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教學風波

內蒙古地區因新學期以漢語取代蒙古語作為課程的主要教學語言,引起家長及教師不滿觸發過萬人示威,有消息指有學生墜樓身亡,原因未明,超過一百人被懸紅通緝。有關起因的內容細節眾說紛紜,現轉貼多項報導,以讓大家有一個大約的了解。

(來源:東網)

自治區小學強推漢語教學 蒙古語社交平台遭封鎖

內蒙古教育部門近日被指要求小學全面推行漢語教學,引起當地民眾關注,紛紛在社交媒體上廣泛討論。擁有40萬名用戶、中國境內唯一一個蒙古語社交平台「Bainu」,周日(23日)被當局封鎖,疑與網民在平台發表反對實施「雙語教學」言論有關。

報道指,內蒙古教育部門今年6月初,要求9月1日開學的新學期,除蒙古語科目以外,其餘科目都改成以漢語授課。教育部門以口頭形式,向老師傳達用漢語授課的政策,未有發出相關文件。有老師和學生家長不滿當局推行漢語教學,號召民眾本月底在各個旗縣政府大樓前抗議示威,並呼籲老師罷課。

除蒙古語社交平台「Bainu」被封鎖,微信上有關雙語教學政策的討論和文章亦受到嚴格審查,部分文章被刪除。有知情者稱,有發表評論的人遭訊問和處罰警告,甚至被帶走關押。

(來源:BBC中文網)

中國內蒙古雙語教學新政引發少數民族權利爭議

周三(8月26日)內蒙古教育廳傳達加強漢語教學的文件在內蒙古引起輿論波瀾,許多蒙古族學者和學生家長認為新措施令蒙古語言生存陷入危機。有人認為雙語教育的爭論涉及憲法規定的民族平等問題。

由於爭論涉及民族語言和民族平等的敏感話題,在社交媒體上的許多討論群組,甚至一些蒙古語話題的網站被關閉。內蒙古各地的許多學生家長和老師都受到有關當局告誡,要他們慎言。

8月26日內蒙古教育廳發佈了《全區民族語言授課學校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使用國家統編語文教材實施方案》。文件規定從今年秋天開學起,內蒙古民族語言授課的小學一年級開始使用全國通用的語言教材。在今後兩年逐步開始小學一年級的政治課和歷史課也開始改用漢語授課。

在7月份在內蒙古就已經開始風傳有關消息,引起蒙古族學生家長的不滿。不少蒙古語言和文化方面的專家學者開始在中國國家媒體發表分析和看法,指出新政策存在的缺陷和不足。

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教育界的消息人士說,可能是由於事情敏感,這次內蒙古教育當局僅僅口頭傳達了上述文件,而且不許與會者作記錄。

民族語言平等

在內蒙古雙語教育新政策的傳聞和爭議剛開始的時候,央視發表了一段內蒙古大學副校長,內蒙古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院長齊木德道爾吉教授的視頻講話。後來這段視頻已經被取消無法看到。

齊木德道爾吉教授在視頻中闡述民族教育和民族團結關係,他強調內蒙古迄今為止的民族語言教育是成功的,並且委婉地指出,對現有的民族語言教育做不當修改會不利於民族團結。

7月份內蒙古大學的蒙古學專家央·特古斯巴雅爾教授在《蒙古文化周刊》上發表文章表達了不能改變內蒙古民族教育中的教學語言的意見。他的文章在網絡廣泛轉載後被屏蔽。

央·特古斯巴雅爾先從憲法關於多民族國家和民族平等規定的角度指出,加大漢語教學學時會削弱蒙語母語教育,違背了少數民族語言文字平等的規定。

另外他從語言學習的角度分析說,在小學一年級加強漢語教育時間,弱化蒙語母語教育,很難達到"雙語教育"的初衷,即培養出來的不是「雙語者」,而是有缺陷的「單語者」,或者兩種語言都不合格的「半語者」。

為了安撫民間表達對不滿,官方公布的新方案解讀文件強調,新雙語教育方案並沒有改變原來少數民族語言教學的課時,教材和體制。

「行之有效的做法」

幾位內蒙古雙語教育的親歷者對BBC記者說,按照一直以來的被他們稱為「一類雙語教學」的做法,他們在學校都是從小學3年級開始學習漢語,而且是教師用他們的母語向他們講解漢語。現在的做法是小學一年級開始學生使用全國統一的語文課本,用漢語教授。

他們認為「一類雙語」體制培養的畢業生一般都做到了蒙漢語兼通,而且這些人在走上社會或進一步深造過程中,得益於過去的雙語體制,許多人都更加容易地掌握了英語,和日德等第二外語。

