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動盪:泰國篇(2)

泰國示威在遭受政府控告社交報導平台、緊急狀態令、水炮車攻擊等仍然未知,情景一如去年香港的反修例運動;面對下台要求的巴育終撤回緊急狀態令,之後的局勢如何發展,仍然是未知之數。

(來源:香港電台)

曼谷有王室支持者遊行反對修憲 稱只會令政客獲益

泰國曼谷有數以百計王室支持者遊行到國會,抗議日前有反政府示威者,提出修憲及改革君主立憲制的要求。

遊行發起人說,收集了13萬人簽名反對修憲,又說要修憲,必須先進行全國公投。他指修憲不會有好結果,只會令政客從中獲益。

泰國有法律監察組織,昨日向國會提交修憲草案建議書。國會秘書處說,今個星期不會審議,因為建議書內有10萬個簽名,秘書處要先核實。

(來源:星島日報)

未依判決移除網上內容 泰政府控告4個社交平台違法

泰國數碼經濟和社會部部長普提蓬(Buddhipongse Punnakanta)今日(24日)向警方舉報Facebook等4個知名社交平台,未有依照泰國政府要求,移除部份網上內容,普提蓬引述警方稱將會依照泰國法律處理。

據當地媒體報導,普提蓬今天到處理科技犯罪的部門控告Facebook、Youtube、Twitter和Instagram4個社交平台違法。普提蓬表示,這是泰國政府第一次控告服務提供者,泰國警方將依照泰國法律處理。

根據泰國法律,管理者必須在接到法院命令後的15日內,遵照法院要求移除內容,否則將被罰最高50萬泰銖(約港幣12.3萬元)加上每逾期一日5000泰銖(約港幣1230元)的罰款。

普提蓬指,從4月至今已經給了這些公司時間處理,他們都有收到警告信,但卻依然沒有遵照規定。普提蓬曾在8月初指責Facebook沒有依照泰國政府的要求,限制一些侮辱王室等違背泰國法律的內容。

普提蓬又指,有時候泰國政府援引法律要求移除某些內容,但並未獲得配合,這時候政府可能會引用電腦犯罪法第27條,當有人不配合法院判決移除內容,也是觸犯法律。

根據法院判決,Youtube必須移除1616個連結,Youtube已處理1507個;法院判決Facebook必須移除4676個連結,當中1316個已經處理。

泰國流亡人士帕文(Pavin Chachavalpongpun)4月在Facebook創立了名為Royalist Marketplace的群組,有超過100萬名網民加入,由於內容多為批評王室,8月下旬在當局要求下,泰國網民已被限制加入。Facebook曾指是「被迫」關閉,認為這樣的要求相當嚴重,違反國際人權相關法律,且對民眾自由表達意見會有寒蟬效應,準備以法律途徑挑戰泰國政府的要求。

(來源:上報)

泰國抗議再升級 網民呼籲建立「泰國共和國」表達對皇室不滿

泰國抗議政府與皇室持續延燒,近日泰國網民在推特上流傳#RepublicofThailand的貼文。

根據《路透社》報導,不少泰國網友在25日周五國會決定推遲修憲決定後,在網路上進行另一波的抗議,原本預期國會可以直接進行修憲討論,但國會最終卻決定先研究修憲程序,令抗議群眾大表失望。抗議的主要訴求之一是修改2014年軍方主導下訂定的憲法。

抗議團體原本提出訴求是削減國王權力與改革皇室,並沒有推翻皇室的主張。然而隨著泰國國王人在德國不歸,政府不願讓步,抗議群眾對局勢感到失去信心。

19日,泰國民眾舉行十年以來最大抗議,超過萬人集結在曼谷大皇宮旁的黃家田廣場(Sanam Luang)與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要求政治與皇室改革。警方部屬了七千名警力維持秩序,甚至出動功車堵住通往皇宮的道路,避免抗議人群擁向皇宮。而後抗議團體成功向警方提出訴求書,當天抗議和平落幕。

#RepublicofThailand在這兩天就達到82000個推文,是泰國當下最熱門的推文。

政府發言人Anucha Burapachaisri表示他尚未見過推文,不表示意見。皇室與總理都尚未對此發表意見。然而總理多次警告抗議群眾避免將矛頭指向皇室。

不過,抗議運動領導者之一的Parit “Penguin” Chiwarak 認為這表示政府應該更注重改革訴求。#RepublicofThailand只是反應人民怒火。

24日國王瓦吉拉隆功短暫旋風式從德國回到泰國主持典禮,短短18小時內再度飛回德國。分析指出,泰王仍在觀望局勢,目前看來沒有回國處理的打算。

泰國在1932年廢除絕對君主制度改為立憲君主制,過去數十年依靠前任國王蒲美蓬的個人魅力,暫時隱藏皇室存在的諸多問題,然而新國王瓦吉拉隆功2016年繼任以來,集權以及生活放蕩等種種問題,暴露了原本皇室體制的缺點與弊端。

支持皇室的Warong Dechgitvigrom表示,#RepublicofThailand顯示抗議者與外國勢力謀劃主宰泰國。他表示,皇室是泰國的靈魂,如果皇室弱化將會造成衝突。他強調,大部分的泰國人都不想要共和國。

(來源:BBC中文網)

泰國抗議:「對國王的愛蒙瞎了父親的眼」 -君主制引發的世代分裂

「我的父親教育我,批評國王是罪過,也是禁忌,」19歲的達奈(Danai)說。

但是他還是無視了父親的警告。

達奈是泰國曼谷的一名法律系學生,每月, 他和數萬名抗議者聚集在泰國首都街頭,要求泰國當局改革君主制。

他的父親帕孔(Pakorn)在泰國屬於中上階層,雖然他們不住在一起,但仍經常見面。而每次見面,都避免談及這個話題:君主制。

「如果我們談論這個話題,就會吵架,這一天就毀了,」達奈說。

「有一次,因為我批評了國王,我們在車裏吵了起來。對於我父親來說,國王的地位是不可動搖的。我問為什麼,他說我太年輕不懂事。他很生氣,然後安靜下來,不再跟我說話。」

網上爭論

泰國的很多家庭,關於君主制的爭論,早就不僅僅限於面對面的爭吵,很多人已經把論戰延續到社交媒體上,很多爭論會非常極端。

一名大學生在臉書上表示,因為她反對君主制,她的父親想起訴她。她的父親表示,女兒不能再使用家族姓氏。

達奈第一次對父親提出對君主制的質疑是在17歲。

「我們在電影院裏,在電影開始之前,像往常一樣,國歌奏響時每個人都起立向國王致敬。我不想那麼做,所以我就坐在座位上。我父親強迫我站起來,但我拒絶了。當人們開始盯著我們看時,我還是站了起來。」

在過去,當國歌奏響時,拒絶起立是違法的。

歷史傳統

泰國人從出生起就被教導要尊敬和愛戴國王,但也懼怕因公開反對國王而產生的後果。

泰國是世界上少數幾個還有「冒犯君主法」的國家之一,這意味著批評國王、王后和王位繼承人是非法的,任何人這樣做都可能被判處15年監禁。

如今,達奈不會在電影院起立了。

自7月起,數千名泰國大學生走上街頭。他們要求限制國王幾乎無限制的權力。這些訴求在全球其他地方的人看來可能都是很溫和的,但在泰國,現代歷史上還沒有人公開挑戰君主制。

學生的抗議震驚了大多數泰國人,包括達奈的父親帕孔。

「我出生在拉瑪九世國王統治時期,他為人民做的比為自己孩子做的更多。當他生病的時候,我凖備好離開這個世界,如果這樣可以讓他活得更久。但像我兒子一樣的Z世代,他們沒有這樣的經歷。」

新國王

幾年前這種代際的衝突仍然難以想象,但泰國新國王瑪哈·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的繼位改變了這一切。

新國王很少在公眾場合露面,他大部分時間都呆在德國,自從泰國受到新冠疫情影響後更是如此。

他決定親自指揮駐扎在曼谷的所有軍事部隊,在現代泰國,軍事權力從未被集中在王室手中,這自然在外界引發質疑。

新國王的私人生活也被廣泛談論,他結過四次婚,據說有很多情婦。

相反,已故泰國國王拉瑪九世被很多人視為「半神」。無論他走到哪裏,人們都在他前面跪拜,稱自己是「他腳下的塵土」。

帕孔兩次親眼見到已故國王。

「有一次我坐在車裏,我看到他一個人開著車,朝相反的方向開過來,沒有車隊和警笛,我們對視了。我很震驚,我覺得他想像其他人一樣做事,輕鬆不拘謹。我感覺周圍有一種光環圍繞著他,他的存在很特別。」

分裂

但達奈不理解父親的感覺。「對君主制的熱愛蒙蔽了他,對他說話像對著牆一樣,他不會聽。」

由於對國王持不同觀點,他們的關係開始惡化。國王是泰國社會代溝的象徵。

自今年夏天學生抗議活動開始,泰國各地的家庭日益分裂。父母和孩子、兄弟姐妹、阿姨和侄子侄女都變成了陌生人。年輕一代的泰國人質疑君主制及其所代表的一切,而這可能只是一場長期內部鬥爭的開端。

(來源:立場新聞)

「黃衣人」長傘追打示威者 築人牆保護皇室學會 據報自稱公務員或國企職員

泰國示威持續,今早大批民眾到曼谷民主紀念碑廣場聚集,計劃遊行至總理府,但遭警方以大型巴士及路障阻攔。根據最新於Twitter瘋傳的短片,大批穿著同款式黃色 T 恤、據報為泰國皇室支持者的「黃衣人」,在集會現場附近集體追打示威者,當中有人以長柄雨傘追打一名黑衣男子,衝突發生一段時間後才有警員介入阻止。綜合泰國傳媒報道及Twitter更新,該批「黃衣人」中有人自稱公務員,亦有人指受聘於國企,他們今午曾以人牆保護皇室學會建築物,又在示威者集會一帶以電單車巡遊。

根據泰國傳媒ThaiEnquirer於Twitter持續報道,大批示威者今早8時起在民主紀念碑廣場集會,原定遊行至總理府,由於集會現場一帶出現大批穿黃衣的皇室支持者,令遊行計劃屢次更改,下午終於起行。報道指,示威者遊行途中一直高舉三指手勢,高呼要求總理巴育下台、改革君主制等訴求,沿路獲不少的士司機、店舖東主支持,舉出三指手勢和應。

Prachatai English報道則指,警方在示威者遊行的沿途架設大型巴士、鐵馬等路障阻撓,雙方一度僵持逾1小時,但最終示威者合力清走路障;在泰國當地時間傍晚約6時,遊行隊伍已抵達總理府。

另一邊廂,大批「黃衣人」、據報為皇室支持者,今早起在示威現場一帶出現,有網民拍下大批「黃衣人」集體追打一名穿黑衣男子的片段,可見他們對男子拳打腳踢,有人更手持長柄雨傘追打。根據ThaiEnquirer報道,有黃衣人自稱受聘於國家企業(state enterprises)或到場執行保安行動(security operations),有人自稱公務員或為政府工作。

「黃衣人」在集會一帶組織電單車隊巡遊,車上有泰國國旗及皇室旗幟;另有「黃衣人」在遊行隊伍路經的泰國皇家學會外築起人牆,疑為「保護」該建築物。

(來源:星島日報)

曼谷逾千名示威者聚集促首相下台及改革皇室

泰國反政府學生團體今天號召數以千計示威者集結在民主紀念碑前,遊行前往首相府要首相下台,途中並和保皇派示威者隔空叫陣。這是曼谷近4個月以來第五度大規模的街頭示威抗議。

由於政府回應抗議訴求的力道不如預期,加上國會拖延修憲進度,「自由人民」(Free People)、「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United Front of Thammasat and Demonstration)以及多個民主運動團體今天在民主紀念碑前再度舉行抗議活動,要求首相巴育(Prayut Chan-o-cha)下台,且揚言沒有結束的時間,直到政府回應為止。示威團體同時呼籲勞工罷工和學生罷課,與抗議活動相呼應。

示威團體原訂今天下午集合,但聽聞有人要先佔據馬路,示威者一早就到民主紀念碑前集結。由於皇室車隊將在傍晚經過同一個路段,保皇派示威者也早早就集結在路邊要迎接皇室車隊。

抗議示威者下午2時30分從民主紀念碑前出發,警方以人牆隔開示威團體和保皇派示威者,避免兩邊發生衝突。抗議示威者對著保皇派示威者高舉象徵反獨裁的三根手指手勢,部分保皇派示威者叫囂回應,雙方隔著馬路叫陣。

數以千計抗議示威者沿著大馬路緩慢往首相府方向前進,高喊「巴育下台」、「封建必滅人民萬歲」等口號,中間一度遭到警方人牆阻擋。經過協調後,抗議人龍繼續往前進。

示威者最後在靠近首相府的一個十字路口停下,警方以人牆和大型巴士擋住抗議者去路,雙方協調不成,抗議示威者就地坐下,和警方對峙2小時。再經協調後,示威者順利遊行至首相府前。

泰國自7月以來全國掀起學運浪潮,學生團體「自由青年」(Free Youth)7月18日在民主紀念碑前號召千人抗議,呼籲政府修憲、解散國會和停止騷擾異議人士;「自由青年」轉型的「自由人民」8月16日在民主紀念碑前號召了2萬多人,成為2014年軍事政變以來最大規模的抗議。

而以法政大學學生為主體的學生團體「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9月19日在皇家田廣場示威,號召3萬到4萬名示威者表達對政府的不滿,並呼籲皇室改革;接著9月24日數以千計示威者集結在國會外要求修憲。

學生團體選擇今天上街抗議,是因為要向1973年10月14日的學生運動致敬。

(來源:關鍵評論網)

泰王車隊路經反政府遊行,抗爭者、保皇派發生小型衝突

過去近三個月,反政府示威蔓延整個泰國,仍未停歇,學生示威者持續要求帕拉育(Prayut Chan-ocha )下台,並重寫軍方修改的憲法。14日,曼谷反政府示威者舉行第三次大型示威遊行中,保皇派民眾和官員和學生領導的示威群眾間,發生小型的衝突。

《美聯社》報導,示威者希望能保持爭取民主轉型的抗爭能量,14日發起第三次曼谷的主要集會,在曼谷民主紀念碑(Democracy Monument)展開示威。當天,現任泰王瑪哈·瓦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的車隊路經示威者抗爭地點,讓事態複雜化。

這塊抗爭區域站滿警察,他們以有組織的方式駐守,並以黃色衣服代替標準制服。黃衫是向皇室效忠的象徵,並與結政治上的保守派有強烈連結。示威者們將從紀念碑遊行到政府大樓(Government House)——總理帕拉育( Prayuth Chan-ocha)的辦公室,並包圍到晚上。

示威者領袖表示,他們將會讓路給泰王,警察也表示有信心可以掌控群眾。昨日(13日)泰王的車隊也走過類似的路徑,當時一批從泰北前來準備參加遊行的示威者紮營在紀念碑,警方清除帳篷,並逮捕了21個人。

兩方衝突

《曼谷郵報》報導,14日早上,連接民主紀念碑到政府大樓的拉洽丹農大道(Ratchadamnoen)上,也聚集了身穿黃衣的保皇派民眾、警官和軍官。黃衫群眾在等待傍晚的泰王車隊,將駛向玉佛寺(Temple of the Emerald Buddha)參加佛學學者畢業儀式。

