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廠長《大聖歸來》事件

一只價錢不便宜的動畫遊戲,不但因其質素之差惹來眾多負評,也令對這遊戲讚譽有加的敖廠長遭受嚴重的責難,最後刪片道歉收場。相比遊戲的質素,廠長一反常態作出不符現實的遊戲評價,疑似向利益低頭這一點,才是令人失望的最大原因吧。

(來源:北京新浪網)

B站百萬粉絲UP主人設崩塌!一天狂掉兩萬粉,就因誇了這個遊戲!

相信很多網友都是B站用戶,在B站上也關注了不少UP主。不過做視頻投入的精力很多,許多UP主為了吃飯都會在外面接自己的推廣,獲得更高的收入。

很多網友都聽說過敖廠長,敖廠長作為B站最早期的UP主,絕對是元老級的人物,而且他以乾貨著稱,做考究類遊戲視頻,稿件的質量非常高,名聲也一直很好。

由於粉絲們知道他投入巨大,所以他的恰飯視頻粉絲並不反感,甚至許多時候還會大力支持。不過,這兩天,敖廠長卻幹了一件人設盡毀的大事。

單機遊戲《大聖歸來》自上線以來,就遭到了許多玩家的怒斥,打著國產巨作的名頭,帶著國漫的節奏,頂著經典IP的頭銜,卻做出了shi一樣的爛作。

不少玩家對這款遊戲紛紛吐槽,稱其把錢都投資給了廣告,所以沒錢提高遊戲質量。

敖廠長就接了《西遊記之大聖歸來》的推廣。

接也就接吧,咱客觀一點稍微說說好話也行,結果敖廠長滿嘴瞎話,張口閉口這是款經典好遊戲,稱這款圈錢爛遊戲為「吸取日美動作遊戲精華,是國內獨一無二的國風動作遊戲」。


這次恰的真的是shi啊,《西遊記之大聖歸來》Steam好評率才34%,其中的好評可能還有虛假成分,口碑可謂是爛到極致了,許多玩家都已經被坑過了,還敢在這裏滿嘴胡話?

於是,視頻的評論區一下子就炸了,許多被這款爛遊戲騙錢的玩家紛紛取關,臨走前還留下了滿屏的髒話,甚至還有其他UP主特地做了視頻來說這事兒。

其實,就光主機遊戲這個領域,敖廠長的評測還是非常有價值的。以前敖廠長懟天懟地,評測了不少國產單機遊戲,在主機遊戲這個領域有著非常好的名聲,不少玩家評價他為「替玩家發聲」。結果這一次卻試圖把《大聖歸來》吹成國產遊戲之光,這不是帶粉絲進坑嗎?

這事兒一出,據說敖廠長一天就掉粉了2萬!為此敖廠長也特地為寫了道歉文!

由此許多玩家猜測,這一次的推廣敖廠長肯定拿了不少錢,否則不至於拿自己的名聲來冒險。

——我想說,敖廠長這麼大的UP主,恰飯應該是有資本挑一挑項目。這次恰爛錢真的是毫無顧忌啊,難道敖廠長收了天文數字?
——這次這個飯真的不該恰,影響不好。如果他恰個遊戲圈外的爛錢,再爛大家也只是微微一笑,甚至讓他多恰。但這個可以說是對他的核心競爭力「產品」的一次挑戰。

不過還是有許多玩家表示,UP也是要吃飯的:

——恰飯就恰飯吧,知道是恰飯視頻就好,不可否認他做的視頻含金量很高,人總是要過活的。
——沒辦法啊,要吃飯的嘛,粉絲又不養。

看到這裏,小弟有話想說:做視頻投入巨大,光靠視頻本身的收益確實不足以維持UP主的正常生活,接廣告無可厚非,但是接推廣也要看質量,不能昧著自己的良心,否則怎麼對得起那些相信自己的粉絲呢?