他們擔心現在要實行的「二類」語言教學體制,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每天增加一個課時的漢語文,必然導致包括母語在內的他科目課時減少。許多人在公開信中表示擔心,認為當局會逐步加重政治,歷史和其他的漢語授課時間,可能會讓蒙語授課生在升學考試中處於劣勢。

旅居德國的內蒙古人民黨主席特木其勒圖(席海明)曾經在內蒙古錫林郭勒盟當過教師。他說那時候牧區學童也在學校學漢語,不過那時候是老師用蒙古語教授漢語,就像現在學生通過母語學習外語一樣。

語言自豪感

吉日木圖是一位受過雙語教育的公司職員,蒙漢語兼通,而且能說流利的英語和瑞典語。他對BBC記者說,現在呼和浩特,鄂爾多斯,烏蘭察布,錫林郭勒,呼倫貝爾等地方的學生家長都在進行串聯,寫聯名信向當局呼籲修改政策。

吉日木圖說許多學生家長都表示如果呼籲無效,他們會讓孩子在秋季開學時抵制入學。但是他說學生家長的聯絡活動已經受到警方的告誡和干預,一些人已經不敢發聲。

烏蘭察布市的一位退休的蒙語教師說,蒙古文字是世界上唯一的站立的文字(豎寫),是蒙古人的驕傲。最近內蒙古企業家巴特爾出資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向世界宣傳豎寫的傳統蒙古文字,受到所有關心蒙古語言文字人的關注。

他說內蒙古當局要草率修改蒙古語言教學多年來行之有效的做法令人費解。這位退休教師認為,這可能說明當局對蒙古語言文字沒有給與應有的尊重,也說明他們低估了蒙古語當中包含的民族感情。

流亡海外的內蒙古人民黨主席特木其勒圖表達了更激烈的看法。他認為這是中共違反了自己對少數民族的承諾,逐步開始了對少數民族的文化滅絶。

1981:前車之鑒

1981年北京下發關於放鬆內地向內蒙古移民限制的「28號文件」曾引發內蒙古蒙古族學生罷課,抗議和進京上訪。特木其勒圖當時是那場學生運動的主要領導者。

他說當時的「28號文件」規定不得阻攔內地流向內蒙古的無計劃移民,而且強調在內蒙古不許成立「單獨由蒙古族組成的文化和學術團體」。

特木其勒圖認為「28號文件」之所以讓他們那代對文革整肅有記憶的學生能夠走上街頭抗議,罷課,進京上訪,是因為當局的政策又揭開了文革時期留下的傷疤,讓他們看到民族平等政策被踐踏。

在1967-69年內蒙古發生的「挖肅內人黨」事件,在蒙古族人口中造成大量傷亡。「挖肅」加深了民族矛盾,許多挖肅倖存者仍然未擺脫受迫害的陰影。旅居日本的蒙古族學者楊海英在《沒有墓碑的大草原》書中通過大量採訪和第一手資料記錄了那段歷史。

特木其勒圖說,1981年的運動雖然被壓制下去,他本人也因此開始了政治流亡生涯,但是1981年的學生運動是在文革「挖肅」後再次喚起了蒙古族的維權意識,在延續民族主義情緒方面是個里程碑的事件。

他認為在網絡輿論和自媒體發達的時代,當局很再像1981年那樣控制不滿輿論擴散。如果當局不顧蒙古族民眾反對,強行推行「不得人心的語言政策」,這次很可能會再次形成一個里程碑事件,再次造成內蒙古的民族主義情緒復蘇。

(來源:立場新聞)

不滿漢語取代蒙語教學 內蒙古逾百家長要求接回子女與警衝突

內蒙古教育部門本月26日宣佈實行新措施,要求所有學校在新學期須使用漢語取代蒙古語教學(蒙古語課除外),連日來引發當地民眾不滿,有學者認為新措施扼殺當地語言,亦違反憲法規定的民族平等原則。據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Center)昨日指,當地有數百名家長聚集在學校門口,要求接回住在宿舍的子女,抗議政府的漢語教學政策,期間遭到警察架起鐵馬阻撓,亦有家長在示威期間遭警員毆打。

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昨日(29日)發放消息,內蒙古多地有民眾表達不滿,有教師甚至參與罷課行動,認為政府正進行文化滅絕,不少學生亦穿上蒙古傳統服裝上街抗議,多間學校都有家長要求接走子女。距離內蒙首府呼和浩特1000公里以外的扎魯特旗,當地蒙語學校內有數百名家長要求接走在宿舍的子女,卻遭警察架起鐵馬阻攔,雙方對峙數小時後,大批家長成功衝破警方防線並接走子女。

