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0日:國際特赦組織指責港警虐行

香港警察虐待示威者早已並非新聞,對於國際特赦組織的指控警方當然是反唇相稽;921的「清潔香港」運動未聞樓梯響,已有學校宣佈取消運動會或賣旗活動,會否出現新一輪暴力衝突,實在令人擔憂。本來一向不會轉貼有關大紀元的東西的,不過下面的影片實在令人感到痛快非常,所以轉過來了XD

(來源:星島日報)

「岳」衣男親筆信澄清無籌款需要 勉勵港人「繼續加油」

修例風波仍持續,周日(15日)遊行後北角發生衝突事件,一名身穿印有「岳」字灰色上衣的男子,「以一抵三」涉以伸縮棍襲警,在警察手中救走3名示威者,警方其後用警棍及胡椒噴霧制服他。男子被控襲警及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早前被押解法院應訊。

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今日在個人facebook發帖文,上載一張「岳」衣男的親筆信,信中提到網上有人以他名義發起籌款,他澄清並無籌款需要。若再有人以其名義進行籌款,他將保留法律追究權利。

最後,他表示會再向大家報告消息,又感謝大家的關心,並為港人打氣,「香港人繼續加油」。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8.24觀塘遊行遭警濫捕指非法集結 劉頴匡「踢保」成功

上月24日觀塘遊行期間,個別示威者與警方爆發衝突,亦有智慧燈柱被鋸斷。遊行發起人劉頴匡宣佈遊行結束後,他與糾察合共17人,在九龍麵粉廠對開,被指涉非法集結被捕。劉頴匡與部份被捕者,今午(20日)再到觀塘警署報到。劉在報到前表明,向警方正式提出「踢保」,要求警方即時停止濫捕不反對通知書申請人。下午2時,劉穎匡及另外兩名被捕人士成功「踢保」,獲無條件釋放。

劉頴匡強調,當日原意是舉行和平集會讓觀塘居民參與,當日亦有大批參與者按原路線,和平理性完成活動。當日發生的衝突,可能不在遊行路線發生,亦可能在遊行群眾以外範圍發生,「冇理由可以將責任推向遊行申請人身上,如果咁都入我數,我諗以後冇人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架啦,會好似何君堯咁講,個機制都已經冇用。」

另一遊行發起人兼糾察馮德森則指,當日被捕人士被控不同的非法集結罪名,但他們17名發起人及糾察,當時已宣佈遊行結束,正按遊行路線離開,當時亦未超出不反對通知書批准的時間,質疑警方的拘捕無理。他指,因怕會遭警方留難,故暫時未有踢保打算。

另外,劉頴匡早前的選舉呈請得直,法庭已裁定新東立會補選不合法。他就裁決結果曾諮詢法律意見,已決定不會提出上訴。他指,雖然尊重范國威及律政司有申請上訴權利,但他呼籲泛民議員不應單純為保住議席而提出上訴,上訴必須針對政治制度如何不堪,為反DQ、捍衞民主方向而做。

(來源:明報)

陳恒鑌橫額《文匯》報架被毁 兩被告保釋下月再審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恒鑌掛在葵涌的橫額,以及《文匯報》放在葵涌一大廈報紙架早前分別被損毁,兩名男子今(20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各控以一項刑事損毁,暫毋須答辯,獲准保釋候審。損毁報紙架一案押後至10月25日再訊,讓辯方索取文件和法律意見,被告保釋期間不得接觸證人。損毁議員橫額一案押後至10月4日,予控方考慮是否以簽保守行為處理。

涉損毁報紙架的被告蘇錦強(47歲)報稱為藥劑師,他被控一項刑事損毀,控罪指出,他於2019年7月3日在葵涌荔崗街一大廈地下的電梯大堂,損毁屬於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的一個報紙架。

據悉,被告為該大廈住客,有關報紙架為放置《文匯報》的硬卡紙架,涉案報紙架上半部分被屈至彎曲,過程被閉路電視拍攝到。保安員目睹並報警,被告事後被捕。

另外,涉損毁橫額的被告朱健朗(23歲)報稱為香港專業教育學院學生,他被控一項刑事損毁,控罪指出,他於2019年6月28日於葵涌宜和樓外行人路欄杆上,損毁兩張屬於民建聯的橫額。據悉,有關橫額被𠝹破,橫額屬立法會議員陳恒鑌。事發過程被閉路電視拍攝到,事後有人報警,警方遂拘捕被告。

控方表示,沒有迹象顯示兩案與反修例事件有關。

(來源:HKET)

葉劉淑儀指到美國出席聽證會年輕人非民選 稱自己願赴美作證

反修例風波持續逾百日,備受國際社會關注,美國國會下周將討論《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草案。身兼行會成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今早(20日)出席美國商會活動後稱,日前出席美國聽證會的年輕人並非民選,不代表其他香港人,又指其發言有誤導性,令一些美國國會議員以為港人的人權及自由受損,稱如美國國會邀請她,她願意去作證。

葉劉淑儀希望,美國國會議員多聽不同聲音,深入及中肯了解香港真實情況,又指法案的其他內容尚包括要求2020年普選及對基本法23條立法設下條件,惟此屬特區內部事務,她認為美國國會議員不應干預本港事務。

另外,特首林鄭月娥及部分官員下周四(26日)將在伊利沙伯體育館出席首場「社區對話」,葉劉淑儀認為,會面形式不用太拘束,可放寬對出席者攜帶物品的要求,或可讓參加的市民舉標語表達意見,又建議林鄭月娥應多跟不同背景的年輕人對話。

(來源:東網)

官媒轟林行止被心魔奴役 為賦新詞顛倒黑白

香港反修例風波愈演愈烈。香港《信報》始創人林行止近日接連發文評論事件後,內地官媒發表評論炮轟,指林行止不惜折損斯文,竭力為暴力行為解畫,為歪理邪說正名,實是「貽笑世人」。文章又指,林行止獲封「香江第一健筆」,卻未有在文中講出邏輯、事實,體現正義、擔當,令人感到唏噓、嗟嘆。

官媒評論指出,林行止在香港風雨飄搖之際,發表「摧毀公物促進增長」、「暴力破壞有助GDP增長」等強詞奪理的言論,「心水清」的市民均知其動機何在;惟林面對社會批評竟「厚己非人」,以自己享有「言論自由」,表明不接受言論受「監察」,以主觀上的惡意揣測,否定別人說話的正當性,是不講道理的;如果以為堵上別人的嘴就能說明自己一貫正確,倒不如堵上自己的耳朵,活在筆鋒所至無往而不利的幻想世界中。

評論又指,林行止明知香港亂夠了,明知暴力衝擊違法,還一味鼓噪抬轎,「坐在冷氣房裏指點江山」,批評他應該好好想想甚麼才是「以正視聽」,文人應有的擔當。

評論批評,林行止筆力雄健卻被心魔奴役,為賦新詞不惜顛倒黑白,愈來愈讓人失望;直斥他不應當褻瀆自己的言論自由,再發那些煽風點火的文章。評論呼籲,林行止「善用手中的筆,站到公義的一邊,表現出真愛香港的一面」,撥正是非觀,傳播正能量,為時局作出真正的建樹。

(來源:立場新聞)

官媒批林行止、李嘉誠 因二人言論刺痛了官方

早前林行止先生寫過一篇文章,反駁那種把香港經濟下行歸罪於反送中運動的謬論,即時遭大陸官媒開火批判。大陸官媒批了李嘉誠,又批林行止,因為他們兩位在香港人心目中享有極高聲望,他們的言論有獨立性,又有代表性,更有批判性。

表面看,是官媒給足面子,究其實,是他們二位的言論刺痛了官方。

正如林行止分析,香港經濟下行主要是大環境造成,這是平情而論,有多少說多少。如果百萬香港市民搞幾次遊行,數千勇武派被警察當街暴打,就能拖垮香港經濟,那香港經濟也太「不濟」了。

日本經濟低迷了二十多年,日本長時間以來社會都很安定,足證經濟起伏自有其規律。以中國為例,上世紀六十年代餓死四千萬人,社會穩定得不得了,連示威遊行都沒聽說過。最近中國經濟也在下行,中國社會一如既往寂然無聲,中國人也只是乖乖的準備勒起肚皮過緊日子而已。

經濟發展由盛而衰,由衰而盛,正如一個國家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都是社會自我調整的過程而已。香港經濟如果下行,那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無奈之事,否則,如明天抗爭青年都回家去,莫非香港經濟就能起飛?

