第三場,阿根廷對陣保加利亞。進入狀態的馬勒當拿更加從容,頻頻衝擊對手,過人、傳球頻頻製造威脅,幫助阿根廷2-0取勝,以2勝1平的戰績力壓意大利拿到小組首名,進入淘汰賽。

進入淘汰賽,阿根廷在16強階段遭遇南美勁旅烏拉圭。馬勒當拿的火爆狀態還在延續,此役他多次送出絕佳機會,製造輕鬆破門的良機,均被隊友浪費,最終馬勒當拿送出間接助攻,阿根廷1-0小勝晉級。

8強,阿根廷遭遇英格蘭。這場比賽也因當時獨特的時代背景被賦予了特殊的意義。

1982年,阿根廷和英國為了爭奪馬爾維納斯群島,爆發了一場為期2個月的戰爭,649名阿根廷士兵陣亡,戰敗後的阿根廷爆發了更大規模的反政府運動,最終軍政府被推翻,但阿根廷也始終沒有收回馬島的控制權,阿根廷國內對英國的不滿情緒也空前高漲。

帶著這樣的敵對情緒,阿根廷隊同英格蘭隊在1986年世界盃8強的這場比賽,成為雙方「國仇家恨」的另類延續。 

此役,馬勒當拿先是攻入了那記著名的「上帝之手」入球,又在連過六人後再次破門得分,幫助阿根廷2-1淘汰英格蘭。第二粒入球被評選為足球史上最佳入球,而第一粒入球更是成為足球史上最大的經典之一。將英格蘭直接淘汰的結果,也讓整個阿根廷陷入到復仇的快樂之中,贏波功臣馬勒當拿更是受到狂熱的稱頌。

4強,成為阿根廷民族英雄的馬勒當拿,帶領阿根廷遭遇比利時。這一戰馬勒當拿遭遇不同風格的「針對」比利時布下了「口袋陣」,試圖用戰術而非犯規來阻擋馬勒當拿,希望將他和隊友的聯繫切斷,並對他形成合圍。

比賽開始後馬勒當拿一度被這種戰術所限制,加上隊友頻頻浪費絕佳機會,阿根廷顯得辦法不多。然而,馬勒當拿最終找到了這個戰術的破綻「我自己解決問題,你們不就沒辦法了嗎」。隨後,馬勒當拿利用個人能力兩次上演「單挑對手整條防線」的好戲,實現梅開二度,完勝對手。

就這樣,馬勒當拿帶領阿根廷殺入決賽,和西德狹路相逢。

在決賽的賽場上,十分忌憚馬勒當拿威力的西德,選擇用傳奇名將馬圖斯專門盯防馬勒當拿,這種戰術確實限制了馬勒當拿的個人發揮,但馬勒當拿也利用了這一點,帶著馬圖斯頻繁在德國後場「繞圈」,時而將馬圖斯帶到左路,時而將馬圖斯帶到右路,令德國無法保持防守的平衡。

不過強大的西德也並非易與,在阿根廷取得2-0領先後,西德在第74分鐘和第80分鐘連下兩城,將比數扳平為2-2。

關鍵時刻,馬勒當拿理所應當地站了出來。第84分鐘,馬勒當拿在中場接到隊友的高球,突然轉身,在對手的合圍下,不停球直傳前場,隊友貝魯齊加(Jorge Burruchaga)接到皮球後上射門,完成絕殺!

這屆世界盃,阿根廷全隊共攻入14粒入球,馬勒當拿攻入5球,送出5次助攻,並有3次間接助攻表現,除了對陣保加利亞的第一粒入球,馬勒當拿參與製造了阿根廷全部14球中的13粒入球,且在逆境、絕境中頻頻拯救球隊,堪稱「憑一己之力」帶領阿根廷奪冠。

簡拿華路曾說過:「從我的球員生涯到教練生涯,只有一個人能憑藉一己之力決定比賽,那就是馬勒當拿。全世界只有一個馬勒當拿,而其他人想要贏下比賽,就只能依靠整體。」在回顧了馬勒當拿在1986年世界盃的表現後,你是否也認同簡拿華路的這番話了呢?