有家長高呼「我是蒙古人」

另外,距離呼和浩特1100公里以外的在科爾沁左翼中旗,有家長在示威期間遭到震壓,數名家長被警員毆打,並帶上警車。科爾沁右翼中旗和庫倫旗均有家長示威,眾人高唱蒙古語歌曲,呼叫「我是蒙古人」;在省府呼和浩特市,內蒙師範大學附屬學校有學生和家長在校門前抗議,又發起聯署行動,同樣被警方驅趕。消息指,連日來已有數百人被當局拘留或軟禁在家。

除了抗議示威,當地師生亦發起公民抗命,部分學校的課堂無人出席,教師在家長和學生支持下發起罷課,要求與校方對話。而當地家長近日亦發起自學計劃,表明新學年將不會把子女送往學校上課,以示抗議,亦有退休教師和大學生正組織義教。

據報導,內蒙古教育部門早在今年6月初,已經以口頭形式通知老師以漢語授課的新政策,其後蒙古語社交平台「Bainu」被封鎖,微信上有關雙語教學政策的討論和文章亦受嚴格審查,部分文章被刪除,引起教師、學生和家長不滿,號召民眾在各個旗縣政府大樓前抗議示威。

根據內地百度百科資料,截至去年底內蒙古自治區共有2539.6萬人口;而根據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內蒙古自治區內共有422.6萬蒙古人;同期漢人口為1956萬人。

(來源:東網)

家長抗議新學期漢語教學 傳蒙古族學生校內墮樓身亡

內蒙古學校近日推行以漢語教授除蒙古語的其他科目,引來師生不滿,大批家長到學校門外抗議。傳有一名蒙古族學生周日(8月30日)在通遼市科爾沁左翼中旗的一間中學,從高處墮下身亡。網傳照片顯示,事發後救護車趕到現場。官方未有證實此事是否與抗議漢語教學有關。

有大批家長連日在學校門外抗議,要求校方讓因為疫情而被迫留在校內的子女離開,避免開學後接受漢語教育,警方到場阻止,雙方經數小時對峙,期間發生衝突。有家長在抗議期間高呼「我們是蒙古人」的口號,校內學生亦衝破警方的防線,離開校園,與在校門外的家長一同抗議。

網傳消息稱,當地有部分政府官員、教育局工作人員和蒙古族警察等,亦拒絕執行命令,拒絕逮捕示威者或參加任何官方的宣傳活動。另有當地的藝術家、樂團、體育協會等發布聯合聲明,反對當局強行執行於周二(9月1日)推行的漢語教育。

(來源:上報)

北京意識形態集權 內蒙學校漢語取代蒙古語

中國內蒙古教育部宣布新政策,以「雙語教育」為名義,要求內蒙古學校以漢語取代原先的蒙古語教學,引發學生、家長及教師的大規模抗議活動,認為這項新政策是文化滅絕手段。

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Center)29日表示,內蒙古民眾和數千名穿著傳統蒙古服裝的學生聚集在一起,高唱蒙古歌曲抗議語言政策,捍衛其母語權利拒絕雙語教育,同時鎮暴警察也架起拒馬,不少抗議人士在示威期間遭警員毆打。

家長學生抵制學校 教師罷課

鎮暴警察在內蒙古首都呼和浩特市內蒙古師範大學附屬中學校門口前,干預抗議活動並沒收連署文件。抗議者警告,警察和學校當局正在從任何書面連署或請願中收集簽名,以欺騙手段聲稱許多人支持雙語教育政策。

除了示威抗議,當地民眾發起公民抗命抵制學校,內蒙古許多學校和教室都是空蕩蕩的狀態,內蒙古二連浩特市所有的教師也參與罷課。許多內蒙古家長提議在家上學,不送孩子去學校學中文。一些退休教師和大學生都自願用蒙古語教學所有科目。

隨著抗議活動加劇,中國當局正在加強鎮壓。8月23日蒙古族社交應用程式Bainu關閉,並且從微信和其他中文網站中刪除了有關「雙語教育」的討論。內蒙古人也透露他們接到警察電話,要求停止參加運動,並威脅要解僱參加即將舉行的示威遊行或罷工的人。

內蒙古法律專業人士正在捍衛內蒙古的權利,根據中國憲法《少數民族自治法》,以及其他保障少數民族權利的相關法律規範,將對內蒙古教育部提起訴訟。

目前數以百計的內蒙古活動人士已被拘留或在家中遭到軟禁。扎魯特旗蒙古族教師烏蘭圖亞(Ulaantuyaa)和公開召集抗議活動的納桑巴亞爾(Nasanbayar)被警察帶走。

