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凍死骨與倒廁酒

同是貴州,有廿多歲的女大學生為了省錢讓弟弟治病,最後嚴重營養不良而死,有機構打著籌款的旗號卻懷疑中飽私囊;有官員為了為免被捕意圖銷毀家中數千瓶茅台酒,把一瓶又一瓶酒往廁裡倒。對照國家大力「扶貧」的口號,是否格外諷刺?

(來源:聯合新聞網)

為救弟弟只吃辣椒拌飯 21.5公斤女大生嚴重營養不良過世

貴州24歲女大學生吳花燕為照顧相依為命的弟弟,極度節儉、幾乎每天僅花人民幣2元買飯,有時甚至只花1元買白飯拌糟辣椒,導致長期營養不良而病倒。感動無數網友的吳花燕,13日被證實已離世。消息傳來,網友驚嘆:「當今社會還有大學生因營養不良去世?!?!」「這都2020年了,還有餓死的人,這世道…唉…」。

新京報曾報導,吳花燕的身世相當淒苦。4歲時,母親就患重病去世。2014年,吳花燕升入高中時,父親患上肝硬化,因沒錢醫治也撒手人寰。從此,吳花燕和弟弟只能寄宿在同樣很貧困的大伯家,依靠300元的貧困戶低保維持生計。為了省錢過日子照顧弟弟,吳花燕可以說節約到了極點,「最困難的一次是一天只吃了一個饅頭,用糟辣椒拌白米飯吃了5年」。

報導指出,由於長期的營養不良,吳花燕高三身體開始出現明顯的病狀,整日掉頭髮、掉眉毛。在那年,弟弟吳江龍的間歇性精神病又發作了,她為了照顧弟弟,嚴重耽誤了學業,最終只能考入一所當地的職業學院。

吳花燕辦理了助學貸款,又同時找了兩份兼職,每個月能賺600元。本以為日子能逐漸好起來,沒想到病魔開始糾纏上吳花燕。2017年底,吳花燕失眠無力,腳腫起瘡。最後,她連正常走路都成了問題,僅僅幾十米的距離,要休息好幾次才能走完,體重一度跌至43斤(約21.5公斤),身高只有1.35米。

去年9月,吳花燕被送到醫院接受檢查。按照醫生的說法,吳花燕的三個心臟瓣膜都有嚴重問題。但考慮到她的身體狀況,是否能進行手術都是個問題。此外,手術的費用也高達20多萬(約2.8萬美元)。在得知自己的病情後,吳花燕並沒有打算通知家人,也不只一次地表示要放棄治療。

吳花燕的故事曝光後,在社會上引起了巨大反響,同學、朋友、各路網友紛紛伸出援手,有人甚至直接捐出半個月的工資。幾天時間,就籌集了47萬元(約6.7萬美元)。

澎湃新聞報導,吳花燕在貴陽市第二人民醫院心胸外科接受治療,因病情加重,於去年11月初轉入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13日下午離世,年僅24歲。

對於吳花燕的離世,網友嘆「人間對不住你」;也有網友說「這是誰的錯,我真心想捐錢給真正需要幫助的這些人。可真心不敢捐,怕錢去了其他人的腰包裡。孩子,一路走好。唉這人間走的一遭全是苦難」。

(來源:HKET)

瘦剩47磅 貴州女大學生病逝 慳錢幫弟治病吃5年辣椒拌飯

因生活極度貧困引發關注的貴州女大學生吳花燕,於周一(13日)下午因搶救無效去世,年僅24歲。據內媒,吳花燕身世坎坷,4歲母親去世,18歲父親去世,只剩她和患有間歇性精神病的弟弟相依為命,姐弟二人靠每月300元(人民幣,下同)的低保維持生活。但弟弟的治療費高達20萬元,她為省錢,長期只靠2元過一天。

饅頭配辣椒當一餐 大學時打兩份工

為節省開支,吳花燕從不吃早餐,午餐和晚餐則以饅頭或白飯配辣椒。她讀大學時亦同時打兩份工,賺錢給弟弟治病,結果導致營養不良,身高只有1.35米,體重僅47磅,頭髮和眉毛逐漸脫落,免疫力亦愈來愈差,雙腳經常腫脹,長滿膿包,但卻無力負擔高昂的醫療費,只能在街頭買藥塗抹傷口。

2019年10月,她檢查出心源性水腫、腎源性水腫等多種疾病。獲得各界救助後她一直在貴陽治療,但因體重不到60斤,無法接受手術。1月13日,吳花燕因病搶救無效去世。

