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前官員「大義滅親」事件:宣判

半年前日本農林水産省前事務次官熊澤英昭殺害兒子一案(連結),社會普遍對兇手予以同情,判決結果可以算是合理的(畢竟是殺了人,不獲緩刑也不算意外);另外日本原來也有以類似家庭為對象的詐騙手法,也實在是太過份了吧!

(來源:ETtoday)

持刀殺啃老兒!日前農水次官曝家庭悲劇:女兒絕望自殺、妻子長期受暴

日本農林水産省前事務次官熊澤英昭於6月1日持刀殺死44歲長子熊澤英一郎,因擔心他暴力傾向對他人不利。如今法庭審判揭開熊澤一家的悲劇,女兒已經自殺、妻子則長期忍受暴力罹患憂鬱症,終於把熊澤英昭逼瘋。

綜合日媒報導,熊澤英昭被逮捕時供稱,因為兒子44歲仍無工作,每個月花超過30萬日圓(約新台幣9.2萬元)課金玩遊戲、啃老,又有暴力傾向,時不時抱怨附近小學的聲音很吵,讓他擔心兒子對小學生不利,才會選擇大義滅親,拿菜刀刺殺兒子。

如今法庭審判,熊澤英昭一家才緩緩道出嚴重家庭糾紛,包括女兒因為有熊澤英一郎這個哥哥,幾乎所有交往對象、相親全都失敗,「最後絕望自殺了」;至於母親則長期忍受熊澤英一郎的暴力,肋骨裂了、臉上瘀青,手上則滿滿的鉛筆芯。

「女兒自殺了,妻子忍受暴力,工作上也有糾紛,我真的以為我要被殺掉了。」熊澤英昭說,兒子大學時,每月會給他藥跟生活費,即使中途退學,也到處幫忙他找工作,但全都失敗,只能拜託親戚在醫院幫他找一份工作。

好不容易找到了,熊澤英一郎的工作狀況卻不好,還在網路寫上司壞話,因此被公司辭退。結果熊澤英一郎不滿,放話「明天會有社會事件發生,我要拿菜刀刺死上司」等,讓熊澤英昭只能把兒子接回家一起住。

不過,這卻是全家人惡夢的開始,熊澤英一郎一心打遊戲,不然就是毆打父母,一直喊著「我要殺了你」,一見面就是要殺人,讓熊澤英昭心想「真的要被殺掉了」,「我無意識的拿了菜刀、小跑向兒子,就這樣將菜刀刺進兒子胸口」,因為害怕被殺,只能不斷重複刺殺的動作。

對此,檢方表示,雖然是悲傷的事件,但也不能因強烈殺意而犯罪,因此求處8年有期徒刑。熊澤英昭的律師則表示,長期照顧有障礙的兒子,熊澤英昭事後也相當恐懼,是為了保護他人才殺人,動機更令人同情,希望緩期執行判決。

(來源:NOWNEWS)

日本退休高官親手砍殺家暴父母繭居子 判6年有期徒刑

震驚全球的日本農林水產省前事務次官、曾任駐捷克大使的76歲熊澤英昭殺子案於16日發佈判決結果,因以餐刀蓄意刺殺其社交失能的44歲兒子,傷勢集中在胸、腹部,刀傷共有十多處,兒子最終大量失血而死。熊澤英昭被判處6年有期徒刑。

據悉,全案在11日時首次開庭,熊澤英昭庭上坦承犯案,對檢方起訴的內容毫無辯解。不過被告律師強調,44歲的死者熊澤英一郎長期對父母施以家庭暴力,當庭傳喚死者母親,以證人身份到場的她,揭露了這個悲慘的故事。

犯下殺子案的熊澤英昭畢業於東京大學法學部畢業,1967年進入農林省擔任公務員,曾任經濟局長、水產審議官和事務次官等。並在2005年被任命為日本駐捷克大使,直到2008年10月才退休,離開公務體系。長起以來,熊澤英昭都是以公部門菁英形象出現在社會大眾面前。

只是沒人想到,根據熊澤英昭妻子的證詞,長子英一郎從中學二年級因為在學校受到霸凌,開始出現暴力傾向,平常都會對父母暴力相向,打人踢人時常發生,甚至曾拿著菜刀和點火的打火機恐嚇父母。