另外內蒙古將在9月1日再次舉行示威遊行,中國當局特別警告,如果確實發生重大的示威遊行或師生罷工,當局將有必要一口氣改造內蒙古學校,這場示威將是受過教育的蒙古族精英與中國國家關係的重大改變。

雙語教育與文化滅絕

中國雙語教育新政策最早在6月被揭發,有報導稱內蒙古教師必須在9月份開始用漢語教授科目,直到7月6日針對這一政策的第一批請願開始在微信上流傳, 8月17日內蒙古教育部首次宣布這項政策,並命令所有下級行政單位隔日開始實施。

蒙古人佔內蒙古人口的17%。屬於草原游牧民族,他們十分重視教育、識字,並具有宗教以及哲學等傳統文化。目前估計大約有60%的蒙古人以蒙古語為母語。

蒙古語言與漢語完全無關,但在很多方面與土耳其語和滿語十分相似。它的字母相當獨特,是世界上唯一的垂直書寫文字。

據雜誌《中國製造》(Made in China Journal)報導,在許多國家每天上一小時的少數民族語言被認為是多元文化教育的一大進步。但在內蒙古這代表了該語言教育地位的急劇下降。在新政策前中國的蒙古語中等學校中,所有年級都使用蒙古語,並從三年級起開始增加漢語和外語教學課程。

內蒙古激進主義者往往拒絕使用雙語教育一詞,認為這是優先考慮漢語而不是蒙古語的詞彙。然而鑑於新疆和西藏的歷史經驗表明,雙語教育可能走向文化滅絕。新疆2004年開始大力推廣雙語教育,僅兩年時間某些地區的母語就降至幼稚園程度。

報導中指出,推行該政策與習近平在新疆西藏地區進行的意識形態集權有關,反對者更認為新教育政策的推動來自於北京知識圈所主張的「第二代民族政策」,其內容是放棄蘇聯式的民族劃分,取消少數民族自治區,否定少數民族權益。

蒙古語目前未被禁止,仍繼續作為課程教授,儘管批評者說這相當於將蒙古母語如同外國語言對待。但與維吾爾族和藏族相比,中國的蒙古族被定位為模範少數民族,也鑑於中國在向內蒙古展現良好形象,目前不太可能正式禁止蒙古語。

(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中國在內蒙古推漢語教學引發抗議

據人權組織稱,中國北部數千名蒙古族人聚集在學校外面抗議一項新政策,該政策將減少使用他們的民族語言教學,而是更多地使用漢語,這是該邊境地區大規模不滿情緒的一次罕見表現。

上週晚些時候開始的示威活動,主要針對的是今年夏天宣布的一項教育政策,該政策要求,在內蒙古地區的中小學用漢語逐漸取代蒙古語作為三門課程的教學語言。

對於許多蒙古族人來說,他們把語言視為其獨特文化身份的最後一個殘存標記,這項政策走過頭了。

「我們蒙古族也是一個特別偉大的民族,」有兩個孩子的母親、39歲的達古拉(Dagula)在自己位於內蒙古錫林浩特的家中接受電話採訪時說。「如果我們接受漢授,我們蒙古語就慢慢就消亡了。」

社群媒體網站上發的抗議圖片顯示,成群的家長和學生和平地聚集在學校外,唱歌、喊口號,當局在一旁觀望。在一段影片中可以看到一名女子一頁頁地翻著教科書,批評裡面缺少蒙古語的內容。在另一段影片中,穿著藍白相間校服的學生高喊,「蒙古語是我們的母語!我們死也是蒙古族人!」帶有很多簽名和紅色手印的請願書的照片,也在互聯網上廣為流傳。

截至週一下午,許多帖子已從中國社群媒體網站上消失,可能是被審查人員刪除了。

根據新政策,教科書也將主要使用政府編寫並批准的漢語教材,這是近年來政府為將學校課程標準化而進行的更廣泛努力的一部分。雖然新政策稱仍向學生教授蒙古語,但在許多學校,蒙古語作為教學語言的作用將會實際上被削弱。

週一上午,內蒙古自治區教育廳發表聲明,承諾將教學語言的改革僅限於語文、政治和歷史這三門課,試圖以此打消家長們的疑慮。教育廳稱,其他所有使用蒙古語和朝鮮語(該地區另一種少數民族語言)教學的教材、教學手段和課時都將保持不變。
教育廳說,「現有的雙語教育體系並沒有改變。」