她曾在《遠方》的詩中說:「最後,我將回到雲貴高原,在貴州最高的屋脊,種上一片深藍色的海洋;在那里,會有一艘豐衣足食的小船,帶我駛向遠方。」

吳花燕去世的消息在微博上引起廣泛關注。網民紛紛表示悲傷,「如果她能早日得到救助就好了」,「願她乘上這艘小船,遠離這一世的苦難。」。還有網民表示,同樣是在貴州,有官員「茅台酒收的放不下,害怕的往馬桶裡倒,倒都倒不完」,「在全面脫貧的2020年,還有人因飢餓貧病而死」。

救助中心籌款逾百萬 僅向醫院轉兩萬

不過,以救助吳花燕名義發起的籌款,在她離世後引起爭議,兒童緊急救助中心9958平台在2019年10月發起籌款,並籌得超過100萬元善款,惟吳花燕的家屬卻稱不知情,亦未得到這筆錢,對此提出質疑。

9958平台工作人員回應媒體訪問時表示,該平台確實為吳花燕進行3次募捐,總共募集了100萬元的捐款,並收取了募捐總額的6%作為該平台的運作成本費用。

該平台在2019年11月為患者治療事宜向醫院轉款2萬元,剩餘的錢款仍在平台賬戶上。

另外有抖音賬號亦以「護燕行動」為名,籌得45萬元善款,並稱「已將愛心親自交至吳花燕手上」,惟家屬亦從未收到相關款項,令他們感到憤怒。

(來源:BBC中文網)

吳花燕:每日開銷兩元的中國貴州大學生去世,從貧富差距到慈善亂象

20公斤重、1.35米高的24歲中國貴州大學生吳花燕在周一(1月13日)下午因病搶救無效去世。

吳花燕的父母雙亡,為照顧患有精神疾病的弟弟而生活節儉,導致長期營養不良。去年因心臟瓣膜損傷嚴重入院,在網絡眾籌醫療費,並成功籌得善款。但就在大家以為吳花燕會逐漸康復、生活好轉之時,卻得知她去世的消息。

吳花燕去世後掀起另一輪討論。從中國貧富差距、福利制度等問題,延續到慈善亂象、消費愛心等。

吳花燕與中國的貧困問題

據報道,吳花燕每天只有兩元生活費。她從來不吃早飯,一天只能吃兩塊錢的米飯;且曾有五年多的時間,大部分時候都靠吃白飯拌糟辣椒生活。她的經歷在去年10月被媒體廣泛報導,令公眾關注中國的貧困問題。

儘管中國經濟在過去幾十年蓬勃發展,但貧困現象並未消失。根據國家統計局,2017年仍有3千萬農村人口生活在國家貧困線以下的水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8年的一份報告稱,中國現在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國家之一」。

吳花燕去世之前,官方發佈了一份聲明,稱她一直在領取最低政府補貼,據信每月300至700元人民幣。

中國此前承諾到2020年消除貧困。本月早些時候,江蘇省稱其8000多萬人口中只有17人生活在貧困中。這些數據在網上遭到質疑。

慈善機構亂象叢生

與吳花燕去世的消息一同擴散的,還有中國慈善機構的亂象叢生。

據報道,一家為吳籌款的慈善機構「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在吳及家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同時使用兩個籌款平台籌款。該機構一周內共計籌得超過一百多萬人民幣,但卻只為吳支付了2萬人民幣。

該機構稱,原因是鄉政府告知家屬不需要再籌款,而是由政府來負責。鑒於吳的病情反覆,一直沒有達到手術條件,籌款要留到手術和後期再使用。

《北京時間》旗下的視頻平台「時間視頻」引述貴州銅仁沙壩河鄉分管民政副鄉長表示,政府只是提供救助,未干預籌款及善款使用。

另外,另一短視頻平台「抖音」帳號據報為吳籌集45萬元,但吳並未收取籌款,該短視頻帳號卻聲稱「已將愛心親自交至吳花燕手上。」

該事件揭露後引起中國網民廣泛批評。

一位網友留言說,「全篇寫著兩個字『吃人』」。另一位說,「不要再過度消費我們的信任了。誰的錢都不是平白無故來的,都是辛苦錢。因為你們的過度消費。只會讓改得到救助的人得不到救助。」

《自由亞洲》引述在美國的民間組織「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稱,「政府的政策沒有對貧窮家庭的孤兒有所照顧,社會制度沒有落實扶貧,加上層層的盤剝,這種狀況不改變,類似的事件還是會繼續發生。而且中國的NGO組織是沒有辦法施展作為非盈利、非政府組織的作用,說真話就被政府認為是跟官方作對,和他們步調不一樣就取締你。」

