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動盪:泰國篇

自7月開始針對政府甚至泰王的示威起彼落,對於泰王地位一向崇高的泰國可謂變天;事實上當今泰王攜美外遊的舉動引起主要是年青人的不滿,政府或拘捕或施壓,始終未能解決問題,到了9月仍出現全國性的示威。

(來源:星島日報)

曼谷2500人示威求解散國會

泰國首都曼谷上周六傍晚約有二千五百人,無視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的禁止大型集會命令,在民主紀念碑附近舉行示威集會,要求首相巴育領導的政府下台,以及解散國會全面改選。這是泰國新冠疫情以來較大規模的示威。這場集會由一個名為「自由青年」(Free Youth)團體和學生組織發起,參與者主要為學生。他們身穿黑衣,在民主紀念碑附近哼唱反政府的諷刺Rap歌,指責當局限制言論自由。他們又揮舞指責巴育政府的標語,要求廢除泰國嚴苛的誹謗皇室法律。示威者提出三大訴求:解散國會,政府停止對異見人士的騷擾,以及修改憲法。一名示威者受訪時稱:「我們怎能容忍這種民主缺失呢?」

在場的警察只是在旁監視,並沒有阻止民眾表達訴求。一名十八歲示威學生表示:「政府不在乎我們,所以我們若是不站出來,我們就輸了。」他接着說:「法律只是保護有錢人,讓其他人一無所有。」在這些年輕學生高舉的標語中,寫上意指泰國刑法第一百一十二條冒犯君主罪的「112」,表達年輕人反對這條限制言論自由、經常將人民判上重刑的誹謗皇室法律。這些年輕學生抗議泰國皇室的不可侵犯,以及泰皇哇集拉隆功免於輿論的批評。一名學生領袖說:「這是我們的國家,可是,誰的家在德國?」哇集拉隆功在德國有度假豪宅,一年當中部分時間留在德國。

示威者於午夜時分和平散去,但主辦組織強調,如果當局不答應他們的三大訴求,他們會在兩周內再次上街。受疫情影響,泰國經濟增長嚴重下滑,導致民眾最近幾個月來對巴育政府不滿情緒逐漸高漲。 巴育自二○一四年政變上台以來,至今已執政六年。

(來源:明報)

豁免「特權」者檢疫 動搖民眾信任

泰國需要旅遊業重振經濟,但最近兩宗事件不僅影響泰國人接納外國人入境疫控的關注,還觸發對政府的信任危機。另一方面,泰國年輕人領導的抗爭有重燃之勢,上周六、周日,曼谷、清邁等市的反政府示威集會,以大學生、高中生為主的示威者要求巴育政府總辭。

7月初,一群埃及軍人從泰國過境往返中國,離境後有人確診;蘇丹外交官家庭入境後無等病毒檢測結果便返曼谷寓所,後發現外交官女兒確診。《曼谷郵報》周日刊登一項民調顯示,94.51%受訪者主張暫時不應讓外國人入境,另有47.38%人認為要加強檢疫,不容豁免 「特權」人士。

反政府集會聲勢再現

政府最初沒公布埃及軍官移動路線,引起隱瞞資訊的質疑。民調同時反映逾九成受訪者擔心疫情下失業及生意倒閉。《曼谷郵報》社論指出,民眾不甘泰國防疫成果因政府給外國軍人及外交官特權付諸流水,動搖了對政府的信任。

泰國近日疫情回穩,周一(20日)只錄得一宗外來輸入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個案。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巴育內閣今再有官員辭職 反政府示威由曼谷擴至清邁

泰國反政府示威持續,要求軍政府總理巴育下台及解散政府、起草新的憲法等,是巴育2014年發動政變上台後人數最多的反政府示威浪潮之一,示威更由曼谷蔓延至清邁。而巴育內閣再有官員辭職,周一晚上連勞工部長乍都蒙空(Chatumongol Sonakul)也請辭,是5天內第6人,周一晚再有民眾在總理辦公室及一個軍隊設施外舉行小型示威活動,要求解散國會。

泰國警方周一稱正考慮對周六發起示威的領袖採取法律行動,稱主辦組織及領袖「違反緊急法令,疾病控制法和其他刑法」。

總理府辦公室主任德萬(Tewan Liptapanlop)周一請辭,德萬是國家開發聯盟黨(Chart Pattana Party)的黨魁,黨發言人指德萬離開內閣是為巴育重組內閣鋪路。副總理曾漢光(Somkid Jatusripitak)、財長烏塔瑪(Uttama Savanayana)及另外兩名內閣官員在上周四亦已辭職。

民間政治組織「解放青年」(Free Youth)昨在清邁發起反政府示威,一眾示威者在清邁古城塔佩門(Tha Phae Gate)抗議。烏汶叻差他尼同日亦有由大學及高中學生發起的反政府示威,不過規模較小。警方到場要求示威者離開,稱已違反緊急狀態法並有可能導致第二波疫情爆發。

「解放青年」及泰國學生聯會周六曾在曼谷發起大型示威,要求巴育下台及解散政府、停止以緊急狀態法侵犯人民權益、以及條訂現行有利巴育的憲法。今年2月,泰國法院判決下令解散第二大在野黨「未來前進黨」(Future Foward),引發學生激憤。6月間,流亡柬埔寨的泰國知名異議人士旺差倫(Wanchalearm Satsaksit)在金邊街頭當街被擄走失蹤,令泰國民眾不滿;近年來,已有數名流亡老撾的泰國異議人士遭神秘綁架,其中3人成為湄公河上的浮屍。

(來源:關鍵評論網)

「在我們這一代結束它」 泰國爆發2014年政變後最大示威,抗爭者要求停止軍人干政

18日,由泰國非政府政治倡議組織Free Youth發起、泰國全國大學生聯合學生會( 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支持的抗爭運動,讓上千泰國人民走上街頭,聚集在曼谷的民主紀念碑(Democracy Monument)表達對軍政府和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的不滿。主辦方提出三個訴求:解散國會、停止威脅異議人士、修正軍方制定的憲法。

《國民報》報導,這場抗爭被視為泰國自2014軍方政變以來,規模最大的街頭示威運動。

抗爭活動從18日早上8點集合,並在下午5點左右展開,警方也在紀念碑前的圍欄列隊。Free Youth秘書長Tattep Ruangprapaikitseree以及人權律師、社會運動者 Anon Nampa等人表示,表示將給予政府2週的期限回應他們的訴求,否則將加大抗爭力道。

《Prachatai》報導,Anon Nampa在演說中指出,「我們要求解散國會,是因為這個政府是來自不公平的選舉,在選後未來前進黨( Future Forward Party )被解散。我們也要求國家官員停止威脅人民,不要再做專政的奴隸,並著手修憲。世界上沒有任何地方的憲法會給予獨裁者權力,指派250個國會議員,去投他自己當總理。這是無恥的。」

帕拉育出任總理前,是軍政府領導人,他領導的軍隊在2014年發動政變,取代民選的盈拉政府,2017年4月泰王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簽署的新憲法,改變泰國大選的選制,2019年讓帕拉育當上總理的國會選舉,也被批評為並不公正。《美聯社》報導,抗爭者對帕拉育不滿,近來是因為疫情之下封城和緊急狀態成為政治武器,長遠而言,軍隊和皇室菁英鞏固自身權力的作風,引發泰國社會不滿,同時進步力量也在逐漸茁壯。

學生領袖在現場發表演說,大學生聯合學生會主席 Juthatip Sirikhan、學生社會運動者Parit Chiwara、 Jatupat Boonpattaraksa等人表示,2014年政變反映政府缺乏人民授權,損害了法律和國家繁榮。

23歲的Mike-Panupong Jatnork是青年組織Eastern Youth的領袖,他從羅勇府( Rayong)前來參與抗爭,「當我從羅勇出發,來參加這場抗爭時,我不害怕。」總理帕拉育15日到訪當地時,Mike-Panupong Jatnork在總理下塌的旅館前抗議。「今天(18日)警方的傳喚寄到我家。」他也主張總理應該辭職。

18日晚間7點左右,有記者看見水砲車駛向抗爭者聚集的地點,大量駐紮在撒特里維哈雅女子高中(Satriwithaya School)的員警也開始湧入。8點45分,Free Youth宣讀運動的三大訴求,在主要的抗爭地點現場約聚集了2000人。晚間9點30分,現場爆發衝突,抗爭者們與人群中一名形跡可疑的男子發生暴力事件,此外,當局試圖以汙辱皇室為由試圖逮捕一對參與的情侶,抗爭者為保護他們,而與警方對峙。主辦方基於安全理由,而決定取消將這場抗爭延續到19日的計畫。

大都會警察局(Metropolitan Police Bureau)高級警官Phakkhaphong Phongphetra表示這場抗爭是「非法的」,抗爭者並沒有事先取得許可,並可能違反疫情管制下的緊急狀態(emergency decree)。泰國軍隊副發言人Nusra Vorapatratorn在臉書上表示,她不懂學生為什麼在抗議,明明有選舉。此外,她認為要求修憲毫無根據,也對學生是否與國家緊急狀態作對、舉辦遊行是否違法存疑。

《Thaienquirer》報導,這個周末在曼谷的抗爭也引發全國迴響。19日清邁的「塔佩門」(Tha Pae Gate)也聚集上百名抗爭者呼求民主。一名學生領袖擔心來自政府和大學的報復而不願透露姓名,「我們在24小時內就聚集至少百人站出來——此為我們的心聲。」孔敬府( Khon Khaen)、烏汶叻差他尼府(Ubon Ratchathani )都有遊行活動。

「結束它」

這場抗爭的爆發,來自泰國社會早已醞釀多時的不滿情緒,結合長期對政治體制的不信任,與近來當局屢屢打壓民主派人士、箝制言論自由的行為,使得政治氛圍進一步緊繃。泰國社會運動者秦聯豐(Netiwit Chotiphatphaisal)在評論中指出,「沒有人在健全的環境中,會想要上街頭抗議。」從2月未來前進黨遭解散開始,學生就發起抗議,6月,流亡社會運動者Wanchalearm Satsaksit的失蹤,也發起的抗爭。

《Thaienquirer》報導,由軍方主導修改後的憲法,給予軍方在國會中指派250席議員的權力。推特上支持這個抗爭運動的標籤#ให้มันจบที่รุ่นเรา (end it during our generation,在我們這一代結束它)在這個週末發酵,截至20日上午已累計達到171萬則推文,學生和抗爭者們要求終止1932年民主化以來,縈繞在泰國政治的無限迴圈——軍方干政。

「我了解屬於我這個世代的強烈情感,我們不想眼見未來的世代,承受這個國家走上末路的痛苦。」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學生領袖Sirin Mungcharoen表示,「僅僅在我這個年紀,我已經目睹許多軍政府遂行的不義之事。」她說,他們這個世代的人都知道,政府是軍方的政府,他們從未在民主體制下成長,「我不要年輕人看到泰國是一個,他們根本不想為之追求希望的地方。」

2月,反對黨未來前進黨遭憲法法庭判定解散,已經引發廣泛批評。烏汶府大學(Ubon Ratchathani University) 政治學院院長Titipol Phakdeewanich說,「本應獨立的機關並不獨立,這些組織的運作者都是先前的軍政府所挑選出來的。」

6月,流亡柬埔寨的泰國民主運動者Wanchalearm Satsaksit無故失蹤,至今毫無音訊; 孔敬府的社會運動者Tiwagorn Withiton因為在臉書上傳他穿著「對君主制失去信心」字樣的T恤照片,被當局強迫住進精神病院。許多觀察官認為青年抗爭者和政治運動者的人身安全堪憂,Titipol Phakdeewanich指出,「甚至政府透過年度分配預算的操作,讓很多大學老師噤聲。」

(來源:ETtoday)

泰國6年來最大示威 覺醒青年:異議人士不該變浮屍!