把香港經濟下行歸咎於市民的和平抗爭,是最方便又最居心叵測的手法,一則使自己站在道德高地,二則可分化市民。林行止先生無非是以自己多年分析財經的經驗,替抗爭市民說一句公道話而已,香港人自有理性作自己的判斷,用不著官媒老遠來指點我們。

即使把香港經濟下行歸咎於社會動亂,也要先找到動亂的根源,分清楚責任誰屬。官媒不去找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政治與社會根源,倒先替反送中運動扣上破壞香港經濟的罪名,這只證明他們先入為主,企圖轉移社會視線。

反送中運動從何而來,論根源有遠有近。遠因是回歸以來中國政府對香港人原有生活方式的侵犯,對基本法條文的背離,近因就是林鄭為逢迎上意「好打得」的送中法案。

香港人若沒有二十多年來親身感受的自由法治等方面的侵擾,不會積壓了如許的怨氣。佔中運動以來,梁鄭兩任特首,以為勝券在握,大石砸死蟹,多方下手,香港早已民怨沸騰,有地火在暗中集結運行,反送中運動只是遍地熔岩找到一個火山口噴發而已。

林鄭的送中法案,其目的根本不是為香港人謀福祉,而是向中國政府獻媚爭寵,香港人豈會笨到麻木不仁,任由她上下其手?抗議之初,市民和平表達,林鄭卻一意孤行,暴力鎮壓,等到二百萬人上街,發覺大事不妙,這才勉強「壽終正寢」,卻仍死硬不肯撤回。

當初要是誠懇一點,接受市民「撤回」的要求,怎麼會有一百天的抗爭對峙?更不會有後來矛盾激化﹑衝突升級的惡果,直至今日,林鄭仍指望藉黑警暴力來鎮壓市民的反抗,毫無誠意平息社會爭端。說到底,冤有頭債有主,就算社會抗爭運動真的導致經濟下行,這筆帳也只能算在林鄭頭上。林鄭始作俑是因,香港人的抗爭是果,沒有因,何來果?不追究因,倒嫁禍於果?因果不分,邏輯不通,還理直氣壯,這是官媒向來的作風。

官媒倒果為因,是他們慣用的手法,就是把水攪混,顛倒是非,迷惑一部份糊涂人而已。

其實,上面說的也都是常識,正常的人,憑常識就能明辨是非。生活有生活的邏輯,文字有文字的邏輯,在邏輯的基礎上才能理性討論問題。官媒論述能力如此之低,中國之大,竟找不到更厲害的寫手了嗎?

(來源:東網)

教局放生仇警教師 20人校外抗議

嘉諾撒聖心書院教師賴得鐘,早前在社交平台上載寫有仇警字句的圖片引發爭議,其後他就事件致歉,並辭去考評局通識科委員會主席,及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外務副主席一職。教育局就其教師專業操守個案調查後證實成立,向其發出譴責信。但教育局指賴得鐘因早前已就事件致歉,且一向在教學工作上表現良好,得以保留教席,但警告他如再次作出失德行為,可考慮按《教育條例》取消其教師註冊。

今日(20日)約4時,約20名反港獨大聯盟成員,在嘉諾撒聖心書院外拉橫額抗議教育局放生賴得鐘,橫額寫上「褫奪辱警教師教籍,教育局須責無旁貸」字句,各人在場叫口號,逗留約20分鐘後和平散去。期間,學校老師及學生亦有觀察現場情況。

參與抗議活動的張女士表示,身為高尚學校的老師,竟然教導學生仇視警察,甚至攻擊警察,是非常不對兼失德,有違教育界專業操守。作為老師不應該有仇警言論,否則日後不單對學生的言論有影響,可能連行為也會有影響。

張女士又指,她作為一名普通市民,亦做過家長,校園內有惡劣言論的老師,將會破壞整個教育體系。因為學生在學校是學習,學生極受教師影響,她對此感到憂慮,希望教育局聆聽市民的聲音修改政策,是否容許老師隨意發表言論而毋須負上責任。

(來源:星島日報)

疑似譚詠麟遭餐廳老闆趕走 店員:以後都唔做佢生意

反修例風波持續至今仍未平息,期間不少商鋪紛紛表態,有網民就稱疑似歌手譚詠麟欲光顧一間頗有名氣的餐廳,惟遭老闆娘及店員請離開。

網民發文稱,排隊時突然有食客起鬨,一同高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示威口號,其他食客都未能專心吃飯。當他進店時,店員告知他,疑似歌手譚詠麟欲買外賣,更直接找老闆娘落單,但對方指已滿座,「唔做佢生意」。

店員更稱「唔做冇良心的人生意」、「佢係熟客都係咁話,以後都唔做佢生意」。

網民又向其他人推薦該餐廳,指餐廳的咖喱豬扒飯非常好吃,呼籲其他人前來光顧。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譚詠麟食飯被拒入座 事頭婆:做唔到嘞,對唔住!

譚詠麟(阿倫)今年6月尾因為出席撐警活動而激嬲歌迷,被歌迷鬧爆離棄。而今日就有網民在facebook留言,指阿倫今日到灣仔一間餐廳食午飯,但最後被良心食肆趕走。

網民留言表示:「剛剛係(喺)灣仔新景園食飯,排咗25分鐘入座,坐低後叫埋嘢食見到個帶住cap帽,太陽眼鏡嘅譚X麟直入舖內搵事頭婆,唔洗兩秒就走番出門口,原來係事頭婆話冇位,唔做佢生意,之後伙記哥哥大大聲講以後咪X再嚟,全場鼓掌後例牌玩下接龍。」差不多時間,另外有人開post講到此事:「原來係頭先有個成日自稱25歲姓譚嘅Cap帽啊伯走入嚟話想買外賣,然後俾店員請佢走,話唔做冇良心的人生意。」

《蘋果》記者今日下午到新景園去Fact Check(FC),餐廳正落場休息,記者問職員阿倫今日是否曾光顧?一位不願上鏡的伙記表示不清楚,指負責人不在場。而另一位同樣不願上鏡的伙記就表示阿倫今日確曾出現,並說:「佢係嚟過,但就唔係你講到咁樣,間舖你都見啦,豆腐膶咁細,出邊又排晒隊,佢入嚟話想食嘢,咁我咪叫佢排隊囉,好合情合理啫,係咪先!我叫佢排隊,跟住佢望一望,見到咁多人,出番去,就係咁簡單,成件事就係咁。」

對於網傳伙記鬧阿倫及食客拍掌,問有沒有此事,伙記否認:「冇啲咁嘅事,冇啲咁嘅事。」換言之不是因為政見不同而趕走阿倫?伙記說:「唔係,我冇理由因為一個客人而趕走一枱客畀佢食㗎嘛,係咪先,咁食嘢梗係要排隊㗎啦,好合理啫,記住呀,真係同黃藍冇關係㗎,唔好亂寫呀!」那麼阿倫是否該店熟客?伙記說:「好多年前佢係耐唔耐嚟食,但近年都少咗,佢都唔算熟客嘅。」

至今晚食肆方面主動聯絡本報澄清:「今日阿倫嚟到拍一拍事頭婆話『兩位』,但事頭婆話:『做唔到嘞,對唔住。』就係咁,而唔係同佢講要排隊,至於其他就大家意會喇。」

(來源:星島日報)

灣仔銅鑼灣商鋪遭重創

困擾全港的大型遊行示威沒完沒了,加上中美貿易戰陰霾,令表現疲弱的零售業雪上加霜,旺區街鋪空置率急升,零售市場暗淡,飽受遊行示威事件蹂躪的灣仔及銅鑼灣成重災區,經歷六月至八月慘況後,飲食及零售業生意大受打擊,在連鎖效應下,區內鋪位最受衝擊,就算減租三成至四成仍「冇人租」。業內人士指出,該兩區租市自八月起急促惡化,在遊行示威每周變得「恒常化」後,一眾租客往往感「看不到未來」,將令未來吉鋪數目將明顯增加,租金亦將再試低位,最差情況料再跌三成。