(來源:香港01)

1982年隨小保加訪港出戰精工 曾與胡國雄交手


阿根廷球王馬勒當拿(Diego Maradona)周三(25日)於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家中心臟病發去世,終年60歲;馬勒當拿曾於1982年隨小保加來港與甲組「班霸」精工踢表演賽,與港產球王胡國雄正面較技,最終小保加以2:0勝出。

1976年,年僅16歲的馬勒當拿已升上小阿根廷人一隊,效力5年後轉投小保加;1978年,他帶領阿根廷20歲以下國家隊在日本勇奪世青盃,球王鋒芒嶄露。1982年1月,小保加因為債台高築,希望憑藉馬勒當拿的號召力協助償還債務,因此安排球隊東征進行多場友賽,其中一站是在香港出戰精工;同年6月,世界盃決賽周在西班牙展開,馬勒當拿的表現不似預期,那年夏天他亦出國轉投巴塞隆拿,相當於500萬英鎊的轉會費打破當時的世界紀錄。

1982年1月10日的表演賽,精工邀得1974年世界盃西德射手「轟炸機」(Der Bomber)武勒(Gerd Müller)、荷蘭國腳蘇比亞(Wim Suurbier)及史德倫客串助隊,配合隊中球王胡國雄、區永鴻、華希恩、韋伯等華洋精英迎戰小保加,重量級戲碼可謂一時無兩。

賽事在大球場上演,球迷透過電視直播得以一睹馬勒當拿精湛的控球技巧,純熟腳法以及精妙的傳送,每次他觸球都是焦點;雖然沒有入球,但交出了兩個助攻,而下半場他曾表現過一腳快射,惜中楣彈出,小保加以2比0勝出。賽事結束後,大會特別安排互射12碼環節,小保加亦以7比5取勝,贏得3萬元獎金。

(來源:HKET)

曾嫌錢少 拒絕鄧小平「挖」來中國

阿根廷一代球王馬勒當拿(Diego Maradona)接受腦部手術後兩周,因心臟病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家中去世,終年60歲。馬勒當拿英年早逝令球迷難過,而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也是這位阿根廷球王的「粉絲」。馬勒當拿80年代率阿根廷隊拿下世界盃後,鄧小平據報托人向馬勒當拿帶話,有意邀請對方來中國比賽。惟馬勒當拿卻拒絕了鄧小平的提議,原因是當年的中國可以出的錢太少了。

1986年世界盃8強阿根廷對英格蘭,馬勒當拿以「上帝之手」先為阿根廷入一球,再單人匹馬從中場扭過5名英格蘭球員,殺入禁區將球送入網,阿根廷以2:1淘汰英格蘭,並最終贏了西德拿下世界盃。馬勒當拿自此成為足球傳奇,這第二個入球亦被國際足協評為「世紀入球」。

身高只有1.65米的馬勒當拿贏得世界盃後,吸引了世界另一邊的另一個小個子鄧小平注意。鄧小平是一個鐵桿足球迷,早年在法國勤工儉學時就深被足球吸引,有球必看。鄧小平執政時期,也一直希望把中國足球搞上去。

馬勒當拿奪得世界盃的那段日子,正為意大利拿波里球隊(Napoli)效力,鄧小平當年就想到邀請馬勒當拿來華。據《南華早報》2019年引述意大利前總理普羅迪(Romano Prodi;1996至98、2006至08執政)回憶他從商時的訪華經歷,當中意想不到與馬勒當拿扯上關係。

普羅迪1987年以意大利國企工業復興公司(Institute for Industrial Reconstruction)主席身份訪華,與中國中信集團敲定一份興建發電站的合同。普羅迪表示,雙方簽約後,中信高層對他另有所求:「我們簽了,但我還有個棘手的問題要和你談。」兩人於是到了另一間房。

原來鄧小平想托人經普羅迪,向馬勒當拿帶話。中信高層告訴普羅迪:「鄧小平希望看到馬勒當拿在中國踢球。鄧向我說,如果馬勒當拿來中國,他可以在北京體育館比賽,6億人會在電視機前收看。」

不過,當信息終於傳到馬勒當拿後,他卻拒絕了。普羅迪稱,馬勒當拿表示:「如果你不付我3億里拉(原意大利貨幣,相當於當年23萬美元),我就不會來,因為我的合同裏沒有說要離開意大利比賽。」

考慮到除了馬勒當拿還有整支拿波里隊需要邀請,整個活動所有開銷可能要上百萬美元,這在80年代的中國並不現實,唯有作罷。

鄧小平的希望要在1996年才實現。馬勒當拿當年首次到訪中國,率阿根廷球隊小保加(Boca Juniors)先後與北京國安、四川全興踢友誼賽。馬勒當拿在2000年代再3次來到中國,見證過阿根廷國足贏得北京奧運金牌,並曾與中國紅十字會合作做慈善,幫助貧困腫瘤患者,這位球王可謂與中國結下了不少淵源。

(來源:獨立媒體)