大學畢業後,工作過幾年後的44歲英一郎,在34歲時不再工作,並獨居在外,幾年前被診斷出發展障礙(Developmental disability)。案發前一週長子突然搬回家裡,並在丈夫(被告)前往打掃房間垃圾時,驀然暴怒,抓起丈夫的頭髮朝傢俱撞,死者母親當時以為,丈夫會被殺死。

事實上,在案發前幾天,2019年5月28日神奈川縣傳出一起無差別殺人事件,一名繭居家裡的51歲啃老族拿著生魚片刀刺殺路人後自殺,造成2死、17傷的恐怖悲劇。兇嫌岩崎隆一和被親生父親殺死的熊澤英一郎一樣,都是足不出戶、也不工作的中年繭居族。

2019年6月1日,熊澤英一郎和父親抱怨附近的國小非常吵鬧,雙方因而起了口角,最終熊澤英一郎被父親刺殺胸口多次,父親在結束刺傷後撥給警方自首。同時,他向警方供稱自己擔心兒子去傷害小朋友們,「不能對別人造成困擾」才決定親手殺了兒子。

後來警方在熊澤家搜出的熊澤英昭日記,裡頭描述「連太太也被他打,不把他殺了不行」,判定凶嫌之所以決定殺害親生兒子,起因於長期遭受家暴與精神暴力所致。

12月11日第一次開庭時,檢察官原本求處八年有期徒刑,但考慮到長期的家暴和精神壓力、被親生兒子威脅殺害多次,以及他長期努力改善家庭而未果,最終12月16日從輕量刑判處六年有期徒刑。

「繭居族(hikikomori)」在日本是非常龐大的族群,光40歲至64歲的日本人中,根據日本政府在2019年3月的數據顯示,共有610,000名繭居族落於中年年齡層,男性比例極高。繭居族平時不工作、不出門,以消耗父母的錢財渡日。

(來源:風傳媒)

連檢察官也請這位殺人犯「好好保重身體」...讓日本社會同感悲傷的殺子案,熊澤英昭一審獲判有期徒刑6年

日本近日最受矚目的刑案—農林水產省前事務次官殺人案,16日在東京地方裁判所宣判。曾是政府高官、甚至擔任過駐捷克大使的熊澤英昭因殺害長子,被法院認定觸犯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6年。本案是日本少有的退休高官殺人案,加上殺人犯與被害者是父子關係,44歲的死者又長期無業、有家暴傾向,因此廣受日本社會關注。在判決出爐後,《朝日新聞》更是不無惋惜地說,法官雖然考量被告長期照顧繭居的死者,依舊未能給予緩刑。

「殺人償命」是最素樸的刑事正義,不過日本今年6月發生在東京練馬區的這起殺人案,卻從一開始就獲得日本社會的高度同情,甚至有不少人希望法官能寬大處理。因此法官會對殺人犯熊澤英昭如何量刑,也成為日媒關注的焦點。76歲的熊澤英昭在今年6月1日持菜刀殺害44歲的熊澤英一郎,造成頭胸至少36處刀傷、加上流血過多,英一郎在自家一樓殞命。熊澤英昭犯案後致電警方自首,表示「我殺了我兒子」。這起殺人案本月11日首度開庭,熊澤英昭對檢方的起訴內容也完全沒有爭執。

檢方:被告是預謀殺人,求刑8年

根據檢方的控訴,遇害前數日才搬回家與父母同住的熊澤英一郎,延續過去對父母的暴力行徑,無端抓老父親熊澤英昭的頭撞向傢俱與牆壁,引發對方殺意。熊澤英昭除了在網路上查詢「殺人罪」、「緩刑」、「量刑」等資料,也寫了一封信給妻子,說「我已經沒有其他辦法,我要找一個埋骨之處,請幫我把我跟英一郎的骨灰都灑掉吧」。檢方認定,擁有殺人犯意的熊澤英昭是預謀殺人,並在今年6月1日持刀殺害熊澤英一郎,造成對方36處刀傷,顯見殺意之強烈。加上熊澤英昭自己並未受傷,也讓檢方認定這起殺人案是「單純一方的犯行」。