近期遊行示威活動愈演愈烈,不少市民亦減少外出,旅客同樣避開來港,再加上中美貿易戰等因素夾擊,零售及飲食業當災,主打遊客生意的銅鑼灣及灣仔區,一向高企的租金,關鍵在於假日賺取的高消費額,自六月中起,示威活動正正重擊假期的消費,蕭條景象令鋪市承受巨大壓力,不少鋪位租客自政治事件發酵後,在七月期間尚極力「頂住」,但踏入八月後,市況進一步惡化,令減租壓力劇增,紛紛減租三至四成,但仍然乏人問津,租市承接力冰封。而兩區空置率亦大幅上升。

科達地產主席湯君明表示,現時食肆生意之差,幾乎前所未見,他近期中午到灣仔福臨門(富豪飯堂),試過只見五至六台客,反而中午回到淺水灣屋企,發現樓下的必勝客,堂食客雖然少,但店門外的十一部電單車齊齊起動送賣,這是前所未見的景象。他表示,灣仔及銅鑼灣零售生意亦是前所未有的差,鋪位冇人吼是當然的,今次屬人為的因素。

有代理透露,區內不乏大幅減租個案,銅鑼灣謝斐道五二七至五三九號地下單號鋪,面積約一千八百五十五方呎,現址交吉,月租由八十五萬減至六十五萬,仍未租出。灣仔駱克道二八〇號地下,亦是交吉,月租由二十五萬元減至十六萬元,減幅近四成,亦未尋得租客。

利嘉閣(工商鋪)商鋪、商業及投資部高級營業董事鄭得明表示,銅鑼灣及灣仔聚集遊客,當遊客不到,生意大減,鋪位即使減租三成至四成,都難於出租,「租客開業做不了生意,未知守到何時,寧可先觀望,等情況有改善才出手」。

他又說,像銅鑼灣波斯富街六十五號鋪,交吉多時,目前一直以短約出租,早前由月餅店以每月十萬元進駐,但都是做節令生意,仍難以尋得長租客。

美聯工商鋪行政總裁黃漢成指出,近月示威人士衝擊機場令遊客窒步,進一步打擊核心區零售業,準租客睇鋪及還價意欲低,現時由於問題牽涉人為因素,情況複雜,還要差過沙士期間,當年只要有「解藥」,情況立時改善,現時不知何時了,整體飲食業、化妝品及藥房業受重創,生意額普遍大跌五至六成,現時續租及新租議價空間大,個別逾三成至四成,惟商人暫緩開店及擴張,令地鋪租賃大減。他預料,下半年鋪租料繼續下跌,最差情況或明年底前跌三成。

不但現時睇鋪租鋪的人少,就連經營中商戶都有不少求頂租,有代理指出,九月份至今接獲逾二十宗新增的頂租放盤個案,遠較平時每月僅二至三宗為多,高出近十倍,頂租食肆,由小店至大型酒樓都有,部分以賤價頂讓。

據了解,銅鑼灣及灣仔新增的三宗頂租個案包括,灣仔駱克道單號數一家大型酒樓,面積約八千八百五十方呎,目前月租四十三萬,租約至二〇二一年五月,現正在放頂租;禮頓道一百二十多號一家餐廳,租客投放百萬裝修,現時僅索價約十五萬元頂讓,該鋪位月租約六萬多元。

(來源:東網)

政府救市冇影 旺區商場現吉舖潮

反修例風波打殘零售業,多區商場湧現吉舖潮。銅鑼灣有商場近月出現最少半成吉舖,租戶狂呻整天未有生意成交,需貼錢入貨及交租;葵涌有租戶嗟嘆,人流大跌70%,情況持續或考慮結業;旺角亦有商場現逾10間吉舖,租戶苦喊生意較以往稍遜。政府早前公布多項措施支援中小企,惟業界質疑有關措施成效,有零售業協會呼籲業主減租半年,立法會議員則建議政府加強本地零售市場。

「生意差過沙士。」銅鑼灣東角Laforet兩層共有約140個舖位,現時至少7個冇商戶承租,亦有部分舖位被用作臨時店舖擺放宣傳品,另外約20個商戶於櫥窗貼上「要求減租」等字條。店主李小姐指,經營藥妝店逾8年,主要客源為內地及海外遊客,直言因近期示威活動,導致其生意大跌,「試過全日都冇開過單,一般都係做得幾百蚊生意。」她續指,2017年業主曾將租金由約8萬港元減至3萬港元,惟近月生意額僅5萬港元,扣除入貨成本,需貼錢才可勉強維持經營。近月才續租兩年的她質疑,政府公布的中小企支援措施用途不大,「只係幫到大企業,落唔到小企業手中」,期望業主可減免租金。

平日人頭湧湧的葵涌廣場人流亦明顯減少,三樓有逾10間吉舖貼有招租廣告。同層賣女裝服飾的韋小姐直指,近月生意跌逾50%,扣除3萬多港元租金,連工資亦難以支付,「除咗星期六、日,連之後嘅星期一都會好靜,可能影響咗市民嘅購物心情。」經營服裝店10多年的她指,情況可謂前所未見,廣場人流大減70%,部分商戶因此關門,若情況持續,或會考慮結業。對於早前有協會呼籲業主減租,她表示贊成,「之前沙士有減租1年,但今次業主到依家都冇講過。」

主打年輕人市場的旺角新之城,2樓及3樓至少有11間吉舖,閘外列有租務熱線。在場內經營精品店的鄭小姐指,開業1年多,近月商場人流略為減少,稍為影響生意,惟未曾聽聞政府向中小企提供支援措施。

中原(工商舖)董事總經理潘志明指,近兩個月港島區銅鑼灣軒尼詩道、波斯富街、灣仔以至上環,九龍區太子、旺角、尖沙咀彌敦道沿途,及新界零星地區如沙田、元朗等熱門示威區的舖位租務市場較受影響。零售舖一般於周末生意較旺,惟遇上近期示威活動,加上旅遊業不景,消費力弱,打擊更大。他又指,現時吉舖開始湧現,不少租客期望業主減租,幅度由30%至60%不等,陸續有業主願意短期減租,「寧願留番租客,好過丟空。」他補充,不少租約起租日期為10至11月,屆時或有更多租戶不續租,又難有新租客頂上,預料未來3個月舖位空置率更高。

香港零售管理協會主席謝邱安儀指,今年上半年受中美貿易戰影響,本港零售市道持續低迷,至6月負增長情況更明顯,7月零售業總銷貨值按年下跌11.4%,預料9月市道更淡靜。其中,高價貨品如珠寶、鐘錶等零售額跌幅較大,約40%至60%,位於旅遊區的服裝店、藥妝店等商戶亦錄得近50%跌幅,至於部分類別如超級市場仍有升幅,她估計因市民減少外出用餐,故帶動有關表現。

對於政府推出的支援措施,謝表示歡迎,惟零售業需各方協力渡過難關。因此該協會早前呼籲商舖業主減租50%,為期半年,然而反應一般,只有個別業主表示體諒,大部分大業主未有回應,她明言焦急,「呢3個月(商戶)捱得好辛苦,中小企特別難捱,現金流交唔起租,虧損無可避免。」

十一假期雖為黃金檔期,惟立法會議員邵家輝指,旅客數字下跌對零售業造成嚴重打擊,預料9月及10月情況不樂觀。
葵涌廣場發言人表示,客戶服務中心作為物業管理人,負責葵涌廣場公共地方之日常營運及管理,由於上址商舖由不同業主持有,故有關的實際租務狀況,需要直接與各商舖業主作進一步了解。東網亦向銅鑼灣東角Laforet及旺角新之城查詢,惟至截稿前未有回覆。

(來源:HKET)

太古廣場與租戶共渡時艱 大部份租戶將獲減租

本港零售消費市道持續疲弱,7月本地零售業總銷貨價值較去年同期大挫11.4%;當中珠寶鐘錶跌幅最為嚴重,按年跌24.4%。為與租戶共渡時艱,太古地產旗下太古廣場決定為部分租戶提供暫時性租金調整。

太古廣場發言人指:

「具體安排因應個別租戶的業務狀況而有所不同。而商場大部分租戶均會獲暫時性租金調整。」

除私營商場減租,香港房屋委員會昨日(19日)亦通過,向轄下零售和工廠大廈單位租戶提供50%租金減免。減免由10月1日起實施,為期6個月,與政府為轄下非住宅租戶提供的租金減免措施同期執行,料有關措施會令房委會減少3.3億元租金收入。(詳情按此)