爭議一生——馬勒當拿

足球是11人運動,馬勒當拿出現,改寫了足球的歷史,一人之力改變球隊命運。野性、瘋狂,將人類原始力量表露無遺,這位一代天才,一生充滿傳奇。

1978的遺憾

出生於貧民區家庭的馬勒當拿,是典型以足球改奱生命梯階的球員。他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街頭足球的味道。原始力量、詐騙、獨食、高超的個人技巧、一腳改變球隊命運的能力,每一個世代踢街波,總有這一個又獨食又好扭的球員,但能夠又獨食又好扭,並且取得世界盃冠軍的人,就只有馬勒當拿。

在小阿根廷人(80年代足球世界譯法)成名的馬勒當拿,很早就揚名南美。1978年世界盃決賽週,文諾迪認為馬勒當拿太年輕,在22人決選名單中,剔除馬勒當拿,這個決定令舉國震驚,可是甘巴斯在最後階段的出色演出,協助阿根廷以主辦國身份,首奪世界盃冠軍。1978年世界盃缺陣,令馬勒當拿為之氣結。1979年第二屆世青盃決賽,馬勒當拿技驚四座。決賽對蘇聯在底線後腳傳球,成為後世足球的典範,不少球星都模仿學習。

現身大球場

1982年,馬勒當拿與小保加東來香港,與精工在大球場進行友誼賽。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先父與小弟一定不會放過,當然我們入場除了因為想看馬勒當拿,最重要是看胡國雄能與世界級球王比併。精工還請來了轟炸機武勒助拳,雖然武勒不復當年勇,有幸在現場看過馬勒當拿,就知道甚麼是世界級球員。還記得他有一記射門沒有太多助跑,射中門楣之聲響遍整個大球場,這記清脆的中楣聲,就只有觀看寶路華練習時,張子岱訓練陳雲岳時出現過。還記得一生支持巴西的父親,在場也說一句:「他一生人未見過有球員擁有像馬勒當拿的速度以及技術,他身上每一個部份都可以踢足球。」驀然回首,已是接近40年的事,香港的70後球迷是多麼的幸福。

真實的足球員

過去年代,馬勒當拿經常被批評插水、詐死………,是的,他的確是一個很討厭的對手,也是最難應付的球員。可是他詐死的時間多,還是被踢的時間多?當你被畢爾包屠夫踢斷腳後,有甚麼方法可以保護自己,尤其是你只有五呎六吋高。批評馬勒當拿之餘,他後天的努力,也不容忽視。他加盟巴塞隆拿時,只是一個瘦弱的年青球員,到效力七季拿玻里後,變成一個猶如尼克真大王一樣,四平八穩踢極唔跌的怪物。

當我們批評他「上帝之手」如何卑劣,我實在告訴大家,很多教練,包括香港的知名教頭,在教球員時,都會引用此球詢問球員,在場上遇到這情況,會出術還是公平競技?如果你以為答公平競技行先,教練會起用你作正選,哪就大錯特錯。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教練會教你一定要有馬勒當拿的意識,第一時間用手拍入,這就是比賽。在VAR出現前,這是犯規不傷人的出術,詐騙就是足球的一部份,我們踢街波,有士把拿阿伯踢你腳,有手腳並用的紋身佬打茅波,在龍蛇混集的球場,第一樣學懂並不是踢波,而是如何保護自己,馬勒當拿就是擁有這樣街頭智慧的天才。套用網友LAWRENCE HOR的網上留言,是非常適合形容馬勒當拿:「你可以否定他的球品,不能否定他的球技。」

超時代的真正巨星

胡國雄在世時曾經說過,誰人能夠踢出超時代足球的人,就是該時代的球王,比利與馬勒當拿都是能夠踢出超時代足球的一代球王。很多人都會談論馬勒當拿獨食、好扭,以及在1986年世界盃對英格蘭、比利時如何驚世駭俗地射入世紀金球,可是他在壓力下的傳送功力,是令人又愛又恨。說真點,從他出道到收山,我也非常不喜歡這位天才,又不得不承認,他不單是一個天才,同時是80年代最能看通戰局的人。

經歷1982年世界盃被意大利粗暴攔截落敗後,馬勒當拿學懂了如何掌握世界足球節奏。1986年再遇意大利,他全場機會不多,但是只走甩他一次,就挑射入網,替球隊取回重要一球打和1:1。1986年對西德的決賽,西德派出了馬圖斯凍結他,比賽不久後,他發覺難越雷池,便留在中場作指揮官,讓貝魯齊加後上攻擊,結果他打亂了西德的部署。下半場55分鐘落後兩球的西德,放棄凍結馬勒當拿,憑兩記死球追成2:2平手。但開心不夠五分鐘,馬勒當拿在中圈被四個西德球員包圍下,放出一記致命直線,讓貝魯齊加射入關鍵一球,協助阿根廷8年內第二度捧走世界盃。