檢察官雖然也認為這是一起莫大悲劇,但最後仍決定向法院求刑8年。檢方認為,死者具有發展障礙(Developmental disability)問題,因為苦於對應人際關係、轉而遁入網路世界。被告熊澤英昭雖然對無業的長男給予支援,但也沒有奪走對方人生的權利,法律更不容許擁有強烈殺意的犯行。死者雖有暴力行徑,被告熊澤英昭擁有支援繭居者的相關知識,也有許多具有經濟力的友人,卻沒有向行政單位與外界友人求助,因此認定沒有給予緩刑的空間。

辯方律師:被告身處恐懼,其情可憫

熊澤英昭及其辯護律師對於殺人事實均不爭執,不過熊澤英昭在法庭上多半時間沉默不語,他的辯護律師則是極力闡述被告的不堪處境。包括死者搬回家後,會抓著被告的頭去撞傢俱、放在玄關的鐵器,甚至不斷恐嚇要「殺了你們」。至於被告為何不向外求助,是因為被告搬回家後不久就恐嚇要殺害雙親、對父親暴力相向,不敢刺激長男的老夫婦只能躲在二樓生活,甚至不吃鎮定劑就會怕到渾身發抖。在這種極度恐懼的情況下,自然談不上向友人或政府機關求助。

在辯論程序中,包括死者母親在內的證人指出,死者熊澤英一郎因為中學時期每天遭受霸凌,開始對母親施暴發洩,死者母親至少承受了7年的家暴。死者上大學後就搬出家裡、陸續念過好幾間大學與動畫學校,畢業後卻不想工作,父母幫他在親戚開設的社福機構找到工作,做沒多久又跟上司發生衝突、甚至放話要殺死主管,最後辭掉工作。死者後來想找動畫產業的工作,卻始終未能如願,從2008年開始就完全沒有工作。死者在獨居的情況下鎮日泡在網路遊戲中,居住環境與身體都越來越差。

死者被殺前,再度恐嚇要殺害父親

今年3月到5月,獨居的被告因為壓力過大、身體不適被三度送醫。今年5月25日,死者突然搬回東京練馬區的父母家,這也是25年來死者第一次與父母同住,但依舊是維持打電玩的繭居狀態。根據死者母親表示,死者搬回來第二天,突然哭著說「爸爸真好啊,東大畢業,要做什麼都很自由,我40多年的人生到底算什麼」。後來死者父親要他整理房間垃圾,就被痛毆一頓、抓頭撞牆,威脅要殺死父親。死者雙親都非常害怕,只能避開住在一樓的兒子,拿著簡單食物躲在二樓生活。

辯護律師表示,6月1日事發當天,死者熊澤英一郎嫌家附近的小學運動會太吵,還說「絕對要殺死你們」,他也再度恐嚇父親,握著拳頭不斷說要「殺了你」、「真的要殺了你」,被告熊澤英昭害怕自己真的會被殺掉,才會到廚房拿菜刀刺死對方,律師也不同意檢方所說的「被告本來就抱持殺意」。熊澤英昭則在法庭流淚表示,在兒子被刺倒地之後,他還繼續拿刀刺到兒子不動為止。對於自己做了無法彌補的憾事,每天都感到非常後悔,他只能不斷為死去的兒子祈禱,希望他在那個世界能夠安息。

辯護律師主張,熊澤英昭與具有統合失調與亞斯伯格症長子分居多年,但幾十年來一直都盡力照顧,包括幫忙尋找工作、支應生活所需等等。加上熊澤英昭的妻子罹患憂鬱症,女兒則在前幾年自殺,他卻始終沒有放棄兒子,每個月親自送藥送錢、還幫忙收兒子家的垃圾、努力試著跟兒子溝通。在殺害熊澤英一郎後,他也馬上通報110自首。辯方律師認為,這起殺人案從事件經緯到犯罪動機,被告都有值得同情之處,許多民眾也寄來請求寬大處分的請願書,因此法院應該給予緩刑;在法庭上淚訴遭到兒子施暴的死者母親,最後也請求法官輕判,說先生真的盡力了。