早上7點半左右,反政府示威者也在核心人物、泰國人權律師安農(Arnon Nampha)引領下聚集於民主紀念碑,他告訴人們保持和平並避免暴力,並表示如果被逮捕的21人獲保釋並釋放,他們也仍然會立即回到抗爭現場。

《Thaienquirer》報導,兩方敵對的陣營如此接近的情況下,數場小型混戰爆發,直到警察上前將他們分開。保皇派支持者告訴記者,他們受僱於泰國許多國家企業或安全部門,且是自願在下午5點去迎接皇家車隊的。

《曼谷郵報》報導,6年前曾領導黃衫軍反對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政府的泰國名僧伊薩拉(Phra Buddha Isara),現在的名字是Suvit Thongprasert。Suvit也在這次黃衫軍的領袖之列,「我們不能容忍皇家車隊被阻擾。示威者可以使用任何其他道路,但不應該是皇家的道路,因為這條路應該潔淨無垢。」

《美聯社》報導,歷史上,泰國民主改革,或早或晚都被軍事政變所吞沒。上兩場舉行在週末的大型示威人數眾多,9月19日那場活動估計吸引了2萬人,但最近辦在週間和多雨天氣的活動,已經變得越來越微弱。「我們必須奮鬥」20歲的大學生Kanokwan Kawkaew說,「如果我們不努力,就會再次失敗。」

示威者的行動除了得到注意力,也招致了罵名,因為他們提出改革泰國的君主立憲制的訴求,認為那不適合在民主框架中運作。這項要求導致巨大的爭議,因為皇室已經長久被視為神聖的,也是泰國人認同的支柱。根據冒犯皇室法,汙衊皇室可判處3到15年刑期。即使示威者否認,但保守派、保皇派的泰國人質疑他們意圖終結皇室。

(來源:立場新聞)

上千示威者遊行至總理府遭警阻撓 集會民眾向警潑藍色顏料 21人被捕

泰國反政府示威持續近三個月,今(14日)為1973年泰國軍政府以武力鎮壓學運的周年紀念日,上千名示威者早上在民主紀念碑廣場聚集,並計劃遊行至總理府,但途中遭警方以大型巴士及路障阻攔。昨日(13日)示威者亦曾在廣場舉行集會,並一度與警方發生衝突,泰王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車隊出席活動途經廣場時,數百名示威者高叫口號,並舉起象徵「自由、平等、博愛」的三隻手指手勢,有示威者向警察潑藍色顏料,事件中共21人被捕。

因應昨日有示威者被補,原定下午的集會提前至早上8時舉行,數千名示威者在民主紀念碑廣場聚集,人權律師阿農(Anon Nampa)和其他示威領袖承諾,集會期間不會發生暴力。遊行隊伍在下午前往總理府途中,警方在馬路停放大型巴士及設置路障,阻礙民眾前行。有消息指,警方在附近部署了一輛水炮車,可以發射催淚彈等。

而昨日近傍晚時分,數百示威者在曼谷民主紀念碑廣場集會,繼續要求總理巴育(Prayut Chan-o-cha)辭職,並呼籲改革現行的君主制。集會期間,示威者嘗試衝破警方防線,雙方發生短暫衝突。隨後,警方清除示威者的帳篷,並拘捕多人上警車。

而在衝突發生後數小時,泰王瓦吉拉隆功的車隊路經集會現場,他當時剛出席已故泰王普密蓬(Bhumibol Adulyadej)逝世四周年的紀念活動。車隊路過時,在場示威者高叫口號「釋放我們的朋友」(Release Our Friends),要求釋放被捕人士,並高舉三隻手指,有示威者向警察潑藍色顏料。

警方稱示威者涉違反《公眾集會法》,共拘捕21人。政府發言人Anucha Burapachaisri表示,事前已吩咐警方應「避免進行不必要的對抗。」

10月14日為1973年泰國學運47周年紀念日,當年學生抗議泰國軍事獨裁政府,卻引來軍方以武力鎮壓,導致77人死亡。過去數月,泰國民眾持續進行反政府示威,主要訴求為要求以總理巴育為首的軍政府下台,改革君主制。示威者往日亦不時在民主紀念碑廣場集會,而最近一次的集會為9月19日,當時以學生參與為主,逾萬人出席。

(來源:明報)

泰國反政府示威者突破多重路障 政府總部外紮營稱留守3日

泰國曼谷今日(14日)再有新一輪反政府示威,數以千計民眾遊行要求首相巴育下台、修改憲法和改革君主立憲制度。示威者一度與等候泰王車隊的王室支持者有衝突。嚴陣戒備的警方多次設路障阻止示威者繼續前進,但警方最終讓步,示威者抵達首相巴育辦公室所在的政府總部大樓外紮營,聲稱會留守最少3日。

示威者從民主紀念碑出發前往政府總部大樓,出發時大叫結束獨裁的口號。紀念碑附近聚集大批身穿黃衫、等候泰王車隊經過的王室支持者,路透社報道稱,相信當中混雜了保安和政府人員。遊行期間警方在多處設置路障,例如阻止示威者行經其中一條道路,又在另一段路面用4輛警方巴士封鎖,示威者曾嘗試推走其中一輛巴士,但被示威領袖叫停。警方後來批准示威者繼續遊行。

經過約4小時遊行,人權律師阿農(Anon Nampa)宣布抵達遊行目的地,示威領袖表示會在政府總部大樓外集會留守最少3日。示威者遊行期間一度與部分王室支持者和警方起衝突,但遊行整體大致和平。當局表示有逾5000人參加遊行,法新社記者則估計有逾萬人。

(來源:立場新聞)

泰國示威者通宵包圍總理府 當局緊急令禁敏感消息 防暴今晨清場至少三示威領袖被捕

泰國反政府示威升級,示威者通宵包圍總理府,要求總理巴育下台,政府凌晨頒布緊急法令,包括禁止聚眾、發布「敏感」新聞及網上訊息。當地警方今晨4時採取驅散行動,路透社引述人權律師的消息指,至少三名示威領袖被捕。

數千名示威者於周三晚包圍總理府,要求總理巴育下台,制定新憲法及改革君主立憲制。他們大部分是年輕人,有揮舞反政府的旗幟,部分人揚言巴育不辭職,他們不會走。部分示威者本打算通宵留守後於今(15日)早前往曼谷市中心的十字路口繼續示威抗議。

政府凌晨頒布緊急法令,以防止引起恐慌,影響國家安全為由,包括五人限聚令、禁止在網上發布「敏感」訊息及新聞,以及禁止民眾前往多幢指定建築物和多個指定地點。防暴警察於今日凌晨 4 時採取行動,他們拿著盾牌向留守總理府外的數千名示威者推進。

部分示威者嘗試反抗,他們以雜物和垃圾桶堵路,但很快就被警察推倒,到黎明時份,數百警察已佔領總理府附近街道,清潔工人開始涌理現場。

路透社引述人權組織表示,至少三名示威領袖被捕。

泰國警方早前逮捕21名反政府抗議者,民眾於周二對著泰王的汽車大喊以示抗議。到周三,有示威者在民主紀念碑附近聚集,又有人阻延一支載著蘇提達王后的車隊,並舉起象徵抗爭的三指,高呼「下車」。當日示威者已同警方推撞,有支持王室的黃衫人士持雨傘及棍追打示威者,這些黃衫軍指,示威者要求更多民主不是問題,但不可以波及王室。警方曾表示會檢控阻礙王室車隊及侮辱王室的示威者。

(來源:明報)

泰國再爆反政府示威 政府頒緊急法禁5人或以上聚集

泰國曼谷周三(14日)再有新一輪反政府示威,數以千計民眾遊行要求首相巴育下台、修改憲法和改革君主立憲制度,示威者抵達巴育辦公室所在的政府總部大樓外紮營並通宵留守。泰國政府頒布緊急法,周四(15日)凌晨4時生效,禁止5人或以上的大型聚集,容許當局禁止人進入局方指定範圍,並禁止發布敏感新聞。防暴警周四早上清場,手持盾牌驅散政府總部大樓外紮營留守的示威者。

部分示威者嘗試用垃圾桶設臨時路障抗議,但不成功,至黎明時數百名警察駐守附近街道,工人亦開始清理現場。

緊急法禁止發布可製造恐懼或有意歪曲資訊、製造誤導的新聞和網絡資訊,影響國家安全或和平與秩序。政府表示,因應混亂情況增加,以及泰王哇集拉隆功及王后素提達的車隊早前遭阻塞,故採取行動。

警方凌晨行動拘捕約20人,包括學生領袖帕巴利(Parit Chiwarak)、人權律師阿農(Anon Nampa)。

(來源:轉角國際)

在鎮壓的最後邊緣:泰國強令「曼谷緊急狀態」,全面禁止人民抗爭

「你們已經觸犯國家安全了!」泰國2020的街頭學運抗爭,15日清晨進入了最新一波的緊張對立。反對王權擴張侵犯自由憲法,並譴責軍人首相帕拉育挾王室以專政的青年示威者,14日晚間再度走上曼谷街頭,過程中他們不僅朝王室車隊大喊示威口號並高舉「抗爭三指」,超過1萬名示威者更連夜包圍泰國政府大樓,並再度提出「帕拉育立刻下台」的集體訴求。但面對高速累積的民怨與反對力量,以強硬聞名的首相帕拉育卻在15日清晨3點派出了軍隊與鎮暴警察,並在4點宣布曼谷市區已頒布「『嚴重』的緊急狀態」,全面禁止5人以上的集會遊行。

儘管政府大樓氣氛一度接近武力鎮壓,但守在現場的民運領袖「律師阿農」(Anon Nampa)卻仍冷靜地指揮民眾和平散去。不過等到示威夥伴平安退場後,阿農本人與其他學運領袖,卻再度被埋伏的泰國警方逮捕囚禁。

泰國的學運抗爭,自今年7月份開始遍地開花。其長期原因,是泰國政府對於民間反對派的各種政治壓迫與誣陷清算;短期原因,則是首相帕拉育藉由疫情與泰國王權擴張,試圖抹煞並侵犯泰國憲法的民主權力。因此在自由受迫的累積壓力,以及疫情影響所導致的社經困境下,憤怒且無法繼續忍耐的泰國民眾,才會積極參與街頭和平示威,並提出「停止侵害人民、重新起草新憲法、解散國會首相下台」等三項基本訴求,不斷對帕拉育政權發起抗爭衝擊。

相關示威行動,在2020年夏季燃起了火種,但一直到10月份才升級成新一波的「決戰情緒」——這一方面,是因為10月6日正是1976年泰國「法政大學大屠殺」的民主忌日;另一方面則是配合帕拉育擴權,自己卻長居德國且生活奢靡的泰王拉瑪十世,也因王室傳統參與的佛教儀式「供僧衣節」帶著王族返回泰國。因此各種政治抗爭與行動,也才會再各方拉扯下,進入了極為緊張且高度不確定的「10月攤牌」。

根據原本的學運規畫,示威行動原本要在周三、四重返曼谷街頭。但部分提前上街紮營、為行動預作準備的示威者,卻在周二晚間遭到鎮暴警察暴力清場。一時被激起的民間情緒,反倒引來了超過萬人的響應人潮,各種對於泰國傳統政治與政府權力中心不滿的民眾,也開始針對泰王與王家車隊發起「政治示威」。

根據《金融時報》與《路透社》的說法,泰王拉瑪十世與王后素提達的座車,13日、14日都曾在曼谷街頭遭遇示威者。但特別是14日下午,王后素提達與王子提幫功的座車,更遭大批高舉「三指反抗手勢」(泰國抗爭的標幟,源於電影《飢餓遊戲》的典故)的民眾阻攔抗議,眾人不僅大喊著帕拉育首相下台的口號,更極為罕見且突破泰國社會禁忌地,當街對王室車隊嘲諷泰國王室「沒能守護人民」、「該不會是稅金小偷」。

不過除了示威嘲諷之外,街頭群眾並沒有對王族車隊採取其他動作。超過萬人聚集的民主抗爭,也大舉湧入曼谷市區,並以泰國政府大樓為包圍目的。相關行動,一直持續到15日凌晨,雖然抗爭者的大部隊已逐漸散去,但剩下的示威者卻仍和平地駐守在大樓外部,並在律師阿農的帶領下,繼續發出「首相下台」的直接訴求。

政府大樓外的示威者就這樣守在周邊。疲倦的成員紛紛在清晨後離去,堅持不退者則準備等到4點,再轉往市中心的車站、廣場繼續,甚至不停銜接周四下午要開始的另一波示威。

然而在眾人的等待與收拾中,大批鎮暴警察與軍方車輛,卻在15日清晨3點左右陸續出入、並展開集結。到了清晨3點57分,眾人的手機也都傳來了「新聞快訊」,確認帕拉育首相已發出了《皇家公報》——從即刻開始,曼谷地區已正式進入「『嚴重的』緊急狀況」。

「有陰謀份子對王室車隊作出威脅行為...鑑此,政府有充分理由相信,這已嚴重危害了國家安全,並對國家的生命財產與領導人造成威脅。」

在公報中,首相帕拉育不僅完全不考慮街頭的民怨吶喊與下台訴求,反而視學運組織是示威群眾為「煽動暴亂的陰謀者」,甚至指控其行為「徹底阻礙了我國政府防範COVID-19的防疫成果...因此,我們必須採取『必要手段』」。

帕拉育引用緊急狀態法的授權,宣布自即刻開始禁止「一切政治遊行...與5人以上的公開集會」;同時政府也有權搜索、查扣、限制並逮捕「媒體、網路、社群通訊...等一切傳播管道裡,散播任何鼓勵集會與抗爭的資訊」。

與此同時,泰國內政部也大舉從外地增援鎮暴部隊——超過2,000名重裝警察——前進曼谷市中心戍衛。之中,除了架設蛇籠網與拒馬等「封路工事」,軍警更擺出了重重檢查哨的陣勢,並禁止泰國民眾在下午4點以後進入政府大樓周邊的「一級封鎖區」,阻止抗爭民眾再度集結的意圖非常明顯。

相關「緊急命令」在15日清晨4點正式公布後,政府大樓外的示威群眾頓時陷入憤怒與恐慌夾雜的激動情緒。但坐鎮首夜的運動領袖之一——律師阿農——卻馬上登台向眾人喊聲,除了即刻宣布「凌晨的示威活動到此結束」。

阿農在現場分析當前的氣氛與狀況,判斷「帕拉育政府隨時可能藉故發動『武力鎮壓』」;但同時他也冷靜地安撫眾人情緒,一方面公開請求集結中的鎮暴部隊「不要刺激妄動」,二方面也呼籲眾人:

「一齊走大路退去...今夜最後的行動目的,就是要讓大家平安回家。」

在阿農等人的冷靜協調下,周邊的情勢也在肅殺卻相對有秩序的緊張氣氛中,於破曉前平穩的退場。但過程中,仍有零星示威者因為拒絕離去、或阻止警方圖突前而遭到逮捕。同時,留到最後,直到6點才離開示威前線的阿農,也在隨後遭到泰國警方以「違反(兩小時前才頒布的)緊急狀態禁令」與煽動非法遊行等罪名,再一次地當街被逮捕囚禁。