這屆世界盃後,他成為舉世無可爭議的80年代球王。1990年世界盃,阿根廷基本上的實力打入16強已算幸運,對巴西他重現1986年決賽的傳送妙技,一腳妙傳肯尼基亞入球,以1:0淘汰巴西。在壓力下的比賽有清晰的頭腦,以及發揮街頭足球的技術,這就是球王的風範。1990年決賽在多名球員停賽,以及最終9人應戰下,以0:1飲恨,馬勒當拿的足球生涯高峰,亦從此落幕。

在球場外,馬勒當拿的確是一個不值得學習的壞人。吸毒、婚外情、聲色犬馬的生活,就像過去很多球星一樣,離開球場便迷失方向。他不像告魯夫,能發展出影響後世的戰術。他不像比利,可以成為國際足協的親善大使。不過,就算索夫在意大利如何出色,同樣效力過拿玻里,馬勒當拿的名字在拿不勒斯人心中的地位,是不可同日而喻。拿玻里兩度取得意甲冠軍,都是馬勒當拿在陣,這次他辭世全國哀悼三天,猶如總統級別的規格。一個如此多壞習慣的天才,仍然深受國民愛戴,他的魅力以及感染力,絕對是不用置疑。

千禧年代初在有線電視工作時,曾參與2006年世界盃的製作,球齡較長的球迷一定記得,當屆有線製作的《世界盃啟示錄》節目,由杜汶澤主持。還記得當年與杜汶澤共事時,他很堅持以馬勒當拿形象主打,他笑言自己與馬勒當拿一樣,又矮又有計,結果拍攝了15集與眾不同的前奏節目,到嘉年華會時,他每次出場都會用以下的開場白來形容馬勒當拿,他認為馬勒當拿代表了世界盃,當年這句對白,我總覺得杜汶澤是有點狂傲,年紀大了再咀嚼這句對白,方能領會杜汶澤的代入感。如果說只有守門員才能明白守門員,相信只有努力的天才方能理解天才的努力。

當今世上,地上最強,捨我其誰,馬勒當拿!
maradonarip4.jpg
(文章來源:HKET)
(圖片來源:香港01)

生前最後訪問「不時憂慮人們還愛我嗎」

阿根廷球王馬勒當拿(Diego Maradona)因心臟病逝世,終年60歲。即使馬勒當拿被視為傳奇球星,但馬勒當拿生前最後一個訪問中透露,自己仍會擔心自己不會一直受民眾愛戴。

馬勒當拿在今個月初,接受腦部手術移除頭顱內的血凝塊(硬腦膜下血腫)後,出院在私人住宅中休養。惟馬勒當拿在休養期間,因心臟病去世,終年60歲。

馬勒當拿在他的60歲生日前數天,接受阿根廷報章《號角報》的訪問。馬勒當拿當時指:

「我會永遠感激他們(球迷)。他們每天都會令我感到驚訝,這是我永遠不會忘記重返阿根廷球壇的經歷。」

「這超出我的想像。因為我出去很久了,有時我會想知道,人們是否依然會愛我,是否會繼續保持同樣的感覺。」

「當我到甘拿斯亞執教時,我就知道,人與人的愛永遠不會結束。」

(來源:香港01)

曾愛在更衣室吸毒 終為女兒戒毒 拒認私生子30年

「我這個人黑白分明,我的人生沒有灰色地帶。(I am black of white, I'll never be grey in my life.)」馬勒當拿曾如是說。

阿根廷球王的一生充滿爭議,他也從未掩飾,從球員時代到離世之前,毒品、女色先後纏繞他的傳奇一生。

馬勒當拿對皮球控制自如,在場外卻從未能控制私生活,最令他備受爭議的正是吸毒。1991年,當時效力拿玻里的他被驗出曾吸食可卡因,因而遭禁賽15個月之久,之後更一度遭因吸毒遭警方逮捕,生涯也走下坡。

短暫在西維爾、紐維爾舊生落班後,終回到小保加掛靴。他掛靴後依然多次出入戒毒所,2000年曾因吸毒過量誘發心臟病,幾乎猝死;即使其後成功戒掉可卡因,卻變得酗酒、暴食,2007年再因健康問題而入院。

紀錄片公開吸毒秘史 「邊看小保加邊吸毒」

馬勒當拿在其紀錄片中曾公開自己的吸毒秘史,他自稱在22歲——即開始效力巴塞隆拿時於西班牙染上毒癮,稱毒品令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興奮」,有傳他當年因而遭巴塞踢走。