承審法官中山大行16日宣判,觸犯殺人罪的熊澤英昭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

法官:被告不該以殺人解決問題

法官在判決中指出,所謂「感到會被長男殺害的恐怖,才會將其刺殺」的被告供述難以取信。法官認定熊澤英昭是基於強烈殺意,單方面攻擊殺害長子熊澤英一郎。對於熊澤英一郎搬回家才一週左右就發生如此憾事,作為父親的熊澤英昭未能跟主治醫生或警方討論求助、卻以殺子的方式解決問題,法官也認為被告有欠思慮。不過法官也表示,他雖然不認為應該給予被告緩刑,也不認為應該對被告判處重刑,因此給予有期徒刑6年的量刑。

16日宣判時,被告熊澤英昭穿著深色西裝、打著領帶,以一身正裝走進法庭,然後做在法庭中央證言台的椅子上仔細聆判。當裁判長中山大行說出「有期徒刑6年」的判決內容時,他始終直視法官,並點頭回答法官是否理解判決內容的詢問。當宣判完畢,被告熊澤英昭離開法庭前對裁判長、辯護律師、檢察官逐一致意,對熊澤英昭求刑8年的檢察官最後對被告說的是:「請好好保重身體。」

(來源:轉角國際)

社會期待的判決?日本高官殺子案,熊澤家的父子悲劇

「希望爸爸能再多理解我一點。」今年6月震驚日本社會的前政府高官殺死親生兒子事件,兇手熊澤英昭在12月16日法院裁定判處6年徒刑。法官雖然酌情考量了這起人倫悲劇的無奈動機,但之中仍有「殺意強烈」的疑義。諷刺的是,在輿論極為同情熊澤痛下殺手的同時,對於被害的中年繭居族熊澤英一郎,卻認為「死有餘辜」、「廢物被殺剛好」。當所有媒體都聚焦在判決結果「符不符合社會期待」,中年繭居族和其家屬的困境,卻仍在社會的邊緣徘徊。

事件發生在今年6月1日,日本前農林水產省事務官熊澤英昭,持刀殺死了同居的44歲長子熊澤英一郎。由於英昭的政壇背景、加上被殺的英一郎是網路遊戲小有名氣的玩家,整起事件圍繞在「高官殺人」、「中年繭居族」等各種標籤中,引起社會議論紛紛。

英昭事後自首投案,殺人動機隨著調查逐漸明朗。根據英昭的說法,兒子英一郎長年來的變成只打電動的繭居族(ひきこもり),還多次惡言相向、動手毆打父母,最後因為害怕英一郎真的狠心出手、甚至殺害周遭路人,才在恐懼之中拿刀殺死兒子。

老父親痛下殺手的說詞,得到不少輿論的支持。許多人同情英昭的處境,連帶著日本社會高達61萬人的中年繭居族問題,也受到各界的關注。加上熊澤的妻子罹患憂鬱症、女兒也在案發的數年前,因為英一郎的各種壓力因素而自殺身亡——熊澤家的悲劇,頓時成為媒體和輿論裡某種日本殘忍實態的家庭縮影;因此不少民眾替熊澤老父親抱屈、希望法官能酌情減刑。

16日東京地方法院的判決出爐,判處熊澤英昭6年徒刑。法官強調,雖然斟酌了案件背後的家庭因素,但熊澤英昭的說詞也不是沒有問題。根據檢調的調查,熊澤殺人的過程並非是受到兒子出手攻擊,而是父親拿刀單方面的砍殺兒子,而且傷口又多又深,因而判斷「懷有強烈的殺意」。

父親英昭的殺意如何形成?原先英一郎1993年就讀大學後就開始獨居生活,期間偶有父母探望和生活照應、甚至幫忙找工作,但各方面都不順遂稱心;2005年英昭出任駐捷克大使,直到08年回國的期間,英一郎已演變成繭居族狀態。15年英一郎被診斷出亞斯伯格症,身心狀況仍未有所好轉,幾度因壓力過大引發身體不適而送醫,到今年5月25日英昭把英一郎帶回老家,父母與兒子三人共住。