儘管如此,達古拉(和許多蒙古族人一樣,她只有一個名字)週一下午說,一些家長打算在本週的新學期開始時不送孩子去上學,以此來抗議這項政策,她將加入到這些家長的行列裡去。她說,儘管最近當地官員打電話並上門敦促家長送孩子去上學,她不顧當地政府的勸阻,還是決定要這樣做。

「一打開電視都是漢語,甚至動畫片,」她說。「孩子們不擔心學不成漢語。」

中國執政的共產黨幾十年來一直推行的政策曾是將少數民族(尤其是藏族和維吾爾族)置於政治控制之下,同時賦予他們一定程度的自治權,保護自己的語言文化。

但自從習近平2012年成為中共領導人以來,中共加大了將許多少數民族融入漢族文化的努力,漢族佔中國人口的91%以上。

當局說,這種政策讓少數民族更容易融入漢族主流,對少數民族有利。一些少數民族家長對漢語教學表示歡迎,他們認為這有助於他們的孩子參與大學教育和就業的競爭。

但新政策也引發了焦慮和恐懼,一些人認為,這些措施很快會抹去他們自己的文化和身份。

活動人士說,最近的示威活動是內蒙古自2011年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2011年,兩名蒙古族人被漢族司機殺死的案件曾在這片廣袤的邊境地區引發了抗議活動。

「我們的生活方式已經被摧毀,」位於紐約的流亡組織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主任恩和巴圖(Enghebatu Togochog)說。「剩下的就只有蒙古語了——這是蒙古身份剩下來的唯一標誌。這就是為什麼蒙古族人站出來抗議這些政策的原因。」

恩和巴圖說,幾名抗議者遭到當局毆打併被帶走。

抵制政府關於教育和語言的政策可能會有風險,當局認為這些是具有政治敏感性的領域。2018年,倡導保護母語的藏族商人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在法院以他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提供的內容為依據,對他進行了有爭議的審判後,被判處五年徒刑。

中共也在以穆斯林為主的偏遠西部新疆地區加強了漢語教學。教育只是新疆地區近年來大規模鎮壓行動的一部分,已有多達100萬維吾爾族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在這場行動中被關進拘禁營。在新疆的學校裡,漢語正在取代維吾爾語(一種突厥語系的語言),成為主要的教學語言。新疆的大多數中小學生現在接受漢語教學,而三年前的漢語教學覆蓋率只有38%。

新疆和西藏都在過去10年左右的時間裡出現了多次暴力民族衝突,而內蒙古的暴力民族衝突較少。面積是加州的兩倍、與獨立的蒙古國接壤的內蒙古,在經過幾十年的漢族移民、蒙漢通婚以及鎮壓後,被視為一個基本上風平浪靜的地區。

儘管如此,近年來對中國對該地區統治的不滿情緒已有所增長,原因包括主要給漢族帶來利益的採礦業的繁榮和經濟增長對當地生態造成了破壞,以及政府迅速取締蒙古族遊牧傳統的做法。

44歲的巴特爾(Bateer)是內蒙古錫林郭勒州的一名牧民。他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說,他擔心在新的教育政策下,蒙古族的後代會忘記他們的文化和他們的草原歷史、傳統和特色。雖然他的女兒已經從學校畢業了,但他說他打算繼續抗議,直到政府取消這項政策。

「這是一個民族的事兒啊,」他說。「怎麼能不去?」

(來源:香港01)

內蒙古捍衛母語運動 杭蓋 九寶 等知名蒙樂隊簽名發聲

內蒙古教育部門於八月二十六日宣布實行新措施,要求所有當地學校要在新學期,必須使用漢語代替蒙古語作教學語言。連日來引發一連串反對活動,學生及教職員在校園舉行示威。國際知名的蒙古音樂人杭蓋樂隊及九寶樂隊,紛紛簽名發聲, 捍衛母語。

杭蓋、九寶、額爾古納、Anda Union 多個已走向國際的蒙古音樂人,粉粉以蒙古語發聲及簽署聲明,聲明提到「內蒙古樂隊音樂人等共同簽名執意,我們依據國家相關法律法規對即將在我區蒙古族學樣進行的新的雙語教學方案依法提出不能接受意見」各樂隊的聲明都附上手指模印及簽名,以表他們的決心。

(來源:風傳媒)