香港房屋協會昨日亦公布,向轄下約400個商戶提供50%租金減免,由今年10月起至明年3月、共為期半年,料措施會令房協減少約7600萬元租金收入。

(來源:明報)

伊館社區對話名額150 禁防具 下周四舉行 民主派:列約章反映無胸襟

特首林鄭月娥早前稱要建構對話平台,政府昨日宣布首場「社區對話」下周四(26日)晚在灣仔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行,林太和部分主要官員將出席,名額150個,昨起接受報名,若超額會抽籤。參加者須遵守「場地約章」,雨傘、頭盔、防毒面具、橫額等不得攜帶。民主派批評,如政府不回應示威者訴求,對話是無用;規則反映政府無胸襟接受異見。連登討論區有網民提出杯葛、包圍場地,有人建議入去「唱歌、叫口號,然後離場」。

報名周一截止 連登商杯葛包圍

政府表示,「社區對話」是一個公開對話平台,目的是走入社區,邀請社會各階層人士向政府表達意見,以探討現時社會不滿及尋求解決方法。市民可在網上或各區民政諮詢中心交表報名,下周一中午截止,人數超額會電腦抽籤,中籤市民下周二或之前會收到通知。報名時,市民要填上姓名、身分證號碼頭4字、電話及電郵。

網上登記的須知提到,中籤者必須遵守場地約章(見表),進場要經保安檢查,主辦方可逐不遵守約章者離場。連登討論區有網民批評,林太前日與區議員的對話會,每人僅得3分鐘發言,政府一方不會即場回應,又認為抽籤「抽極全部都係『藍』」。有網民稱示威者的「五大訴求」已很清楚,無討論空間,呼籲杯葛;有人建議「兵分兩路」:報名在場內「鬧爆」和在外面「表達」;有人號召「包圍」。

消息: 特首官員無法入場會取消

政府消息表示,已有兩手準備,若因場外情况令特首和官員不能入場,會取消活動,但強調政府很想活動如期舉行,甚至預計了對話時間比兩小時更長,務求令更多參加者可以發言,推動市民更積極參加未來的社區對話,官員亦預了做「沙包」讓市民發泄。消息稱,對話安排與前晚區議員的對話會相若,以抽籤形式抽出參加者發言,中籤者每人可發言數分鐘。

消息又稱,政府預期類似對話會做一段時間,第一輪會較密,做4、5場社區對話,特首在首輪會多親自落場,但仍要視乎下周情况,之後對話會多由主要官員出席。

區諾軒:如不回應訴求是做戲
林正財:理性溝通可改變政策

立法會議員區諾軒稱,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已表明政府不會接納更多訴求,認為如政府不會回應五大訴求,對話「是一場戲」。他並說「場地約章」的規定無誠意,「唔畀人帶任何裝備、橫額,但唔能夠唔畀人帶把口」,稱若市民在場內唱《願榮光歸香港》,政府都控制不到,認為領導者面對異見應有胸襟,即使被掟也好。他說相信有支持民主的人會參加,這是各人的自由。

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說,伊館附近少民居,並不是大家所理解的「走入社區」;若政府接受不到參加者帶裝備、橫額的畫面,不如不要辦對話。他認為,若根據前晚與區議員「對話會」的安排,是單向的對話,沒有實際用途。

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期望社區對話會可讓特首和主要官員,與市民展開有意義的對話。被問到對話會能否改變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立場,他說相信政府聽到聲音,稱理性溝通可以改變到政策,特首有心理準備可能會面對示威。

(來源:明報)

林鄭邀對話 3/4區議員不出席 有建制派促全面調查 有泛民批對話閉門造車

特首林鄭月娥和部分官員昨晚在政府總部舉辦兩小時「對話會」,原邀請18區區議會全體458名議員,最終僅98人出席,不足整體四分之一。會上有38名議員發言,有建制派亦批評政府處理反修例風波的手法,要求政府全面調查事件,將事實還原;泛民區議員則批評林太拒絕設獨立調查委員會。泛民和建制派都有議員邀請林太落區直接與市民對話。

抽籤發言3分鐘 38人泛民佔5

政府上周邀請區議員出席兩小時「對話會」,除民主黨、公民黨等杯葛,新民黨及民建聯都有議員質疑對話會無成效。對話會以抽籤形式安排議員發言,每人可發言3分鐘,38名發言議員中5人為泛民,包括沙田區政的丘文俊、丁仕元等。

灣仔區議員伍婉婷發言稱,居民不滿政府處理整件事的態度,她一直支持政府,希望政府能有公務員服務市民、追求事實的心,大部分市民亦向她說希望「有事實的還原」,「示威者、警方,或傳媒被不公平對待」,希望政府能用不同方法全面調查,還市民公道。西貢區議員方國珊提出,希望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建制促訂「蒙面法」拆「連儂牆」

灣仔區議員黃宏泰和經民聯九龍城區議員梁美芬都稱要求訂立「蒙面法」,後者建議政府參考英國大騷亂的處理方法,稱英國亦非只調查警察,而是從制度、政策去看;民建聯東區區議員龔栢祥問政府為何不清拆各區「連儂牆」,「希望政府強硬啲,支持你嚴正執法」。民建聯深水埗區議員劉佩玉促政府派錢紓解民怨。

沙田區政丘文俊發言時批評政府連直播對話會也不做,是「閉門造車」和離地。他說「五大訴求」已很清楚,但政府錯過最好時機回應。他向林太稱,必須追究警暴和濫權問題,否則不能解決事件。

沙田區政邀直接落區與民對話

沙田區政丁仕元批評林太在兩次百萬人上街後拒絕撤回修例,質問她會否向市民道歉,社會嚴重撕裂的責任是否在她身上。他說獨立調查委員會是社會「最大公因數」,但林太卻拒接受,呼籲她不要怕市民,邀她到沙田落區直接與市民對話。

沒逐一回應 林鄭:非常重視地方伙伴

林太在開場發言時先就對話會通知及安排倉卒致歉,她沒逐一回應議員發言。她總結時重申,政府非常重視區議員作為地方行政伙伴,保證未來兩年會持續落區,將民意反映在政策上。

她特別回應數名沙田區議員的發言,強調一國兩制仍是保持香港繁榮穩定最重要的原則,法治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特區政府無論處理今日及往後的問題,都會堅守這些原則。

民主派沙田區議員趙柱幫會後批評林太沒回應民間其餘四大訴求,只是想用利民紓困措施,企圖粉飾太平。

(來源:明報)

民間記者會質疑對話會是拖延手段

特首林鄭月娥首場「社區對話」下周四晚在灣仔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行,由網民組成的「民間記者會」今日(20日)質疑,對話會只是政府拖延時間手段,發言人稱社會「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民意清晰,惟政府不願落實,「既然政府已自定前設,對話根本毫無意義」。

被問到會否報名參加對話會,「民間記者會」發言人說「以個人而言不會參加」,他質疑政府經報名收集市民個人資料,「不知政府想如何篩選與會者,或是否會用資料作其他用途」, 但無回應是否會在對話會當日發起圍堵行動。

「民間記者會」今午舉行第13次記者會,發言人表示,上周日(15日)「北角福建幫」涉襲擊市民的事件,警察沒有公平執法,更涉嫌加放生施襲者。發言人稱,市民經過多次生命受到威脅後,意識到必須自救,「民兼警職」保護自己和身邊的人,他說香港人本着「不主動出手」和「不傷及無辜」的原則自衛,絕對不是「私了」,而是「以武抗黑」、合理自衛。

警方及港府多次發稿批評示威者擲燃燒彈屬不能接受的暴力行為,被問到擲彈是否仍屬自衛,發言人沒正面回應,只稱「我們要問的是,警方一直點樣對待民眾」。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明日發起18區香港清潔日,到各區「連儂牆」清潔,「民間記者會」强調「連儂牆」是市民和平發聲途徑,「大家會撕一貼百」,相信市民會避免與相關人等衝突,但如衝突無可避免則會自衛。

(來源:東網)