「爸爸真好啊,東大畢業呢,做什麼都能隨心所欲。比起來我的人生又算什麼呢?」同住後翌日,英一郎就出現身心不適的埋怨。

後來英昭因為隨口念了英一郎「要自己清理垃圾」,從小事激化成口角,英一郎脫口說出「要殺了你!」,牽動英昭夫婦長年來的家庭暴力恐懼,6月1日就發生了殺害事件。

法官認為,縱使英昭的處境令人同情,但同居後應該還有機會尋求社福單位或警察的協助,「殺人並非解決的唯一辦法」;不過同時考量到過去多年以來,英昭有定期向主治醫師回報英一郎的狀況,也會拿藥給英一郎、順便幫忙清理環境,「有嘗試保持適度距離、建立安定的關係」,不能否認熊澤家做出的努力,將這個背景因素納入裁判考量而不予以重刑。原先檢調求處8年,法官最後裁定6年,宣判的當下,熊澤英昭沒有任何表情,並坦然接受了這個結果。

雖然輿論站在英昭立場的較多,但這是否能夠合理化殺人行為?學生時代開始被霸凌、後來又被妖魔化「中年繭居族」標籤的英一郎身上,是否有被人忽視的需求?

英一郎口中說的「做什麼都很自由」的父親,官途也不是沒有爭議。

熊澤英昭2001年就任農林水產省的事務次官後,因為當時日本狂牛症問題(BSE)的處置失當、引起社會輿論反彈,隔年以人事變動的理由退任。雖然當時熊澤與同僚引起若干爭議,不過這件事看在兒子英一郎的眼中卻是另一回事:

「爸爸雖然受到許多批判,但他是引領解決BSE問題的厲害人物。」根據英一郎朋友的證詞,英一郎曾向友人這樣描述,對自己的父親其實帶有尊敬與自豪。這也可能扭曲形成了後來英一郎在網路上,時常吹噓「爸爸是大人物」的表徵行為。

「希望我所尊敬的父親,能夠多理解我一點...」英一郎的與友人的訊息裡寫道。

《朝日新聞》訪問教育相關專家的意見認為,從英一郎的狀況、和親子互動的過程推測,英一郎可能心理很需要雙親的認同。無奈的是,家庭相處的現實,卻讓所有成員藏在心中的盼望落空——母親曾說「生出亞斯伯格症的你,真的很對不起」,父親抱怨求職失敗的兒子「要是更有才能就好了」——諸如此類否定英一郎的話語,日常累積下來終於潰堤,回老家與父母同居翌日,英一郎趴在桌前哭嚎:

「我的人生到底算什麼?」

在宣判結果的前後,也有社群輿論指出了媒體報導的困惑,「新聞對這位『上級國民』的各種擁護報導,看了實在很令人不快。」還有反對熊澤英昭的意見認為,「這就是原惡德官僚和他傲慢兒子的事件,到底有什麼好同情?」

雖然意見紛陳,但該如何防止類似的悲劇再度發生,在繭居族這個表徵行為的背後,有哪些需要社會資源介入支援的地方,可能才是解決問題的重點。

「這個世界上有類似問題的家庭還有很多。但願能夠建立起能夠彼此能夠輕鬆坦誠諮詢的社會。」參與熊澤案審理的裁判員之一,向《朝日新聞》表示,無論是家庭內的溝通、或是能夠勇於向外求援,或許是能減少類似事件的方法。

「感謝妳迄今為止的盡心盡力,」檢調搜查時,在英昭的寢室找到一封案件發生前,他寫給妻子的信。「真的很感謝。我想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了,我想找個葬身之地,找到的話就把我的骨灰灑了吧。英一郎的骨灰也是。」審判之後,英昭坦承罪行表示,「為自己的兒子能在死後世界過得安穩而祈禱,」

「祈禱、贖罪是我的職責。」

(來源:風傳媒)

「我們可以幫你宅在家的子女獨立!」日本新型態詐騙:瞄準日本中高齡「家裡蹲」的父母荷包

據內閣府統計,日本全國40歲至64歲的「繭居族」(又稱「家裡蹲」、「啃老族」)約有61萬3千人,除80歲的父母與50歲的孩子同住,衍伸出「老老照護」、「8050」等社會問題外,由於許多年邁父母擔心自己身後孩子仍無法自立,日本出現不肖業者瞄準這些父母的心理,假借協助繭居族「自立」名義海撈一筆的情形與日俱增。