除了律師阿農以外,多名泰國學運領袖——像是「企鵝」巴利(Parit Chiwarak)、以及法政大學的女武神帕努莎亞(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也都因同樣理由被帕拉育政府逮捕。

但在目前尚不確定在「緊急狀態」的授權下,帕拉育政府會否擴大鎮壓與追捕?當學運頭人陸續遭逮之後,憤怒的泰國青年又會如何面對肅殺一觸即發的曼谷?是要迴避軍警暴力鎮壓的威脅當口?還是要一股作氣挑戰數十年來的貪腐政局?2020的不確定與變動,也正考驗著10月的情緒與信心。

(來源:BBC中文網)

泰國王室車隊遭民眾抗議 政府頒緊急法令壓制示威

發生在泰國的反政府示威進一步升級。當一輛載有泰國王后的車隊周三(10月14日)經過首都曼谷街頭時,一群抗議者在沿途高舉雙手抗議。

這一光景對於這個有著嚴苛冒犯君主罪的國家來說相當罕見。在過去幾個月裏,成千上萬的抗議者在曼谷及多個城市聚集,他們要求總理巴育(Prayut Chan-ocha)辭職,並呼籲限制君主權利。

泰國政府隨即宣佈針對曼谷抗議活動的緊急法令,禁止大型集會。防暴警察也隨即出動,前往總理府附近清場。

泰國警方在電視上宣讀了一份聲明,稱「許多人在曼谷發起、煽動並進行非法的公眾集會」,因此需要採取緊急措施來「維護和平與秩序」。

通過國家電視台播出的聲明還稱,抗議者「煽動混亂和社會動蕩」。

該緊急法令於當地時間周四(10月15日)04:00(GMT+7)生效。

除了限制四人以上集會外,該法令還對媒體進行限制,禁止「發佈含有可能造成恐慌或故意歪曲信息、造成影響國家安全或和平秩序」的新聞和在線內容。

據路透社報道,該法案還允許當局阻止人們進入「任何他們指定的區域」。

抗議升級

當局在聲明中提及了與王室車隊對峙的抗議者作為頒布該法令的重要原因。周三晚上,載有泰國王后素提達(Suthida)的奶油色豪華勞斯萊斯轎車驅車經過曼谷時,遭到一群示威者的抗議。

已和警方對峙多時的抗議者高喊口號,並舉起三根手指(行三指禮)。這是示威運動中的標誌性反抗動作,被認為源於電影《饑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

抗議者們高呼「我的納稅錢!」——用於強調他們對於泰國王室金庫的貢獻。

泰國反政府示威爆發幾個月以來,民眾對於王室的憤怒也愈演愈烈,特別是泰國國王瑪哈·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和很多王室成員大部分時間都在德國度過。

68歲的哇集拉隆功在上周末從德國回國,但等待他的是成千上萬的抗議者。

在針對王室車隊的示威發生前,哇集拉隆功和王后在下午沿著拉差丹儂大道(Ratchadamnoen Avenue)前往大皇宮,這裏早些時候曾發生過示威活動,但當他們的車隊經過時,警察已經將大部分抗議者從現場驅離,留下了保皇派。

這些君主制的支持者們身著象徵王室的黃色T恤,在首都開展了與親民主派抗議者完全對立的抗議活動,其中一些人被拍攝到暴力攻擊親民主派抗議者。一些目擊者指責當局將警察偽裝成保皇派示威者。

周三下午,兩派人馬分別在拉差丹儂大道附近聚集,他們被警方隔離開來。反政府抗議者手挽手,高喊「巴育,滾出去!」以及「人民萬歲!」

抗議者被一群看起來像是保皇派支持者的人阻止進入政府大樓。這些人身穿黃色T恤,同樣手挽手,大聲辱罵親民主抗議者。

「我們想表明我們愛國王,」47歲的西里拉克·卡珊賽瓦特(Sirilak Kasemsawat)對法新社說。她指責民主派抗議者想要「推翻」君主制。

但親民主抗議者撒查(Thatcha)表示,「我們不是要推翻、忘記或不尊重他們。」「我們只是要求他們和我們一起改變。我們國家需要改善很多事情,君主政體也是需要改善的地方之一。」

分析:變局到來?
BBC東南亞事務記者 喬納森·赫德(Jonathan Head)

拉差丹儂大道,字面意思是國王大道。這是泰國許多政治鬥爭的發生地。學生領導的反政府運動在下午佔領了民主紀念碑,這是象徵88年前君主專制結束的裝飾派藝術雕塑。

但這一次,大批身穿黃色T恤的保皇派示威者站在大道兩旁,其中明顯有安全部隊成員。自今年7月抗議活動開始以來,哇集拉隆功國王第一次同時出現在曼谷,他的車隊原計劃沿著拉差丹儂大道行進。

潛在的暴力是真實存在的;警方消息人士說,他們處於最高警戒級別。在紀念碑周圍的一些小規模衝突中,有人投擲了一些花盆,但在大多數情況下,雙方都表現出極大的克制,反政府的一方被允許在沒有威脅的情況下游行。

他們在前往總理府的路上高呼改革和革命口號——這條路如今已被混凝土和鐵絲網完全封鎖——避免了衝突發生和讓王室難堪的風險。

但年輕抗議者的要求,尤其是要求君主對民選機構負責,並未改變。考慮到過去對王室持批評態度的人所付出的代價,他們的表達已經驚人的坦率。和此前的憲法一樣,如今的泰國憲法規定國王必須被尊敬和崇拜。

這些抗議者堅信這必須改變,這樣一個富有和強大的機構必須負起責任。但政府同樣堅持不能討論君主制。在某個時間點,變局不可避免。

為什麼抗議?

泰國政治動蕩和抗議歷史由來已久,但以往的歷次抗議,主要由支持和反對前總理他信(Thaksin Shinawatra)的兩股勢力「紅衫軍」和「黃衫軍」的對抗引發。

今年的抗議有所不同。今年2月,一個受歡迎的反對黨被當局下令解散後,在泰國年輕人當中逐漸誕生了要求當局進行民主化改革的呼聲。

6年前,時任皇家陸軍總司令的巴育策劃了一次不流血的軍事政變,推翻了前總理英拉(Yinglak Chinnawat)的看守政府。他起草了新的憲法,擴大軍方權利。

2019年3月,泰國舉行了軍方掌權以來的首次選舉。對於許多年輕人和首投族來說,這被視為是經歷了多年軍事統治後一次變革的機會。但軍方採取多項措施鞏固其政治角色,巴育重新出任總理。

今年2月,泰國法院裁定受到年輕人歡迎的親民主黨派未來前進黨(FFP)在一筆貸款問題上違法,要求解散,導致數千人加入街頭抗議活動。今年6月,一位知名民主活動人士失蹤,讓事態再次升溫。

抗議和示威在7月和8月快速升級,並開始擴展到學生以外的群體之中。如今,它已成為泰國執政當局多年以來面臨的最大挑戰。

上周末,曼谷的抗議活動規模達到多年來最大。成千上萬的人不顧當局的要求聚集起來,要求改革。當局表示,有1.8萬人參加了周六的抗議,一些人給出了更高的數字。許多人留下來繼續抗議到周日才散去。

此前,學生領袖們還在曼谷市中心的王家田廣場(Sanam Luang)地上鑲入了圓形的金色牌匾,上面刻有「國家屬於人民」字樣。原先在廣場上,有一個紀念1930年代君主專制制度結束的牌匾,但這個牌匾卻在2017年不知所蹤。

抗議者要求君主制改革的呼聲在泰國尤為敏感。儘管泰國是君主立憲制國家,但對王室的批評仍會面臨非常嚴厲的牢獄之災。即使是總理見到國王,也必須伏地而跪。

泰國防暴警察在周四早上的緊急法令生效不久後,將抗議者從總理府外驅離,數百名警察被部署到在街頭。

泰國人權律師組織(Thai Lawyers for Human Rights)稱,有三名抗議領導人被逮捕,警方尚未對此發表評論。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學生領袖被捕時撕破拘捕令 警員架起水馬防示威者衝擊警區總部

泰國政府宣佈實施緊急法防止街頭示威升級,包括禁止5人或以上聚集等,然而大批示威者仍無懼打壓,周四繼續聚集在曼谷商業區抗議,高呼釋放被捕人士的口號。警方早上再在總督府附近一間酒店拘捕示威領袖帕努沙亞(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和另一名集會領袖,帕努沙亞被捕時將拘捕令撕碎。

曼谷進入緊急狀態後,政府可以禁止5人以上的集會,且禁止民眾進入政府劃定的區域。不過示威民眾無懼緊急狀態命令,今天下午約3時開始集結在拉差巴頌十字路口(Ratchaprasong Intersection),從一開始的數十人增加到數百人,警方出動人牆包圍示威者,雙方數度推擠,不過民眾越來越多,到傍晚5時左右,約有1000到2000人聚集。

民眾不斷高喊「封建必亡、人民萬歲」、「巴育滾蛋」、「把我們的朋友放出來」等口號,隨後民眾在路口正中央搭建了一個臨時舞台,讓學運領袖之一站上舞台,示威民眾直接就地坐下,佔領拉差巴頌十字路口,周圍則有大批警力包圍。

拉差巴頌十字路口是2010年反政府紅衫軍集結的主要地區之一,他們訴求政府解散國會眾議院並重新進行大選,當年紅衫軍和軍警發生嚴重衝突,4月到5月間的示威抗議造成超過90人死亡。

便衣警員早上約8時半突擊搜查集會場所附近一間酒店,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大學生帕努沙亞和集會領袖納特查農(Nathchanon Pairoj)之後被帶上警車。泰國人權律師組織在Twitter發放帕努沙亞躺在地上的相並寫道:「她躺在地上拒絕讓警員帶走,然後警員將她帶到空鑾(Khlong Luang)警局。」

泰國傳媒報道帕努沙亞將拘捕令撕碎,而納特查農被捕時亦拒絕合作,警員要將他們抬上輪椅,再推到警車旁邊。警車將兩人載到邊境巡警一區總部。

當局以違反緊急狀態令和在總督府外組織示威罪名,拘捕了逾40名示威者,包括集會領袖阿農(Arnon Numpha)、巴里(Parit Chiwarak)和巴實(Prasit Krutharote)。

早上約9時20分,9輛警車、2輛貨車、一輛救護車和2輛警方搜證車抵達邊境巡警一區辦公室,巴吞他尼府(Pathum Thani)14間警局派出防暴警察在大樓附近戒備,在總部入口架起水馬。

反對派前進黨(Move Forward Party)領袖皮塔(Pita Limjaroenrat)等人抵達邊境巡警一區辦公室,與被拘留在該處的示威者見面。皮塔入內前表示,他和其他國會議員希望確認有多少人被拘留在該處,查看他們的健康情況及是否有律師,又指未知警方用甚麼罪名指控他們。他表示集會領袖已盡力確保集會和平恰當進行,反而是警方導致形勢升級。

(來源:新頭殼)

泰國爆發學運「要求總理下台」 泰國總理反問:我做錯什麼?

泰國昨天發生反政府的學生團體在鬧區示威活動,要求泰國總理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下台。帕拉育今(16)日宣布曼谷於凌晨4時進入緊急狀態,並反問示威者「我做錯什麼」。

昨晚是曼谷從7月以來第5次進行大型示威活動,由「自由人民」(Free People)、「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United Front of Thammasat and Demonstration)及多個民主運動團體,共同要求總理帕拉育下台,呼籲修憲及改革王室。

泰國今天緊急召開內閣會議後,當帕拉育被記者問到示威者要求他下台一事,他回應「不會辭職,而且我到底做錯什麼才必須下台?」

針對泰國示威活動,帕拉育表示,局勢越來越暴力,政府會頒布為期30天的緊急命令,若局勢有和緩跡象才會終止,否則會持續下去。他還用香港的反送中事件來舉例,稱示威活動破壞了香港經濟,也讓香港陷入混亂,失去過往的光彩。帕拉育說:「泰國和香港同樣是民主社會,面對困難時,我們必須互相扶持」。

昨日泰國政府宣布曼谷進入緊急狀態,希望平息示威遊行,實行禁止五人以上的戒嚴令,並且不准散布有關危害國安的訊息,不過大批示威者仍無視禁令,一樣在曼谷進行示威活動。

(來源:明報)

泰警射水炮 示威者傘陣抵擋 泰王:國家需愛國家和君主制的人民

泰國曼谷昨(16日)再有千計民眾無懼禁令上街示威,警方晚上發射水炮驅散。當地警方同日拘捕兩名示威者,他們被指在周三有份妨礙王后素提達的車隊,被控對王后「行使暴力」,罪成最高可被囚終身,是今次示威浪潮以來最嚴重控罪。內閣正式通過緊急狀態令,法令由周四計起實施30天,措施包括禁止5人或以上的政治集會等。另外,泰國電視台昨日播出國王哇集拉隆功日前向北部前共產黨人發表的預錄講話,他說國家需愛戴國家和君主制度的人民。

兩人對王后「行使暴力」被捕

防暴警察昨提前到周四有過萬人示威的拉差巴頌路口戒備,示威者改到鄰近地點聚集,法新社估計約2000人出席。手持警棍和防暴盾牌的警察趕到新示威場地,封鎖附近道路和地鐵站,並向示威者發射水炮。有示威者持雨傘抵抗,亦有人向警員投擲膠樽還擊。

同日較早時間,刑事法院向兩名示威者發出拘捕令,指他們涉嫌試圖傷害王后。泰國刑法110條規定,任何人對王后、法定繼承人或攝政王行使暴力,可被判監16至20年或終身監禁。該法甚少被動用,至今被捕的示威者主要被控煽動叛亂罪和違反防疫限制等。王后素提達的車隊周三駛經示威場地時,示威者跟王室支持者發生衝突,亦有人向車隊高叫口號和舉起象徵反抗威權獨裁的「三指禮」,政府其後以此事為由,周四凌晨頒布緊急狀態令。

首相警告倘局勢升級將宵禁

首相巴育昨日在緊急內閣會議後表明不會辭職,並警告若局勢升級,不排除宵禁。有人在聯署網站Change.org,要求將泰王哇集拉隆功列為德國的「不受歡迎人物」,泰國政府其後封鎖網站,並指有關內容違反該國的電腦罪行法。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發言人對泰國局勢表示關注。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示威者傘陣擋水炮 僧侶拍水炮車門求警停手

泰國局勢升級,在示威浪潮升溫下,總理巴育周五早上召開緊急內閣會議,表明不會因示威而辭職,更指防止街頭示威的緊急法將維持30天,但周五仍有約2,000示威者連續第二天無懼緊急法、風雨不改上街抗爭,與警方爆發衝突,防暴警出動水炮車向僅以傘陣抵擋的示威者發射水炮,現場一片混亂,更有僧侶挺身而出,上前向水炮車拍打車門,呼籲防暴警停手,示威者在警方出動水炮後,宣佈周五的示威活動結束。聯合國對泰國局勢表示關注。

儘管警方過去一周拘捕逾40人,但直至目前為止未有使用主要武力鎮壓示威。主辦單位示威舉行約3小時後宣佈解散活動,一名31歲示威者表示:「我自己並不害怕,我為國家的未來感到害怕。」 聯合國高級專員關注泰國局勢,提到當局向示威者施加嚴重指控,包括煽動叛亂等罪名,有違民眾和平行使自己的權利。