馬勒當拿更稱自己當年隨處吸毒,最愛的則是一間名為「鱷魚」的阿根廷酒吧:「我在家、在球隊更衣室、在酒吧、在朋友家中吸毒,但我最喜歡的吸毒之處是這間脫衣舞酒吧,裏面有我的私人廂房。」他更自稱會在包廂中,邊看脫衣舞、邊看小保加比賽、邊吸毒。不過,他亦指染上毒癮令他散盡錢財,在1986年世界盃前,曾要向隊友借錢度日。

最終令他決定走出毒海的,是家庭。

1984年與Claudia Villafane結婚,其後在2003年離婚。兩人在這段婚姻之中育有兩個女兒,其中一位正是阿古路前妻——Giannina,另一位則是Dalma。1998年,馬勒當拿因吸毒過量陷昏迷,他憶述當時Dalma向自己哭道:「我不能失去你。」他最終因這句話醒來。

戒得掉毒品,戒不掉的卻是女色,和隨之而來的各種麻煩。

馬勒當拿一直向外界稱Claudia是個「好女人」,惟兩人關係之後一度破裂,Claudia曾指摘前夫精神虐待,馬勒當拿更在2015年入稟控告她詐騙。不過,兩人與女兒及孫子Benjamin仍在早前的馬勒當拿紀錄片《Ten》優先場上團聚,惟這套紀錄片最終引起Claudia及兩名女兒不滿。

1986年誕私生子 2016年才確認

馬勒當拿在拿玻里落班期間,曾與Christian Sinagra發展婚外情,Christian更在1986年誕下兩人的私生子Diego Junior,有指馬勒當拿在她懷孕時已知自己是經手人,但一直拒絕承認。Diego Junior多年來一直要求馬勒當拿承認自己的身份,直至2016年他30歲那年才得償所願。

雖然曾遭生父拒認身份多年,但Diego Junior仍非常尊敬馬勒當拿,經常在社交網絡放上與父親有關的照片,大讚對方,兩人在確認關係後亦變得非常親密。馬勒當拿離世後,Diego Junior亦在社交網絡向他道別:「你在我心中永遠不死。」

2005年,他與另一女子Veronica Ojeda發展出一段長達8年的戀情,並誕下一子Fernando,惟兩人關係其後轉差、更流出一段疑似是馬勒當拿對她動粗的影片。Veronica稱馬勒當拿幾乎沒有理會過兩人的兒子。

最後的女友:年輕30載的Rocio

2013年,他與比他年輕30歲、當年僅22歲的Rocio Oliva愛得高調,甚至舉紙牌公開示愛,兩人維持情侶關係6年。

馬勒當拿逝世後,Rocio今晨即登上阿根廷電視台America TV的節目受訪,現年30歲的她坦言今年3月起就未有與馬勒當拿見面,但他月初接受腦部手術、一度傳出病危之際,曾稱很想見她、希望她能來到自己身邊,但Rocio未有前往,未料已成永訣。Rocio在節目上落淚稱:「他真的很愛我、給了我他的一切。」

(來源:天下雜誌)

拚過、放蕩過 傳奇球星馬拉度納辭世 享年60歲

拚過命,風光過,也放蕩過。足球傳奇馬拉度納(Diego Maradona)過世,結束爭議的一生,在上帝之手中長眠。

阿根廷球王馬拉度納(Diego Maradona)25日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省城鎮蒂格雷心臟病發逝世,享年60歲。一代傳奇球王驟逝,阿根廷政府宣佈三天哀悼期。

馬拉度納11月2日因憂鬱、貧血、脫水送進醫院,三天前他才剛剛過完生日。經過一天的診斷,確認馬拉度納硬腦膜下血腫,必須進行手術。

醫師告訴美聯社,血腫最有可能是過去的意外造成的,但連馬拉度納也記不得是哪一次意外了。

披掛10號戰袍的馬拉度納,1986年率領阿根廷拿下墨西哥世界盃冠軍。在8強對決英格蘭的比賽中,馬拉度納在短短4分鐘內「梅開二度」,包含那極具爭議的「上帝之手」進球。

國際足球總會(FIFA)於2000年將比利和馬拉度納並列為20世紀最偉大的足球員。不過,當「球王」比利的傳奇變成國際偶像,馬拉度納往後所帶來的驚奇卻總有古柯鹼的影子。

「就是要做給那些叫我『成年侏儒』的人看」

他發達的肌肉,變得臃腫,2004年4月,他因為心臟衰弱與嚴重的呼吸問題住院。而後,他進了精神病院,9月又前往哈瓦那的醫院接受戒毒治療。

他也接受胃繞道手術控制體重,以及治療酒精成癮問題。2018年的世界盃,他坐在觀眾席,當阿根廷與奈及利亞戰到最後一刻,挺進第二輪,馬拉度納疑似昏倒,被醫護人員圍繞。

他2014年接受阿根廷電視台訪問時,貌似警世地說,「我的病,讓我把優勢都給了對手。你知道要是我沒嗑藥,我會變成多棒的球員嗎」?