(來源:PTT新聞)

大聖歸來,沒有好評

西遊記、孫悟空、國產動畫電影、2015年,將這些標簽糅合在一起就是2015年的中國動畫電影票房冠軍《西遊記之大聖歸來》(以下簡稱《大聖歸來》)了。

下映兩年後,《大聖歸來》的新作遊戲正式在PlayStation中國發布會上公布,2019年10月16日,《大聖歸來》在中國大陸首發登陸,PS4版與PC版同步上線。其中,PC版《大聖歸來》在Steam的售價為199元人民幣。

距離《大聖歸來》發售已經過去了接近一周時間,但凡你在關注著遊戲圈都會知道《大聖歸來》在這一周時間裡經歷了什麽。Steam上的《大聖歸來》發售一周評價為「多半差評」,為《大聖歸來》推廣的KOL刪掉視頻道歉,連續7小時通關遊戲的B站UP主MR.Quin將《大聖歸來》評價為「現代遊戲之恥3D」。

很難想象,這個由索尼牽頭聯合研發的國產IP遊戲會崩的這樣一塌糊塗。

誰人寫荒誕

《大聖歸來》這個項目是由索尼牽頭促成的,但因為宣傳的原因,不少玩家將《大聖歸來》當成了索尼“中國之星”計劃的一份子,實際不是。

根據網上目前可以查詢的資料,在《大聖歸來》電影火爆後,索尼主動找到了《大聖歸來》的IP方十月文化,由索尼方面負責遊戲本體的製作,十月文化則更多負責《大聖歸來》遊戲IP世界觀兼修等工作。

索尼將製作的任務外包給了日本一家名叫HexaDrive的遊戲公司,這家公司大部分時候都隻參與其他遊戲的協助製作,其中還包括不少HD版本的移植,雖然負責過很多「大作」,但由其獨立開發製作的遊戲少之甚少,欠缺獨立開發大作遊戲的經驗。

伏筆是這個時候開始埋下的。在2017年遊戲正式公開後,《大聖歸來》遊戲正式進入玩家的世界,大聖、頂級IP、主機遊戲、索尼,《大聖歸來》很容易就和這些吸引眼球的標簽捆綁在了一起,過去兩年一直到《大聖歸來》正式發行前兩個月,國內的媒體與玩家對《大聖歸來》都保持著一個相對友好的狀態。

而在這期間,《大聖歸來》不遺余力的宣發無疑讓遊戲站在了風口上。本就是對中國玩家關注度較高的遊戲,玩家的期待也因為官方的「寵愛」愈發高漲。

期間,《大聖歸來》還獲得了TGS在2019首次設立的“Grand Prize”獎項,《大聖歸來》是唯一的獲獎者。

頂著無數的光環,有著索尼方面充足的資源宣傳,《大聖歸來》站的很高,也為之後的跌落深淵埋下了伏筆,《大聖歸來》的崩盤是由製作方一手促成的。

最初的口崩出現裂痕來自於8月份遊戲售價的公布,其中Steam普通版售價149,包含季票、限定皮膚等的豪華版售價299。這個價格,對於Steam來說已經是不少海內外知名遊戲廠商的大作水準,在沒有巨額折扣的情況下,《大聖歸來》的定價顯然引起了玩家與部分媒體的質疑。

而到了遊戲正式發行時,玩家發現原本的149與299變成了199與349。正所謂期待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口碑已出現裂痕的《大聖歸來》在遊戲正式上線後因為糟糕的製作迎來了大量媒體與玩家的一致差評,而在KOL、UP主們先後試玩並發表觀點後,《大聖歸來》的口碑崩盤已經不可挽回。

7日地獄旅

將《大聖歸來》的直播錄像上傳到網站上的知名UP主並不算多,其中MR.Quin算一個,另一位B站知名遊戲UP則是在18日當晚的直播中極限遊玩了1小時57分鐘後選擇了退款,而MR.Quin則是將遊戲的錄像傳了B站空間。