泰國國營電視台周五播出泰王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的錄影講話,他前一天在北部向一班前共產黨員說:「國家需要人民愛國愛王室。」當中未有提及過去3個月的示威活動,並指:「你們的經驗及所為,可以教導下一代,這將會非常有用。」

周五有大批示威者繼續上街,入夜後,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先封鎖附近道路,附近鐵路站關閉以阻人群聚集,百貨公司則提早關門。數百名防暴警察跟着列陣逼向示威者,指他們不回家就要面對水炮驅散。

示威者不肯走,警方約6時半出動水炮車,向在天橋底避雨的示威者,噴有藍色染料的水,包括示威者、記者及圍觀民眾都中招。部份示威者臨時設路障,在其後組成傘陣抵抗警方推進,高呼「滾開!滾開!停止滋擾人民」,並高唱泰國國歌,部份人向警察擲膠樽還擊。《曼谷郵報》形容相關策略是「學習自香港」的抗爭活動。

有被水射中的示威者感到眼睛刺痛,稱水炮的水混入化學物。示威領袖之一達貼(Tattep Ruangprapaikitseree)批評:「獨裁政府用暴力驅散人民的運動。」

警方表示周五晚至少有4名警員及11名示威者在衝突中受傷。至晚上7時半,人群開始離開,他們在雨中往披耶泰路 (Phayathai Road)南行,穿過朱拉隆功大學 (Chulalongkorn University)往三養路口(Sam Yan intersection)及是隆路 (Si Lom)。示威領袖表示,朱拉隆功大學的主要入口將會開放,供任何有緊急需要的人士暫避,有人逗留在校園內,也有人在三養附近慢行。

一小批示威人士晚上仍留在暹羅中心(Siam Center)外,但被防暴警察揮舞警棍和盾牌趕走,有為數不明的示威者被捕。

警方在大約晚上8時半重奪示威路口的控制,但示威者誓言周六會再次上街集會。一名29歲工程學生向法新社表示:「(使用武力)只會增加示威人數,民憤已經升溫。」

雖然泰國曼谷宣佈進入緊急狀態,並頒令禁止5人以上的集會、禁止民眾進入政府劃定的區域等,但仍有大批民眾無懼禁令走上街頭,提出巴育下台等訴求。近一萬示威者周四在拉差巴頌十字路口(Ratchaprasong Intersection)集會後,警方在該區駐重警力,封鎖道路,示威學生臨時轉移地點至1.6公里外的另一個路口。一名22歲大學生強調,「我一定要為自己的未來抗爭」。他指年輕一代不能容忍一直維持現狀,指泰國現在貧者越貧,富者越富。

巴育表明「不會辭職」,更直言:「政府必須使用緊急法令,因為示威開始變得暴力⋯⋯這將會維持30天,如果局勢緩和,或者會維持更短時間。」

另外,泰國警方指控2名周三阻礙王室車隊的男子是企圖對王后素提達動武,最嚴重可判死刑。被控男子強調當時沒任何傷害王后的意圖,要求還他清白,影片也見到素提達的車隊駛經示威者時,她是在微笑而非表現驚恐。

(來源:立場新聞)

學運領袖向王后舉三指手勢被捕 或面臨終身監禁 警多次出水炮車驅散示威者

泰國曼谷反政府運動持續,學運領袖Francis J. Bunkueanun Paothong及社運人士Ekachai Hongkangwan涉嫌在周三(14日)的「供僧衣節」活動中,向泰國素堤達王后與提幫功王子的車隊舉起三指手勢及叫喊口號,今日(16日)正式被控「圖謀傷害泰國王后」罪,這是自7月示威浪潮以來針對社運人士最嚴重的控罪,兩人或面臨終身監禁。

另外,經過三日大型示威後,今晚繼續有逾千人在曼谷巴吞旺十字路口(Pathumwan Intersection)聚集,不時高叫口號及舉起手機燈互相打氣;泰警則多次出動水炮車驅散示威者,又拿盾牌、警棍追趕中學生,示威者則以「傘陣」或徒手推警察盾牌對抗。至晚上10時,仍有不少民眾在街上留守。

泰警出水炮車 示威者學香港以「傘陣」阻擋

繼昨日約1.3萬人參與大型反總理巴育示威後,示威者再計劃今日再發起連續第三日的集會。下午5點開始,原定示威集合地點已被警方以鐵絲包圍,示威者臨時轉往幾百米外的巴吞旺十字路口(Pathumwan Intersection),設路障以防止警察進入,更對警方高喊「下車!停止騷擾異見人士」,又向天橋上的途人大喊「下來!下來!」,呼籲他們加入遊行行列。

防暴警到場後,以警棍追趕身穿校服的學生,並向示威者推進、以用水砲車發射令人刺痛的藍色水,令現場一片混亂。《曼谷郵報》報導指,一些示威者學習香港示威者的策略,以傘陣抵抗水砲車的藍色水柱,也有人向警員扔水瓶,甚至有僧侶拍打水炮車,希望警方不要再向示威者射水炮;至傍晚6時許,有2千多人仍在街上聚集,並試圖避開警方水砲車,目前未知泰警水砲車射出的水成份為何。

晚上7時多,不少示威者已經離開,但仍有人堅持留守,更多人再轉往拍喃四路(Rama IV Road)的山燕十字路口周圍重新組建路障,附近的山燕生活商場也提早關閉,泰國警方警告將逮捕超過5人的集會。

「奶茶聯盟」大學生被控最嚴重的罪名

就讀泰國瑪希敦大學的Francis J. Bunkueanun Paothong過去積極參與泰國學運抗爭,主要於國際戰線、校園及緊急醫療站出力;他也經常聲援「奶茶聯盟」的民主運動,曾於10月1日中國國慶時,到當地中國大使館聲援香港、維吾爾族及台灣等地,在現場唱《願榮光歸香港》,並多次在Twitter發文,稱希望台、港等地可以在自由之中生活。他周三(14日)與Ekachai向王后示威,泰國政府隨即實施緊急法,禁止民眾參加超過5人的集會。

自涉嫌阻礙皇室車隊被通緝後,Francis主動到警局投案,並發佈一段2分鐘的道別自白,稱希望證明自己的清白,強調他沒有打算傷害王后或王室,相信只有抱持希望才能繼續堅持前進,「終有一天,我能重拾自由,我的清白能被平反……而我一直努力奮鬥的追求目標,也仍會在終點等我」。

根據泰國法律第110條「圖謀傷害泰國王后」罪,任何人圖謀傷害王后或她的繼承人之自由,將處以16至20年徒刑或無期徒刑;如果該行為危及王后生命,犯人將會被處以死刑或終身監禁。據當地人權律師稱,過去4天內共有51著名的抗議領袖及參與者被捕,不少人即場被關押,而「圖謀傷害泰國王后」是當中最嚴重的控罪。《路透社》報導指,沒有跡象證實王后在事件中受到傷害,現場片段顯示,當車隊經過示威者時,她從車窗上微笑著,之後如常在寺廟裡執行職責。

(來源:轉角國際)

水砲對雨傘:下一招宵禁?泰國沸騰抗爭的「曼谷雨夜之戰」

「把消息傳出去,『#泰國怎麼了?』」泰國2020學運,16日晚間在曼谷遭到警察強力鎮壓。為了堅持抗爭承諾、爭取釋放被捕手足,將近3,000名泰國示威者周五傍晚如期履約,出現在首都最熱鬧的巴吞旺一帶和平示威。但由於當日曼谷降下滂沱大雨,交通出入又遭大批警察層層封鎖,尚等不到人潮聚集,眾人就遭「先下手為強」的鎮暴警隊強行清場。過程中,持盾陣的警隊挾壓倒性數量衝鋒;泰國政府更調來重型水砲車,在雨夜中風暴式地近距沖散人群,與示威群眾自發築起——似曾相識地——的「雨傘陣勢」正面對抗。

儘管衝突中,不斷有高齡長輩擋在警隊的衝鋒前「下跪求情」;一些自稱是社運老骨頭中年示威者與周邊街坊,更是自告奮勇地拿起雨傘擋在水砲襲來的第一線,好讓「年輕的學生們平安撤退」。但在警方的優勢動員下,巴吞旺的雨夜對峙,最終仍以政府成功清場、並逮捕包括採訪記者在內的十多人後結束。

然而巴吞旺的雨夜鎮壓,對泰國社會帶來極大的心理衝擊。「警察鎮壓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者」的直播畫面,引發了泰國本地與國際輿論極為激烈的悲憤譴責,無論是娛樂圈的明星偶像、社群網路的網美網紅、一般追星的K-Pop粉絲網路、以及各國外媒目擊現場的特派記者,都對泰國政府與當權者們,表達了最強烈的譴責與動員支持——因此在離去前,承諾「明天或後天...我們會不斷重返」的學運示威者們,預料也將以更大、更高壓的抗爭規模重回曼谷。

但被徹底激怒的輿論,似乎不是泰國首相帕拉育——以及泰國王室——所在意的事。因為在16日的公開表態中,首相帕拉育仍堅持:人民就是該遵守首都圈頒布的「緊急狀態」禁令。並不排除再下重手,於近日加碼「宵禁令」。

同時,在街頭抗爭中,正高速喪失民間敬畏與政治威信的泰王拉瑪十世,雖然對當前的政治僵局仍沒正面表態。但16日街頭鎮壓的同時,泰王卻藉著「供僧衣節」的佛教活動,公開了一段意有所指的爭議談話:

「我們現在只需要那些熱愛國家、擁戴政府的人民...作為長輩,我們必須『教誨』年輕世代明白這件事。」

曼谷16日的示威集會,由於市區大雨與警方提前限制出入的關係,整體人數與聚集效率都沒有前兩日來得龐大,在巴吞旺(15日抗爭的叻巴頌十字路口就在本區)的示威前線,高峰人數大概只有2,500~3,000人,較前兩天的數萬人規模仍有一定距離。

依據學運組織方面的號召,上街的示威者們多以周五下午5點為集合時間;但示威現場的鎮暴警隊,不到6點就開始收攏包圍網,並架起了衝鋒盾陣、叫來了水砲車,在匆匆喊話警告民眾「非法集會即刻撤離」後,隨即在6點30分發砲清場。

泰國警方的鎮暴策略,先是將示威者逼入高架橋下的狹長空間,逼使現場民眾在正面狹長的集中狀態,面對優勢警力與水砲車的衝鋒。接著高壓水砲車才在大雨中,無差別地對抗爭正面的「傘陣」噴射藍色染劑與催淚水柱——現場除了有路過的小學生面部被刺激性物質痛得嚎啕大哭,更不斷有落單於傘陣之外的示威者被噴射水柱「強力轟頭」而倒地受傷。

但也由於衝突現場是在高架橋下,對於鎮暴設備操作不佳的泰國警隊,也多次出現「水砲車噴到自己人」、「第一線盾陣被後方的催淚水柱弄哭」的荒謬場面,而遭遇抗爭聲援者的大肆嘲弄與噓聲。

不過警方的清場仍然保持著絕對的優勢,因為在源源不絕的鎮暴部隊後,泰國政府也從外縣市,甚至是幾百公里遠的泰國中部華富里,抽調了大量的增援警隊;更別提在「緊急狀態」的授權下,泰國陸軍也已收到了「待命指示」,隨時可在「首相或警方的要求下」上街鎮壓。因此在水砲車噴水的第一時間裡,現場的學運成員與主持團隊,就已呼籲民眾:

「趕緊撤退!平安離開現場不要落單,避免衝突被捕...我們明天、後天,再一起重新再戰!」

「許多長輩或自稱『社運老骨頭』的中年衝組,自願留在最前線,硬是擋在噴射水柱前,說是要為那些上街的高中生、大學生與年輕人們,爭取平安撤退的時間。」

泰國網路媒體《泰國詢問者》的現場記者,傳回如此的照片與前線敘述。

而其他沒來到現場的泰國民眾,也同樣在電視直播、網路影像裡,見證到高中生女學生被水柱沖倒、警察衝鋒揍人,憤怒的高齡長輩衝到警察身旁拿拐杖敲打盾牌痛斥「年輕小警...是非不分」,以及悲傷的大媽隻身在盾陣前向警隊下跪「求情停止鎮壓」。

然而隨著時間的過去,大概在晚間7點30分後,巴吞旺的示威者就已大多撤退,不過行動中也出現非常多的「志願交通隊」——包括計程車、摩托車或私家車——故意開到警察增援路線前堵路,或者搭救全身都是催淚藥水的落難示威者離開現場。最後剩下零星衝組,持續與警隊周旋,直到晚間10點才以「警方清場成功」為結局,結束了巴吞旺的一夜與雨戰。

根據曼谷警方的說法,泰國當前仍處於「防疫緊急狀態」(儘管每日新增確診已落到15例、甚至個位數),曼谷也在10月15日清晨頒布了「首都緊急狀態」,因此不斷違法集會的示威者,明知故犯地不斷違反「緊急狀態中的緊急狀態」,「被政治組織煽動的非法行動...很快就會被一網打盡!」

不過在巴吞旺的衝突裡,泰國警察究竟抓走了多少人?官方則沒有舉出明確數字。像是在衝突過程中,泰國英文媒體《Prachatai》的採訪記者,就在出示證件、表明記者身份後,仍遭警方強押抓走,幸好該名記者隨後在17日清晨已交保獲釋。但直到17日上午為止,光是學運團體方面確認的被捕成員,至少有51人。

「『首都宵禁』當然可能的選項,有規劃...但目前還沒到這個地步。」

面對學運升溫的政治挑戰,泰國首相帕拉育(也就是學運訴求,要求「馬上下台」的最大目標)16日也在送走來訪的中國外長王毅後,公開面對媒體發表談話。

已獲得國會背書頒布「首都緊急狀態」的帕拉育,目前並沒有釋出任何對學生妥協、讓步與溝通的跡象,反而不斷強調「防疫的限聚令很重要」、「年輕人不要被政客組織煽動」的老調發言。唯對於「首都宵禁」的提問,帕拉育才語帶威脅地表示:「會有準備。」

首都宵禁的政策,對於本就被疫情重創的曼谷觀光、經濟與民生消費,將帶來更進一步的短期打擊;對於悲憤的國民氣氛來說,「夜間出入管制」基本上也起不到實質的管制與嚇阻作用。但此一提議,從軍人出身、曾發動軍事政變而奪權的帕拉育嘴中說出,代表的可能不只是「宵禁」,而更是故意暗示「戒嚴」、「軍事接管」的意圖恫嚇。

與此同時,已成為民怨焦點的泰王拉瑪十世,在前日王家車隊遭遇示威者「示威羞辱」後16日又透過錄播影片,意有所指表示:「我們現在只需要那些熱愛國家、擁戴政府的人民...作為長輩,我們必須『教誨』年輕世代明白這件事。」其口氣內容的真意究竟為何?在水砲噴射街頭的同時,也起到了火上加油的不明確作用。

目前,泰國的主流媒體輿論,大多仍維持在「震驚」、「社會分裂」的報導方向,但卻迴避警方鎮壓策略與帕拉育反應無能的批評。媒體意見大多認為,「學運抗爭的持續升溫,對於疫情中虛弱的泰國經濟只會有負面影響...更可能激怒軍方,讓『軍人接管』的政變惡夢重演。」