泰國自上周六(18日)起爆發的反政府示威尚未平息,曼谷和南部北大年府等地昨日都有抗議遊行再現街頭。上千名青年無懼政府威脅,要求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下台,並且提出三大訴求,包括解散國會、修改憲法和停止恫嚇異議人士。

據《路透社》報導,這場示威由社運組織「青年解放」發起,是泰國自3月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後最大型的社運,也是2014年的泰國政變以來,人數最多的反政府示威。社運起因來自一位37歲的旺差倫(Wanchalearm Satsksit),他隸屬前總理戴克辛(Thaksin Shinawatra)的反獨裁爭民主聯合陣線,又稱紅衫軍,但巴育政變成功後,旺差倫和其它紅衫軍就流亡柬埔寨。

據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表示,旺差倫6月4日於金邊住所外被持械人士綁架,目前下落不明。不僅如此,多名流亡海外的社運人士都被指失蹤或遭擄走;2018年12月,兩名泰國社運人士的屍體被發現漂浮於湄公河,迄今仍未查明真相。

示威者除了不滿異議人士「被失蹤」外,也對泰國未能重回民主感到失望。2019年泰國大選,年輕人投票給進步派的民主政黨,巴育卻因為軍方擬定的憲法得以留任,而獲民眾支持的國會第三大黨-新未來黨最後竟被法院要求解散。

自軍事政變以來,泰國政治環境停滯不前、流亡柬埔寨的異議人士的突然失蹤,都是催生這場大規模的民主運動的原因。對此,青年解放的一名學生領袖說,給政府兩周時間,若不回應,不排除行動升級。

(來源:明報)

《哈姆太郎》成泰抗爭歌 諷政府吞吃納稅人錢

泰國反政府示威持續逾一周,數百名年輕人周日(26日)聚集在曼谷民主紀念碑,一改上周穿黑衣唱饒舌歌的抗議方式,以日本動畫《哈姆太郎》作為抗爭主題,將主題曲配上新詞高唱,諷刺政府如飢餓倉鼠般狂吃納稅人的金錢。

示威者:冀不同方式帶來改變

示威者唱出配以新詞的《哈姆太郎》主題曲,將當中「最喜歡吃的是向日葵種子」改成「最喜歡吃的是納稅人的錢」揶揄政府,並高喊「解散國會」,又圍着紀念碑繞圈跑,稱像倉鼠在輪圈中奔跑。縱使抗爭手法看來有點古怪,但示威者強調他們的政治目的很認真,20歲的芳(Fah)說:「大人看到我們這樣做,可能不會認真看待,但這是新一代的表達方式。我們正以不同的抗爭方式,希望帶來改變。」任職律師的27歲示威者鮑伊(Bowie)說:「我們需要自由抗爭,因為這個政府打壓所有異見者。」

泰國反政府示威本月18日開始,由學生聯盟「解放青年」發起,當日約有3000人在曼谷集會,提出三大訴求:解散國會、修訂現行有利執政黨的憲法、停止打壓異見人士。解放青年領袖周日表示,若政府未能滿足訴求,下周會再次上街,發起另一場大規模示威。今次示威中,許多年輕示威者表示,政府缺乏惠民改革及多年來經濟停滯,令他們感到沮喪。泰國嚴厲的冒犯君主法也大大收窄異見者發聲空間。去年在國會選舉中得票第三多的未來進步黨,今年2月被下令解散,亦惹怒年輕人上街抗議。泰國首相巴育上周二表示,關注及憂慮今次的學生運動,並警告示威者勿冒犯王室。

學者:若過分挑釁 或遭鎮壓

朱拉隆功大學安全和國際問題研究所總監蒂提南(Thitinan Pongsudhirak)表示,今次的學生運動是「無未來」而觸發,「他們經常提到『未來』。他們沒有未來。這些年輕人過去20年一直活在泰國政治中,承受了兩次軍事政變」。對於有專家質疑今次示威能否帶來改變又或能否持續,蒂提南認為必須有更多人參加才能有影響力,但即使上周只有數百或數千人已足以引起政府回應,惟「他們也有可能失控,即若變得過於挑釁,可能會遭鎮壓」。

(來源:ETtoday)

「哈姆太郎」走上街頭 泰國青年發起另類反政府示威

泰國青年近日發起了另類的反政府抗議遊行,數百名示威者在26日聚集在曼谷,發起「哈姆太郎」反政府示威,以飢餓的倉鼠暗諷政府以納稅人的財產為食,期盼以看似異想天開的方式,達到解散議會、結束軍政府專制的目的。

自上週以來,泰國青年開始無視政府為防止疫情擴散而制定的禁止集會政策,以日本動畫「哈姆太郎」作為示威主題,改編主題曲「最美味的食物是公共稅收」,並在民主紀念碑周圍奔跑,象徵倉鼠在輪子上奔跑的行為。與會人員帶著動漫玩偶哈姆太郎與改編主題曲取代了傳統的抗議海報和呼喊口號。

「自由青年運動」(Free Youth Movement)的領導人表示,儘管抗議活動看似詼諧古怪,但是抗議的訴求與目的是嚴肅的,如果他們的訴求沒有得到滿意的結果,那麼他們將在下週回到街頭再次進行大規模示威,訴求內容包括解散議會、修憲及停止對批評政府者的騷擾。

一名20歲的抗議者說,「成年人可能會因為我們正在做的事情而有所思考,雖然這樣的方式也可能會讓他們無法認真看待。但這是我們新一代的道路,希望能以不同的方法而有所改變。」

自由青年運動組織的第一次集會吸引了超過2000多名示威者,這也是自泰國2014年政變以來最大的反政府抗議活動之一。

(來源:三立新聞網)

泰國人怒了!泰皇門前喊「終結王室」

泰皇瑪哈·瓦吉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28日適逢68歲生日,全國各地舉辦隆重的宗教儀式,並公開宣示效忠。不過,許多不滿泰皇、皇室的學生、民眾,不顧禁止批評泰皇、皇室的禁令,也選在泰皇生日當天發起示威,聚集在柏林的勃蘭登堡門前示威抗議,甚至進一步要求「廢除君主制」、「反帝制」。

根據泰國現行法律,任何對泰皇、王室不敬的言論或觀點都遭嚴格禁止,違者可判處3至15年徒刑。不過泰皇許多行徑引發許多國內民眾不滿,許多泰國人仍不顧禁令走上街頭,並在社群媒體平台批評泰皇,學生主導的反政府抗議活動標語、旗幟也出現批評泰皇的言論。

根據《德國之聲》(Deutshce Welle)報導,泰皇瓦吉拉隆功本人並沒有參加國內舉辦的慶生活動,因為他自武漢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就遷移到德國南部巴伐利亞邦阿爾卑斯山區的一家豪華酒店長住。

因此,抗議活動也擴展到德國,被流放的激進主義者伊姆普拉塞特(Junya Yimprasert),在泰皇生日當天帶領居住在國外的泰國國民,聚集在柏林的勃蘭登堡門前示威抗議,強調他們的目標是「廢除君主制」,她和其他抗議者還在泰皇現居的酒店牆上投影「反帝制」字樣。

日前一名泰國社運人士Tiwagorn Withiton只因在臉書上po出自己穿著印有「我對君主制失去了信心」字樣的T-Shirt照片,國安人員隨即找上門,以「可能導致泰國分裂」為由,要他別再穿這件衣服。沒想到在Withiton拒絕後,他竟被抓去精神病院,引起軒然大波,網友們紛紛以「#SaveWanchalearm」和「#Abolish112(廢除毀謗王室規定)」等標籤聲援Withiton,終於在7月22日獲釋。

(來源:民視)

諷政府貪腐!泰國學生改編《哈姆太郎》主題曲上街示威

今年2月泰國學生抗議政府上街示威,但因疫情爆發而被迫暫停。隨著泰國疫情趨緩,學生近來再度走上街頭,而且發揮Z世代創意,將日本長紅動漫《哈姆太郎》拿來當主題。學生把主題曲改寫為諷刺泰國政府貪腐的歌詞,也以小倉鼠來代表泰國人不再願意屈就於任人操縱的生活。一起來了解。

泰國曼谷吞武里鄭信王雕像大圓環前傳出陣陣活潑的歌聲,這旅律對熟悉日本文化的觀眾應該不陌生。

哈姆太郎是日本有名動漫,主角是一隻出生於8月6日,身高8.6公分,好奇心旺盛且樂觀開朗的小倉鼠。這個動漫小明星成了泰國學生示威運動的象徵。

示威學生說,「在我看來我們年輕一代就像小倉鼠,被關進鎮壓我們自由的籠子跑個不停,該是我們破籠而出,拿回我們權力的時候了。」

學生有三大訴求,包括解散國會、終止騒擾異議人士、修正軍方制定的憲法。很多人戴著老鼠耳朵的裝飾品和哈姆太郎玩偶,繞著圓環跑步,還高唱改寫歌詞的哈姆太郎主題曲,把泰國政府諷刺一頓。

示威學生說,「這是哈姆太郎主題曲改編的,把歌詞『最愛是葵瓜子』,改為『最愛是納稅人的錢』,『葵瓜子』和『納稅人的錢』有壓韻,諷刺政府浪費納稅人的錢。」

還有學生學習電影飢餓遊戲中,高舉三支手指的手勢,象徵反獨裁極權暴政。示威學生也高舉塑膠小雞,同樣代表反暴政。有泰國國會議員曾叫學生回家去幫父母做家事,因此有些學生也在示威現場洗碗,以示抗議。

泰國學生表示,新一代的他們不執著於傳統抗議方式,而想用不一樣的訴求,希望帶來改變。

(來源:ETtoday)

泰國皇宮的「那個人」…示威者扮哈利波特 上街對抗曼谷佛地魔

泰國近期學潮再起,各地都有年輕人聚集在大學或市政廳外舉行示威抗議,譴責總理巴育領導的軍政府。近日,部分示威者開始挑戰泰國最嚴苛的「不敬罪」(lèse-majesté law),抗議泰王「拉瑪十世」瓦吉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

泰國法律擁有全世界最嚴苛的「不敬罪」條款,任何「詆毀、羞辱、威脅國王、王后、或其法定繼承人及攝政者」皆屬於違法,最重可能面臨15年刑期。泰國民眾不滿王室權利過大,已經侵害了民主精神

不少示威者聚集曼谷民主紀念碑(Democracy Monument)前示威抗議,訴求包括解散國會、修憲制定更尊重民主的君主立憲制,並且修法取消「不敬罪」。

示威者打扮成著名奇幻小說《哈利波特》內的人物,手拿「魔杖」誓言要下咒「保護民主。」示威者更將泰王比做故事中的反派「佛地魔」,諷刺在泰國不能稱呼的泰王的名字,只能和故事中描寫的一樣稱呼他為「那個人」。

另外,還有示威者打扮成副總理翁素萬(Prawit Wongsuwan),借用小說中佛地魔的追隨者「食死人」(Death Eater)名稱,嘲諷他是一個「食稅人」(Tax Eater)。

香港《南華早報》(SCMP)引述分析人士看法,認為泰王拉瑪十世和保皇派軍政府的統治下,泰國非常有可能重新成為專制政權。

先前新冠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爆發初期,泰王拉瑪十世瓦吉拉隆功便帶著20位「嬪妃」遠走德國度假勝地避疫,而非留在泰國坐鎮,早已引發泰國民眾不滿,但受限於刑法「不敬罪」,泰人也敢怒不敢言。

(來源:立場新聞)

泰警方拘人權律師、學生領袖 引發各地示威 學生仿效香港築人鏈舉白紙聲援

泰國自上月起爆發反政府示威,有民眾要求總理巴育下台、解散國會,是自2014年該國軍事政變以來最大型的示威活動。根據《路透社》報道,泰國警方昨日(7日)拘捕兩人,包括人權律師阿農(Anon Nampa),及學生領袖帕努蓬(Panupong Jadnok),再次引發市民上街示威。網上影片顯示,其中在宋卡府合艾市中學Hatyaiwittayalai School,過百名學生今日在校外築起人鏈聲援,並舉起白紙。有老師舉起手機拍攝參與學生的面貌,試圖恫嚇對方,學生則以白紙遮擋臉部。

香港城市大學亞洲及國際研究系講師布坎南(James Buchanan)在Twitter表示,由於學生的名字會繡在校服上,參與示威的學生用膠帶覆蓋名字,卻被老師強行扯下,並攝錄他們的名字。布坎南亦指,之後有警察到場驅趕學生,有學生欲返回學校,卻被一名老師趕走。

今年七一遊行期間,有示威者舉起一張白紙,表示港版國安法實施首日,不知道要舉甚麼才不會犯法,寓意白色恐怖。有網民表示,泰國的示威方式與香港相似,亦有香港人表示支持泰國學生爭取民主。

除此之外,曼谷各處亦有大批黑衣市民上街示威,其中在曼谷地標Pathumwan Skywalk有市民高呼「停止騷擾公民(stop harassing citizens)」;亦有市民在法院外示威,及在被捕人士扣留的警署外通宵等候。直至今日傍晚,阿農及帕努蓬獲准保釋,示威人士隨即歡呼。

多國泰國學生團體早前發起「自由人」運動,要求改革憲法、重新舉行大選等,期望有更多學生以外的市民參與示威,並計劃在8月16日發起大型示威。

(來源:BBC中文網)