遊戲的OP做的不錯,角色建模沿用了《大聖歸來》電影的經典建模,孫悟空與江流兒兩位任務的3D建模都還原的不錯,這也是遊戲的前30分鐘能夠給我們極少的驚喜之一。

因為線性關卡的設計,遊戲正式開始後《大聖歸來》直接為玩家銜接了一場戰鬥,並簡單介紹了遊戲的戰鬥系統。作為一款ARPG遊戲,《大聖歸來》的戰鬥設計相對比較簡單,類似彈反的QTE的設計可以看出官方更想讓玩家的戰鬥體驗更加「歡樂」。

不過,噩夢很快開始了。在《大聖歸來》的設定中,江流兒這個大部分時間跟著你的NPC小孩是《西遊記》中孫悟空師傅唐僧的前世,而說起唐僧就不得不提緊箍咒。《大聖歸來》的世界線裡當然沒有緊箍咒,但江流兒有比緊箍咒更能折磨玩家與主角的辦法。

在遊戲的戰鬥中,只要玩家遇怪或者主動開怪,在一旁OB打氣助威的江流兒第一句話一定是一一句全程高音尾音極長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妖怪啊」。

NPC的語音並不能屏蔽,而類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妖怪啊」的語音會在一場戰鬥中反覆觸發,對於玩家來說,聽上去實在是一種煎熬。搭配上遊戲第一關新手村唯一的一首民風BGM,實在是災難。

再來就是遊戲比較糟糕的地圖互動設計。作為一款2019年登陸雙平台的3D動作遊戲,《大聖歸來》的地圖互動很多需要黑屏來實現,這其中包括進入一座建築、爬一個樓梯等。

比較讓人抓腦袋的是第一關BOSS戰後的一段過場動畫,對於售價199或者這個價位的現代3D遊戲來說,就算不單獨製作動畫,也至少得是即時演算的水準。

但《大聖歸來》做不到,整段過場動畫就是低配版的PPT,原本還原的不錯的3D建模在這段動畫的演繹下極其詭異,因為角色並沒有在「動」,而是在平移,沒錯,就是圖片平移。

遊戲地圖也沒有做到無縫連接,這一點或許不能苛求,但連通兩個場景提醒玩家需互動切換場景的是一條意義不明的虛線,就這樣平平無奇的擺在大路中央。

這僅僅只是遊戲前30-60分鐘的體驗,而根據MR.Quin的直播內容,前面所提到的這些糟糕設計在剩下的流程中依舊大量存在。

普通玩家、遊戲UP、圈內大咖,一個接一個的差評讓《大聖歸來》的口碑徹底崩塌,鋪天蓋地的宣發因為遊戲本身的崩盤反而起到了負面作用。隨著接下《大聖歸來》推廣視頻的頂級遊戲UP刪除視頻道歉,《大聖歸來》在國內玩家圈的口碑已經算是一去不複返了。

在過去這一周時間裡,不少玩家將《大聖歸來》評價為一款誕生在2004之前誕生的獨立遊戲,在這個時間段,《大聖歸來》或許可以獲得一個相對中庸的評價,但《大聖歸來》生在2019。

浮萍歸大海

「一葉浮萍歸大海,人生何處不相逢」,這是遊戲結束後主螢幕上留下的話,或許是製作人寫給自己的,或許是寫給玩家的,也或許是寫給遊戲中「齊天大聖」的。

《大聖歸來》的野心不只在國內,在YouTube上,搜索《大聖歸來》的天相關信息,點擊量最高的是《大聖歸來》電影的剪輯與高潮片段,超過百萬。而之後,就是PlayStation與《大聖歸來》歐洲發行商著名的THQ Nordic投放的宣傳視頻。

《大聖歸來》作為國產動畫電影史上的「名人堂」角色,因為在改編遊戲時的一系列錯誤對IP本身造成了較大影響。《大聖歸來》曾在2017年推出過一款正版授權的手遊,這款手遊目前仍在平穩運營,公測當天還獲得蘋果新遊推薦,比起現在的《大聖歸來》,這款手遊對IP本身造成的影響遠沒有那麽大。