「祖國永遠是蒙古!」抵制漢語取代蒙語教學,寄宿學生破門離校

「我們到死都是蒙古人!」穿著校服的孩童激動地喊著,抗議中國政府計畫以「第二類雙語教育」名義下令,內蒙古小學與初中從9月開始,用漢語取代蒙語教授文學、政治、歷史課程。擔憂語言文化滅絕悲劇降臨,蒙古社會爆發空前規模的萬人示威,家長們數週來忙著書面連署請願,學生罷課以示不滿。通遼市郊8月30日一場警民衝突中,一名學生從學校4樓跳下身亡。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報導,抗議人士認為,中共將更進一步縮減內蒙古地區使用蒙古語的權力,正如當局對藏族和維吾爾族人的行動,其最終目的是讓少數民族遺忘母語,中共執政就不再為少數民族文化根源所束縛。

內蒙古自治區政府8月31日召開記者會表示,今年秋季學期開始,全區民族語言授課學校改以漢語授課,蒙古語或朝鮮語課程保持不變,「現有雙語教育體系不變」。當局似乎試圖以雙語教育不變,來安撫群眾情緒。

萬人示威抵制新政策

內蒙古自治區教育廳8月26日宣布這項政策,內蒙古成千上萬學童、家長與教師聯合抵制學校,教室空蕩蕩,民眾穿著傳統服裝示威。根據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SMHRIC),學童激動高喊「我們的母語是蒙古語!」「我們到死都是蒙古人!」「我們的祖國永遠是蒙古!」

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主任恩和巴圖(Enghebatu Togochog)說,通遼市附近小鎮扎魯特旗有大量蒙古族聚居,8月31日有數百名憤怒的家長與學生堵在扎魯特旗蒙語寄宿學校門口,要求讓孩子退學,民眾與當地警察發生衝突,一名學生不幸從4樓窗戶跳下身亡。

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在一份聲明中說:「數百名防暴警察湧向現場,阻止父母進入學校宿舍。經過數小時的僵持,父母終於衝破了警察防線,把孩子接回家。」當局警告內蒙古人民不要在社交媒體上宣揚抗議,微博平台上有關內蒙古雙語教育主題的帖子都已被刪除。

以往有千人註冊,現僅存約10名學生

中國新學期於9月1日開始,內蒙古奈曼旗一所學校職員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一個學期通常該有1000名學生入學,但今年秋季只有大約40名學生註冊,一些學生隨後改變主意,現在僅剩下大約10個人確定會開學。校方表示,已經派出教師進行家庭訪問,說服父母將孩子送回學校,但是多數父母都擔心授課語言的改變,將危及蒙古文化的未來。

錫林郭勒盟32歲民眾告訴《法新社》(AFP),他擔心孩子會遺忘母語,「內蒙古幾乎所有蒙古人都反對修改課程。」流亡海外的內蒙古人民黨主席特木其勒圖(Temtsiltu Shobtsood)向BBC表示,他認為中國「試圖壓制」蒙古語,對內蒙古少數民族施加普通話和漢族文化等同於「文化滅絕」。

過去的殘害與現在的文化滅絕

《華郵》指出,中國內蒙古自治區人口占全世界蒙古族人口的1/5,中國政府表面上按照民族自治政策,保證他們擁有一定程度的文化多樣性。在1980年代初期,中國對少數民族實施相對寬鬆的政策和國家憲法,強調必須「重視和尊重」少數民族語言,也因此蒙古語及漢語都是內蒙古自治區的官方語言。

但實際上,北京當局一直在爭論是否要促進少數民族與漢人同化,這一問題在中國少數族裔的民族主義日益崛起下變得更加尖銳。中國1960年代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共授意肅清內蒙古人民黨成員,導致內蒙古150萬人口至少有10萬人遭到屠殺,50萬人被政治迫害牽連,等於是1/3民眾受到影響。

過去5年以來,中國政府在習近平強硬的領導下,朝著同化方針大步邁進,習近平注重弘揚中國古典文化、煽動漢族民族主義,同時更限制藏族和維吾爾族少數民族的語言和宗教習俗,許多人被強行拘留和「再教育」,宣傳少數民族語言的教育家甚至會被指控「分裂主義」罪名。

現在中國政府官員認為,通過對民族教育進行全面改革,新疆、香港等動盪地區的公民可能會被灌輸愛國主義意識。但中共無論是在哪個自治區推動政治宣傳,都遭到了當地人民的抵抗。內蒙古也正在極力抵制新變革,恩和巴圖擔憂有著一千年悠久歷史的蒙文將很快在內蒙古消失,「我們已經失去政治自主權,傳統生活方式幾乎被城市化淘汰了,唯一的身份象徵僅剩語言。」

(來源:東網)