泰國學生運動愈演愈烈,年輕一代用動漫和奶茶反抗政府

他們很年輕,很生氣,他們要求改變。

數周以來,儘管政府禁止大規模集會,但數以千計的泰國年輕人仍聚集到曼谷街頭。許多人穿著端莊的校服,舉著流行的動漫形象,他們敦促泰國軍方退出政壇。

上周末和周一(8月10日),有更多示威者加入進來。他們希望向軍方出身的總理巴育施加更多壓力,向兩名被短暫拘留的年輕抗議領袖表達支持。

抗議活動在曼谷和其他城市的學校和大學校園快速蔓延。示威者們甚至越來越多地提及君主制這一在泰國高度敏感的話題。在最近一次集會上,發言人呼籲進行改革。

BBC記者陳煒斯(Yvette Tan)報導說,總體來看,抗議者們的訴求仍圍繞三個方面:解散議會、起草新憲法以及要求當局停止恐嚇批評者。

壓抑的青年

泰國政治動蕩和抗議歷史由來已久,但以往的歷次抗議,主要由支持和反對前總理他信(Thaksin Shinawatra)的兩股勢力「紅衫軍」和「黃衫軍」的對抗引發。

儘管有著優美的風景和東南亞地區較發達的經濟,但泰國對於言論和秩序的控制傳統,讓這個國家要求民主的呼聲相比之下非常孱弱。

但在今年2月,在一個受歡迎的反對黨被當局下令解散後,新一輪抗議浪潮開始了。這一次,與以往的抗議有所不同。

6年前,時任皇家陸軍總司令的巴育·佔奧差(Prayut Chan-ocha)策劃了一次不流血的軍事政變,推翻了前總理英拉(Yinglak Chinnawat)的看守政府。他起草了新的憲法,擴大軍方權利。

2019年3月,泰國舉行了軍方掌權以來的首次選舉。對於許多年輕人和首投族來說,這被視為是經歷了多年軍事統治後一次變革的機會。但軍方採取多項措施鞏固其政治角色,巴育重新出任總理。

親民主的未來前進黨(FFP)以其富有人格魅力的領袖塔納通·宗龍倫吉(Thanathorn Juangrungruangkit)獲得了第三大席位,尤其受到首次參加選舉的年輕選民的歡迎。

但今年2月,泰國法院裁定未來前進黨收到了塔納通提供的一筆貸款,這被認為是一筆違法捐贈,法院裁定解散未來前進黨。

法院的裁決引發了數千人加入街頭抗議活動,但由於新冠疫情的限制措施,抗議活動暫時平息。

今年6月,一位知名民主活動人士失蹤,讓事態再次升溫。

自2014年以來一直流亡柬埔寨的萬查勒·塞薩西(Wanchalearm Satsaksit)據報道當街被抓,並被塞進一輛車裏。

抗議者指責泰國當局策劃了對他的綁架,警方和政府對此予以否認。

政府副發言人拉查達·德納迪雷克(Rachada Dhnadirek)對路透社說,「我們不希望看到暴力或言論超出法律的範圍。」

倉鼠和奶茶

瑪希敦大學(Mahidol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潘查達·西裏文納布(Punchada Sirivunnabood)說,這些事件的結合已推動了新一輪抗議浪潮。

「學生們覺得政府的做法並不民主。他們想要一個公平的政府,」她對BBC說。

對多年軍事統治感到失望的抗議者現在要求當局起草憲法、解散內閣、總理下台,並要求當局結束對人權活動人士的恐嚇。

根據泰國的新冠疫情緊急狀態,抗議活動在理論上是被禁止的,違反這一禁令將被判處兩年監禁。

這場運動在很大程度上沒有領袖,但由一個名為「自由青年」(Free Youth)的組織推動。

悉尼大學(University of Sydney)的艾姆·辛朋(Aim Sinpeng)博士表示,這個組織「鬆散地由一些大學生社團和附屬團體組成……(沒有)特意設立領導人」。

她表示,泰國的抗議者們從近期香港的抗議活動中吸取了教訓,「這些團體代表著自由的個人,他們團結在一起,而不是被特定組織或政黨牽引」。

泰國、香港和台灣的一些支持民主和反對強權的抗議者甚至開始用三個地方都喜歡的經典飲料——奶茶,來稱呼自己為「奶茶同盟」。

泰國人還找到了一些富有創意的,有時甚至是異想天開的抗議方式。

例如,一隻日本倉鼠的角色現已變成了叛逆的象徵。

抗議者採用了日本電視動畫哈姆太郎(Hamtaro)的主題曲,並修改歌詞,將其作為反政府歌曲。

其中一句歌詞「最喜歡的東西,是向日葵的種子」被改成了「最喜歡的東西,是納稅人的錢」。

抗議者還豎起三指敬禮,這一動作來自《饑餓遊戲》(Hunger Games)系列電影,是反極權與獨裁的象徵。

「泰國年輕人總是用更具顛覆性的流行文化形式表達不滿,」辛朋博士說。

「因為多年來生活在壓抑的環境中,並不總是允許言論自由。(他們)不得不一直尋找有創意的方法來繞過各種審查制度。」

和曼谷一樣,在社交媒體的推動下,一些泰國小城市也組織起了小規模的「快閃」式抗議活動,這種活動易於組織,也可以迅速散去。

「推特在過去幾年裏確實普及了,」辛朋博士說。「熱門話題不僅對動員公眾參與起到重要作用,而且對一場以不斷演變和動態的身份塑造的運動來說,是一種品牌化的推廣。」

代溝

潘查達教授認為,這場抗議運動的部分問題在於,老一代人不明白學生想要什麼。

「他們中的大多數人支持這個政府,但是年輕人有相反的想法。」

她說,與泰國對立政治派別支持者「紅衫軍」和「黃衫軍」以往的衝突不同,「此次衝突是老一輩和年輕一代之間的衝突。」

辛朋博士說:「一些高級官員曾發表一些傲慢自大的言論,顯示出一些老一輩人中根深蒂固的觀念,即『孩子不應該藐視長輩』。」

「(年輕人)希望管理國家的長輩們聽到他們的聲音,認真對待他們的關切。他們需要尊重。」

回到街頭,一場真正的戰鬥仍在醞釀中——但這波抗議浪潮可能產生很大影響嗎?

「抗議活動目前不會對政府造成太大影響,因為它們的規模還沒有達到那種程度,」辛朋博士說。

「(它們)值得關注,但需要更多動力。」

(來源:奇摩新聞)

泰國學生訴求改革王室 百名學者連署力挺

泰國學生抗議浪潮延燒,有學生團體罕見公開提出改革王室的訴求,在泰國投下震撼彈,不少人痛批學生要削弱王室,但同時也有百餘名學者連署支持學生的訴求。

學生團體自由青年(Free Youth)和泰國學生聯盟(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7月18日晚間發起活動,號召民眾聚集在民主紀念碑(Democracy Monument)前抗議政府施政並提出3大訴求,包括解散國會、終止騷擾異議人士、修正軍方制定的憲法。

當天聚集2000多人,為2014年軍事政變以來泰國最大規模的抗議行動。隨後在全泰國各地掀起大小不一的學生抗議浪潮。

3000多名泰國學生和抗議人士8月10日晚間聚集在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位於曼谷北郊的蘭實(Rangsit)校區,重申解散國會、終止騷擾異議人士、修憲3大訴求。

當晚有學生代表在台上念出10點聲明,要求改革王室,署名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United Front of Thammasat and Demonstration)的學生團體隨後把10點聲明放在網路上。

泰國有嚴厲的冒犯君主罪(lese majeste),泰國刑法112條規定,任何人誹謗、侮辱或威脅國王、王后、王儲或攝政王,最高將被判處15年徒刑,民眾公開要求改革王室非常罕見。

不少人批評學生違法、試圖削弱王室,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直批學生越過紅線,各界憂心支持王室的人和抗議學生之間的衝突在未來幾天恐怕加劇。

民族報(The Nation)報導,12日有130多位學者連署發表聲明,支持學生的10點聲明,今天預計將有更多學者加入連署。

學者的聲明指出,抗議學生在行使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權,學生的訴求是改革憲法,10點聲明沒有違背刑法,內容也沒有誹謗泰王的意圖。而是要讓泰國更加民主化,並確保泰國的君主立憲制度。

學者的聲明並指出,大學和學術機構的責任,就是要協助找出能夠讓社會前進的答案,並讓民眾有公開的空間,可以交換促進公共利益的意見,「教育機構不能避開或是關上言論自由的大門。」

10日晚間的學生抗議活動觸碰了敏感的王室議題,泰國各界繃緊神經,原定在12日再度舉行抗議的學生團體臨時取消活動,理由是可能會有人來鬧場。

而8月16日晚間由學生團體自由青年轉型而來的自由人民(Free People)將再度在民主紀念碑前舉行大型抗議活動,各界嚴陣以待,自由人民昨天則發出聲明表示,16日當天的活動將聚焦在解散國會、終止騷擾異議人士、修憲3大訴求。

(來源:ETtoday(

泰國示威學生列10點盼改革君主制 總理巴育警告「太過分!」

泰國12日舉行新閣員宣誓,國王瑪哈·瓦希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在演講中強調「秩序與和平」。泰國近日爆發大規模抗議活動,除了原本的3大訴求外,學生代表提出10點呼籲,要求改革現行的君主制政體及獨裁軍政府。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表示,「這真的太過份了!」

泰國法院在今年2月解散了未來前進黨,開啟一連串抗議的序幕。7月18日爆發了2014政變以來最大的示威活動,海內外都有泰國人響應,他們提出3大訴求,包括解散國會、停止威脅異議人士和修正軍方制定的憲法。

半島新聞台報導,3,000至4,000名抗議學生11日晚上聚集在曼谷的泰國商會大學(University of the Thai Chamber),喊著「民主萬歲」口號,代表輪流上台演講。演講者指出,巴育2014年政變上台後,至今已經經過6年,限縮人民的自由,不恢復民主制度,應該要請辭。

法政大學的團體提出10點呼籲,對君主制的角色和權力提出質疑。泰國皇室是至高無上的存在,若侮辱或誹謗國王,最高可判處15年徒刑。學生的新要求包含撤銷2019「2支國家部隊轉移給國王衛隊」的命令,以及2017年頒布的法律法律,「國王可以掌控王室全部財產而不受國會監督」。除此之外,學生還反對國王支持任何軍事政變,這是對皇室的主訴求。因為2014年最後也是國王同意,軍政府才取得合法性。

泰國王室拒絕回應學生的抗議活動,也不對君主制作任何評論。總理巴育對記者表示,他知道很多人是為了國家好,但學生的要求真的「太過分」。他6月曾警告抗議者不要以「修改君主制」為訴求。

法政大學發表公開聲明,對學生提出修改君主制表示歉意,儘管大學支持言論自由,但不會容忍「關於君主制且會影響人們感情」的說法,將展開法律行動。王室也要求幾家媒體刪除對學生抗議的報導。

(來源:NOW新聞)

泰國反政府示威持續 巴育:將調查幕後主使人及資金

泰國有關政制改革的示威持續,被要求下台的總理巴育呼籲民眾向仇恨及分化政治說不,同時警告可能對示威採取更多檢控行動。

巴育發表全國電視講話,促請示威者不要利用示威作為煽動動亂的平台,稱大多數人都不同意,反問國家的經濟危機及疫情等問題是否應該更重要。巴育又指,示威牽涉很多金錢,當局將會調查找出誰在背後主使。

政府日前已拘捕兩名示威發起人,指他們違反防疫規定,舉行大型集會;當局又聲言針對社交網站內批評王室的帖文採取法律行動。

這場由學生發起的反政府示威由上月中開始,今個周末會再有大型集會,要求改革王室及修改軍方制定的憲法等。

(來源:立場新聞)

泰國網民「光復後」討論 標籤# If Politics is good冀毋須服兵役同性可結婚

上年反送中運動期間,Facebook 曾經流行「如果光復了香港的話...」的討論,網民紛紛想像在理想的香港,自己可能成為「黃店老闆」、「當特首」、「生兒育女」。泰國近日多名學運領袖因為組織示威被大圍捕,更有法政大學女學生Panusaya在宣讀王室改革宣言後,昨晚(12日)發現宿舍被國家警察監視,或面臨被拘捕的風險,與20多名同學留在房中渡過。泰國網民之前在網上發起#if politics is good(#如果政治是美好的)的討論,想像在沒有可怕軍政府帶領的泰國社會生活會是什麼感覺。網民形容,在那個美好的泰國,「人們可有空去看看藝術、有勇氣組織家庭、可以呼吸新鮮空氣」,與香港之前的討論非常相似。

「希望人人平等機會看藝術」

不少網民的回應與社會階級資源不平均有關,有人貼出80歲司機駕的士的畫面,認為美好社會不應要老人如此艱苦地生活;也有人形容:「如果在政治美好的泰國,我們會有更好的教育制度,那我就會有生兒育女的勇氣」;有網民貼出網上搜來的藝術圖片,寫道「如果政治是美好的,你便可以負擔會在博物館親眼看這些藝術品」,他指出,曼谷博物館入場費跟最低工資一樣價錢,只有上流人士和中產才可以看藝術,希望人人能有平等看藝術的機會