按照目前的銷量走勢,《大聖歸來》想要回本可能有些困難,雖然我們並不清楚遊戲的製作成本大概有多少。但現實問題是,這次失敗或許將給未來《大聖歸來》這個IP進入遊戲圈蒙上一層陰影。

(來源:北京新浪網)

《大聖歸來》IP遊戲化:一場中國式的雅達利大崩潰

遊戲行業最擅長的兩件事,一個是造IP,另一個是毀IP。

當然,所有被毀的IP都有共性,簡單來說就是同樣的食材,影視這個廚師做出來的菜品打造了招牌,到了遊戲這個廚師操刀,好食材做餿了不說,還試圖用錢堵住美食評論家的嘴,強迫他們說出兩個字:真香。被吸引來的食客上了當,只能罵遊戲砸了影視的招牌。

《西遊記之大聖歸來》遊戲犯得大概就是這樣的錯誤。豆瓣8.3分的動畫電影,硬是被日本外包團隊魔改成3.4分的同名改編遊戲。遊戲劇情雖然對電影原作的還原度很高,但動作僵硬,AI低智,整個遊戲充斥著湊時長的內容,遊戲發售不到三天,steam評價就變成了多半差評,玩家對遊戲的憤怒可想而知。更可氣的是,一眾媒體,遊戲UP主還幫著遊戲欺詐消費者。甚至一向以敢噴垃圾遊戲為賣點的敖廠長也加入到這場「恰飯」盛宴中。這更加劇了玩家的憤怒。

放在幾年前,或許還有玩家吃這套,買了爛作,也就當吃了黃連的啞巴,不玩便是了。但隨著玩家的品味提升與信息媒介變遷等複雜原因,對待《西遊記之大聖歸來》這款IP爛作,玩家們選擇用輿論反擊,而非隱忍。

比起外部原因,發行方用手游宣傳策略來做單機遊戲發行,或許才是《大聖歸來》被全民聲討的主要原因。

《大聖歸來》到底差在哪兒?

只看《大聖歸來》的團隊,你很難想像三年時間製作出的遊戲會是如今這個品質。它的版權方是十月文化,發行方是綠洲遊戲,製作方是索尼旗下的大阪子公司HEXADRIVE,在各類《大聖歸來》遊戲的通稿中,我們能夠得知HEXADRIVE參與製作過多款3A大作,其中包括《最終幻想15》。遊戲的售價也比肩3A:普通版199,豪華版349。

但很遺憾,《大聖歸來》成為了一款讓玩家無比憤怒的遊戲。而讓玩家無比憤怒的遊戲只有一種:它不像一款遊戲,換句話說就是沒有帶給玩家足夠的沉浸感,無法提供給玩家心流體驗。

在渡邊修司和中村憲章合著的《遊戲性是什麼》一書中,作者提到了遊戲設計的心流理論,即遊戲設計者需要做的就是制定遊戲、身體、環境三者之間的規則和關係,如果遊戲能夠讓玩家沉浸在遊戲中,就是心流。

《大聖歸來》就是一款與心流不搭邊的遊戲。遊戲本身BUG不斷,一個下梯子的動作要載入三五次、偶爾打怪還會卡住、空曠的地形沒法跳躍,如此種種,玩家能夠愉快地連續遊戲都是難事。當然BUG並不是阻礙《大聖歸來》成為好遊戲的關鍵,畢竟被調侃為買BUG送遊戲的育碧遊戲,製作過多款BUG頻出卻好評如潮的遊戲。

 真正讓玩家氣憤的是遊戲本身的玩法與完成度。

首先,遊戲鎖定30幀,遊戲畫質與建模水平更是被一眾3A秒殺,讓人找回了2006年玩遊戲的感覺。當然,畫面也不是決定遊戲成敗的主要原因,畫面極度簡陋的《奧伯拉丁的回歸》,像素風的平台跳躍遊戲《蔚藍山》,都憑藉著出色的遊戲設計與玩家被玩家們奉為神作。遺憾的是,《大聖歸來》的玩法設計依然只能用「垃圾」二字形容。