民間記者會斥警方未有執法 示威者被迫向施襲者還手

網民今(20日)發起第13次民間記者會,以「法治淪喪,人民自衞」為主題,指7月21日元朗白衣人、8月5日荃灣藍衣人及9月15日北角福建幫襲擊事件,示威者初時以忍讓、勸喻及報警手段處理,惟警方不但未有執法,反而拘捕被打示威者,令對方襲擊變本加厲,示威者只好還手,強調並非暴力及「私了」,而是自衞。

在炮台山上學的鍾同學指,由於福建幫襲擊地點是其上下課必經之路,每次經過都提心吊膽,又稱9月15日有同學完成課外活動回家時險被打,更有感報警無用:「隨時原告變被告」,稱由於警察無盡保護市民責任,故支持市民自保反抗。

有化名「習武者」的示威者表示,9月15日當日目擊福建幫襲擊市民及示威者,惟5至10米距離外的警方無動於衷,甚至只拘捕示威者。

記者會又播出一段自稱北角居民的影片,指9月14日在北角看到穿藍衣的福建人持五星旗毆打市民,市民報案要求警方拘捕涉案人士,警方仍無行動,只叫街坊冷靜,並讓福建人離去,批評警方選擇性執法。

問及明日(21日)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發起的清潔行動,記者會發言人稱何的行動嚴重影響民生,如聖士提反女子中學取消水運會、有小學取消賣旗及有幼稚園取消家長會。

另外,政府宣布舉行對話會,民間記者會發言人指自己不能代表所有示威者,但個人不會參加,因民間訴求已十分清晰,認為政府只是假對話,是爭取時間平息運動的手段。

(來源:星島日報)

派列車載走示威者 歐陽伯權認做法「難睇」

修訂《逃犯條例》引起的風波持續逾3個月,期間發生多場警民衝突。港鐵主席歐陽伯權表示,衝突之初,港鐵評估事件屬「政治問題」,應由政府解決,但發展至後來,乘客、員工、鐵路網絡及行車安全均受威脅,現已將暴力衝擊調整為「管治危機」。

歐陽伯權接受傳媒訪問時承認,港鐵在事發之初的處理手法「效果欠佳」及「難睇」,如提供列車讓示威者離開等。但他否認港鐵向北京「跪低」,強調封站、飛站等都是管理層的決定,當中均無政治考慮。而港鐵會繼續支持及配合警方執法,但長遠或參考外國經驗,成立自己的保安隊。

歐陽伯權還承認自爆發反修例示威活動以來,港鐵乘客數量有下跌趨勢,因市民回家後大都不想再外出,加上示威者破壞多個港鐵站的設施,預計港鐵共損失約3000萬至4000萬元。

談到8月31日晚太子站站內發生的事故,歐陽伯權強調當中並無隱瞞,已在合法範圍內盡力澄清,包括提供閉路電視錄像截圖。

(來源:HKET)

港鐵財產損失三、四千萬 主席歐陽伯權:港鐵成攻擊目標感驚訝

港鐵(00066)近日屢次成為反修例示威者的攻擊目標和暴力衝突現場。港鐵公司董事會主席歐陽伯權直言,反修例活動導致香港地鐵乘客數量下降, 另設施財產破壞的損失料達3000至4000萬港元。他又透露,港鐵長遠或需要成立港鐵自己的保安部隊。

歐陽伯權在接受彭博訪時表示:「使用港鐵系統的乘客正在呈下降趨勢」,財產損失約3,000萬至4,000萬。除財產損失外,內媒和示威者均批評港鐵公司存在偏見。港鐵公司股價兩個月內累跌18%。

乘客人數只是小幅下降

不過, 歐陽伯權指出:「現在預測抗議活動對收入的影響還為時過早」。政府數據顯示,港鐵每日載客人數超過500萬。乘客人數只是小幅下降 ,這可能是因為激烈抗議活動發生時,越來越多的人選擇週末待在家裡。他對港鐵成為目標感到驚訝, 表示:「這就像經歷了一場動盪 」。

他又稱: 「在財務方面,港鐵公司是一家非常穩固的公司。 」雖然尋找海外機會是公司增長的必需品 ,但核心業務仍然在香港,抗議活動不會影響其發展戰略。

穆迪(Moody's)和惠譽(Fitch Group)均因反修例動盪而調整了對香港的看法,下降港鐵的評級展望。惠譽副董事Janet Liu稱:「由於公眾需求強勁和收入來源眾多,運營中斷的財務影響是有限的。港鐵公司還擁有資產,並在中國大陸、英國、澳大利亞和瑞典運營有鐵路線路」。

參考海外鐵路警察 港鐵擬自組鐵路保安部隊

另歐陽伯權在接受《大公報》訪問時透露,長遠或需參與其他國家的鐵路警察,成立港鐵自己的保安隊伍。他指若暴力衝擊一直升級,港鐵「無防暴裝備,無地鐵防暴隊,只有一樣,就系閂閘」。

另港鐵行政總裁金澤培早前表示,因為出現跳閘問題,考慮僱用「前啹喀兵」負責執行票務工作。現時已有約廿多名的「前啹喀兵」經已上任。

(來源:東網)

港鐵擬組保安隊 議員憂變相配合警執法

修例風波下港鐵站多番成為示威者衝擊目標,港鐵主席歐陽伯權接受訪問表示,在示威衝突初期,港鐵評估事件只是「政治問題」,應交由政府解決,但直至後來乘客、員工、鐵路網絡及行車安全都受威脅,港鐵便將暴力衝擊調整為「管治危機」。他承認港鐵初期的處理手法效果欠佳及難睇,包括提供列車讓示威者離開等。

被問到港鐵近日的封站安排是否向北京「跪低」,歐陽伯權否認,強調所做決定沒有政治考慮,而港鐵未來會繼續支持及配合警方執法,但長遠港鐵可能參考外國的做法,成立自己的保安隊伍。他又警告港鐵後備零件已經用得「七七八八」,若暴力衝擊持續,港鐵封站次數或更頻密、時間更長。

他重申,尊重示威者表達訴求,但指港鐵是屬於香港製造的成功品牌,是經過多年來很多港人努力打造的成果,希望大家珍惜,不要將幾代人打造的成果「推落海」。

立法會議員尹兆堅批評,港鐵在運動初期受市民嘉許,有效疏導乘客,亦曾是港人的驕傲,惟自從官媒發文批評後,港鐵態度急轉直下,首先申請臨時禁制令,又屢次關站,令大部分和平示威的市民尤如「困獸鬥」,「載佢(示威者)離開都好似係罪過」。尹擔心若設保安隊,只會是完全配合警方的無理執法。

(來源:香港電台)

尹兆堅斥歐陽伯權成為政權工具 把港鐵使命拋諸腦後

港鐵主席歐陽伯權接受部分傳媒訪問,承認港鐵初期處理反修例形勢做法「效果欠佳」、「難睇」。亦有報章報道他回應港鐵在暴力衝擊期間,安排列車接載「施暴者」時說,有關影像「好肉酸」。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說,對於歐陽伯權的講法反感,指對方為了成為政權工具,把港鐵妥善運送市民到目的地的使命拋諸腦後。

尹兆堅說,港鐵在反修例運動早期,配合讓市民離開衝突現場,獲得嘉許,批評是管理層後來沒嘗試疏導民怨,並配合《人民日報》說法打擊示威行動,包括申請禁制令和封車站,令合法集會的市民不能到達目的地。他認為歐陽伯權的說法無助改善港鐵形象,又希望他不要把所有示威者打成違法分子。

至於港鐵考慮成立保安隊,尹兆堅認為以港鐵經驗,有否必要如臨大敵。他說,同情港鐵員工,因為港鐵管理層無能而成為擋箭牌。

(來源:BBC中文網)

香港示威浪潮中親政府陣營的分歧與共識

香港因《逃犯條例》修訂引起的爭議持續,嚴重警民衝突近期演變成不同政見人士之間的衝突,三個多月來已經有超過1400人被捕,但仍然未見平息的跡象。

對於解決衝突和爭議的方法,香港社會有很多意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早前正式撤回《逃犯條例》的修訂後,泛民主派和示威者都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中其餘四項要求,包括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針對警察處理示威的投訴,形容這是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

大多親政府的建制派認為,其餘四項要求中無條件釋放被拘捕人士、實行「雙普選」等要求不可行,但對下一步該如何做卻有不同的看法。

建制派除了以民建聯、工聯會等黨派組成的傳統建制派,還有自由黨和經民聯等政治取態比較溫和的商界派別。香港政府過去因為得不到商界支持而無法推動一些關鍵議案,例如2003年《國家安全法》。