《立場新聞》曾經專訪過的「自由青年」秘書長、LGBT運動份子、23歲的學生領袖 Ford 也在訪問表示,「泰國多次政變令經濟根本不能夠正常運作,尤其是工人階級的子女和剛畢業的大學生,我們大多找不到工作,當然感受很深。」

「我們不會被迫服兵役」

Ford在Twitter也用上#if politics is good,寫道,「如果政治是美好的,我們不會被迫服兵役;我們將呼吸新鮮空氣;我們將擁有優質的教育體系,人權會被尊重;我們將擁有良好的勞動福利;我們每人都會擁有同等的結婚權利;我們將更好地解決南部三個邊境省的問題;將來我們的孩子將擁有美好的未來。」

事實上,《路透社》曾報導,泰國軍隊一直有濫權的文化。本年2月,泰國一名士兵懷疑與上級軍官發生衝突,於是從軍營偷走槍枝並隨機開火,其後與安全部隊對峙17小時候遭擊斃,最終造成29死、57傷,引起泰國對軍人上司欺凌下屬、軍人福利差距的關注。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報告更指出,徵兵制的泰國軍隊長期存在遭受濫權、虐待與性侵等嚴重問題,甚至有受訪者說出,「沒有一天是免於處罰的。」而泰國總理巴育僅表示,「這有什麼問題?我都經歷過。」

女學生宣讀《法政大學王室改革宣言》 多名學生領袖被拘捕

泰國人權律師Arnon Nampha早前被捕,引發泰國再發起示威。

法政大學社會與人類學系大三學生、聯合學生會成員 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 在本月11日,公開宣讀《法政大學王室改革宣言》,當中要求軍政府取消憲法第六條關於任何人均不得控訴國王的規定,並增加條文令國會議員得問責於國王、取消王室公開對政治發表意見的權力、取消所有單方面美化王室的宣傳或教育活動等訴求,引起各界熱議。Panusaya今日在Twitter表示,她與「自由青年」的 Parit Chiwarak「Penguin」也看到有人在學校宿舍外監視他們,可能會在凌晨遭到逮捕,最後20多名同學保護他們一起渡過長夜,雖然目前沒事,但她直言自己仍在危險之中。

(來源:ETtoday)

泰國學運領袖「示威前夕」遭逮 推特瘋傳逮捕畫面! 高舉「3指手勢」抗議

泰國學生抗議浪潮不斷,就在16日即將再有大型抗議示威的前夕,泰國警方逮捕了知名的學生運動領袖巴利,罪名包括煽動、攻擊以及舉辦可能會散布疾病的集會。

學生團體自由青年(Free Youth)和泰國學生聯盟(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7月18日晚間發起活動,號召民眾聚集在民主紀念碑(Democracy Monument)前抗議政府施政並提出3大訴求,包括解散國會、終止騷擾異議人士、修正軍方制定的憲法。

當天聚集2000多人,為2014年軍事政變以來泰國最大規模的抗議行動。隨後在全泰國各地掀起大小不一的學生抗議浪潮。

3000多名泰國學生和抗議人士8月10日晚間聚集在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位於曼谷北郊的蘭實(Rangsit)校區,當晚有學生代表在台上念出10點聲明,要求改革王室。

16日晚間由學生團體自由青年轉型而來的自由人民(Free People)將再度在民主紀念碑前舉行大型抗議活動,由於10日晚間的學生抗議活動觸碰了敏感的王室議題,各界繃緊神經、嚴陣以待。

就在16日的抗議前夕,泰國警方昨天晚間在曼谷北郊一場抗議活動舉辦之前,逮捕了要前往參加抗議、知名的學生運動領袖巴利(Parit Chiwarak),罪名包括煽動、攻擊以及舉辦可能會散布疾病的集會。

巴利的朋友把他被警察逮捕的過程拍下並上傳臉書,隨後大批支持者聚集在警局外為巴利支持打氣,推特上救救巴利(#SaveParit)成為熱門標籤。

這並非泰國警方近日第一次逮捕參與學生抗議的人士,8月7日,擔任律師的異議人士阿農(Arnon Nampha)以及抗議學生帕努彭(Panupong Jadnok)都被控犯了刑法116條的煽動罪、違背緊急狀態下不准大型集會的規定以及阻礙交通等7條罪名而遭到警方逮捕,不過兩人隔天就被釋放。

(來源:星島日報)

泰過萬人示威籲解散國會修憲 高呼「打倒獨裁者」

泰國逾萬名示威者今日(16日)聚集在民主紀念碑前,高呼「打倒獨裁者」,要求解散國會和修憲。這是2014年軍事政變至今最大規模的示威,也是泰國延續近一個月的學潮人數最多的一次集會。

學生團體自由青年(Free Youth)和泰國學生聯盟7月18日晚間發起活動,號召民眾聚集在民主紀念碑前抗議政府施政,並提出三大訴求,包括解散國會、終止騷擾異見者、修正軍方制定的憲法。當天聚集2000多人,為2014年軍事政變以來泰國最大規模的示威,隨後在全泰各地掀起大小不一的學生抗議浪潮。由自由青年轉型而成的自由人民(Free people)昨日晚間,再度在民主紀念碑前舉行大型集會,重申三個訴求。一名法政大學學生說,他們希望能有一個民主、公正、清廉的政府,帶領國家前進。

人群傍晚開始聚集,至晚上7時左右,現場人數已經破萬,遠超過7月18日的抗議人數。民眾高喊「打倒獨裁者」、「首相下台」、「國家屬於人民」的口號,舞台上的主持人高喊「這就是人民的力量」。在此之前,8月10日晚間,3000多名學生和示威者,聚集在法政大學位於曼谷北郊的蘭實校區,當晚有學生代表公開在台上提出改革皇室的訴求。泰國有嚴厲的冒犯君主罪,刑法112條規定,任何人誹謗、侮辱或威脅國王、皇后、皇儲或攝政王,最高可判處15年監禁。

民眾公開要求改革皇室非常罕見,10日晚的學生示威觸碰了敏感的皇室議題。昨日晚上的大集會各界高度關注。由於擔心支持皇室的人和示威者起衝突,警方嚴陣以待在現場布置上百警力。儘管有少數支持皇室的人到場抗議,但沒有和參與示威的民眾起衝突。

泰國當局先前逮捕三名民主運動領袖,國內緊張氣氛已然升高。三名被捕的民運領袖包括上周五(14日)晚被捕的學生領袖巴利,他昨日(15日)保釋,並參加今日的大集會。泰國示威者一定程度受到香港示威啟發。他們宣稱這場運動無人主導(無大台),且主要仰賴社交媒體爭取全國各地民眾支持。在社交網Twitter,「為獨裁統治設最後期限」和「標記你的朋友來抗議」等文字,今日一早成為熱門主題標籤。

首相巴育2014年擔任陸軍總司令期間,發動政變推翻民選的英祿政府,並於去年3月舉行國會選舉。他接着在去年7月15日辭去軍政府最高領袖,續任首相。

支持皇室的組織上午開始舉行集會,參與人數相對較少。他們身穿黃衣,舉起國王的肖像、國旗和代表皇室的旗幟,高唱歌頌皇室的歌曲。該組織的一位領導人表示,人們可以向政府提出任何建議或進行抗議,但是,無權攻擊或破壞國家的君主立憲制度。

(來源:聯合新聞網)

6年來最大規模!泰國萬人示威 籲解散國會、改革王室

泰國上萬名抗議人士16日晚間聚集在民主紀念碑前,呼籲解散國會和修憲。這是2014年軍事政變至今最大規模的抗議,也是泰國延續近一個月學潮以來人數最多的一次集會。數十名身穿黃衫的保王黨也聚集於示威會場旁,聲言人民無權動搖君主制。

高舉「3指禮」抗爭手勢

學生團體自由青年(Free Youth)和泰國學生聯盟(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7月18日晚間號召抗議政府施政,並提出解散國會、終止騷擾異議人士、修正軍方制定的憲法等提出3大訴求,在全國各地掀起學生抗議浪潮。

由自由青年轉型而成的自由人民(Free people),16日晚再度在民主紀念碑前舉行大型集會,重申3訴求,並期許泰國實現真正的君主立憲制。逾萬民眾高喊「總理下台」口號,不少示威者高舉衍生自電影《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的「3指禮」抗爭手勢。

10日晚有3000多名泰國學生和抗議人士在法政大學集會,有學生代表公開提出改革王室的訴求。由於泰國有嚴厲的「冒犯君主罪」,民眾公開要求改革王室非常罕見。16日晚的集會是自10日之後最大型的集會,各界高度關注。

當天也有部分「保王派」到場抗議,但沒有和參與示威的民眾起衝突。泰國警方仍嚴陣以待,在現場布置上百警力。

親政府議員:不想出軍隊 盼和解

人權觀察15日表示,警方準備在未來幾日拘捕至少31人,包括學運領袖;警方說,已對12名示威領袖發出逮捕令,令外界關注這次示威是否發生血腥鎮壓。泰國政府發言人稱,首相巴育期望避免暴力,已下令內閣採取措施促進不同世代的溝通。

新聞網Thai Enquirer上周引述親軍政府的人民國家力量黨一名國會議員說:「我們不想動用軍隊對付學生,那樣將一發不可收拾,可能發生流血事件。」他表示希望政府和示威者透過談判達成和解。要是發生血腥鎮壓,許多政府中人都會不自在,不太可能繼續服務下去。

(來源:香港電台)

泰國爆發大規模示威 促修憲等多項訴求

泰國的反政府示威浪潮持續,繼續有民眾集會,要求總理巴育下台。首都曼谷市中心昨天的集會,一直持續至深夜,據報有過萬人參與,期間警方並無干預。

發起集會的學生組職,同樣要求當局改革君主立憲制,廢除憲法中侮辱王室最高判監十五年的刑罰,以及削減與王室有關的公共開支等。

總理巴育回應,稱示威者只要不侵犯他人權利,有權表達意見。當地傳媒引述巴育在一個訪問中,承諾執政黨已經著手就修憲提出建議,稍後將於黨內討論。

(來源:轉角國際)

法政大學之火:自由幻夢...泰國學運「怒指泰王」的捨命冒險

當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武漢肺炎)肆虐全球之際,泰國採行尚稱妥善的封鎖政策,撫平了感染曲線,國內得以陸續解禁。儘管經濟活動奄奄一息,政治與社會運動可沒閒著,從7月中旬以來,泰國各地的年輕人幾乎每周都在大學、市政廳等公共場域抗議示威,挑戰總理帕拉育政府和保皇黨勢力。

以青年為主的異議者們,主要呼籲訴求包含解散國會、政府中止對批評者的恐嚇、重修憲法部分法條,還有針對君主制——尤其是濫用「不敬罪」(lèse-majesté)——的合理改革。

這些抗議並非憑空誕生,早在大流行之前,反政府力量就已醞釀集結,除了反映國內長期不滿,最直接的觸發因素則是今年2月份的一項法院裁決。法院以違反政黨法為由,下令解散第二大反對黨——未來前進黨(FFP)。FFP在2019年國會選舉裡,獲得多數泰國青年支持,一夕崛起成為全國第三大黨,也是帕拉育政府的眼中釘。

早在去年選後,帕拉育政府就已開始秋後算帳,先是以違反選舉法為由,取消FFP黨魁塔那通當選的議員資格,並禁止其參政10年。當時FFP支持者串連其他異議者舉行抗爭遊行,塔那通也決定採取街頭路線,企圖以大規模的群眾運動施壓帕拉育政府,繼續他未竟的事業。

然而,疫情旋即在今年初於泰國蔓延,帕拉育政府隨後宣布對外實施封鎖、對內執行宵禁,全國頓時陷入隔離狀態,抗議活動也被迫中斷。部分殘留在議會的FFP議員,則加入塔那通領導的新派系——進步運動(Progressive Movement),準備結合街頭路線分進合擊。

在這段防疫隔離期間,疫情嚴重打擊泰國經濟,由於泰國十分依賴旅遊業,該產業約占GDP的15%,封鎖國境等於斷了這條生路,光憑國內旅客完全不足以抵銷損失。同時,也因為旅遊相關從業人員的失業,讓消費力大減,預估今年的經濟表現,將比97年亞洲金融風暴時更糟。

迄今帕拉育政府已針對受病毒影響生計的900萬人,提供每人5,000泰銖的補助,又針對老人、殘疾者等弱勢團體,提供3,000泰銖的救濟。然而,大多數青年多不在此受益範圍,且他們真正需要的是工作機會,疫情不只毀了他們剛起步的事業,更暴露出社會長期以來的不平等。