民眾不滿漢語教學上街抗議 外交部:媒體政治炒作

內蒙古自治區因新學期開始中小學除蒙古語課外,其他科目均需以漢語授課,引起當地人不滿並上街抗議。內蒙古通遼市公安近日在多個行政區發出協查通告,指區內發生尋釁滋事案,向民眾徵集涉嫌違法人士的線索;單在科爾沁區已有多達129人被要求自首。外交部周四(3日)表示,指有關報道是別有用心的政治炒作。

由扎魯特旗公安局發出的協查通告指出,當地魯北鎮教育園區蒙古族第二中學門外,周一(8月31日)上午11時發生一宗尋釁滋事案,公安通緝2名涉案人;任何人如提供線索或者協助公安機關直接逮獲涉案人,可獲1000元人民幣(約1150港元),公安同時敦促涉案人主動自首。在通遼市,多個地區公安分局均發出類似的協查通告,內容大致相同,通告並附上涉案人士的照片。科爾沁區公安分局的通告內容更指出,凡在公共場所聚集,公安機關一律徹查。

這次事件源於內蒙古教育廳於新學期推出「雙語教學」,要求小學、初中入學加強漢語授課、減少使用蒙語。惟政策引起學生及家長不滿,更發起罷課和上街抗議,期間曾傳出與公安爆發衝突,有人當場被帶走。

當地官媒稱,自治區政府周二(9月1日)召開視像會議,要求落實中央關於民族語言授課學校推行國家統編教材的決策部署,指推進統編教材使用有利於促進民族團結和民族地區的發展進步,以及鞏固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會議又強調,各級各部門的領導幹部,以及學校教師要主動向學生、家長以及群眾宣講政策,打消他們的擔心顧慮,保證學校正常開學、學生正常上課。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周四(3日)回應,指中國政府根據有關法律在少數民族地區推廣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堅持各民族語言文字一律平等原則,依法保障包括蒙古族在內的各個民族使用和發展本民族語言文字的自由;而目前內蒙古的政策改動,並不會改變當地學上上蒙古語課的課時、教材及授課語言。

(來源:明報)

內蒙抗議漢語教學 警懸紅緝逾130人

內蒙古自治區當局近日因推行國家統編漢語教材並以漢語授課,多個城市日前爆發大規模抗議與罷課。警方2日接連發布懸賞通告,徵集至少130多名涉嫌「尋釁滋事」人士的線索。自治區政府亦召開會議,稱堅定堅決落實統編教材使用,並要求各級部門、學校要主動向學生、家長、群眾宣講政策,保證學生正常上學。國務委員、公安部長趙克志日前在內蒙和寧夏調研時,強調「要深入推進反分裂鬥爭,嚴密落實反恐防恐措施,紮實做好維護民族宗教領域穩定、促進民族團結工作。」

未來逐步推統編《道德與法治》等教材

上月底,內蒙教育廳發布《全區民族語言授課學校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使用國家統編語文教材實施方案》,並要求從9月1日開始,停止蒙語教學。自治區政府還表示,會逐步推進使用統編《道德與法治》教材和統編《歷史》教材,並以普通話和規範漢字授課。雖然此前內蒙教育廳廳長侯元稱,2020年起,啟用國家統編教材的年級外,其他年級「使用教材不變,授課語言文字不變,蒙古語文課時不變」,但官方推進漢語教育之舉遭到民眾的抵制。

綜合《紐約時報》等多家外媒報道,自8月28日開始,內蒙通遼、鄂爾多斯、呼和浩特等多市爆發示威,有家長拒絕送孩子入學。通遼奈曼旗一所中學的工作人員對英國廣播公司(BBC)說,該校約有1000名學生,但如今僅剩約10人。根據Twitter片段,有大批身穿校服的學生一邊用蒙語高喊口號,一邊拭淚。當局出動大批防暴警察,並與示威者發生衝突。另有片段顯示,本月2日當局要求內蒙公職人員子女帶頭返校,但內蒙廣播電視台300多名蒙古族員工聯名簽署反對。片段顯示多人在打印好的紙張上以蒙文書寫並按上指印,有的紙張指印排列如蒙人圖騰太陽。本報記者向當地媒體詢問此事,但至截稿未獲回覆。

學生蒙語示威 防暴警出動

本報從來自內蒙的多個消息人士獲悉,示威活動集中在上月30日至本月1日,地點在通遼市科爾沁區、開發區、科左後旗、科左中旗、奈曼旗和扎魯特旗魯北鎮的中小學校附近。各轄區警方先後發布多個懸賞通告,以每人1000元人民幣作賞,徵集至少130名涉嫌參與示威人士的線索。官方又要求各地基層政府組織,針對轄區蒙族居民入戶走訪,要求對方不要再度上街示威。