這種分歧在《逃犯條例》修訂爭議中也逐漸顯現。傳統建制派的民建聯在6月9日大型反對修例遊行後,堅持支持修訂建議,認為修例有助填補「法律真空」。

但自由黨、經民聯等商界政黨沒有緊隨政府,立場也較其他建制派政黨模糊。商界在多次就修例提出憂慮,最終在香港政府改變修例建議,把許多商業罪案剔出可引渡範圍後才改變立場支持修例。但對處理近期示威的做法方面,他們與政府有許多不同的看法。

有無必要動用緊急法

香港《星島日報》上月引述政府消息指,可能利用緊急法處理示威浪潮,認為如果局面繼續惡化,「最終可能導致警員或示威者出現嚴重傷亡,甚至搞出人命」。

香港政府可能使用緊急法處理示威浪潮的消息引起批評,指出條例給香港特首的權力廣泛,可能侵犯市民的權利。贊成使用這一法律的民建聯副主席張國鈞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表示,緊急法只是給予香港執法機關臨時權力,幫助它們更有效執法。

民建聯是香港最大的建制黨派,其意見在建制派中有一定代表價值。

張國鈞舉例說,香港社會有意見認為政府應引用緊急條例制定「蒙面法」,禁止示威者配戴口罩掩蓋容貌,方便警察辨別暴力示威者的身份,事後把他們拘捕。

他指出,這種做法只是用作填補現時法律的缺失,讓警方有「多點權力來止暴制亂」。

同為建制派的自由黨則對是否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等法律處理示威與民建聯有很不同的看法。自由黨黨魁鐘國斌認為,緊急法不是處理示威浪潮唯一辦法,成效也存疑。他以「蒙面法」作例,質問立法後如果有10萬人在街上戴著口罩示威,「你如何做?全部都拘捕嗎?」

鐘國斌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說,使用緊急法會對國際社會發出錯誤訊息。

「如果是50年前,香港只不過是亞洲其中一個小城市,沒有人管你,你可以用這種方式處理。但現在香港是一個國際大都會,全世界都在看你香港,你不能用這種單純的方法,以為就能解決香港的問題。」

獨立調查委員會之爭

建制派陣營另一個分歧點,是香港政府應否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事件。民建聯、工聯會等傳統建制派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保持一致,認為警察執法的過程會成為調查的焦點,而現在已經有獨立的法定機構「監警會」調查針對警察的投訴,不需要另設委員會。

民建聯副主席張國鈞早前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形容,監警會的工作「行之有效」,過去也有警務人員因為監警會的調查,最終被法庭定罪。

他又留意到,香港政府已經從英國、加拿大等地委派數名海外專家加入「監警會」處理示威浪潮的投訴,他認為這會加強監警會的工作。「為什麼大家不讓監警會完成工作,讓大家看一看它的工作如何,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監警會調查和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區別

監警會是香港處理針對警察投訴的組織,獨立於警務處。但監警會沒有權力傳召證人作供,投訴人提供的資料也可以用於未來的司法程序,投訴人或證人可能因為害怕公開對自己不利的資料,而選擇不作出投訴或不作供。外界也擔心,監警會的委員大多有建制派背景,無法作出公平公正的裁決。

獨立調查委員會由行政長官按需要成立,功能與一些英聯邦國家中「皇家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類似。它們專責調查單一事件,例如香港鐵路早前被揭發建造新車站時建築水平不達標,一些工程人員被懷疑發出造假的合格證書,特首林鄭月娥於是成立調查委員會。

這些調查委員會的主席通常由法官擔任,有權力傳召證人作供,證人或投訴人提供的資料都只會在調查過程中使用,而不能在未來的任何法庭審訊中作為證據,被視為可以更有效保障證人或投訴人的權利。

鐘國斌也認為香港市民應該先讓監警會完成工作,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他也認為香港政府不會成立一個針對警察作出調查的獨立委員會。

但他同時指出,如果香港政府作出承諾,示威浪潮平息後成立委員會,就社會深層次問題作出調查,找出應該負責的人,這會令更多市民接受,減少示威者人數。到時候政府處理示威的時候「相對容易得多」。

特首須堅持對話

香港示威浪潮持續多月,相關影響開始浮現。國際評級機構穆迪和惠譽早前分別把香港的評級降至「負面」,指出持續的示威活動反映當地制度優勢慢慢被削弱。

被問到如何解決目前的局勢,張國鈞和鐘國斌都坦言沒有一個簡單直接的方案,但兩人都認為特首林鄭月娥直接與市民對話是一個解決方案,而對話的時候不應害怕被公眾責罵,也不應害怕場面混亂。

香港政府周四(9月19日)宣佈,林鄭月娥計劃9月26日舉行第一場「社區對話會」,開放給市民報名參加。張國鈞認為,對話的時候可能會有不尊重特首,或令她難堪、受奚落的情況出現,但他希望林鄭月娥不要害怕這種環境,仍然要走出去跟市民對話。

「我當然也希望市民願意出來對話,對話的過程也不要流於發洩,而是大家本著如何讓香港走下去的想法來說話。」

鐘國斌也認為林鄭月娥不應害怕「對話會」期間出現衝擊場面,她本身應該有心理凖備會有這種情況發生。「如果她堅持,即使被人衝擊、圍堵也會出來會見大眾市民,能夠堅持的話,說不定會得到部份市民的同情。」

(來源:香港01)

網民鼓吹用假登機證闖機場  警:涉虛假文書可判囚

屯門公園衛生關注組日前就明日(21日)「光復屯門公園」遊行的不反對通知書申請被拒,今日(20日)上訴得直,獲准遊行。警方今日於記者會中表示,尊重上訴委員會的決定,已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及會作出相應部署。

對於下周日(22日)再有網民發起機場「和你塞4.0」行動,警方指留意到網上有人鼓吹使用假的登機證或電子機票進入機場客運大樓,強調此類行為有機會干犯使用虛假文書或欺詐罪,最高判監14年,警方對非法堵路等行為亦會果斷執法。

「光復屯門公園」申請報稱3000人參與

「光復屯門公園」遊行發起人今日上訴得直,屯門警區署理副指揮官施玉蟬表示,主辦者申請時預計會有3,000人參與遊行,並提供100名糾察協助,遊行起點籲是屯門新和里遊樂場,之後進入屯門公園,經屯門大會堂到達屯門政府合署。就上訴委員會裁決遊行時間縮短至下午2時至5時,警方已向申請人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施呼籲市民若參與遊行,必須遵從警方指示,切勿衝擊警方或破壞設施。

被問到警方是否高估遊行集會的風險,施玉蟬回應指,就每一個遊行集會的申請,警方會作出獨立風險評估;基於過去公眾活動確有暴力事件發生,示威者暴力升級如擲汽油彈、縱火等,強調警方的評估是「有根有據」,警方亦會考慮遊行路線、地形及參與人數等。

機場檢查人員發現假機票 將會通知警方

繼早前的「機場交通壓力測試」行動後,周日(22日)再有網民發起機場「和你塞4.0」行動,呼籲市民使用交通工具來往香港機場。機場警區副指揮官劉榮基表示,留意到有網上平台聲稱可出售假的電子機票,他指警方已向相關持份者作出跟進,在出入管制點的檢查人員,如果遇到懷疑假的電子機票或登機證,有關人員會第一時間通知警方到場調查。

劉又稱,過去曾有駕駛者故事阻礙交通,影響機場運作,他強調如有司機會刻意在繁忙的道路進入慢駛,造成車龍,甚至是停車,有機會干犯不小心駕駛,甚至危險駕駛。警方亦已和有關政府部門及相關持份者溝通,制定應變方案。

機場當日交通可能會出現嚴峻的擠塞,劉呼籲市民前往機場要預留足充時間。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發叔妹夫批何君堯想做特首撩是鬥非 鄉議局發聲明割席

建制派何君堯明日(21日)發起清理各區連儂牆的行動,鄉議局前主席劉皇發的妹夫、鄉議局研究中心主任薛浩然日前受訪時看不過眼,狠批何「不如你唔好做議員喇,你走去掃街啦!」又轟何的行動壞了特首林鄭月娥與民對話的大計,自己想做特首,就撩是鬥非。豈料鄉議局今日發聲明與薛浩然割席,指薛的言論不代表鄉議局或鄉議局主席劉業強。