消費善心

吳花燕的經歷引發關注後,一些眾籌平台開始傳播誇大事實的言論和未經核實的事件,這令吳花燕深感內疚。

她給每月資助她的老師發微信稱,「王老師,我又給你摸(抹)黑了,對不起!……把我寫得那樣的不堪和偉大……我並不開心,每一張報道發出去我的心口像壓著千斤重的石頭一樣使我喘不過氣來……」   

吳花燕後來表態,暫時不再接受媒體訪問。

吳花燕還在微信中對老師說,「如果當初一篇報道也沒報出去,那我寧願選擇回家,等待去另一個世界去完成我的夢想,去寫我的詩,過著沒有悲傷的生活。」

《新京報》今日發表評論稱,「如果愛心變成了別有用心,如果幫助變成了傷害,那某些所謂的愛心人士,就沒有資格從吳花燕口中得到一句『謝謝』,而是應向她說一聲『對不起』。」
guizhou2012.jpg
(來源:力報)

高官家藏4,000多瓶茅台 倒下水道銷贓毀不盡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宣傳部推出反腐專題片,從本周日(12日)至周四(16日)在央視綜合頻道播出。在周日晚播出的首集中,雲南省委前書記秦光榮、貴州省委原常委、副省長王曉光、茅台集團原董事長袁仁國等多名高官貪腐細節首次公開,其中王曉光在聽到被查風聲時,將大批茅台酒倒入家中下水道銷贓,直到被查時房間還堆滿4,000多瓶茅台酒。

據專題片介紹,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在中共中央十九大召開前夕已掌握王曉光的問題線索。王曉光被取消十九大代表資格後,非常緊張,於是開始一系列轉移和銷毀贓物動作。被留置後,辦案人員在王曉光家中發現一間房堆滿茅台酒,數量有4,000多瓶,而這還不包括王曉光在聽到風聲後處理掉的酒。據王曉光交待,他將茅台酒的箱子和盒子都撕掉,然後將酒倒入酒罈,但他仍覺不安全,於是又將這些酒倒入家中的下水道。王曉光的妻子看到後感嘆,「扔也扔不掉,喝也喝不了,送也送不完,倒也倒不盡,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法規室副主任夏曉東介紹,2009年茅台酒價格一路高漲,王曉光於是通過時任茅台集團總經理袁仁國等人,先後為家人和他的親屬獲取四家茅台酒特許專賣店經營權,七年來獲利4,000多萬元。

2018年4月1日,王曉光被採取留置措施,同年9月,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去年4月,王曉光一審被判20年,並處罰金1.735億元(人民幣,下同)。

茅台前董事長妻女獲利2.3億

對於違規為王曉光等人及其親屬辦理茅台酒經營權的袁仁國,專題片介紹稱,袁仁國一方面把茅台經營權作為搞政治攀附、撈政治資本的工具,另一方面也大肆謀取私利。自2004年以來,僅袁仁國妻子和兒女違規經營茅台酒就獲利超過2.3億元。大批經銷商、供應商千方百計和袁仁國拉關係,大搞利益輸送,袁仁國辦公室外,每天門庭若市。袁仁國在片中坦言,「那個時候想拚命接近我的人很多,一天找我的起碼有40、50人」。其中,有經銷商為討好袁仁國,送他一個五公斤金鼎,把詩句「酒冠黔人國」改成「酒冠黔仁國」刻在金鼎上討好袁仁國。去年6月27日,袁仁國因涉嫌受賄被提起公訴。

秦光榮上千平別墅曝光

專題片亦曝光雲南省委前書記秦光榮的貪腐問題,他是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後第一個投案的原省部級一把手。2018年11月,秦光榮唯一的兒子秦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秦光榮在專題片中表示,他因兒子接受調查感到痛苦,也害怕自己罪行會暴露,最後決定主動投案。秦光榮說:「上樑不正下樑歪,下樑不正倒下來,老伴(老婆)收取紅包禮金數額很大,兒子也違紀違法膽大妄為,經濟上出問題。」他說,入黨多年,但沒有用黨章、黨規來檢視自己,已忘初心、失本心,愧對於黨、愧對於心。

專題片介紹,秦光榮出身農家,一步步成為主政一方的正省部級幹部,但從未停止收受紅包禮金,除過年過節收受紅包外,出國訪問還收「補貼錢」,用紅包禮金當遮羞布,毫無顧忌聚斂錢財。從湖南到雲南,秦光榮身邊環伺著一群商人老闆,形成一個為經濟利益而相互勾結的政商圈。