「我現在53歲,卻像78歲,因為我過的生活並不正常。我所經歷的人生,彷彿是別人80年活出的人生」。

馬拉度納有8個孩子,包含2個與前妻生下的女兒。在哈瓦那勒戒時,又蹦出了3個小孩。

1960年10月30日出生於一個天主教家庭,父親是工廠工人,馬拉度納小時候就在塵土飛揚的街道上踢足球。15歲轉職業,曾效力歐洲強權那不勒斯與巴塞隆納足球俱樂部。2010年執教阿根廷出戰南非世界盃。

他曾在自傳寫到,他很早就對足球開竅了,就是要做給那些喊他「成年侏儒」的教練看。

儘管身高只有163公分,球在他雙腳的移動之間,彷彿變成溫馴的寵物。在球場上,他帶有一種超凡的偽裝,在長時間的征戰上,腦袋清醒,並在緊要時刻盤球強勢進攻、華麗過人,直到刺穿球門。

上帝之手與世紀進球

1986年6月22日那一天,他的生涯來到巔峰。當時,福克蘭群島戰爭才過了4年,阿根廷與英格蘭依然恨對方入骨。

下半場開始,兩隊一分未得。6分鐘後,馬拉度納傳球給隊友,卻遭英格蘭中場攔截,將球彈回給守門員,但在上次進攻失敗後進入罰球區的馬拉度納,飛身一跳,球不知怎麼就進了網裡。

沒有頭槌,突尼西亞籍裁判照理說,應該判這一分不算,但不知什麼原因他並沒有這麼做。

馬拉度納隨後給了五花八門的說法。一開始,他屢屢說自己的手沒有碰到球,接著他說,他是不小心的,最後他把這一球蒙上神聖的色彩,是「上帝之手」進了這一球。

同一場比賽的4分鐘後,他再度得分,這一球貨真價實,他在連過5人後射門得分,直到現在,依然被封為「世紀進球」。

賈德納(Paul Gardner)曾在The Simplest Game形容,「10秒鐘純粹、無可置信的足球技巧,創造出世界盃歷史上最偉大的進球」。

6月29日世界盃決賽,阿根廷對上西德,馬拉度納先是製造一個任意球,幫助阿根廷1-0領先,之後又間接助攻隊友使比分擴大為2比0,在比賽還剩6分鐘結束時,馬拉度納以一個直塞傳球助攻隊友進球。最終,阿根廷隊3-2戰勝前西德隊獲得世界盃冠軍。 馬拉度納憑借5個進球以及5個助攻,收下世界盃金球獎。

賈德納形容,「歷史上,沒有任何一位球員像馬拉度納這樣的主宰一整屆世界盃」。

1991年,他為那不勒斯效力時,檢出吸食古柯鹼,遭禁賽15個月。隨後,他的行為變得荒腔走板。1994年,他對夏日別墅外的記者發射氣步槍。

94年的美國世界盃是馬拉多納的最後世界盃,而且他還提前打包了。原本阿根廷前兩戰全勝,氣勢大旺,是奪冠的大熱門。但是馬拉多納在第二場比賽賽後被檢出藥檢陽性,提前結束了自己的最後一屆世界盃之旅。失去精神領袖的阿根廷隨後兩場比賽潰不成軍,止步16強。

2010世界盃,馬拉多納成為教頭,但阿根廷難堪的以0比4敗給德國,止步8強。

今年11月2日,馬拉多納被進醫院時,這位足壇浪人已然不良於行。
maradonarip5.jpg
(來源:BBC中文網)

「一代球王」馬拉多納去世 :桀驁不馴的足壇傳奇

人稱「一代球王」、足球史上最偉大的球員之一馬拉多納因心臟驟停辭世,享年60歲。

阿根廷足球協會在推特發文表述「對傳奇之死最沉痛的哀悼」、「你將永遠活在我們心裏」。

迭戈·馬拉多納(Diego Maradona,迪亞高·馬納當拿)生於1960年10月30日,有著輝煌燦爛的球員生涯。曾效力阿根廷的博卡青年、巴塞羅那、那不勒斯等俱樂部。

他為阿根廷國家隊出戰91場,攻入34球;他曾率隊為阿根廷捧回1986年世界杯。

退役後他曾經執教過阿根廷國家隊在內的多支球隊。

剛剛過去的這個10月30日,馬拉多納度過60歲生日。他的傳記作者吉列姆·巴拉格(Guillem Balague)記述這個桀驁不馴的足壇傳奇跌宕起伏的半生。以下是全文。