何君堯發起的「香港清潔日」舉行在即,薛浩然日前接受《大紀元》訪問時狠批何君堯指,清理連儂牆是政府的職責,何身為立法會議員應監察政府,但卻做了政府的角色。薛說「你自己埋去做清潔,咁不如你唔好做議員喇,你走去掃街啦!自己都不知自己(的位置)」、「你(何君堯)係同林鄭對著幹喇,你係唔係即係話特區政府無能,做唔到嘢喇,要你何君堯出來做清潔呢?」
薛形容何「自我膨脹,想做特首」,又批評何的行動破壞了林鄭紓緩民怨的計劃,「如果你強行去清洗(連儂牆),會唔會引起不必要嘅糾紛呢?係唔係被人覺得你撩是鬥非呢?咁你撩是鬥非,你係唔係破壞咗林鄭呢個與民眾對話嘅大計呢?」

不過劉業強連同鄉議局副主席林偉強、莫錦貴,今日發聲明強調,薛的言論是薛的個人言論、觀點和立場,「並不能代表本局或本局主席,亦與鄉議局無關。」聲明亦指出,鄉議局研究中心成立的宗旨,是專注研究新界事務,包括新界歷史、政治、經濟、文化、傳統和風俗習慣,不是鄉議局的智庫或智囊。

薛回覆《蘋果》查詢時指,不知道鄉議局的聲明是否割席,揚言「要問佢(鄉議局)先知,我都唔清楚」,又表明自己對自己的言論負責,亦不回收回對何的批評,反問「點解要收番呢?我代表自己有咩問題?」值得一提的是,薛浩然是鄉議局前主席劉皇發的妹夫,亦即是劉業強的姑丈。

(來源:明報)

馬會7間場外投注處明關閉

馬會表示考慮到最新情況,為確保顧客及員工的安全,部分場外投注處明日(21日)暫停服務或提早關閉,並會密切留意有關情況,以決定是否需要暫時關閉其他場外投注處。市民可使用其他投注渠道或前往其他地區的場外投注處。

明日暫停服務的場外投注處為:屯門市廣場、元朗合益路、元朗泰衡街、北角電氣道、沙田好運中心、粉嶺名都及荃灣青山道;另元朗青山公路場外投注處將於明日下午6時關閉。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何君堯「清潔日」如預告恐襲 嚇怕多校cut活動 聖提停水運會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早前發起針對連儂牆的「清潔香港」運動,將明日(21日)定為「香港清潔日」,招募義工撕掉「影響市容」垃圾,分別有中、小學及幼稚園因憂慮安全,宣佈取消明日水運會或課外活動。中西區聖士提反女子中學原訂明日在維多利亞公園泳池舉行水運會,由於「多區可能現群眾活動」宣佈取消;仁愛堂田家炳小學取消賣旗籌款活動;一間東區幼稚園取消家長會。

何君堯昨晚深夜在facebook直播稱,其代表昨日與警方會晤後,得悉毋須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亦可舉行活動,故已撤回申請;他強調「清潔」運動會如期舉行,呼籲支持者明日留意其facebook直播。

不過,何君堯發起「清潔」行動已經引起學界憂慮。聖士提反女子中學在網站貼出告示,宣佈取消明日在維園泳池舉行的水運會,女兒就讀聖士提反女子中學的商台節目主持潘小濤亦在facebook貼出學校通告,批評「明天預告恐怖襲擊搞到小女水運會都取消!痴Q線!」

將軍澳仁愛堂田家炳小學亦在學校網站貼出公告,指近日網上流傳明日香港各區及將軍澳有大型公眾活動,基於考慮公眾安全,原訂的仁愛堂賣旗籌款活動、安排校服商到校度身訂購冬季校服及2018/19年度畢業生領取畢業刊物及光碟將取消,校園明日亦將暫停開放。

《蘋果》亦獲悉,一間東區幼稚園取消明日家長會及到校報名,該校校長表示,因為擔心明日活動可能引起不可估計混亂情況,影響居住附近街坊、家長、小朋友安全,考慮後決定取消明日活動。

(來源:香港01)

何君堯搞清潔日 大埔九龍灣人憂衝突 坑口貼棄牆保人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早前發起9.21清潔香港行動,批評食環署執法不力,並呼籲市民明日一同清除全港連儂牆。記者今(20日)曾發生襲擊及傷人事件的連儂牆,包括九龍灣、將軍澳及坑口視察,發現仍有市民張貼宣傳反修例運動的單張。有市民指,預期明日不同陣營的市民或會出現衝突,故會留在家中製作宣傳物品;亦有市民不建議死守連儂牆,認為若人數不比何君堯眾人多,便要權衡輕重,適時離去。

何君堯發起的清潔香港行動在上水、粉嶺、太和、大埔、沙田、馬鞍山、屯門、天水圍、朗屏、元朗、荃灣、大窩口、葵涌、葵芳、深井、西貢、將軍澳、坑口、青衣、馬灣等港九新界區均有部署。他計劃眾人在到達集會地點後先叫口號及闡述當日行動,其後便會清理各區的連儂牆。

市民協助修補九龍灣連儂牆 籲明日需看人數行事

記者今日到九龍灣連儂牆、將軍澳連儂牆及坑口連儂牆視察,發現仍有市民張貼宣傳物品。有居住在北區的理工大學學生到九龍灣連儂牆,他表示,北區連儂牆的修復進度慢,相比之下,九龍灣連儂牆的進度快,故特意過來幫忙修補。他指,自己將會留在家中做宣傳品,在明日已知將有衝突的情況下,不值得冒險。

「最理智的方法就是離開」

其後,市民蕭先生經過九龍灣連儂牆,為兩名理大學生買了飲料。他指,自己在九龍灣上班,平日看見年輕人參與抗爭也會為他們購買飲品。對於明天可能出現的衝突情況,他不建議堅守連儂牆,並應該要視乎人數多少決定是否留守。若學生堅持守護,他就會用盡方法記錄。他表示,平日也有參與遊行,在前線與俗稱「勇武」的年輕人傾談過後,他認為他們的思想成熟,為反修例運動帶來希望。「真正的暴力是不顧後果的,如有人自恃被包庇為所欲為。」據他多次觀察,年輕人多時在衝突中受傷,是源於他們堅持與對立人士面對面說道理。「在他們已經張牙舞爪,準備攻擊你的時候,最理智的方法就是離開。」

他又說,雖然現時有許多年輕人因為事件令家庭關係緊張,但亦要嘗試明白他們作為父母的心情。有時離開現場,在事後返回並重建連儂牆,或許是更理想的做法。「因為現時問題沒有即時性的解決方法,即使破舊立新成功,立新亦需要一段長時間。」他希望年輕的示威者要考慮人數多少才行動,「雖然二百萬(人)唔理,一百萬(人)都不理。但有數量,就代表安全。不要以卵擊石。得幾人便不要去衝。少一個就是少一個。」

九龍灣連儂牆於七月曾發生襲擊事件,一名姓黃的中年漢在該處連續拳打居住在九龍灣的姓麥青年共13拳。黃早前被捕,並被控兩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

將軍澳連儂牆有市民續貼便利貼:保護自己較重要

上月底,將軍澳位於景林邨連接厚德邨行人隧道的連儂牆曾經發生斬人案件。數名男女在整理貼紙時,與一名男子發生爭執,其後兩女一男被人用刀斬傷。

至今日,將軍澳連儂牆仍有市民繼續張貼便利貼及宣傳品。中五學生鍾同學認為,連儂牆是大家表達意見的場地,她認為不需要有人到場清理。在旁的林同學認為,連儂牆是一個予港人表達立場的地方,「其實有時會來到看留言,覺得可以互相激勵,(紙條)又不會阻礙到人,不需要清理。」對於周六有稱到場清理連儂牆,林同學坦言擔心明日出現衝突情況,「我覺得保護自己比較重要,因為之前都有暴力事件發生。」她認為,連儂牆一旦被人拆毀,市民可以再重建,明日首要是保護自身安全,「不想再見到有人受傷,或者再出現任何暴力事件」。