從一些統計數字可以了解泰國青年日增的絕望感。疫情流行前,儘管泰國近5年GDP平均仍有3%~4%的溫和成長,但貧困率卻從2015年的7.2%上升到2018年的9.8%,有超過670萬個泰國人每天只有1.9美元(約新台幣56元)可用。

這場疫情危機可能加速泰國冠絕東協的財富集中度,並加深政治分歧,結合軍人干政與保皇派等既得利益階級,加劇了這種社會撕裂現象。如此不難明白,為何疫情一緩解,青年們便紛紛站上火線,直接對上帕拉育政府。

許多台灣網友應該對不久前泰中網路大戰記憶猶新,泰國網友的KUSO與迷因(meme)功力,中國網友毫無招架之力。對於本國政客,泰國人民更不會手軟,以各種創意方式令政府難堪,藉此表達不滿。

8月初的一次遊行中,示威者為了諷刺掌權者,特地裝扮成哈利波特的形象,為民主施法來對抗佛地魔(You-know-who),更借用佛地魔的追隨者——食死人名稱,將副總理「錶哥」普拉威(Prawit Wongsuwan)等官僚形容為食稅人。

又有一次,示威者以日本動畫倉鼠哈姆太郎為主題發揮。示威者模仿不斷跑在轉動的輪子上的倉鼠,在曼谷的民主紀念碑環繞,以此反諷人民處境如鼠,並唱著改編自動畫的歌曲,歌詞意涵包含「最美味的食物是納稅人的錢」等,藉此嘲笑政府挪用稅金,並要求解散議會。

不過,帕拉育政府早有笑罵由人、好官我自為之的傾向,對於一般的抗議活動,帕拉育政府寧可靜觀其變;但對於正中要害或踩到底線的活動,帕拉育政府就會有所反應,試圖弭平任何可能動搖政權的因子。

如8月初,曼谷警察逮捕了人權律師阿農(Anon Nampa)和學運領袖帕努彭(Panupong Jadnok),罪名像是「煽動叛亂」、「非法集會」、「意圖實施暴力集會」,以及「阻礙交通」等。目前兩人已獲保釋,等待進一步調查,如被起訴並被判有罪,將面臨數年不等的監禁。

除了這兩人外,還有其他學運份子與社會運動者被捕,主要原因在於他們的政治訴求。這群異議者們呼籲進行3項重大的結構性改革,包括:

「解散國會、政府中止對批評者的恐嚇,以及重修憲法並刪除現行選舉制度中不合民主原則的部分法條。」

讓情勢更緊繃的是,阿農等人士宣揚:

「應就君主制在泰國政治中的作用,展開公開辯論,強調君主制應以「正確」的方式存在。」

這是指泰國政府屢屢利用〈刑法第112條〉的「不敬罪」,打壓異議者;該法條保護君主制不受批評,已有不少人因言賈禍,甚至有人曾取笑國王愛犬而差點獲罪,可謂現代文字獄的典範。

不敬罪相關律法有多令泰國人無言,試舉一例可知。德高望重的學者蘇拉克(Sulak Sivaraksa)曾在2014年的一場研討會上,質疑16世紀阿瑜陀耶王國國王納黎萱(Naresuan)與緬甸王子舉行大象決鬥的史實真偽,結果被兩名退休將領告上警察局。警察調查3年後,於2017年將此案移交軍事檢察官,以「汙辱君主罪」起訴。

且不論納黎萱和現代泰國的卻克里王朝根本八竿子打不著邊,此案最荒謬的是,用現代法律去追究數百年前的歷史真偽,等於無限上綱司法權,讓政府的手可緊扣任何人的咽喉。蘇拉克的罪名如獲成立,最重可判15年徒刑,所幸最後法庭撤銷控訴,可能是考慮到此案太過荒謬,也可能是朝裡有人試圖保護蘇拉克。

對於此罪,泰國人民大多敢怒不敢言,但新世代初生之犢不畏虎,決心衝撞體制。最近泰國法政大學的反政府示威活動中,許多人戴上帶有「End 112」字樣的口罩,表達終結〈刑法112〉不敬罪的抗爭訴求,因而受到政府嚴重關切,並且已被鎖定調查名單。泰國各地也傳出禁止學生集會的消息,從而引發更大範圍鎮壓的擔憂。

要知道,當下泰國民主運動跟上世紀版本有相同也有不同之處。相同的是反抗父家長式的威權與國家集體主義;不同的是,這一代人更強調公平與平等,這些都與保皇派的觀念南轅北轍、難以調和。

對保皇派來說,青年攻擊政府和君主制,不啻是破壞既有的治理體系,傾向西方文化的結果更會讓青年變得不敬虔,損害泰國文化。對年輕一代來說,箝制言論、貧富差距擴大等弊病,正是現有制度和等級制的社會環境所致,青年固然篤信佛教等傳統價值觀,但卻無法接受以前世功績或業力(karma)來證明此生遭遇,特別是不公的階級固化現象。

當學生與社運人士舉行反政府抗議時,保皇派也動員起來,發起擁護政府的遊行來拚場。其他社會各界則感受到不敬罪的壓力,已開始浮現寒蟬效應,許多大學明確拒絕抗議者使用校園場地進行示威活動,處於輿論焦點的法政大學或許仍有1976年校園大屠殺的陰影,其副校長出面為脫序行為道歉,並宣布全力擁護君主制。

在龐大壓力下,原本訂於8月12日(泰國母親節,也是詩麗吉王太后生日)的抗議活動被迫取消,因為本日舉行示威太過針對皇室,恐怕會釀成民主派與保皇派的激烈衝突。帕拉育政府更表示,政府重視青年,但當下泰國最緊要的議題是經濟,各界應該合作度過難關,可視為是對青年的柔性喊話,也代表政府不會回應青年訴求。

最新消息指出,即使帕拉育政府開始逮捕學運人士,也放出調查黑名單的風向球,但仍難阻止青年的反抗意志。8月16日,泰國大學生們不顧政府與校方的威脅,繼續進行集會示威,估計超過上萬人響應,這也是2014年泰國政變以來,規模最大的學潮抗議。全球也陸續出現聲援行動,如在台泰人即群聚於台北車站大廳,跨海支持泰國民主運動。

然而,當反政府的戰線越拉越長,從民主改革一直到制度翻轉,訴求恐怕更難達成。這是因為泰國社會各界固然有同情與支持青年的聲音,但對於君主制的存廢仍舊沒有一致共識,過於激烈的主張會讓保守的泰國人民卻步,反倒失去抗爭的正當性,也會失去潛在的政治夥伴。當務之急是要避免現下的抗爭,進一步釀成法政大屠殺事件重演,才有未來可言。

(來源:聯合新聞網)

泰國各地高中生示威 升旗高舉「反政府手勢」 遭老師甩巴掌

泰國近一個月以來全國有大小不一的反政府示威,這股由大學生發起的抗議浪潮吹進高中校園,這2天有不少高中生在升旗時高舉三根手指的抗議手勢,響應這波反政府抗議。

昨天和今天在全泰國各地的高中生群起響應,在社群平台推特或臉書上可以看到超過10所高中的學生在自己的書包別上白緞帶,並在早上升旗時高舉三根手指的手勢,象徵反政府。

曼谷郵報(Bangkok Post)報導,許多學生因此被學校老師責罵,從社群平台上的照片或影片可以看到,有的學生被老師甩巴掌或是被摔手機,老師不准學生拍照或是拍影片上傳。有學生上傳的影片顯示,老師喝斥一名學生:「你付錢來上學,不是來做這種事情的!你有什麼權利做這些,我不准你在這做種事情!」

泰國東北孔敬府(Khon Kaen)一所高中的學生貼文指出,有警察到學校內並扣留學生綁在書包上的白緞帶。

鮮新聞(Khaosod)報導,教育部長納塔彭(Nataphol Teepsuwan)昨天被問及此事時表示,學生表達意見是他們的自由,但如果學生做了違法的事情,他支持教師訴求法律手段。他認為,向國旗致敬是一件值得稱讚的事情,學生的做法會引起分歧。

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今天在內閣會議後記者會中表示,執政黨聯盟和反對黨聯盟正在討論修憲的事宜,下一步將是設立特別委員會決定憲法哪些部分需要修改。

以大學生為主的自由青年(Free Youth)和泰國學生聯盟(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7月18日晚間發起活動,號召民眾聚集在民主紀念碑(DemocracyMonument)前抗議政府施政,並提出3大訴求,包括解散國會、終止騷擾異議人士、修正軍方制定的憲法。

7月18日當天聚集了2000多人,隨後一個月在全泰國各地掀起大小不一的學生抗議浪潮。

由自由青年轉型而成的自由人民(Free people)8月16日晚間再度在民主紀念碑前舉行大型集會,重申3個訴求,並期許泰國實現真正的君主立憲制。當天晚上聚集了超過萬人,是2014年軍事政變後規模最大的一次示威抗議。

(來源:ETtoday)

泰國示威者觸犯「王室禁忌」 法院發出拘捕令…抓補6名抗爭領袖

泰國近來陸續出現大小不一的反政府示威,法院今天針對6名民主倡議人士發出拘捕令,他們都參與了討論君主制及呼籲泰國政府改革的集會活動。

法新社報導,近來泰國幾乎天天都可看到由青年主導民主運動所發起的示威活動,到目前為止,泰國當局 大致上容許這些活動。不過,泰國警方今天卻說,他們已經獲得6名主要示威者的拘捕令。

警方高層向法新社表示,這些示威者將被控煽動叛亂、電腦犯罪、違反疾病管制法及使用擴音器等罪名。

雖然泰國近年較少援引嚴厲的冒犯君主罪(lese majeste),但法界觀察家表示,與軍隊站在同一陣線 的泰國政府已加強使用其他法律手段來對付異議人士,包括引用煽動叛亂、電腦犯罪等法律。

今天發出的拘捕令針對的對象包括先前被逮捕、隨後獲保釋的人權律師安農(Anon Numpa),還有學生領袖帕努彭(Panupong Jadnok)。他們現在面臨新的指控,這些指控與參與8月10日在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舉行的集會有關。

當天集會約有5000名支持者參與,安農與帕努彭的談話觸及泰國君主制的改革,這在泰國屬於禁忌話題。

連日的示威活動中,許多講者都公開批評泰國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領導的政府。帕拉育曾任泰國陸軍司令,於2014年的政變中掌權,擔任總理至今。

(來源:ETtoday)

泰饒舌歌手Hockhacker遭逮補! 創作《老子的國家》批評政府 當天就上刑事法庭

泰國國內最近風聲鶴唳,部分民眾不滿選舉制度、國家預算都遭政府高層與軍方、皇室箝制,一首2018年由泰國饒舌組合Rap Against Dictatorship (RAD)發行的歌曲《老子的國家有什麼》又再度被傳唱,主要創作負責歌手Hockhacker卻在20日遭到警方突襲式逮捕,理由是污辱政府與泰國皇室。

「不愛自己的政府、又不愛自己的國王」泰國法律明文,批評政府與皇室是觸犯刑法的,饒舌歌手Hockhacker在20日自家門前遭到大批警方圍堵,消息傳出後引起輿論一片譁然,許多泰國網友不能想像藝術家用創作批評時政也惹禍上身,紛紛留言「這是小偷抓人的年代」、「你的音樂反應了現實」。

此事讓人不禁聯想到先前中泰網友互相攻擊「COVID-19」「武漢肺炎」與台灣議題,當時泰國網友甚至樂見中國網友發言攻擊泰國皇室與政府,原因就是泰國網友不能自己罵,擔心會觸犯法律。

Hockhacker被捕當天,在警局做完筆錄就直接移送上刑法法庭審判,司法處理速度之快連泰國媒體都十分驚訝。RAD的歌曲《老子的國家有什麼》先前也被熱心中國網友翻譯出中文歌詞,而Youtube下方的留言,相當值得玩味。

(來源:東網)

500學生包圍教育部示威 教育部長求對話反被噓

泰國的反政府示威持續,曼谷約500名學生周三(19日)來到教育部外抗議,要求政府改革教育制度,批評總理帕拉育無能理應下台。教育部長納塔蓬到場嘗試與學生對話不果,反遭喝倒釆。另有一名饒舌歌手及4名民主運動人士在示威中被捕。

示威學生身穿校服並繫上白絲帶,在教育部外高舉電影《飢餓遊戲》的「三指禮」手勢,並高呼口號,部分人把白絲帶綁在教育部的閘門上。學生代表呼籲當局,廢除涉侵人權的髮型校服規定及早上升旗禮,並要求減少公立學校的質量差距。納塔蓬及其下屬出來嘗試對話,但學生僅報以噓聲及罵聲,指他來得太遲應到後方去,在該國講求尊重長輩的教育體制下實屬罕見。

納塔蓬在烈日下應要求走到示威者後方坐下,聆聽及寫下在場人士的訴求。他離開現場前表示,只要學生的意見對國家有益,會很高興他們勇於發聲,在這個年紀關心政治,又指所有人民的未來取決於他們。但學生們未受感動,繼續奚落他並做出拇指向下的手勢。有15歲學生指出,如果只在校園內示威難以引起關注,認為影響愈廣效果愈好。

另外,「饒舌反獨裁」團體主要成員德查通(Dechathorn Bamrungmuang)及4名民主運動人士,因積極參與近日的示威被捕,面臨煽動暴亂的罪名。德查通周四(20日)在Facebook上發布自己被帶往曼谷警署的照片。

(來源:關鍵評論網)

泰國年輕世代的憤怒,是如何匯聚出泰國近6年來規模最大的示威抗議?