迭戈·馬拉多納(Diego Maradona,迪亞高·馬納當拿),這個足球界的浪人、天才和矛盾體,在周五(10月30日)迎來他的60歲生日——我們很多人都曾經懷疑過,這個錯綜複雜的人是否能活到這一天。

他的人生曾經達到過最高的巔峰,之後又跌落至最深的谷底,經歷過最黑暗的絶望,無力應對巨星身份和神一般的地位所帶來的溢美奉承,同時又似乎離不開這一切。

要看懂迭戈·馬拉多納這個人,你必須了解阿根廷這個謎一樣的國家;這個國家需要像馬拉多納這樣的人,像彌賽亞(Messiah)一樣引領它走向偉大,走向它自認為配得上的一切。你還必須明白,這是一個生命歷程充滿各種悖論的人,犯下各種錯誤,隨後又一次次地修正,就像一段接一段關於沉淪與重生的悲壯史詩級故事。

哪一個才是真實的馬拉多納?

是那個叫迭戈的小男孩,一個來自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費奧裏托棚屋區小鎮、自小就天才橫溢的頑童和人民之子?

還是那個叫馬拉多納的神,一段神話、一個偉大的復仇者,為人民承載著夢想、熱望並最終令他們確信阿根廷是世界上最好的國家的那個神的化身?

或許,二者皆是。

1968年,附屬於阿根廷青年人俱樂部(Argentinos Juniors)、被叫作「小洋葱頭」的少年梯隊,教練弗朗西斯·科內霍(Francis Cornejo)來到費奧裏托鎮,核查一個小孩身份證明上的年齡。他第一次看這個小孩試訓的時候,第一反應是被震驚了,「他太小了,不可能有八歲」。

小孩的母親達爾瑪·薩爾瓦多拉·弗朗科(Dalma Salvadora Franco)拿出迭戈在艾薇塔醫院(Evita Hospital)的出生證明,確認他的年齡。弗朗西斯那一刻的表現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他找到一枚可以加入他球隊的瑰寶。在1969年3月開始,這支小球隊就一直贏球,創下了連續136場不敗的紀錄。

在少年時代,馬拉多納的爸爸——朋友們都叫他「奇托洛」(Chitoro)——開渡船將家畜從一條村運往另一條村,之後他又在一家化工廠裏工作,他在那裏掙的錢只可以勉勉強在這座棚屋小鎮裏養活一大家人。

而他兒子的成功,意味著他從此不需要工作了,頂多就在家裏當個「燒烤王」。作為家裏八個小孩中的第五個,迭戈在15歲時就已經成為家裏的經濟頂樑柱,他告訴爸爸,可以休息了。

從很小的時候,迭戈就明白了,向前進步靠的是領導力,特別是在有空缺要填補的時候,這不分你的年紀是多大。「我們去了巴西踢球,」隊友魯本·法夫萊特(Ruben Favret)回憶說。他當時也和全隊一樣,沾了馬拉多納的光,在周中的時候在阿根廷以及國外踢友誼賽。

「那是彩色電視機的時代,我們全都想搬一台回來,但是我們的獎金還沒有發。當時18歲的迭戈就替全部人站出來,跟『青年人隊主席』孔索利(Consoli)說,如果他們不發獎金的話,他就不踢了。」

之後,就是一次一波三折的轉會,他去了博卡青年(Boca Juniors,小保加)。這大部分是馬拉多納自己一手運作的——他不守規矩地告訴一名關係好的記者,說他要離開阿根廷青年人隊的談判已經進行到後期。

這開創了歷史上第一場由媒體帶動的重大轉會事件,而他當時還是個頗為稚嫩的20歲球員。這場交易變得離奇。一開始只是一次簡單直接的1000萬美元高價收購,後來變成了最後時刻以六名博卡球員外加現金和一張不清不楚的支票作為抵押的租借。關於馬拉多納,沒有什麼是簡單直接的。

他之後的下一站是巴塞羅那,在那裏他從來沒有給出最好的表現。在那裏的兩年,他有一半時間是因各種傷病缺陣。被畢爾巴鄂競技(Athletic Club,畢爾包)的安多尼·戈伊科切(Andoni Goicoechea,居高查)一次可怕的鏟搶令他腳踝嚴重受傷。再之後,他又在國王杯(Copa del Rey)決賽上、在西班牙國王面前上演的一場群毆事件中成為主犯,導致五個月的國內禁賽期,他在那裏的命運由此注定。