但對於帕拉育與王權擴張的專政爭議,多數報導則只敢提出擦邊球的呼籲,建議首相與政府「傾聽人民聲音...可以考慮配合修憲」。

在2020泰國學運的3大訴求中——「停止侵害人民、重新起草新憲法、解散國會」——目前最有可能接近民意訴求的一條,是關於憲法修憲。因為在夏季抗爭前,泰國國會各黨就正在討論「修憲方案」,但卻因為種種原因而延宕到11月1日,國會才會重啟議程討論。

部分輿論意見認為,帕拉育若願釋出善意,加速11月國會的修憲討論、並對反對黨的憲政方案讓步,可能是當前緩和氣氛的唯一解;但民間意見則質疑,泰國當前的國會政黨早已在結構性舞弊與政治審查與迫害下,與真正的民意授權脫節,各種漫長且搔不到癢處的「修憲拖延」只會讓國民失去對當前政治的信心,「要平息國民的怒火,除了帕拉育下台外...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來源:立場新聞)

警方:水炮車藍色水無危險 「文明國家」都會用 但不清楚所用化學物

泰國曼谷反政府運動持續,當地警方昨日 (16日) 出動水炮車驅散,有示威者指水炮車射出的藍色水對眼及皮膚具刺激性。泰國警方昨日表示,他們的驅散行動符合國際標準,並無使用任何危險的武器,又指水炮車的水沒有危險的化學物質,不會危害示威者性命,卻又稱不肯定水中使用了甚麼化學物質,會稍後由專家詳細解答。

泰國防暴警察發言人Pol Maj Gen Yingyos表示,警方並不想採取任何損害民眾生理或心理健康的行動,但由於政府已宣布曼谷進入緊急狀態,他們有義務履行職責。對於有指昨日的示威是和平進行,他回應說:「無論是否暴力,所有聚集都是違法。」

Pol Maj Gen Yingyos說,水炮車的水不含危險的化學物質,或危害示威者的生命,但承認可能會刺激皮膚。他又說,警方無法確認使用了甚麼化學物質,但他們會查詢並邀請專家解釋。被問到為何警方對購買的化學物品不好奇時,發言人說,「文明國家」都是使用這些化學物質,以便警方識別違法的人。

Pol Maj Gen Yingyos又指,周五的示威有5名警員及3名示威者受傷,已送院治理。

(來源:立場新聞)

泰「男神」Bright︰免於暴力是基本人權 《出貓特攻隊》女星Aokbab願示威者平安

泰國反政府示威浪潮持續,首都曼谷一連三日出現大型集會,當地警方周五(16日)晚首次出動水炮車驅散人群,爆發激烈警民衝突。事件引起國際關注,當地演藝界亦有多名藝人發聲,現年22歲、憑BL劇《因為我們天生一對》(2gether:The Series)系列爆紅的男星Bright Vachirawit,深夜在IG發布限時動態,指「免於暴力的自由是基本人權」;現年24歲,2017年電影《出貓特攻隊》女主角Aokbab亦在IG以泰文寫上「願所有人安全,不支持任何暴力」。

在IG坐擁逾五百萬粉絲的Bright Vachirawit,昨日深夜發文,以英文寫上「Freedom from violence is one of the basic human rights.Pls stay safe.(免於暴力是自由的基本人權,請保重及注意安全)」。

Bright Vachirawit之前亦曾間接促成港台泰三地,對抗中國網軍的「奶茶聯盟」。今年4月,Bright和女友nnevvy在網上公開對話內容,他形容女友的衣著風格像「中國女孩」,nnevvy就表示自己是走「台灣女孩」風格,隨即引發中國網軍大舉攻擊,五毛和「小粉紅」認為nnevvy的行為是宣揚「台獨」,對她大肆抨擊。泰國網友紛紛加入戰團,製作大批meme圖風趣回應,事件推上國際,有人呼籲泰、港、台三地成立「奶茶聯盟」對抗中國網民「霸權」,「MilkTeaAlliance」此後成為網上熱門標籤。

至於 大熱電影《出貓特攻隊》的女主角Aokbab(Chutimon Chuengcharoensukying)則在IG以泰文寫上「願所有人平安,不支持任何形式的暴力行為」,其另一個動態則顯示各個求助電話號碼。

賣座電影《嚇鬼阿嫂》、《戀愛病發》、《女神撞正基OL》的女主角,泰國比利時混血兒女星Davika Hoorne(Mai),亦以泰文貼文「不同意使用暴力」。而泰版《浪漫滿屋》女主角Aom Sushar Manaying,昨晚亦罕有地在IG發表貼文,展示多張警民衝突照片,標注「what is happening in Thailand」,又以泰文呼籲停止暴力,「和平聆聽人民的聲音,用慈悲和諒解解決問題」。

(來源:香港電台)

泰國示威者揚言下午再上街 政府促保持和平勿集結

泰國局勢持續緊張,示威者揚言今日下午再上街,但無講明地點。

政府發言人說情況持續落去,任何一方都不會贏或輸,只會令國家受損,又說政府希望示威者保持和平,不要集結。

大批要求總理巴育落台的示威者,昨日一度佔據曼谷部分主要路段,與警方對峙,部分人投擲水樽,防暴警察入夜後開水炮驅散,其後奪回被佔據的路段,示威領袖隨即宣布結束示威。

昨晚有3名示威者及4名警員受傷。發起示威的團體譴責警方暴力對待民眾,呼籲今日參與示威的人,準備好應對警方的鎮壓手段。警方強調昨晚採用的力量,符合比例及國際慣例。

(來源:立場新聞)

泰國警方封鐵路、交通受阻 示威者兵分三路集會 泰國抗爭者:對抗意志前所未有

【1958】泰國警方鐵路小組公布今晚集會人流數字,4個主要的集合點總参加人數估算有約23,000人,分別為Lat Phrao intersection約8,000人、Wong Wian Yai鐵路站約8,000人、Udomsuk - Bang Na一帶約6,000人,和藍康恆大學(Ramkhamhaeng University)約1,000人。當地警方公布,鐵路服務會在8時30分全面恢復服務。

【1950】大批示威者響應現場示威領袖及網上號召,多個集合點都有人正在散去;據當地電視台Thai PBS World報導,有交通警員在場指揮交通及為示威者開路,做法與昨晚以水炮車等驅散大相徑庭。

【1940】曼谷當地周六的示威行動暫時氣氛仍然和平,網媒Prachatai報導,一度由烏東素站(udomsuk)蔓延往Bangna的人潮開始散去,示威者在Bangna重申要求總理下台、重組政府等訴求後和平離去,沒有發生衝突,惟udomsuk一帶仍有人留守。在Lat Phrao intersection,有人清理現場遺下的垃圾,示威者正收集雨傘和頭盔予下次集會使用,有義工在場協助。在Nonthaburi、Wong Wian Yai,示威者亦同樣正在離去,有示威領袖表示行動將繼續:「regroup and fight another day」。網上早前已流傳文宣,示威會在當地時間晚上8點結束。

【1915】三個主要的集合點仍有大批示威者留守,未見警員到場行動,網上有文宣指,示威會在當地時間 8 點結束。泰國警方召開記者會,譴責示威者佔路及阻塞交通,強調示威者的行為違反自10月15日起實施的禁止5人以上聚會的禁令,及違反當地國家安全法。警方發言時亦特別指出,網上流傳的示威者遭暴力對待圖片,實際上是發生在香港,警方譴責假新聞(Fake News)。

【1815】當地最大規模的集合點Lat Phrao intersection(叻拋十字路口),穿上不同顏色雨衣的示威者列陣傳物資,畫面可見示威者正整齊有序地往同一個方向傳送頭盔、雨傘和防毒面具等防護用品。根據當地傳媒報道,現場有消息指警方正準備進入該示威區域,有「前線」示威者將年紀較小的示威者推向後方;不過有身處現場的泰國市民向《立場》澄清,當時一度誤傳水炮車到場,其後證實警方並未到場。

【1730】在其中一個集合點烏東素站(udomsuk),當地時間下午5時30分已萬人空巷,鐵路站旁高架橋下空地站滿示威者,有穿上雨衣、頭盔和眼罩的示威者一度築起人鏈嘗試封路,阻止汽車駛入,有人舉起泰文標語反對君主制。隨著愈來愈多示威者加入,現場早已水洩不通,示威者嘗試緩慢沿素坤逸路(sukhumvit road)往臨近的Bangna intersection(班納十字路口)移動,以爭取更多集會空間。

泰國反政府示威持續,泰國於15日凌晨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禁止5人或以上的集會,但示威者無視禁令繼續上街。警方今日下午2時已封閉曼谷市中心叻巴頌路口(Ratchaprasong Intersection),地鐵停駛、多處路面交通受阻,示威者決定兵分三路到 Lat Phrao intersection(叻拋十字路口)、udomsuk(烏東素站)、wong wian yai(大羅斗圈站)集會。在當地時間下午約4時,大批民眾開始在以上3個地點聚集,因交通受阻,不少人步行上街。

在鄰近鐵路的叻拋十字路口,下午3時許起已有市民聚集,有人開始走出馬路,現場仍有汽車駛過,惟現場圖片所見交通頗為擠塞。雖然鐵路關閉、路面交通受阻,仍然無阻示威者上街,越來越市民步行到現場一帶,加入示威隊伍。

一名身處Lat Phrao intersection(叻拋十字路口)的泰國市民向《立場新聞》表示,兵分三路策略的目的之一,是令警方、政府更難規劃如何驅散及拘捕示威者。

示威者對抗警方意志「前所未有」

她續指,現場有義工向示威者派發護目鏡,她表示,不少示威者對於昨日警方鎮壓極憤怒,出現「前所未有」的意志、希望對抗警方;雖然如此,示威者仍然互相提醒不要攻擊警方,因為不想讓警察有藉口指責甚至拘捕示威者。

這位泰國市民又表示,示威者多數屬年輕人,他們不止在對抗正破壞一切的極權、政府及機制,更是與支持王室的上一代、甚至父母對抗。

在當地時間下午約5時,她向《立場》表示,在場的示威領袖呼籲市民,如果今晚遇上警方鎮壓,希望市民立即停止示威並離開現場,之後再重新聚集,以避免傷亡。

(來源:明報)

泰國示威者兵分多路繼續上街 地鐵輕軌一度暫停服務

泰國曼谷昨(16日)有千計民眾無懼禁令,上街示威要求釋放被捕者,警方晚上發射水炮驅散。其中一個示威團體Free Youth今(17日)呼籲示威者繼續上街抗爭,並為遊行示威做好身心準備,面對被鎮壓的情況。

【22:30】示威者下午於曼谷各區聚集,其中在曼谷北部的叻拋區(Lat Phrao)人數最多,佔據了區內一個主要的十字路口。穿黑衣為主的示威者,部分更佩戴頭盔及俗稱「豬嘴」的防毒面具,向馬路駛過的車輛舉起象徵示威者三大訴求的三指手勢。為避開警方部署,示威組織在集會開始前1小時才公布3個集會地點。當地警方原先估計兩個可能會舉行示威地點並提前封路,最終該兩個地點均沒有示威。

《曼谷郵報》估計,曼谷各地合共有逾2萬人聚集,過程大致和平。路透社則稱,在曼谷以外有至少6個城市出現示威。而大羅斗圈(Wongwian Yai)、烏東素(Udomsuk)亦分別有大批民眾示威。

曼谷的輕軌系統(BTS)及地鐵(MRT)和巴士路線因應政府命令,幾乎全線停駛,以防止人群前往集會地點。警方今日改變態度,只遠距離作戒備,沒有驅散,示威者晚上陸續散去,鐵路交通和巴士等8時半恢復正常服務。

【16:15】泰國反政府示威持續,昨有千計民眾無視禁令到曼谷集會,警方晚上發射水炮驅散。當地警方同日拘捕兩名示威者,他們被指在周三(14日)有份妨礙王后素提達的車隊,被控對王后「行使暴力」,若罪成最高可被判囚終身,是今次示威浪潮以來最嚴重控罪。首相巴育警告若局勢升級,不排除實施宵禁。

(來源:立場新聞)

學運領袖被控「圖謀傷害王后」獲准保釋 須繳交20萬泰銖保釋金

泰國曼谷連續多日爆發反政府示威,學運領袖Francis J. Bunkueanun Paothong周三(14日)被控「圖謀傷害泰國王后」罪,或面臨終身監禁。Francis今日傍晚6時許在Twitter表示已獲准保釋,須繳交20萬泰銖保釋金,即約5萬元港幣,又指在案件審結前,無法就案件發表任何評論。他亦向所有支持他的人士表達謝意。

根據《Thai PBS World》報道,法院指Francis有永久居留權,認為他不可能棄保潛逃,但強調他保釋後不可再干犯同樣罪行。報道指,另一同樣被控「圖謀傷害泰國王后」罪的社運人士Ekachai Hongkangwan無法保釋,今日繼續還押,等待警方進一步調查。

Francis J. Bunkueanun Paothong 及 Ekachai Hongkangwan涉嫌在周三的「供僧衣節」活動中,向泰國素堤達王后與提幫功王子的車隊舉起三指手勢及叫喊口號,昨日正式被控「圖謀傷害泰國王后」罪,這是自7月示威浪潮以來,針對社運人士最嚴重的控罪,兩人或面臨終身監禁。

就讀泰國瑪希敦大學的Francis過去積極參與泰國學運抗爭,主要於國際戰線、校園及緊急醫療站出力;他也經常聲援「奶茶聯盟」的民主運動,曾於10月1日中國國慶時,到當地中國大使館聲援香港、維吾爾族及台灣等地,在現場唱《願榮光歸香港》,並多次在Twitter發文,稱希望台、港等地可以在自由之中生活。他周三(14日)與Ekachai向王后示威,泰國政府隨即實施緊急法,禁止民眾參加超過5人的集會。

自涉嫌阻礙皇室車隊被通緝後,Francis主動到警局投案,並發佈一段2分鐘的道別自白,稱希望證明自己的清白,強調他沒有打算傷害王后或王室,相信只有抱持希望才能繼續堅持前進,「終有一天,我能重拾自由,我的清白能被平反……而我一直努力奮鬥的追求目標,也仍會在終點等我」。

根據泰國法律第110條「圖謀傷害泰國王后」罪,任何人圖謀傷害王后或她的繼承人之自由,將處以16至20年徒刑或無期徒刑;如果該行為危及王后生命,犯人將會被處以死刑或終身監禁。據當地人權律師稱,過去4天內共有51名著名的抗議領袖及參與者被捕,不少人即場被關押,而「圖謀傷害泰國王后」是當中最嚴重的控罪。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13萬人聯署促德國列泰王為「不受歡迎人物」 政府出手禁制

泰國爆發反政府及王室特權示威浪潮之際,有網民早前在網上請願平台「Change.org」發起聯署,要求把泰王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在德國列為「不受歡迎人物」,泰國當局周五以涉嫌違反《電腦犯罪法》為由,禁止用戶訪問聯署網站。

聯署信以泰文、英文及德文寫上,內容是呼籲德國把泰王哇集拉隆功列為「不受歡迎人物」,不准他繼續「在德國居住」。在獲得約13萬聯署後,泰國數碼經濟及社會部周五以涉嫌違反《電腦犯罪法》及《賭博法》為由,禁止在當地訪問聯署網站,隨後即使在國外也未能訪問聯署網站,相信或已下架。