忍痛送愛子出外自立 不料換得冰冷遺體

一名現年80歲的婦人,於2017年1月透過網路得知這間協助「繭居族」出外自立的公司,被官網標語「我們絕對會讓他/她自立!」所鼓舞,進而前往位於東京都內的總公司諮詢。經諮詢後,職員勸說婦人立刻採取行動,並提出超過90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48萬)的簽約金額,婦人甚至打算賣掉房子,只為讓當時40多歲、已關在家中長達20年的兒子自立。

婦人的兒子進入位於東京都內的設施後,便轉至與該公司合作、位於熊本縣內的實習設施工作,婦人也從業者那裡得知兒子去熊本工作的消息。為避免妨礙兒子努力自立的起步階段,這名婦人遲遲未親自與兒子聯繫,直到今年春天,業者突然打電話給她,告知其兒子逝世的噩耗。

婦人在警察署見到的兒子遺體骨瘦如柴,鬍子長約幾10公分,手腳都瘦到僅剩一層皮包覆著骨頭,據說警方在兒子的公寓中發現遺體時,室內散落一地的垃圾袋及寶特瓶,且冰箱裡空無一物。警方甚至在婦人兒子家中發現一名由女性書寫的信,上面寫著「有好好在工作嗎?」,信上則沾上疑似該名男性的血跡。

警方調查:可能是餓死的

警方初步推斷指出,婦人兒子應是在1、2週前死亡,死因可能為餓死。警方調查婦人兒子留在家中的離職證明,及其名下的銀行帳戶,發現婦人兒子在2017年12月時,曾進入照護設施工作,並於2018年7月離職。在那之後,婦人兒子有長達約8個月的時間未付租金及電費,但也未有人主動上門查看有無異狀。

痛失愛子的婦人表示,若業者有謹慎並持續追蹤兒子的後續生活,也許就不會發生這種慘事。據說婦人兒子在轉至熊本工作前,婦人曾多付給業者近40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110萬),業者還答應在兒子研修結束後,安排母子倆每月2次的面談,但後續不了了之。

愛他可能害了他?不肖業者案例頻傳

另一名九州南部出身的30多歲女性,也娓娓道出自身與前述公司的慘痛經歷,表示自己到現在都還會做惡夢。大約1年前,有聲稱能幫助繭居族自立的業者拜訪該名女性,但對方不顧她的婉拒,擅自破壞門鎖,強行進入家中向她推銷。不得已的女性,不但被強迫「洗腦」7小時,甚至還被多名男性職員強行架上車。

除前述的兩起案例外,過去曾進入這間公司的30歲男性也表示,他每天都要做5小時的農工,而且每天都會被收1千日圓(約合新台幣275元)的「體驗農活」費。不僅如此,除工作時間外,該名男性都要住在設有監視器的房間中,生活毫無隱私,且據當地消防人員表示,該公司曾在去年2月發生一名19歲的男性於附近的倉庫上吊自殺的案件。

業者與入所人士說法大相逕庭

對於種種傳聞,業者雖表示不接受採訪,但《西日本新聞》透過其他管道,成功私下訪談一名職員,該名職員表示,會來他們公司的人,大多是家中有家暴、子女擅自挪用父母錢財等問題,連父母都將其視為「燙手山芋」的人。由於這類「繭居族」待在家中的時間過長,導致連和家人應對都有困難,甚至還有不少人把爸媽當作「奴隸」,因此該公司才決定採取較強硬的手段。

針對使用暴力強行將「繭居子女」拖出家門,該名職員強烈否認,認為在帶走這些「繭居族」時,職員有可能因為對方劇烈掙扎而做出制止,絕非「故意」施暴;每天要農作5小時和收取1千日圓費用一事也遭到否認,該名職員表示農作活動雖為不給薪的生活訓練,但為自由參加,並未強迫設施成員勞動,雙方說法有極大出入。

據厚生勞動省去年2月的調查指出,日本全國總計有51間支援「繭居族」自立的居住型設施,除前述有爭議的設施外,也有不少其他設施傳出強拉當事人入所的新聞,可見相關爭議並非空穴來風。據「共同生活型自立支援機構」統計,居住型設施每月要價不斐,價格區間落在15萬至25萬日圓(約合新台幣4萬至6.8萬),消費者廳每年也會約20件針對過高費用的投訴,但因日本目前沒有管制相關業者的法律制度及營運標準,因此很難徹底掌握現況。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4 | 2021/05 | 06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