當一名Steam玩家初次上手《大聖歸來》時,可能會覺得這款遊戲還可以,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差,遊戲的彈反設定還算有趣。但隨著時間推進,玩家不但會發現遊戲中所有的怪物模型幾乎都是複製粘貼的,還會莫名其妙地在各種地方載入。遊戲AI低智到讓人覺得這不是一款動作遊戲,而是俄羅斯方塊。更令人噁心的是,當不服輸的玩家終於意識到這是一款垃圾遊戲的時候,已經錯過了Steam的退款時間。於是只能細細回味花了199元人民幣購買的爛作。

大聖歸來並不是毫無可取之處,在對電影原作劇情的還原,被認為是這款遊戲不多的優點。或許也正是對劇情的還原,讓大聖歸來的宣發徹底毀掉了這部遊戲。

遊戲宣發影視化,爛遊戲的爛策略

在過往的經驗中,質量如此差勁的遊戲,一般會在發售的一到兩天內,由預購玩家給予較差的反饋,進而形成遊戲較差的口碑,影響後續玩家的購買。一般情況下,發售當天會有大批玩家持觀望態度,預購玩家多為對遊戲廠商或遊戲本身有較多關注的玩家。

但《大聖歸來》不同。它吸引到的粉絲不光有IP粉,還有大量被宣發廣告吸引來的玩家。在遊戲上線前,發行商進行了一輪大規模的遊戲買量與宣傳。涉及渠道不僅包括遊戲媒體,社交平台,還有大量「恰飯」的UP主也參與其中。

恰飯,在四川方言里是吃飯的意思。隨著抽象文化教父孫笑川的一句「要恰飯的嘛」,恰飯在遊戲二次元領域延展出了新的含義:為了賺錢吃飯,昧著良心去做不道德的事情。

敖廠長,成為了這次《大聖歸來》恰飯負面輿論的眾矢之的。

在最新一期的視頻中,敖廠長稱《大聖歸來》是IP神作,並無視當時Steam34%多半差評的好評率,將《大聖歸來》評價為「吸收了日美動作遊戲精華的獨一無二的國產遊戲」。視頻發佈后立刻迎來輿論反噬,到了19號,敖廠長不得不刪除這部視頻並發表道歉聲明。

對於擁有600萬B站粉絲,運營超過10年,以單機遊戲解說吐槽解密為主要內容的敖廠長來說,這部視頻帶來的負面輿論很容易理解。很長一段時間里,敖廠長是很多國內硬核玩家的權威遊戲評測代言人。他對遊戲優劣的判斷讓大部分人對他產生了信賴。沒人願意自己喜歡的UP主人設崩塌,當敖廠長開始顛倒黑白,刻意虛報遊戲質量時,負面自然接踵而至。

此外,《大聖歸來》的發行方在媒體端同樣下了功夫。據NGA網友統計,機核、遊民星空、A9VG、VGTime、篝火營地、電玩巴士、二柄等C端遊戲媒體都有「恰飯」嫌疑。即便大部分遊戲媒體措辭婉轉地告訴玩家「這是一個垃圾遊戲」,但在你花錢體驗遊戲前,根本無法解讀出他們想罵遊戲垃圾的意思。因此,這樣的評測對玩家辨別出這是一款垃圾遊戲並無本質上的幫助。

B端媒體也是這次宣發的重點滲透對象。某媒體在遊戲上線前,非常認真地分析了國內製作公司沒法製作《大聖歸來》這種大IP製作衍生品,因此與海外公司合作是最好選擇。然而分析來分析去,關於遊戲相關的信息幾乎一點沒提。

與一般遊戲宣傳主打圈層受眾不同,這回,除了垂直的遊戲玩家,大聖歸來的大量營銷也開始向動畫和影視行業受眾靠攏,尤其是在微博,藉助電影IP的熱度和動畫行業今年的火爆大打情懷牌。在「大聖又火了」微博話題下,劇評人、影評人、字幕組、動漫博主等大V均進行了宣推,對電影劇情的補充,中國動畫IP走向世界、邊玩大聖邊等姜子牙等話術也成為了推廣關鍵詞。