哇集拉隆功自2016年繼位後,長期旅居德國,今年更被德國傳媒揭發他在泰國爆發武漢肺炎疫情之際留在德國,並「包起」巴伐利亞阿爾卑斯山脈的四星級水療酒店,讓妃嬪等入住,惹來外界批評。

德國外長馬斯在德國議會回答提問時指出,德國政府清楚表明「有關泰國的政治行為不應在德國領土上進行」,他補充德國「會永遠反對在我們國家處理他國事務的賓客」。

(來源:立場新聞)

曼谷示威者連續第5日大型集會 總理巴育指政府尋求對話

泰國當地反政府示威浪潮持續,首都曼谷第5日有大型集會,大批示威者今日(18日)下午4時起聚集到位於市中心的勝利紀念碑廣場(Victory Monument),重申要求巴育下台、改革君主立憲制、停止騷擾異見人士。清邁、巴吞他尼府(Pathumtan)、暖武里府(Nonthaburi)等地均有示威集會聲援。官方發言人指,總理巴育擔心示威蔓延,亦憂慮有人利用示威活動煽動暴力,政府希望透過談判找到共同的出路。

為應對示威活動,泰國10月15日起頒布禁令,禁止在首都曼谷舉行5人以上集會、及不准進入指定區域等,惟大批民眾無視禁令,連日來堅持走上街頭。示威者號召今日下午4時舉行集會,呼籲到勝利紀念碑集合,現場逼滿示威者,有人走出馬路設路障,又組起人鏈傳送黃頭盔及雨傘等物資,不少人舉起早前被捕的人權律師Anon Numpa和學生領袖Rung的肖像,要求當局盡快釋放他們。

今日亦有網上文宣呼籲全國「開花」,據《曼谷郵報》指,全國有近20個地方均有人號召行動。距離曼谷北面約20公里的巴吞他尼府(Pathumtani)亦有大批示威者聚集,大部分人穿上黑衣及舉起三指手勢。曼谷西面暖武里府(Nonthaburi)的Bang Yai縣,示威者在商場Westgate mall附近聚集,但沒有阻塞交通。在清邁,示威者在清邁大學的廣場上聚集,氣氛平靜。

至當地時間晚上約9時,大部分集合點的示威者和平散去,在曼谷南面的班納區(Bangna),有示威者離去前向警崗扔水樽,被旁人制止,警崗玻璃窗出現裂痕。警方全晚在各個集合點附近派人戒備,但未有採取任何驅散行動,有別於周五(16日)出動水炮車大舉驅散示威者的做法。

總理巴育的發言人Anucha Burapachaisri晚上表示,對示威活動表示關注,透露政府希望通過談判找到共同的出路,但沒有具體說明政府希望與誰對話。

當地警方估計,單是勝利紀念碑廣場一帶晚上已有逾萬人聚集。泰國警方發言人昨(17日)表示,將主要採用談判手段,又稱「逐步地執行法律,將遵循國際標準。」

繼前日泰國警方出動水炮車驅散示威者,事件引起國際關注,全球多個城市正發起聲援行動。當地示威者連日號召上街,泰國皇室則暫未有對示威行動發表任何評論。

(來源:HKET)

示威者擠滿曼谷街頭 總理巴育尋求對話

泰國示威在周日繼續,數以千計示威者無視禁令,再次塞滿首都曼谷的街頭抗議,他們要求軍事政變上台的泰國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下台、釋放被捕的示威領袖、以及改革現時泰國奉行的君主制。巴育則表示,尋求對話解決問題。

總理巴育周日(18日)透過發言人表示,關注示威持續擴大,擔心被麻煩製造者利用及煽動暴力,強調政府希望展開對話,藉此解決當前問題。但發言人未明言對話對象是誰。

雖然多名示威領袖連日來相繼被捕,但示威群眾周日再度冒雨走上曼谷街頭,勝利紀念碑和阿索(Asok)兩處曼谷最繁忙的交通樞紐都擠滿人群。警方指,單在勝利紀念碑便有約1萬人,暫無意進行驅散。

示威者質疑巴育在去年選舉舞弊,藉以繼續維持2014年軍事政變奪取的權力,但巴育否認。示威者同時也公開批評現任泰王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要求減少王室權力。王室暫未對示威活動作出任何評論。

除了曼谷,泰國還有最少19個府在周日也有同類示威,而丹麥、瑞典、法國、加拿大和美國亦有聲援行動。

(來源:明報)

泰警舉「三指禮」 網民讚勇敢籲「勿讓工作泯滅人性良知」

泰國反政府示威持續,象徵反抗威權獨裁的「三指禮」手勢多次出現在示威場面。法新社攝影記者上周六(17日)在曼谷大羅斗圈(Wongwian Yai)採訪,其間拍攝到示威者舉起「三指禮」之時,警車內一名警員亦舉起三指手勢。

拍攝該相片的法新社記者Mladen Antonov周日(18日)在Twitter發布照片,網民大讚該名警員勇敢。有網民留言稱,「希望有一天泰國警察不會像香港警察一樣腐敗和殘暴」,「勿讓你的工作泯滅人性和良知,尊重他,希望有更多警察像他一樣」。

(來源:立場新聞)

GOT7泰籍成員BamBam開腔 促停止向人民使用暴力 2PM Nichkhun籲民眾照顧自己

泰國今日繼續有反政府示威行動,大批示威者響應號召前往曼谷勝利紀念碑聚集。前日警方出動水炮車驅散,又以盾牌、警棍追趕示威者。多名泰國藝人紛紛發聲,除了憑 BL 劇《因為我們天生一對》(2gether: The Series)系列爆紅的男星Bright Vachirawit、《出貓特攻隊》女主角Aokbab外,韓國男團GOT7的泰國籍成員BamBam昨日亦在個人Twitter表示,不要對公眾使用暴力。

韓國男團GOT7的泰國籍成員BamBam,昨日在Twitter上表示,「暴力不能解決問題,不要對公眾使用暴力。公開聆聽和尊重個人權利、自由是解決方案的起點,請大家照顧好自己。」

相比之下,與BamBam同隊、來自香港的Jackson王嘉爾,在去年反修例運動期間,則曾響應央視及《人民日報》發起的活動,在微博轉發「我是護旗手」的帖文。

而韓國男團2PM的Nichkhun是泰裔美籍明星,他昨日在Twitter則指,使用暴力是他不能袖手旁觀的事,暴力從來都於事無補。他希望所有人都安全,好好照顧自己。

泰國女藝人 Pumpui拒應合作廠商要求刪示威動態

在IG擁有149萬追蹤者的泰國女藝人Pantipa Arunwattanachai(Pumpui)早前在IG限時動態發佈有關示威的訊息,被合作廠商要求刪文。

Pumpui在她的IG發佈自己與合作廠商的對話截圖,對話顯示,對方希望Pumpui先刪掉限時動態,也不要發表與近期政治、抗議有關的帖文,否則會取消她的工作。Pumpui當時回覆「好啊,沒關係」,合作廠商誤以為Pumpui同意刪掉限時動態,但Pumpui補充回應指,「我的意思是把工作取消吧。」

(來源:香港電台)

泰警下令調查4間傳媒及一個由反對派經營的社交專頁

泰國警方根據政府上星期頒布的緊急法,下令調查4間新聞機構及一個反對派組織的社交專頁,試圖限制持續了3個月的反政府示威浪潮。

警方說,4間傳媒與這個由反對派經營的社交專頁,發布的部分內容及不真實的信息,已被傳播開去,引起社會動盪,相關部門會介入調查,並採取適當行動,強調無計劃限制新聞自由。

當局要求法院下令移除4間傳媒與這個專頁的內容,聲稱有超過30萬條內容違反法律。

其中一間被調查的傳媒批評,當局是審查傳媒機構,強調會繼續盡力報道有關泰國人權與政治發展情況的準確信息。

根據緊急法,政府有權下令禁止發布可能影響國家安全的新聞與網上資訊,並禁止5人或以上的集會,但仍然無阻示威者連日上街抗議。曼谷警方說,自上月中以來,有74名示威者被捕,強調會起訴被捕人士。

總理巴育重申不會辭職,又支持國會召開特別會議討論局勢,要求民眾不要做錯事,破壞政府與人民財產,政府亦需要保護君主制。

(來源:星島日報)

泰國傳媒報道抗議活動 警調查指社交專頁發布煽動信息

泰國傳媒報道當地警方準備對四間新聞機構及一個抗議團體的社交專頁展開調查,理由是他們對抗議活動的相關報道,疑似涉及違反緊急措施有關限制資訊的規定。

報道指,警方是說法是有超過30萬條內容違反法律,部分內容和不實信息,疑似影響國家安全、和平與秩序,造成混亂和煽動,為社會帶來動盪,已要求法院下令移除有關內容,相關部門會介入調查,並採取適當行動,強調無計劃限制新聞自由。

其中一間被調查的傳媒批評當局審查傳媒機構,強調會繼續報道有關泰國人權與政治發展的準確信息。

泰國首都曼谷連續5日有反政府示威,星期日再有過萬人參加集會。總理巴育重申不會辭職,又支持國會召開特別會議討論局勢,要求民眾不要做錯事,破壞政府與人民財產,政府亦需要保護君主制。

(來源:HKET)

政府封鎖Telegram 阻示威者加密通訊

泰國示威持續,大批示威者周一再次走上曼谷街頭抗議,要求總理巴育下台及削減王室權力。雖然巴育宣稱有意談判,但同時加緊遏制示威,繼查封4間新聞媒體後,又下令電訊商封鎖應用程式Telegram,以阻止示威者進行加密通訊。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社交網站上分享一份外洩的泰國政府機密文件,顯示數碼經濟部已經通知全國廣播及電訊委員會,要求勒令電訊商封鎖Telegram。

跟不少地方的示威者一樣,泰國示威者也多用Telegram進行有關組織示威的通訊。除了上述文件,泰國警方亦向記者表示,已經要求數碼部門阻制抗議組織Free Youth在Telegram上的行動。暫未知泰國政府此舉有多大成效。

在周一較早前,警方對4間新聞媒體展開調查,包括Prachatai、Voice TV、The Reporters和The Standard,懷疑有關報道影響國家安全,並要求對方暫時停播或移除資訊。

(來源:四方報)

飯圈力量大!K-pop粉絲援助泰國示威 募款金額達3百萬

K-pop粉絲向來被認為是最具凝聚力和號召力的團體,隨著泰國示威越演越烈引發國際關注,大批K-pop粉絲也自主發起募資活動,身體力行援助泰國示威者們。目前,多個偶像團體飯圈皆發起募資,向粉絲共募集到超過3百萬泰銖(約新台幣275萬元)的資金,其中以少女時代粉絲募的77.9萬元泰銖(約新台幣71.6萬元)最多,讓外界直呼飯圈力量不容小覷。

目前有約十幾個偶像團體粉絲投入募資活動,除了少女時代粉絲以外,Super Junior 粉絲也展現驚人號召力,在不到24小時內就募集到超過70萬泰銖資金;而中國演員王一博和肖戰粉絲也不遑多讓,募集到近35萬泰銖;Exo 粉絲則募集到約30萬泰銖。其他包括BTS粉絲、GOT7粉絲等也都有16、17萬泰銖的成果。

從示威爆發初期就投入抗議活動的泰國中生代女演員Sai(Intira Sai Charoenpura)現在全力投入示威活動之中,負責收集募款的她表示,K-pop粉絲募集到的資金讓他們得以購買上千個頭盔、雨衣、手套、安全帽等必需品與警方抗戰。

K-pop粉絲向來喜歡掏錢購買捷運、地鐵等大眾運輸的廣告幫偶像宣傳或在偶像生日時以廣告送上生日祝福,然而面對泰國政府近期關閉捷運以對付示威者的手段,泰國BTS粉專就呼籲粉絲們停止花錢買捷運上的廣告,以作為反制。粉專寫道:「我們現在正呼籲粉絲們勿購買曼谷大眾運輸系統(BTS Skytrain)和捷運的廣告,因為他們不僅刻意對示威者關閉以對付示威,也對普通市民的生活造成不便」。

其他偶像團體粉絲包括WannaOne粉絲、Nu’est 粉絲募到55,000泰銖(約新台幣50,558元);X1募到41,000泰銖(約新台幣37,688元);Day6粉絲募到35,000泰銖(約新台幣32,173元)、Red Velvet粉絲募到30,000泰銖(約新台幣27,577元)、MonstaX粉絲和Woodz粉絲則募到27,000泰銖(約新台幣24,819元)、Shinee粉絲則有22,000泰銖(約新台幣20,223元)。

(來源:中央通訊社)

泰國媒體Voice TV報導示威 遭法院下令全面停播

泰國官員指控,慣常批判政府的網路電視台Voice TV,違背當局為終結長達3個月學運示威所祭出的緊急措施,法院今天正式對該媒體所有線上平台下達停播命令。

泰國數位部發言人普查蓬(Putchapong Nodthaisong)告訴路透社,Voice TV也被控上傳「不實資訊」,此舉違反電腦犯罪法(Computer Crime Act)。

泰國當局因禁止示威、不准媒體刊載任何政府眼中的有害消息,飽受人權團體批評。政府當前正試圖終結人民對總理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和王室發起的一系列抗議活動。

Voice TV總編輯立堤康(Rittikorn Mahakhachabhorn)表示,新聞台將繼續播送,直至法院命令抵達。他也說:「我們堅持我們是按照新聞業準則運作,目前工作仍會持續。」

官員昨天指出,還有另外3家媒體正遭到調查。

Voice TV由泰國前總理兄妹戴克辛(Thaksin Shinawatra)和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的家族部分擁有。盈拉在2014年政變遭到推翻後,與戴克辛都逃離泰國,以規避貪污弊案追查,兩人則稱案件背後有政治目的。

泰國自7月中持續至今的反政府學運,是泰王瓦吉拉隆功(King Maha Vajiralongkorn)的王室和帕拉育多年來的最大挑戰。帕拉育被控為維持權力在去年的選舉中舞弊,但他否認指控。

(來源:NOW新聞)

泰國兩名學生領袖獲准保釋後隨即再被捕

泰國反政府示威持續,示威組織呼籲民眾傍晚到各個空鐵及地鐵站「快閃」集會;有示威者則繼續在大型商場外示威。

大批民眾響應號召,傍晚開始在曼谷市內各個鐵路站附近聚集。民眾趁著六點正,鐵路站播放國歌時,一邊唱歌,一邊舉起三隻手指抗議,示威者之後高叫反威權口號便離開;但亦有民眾繼續聚集在市內一個大型商場外,示威者高呼總理巴育下台等口號。

被法院勒令停播及關閉所有網上平台的媒體Voice TV,晚上仍在網上直播示威情況。公司稱,未收到法院命令,所以繼續履行傳媒職責。

警方早前下令調查Voice TV同另外四間報道反政府示威的新聞機構和組織,六個傳媒組織發聯合聲明,抗議任何一方打壓新聞自由,警告這樣做或令政治局勢升溫。

曼谷由上周四進入緊急狀態至今,集會規模比之前縮小,但就遍布市內不同地點。發起示威的「自由青年」及「法政與示威聯合陣線」稱,示威者勇敢對抗了一星期,周二可以休息一天,但如果政府仍不回應釋放示威者及改革王室等訴求,周三便會有「重大宣布」。