經濟不好、看不到未來、政治僵局不斷重演、資源分配不公平,當泰國人對現狀的不滿和憤怒累積到了頂點,年輕世代透過網路串連,匯聚出泰國近6年來規模最大的示威抗議。

8月16日,上萬人在曼谷民主紀念碑(Democracy Monument)前怒吼著要總理下台,這是泰國近一個月學生運動的高潮,也是2014年軍事政變以來最大規模的群眾示威抗議;一個月前,7月18日由學生團體自由青年(Free Youth)在同地點舉辦的抗議,為這一個月的學潮揭開序幕。

再往前追溯,今年2月備受年輕世代歡迎的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遭到憲法法院解散,才是這股學潮的起點,當時泰國各地大學生抗議遍地開花,只因3月初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爆發而稍稍被壓抑下來,但結構問題不改變,怨氣只會越積越高,最終爆發成大規模示威抗議。

年輕世代的這股憤怒其來有自,泰國2019年3月舉行2014年軍事政變後的第一次國會大選,但根據2017年修改後的憲法,軍方在選舉前就可掌握參眾議院1/3的席次,青年受夠了當權者利用權勢掌控對自己有利規則以分配資源的方式。

最近在泰國備受矚目的案件,紅牛(Red Bull)提神飲料集團共同創辦人許書標(Chaleo Yoovidhya)的孫子沃拉育(VorayuthYoovidhya)涉嫌於2012年在曼谷駕駛法拉利名車撞死警察後肇事逃逸,案發至今8年,檢方7月撤銷了沃拉育魯莽駕駛等罪嫌。

這在泰國引起軒然大波,民眾質疑司法體系偏袒有錢人,「有錢判生、沒錢判死」。

和泰國近10幾年的大型示威不同,這次學潮最初發起的主力是學生和年輕人,紅、黃衫軍的背後都有政黨動員,學生運動沒有政黨奧援,他們透過網路串連和各種主題標籤(hashtag)逐漸形成一股無法阻擋的潮流。

有人批評學生什麼都不懂或年輕世代只是鍵盤戰士,但中央社記者在2月和8月這兩波學潮中訪問許多泰國學生,他們展現出清晰的思路,最常聽到的是「我們要為自己的未來站出來」、「這是我們的未來」、「我們要讓政府聽到我們的聲音」。

就讀詩納卡琳威洛大學(Srinakharinwirot University)的納提(Natty)說,她不確定參加抗議能否真的改變什麼,「但我們還是有一點微小的希望,這一切就像一個新浪潮一樣,讓我們覺得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政治學院大三學生大衛(David)充滿憤怒和不滿,他不滿於不斷重演的歷史,雖然參加集會不一定能改變什麼,「但可以從小事開始,逐漸往外擴散」。

另一名朱拉隆功大學生索拉(Solar)則說,憤怒已開始在年輕人之間蔓延,大家認為不能再沉默下去,儘管泰國政治一直在同樣的循環中打轉,他還是對未來抱有希望,相信再過30年到40年,就能等到改變。

就是這樣的憤怒讓年輕人走上街頭,「改變」與「未來」是這波學潮中最常聽到的兩個字。

朱拉隆功大學歷史系副教授瓦沙娜(Wasana Wongsurawat)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分析,年輕人站出來是因為經過6年的軍政府統治,泰國經濟江河日下,很多人活在貧窮線下,「年輕人看不到未來,而不公平更是讓他們站出來的原因」。

當抗議示威規模逐漸擴大,參加的群眾也擴大到各年齡層,大家不滿政府施政、不滿日漸走下坡的經濟,這場運動已不只是年輕人的運動。

但為什麼抗議的主力從年輕人開始,甚至連高中生都加入質疑威權的行列呢,這主要是因為網路和社群媒體的興起。

瓦沙娜說,以前知識的詮釋權在老師和學校手上,現在只要網路上搜尋就可查到資訊,年輕學子可以知道老師講的對不對,可以質疑威權,所以抗議的年齡層下降。

這批被稱為Z世代(Generation Z)的年輕人,在網路的世界中長大,透過網路,他們擷取的資訊不比大人少,他們思辨的能力不比成年人差,許多人可用流利的英語向外國媒體闡述想法,年輕世代沒有包袱,他們可以大聲說出想要的改革方向。

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ity)的學生8月10日提出改革王室的訴求,在泰國投下一顆震撼彈,因為泰國有全世界最嚴厲的冒犯君主罪,沒有人敢公開觸碰王室這個敏感議題,不少異議分子因此坐牢、被流放國外甚至被消失。

大學生的主張不涉及王室存廢,而是希望讓泰國成為一個民主制度下的君主立憲國家,但因為碰觸王室這個禁忌,引起保王派不滿,且改革王室的訴求在泰國社會還沒有高度共識,這波學潮的訴求到底要以王室或政府為主要目標,學生團體內部都有不同意見。

除了目標不一致,這波學生運動因為缺乏政黨動員,8月16日的萬人集會後,是否還能有更大的動員能量,仍有待觀察;目前執政黨聯盟和在野聯盟已經啟動討論修憲,學生運動下一步何去何從,各界都高度關注。

(來源:星島日報)

泰再逮捕八反政府領袖

泰國警方周三晚、周四早上再拘捕八名反政府示威領導人,包括兩名說唱歌手,令被捕示威者總數增至十一人。

警方周三晚拘捕三名重要活躍分子,周四早上再拘留三人,包括兩名說唱歌手,他們全部於七月十八日在曼谷民主紀念碑前參加大型抗議集會。被捕的說唱歌手德差東(Dechathorn Bamrungmuang)是說唱組合「說唱反獨裁」(Rap Against Dictatorship,RAD)的創辦人,被捕的理由是污辱政府和皇室。RAD在二〇一八年發行的歌曲《老子的國家有甚麼》,最近再度被傳唱。

和泰國近十幾年的大型示威不同,這次學潮最初發起的主力是學生和年輕人,沒有政黨支援,他們透過網絡串連和各種主題標籤(hashtag)逐漸形成一股無法阻擋的潮流。朱拉隆功大學歷史系副教授瓦沙娜分析,年輕人站出來是因為經過六年的軍政府統治,泰國經濟江河日下,很多人活在貧窮線下,「年輕人看不到未來,而不公平更是讓他們站出來的原因」。

最近連高中生都加入抗議行列。瓦沙娜解釋,以前知識的詮釋權在老師和學校手上,現在只要網上搜尋就可查到資訊,年輕學子可以知道老師講的對不對,可以質疑威權,所以抗議的年齡層下降。當抗議示威規模逐漸擴大,參加的群眾也擴大到各年齡層,大家不滿政府施政、不滿日漸走下坡的經濟,這場運動已不止是年輕人的運動。

(來源:新頭殼)

泰政府要求封殺批泰皇「皇家市場」百萬粉絲團 臉書採取法律行動反制

隨著國際上對人權及民主的呼聲越來越大,泰國學運思潮也在七月中重新興起,挑戰總理帕拉育政府和保皇黨勢力,指責其濫用改革。CNN於昨 (24) 日報導,Facebook受到泰國政府的壓力,要求其限制部分在泰國的政治言論。對此,臉書則表示,正在考慮採取法律行動反抗此不合理的強制要求。

Facebook表示,泰國要求迫使該公司關閉一個被認為批評泰國君主制的臉書社團,學運的主要訴求也是與此相關,讓泰國境內對君主制、保皇派及部分法規相當敏感。

Facebook公司的一位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說:「經過仔細審查,Facebook已確定,我們被迫限制泰國政府認為是非法的內容。」指決定關掉一個叫做「Royalist Marketplace」的臉書社團,其有100萬名以上的成員在內議論泰國皇室。

據悉,Royalist Marketplace 是由泰國知名的流亡異議政治學者帕維( Pavin Chachavalpongpun )在4月所創。該組織被封鎖的消息首先是由路透社報導的,帕維在知道這件事後表示:臉書已收到來自於軍方主導的政府壓力。

Facebook表示,它受到泰國政府的壓力,要求其限制在泰國的某些政治言論,政府威脅要對Facebook在泰國的代表提起刑事訴訟,他們目前正考慮採取法律行動回擊。

臉書發言人說:「這樣的要求很嚴重,違反了國際人權法,對人們表達自己的能力有寒蟬效應,我們致力於保護和捍衛所有互聯網用戶的權利,並準備從法律上挑戰這一要求。」

對此,泰國數字經濟和社會部 (Ministry of Digital Economy and Society) 沒有立即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Facebook則表示,該部門正在與之進行討論。

根據泰國法律,誹謗國王、王后、繼承人或攝政王可能意味著15年的監禁。這項法律更氾濫的被用作一種政治工具,因為普通的泰國公民以及政府——可以代表國王提出正式控告。儘管如此,近幾天來,數千名抗議者在泰國首都曼谷走上街頭,其中一些人要求改革泰國的君主制。

帕維是一名流亡在日本的泰國異議人士,他並沒有立即回應CNN的採訪請求,但他告訴路透社,Facebook「正在與獨裁政權合作,以阻礙泰國的民主和培養威權主義。」

Facebook和世界各地政府之間也發生衝突。據悉,Facebook在印度還面臨著議會的審查。此前,有外媒上週報導稱,印度執政黨的一名政客被允許留在Facebook平台上,儘管他蔑視Facebook的仇恨言論規定。

在美國,臉書給美國總統川普的一些貼文貼上標籤,並撤掉他競選團隊貼文的動作也引發了進一步的爭議。

(來源:香港電台)

泰國曼谷過千人集會聲援王室

泰國首都曼谷有過千人集會,聲援王室,又要求年輕人尊重君主制。

集會在當地一個室內體育館舉行,大約1200人出席,主要是長者,他們大部分人身穿黃色衫,揮舞國旗及國王哇集拉隆功的照片,以示對王室的支持,又呼籲國民保護君主制及國家。有民眾說,希望新一代人盡可能欣賞國家、宗教及君主制。

泰國的反政府示威已經持續超過一個月,參加抗議活動的主要是學生,他們要求總理巴育下台,修改憲法及重新大選,近期亦有人提出被視為禁忌的改革君主制。

(來源:東網)

法院應警方要求 撤回兩示威領袖保釋

泰國人權律師阿農(Anon Nampa)及學生領袖帕奴本(Panupong Jaadnok)上月初因涉嫌煽動叛亂等罪名被捕,其後獲准保釋,但繼續出席集會。有見及此,法院周四(3日)同意警方要求,撤回兩人保釋。二人可被警方扣押最多48天,但亦可再申請保釋。

阿農出席聆訊前表示,他希望法庭能讓其獲得自由,又指即使要還押候審,也不會阻止運動發展,並稱會把自己及帕奴本入獄一事,當作「我們參與運動,且盡最大努力的完整證明」,期望藉此會啟發那些繼續為運動奮鬥的人。

泰國自爆發2014年軍事政變以來,最大規模的街頭活動後,當局已對超過30名運動的關鍵人物採取法律行動,被視為是要阻止反對聲音。

(來源:立場新聞)

泰國示威至今29人被捕 人權律師被控煽動不獲保釋 獄中信籲9.19再集會

全球疫情持續,截至今曰已101日沒有本地確診的泰國,數月來則有各種示威「遍地開花」。泰國警方近日多次高調拘捕組織或參與示威的學運人士、人權律師、反政府歌手等等,至今已共拘捕29人,其中被控「煽動叛亂」等近10項罪名的35歲人權律師Anon Numpha昨日(3日)於曼谷上庭時,被指因違反保釋條件前往「Free People Movement」的多次示威,而被拒再次保釋,他後來透過代表把一張信條放上社交媒體,指自己在監獄外的責任已完,很高興與泰國人一起抗爭,信亦不忘呼籲眾人9月19日到泰國國立法政大學再次參與大型集會。