時代變了,但遊戲公司的宣傳策略沒變

當我們回到文章開頭提到的製作方與發行方,會發現,這款遊戲從頭到尾就是一個騙局。根據官方資料,遊戲的製作方HEXADRIVE曾參與過《第三次生日》《大神絕景版》《神奇101》《塞爾達傳說 風之杖HD》《合金裝備3食蛇者for3DS》《MHP2G》iOS版《FF零式HD》《FF15》《生化危機7》DLC等大作的開發。但仔細觀看資料后便可發現,除了《第三次生日》外,這家工作室參與的作品基本都是移植作品或在大作中充當外包打工仔。事實上,他們的主要作品《沒有道具經費的我》《MakeS-早安我的少年》都是移動端的休閒遊戲。

可以說,《大聖歸來》是HEXADRIVE真正親自操刀的第一款大型單機3A類遊戲(且不論最終完成度)。

作為版權方的十月文化,在電影大火之後,立刻賣掉了手游與端游的改編權。現在,我們依然能夠在TapTap平台看到那款發行於2017年,評分6分的《西遊記之大聖歸來》手游。在評論區,我們能夠看到,換皮+騙氪套路的遊戲,並未如端游般獲得壓倒性的差評,仍有部分玩家在鼓勵這款換皮遊戲。

至於發行方綠洲遊戲,早在2016年就被天神娛樂收購了96%的股權。坐擁《傲劍》《飛升》《蒼穹變》《夢幻Q仙》等遊戲的天神娛樂,是頁游買量套路的頂級玩家。

說到底,《大聖歸來》遊戲就是一家急於靠頂級IP變現的影視公司與一家只能代代工,在3A遊戲上署個名字的手游工作室合作,找來深諳買量營銷之道的發行公司共同造就的產物。

國內已經太久沒有大製作成本的非續作單機遊戲了。近年來爆火的單機遊戲《太吾繪卷》《中國式家長》,無一例外走的都是從默默無聞到UP主直播宣傳,再到玩家成為自來水宣傳的路徑。加上近年來手游買量造福神話的屢次複製,營銷的作用被無限誇大。

但《大聖歸來》的發行方似乎忽視了幾個問題。首先,隨著Steam用戶群體的擴大,單機遊戲玩家與主機遊戲玩家早就成了國內最挑剔的用戶群體。與手游用戶不同,他們對遊戲質量的要求更高,容忍度更低。當然,這無法怪到單機遊戲玩家身上,畢竟F2P遊戲從下載到付費有緩衝時間,下載遊戲后發現遊戲是垃圾可以立即卸載或者不付費;單機遊戲的買斷制決定了,購買遊戲后就需要承擔遊戲是垃圾的風險。

其次,《太吾繪卷》《中國式家長》獲得是UP主與玩家自發地轉發宣傳,這與拿了錢被動去做推廣是有本質區別的。在這次事件中,我們可以很清晰地看到,玩家們不再迷信媒體評分,不再迷信KOL與UP主,過去一段時間好用的營銷策略不再生效了。

遊戲史上不乏垃圾遊戲配上過度營銷,最終大敗的例子。著名的雅達利大崩潰便是最好的案例:在買下斯皮爾伯格執導的《E.T。》電影版權后,雅達利要求製作人霍華德史考特沃肖在5周內製作出《E.T。》遊戲,在進行了密集的廣告轟炸后,《E.T。》遊戲在1982年聖誕節當天發售了。

得益於售前宣傳,遊戲首周銷量便突破100萬套,然而,遊戲低劣的質量迎來玩家的抵制與口碑反轉,最終,雅達利準備的350萬套遊戲卡帶,只賣出了150萬套。後面的故事便是這款低質遊戲引發的美國遊戲行業大崩潰,不止雅達利倒閉,3年時間,整個美國遊戲行業產值縮水97%。

雅達利的結局並不會重現,但類似的故事發生,玩家口碑的反噬總會相似。

(來源:今天頭條)