涉嫌煽動非法集會等罪名而被捕的學生領袖帕努莎亞和巴里,獲准保釋離開監獄後,隨即被警方以其他罪名拘捕。代表律師表示,周三上庭時,兩人會提出保釋。

總理巴育領導的內閣同意召回正在休假的國會,下周一起一連兩日,召開特別會議,商討如何化解政治危機,會先請准泰王;但巴育強調不會答應辭職訴求。

(來源:立場新聞)

警方封查三本當地書籍 稱有仇恨王室、羞辱泰王內容 威脅國家安全

泰國反政府示威持續,當局繼禁止四個網媒直播及網上通訊程式Telegram後,警方再申請搜查令,封查三本當地書籍,聲稱該書中含有煽動讀者仇恨王室、羞辱及誹謗泰王的內容,可能影響及威脅國家安全。當地政府已批准警方申請,警方已於其中一間出版社調查及封查書籍。當局表示:「在曼谷多處都有示威集會呼籲改革王室,反映這本書是意圖引起騷動,而人民造反將有損國家安全。」

該三本書籍分別是《ประชาธิปไตยที่มีกษัตริย์อยู่เหนือการเมือง(民主與政治之王)》,由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歷史學榮譽教授Thongchai Winichakul撰寫;另外兩本為《ขอฝันใฝ่ในฝันอันเหลือเชื่อ(發一個不可思議的夢)》及《ขุนศึก ศักดินา และพญาอินทรี(封建、軍閥與鷹)》,均是由副教授ณัฐพล ใจจริง撰寫。

當地警方昨日到出版《民主與政治之王》的出版社搜查,指該出版商涉嫌在9月30日至10月11日間出售違法書籍,並成立專責委員會審查該本書籍的內容。警方在搜查令的申請書上指,書本內容令讀者仇恨王室,以虛假言論攻擊王室並降低其信譽,並引書中段落為例:「สถาบันกษัตริย์ไทยที่เคยได้รับการเชิดชูว่าเป็นหลักพื้นฐานที่ทำให้เกิดเสถียรภาพแก่การพัฒนาประชาธิปไตยของไทย ดูจะกลับกลายเป็นสาเหตุของความไร้เสถียรภาพครั้งร้ายแรงที่สุดในประวัติศาสตร์ไทยสมัยใหม่(泰國王室被譽為穩定泰國民主發展的基礎,似乎是現代泰國史上出現最嚴重動盪的原因。)」

該出版社的編輯表示,該三本書籍都非常暢銷,每本至少售出一萬冊,他又指《民主與政治之王》早在2013年已出版,過去未曾被警方封查,至今未曾改動,不認同警方是次的行動:「無論是不是學術書籍,一本書就是一本書,即使這不是一本學術書籍,也應該有出版自由」,認為這次事件影響了言論自由,使作家及出版商更邁向自我審查。

(來源:香港財經時報)

逾千泰國學者聯署籲聽訴求 否則策動全國罷教 疫情示威夾擊 泰經濟恐萎縮7.8%

泰國示威持續,昨晚有大批民眾在曼谷市內各個鐵路站聚集,並高呼總理巴育下台等口號。泰國教育界聯署去信政府,籲考慮示威訴求,否則策動全國罷教。

泰國反政府示威持續 民眾鐵路快閃

泰國學生組織「自由青年」(Free Youth)昨晚(10月20日)呼籲民眾到曼谷市內各個鐵路站快閃示威,不少民眾高舉「三指禮」並高呼反威權口號;也有民眾聚集市內一個大型商場外,高呼「總理巴育下台」等口號。

曼谷自上周四(10月15日)進入緊急狀態,民眾以「多點開花」形式在曼谷市內多個地點集會及示威。泰國面對當前政治危機,總理巴育宣布下周一起(10月26日)一連兩日召開特別會議,商討如何化解當前危機。

逾千泰國學者聯署籲聽訴求 否則策動全國罷教

1,118名泰國教育界的教授、學者向政府遞交聯署信,要求停止利用法律打壓異見,敦促考慮示威者訴求,並認真思考解決方法,否則將策動全國罷教。

泰國政府早前下令調查5間報道國內示威的新聞機構、組織及網上媒體平台Voice TV;法院更禁止Voice TV運作。有傳媒組織聯合發聲明,抗議打壓新聞自由,警告或令當前局勢升溫。

泰國重開入境旅遊 憂示威帶負面影響

泰國政府早前設立「特別旅遊簽證(STV)」供外國遊客入境旅遊,首批41中國旅客持STV昨晚(10月20日)從上海飛抵曼谷,隔離14日後將可在境內旅遊。而10月26日,將有第2批為數約100名的中國遊客從廣洲出發到當地。泰國政府預計至11月上旬,將約有400名遊客入境旅遊。

自新冠肺炎爆發,泰國暫停入境旅遊,讓當地的旅遊業嚴重受到影響。事隔7個多月的時間,泰國終重新開放邊境讓遊客入境。 然而,泰國目前社會動盪,以曼谷為主的示威不斷擴大規模,或為當地初恢復的旅遊業帶來負面影響。

疫情示威夾擊 泰經濟恐萎縮7.8%

有外媒報道,曼谷最大的商場Central World不僅縮短營業時間,有商鋪更表示,示威日子的營業額至少減少60%以上。據Ratchaprasong購物區零售組織數據,2010年抗議期間,區內單日損失1.74億泰銖(約4,300萬港元)。

引述路透社報道,泰國央行行長Sethaput Suthiwartnarueput估計,在疫情及示威的雙重夾擊下,今年經濟恐萎縮7.8%。他指出或要2年時間,泰國才能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

(來源:立場新聞)

學生領袖保釋被拒 大學生入稟要求撤銷緊急法 示威者遊行至總理府抗議

泰國連續第8日爆發反政府示威,多名示威領袖先後被捕。日前多人陸續獲准保釋,但有2人保釋被拒,包括綽號為「企鵝」的學生領袖帕里(Parit Chiwarak)。法院指他可能再威脅公共秩序,下令繼續還押。另外,今日(21日)有6名大學生入稟曼谷刑事法院,控告泰國總理巴育、副總理巴維翁素萬等,要求法院暫時撤銷政府頒發的緊急法令,批評法令限制集會權利,侵犯人民權利及自由,不尊重憲法,法院未交代是否受理。

示威民眾下午3時起,繼續在首都曼谷勝利紀念碑聚集,並佔據了附近天橋、行車路一帶,有市民將安全帽及雨傘分發予在場示威者。當局則宣布,將勝利紀念碑附近的 4 個地鐵站關閉,國有企業亦提早於下午3時半關閉。

至當地時間下午5時許,學生團體「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United Front of Thammasat and Demonstration)在 Telegram 號召民眾由勝利紀念碑遊行至總理府(Government House),其中遊行民眾已佔據披耶泰路(Phaya Thai road)所有車路。

(來源:立場新聞)

被示威者「包抄」警退後防線 巴育稱考慮解除緊急法令 承認強硬手段不可行籲對話

泰國連續第8日爆發反政府示威,傍晚起大批示威者由曼谷勝利紀念碑遊行至總理府(Government House)。據泰國公營廣播《Thai PBS World》報道,總理巴育在當地晚上7時發表電視講話,表示除非發生更多的暴力事件,否則會考慮解除在曼谷實施的緊急法令。他呼籲各方「退後一步」,以免造成國家更多損失,且期望可遠離令泰國陷入崩潰、災難的道路。

巴育在講話亦承認,政府採取強硬的手段不可行,認為唯一出路是在議會內,在尊重法律和人民的基礎下對話。他稱,當自己準備踏出這一步時,亦期望人民踏上同樣的道路,以減少社會的撕裂和仇恨。

在示威者遊行至總理府途中,走至一個名為「Urupong Intersection」的主要十字路口時,有大批警力佈防,設置鐵絲網及水馬。至當地晚上七時許,有示威者剪斷鐵絲網,並合眾人之力抬走水馬,續與持盾牌的警察近距離對峙。

未幾,示威者與警方開始推撞,其中有警員的長盾被搶走,並有示威者將長盾搬走,有部份示威者之後成功繞過警方的防線,形成包圍警察的情況,警方沒有反擊,轉而退後離開,再於其他地方組成防線。據泰國傳媒報道,有水炮車駛至附近增援,但暫未見警方有清場行動,只是築起防線,阻擋示威者繼續前進。

(來源:香港01)

總理巴育讓步 準備解除曼谷緊急法令准許民眾集會

泰國政府10月15日頒布緊急法令,禁止曼谷的5人或以上集會,但無阻大批示威者連續多天上街抗議,繼續示威。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10月21日發表電視講話,他表示準備解除緊急法令措施,若然沒有暴力事件發生,他會立即去做,他又表示,爭議應該在國會內解決。

巴育表示「我將作出首個行動,以讓目前狀況降溫。我正準備解除曼谷的緊急狀態,如果沒有暴力事件發生,我會立即行動。」

大批示威者同日遊行至總理辦公室,他們要求巴育下台、解除緊急狀態措施及釋放被捕的示威領袖。示威領袖達貼(Tattep Ruangprapaikitseree)稱,有關修改憲法及改革君主制的訴求,可以在國會討論,但巴育必須先下台。

(來源:太報)

民眾遞水給警察喊辛苦了 泰國學運暖心景像 vs 民眾衝破警方防線、兩方對峙火爆場面

泰國當地受年輕人歡迎、最具改革能量的新興政黨「未來前進黨」今年 2 月遭勒令解散,再加上民眾對王室的不滿持續發酵,泰國終在 7 月引爆全國的學運浪潮,後來演變成許多泰國民眾也響應的示威行動。

泰國曼谷昨(21)日再次出現大型街頭示威,示威民眾更一度攻破警方防線,場面一觸即發。

警方擋不下民眾怒火!陳抗團遞請願書:要求總理辭職

10 月 14 日是 1973 年泰國學生示威的 47 周年,泰國多個學運團體發動大型示威活動以示紀念且持續呼喊改革口號,當天晚間卻遭鎮暴警察暴力清場,進而點燃民怨沸點、吸引上萬人響應。泰國政府趕緊於 15 日清晨宣布曼谷進入緊急狀態,全面禁止 5 人以上的集會遊行,但仍擋不住學運團體號召支持者在曼谷及全泰各地抗爭。

根據《中央社》報導,21 日是泰國反政府群眾自 14 日起的連續第 8 天大型街頭示威,學運團體下午便通知民眾集合地點,接近傍晚時突然宣布要遊行至總理府,施壓帕拉育(Prayut Chan-o-cha)下台。路途中多批小型警力擋不住大群的示威群眾,群眾推倒鐵絲網一路抵達總理府附近,警方只好再加派警車、大批鎮暴警察與水車,兩方人馬晚上 8 時準備展開對抗。

期間,總理帕拉育晚上 7 時發表全國電視演說,表示自己考慮退一步取消緊急狀態,並會在國會討論。國會眾議院因應抗議局勢,將於 26、27 舉行特別會議。不過,示威群眾不領情,認為帕拉育當晚應先請辭,這也是他們持續移動到總理府的原因。

幸好民眾與政府仍保有談判空間,就在警民兩方對峙之際,總理府派出副祕書長普拉提(Prateep Kiratirekha)、警方代表和抗議團體代表談判,也收下陳抗團「要求帕拉育辭職」的請願書。抗議團體代表於晚間 9 時許宣布當日目標已達成、就地散會,同時表示給帕拉育 3 天時間回應,否則週末會發起更大型示威抗議。

「警民和睦相助」是示威背後的漏網鏡頭

粉專「狗子泰荒謬」由一位駐泰台人經營,並長期分享在泰國的見聞。當天晚上,她發文點出自己在示威過程中所看到的暖心畫面,表達警民雖然抗議時處於對峙狀態,但仍表現出對彼此的善意。

她提及,曾有位警察要從蛇籠出來與抗議民眾溝通談判,卻面臨卡住的窘境,所幸一旁的抗議民眾伸援手拉了警察一把,讓警察擺脫自己設下的蛇籠;還有一幕,則是雙方經過談判,警方接收抗議民眾要求總理下台的請願書,有位民眾遞上水給執勤員警,與他握手說「抱歉、辛苦了」。

Twitter 也流傳一張照片,有網友拍下一對情侶站在路邊高舉「三指手勢」拍照,而幫他們拍照的人竟然是警察。三指是當地抗爭的象徵符號,有反霸權的意味。

又是一天結束,大家辛苦了,加油。 幾個我很喜歡的畫面。 1. 一位警察從蛇籠後要出來跟抗議民眾溝通談判,結果卡在上頭下不來,一旁的抗議民眾伸出手拉了警察一把,讓警察擺脫自己設下的蛇籠。

原本泰國示威群眾的基本的三大訴求為「停止侵害人民、重新起草新憲法、解散國會」;不過自 10 月 16 日曼谷街頭鎮壓後,街頭口號已升級為「首相帕拉育下台」以及「即刻釋放所有被捕的抗爭夥伴們」。

捐出近 300 萬!泰國示威引 K-pop 粉絲齊募款

泰國示威行動越加引發國際關注,以韓團出道的泰國藝人,坐擁高人氣的「泰國王子」2PM 成員 Nichkhun 等人也為此發聲。根據關注東南亞新聞的《四方報》報導,大批 K-pop 粉絲自發性募資援助泰國示威者,集資金額已突破 3百萬泰銖(約新台幣 275 萬元),其中以少女時代粉絲募的 77.9 萬元泰銖(約新台幣71.6萬元)最多。

而近來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嚴重打擊泰國觀光業,泰國政府 20 日迎接 7 個月以來首團國際觀光客,以測驗將來是否可能擴大開放觀光,卻被發現首團全是中國旅客。住在泰國超過 10 多年的英國部落客巴洛(Richard Barrow)貼出該團旅客照片,巴洛質疑:這些人為何都是男性?他們真的是觀光客嗎?照片上的旅客皆未戴口罩。

(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版)

泰國總理安撫抗議者,稱將解除緊急狀態令

曼谷——泰國總理巴育·占奧差(Prayuth Chan-ocha)在週三的一次安撫性講話中承認,「使用高壓水槍」無法讓泰國成為「一個更好的社會」,並表示他打算撤銷鎮壓民主抗議活動的緊急狀態令。

在數千抗議者遊行到總理府時,他敦促各方通過議會程序解決分歧,並表示他將尋求在下週召集議會開會。

「我將踏出緩和局勢的第一步,」他在晚間的電視講話上說。「我目前正準備解除曼谷的嚴重緊急狀態,如果沒有暴力事件,我將立刻這麼做。」

抗議者似乎對總理講話無動於衷,數小時後,一個代表團在總理府外將一封辭職信交給了一名警察指揮官,讓巴育簽名。

在過去90年裡,泰國民選政府多次被軍政府取代,就現任政府而言,執政的軍政府通過受到制約的民主程序擴大了自身權力。近幾個月來,一場民主運動正在興起,部分原因是受到直言不諱的學生領袖的鼓舞,他們願意冒著坐牢的風險批評政府和君主制。