另外,專題片還介紹,秦光榮生活上貪圖享受,愛慕虛榮,曝光其在北京通州約1,200平方米的別墅,以及在老家永州主體建築面積約1,600平方米的「秦家大院」,別墅飛簷翹角、奢華氣派。

去年11月,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對秦光榮涉嫌受賄案提起公訴。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貴州56磅女大生貧病亡 貪官倒4,000樽茅台落坑渠

貴州作為國家主席習近平大力推動扶貧並提出「精準扶貧」的地方,近日爆出醜聞!央視報道指,貴州前副省長受賄逾1.6億元人民幣(下同;約1.8億港元)、茅台數千樽,為滅證據不惜將茅台酒倒入家中坑渠,但仍有4,000樽還來不及處理;同一日就傳出貴州24歲女大學生吳花燕因貧困致極度營養不良,終病亡。貴州發生這兩宗事件,成為內地熱門話題,更是對習近平要求「2020年全國脫貧進入小康社會」虛假口號最無情的反諷。

女大生貧病去世

貴州一名體重只有43斤(約56磅)、身高只有1.35米的女大生吳花燕,家住貴州銅仁山村,由於父母早亡,與弟弟相依為命。她生活極度節儉,依靠300元(約338港元)最低生活保障維持生計,以致長期營養不良,眉毛全部脫落。她在貴州盛華職業學院就讀,為了省錢,長期將家中的「糟辣叔」(貴州食品)帶到學校拌飯吃,很少在飯堂吃飯,高中時基本上不吃早餐,有時午餐和晚餐也僅吃饅頭。去年10月,她因心臟瓣膜嚴重損傷需要入院治療,手術費高達20萬元(約22萬港元),但因無錢治療,遂在網絡眾籌醫藥費。

吳花燕曾在接受內媒訪問時說:「2020年春節,想添幾件家具,和弟弟一起過個好年。」她的故事在短短5日就籌得超過100萬元(約112萬港元)治療費,但有眾籌平台和慈善機構卻借她的名義,在其不知情下私下籌款,令她感到十分心寒,更感到內疚,致徹夜難眠。

一個名為「護燕行動」的抖音平台還利用吳花燕的名義籌款,聲稱45多萬元(約50萬港元)的善款「已親自交至吳花燕」,但她和親友從來沒有收過一分錢。一宗又一宗的瞞騙,令她感到對不起高中時幫過她的班主任和同學。她曾於凌晨向高中老師王珊發微信:「王老師,我又給你摸(抹)黑了,對不起……把我寫得那樣的不堪和偉大……我並不開心,每一張報道發出去我的心口像壓着千斤重的石頭一樣使我喘不過氣來……」

在心力交瘁下,吳花燕來不及動手術,由貴陽市第二人民醫院心胸外科接受治療期間,因病情加重,於去年11月初轉到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繼續接受治療,但延至本月13日不治。

吳花燕生前曾寫下一首詩《遠方》:「最後,我將回到雲貴高原,在貴州最高的屋脊,種上一片深色的海洋;在那裏,會有一艘豐衣足食的小船,帶我駛向遠方。」令網民欷歔不已。

貪官4,000樽茅台倒入坑渠

吳花燕因貧窮去世的消息傳出後,有網民將貴州官員把茅台酒倒入坑渠做比較,還怒轟:「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吳花燕去世的前一天,貴州省前副省長王曉光被央視揭露在一間房子內堆滿4,000多樽茅台酒,他覺得家裏名酒太多不安全,為了銷贓,把酒分批倒入家裏的坑渠。

另一邊廂,深圳市紀委監委暗訪組近日發現,當地一間國有企業在五星級酒店舉辦年終述職會,光茅台酒就喝了16萬元(約18萬港元)。每圍不乏名貴海鮮,索價達5,000多元(約5,636港元)。此外,租用場地、房間住宿也耗費不菲,沒有幾十萬乃至過百萬也不能埋單。黨媒《人民日報》也加入批評行列,相關負責人雖然已被免職,但該事件不會就此畫上句號。一場晚宴喝掉16萬元,這絕不是小事,就應該「寸步不讓」,反「四風」(指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奢靡之風)馳而不息!

網民抨擊:「真正需要幫助的人沒有人注意到,家裏富足的人卻拿着國家助學金,整天吹GDP多高有甚麼用呢?社會連這麼苦的人都照顧不到,如果把援助一個外國留學生一半的錢用來幫助她,都不至於如此。」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8 | 2020/09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