從「國產遊戲之光」到如今的差評如潮,《大聖歸來》如何惹怒玩家

遊戲上線之後,打破了所有人的期待。

最近幾天,敖廠長的「人設」有些崩塌了。

這位知名UP主,在大多數人眼中,是個敢於披露廠商不良行徑,以及嚴厲吐槽「垃圾遊戲」的UP主;可沒想到,在其最新動態中,我們見到敖廠長因為「恰飯」給所有粉絲道歉。

在他知名的吐槽欄目「囧的呼喚」的最近一期中,敖廠長替剛剛上線國行PS4和Steam的《西遊記之大聖歸來》(以下簡稱大聖歸來)做了宣傳。

但是這次「恰飯」卻反噬了敖廠長,一些觀眾指出這款遊戲的質量遠不如敖廠長所說的那樣,於是對敖廠長的客觀性產生了質疑。

而敖廠長的視頻不但沒有起到宣傳作用,反而成為了大聖歸來口碑崩壞的導火索。在知乎上,大聖歸來的評分只有0.9,與之相關的討論也集中在大聖歸來為什麼會這麼糟糕上;而在Steam上,大聖歸來僅獲得25%的好評,為數不多的幾條高贊好評下戲謔地寫著「我是傻逼」。

2017年,當索尼和十月文化宣布將大聖歸來改編成主機遊戲的時候,相信很多的粉絲還是抱有期待的。畢竟這部電影在2015年刷新了當時的國產動畫電影票房記錄,成為了「國漫崛起」的象徵。

能夠看出,索尼在這款遊戲上投入了很多的資源,希望用這個家喻戶曉的IP來打開中國市場,不僅將其納入了「中國之星」計劃,還讓它經常在PS4港行的商店頁面刷存在感。

但遊戲上線之後卻同時打破了所有人的期待,這款得到了各方面資源支持的遊戲,是如何惹怒玩家的呢?

無法被接受的「敷衍」

很多「自來水」通過電影了解到遊戲的存在。但如今進入《大聖歸來》的Steam頁面,我發現這裡的評論區里怨聲載道。

截稿前,217篇針對該作的玩家測評中,超過7成給出怒氣滿滿的「不推薦」。你也會發現,置頂的幾條差評,合計取得了上萬人次的認同。而大家覺得自己受到了冒犯,很大程度上出於「玩了一款品質與宣傳嚴重不匹配的遊戲」。

關於《大聖歸來》的特色內容,廠商在顯要位置如此描述道:「豐富精細的場景搭建,驚險刺激的冒險旅程,快節奏的武打設計,更有酣暢淋漓的BOSS大戰!」

玩家們對此不敢苟同。實際體驗下來後,B站UP主Mr Quin吐槽場景貼圖是粘貼複製的,有些過場動圖效果如PPT;@早睡健康長壽 則說遊戲解謎部分重複弱智;@老戴在此 表示這是它見過的招式組合最少的動作遊戲。

至於所謂酣暢淋漓的Boss戰,很多玩家在「鎖30幀」和「重複的Boss Rush」的遊戲機制下,都表示沒有體會出來。而遊戲前期暴露出的糟糕優化與內容匱乏,讓缺乏耐心的玩家實在沒辦法繼續堅持。

關於糟糕的遊戲優化,為人詬病最多的一點,在於它頻繁的「過場加載」。一名玩家在社區里分享了兩張遊戲動圖,圖片配文就兩個字「敷衍」。作者沒有對其評價給出更多解釋,不過回覆中無不針對「下個梯子都得讀條」的情況,進行了冷嘲熱諷。

關於遊戲內容的匱乏,其中最典型的一點,就是怪物設計量少,以及模型的重複使用。UP主早睡健康長壽在其視頻中批評道:「策劃是葫蘆娃嗎?小兵、精英怪、Boss換個顏色就是新怪物。我事後數了一數,遊戲就五種小怪、一個精英怪和四個Boss,然後來來回回打了7個小時,平均每個Boss至少打了4遍。」