與此同時,國務委員、公安部長趙克志在8月29日至9月2日先後到訪內蒙和寧夏,強調「要深入推進反分裂鬥爭,嚴密落實反恐防恐措施,紮實做好維護民族宗教領域穩定、促進民族團結工作」。

《內蒙古日報》2日報道稱,自治區政府1日開會指出,推進統編教材有利於促進民族團結和民族地區的發展進步,有利於築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來源:BBC中文網)

中國內蒙古爆發反漢語教學示威後,當地警方懸賞通緝上百名居民

中國內蒙古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名懸賞通緝上百名民眾,但沒有提供更多信息。不過據報道,近日內蒙古多地爆發抗議活動,反對政府加強漢語教育。

周三(9月2日)內蒙古通遼市公安局科爾沁區公安分局通過其微信公眾號發佈了最新一批,也即「第四批」通緝人員名單。通告還稱,「公安機關對提供線索或者協助抓獲的人予以獎勵人民幣1000元。」

該公告附有被通緝人員照片,但這些照片並非通常用的證件照。 部分照片是戴口罩的人臉, 許多照片的背景中有人群聚集,被通緝人士或手舉拳頭,或在夜晚高舉手機電筒,似在喊口號,相信是從現場視頻抓取的。

前三批通緝細節不詳,但相關通緝令中的人員已排至第129位。

內蒙古當局最近推進加強漢語授課,官方規定,教育廳將在新學年推出「雙語教學」,要求中小學語文、政治和歷史的教學語言從蒙語逐步改為普通話。許多蒙古族學者和學生家長擔憂,新措施會進一步弱化蒙古族的語言文化和身份認同。

據《紐約時報》等多家外媒報道,從上周五(8月28日)開始,內蒙古通遼市、鄂爾多斯市、呼和浩特市等多地爆發示威。期間有不少蒙古族人聯署抗議信。一些蒙古族的家長和學生參與,有些家長以拒絶送孩子入學表達抗議。內蒙古奈曼旗一所中學的工作人員對BBC說,該校通常有1000名學生上課,但如今僅剩約10人。

中國官方媒體並沒有報道抗議活動。中國媒體《頭條新聞》在3日下午轉發通遼市科爾沁區公安分局的微信公眾號的「協查通告」。很多在帖子下方留言的網友表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其中一位說,「什麼事情啊,上來就是尋釁滋事,這個筐太大了。」還有人表示,「圍觀也有罪嗎?」

另一位網友表示,「敢不敢把別人為什麼聚集的原因說出來,動不動就尋釁滋事,正當的訴求而已,據我所知也沒有動用任何暴力,拿個口袋罪就給別人頭上扣,這才是真正給境外遞到刀子的事情。」

中國內蒙古自治區有460萬蒙古族人,佔總人口的17%。中國政府推動少數民族地區的漢化教育多年來都是敏感問題。越來越多的蒙古人已經無法使用母語書寫。

本周一(31日),鄰國蒙古首都烏蘭巴托有數十名示威者聚集,聲援反對削弱蒙古語教學的抗議。

示威者手舉豎寫的蒙古語海報,表示將捍衛蒙古傳統文化。海報上寫道:「我們反對中國的壓迫政策」;「即使神靈放棄,也不要放棄我們的領土」;「我們支持在內蒙保存我們的文化的兄弟」。

一位驅車500公里來參與抗議的蒙古族人表示,「內蒙古是繼蒙古國和在俄羅斯的蒙古人以外,最後一個保存傳統蒙古文字的地方。因此世界各地的蒙古人都對中國在學校廢除蒙古語感到憤怒。」

他還說,「我們的傳統文字以蒙古國之名,列入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名單。內蒙人以語言保存了他們蒙古族的身份,這是我們想將他們的聲音帶到國際社區的原因。」

另一位示威者說道:「我們的兄弟以寡敵眾,我以他們為榮,這是我們想向他們傳達愛與支持的原因,我擔心他們可能處於危險當中。所以我們在這裏阻止這件事發生。」

近日,中國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在內蒙古和寧夏調研。據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的報道,趙克志8月29日至9月2日先後到訪內蒙古呼倫貝爾市、呼和浩特市和寧夏銀川市的各級公安機關和基層所隊。

趙克志強調,把「紀律嚴明」作為行動的主基調,「打一場鐵腕治警、正風肅紀的攻堅戰」,並對黨「堅決做到絶對忠誠、絶對純潔、絶對可靠」。

趙克志還稱,「要深入推進反分裂鬥爭,嚴密落實反恐防恐措施,扎實做好維護民族宗教領域穩定、促進民族團結工作。」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10 | 2020/11 |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