事實上,他當時已經瀕臨破產,於是一場有經濟效益的轉會成為必然。況且,他從來就沒有適應過加泰羅尼亞的生活,他在那裏感覺自己是個局外人。

兩個月後,他與那不勒斯(Napoli,拿玻裏)簽約,並在那裏經歷了一段他最成功然後又是代價最沉重的日子。他來到這個喧鬧、擁擠得像個過熱的金魚缸一樣的地方——一個犯罪社團克莫拉(Camorra)從一開始就無處不在的城市,從這一刻起,迭戈就從費奧裏托的小孩變成了一個叫馬拉多納的品牌。

忽然之間,他不再是那個小孩,而更投入到自己的新角色裏,愛上了馬拉多納這個身份——盡情享受著所有榮耀和讚譽,但是又時時刻刻知道,這一切有多麼令人窒息。

可卡因成為他的日常,給了他甚至比過去更強烈的興奮;他選擇了毒品,這令他遠離了殘酷的現實,不再需要時刻證明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員。

而在這一切中間,還出現了那樣一個時刻,注定了他遠不止是一個出色的球員。假如阿根廷沒有在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那場「上帝之手」的比賽上擊敗英格蘭,沒有為四年前在福克蘭群島的戰敗而成功「復仇」,這一切又會變成什麼樣?

那一場比賽令他在自己的祖國成了一個不朽的存在。

我最近的一個項目是撰寫迭戈的傳記,一直寫到他作為一名球員退役的時候。其餘的一切都太過私密和令人不忍直視。為了寫這本書,我還不得不到訪費奧裏托鎮,那個一切開始的地方。那是2020年初,我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最後一天。沒有人願意帶我去,最後我是成功說服了那個在我到達時接我的出租車司機,他非常緊張。

沿途我們都緊張得不說一句話。周圍的房子漸漸變成一個個小盒子一樣的棚屋,周圍是搭得參差不齊又不完整的圍欄,或者就是長滿沒有人打理的植物。在破舊的院子外面堆放在很多垃圾桶,還有小孩在赤著腳踢球。

街道越來越窄,而且變成了崎嶇不平、煙塵滾滾的路。我猜想,與科內霍第一次帶著迭戈來這裏查他年齡那時候到現在,這裏大概沒有多大變化。

我們右轉。一名男子為了避開兩邊堆成山的瓦礫,在狹窄的路中間走著。出租車司機沒有停車,也幾乎沒有搖下車窗,語帶歉意地問他迭戈家的房子在哪裏。「那邊,200米遠。」他將車停在馬拉多納住的第一個家的外面,車的引擎沒有關閉。

那裏已經雜草叢生。在這個下午,朝著草叢的後面,你能夠看到一座破舊的平房,以及籠罩在周圍的影子。一個穿白色背心的男人很快從搖椅上站起來。「你們在找什麼?」「沒什麼,先生。我這個朋友就想來看看……」出租車司機一邊回答,一邊開動車子,飛快地開走了。向左邊,我能看到一個泥地球場,裏面只有一個球門。

去往那個地方的沿途,沒有哪怕一個標示來說明,這個地方的過去以及曾經在這裏住過的那個著名人物。而且,也完全沒有看出來有人想要把這裏變成一個旅遊景點。沒有人想要展示它苦難的面目。

在現實裏,這裏曾經就是迭戈的家;而那個小男孩長大之後變成的球王馬拉多納,在60年後就像從來沒有在那裏生活過一樣。

事實上,如今已經很難再找到曾經的那個小孩所留下的痕跡。作為阿根廷甲級聯賽球員拉普拉塔體操(Gimansia de la Plata)主教練的馬拉多納,從來就離不開大舞台。

他作為球員退役之後的人生,至少是複雜的——眾所周知的是,他至少有11個孩子,而他與前妻克勞狄婭·維拉法尼(Claudia Villafane)之間的關係最終也鬧到了法庭,而他和經紀人兼好友吉勒莫·科波拉(Guillermo Coppola)也是一樣。

在2008至2010年率領國家隊未能帶出成績之後,他又當過幾支俱樂部球隊的主教練——他2018和2019年墨西哥球隊錫納羅亞(Sinaloa)執教時很受愛戴。但是,他作為教練的成就,從來沒有接近過他作為球員時的高度。

他說自己在三年前就已經戒掉了可卡因,但是他現在需要使用的藥物令他經常處在一種鎮靜的狀態。他曾經沉迷毒品所造成的體重過量,還有因為曾經要在一個技術型球員不受尊重和保護的年代踢球而不得不接受的多次手術,都成為他現在身體欠佳的原因。

馬拉多納坦承,對於自己的行為不感覺後悔,他一直都明白,人生必須活得盡興。正因為如此,如今60歲的他,積累了比他年齡豐富得多的人生經驗,他或許會覺得,現在自己還活著是一種幸運......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2 | 2021/03 | 04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