雖然撤銷緊急狀態令將是緩解緊張局勢的第一步,但議會幹預的提議不太可能滿足要求巴育辭職的抗議者。作為退休將軍,巴育自2014年通過政變掌權以來一直領導著泰國政府。

抗議者還要求對巴育推動通過的2017年憲法進行全面修改,該憲法打造了一個由委派成員組成的上議院,從而削弱了選民權力。最為大膽的是,抗議者還要求讓憲法高於君主制。

泰國國王瑪哈·哇集拉隆功·博丁德拉德巴亞瓦朗格昆(King Maha Vajiralongkorn Bodindradebayavarangkun)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他大部分時間都生活在歐洲。在泰國,對君主制的批評極為罕見,根據該國嚴苛的褻瀆王室法,被視為侮辱國王或王室的言論,最高可判處15年監禁。

過去一週,成千上萬的抗議者走上曼谷和其他城市的街頭,提出了三大訴求口號:「辭職、修憲、改革(Resign, Rewrite, Reform)」。

上週五,數千抗議者聚集在曼谷商業區巴吞旺(Pathumwan),警方用高壓水槍驅散了人群,某種含有化學刺激物和藍色染料的液體浸透了抗議者全身。

現在才被泰國總理承認過分的舉動,導致週末有更多人參與抗議。抗議領袖改變了策略,開始在多個地點在短時間內召集舉行示威活動,讓警方疲於應付。

在週二休息一天後,數以千計的抗議者於週三聚集在勝利紀念碑(Victory Monument)——早期的抗議在這裡進行,向總理府行進了約兩英里,那裡戒備森嚴,有警察守衛。

當警察撤退時,抗議者衝破了一處距總理府幾個街區遠的路障,人群從缺口湧入,向政府所在地靠近。

手持盾牌、戴著頭盔的警察肩並肩站在鐵絲網路障後面以阻擋抗議者,許多抗議者也戴著頭盔。一些人還帶了雨傘,事實證明那對付催淚彈很有效,雖然他們在週三沒有用上。

許多抗議者坐在街上,呼喊著「改革君主制」和「誰是國家主人?人民。」的口號。

儘管總理對此前動用高壓水槍表示了遺憾,但警方仍在附近準備好了高壓水槍。

66歲的巴育在講話中試圖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必須努力團結國家、解決人民分歧的領導人。

「我們現在必須從危險邊緣後退,不然就很容易滑向混亂,屆時各方都會失去對局勢的控制,」巴育說,「情緒控制了我們的判斷力,暴力引發更多暴力,就像歷史多次告訴我們的那樣,我們可能會陷入整個國家遭難的境地。」

巴育一再呼籲抗議者依靠議會來解決危機。但這樣做等於是在推崇一個已經在許多公眾當中失去公信力的機構。

2月,憲法法院解散了未來前進黨這個頗受歡迎的新政黨,並禁止該黨領導人在10年內參政。該黨在去年議會選舉中排名第三,贏得了81個席位。

一些未來前進黨的領導人一直在幫助抗議運動的年輕領導者,有些人還在他們被捕後將他們保釋出獄。

「抗議者表達了他們的聲音和觀點,」巴育說。「現在是他們通過在議會的代表,讓他們的觀點與泰國社會其他階層的觀點相調和的時候了。」

在宣布如果不再有更多暴力活動,他將撤銷緊急狀態令的同時,巴育也要求抗議者做出讓步。

「我請求抗議者回報以真誠,將仇恨和分裂言論的音量調低,讓我們一起,在這可怕的陰雲籠罩我們國家之前驅散它,」他說。「讓我們尊重法律和議會民主制度,並通過我們在議會的代表提出我們的觀點。」

在總督府外,抗議者們似乎不為所動。

一個年輕人用擴音器向人群喊,「我們要退讓嗎?」

「不要!」人群高呼。

「繼續戰鬥嗎?」他喊道。

人群回應道,「戰鬥!」

(來源:HKET)

被示威者促3日內下台 總理巴育讓步撤緊急狀態令

泰國經歷連日示威,泰國群眾要求改革君主立憲制,削減泰王權力。泰國示威者周三上街要求,泰國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在三日內下台。巴育為令局勢降溫,周四宣布在當地時間下午12時解除曼谷的緊急狀態令。

巴育在當地時間周三晚上發表電視講話,表示會自己會踏出令局勢降溫的第一步,倘曼谷沒有出現暴力事件,會解除曼谷的緊急狀態令。

不過,巴育的講話似乎未令示威者滿意,大批示威者周三前往總理府示威,並向巴育送出要求他3日內下台的信件。

泰國政府周四宣布,在當地時間下午12時解除曼谷的緊急狀態令。泰國政府發表聲明指,導致宣布緊急狀態的暴力狀況已得到緩解,政府官員和國家機構亦可以執行常規法律,故決定解除曼谷的緊急狀態令。

巴育上周四清晨宣布曼谷進入緊急狀態,禁止進行5人以上的集會,傳媒報道亦受限,禁止作出會引起恐懼、刻意扭曲資訊、誤導,危害國家安全的報道,當局並有權禁止民眾進入任何區域。不過,即使頒布緊急狀態,仍然無阻大批泰國民眾上街。

另外,泰國一名示威領袖在被捕一日後獲釋。獲釋的為25歲的Patsaravalee “Mind” Tanakitvibulpon,她向記者表示,法院認為對她的控罪並不嚴重,加上她需要上學及考試,故准許她毋須擔保外出。

(來源:BBC中文網)

泰國示威:年輕抗議者從香港借鑒了什麼手法和經驗

隨著泰國反對總理和泰王的示威持續數月,並且違抗禁止民眾聚集的禁令,那裏的民主活動人士正越來越多地參考和採取香港示威者使用過的策略。

上周五(10月16日),當曼谷的示威者舉起雨傘遮擋催淚氣體的時候,情景與去年發生在這個中國半自治城市的反政府示威驚人地相似。

從頭盔到防煙面具再到「快閃族」和溝通手勢,泰國這場由學生領導的運動正在借鑒香港年輕社運人士的經驗,用於自己這場爭取社會變革的抗爭。

以下這三個方面,可以在泰國的示威當中所看到香港的影子。

「無大台」社運:「今天我們都是領頭人」

上星期,許多泰國的示威領袖被捕後,社運人士改變了策略。

「他們以為逮捕了領頭人就會令我們停下來,」24歲的示威者阿巴(Pla)在周日曼谷的勝利紀念碑前向數以千計的示威者說,「沒有用的,今天我們都是領頭人。」

沒有「大台」的去中心化領導方式是香港此前連續持續七個月的示威當中一個標誌性的特徵——很多人認為這也是令運動持續如此長時間的原因。

雖然有一些代表人物,但是決策都是交給示威者自己做出的,最廣泛的是通過網上平台,以及加密的即時訊息應用程式Telegram來組織——這在很短時日內就聚集了很多人。

在泰國,最近這些天的Telegram使用率直線上升。自從政府上周實施禁止四人以上的政治聚會以來,示威者就一直用它來組織集會。

一個核心抗議團體自由青年運動(Free Youth)組織發起的群組,建立之後訂閲者數量最多曾達到20萬。泰國當局對此的回應是下令網絡提供商禁用這一應用程式。

雖然很多泰國人都是以非示威性質的觀察者身份使用Telegram,但是活躍用戶是通過群組來實施策略——從示威應該在哪裏進行到隨時更新警察所在的位置。

就像香港示威者一樣,泰國的社運人士亦以投票進行決策。在周一,自由青年運動的臉書(Facebook)主頁問支持者,他們是否應該停止一下,以「care」的表情代表停止,以「wowo」的表情代表示威。他們決定繼續。

泰國示威者現在正試圖「盡可能地保持平板式結構,讓領導層開放並且可替代」,悉尼大學政治科學學者艾姆·辛朋(Aim Sinpeng)說,「這與泰國過去通常圍繞一些有影響力的人領導個人參與的示威是非常不一樣的。」

近日,「#everybodyisaleader(人人都是領導者)」的話題標籤在社交媒體上的使用量一直上升,艾姆博士說這是試圖「重新支撐起這場運動……保護它免受政府的迫害」。艾姆博士的研究焦點是東南亞的數字化政治。

一種新的示威語言:手勢和「叢林電話」

在過去一個周末,曼谷街頭演變出了一種新的語言。當中的基礎正是借鑒自香港。

要表示他們需要頭盔,活動人士會舉起他們的雙手,在頭上擺出一個三角型;手指交叉表示有人受傷;食指逆時針方向轉動表示警告要散開。

精明地使用手勢語這種方式最初是在香港出現的,它已經變成示威者在人群當中溝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泰國的活動人士將這套手勢語搬了過來,還加上本地發展出來的各種信號,在社交媒體上通過一些圖表分享出去。

泰國朱拉隆功大學的歷史系副教授瓦莎娜(Wasana Wongsurawat)表示,自從活動人士的擴音喇叭被沒收之後,他們就尋找創新的溝通方式。

周六曼谷的一次示威當中,她看到活動人士派發她形容為「叢林電話」的東西,用來傳達警察抵達的信號,或者為前線的示威者要求雨傘等物資。

「有一個人會大叫『水炮來了』,然後人群裏就會開始重覆傳達這句話,兩分鐘內訊息就會從示威人群的一端傳到另一端,」瓦莎娜博士向BBC表示,並且說在他們懷疑的裝備到來之前,人群就散開了。

跨越邊界:#StandWithThailand

泰國與香港的示威雖然是源自各自本地不同的緣由,但是他們的社運人士卻在彼此的處境中看到共通點。

在泰國,示威者要求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下台——他曾是政變領袖,去年在一次有爭議的選舉當中成為總理。示威者還要求對國家權力巨大的王室進行改革,這對於一直以法律禁止冒犯君主的泰國王室來說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戰。

在香港,社運人士同樣要求他們的領導人、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下台,同時還要求全民普選,抗議北京對這座半自治城市的事務逐漸增加的影響力。

在兩個地方,民主倡議者均將他們的政治抗爭看作是新抗爭時代的共同事業。

今年較早前,他們將自己稱為「奶茶聯盟」——一個由泰國、香港和台灣社運人士組成的鬆散網絡聯盟。在三個地方,奶茶都是非常受歡迎的經典飲品。

泰國示威領袖經常說,香港的運動啟發了他們;而香港的社運人士也表達了他們的團結,向對方提供示威保護裝備、網絡安全以及急救方面的建議。

香港知名社運人士黃之鋒時常在推特(Twitter)上以「#StandWithThailand(和泰國站在一起)」的話題標籤表達對泰國運動的支持。上周他寫道:「人民不應該懼怕政府,只有政府應該懼怕人民。」

泰國和香港新一代示威者的突出之處都是他們的年輕和善於運用現代科技。

「2020年泰國的示威文化是互聯網網民的示威文化,」瓦莎娜博士說。她指出,社運人士在社交媒體上傳播訊息是何其熟練。

通過借鑒香港的「打法」,泰國社運人士希望他們的運動能持續下來。

這名歷史學者補充說:「高中和大學生在一段如此長的時間裏和水炮及催淚氣體對抗的事例是絶無僅有的。」

諾丁漢大學在馬來西亞的榮譽交流研究學者布裏吉特·威爾什(Bridget Welsh)說,在東南亞,整個示威的性質正在發生轉變。

在泰國和香港,以及印尼和馬來西亞的民主活動人士,正在「一個全球化的世界裏適應著壯大中的威權主義」,他們憑借的是在科技和視覺訊息傳遞的力量幫助下快速改變的策略。

(來源:明報)

緊貼示威直播 居港泰裔邊看邊哭 憂流血收場 三大訴求不樂觀

泰國反政府示威未平息,示威者周三(21日)向首相巴育發出最後通牒,要求他在3天內辭職,否則將發動新一輪示威。本報記者近日走訪有「小曼谷」之稱的九龍城,了解居港泰國人對這場示威的看法和心聲,有居港多年的泰國人表示,連日來手機不離手追看示威直播,憂慮有流血事件發生,有人一邊看一邊哭,也有人認為政府不願讓步,對達成三大訴求不感樂觀。

走在九龍城城南道,這一帶滿佈泰國人經營的餐廳和雜貨店,記者周一(19日)晚走進其中一間泰國雜貨店時,幾名店員在收銀機旁坐着,低頭滑手機,透過社交媒體瀏覽泰國示威最新資訊。五旬泰裔店員李小姐表示,這幾天她手機不離手,追看直播,心疼學生的安全。

認同學生訴求 不滿經濟差貪污濫權

有別於傳統「紅黃之爭」,這場由泰國學生主導的示威運動,以解散國會、修憲及停止打壓政治異見為主要訴求。李小姐認同學生的訴求,她認為泰國目前經濟不好,首相巴育政府充斥貪污和濫權問題,異見者接連被送進監獄,種種因素令民眾對政府怨氣累積。

《日經亞洲》分析,巴育在2014年軍事政變奪權後,軍政府宣稱要重建國家秩序和經濟,但6年以來一直無法阻止不平等加劇,而疫情下封關和防疫措施持續,使泰國經濟陰霾加深,旅遊業收益受挫,預期今年經濟收縮超過10%,最新調查顯示多達八成的應屆畢業生面臨就業難題。

憂巴育鐵腕鎮壓 重演70年代慘劇

在同店打工的泰國人梁小姐憶述,泰國警方上周五(16日)出動水炮車驅散示威者當晚,她們幾個店員一邊看直播一邊流淚。1970年代泰國經歷過兩場大規模學運,皆以流血收場,不少分析憂慮政府這次或會訴諸武力平定局勢。梁小姐說,小時候從父母口中得知這段歷史,她擔心若巴育政府控制不住局勢,可能會採取鎮壓行動,例如使用實彈對付示威者。

採訪期間,許多店舖的泰國人,都不願多談示威,李小姐和梁小姐算是比較敢言,但也表示回到泰國就不敢亂說話。即使身在香港,梁小姐的父母都會叮囑她盡量不要談政治,怕被秋後算帳。

李小姐來港打工超過30年,去年底回泰國探親時,驚覺社會變化很大,「現在說話都要小心,不及從前那麼自由。泰王權力愈來愈大,喜歡打壓誰就打壓誰」。

親人提醒在港避談政治 憂回國遭清算

現任泰王哇集拉隆功自登基以來,透過各方式鞏固權力,而疫症期間被指到德國避疫享樂,加劇民憤。談到新舊泰王的分別,受訪者要非不作評論,要不就是大罵。李小姐稱讚已故泰王普密蓬勤政愛民.,跟哇集拉隆功相差太遠,「現任泰王拿納稅人的錢去玩,社會(資源分配)不公平,貧者愈貧,富者愈富。」

除三大訴求以外,學運領袖帕努莎亞8月曾在法政大學集會宣讀10項宣言,呼籲改革君主制,被指挑戰王室底線,示威者上周三(14日)在曼谷街頭更一度阻擋王室車隊。在許多老一輩心中,即使泰王形象再差,王室還是極具分量,不盡認同年輕一代的做法。

記者在另一家雜貨店訪問了居港十多年的泰裔店員Joyce,她稱,以前父母家中都掛上泰王肖像,現在沒掛了,因為哇集拉隆功揮霍無度失民心。她又不時致電身處泰國的家人了解情况:「小朋友表達意見並無武器,政府卻射水(水炮車)驅趕,非常生氣。」對於巴育早前放話,政府尋求對話解決問題,但另一方面又打壓傳媒、限制通訊,她認為政府不會輕易讓步,學生訴求很難達到。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10 | 2020/11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