Anon Numpa是泰國人權律師組織的平民律師,致力為被政治定罪的人辯護,亦是在示威浪潮中首位被控「煽動叛亂」的被捕者。根據泰媒報導,Anon已曾因於7月18日的疫情平息後組織首次大型示威、組織8月3日的「哈利波特反極權集會」,及在8月10日組織法政大學集會中公開要求改革君主立憲制,而被控多項「煽動叛亂」、「非法集會」、「電腦犯罪」等罪名,其中「煽動叛亂」最高監禁是7年。

泰媒《Thai Enquirer》報導,Anon Numpa曾在8月16日的集會上表示,自己相信只是在集會發表演講不算違反保釋條件,形容自己沒有「引起騷動或暴力」,但於上庭之前,他再向媒體表示,「如果我要入獄,就代表我們已走了很遠...即使我的保釋被拒,我相信仍然會繼續追求民主,政權監禁我們對它不會有好處。」

另一名近日被捕的亦有泰國學生聯合會主席Jutatip Sirikhan,她被捕時拿著一本美國開國元勳Thomas Paine的著作《常識》,用以故意諷刺泰國政府;被保釋後,她又以白油淋頭,指「白油可以洗走,但不公義則很難」。

反對派國會議員促聆聽學生訴求 親王室民主黨分支加入推動修憲

因被軍政府針對而引起民眾示威支持的反對派「未來前進黨」,其中一名國會議員Teeratchai Panthumas昨在國會有關處理學生示威問題的大會中,直斥要聆聽學生訴求的不是國會議員,而是領袖巴育的軍政府。

同日,泰國親皇室、親中產的民主黨中,有 4 名黨員決定「倒戈」支持示威三大訴求之一的修憲,減少軍政府對參議院 250席的控制權,他們認為,這是唯一解決泰國分裂的方法,而4人亦正游說民主黨成員加入推動修憲的工作。

在過去的數月中,學生幾乎每天「開花」,最新一輪的抗議活動要求軍政府修憲、重新選舉、停止騷擾異見人士,以及指責靠政變奪權的軍政府沒有正當性,早前更有法政大學學生宣讀《王室改革宣言》,向國王瑪哈·瓦希拉隆功(Mah Vajiralongkorn)君主制提出了10項改革方案,變相挑戰泰國以往不可侵犯的君主立憲制。泰國學運領袖、別名「企鵝」的Parit Chiwarak早前遭當街逮捕,令泰國民情洶湧,泰國市民其後在16日再次舉行集會要求修憲,估計有逾萬人不同年紀人民參與,是自2014年泰國政變最大型的示威活動。

(來源:自由時報)

泰國高中生也發動學運 「壞學生」怒嗆教育部長下台

泰國7月爆發反政府示威,泰國高中生近日則在教育部前發動「壞學生(Bad Students)」抗議活動,要求教育改革,更喊出教育部長蒂普蘇萬(Nataphol Teepsuwan)下台口號。

綜合外媒報導,「壞學生」學運是由泰國全國50所高中學生組成,他們要求教育部進行各種面向的改革,包含學生髮型與服儀規定、過時課程、表達意見管道、教師負擔、取消O-Net考試、校園性騷擾、性別多元校園、增加英語與第3語言課程、教育不平等等議題。

抗議活動8月底發起,「壞學生」在2週前已組織400名高中生,在曼谷的教育部外抗議,年僅15歲的女學生尼瓦斯(Benjamaporn Nivas)是抗議領袖,她說,現在的教育體系是「垃圾規則」,只有嚴格的紀律,缺乏平等意識,老師以專制心態來治理學生,例如規範學生髮型。

「壞學生」組織5日下午再次發動抗議,要求教育部長蒂普蘇萬下台,蒂普蘇萬則說,如果他不能滿足學生的所有要求就必須下台,他認為這構成了困擾,因為某些改革是需要時間的,他說,針對性侵害防治,教育部已建立保護性侵受害者中心調查相關案件,目前已有涉案的15名教師被解僱。

政治學家史瓦迪(Siripan Nogsuan Sawasdee)說,這次高中生學運代表一種深層的憤怒與挫敗,因為這群學生在運動中稱自己是「壞學生」。朱拉隆功大學的教授斯里潘(Siripan)也說,「這充滿了諷刺意味,對成人來說良好的教育體系,在學生眼中卻大有問題,因為泰國的教育體系不允許學生去思考、創造或發動任何事情。」

(來源:明報)

泰國反政府學運持續 學生團體號召9月19日10萬人集會

泰國自今年7月起再度爆發反政府民主學運,以泰國法政大學學生為主體的學生團體「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UFTD),其多名領袖今日(9日)於曼谷的大學校園舉行記者會,宣布本月19日下午起在校園舉辦大型集會及夜宿,召集10萬人參與,並於翌日遊行至總理府,提出和王室改革相關的訴求,以及向總理巴育遞上請願書。

學生代表帕努莎雅(Panusaya Sithijirawattankul)在記者會中稱,學生選擇在法政大學的湄南河畔校區舉行集會,是因這個地方對泰國民主運動歷史具有重要意義。她表示,組織當日將重申10點改革王室的訴求。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政府向大學施壓 要求禁止學生再提改革王室口號

泰國爆發連串反政府示威活動,一名由軍方任命的參議員指,當局傳召大學負責人,要求校方禁止學生提出改革君主制的訴求。

示威者計劃於本周六舉行大型集會,參議員頌猜(Somchai Sawangkarn)周日向路透社表示,當局去信各大學的負責人舉行會議,「大學管理人應與學生建立溝通,停止(學生)改革君主制的要求」。當局稱不會阻止示威,但希望示威者與大學溝通,不再提出尤其是有關改革君主制的10項訴求。

當局指示威者的訴求是「敏感事項,有機會引發暴力」,又指警方會因應示威中的不當行為執法,網絡經濟與社會部亦會向任何透過社交網「歪曲和誹謗君主制」、或煽動示威的人士採取行動。

泰國一名內政部官員證實已經發出信件,稱這是屬於標準程序,而王室則未有回應。

泰國自7月中爆發連串反政府示威,示威者要求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下台和重新選舉等,亦有人提出10項訴求,包括要求改革王室、遏制泰王哇集拉隆功的憲法權力、控制軍隊及王室財富等。

(來源:BBC中文網)

泰國示威:挑戰君主制的21歲大學生

「我的內心深藏著恐懼,對後果的深深恐懼,」泰國示威學生領袖帕努莎雅(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說。

今年8月,21歲的帕努沙雅走到台前,公開挑戰泰國的君主制。在泰國一所頂尖大學數千名學生的歡呼聲中,她宣讀了一份著名的十點宣言,呼籲改革君主制。

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舉動。泰國人從小就被教導要尊敬並熱愛君主制,同時也害怕談論它所帶來的後果。

「生活不會再同往常一樣」

泰國是少數幾個有「冒犯君主罪」的國家之一。任何批評國王、王后、繼承人或攝政王的人都可能被判處最高15年監禁。

但是在過去幾個月中,民主抗議活動席捲了泰國,像帕努沙雅這樣的學生處在風暴中心。

「我知道,我的生活不會再同往常一樣,」她對BBC泰語組說。

在首都曼谷舉行的一項罕見的大規模抗議中,帕努沙雅宣讀了這份宣言。宣讀前幾個小時,她看到了這份宣言,宣言呼籲建立一個對民選機構負責的君主政體,提議削減王室預算,並要求君主避免干預政治,這對大多數泰國人來說令人震驚。

「他們把它遞給我,問我是否想用。在那個時候,每個人都覺得內容非常轟動,我也這麼覺得。我決定成為宣讀它的人。」

「我和同學們手拉著手,大聲問他們,我們在這裏做的事情是否正確,」帕努沙雅說。

「答案是肯定的,這是正確的事。然後我又坐了下來,抽了一根煙,再上台,把我腦中的一切都說出來,」她說。

在台上,她告訴大家:「所有人的血液都是紅色的,我們也一樣。」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生來就有貴族血統,有些人可能生來比其他人幸運,但沒有人生來就比別人高貴。」

帕努沙雅的講話引起一片嘩然——自由派學者的掌聲、保皇派媒體的譴責,還有許多泰國人的質疑。

「仇恨自己的國家是一種病」

集會後的幾天,一些高層保皇派活動人士的臉書充斥著對帕努沙雅的攻擊,一些人指責她被其他政客操控,但她否認了這一點。

在泰國這個基本上由軍方控制的國家,位高權重的將軍阿皮拉(Apirat Kongsompong)說,抗議者受到「chung chart」影響,這是一個泰國詞語,意思是「憎恨國家」,並稱這比「肆虐的流行病還要糟糕」。

「仇恨自己的國家是無法治癒的疾病,」阿皮拉說。

但帕努沙雅說,她記得自己小時候就曾質疑王室在泰國的地位。

在一個悶熱的日子裏,一名官員出現在她家門口,要求她的家人離開房子坐在人行道上,期待王室車隊到來。

「為什麼我們必須在太陽下呆半個小時,去看經過的車隊?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沒出去加入那些等待的人中,」她說。

作為家中三姐妹中最小的一個,她很早就表現出了對政治的興趣。在高中時,和密友討論政治是她最喜歡的消遣之一。2014年泰國政變時,她的父親——當時家中唯一關注政治的人,鼓勵她去了解更多情況。

但帕努沙雅在成長過程中很害羞,在學校也經常被欺負。經過了一次為時5個月的美國交換生項目後,她徹底改變了。

「回到家後,我變成了另一個人,一個敢於說話、敢於行動的人。」

進入泰國著名的法政大學後,她在政治方面越來越活躍。兩年前,她加入了學生會政黨「圓頂革命」(Dome Revolution)。

2月,她協助組織了未來前進黨解散後的第一次支持民主快閃抗議活動。未來前進黨是一個主張改革的政黨,在年輕選民中很受歡迎,但該黨被裁定黨領導人給其非法貸款,隨後被解散。

未來前進黨在2019年的選舉中表現出色,其支持者認為該黨被解散是泰國當局為了削弱其日益增長的政治影響力。

近年泰國年輕人加入以學生為主導的民主運動,並不只因為這些事件。

2016年繼承王位的泰國國王瑪哈·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很少在公開場合露面,有報道稱,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國外——尤其是在該國受到新冠病毒疫情影響後。

泰國還爆出了一系列腐敗醜聞,包括一個官方委員會發現,在過去處理「紅牛」(Red Bull)能量飲料公司繼承人的一宗交通事故訴訟時,存在腐敗。

泰國政府說,它促進言論自由,容忍批評,但學生必須在法律範圍內行使他們的權利,不能威脅國家安全。

但是學生們擔心他們自己的安全。自2014年泰國發生反對軍方領導的政府的政變以來,至少九名逃到海外的活動人士在批評王室後失蹤。其中兩人的屍體後來在河岸被發現。泰國政府堅決否認與這些失蹤事件有任何關係。

帕努沙雅說,自從她發表宣言的那天晚上起,她在校園和宿舍日夜受到當局的監視。「雖然他們穿著便衣,但我能看出來他們是警察,因為他們都留著平頭,還經常在公共場所給我拍照。」

她還沒有被逮捕,並稱永遠不會向當局投降。

她也沒有被指控犯有冒犯君主罪(近年來使用該法律的次數有所減少),但可能面臨煽動叛亂罪、在互聯網傳播虛假信息罪和違反控制疾病罪的指控,因為抗議活動無視新冠疫情下的限制措施。煽動叛亂罪的最高刑期為七年。

和其他被指控「越界」的學生一樣,帕努沙雅在家也面臨壓力。她的母親要求她不要去集會。之後的五天,她們沒有說話。

「很明顯,我媽媽很擔心,但我在的時候她沒有表現出來,表現得很正常。但當她和我姐姐在一起時,她有時會哭。」她說。

帕努沙雅的母親後來讓步了,說帕努沙雅可以做任何她認為恰當的事情,但警告她,避免提到君主制。

但現在——帕努沙雅在為9月19日的集會做凖備,同時也在為入獄做心理凖備。這次集會將要求對君主制、軍隊、憲法和教育進行各項改革。

「我想我媽媽一定明白我們這樣做不是為了好玩。我們是認真的,我們必須這樣做。我們認為這是我們的責任,所以她必須理解。我想讓她感到驕傲。」帕努沙雅說。

(來源:星島日報)

泰學生周六大示威 號召10萬人聚法政大學

泰國反政府學生示威浪接浪,以法政大學學生為首的學生團體發起明日(周六)在法政大學舉行大集會,到周日示威者會遊行到首相府,向首相巴育施壓要求他下台,並重申改革皇室訴求。有學生領袖預計這次集會遊行有十萬人參加。巴育則以大集會將加劇新冠肺炎傳播為由,要求反對派取消活動。

泰國自7月以來全國掀起一片學運浪潮,除了要求修憲和解散國會,學生團體更大膽提出改革皇室的議題。連月示威未平之際,以曼谷法政大學學生為主體的學生團體「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發起明日在法政大學大集會。