實際上,遊戲中的一個惡性Bug,導致@早睡健康長壽 重複打了3遍最終Boss。據UP主表示,在《大聖歸來》操控人物進行戰鬥時,如果被敵人擊中,便有幾率觸發「人物消失」的Bug。主角無法召回,玩家只得重開遊戲,這一切很是破壞遊戲體驗。

甭管《大聖歸來》的動畫如何成功,當它作為遊戲呈現在玩家面前時,不合預期的品質所能引來的,就只有人們的憤怒和吐槽了。

把玩家期待值管理搞砸了

在Steam上,定價過高時常會惹上非議。這回的《大聖歸來》,沒少因為這點而遭到集火。

來看看遊戲的定價:PC版售價是199元,主機版定價更高一些,是249元。如果想要拿下豪華版,所需要的百元鈔票則不少於3張——在很多人眼中,這完全是「3A大作」的價位區間。

但是很遺憾,沒有多少人覺得,遊戲的品質及內容足夠撐起它的「3A級定價」——即便有所謂國產動畫IP的加持。就拿Mr.Quin的評論來說,他覺得「成品的效果卻還不如現代二三流且還處於早期搶先體驗階段的獨立遊戲,實在是令人感嘆。」

這應該算是比較溫和的吐槽,言辭更為激烈的,就差指著鼻子罵對方是「圈錢大作」。當然,還有一些「理性派」,則將《空洞騎士》《星露穀物語》等口碑獨立作品排列出來,通過橫向對比,論證《大聖歸來》在定價上的非理性。

因此,有人提出了一種緩解口碑崩塌的可能,即降低售價,比如說低於一百元,就不會有一邊倒的差評。我看到的理由普遍比較尖銳:「你不能一上來就要求大家拿幾百錢來恰屎啊」;「獨立遊戲的品質就不該做3A遊戲的夢」;「低於30元保准不落罵名還能得到鼓勵」。

不管怎麼說,這份199元+的定價,在無形之中都拉高了玩家的預期。而這場幻夢的開端,的確就在於開發商Hold不住玩家的期待值,導致遊戲的現實品質與理想狀態出現了斷崖式落差。

很簡單的道理,捧得越高,摔得越慘。如果沒有過去兩年的大力宣傳,人們對於該作的認知,恐怕也到不了所謂「國產之光」的高度;如果沒有敖廠長這等級別UP主去給遊戲造勢,恐怕也不會形成樹倒眾人推的連鎖影響。

把IP時常掛在嘴上的人,當真不可忽視了玩家期待值管理的重要性吶。

或許被辜負的信任

對於《大聖歸來》,最嚴厲的批評在於四個字——「換皮遊戲」。

這幾個字,無關國創理想;在不少人看來,它更多的是裹挾了商業資本的滲透。而人們用這幾個字批判《大聖歸來》時,也相當於痛打了版權方十月文化的臉。

遊戲發售前,版權方可以說是把話都說滿了。就在最近,十月文化的副總裁王雙上了《機核》的電台節目,而在訪談過程中,他曾提到換皮遊戲對IP粉絲的情感傷害。而當話題轉到遊戲的開發過程時,他更是表示,十月文化作為監修方,是如何與索尼以及開發團隊HEXA DRIVE就品質方面達成共識。

「我們作為動畫公司,會更關注遊戲的世界觀,遊戲的劇情,但他們(研發小組)更多會關注遊戲的可玩性。」王雙在訪談中表示,「從《大聖歸來》的動作性上來講,我還是挺滿意的,它確實打出了不是傳統的意義上的『孫悟空』。」

就沖這些話,不少人會選擇在第一時間掏錢支持遊戲。而那些因為喜歡電影的粉絲,或許會更毫無保留地對十月文化予以信任。但是當這些人發現自己的感情蒙受欺騙時,就像有些人說的,他們可憐到該罵誰都不知道。

辜負玩家信任,或許是廠商最不該觸碰的高壓線。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4 | 2021/05 | 06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