按照學生團體計畫,周六現身法政大學的示威者將在大學內過夜,重申皇室改革相關的訴求。到翌日即周日,一行人會浩浩盪盪遊行到總理府,向巴育施壓要求他下台。儘管學生代表強調示威會以和平的方式進行,但他們發起為期兩天的大示威和集會已經在曼谷引起不安。首相巴育昨在電視講話中警告,反對派周末集會構成傳播新冠肺炎的巨大風險,甚至可能會引發新一波疫情大流行,呼籲反對派取消活動。

由於事涉敏感的皇室議題,泰國各界對這場示威嚴陣以待,擔心周末會發生嚴重警民衝突。

(來源:明報)

泰示威者曼谷集會 要求總理下台及改革君主制

泰國曼谷大批示威者今日(19日)響應號召,到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參加為期兩日的大型反政府示威,要求總理巴育下台、修憲及舉行大選,部分示威者更要求改革君主制。

示威的主辦者表示,示威有5萬人出席;警方表示最少有1.8萬人參與,這數字已超過上月的示威規模。

示威原定在法政大學舉行,但校方拒絕批出許可,關上大閘。有示威者試圖越過圍欄進入校園,經學生領袖帕努莎亞(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及帕努蓬(Panupong Jadnok)與大學職員協商後,校方終打開大閘,准許示威者進入校園。

其後示威者離開校園,步行到大王宮前方的王家田廣場聚集,他們計劃今晚通宵留守,明日(20日)遊行到總理府。

巴育表示政府允許以示威形式表達言論自由,但要求改革君主制不可接受。他曾警告示威者集會可能會傳播新型冠狀病毒,惟示威者未有理會,冒雨在法政大學校園內聚集,當局部署1萬名警察維持秩序,強調不容許任何違法行為。

(來源:民視)

泰國民主派衝進法政大學 要求總理下台

泰國曼谷又有大批民眾上街示威,地點又是敏感的法政大學,44年前右翼團體進入這間學校,屠殺追求民主的學生,因此抗議群眾今天衝進這間大學,要求靠政變上台的總理帕拉育下台,修憲並改革王室,主辦單位預估周末兩天會有5萬人上街。

大批民眾推開法政大學的鐵門,進入校區抗議。1976年法政大學遭右派團體血洗,成為泰國反軍權的重要地點,七月中以來,泰國一直有民主團體上街要求總理下台,法政大學更拒絕抗議人士進校園表達訴求,不過還是擋不住民主。

ITN記者說,「今天抗議地點別具意義,就是在法政大學距離皇宮很近,這裡44年前右翼團體和挺皇派,在這裡進行大屠殺至少造成45名學生喪命。」

抗議群眾不滿軍人出身的帕拉育,當初是推翻文人政府上台當上總理,與民主相悖,因此要求他下台,並且修憲重新舉行大選,還有民主派人士列出十大訴求,希望政府照單全收。

泰國民主派人士說,「很明顯今日泰國不接受這樣的制度希望變革,如果10大訴求沒能兌現,大家的行動可能升級可能會有革命,這終將會影響泰國皇室的存在。」

後來,還有民眾湧入大皇宮附近的皇家田廣場繼續抗議,入夜後舞台上還有表演炒熱氣氛,民主派人士輪番上場發表演說,抗議民眾打算夜宿街頭,要政府把人民的話聽進去。

總理帕拉育表示,他所領導的政府,是允許群眾上街表達不同意見,但依據泰國憲法規定,無法接受改革王室的訴求。他還在17日呼籲民眾,在疫情期間不要上街抗議,但民主派人士依舊選擇上街,用行動表達對政府的極度不滿。

(來源:NOW新聞)

泰國大型反政府示威持續 民眾通宵留守

泰國曼谷大型反政府示威持續,大批示威者通宵留守,計劃今日舉行遊行。

大批民眾晚上繼續在大王宮附近的王家田廣場集會,他們舉起手機燈光。反政府運動領袖之一,人權律師阿農在台上發言時指,除非改革王室,否則泰國不能達成真正民主。

主辦單位聲稱有五萬人參與集會,警方則估計有一萬八千人,規模是自2014年總理巴育上台以來最大,示威者計劃今天早上遊行至總理府。

當地學生組織及反政府團體,周末發起一連兩日集會,要求總理巴育下台,解散國會重新大選,制訂新憲法,並重申改革王室的十大訴求。

當局派出至少8000名警員在集會現場戒備,示威大致和平,但據報警方拘捕了十多名示威領袖,他們獲准保釋。

政府發言人強調,民眾可以和平示威,但不允許違法行為。

(來源:NOW新聞)

泰國曼谷再有大型反政府示威 遞請願信後散去

泰國曼谷再出現大規模反政府示威,示威者計劃遊行到樞密院請願但被阻擋。他們向警方遞請願信後,宣布今日示威完結並散去,但打算星期四在國會外再次示威。

遊行隊伍在當地時間早上八時許出發,有多輛插上旗幟和裝有擴音器的車帶頭。

有示威領袖表示,他們不會按原定計劃遊行至政府大樓,而是去泰王任命的諮詢機關樞密院遞交請願信。不過,出發不久就遇上警方的路障,雙方都一字排開,設置防線。有示威者嘗試和警方溝通,其後示威領袖表示,已將請願信呈交給王家警衛,而請願信會送去警察總部。

大批民眾一早就已在大王宮附近的王家田廣場集會。示威者的訴求包括要求軍人出身的總理巴育下台,並要求制定新憲法和推行改革限制泰王權力。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示威者皇家田安裝牌匾挑戰王室 宣稱「國家屬於人民」

泰國反政府示威者周末起一連兩天在曼谷大皇宮附近集會,學生領袖周日早上在大皇宮旁邊的皇家田廣場地上,安裝「國家屬於人民」的牌匾,公然挑戰泰國王室。示威領袖之後宣佈周日的示威已結束,周四重來。

泰國7月開始的示威浪潮,示威者既打破以往禁忌批評王室,也尋求罷免由軍方把持的現政府、修憲和舉行選舉。學生領袖黎明時分把圓形牌匾鑲在皇家田廣場(Sanam Luang),示威者爆出一片歡呼,牌匾刻有「人民在這裏表達訴求:這國家屬於人民,並非皇室產業,他們騙了我們」字句。

牌匾與2017年泰王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登位後一個皇宮外被拆除的相似。該牌匾紀念1932年君主制結束,卻被換上支持君主制口號。

數以萬計示威者周六開始集會,高喊由軍政府領袖成為總理的巴育(Prayuth Chan-ocha)下台,並呼籲改革王室。學運領袖巴利(Parit Chiwarak)在安裝牌匾儀式上表示,這國家不屬於任何人,而是屬於所有人。王室未有置評。政府發言人表示警方不會對示威者使用暴力,是否起訴發表非法言論者由他們決定。

數以千計的遊行隊伍其後被警方攔截,學生領袖將致送泰王哇集拉隆功的信件交給警方,要求警方轉交,然後就散去。

當局指周六的遊行有1.8萬人參加,遠少於主辦單位公佈的數字,而法新社記者估算有3萬人之多,是2014年政變以來最大規模示威。

(來源:香港01)

示威者製牌匾嵌廣場地面 刻字「國家屬於人民」

泰國曼谷在周末兩天有反政府示威,數名學生領袖9月20日早上將一塊金色的圓形牌匾嵌在皇家田廣場(Phra Nakhon)地上。牌匾刻有文字,稱國家並非泰王所有,此舉明顯是挑戰王室。

牌匾刻有2020年9月20日的字樣,以及「民眾已表達他們的意志,這國家屬於民眾,以及不是屬於國王。」

學生領袖帕努薩亞(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稱他們的意圖「不是摧毀王室,而是去令它現代化,以及適應我們的社會。」

綽號為「企鵝」的學生領袖帕里(Parit Chiwarak)稱相信君主制的角色應被人公開討論:「我想泰國人能自由地討論君主制成為一個全國的現象。」

示威者的訴求、他們的言論以及抗議期間使用的宣傳物品內容,或已涉及違反禁止民眾批評王室的「冒犯君主罪」(lèse-majesté)。根據現行法例,違法人士最高可判處15年監禁。

政府發言人阿努差(Anucha Burapachaisri)稱警方不會對示威者使用暴力,至於示威者的違法言論,交由警方判斷及檢控。

(來源:風傳媒)

「政府下台、人民萬歲!」泰國學運挑戰社會禁忌 大皇宮外示威爭民主

泰國學生抗議浪潮未歇,法政大學學生團體19日夜宿皇家田廣場後,20日遊行前往大皇宮,向警方遞交請願書,要求修憲、政府下台以及王室改革。

泰國自7月以來全國掀起一片學運浪潮,8月10日法政大學學生在法政的蘭實校區集會,並發布10點改革王室的聲明。由於泰國有嚴厲的冒犯君主罪,民眾很少公開談論王室,法政大學學生的聲明在泰國社會投下震撼彈。

而另一個學生團體自由青年(Free Youth)轉型而成的自由人民(Free People)8月16日在民主紀念碑前舉行的集會更號召了萬人,呼籲解散國會和修憲,成為2014年軍事政變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抗議。

這波抗議浪潮未歇,以法政大學學生為主體的學生團體「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United Front of Thammasat and Demonstration)19日在皇家田廣場舉行示威,儘管曼谷天候不佳,不時飄著細雨,但澆熄不了抗議人士的熱情,2萬多名群眾高喊著「政府下台、人民萬歲」的口號,表達對政府施政的不滿。

學生和支持群眾19日晚間夜宿皇家田廣場,原先預計20日早上要遊行到總理府遞交請願書,但學生領袖之一的巴利(Parit Chiwarak)20日早上宣布要遊行到皇家田廣場旁的大皇宮。

學生領袖們登上卡車,為了預防和警察衝突,其他學生們戴上防毒面具手牽手圍成人牆,緩步前往大皇宮,警方部署大批警力在大皇宮前,學生及支持者抵達警方部署的欄杆前席地而坐,氣氛一度相當緊張。

學生領袖之一的帕努莎雅(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代表學生團體將請願書遞交給曼谷警察局長帕卡彭(Pakapong Pongpetra),雙方溝通了約半小時後,由帕卡彭收下請願書。

請願書的內容包括制定一部新憲法、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為首的政府下台以及王室改革。內容並提到,學生們的訴求並不是要廢除王室,而是要維持王室,並解決王室目前面對的信任危機。

(來源:明報)

泰反政府示威稱初步勝利 號召周四再上街

泰國曼谷有萬計示威者上周六(19日)通宵佔據皇家田廣場,原定昨晨(20日)8時遊行往位處廣場附近的泰王決策諮詢機關樞密院,惟遇數百名警員阻擋。學生領袖改而向警方代表遞交請願信,要求代為轉交樞密院。他們稱已達成初步目標,大概早上9時宣布勝利後結束遊行,但號召支持者周四(24日)再上街。

廣場鑲紀念牌 促「還國於民」

警方稱,參與上周六集會的人數約有2萬,主辦單位則稱逾5萬人。周日拂曉,夜宿皇家田廣場的示威者先為爭取民主而送命者祈禱,再舉行於地上鑲嵌紀念牌的儀式。該圓形金屬牌上標誌2020年9月20日,刻有「這個國家屬於人民,而非國王」的字眼。鑲牌處原有紀念1932年推翻君主專制的立憲革命的銅製紀念牌,但3年前國王哇集拉隆功就位後被拆除。

學生原計劃昨早遊行到首相府遞交請願書,及後改為遊行到廣場旁大王宮內的樞密院,但被數百警員阻止前進。學生領袖之一的帕努莎亞(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代表示威者將請願信遞交曼谷警察局長帕卡彭。請願信的內容包括要求制定新憲法、首相巴育為首的政府下台以及王室改革。請願信提到,學生並不是要廢除王室,而是要維持王室,並解決王室目前面對的信任危機。另一學生領袖巴利(Parit Chiwarak)表示,將於國會為期兩天討論修憲動議的第二天,即周四,到國會外集會;另擬於10月14日再辦集會,地點稍後公布。

(來源:香港電台)

曼谷示威者鑲嵌紀念牌被拆除 警方稱用作檢控證據

泰國曼谷反政府示威者在大皇宮附近裝設的一塊紀念牌,不足一天已被拆走。

這塊黃色圓形、刻有「國家屬於人民、而非國王」字句的紀念牌,昨天由示威者鑲嵌在皇家田廣場的地上,但紀念牌今天已被拆走,位置由水泥填上。

警方說,接獲政府美術部門和曼谷市當局申訴,指示威者破壞一個考古遺址,並將牌匾移交警方作為起訴證據。

數萬名示威者上周末遊行到皇家田廣場,並通宵佔據,要求重新選舉並改革王室。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9 | 2020/10 | 1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