中學生:唔想再見到有人受傷

位於坑口的連儂牆,隧道內寫有「棄牆保人」及「香港人加油」等的字句。中五學生鍾同學認為,連儂牆是大家表達意見的場方,她認為不需要有人到場清理。在旁的林同學認為,連儂牆是一個予港心表達立場的地方,「其實有時會嚟到睇留言,覺得可以互相激勵,(紙條)又唔會阻到人,唔需要清理。」

對於周六有稱到場清理連儂牆,林同學坦言擔心出現衝突情況,「我覺得保護自己比較緊要,因為之前都有暴力事件發生。」她認為連儂牆一旦被人拆毀,市民可以再重建,首要是保護自身安全,「唔想再見到有人受傷,或者再出現任何暴力事件」。

深圳旅客:感受到港人創意及凝聚力

程從深圳來港了解反修例運動的何先生(化名)及黃小姐(化名)表示,內地新聞對反修例運動的評價一面倒,所以想親自來港了解事件。何透露他從事設計工作,「設計與政治從來都分不開,看到連儂牆後感受到港人的創意及凝聚力。」

對明天何君堯「清潔香港運動」感擔心

「這場運動超過100天,香港人很堅持,看到文宣後覺得大家懂得苦中作樂。」二人均表示知道,早前在各區連儂牆都發生衝突,得悉周六何君堯舉行「清潔香港運動」時都表示擔心,「不想看到有人受傷,要撕就由他們吧,之後再貼。如牆上有人貼上『棄牆保人』四字作提醒,希望明天港人能好好保護自己。」

(來源:明報)

何君堯發起周六各區清潔連儂牆 市民自發保留文宣海報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號召明日(21日)清潔各區連儂牆,撕毁牆上便利貼、文宣等。今日(20日)傍晚有市民到大埔連儂隧道拆下有紀念價值的文宣並收藏保留,另有人下班後專程到該處拍照記錄。大部分人表示,明日不會到場與清潔連儂牆的市民發生衝突,「要表達的訴求已在每個人記憶,撕走紙張不可能連記憶也刪除」。

市民范小姐傍晚到隧道移除有價值保留的文宣,她小心翼翼用剪刀割開膠紙,大部分保留的為手繪圖畫或手寫文章,她表示,「救得幾多得幾多」,會暫時帶回大埔寓所保留,待「清潔」過後重新張貼。她表示,明日不會現身連儂牆,亦不會與負責「清潔」的人衝突。她指出,今晚如有時間,會製作印有國家主席及官員頭像張貼在牆,「睇下清潔啲人點做」。

家住九龍的洪先生因今日在附近工作,工作後特地到連儂隧道拍照記錄。他說,不會與其他人衝突:「畀佢地拆,唔好衝突,所有紙都係死物,要表達的訴求已在每個人記憶,撕走紙張不可能連記憶也刪除。」

自稱「格仔餅」的女學生指出,平日一有空便會在隧道逗留,知道明日有人會「清潔」,已跟身邊人說好不會出現,任由他們拆去文宣。「基本上每張紙都有本身的紀念價值,全部都值得保留,驚真係有白衣人出現會有危險,拆完就再貼,唔硬碰。」

街坊陳小姐亦表示,每次行經隧道都會貼一張最想表達的字句,有時會簡單寫上「香港人加油」,「有人要拆就畀佢哋拆,最緊要安全,相信好多街坊都會再貼,習慣咗貼滿字句嘅隧道」。另外亦有街坊說:「聽日驚遇到嗰班人,我唔行隧道,兜個大圈行路面好啲!」

在曾經爆發毆鬥的炮台山連儂牆,今日中午再有數名中年女子撕走牆上文宣海報及標語,逗留約半小時後離開,未見有肢體衝突發生。記者傍晚重返現場,發現有部分文宣被撕走,大多都在伸手可及的位置,但貼在高處及以包書膠覆蓋的便利貼和海報則完好無缺。

(來源:香港01)

何君堯不叫停清潔日 大埔街坊收起精美文宣:相信連儂牆很快再現

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至今持續超過3個月,各區連儂牆成為文宣重地,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發起9月21日「清潔香港行動」,批評食環署執法不力,呼籲市民一同清除全港連儂牆。堪稱最大規模、港鐵大埔墟站外的「連儂隧道」亦是清潔目標之一,有街坊直言對隧道有感情,故提早收起「特別靚」的文宣作品,著對家「撕乾淨一點」,並相信連儂牆很快會重建。

律師梁永鏗指,由於連儂牆無明確的物主,法律上存有灰色地帶,難以一句界定貼或撕走物品是否犯法,但雙方都有法律風險,需要視乎法庭最終裁決。

大埔街坊蓮姐自6月起經常到連儂隧道,與其他街坊及學生聊天,她表示看到電視新聞感到非常憤怒,但每每看到連儂牆上別人貼的東西,均會感到莫名感動,她直言不少街坊已對隧道建立起感情,會自發維持整潔,避免有衛生問題。蓮姐又發現張貼文宣的學生及市民都很懂事,會避開路牌或巴士站指示牌,務求不會妨礙別人通行,「有人說不喜歡看到這些字,麻煩撕掉它,我便說你走在中間,沒有人叫你看,對不對?人各有志,我喜歡寫什麼就寫,地產公司亦有很多宣傳廣告,你不去告地產公司?」

蓮姐僅目暏食環署人員到場兩次

蓮姐表示,3個月以來她只見過食環署派員來清潔兩次,其中一次是有人在牆上倒排洩物,令周圍瀰漫難聞異味,街坊只好與食環署人員合力清潔,「有次有人在隧道放花圈……隔了不久,因為花有味的會臭,便有人投訴,之後食環署派員來掃乾淨了」。

食環署曾指由於連儂牆上標貼非商業宣傳品,要經地政總署核實才會處理,如引起嚴重環境衛生問題,食環署則會處理。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早前批評食環署執法不力,故決定於21日發起「清潔香港行動」,呼籲市民一同清除全港連儂牆。

蓮姐斥何君堯當食環署無用 相信連儂隧道很快會被重建

蓮姐表明明天不會到場阻止別人清理,亦提醒街坊不要到場,免起爭執,「他們要做你又阻不了,憑良心他們覺得做完舒服的,不傷到人的就可以了……我覺得何君堯當政府是死的,當食環署無用」,她認為如果現場有垃圾,街坊會自行清潔。蓮姐更着明日參與清潔活動的人「撕乾淨一點」,「乾脆連膠紙也撕走,讓我們第二日做少一點功夫再貼回去」,她相信連儂隧道很快會被重建,「很快又是另一個臉孔」。

由於不忍心看到漂亮的文宣被拆走,蓮姐表示,「有數張圖很漂亮的,是小朋友自行設計的,很多人來拍照,我不想浪費他們的心血,我便先收起,隔天再掛回」。她又指自己親身聽到很多人大讚文宣有創意,甚至見過外國人來拍雜誌圖片,及有新人會來拍婚紗照。

律師梁永鏗指,由於連儂牆無明確的物主,法律上存灰色地帶,很難一句界定貼或撕走物品是否犯法。張貼物品有機會構成公眾妨擾罪,理論上將地方回復清潔是沒有問題,但如清理的人破壞了有價值的物品,而該物品可能有物主,清潔的人或干犯刑事毀壞罪。梁永鏗認為每個個案情況都可以不同,雙方都有法律風險,要視乎法庭最終裁決。

(來源:HKET)

警方指9.21「香港清潔日」是否構成非法集結 難以一概而論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發起明日(21日)「香港清潔日」,號召市民清理各區的連儂牆,並在昨晚(19日)向警方撤銷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警方行動部警司方志堅指,活動是否構成非法集結,及撕走連儂牆上海報標語會否構成刑事毀壞,難以一概而論。

方表示,需要有3人或以上集結,有破壞社會安寧情況出現,才算是非法集結,「清潔香港運動」是否非法集結,暫時不能一概而論,若集結是理性、和平,理論上不構成罪行。

他又指,根據法例,舉辦人需就超過50人的公眾集會或超過30人的遊行知會警務處處長,他不評論個別人士為何不就將舉行的活動知會警務處處長,希望任何公眾活動都在和平有序的情況下進行。警方會根據情報搜集,作出最適當的人手安排。

至於若有人撕毀連儂牆上的標語海報,會否構成刑事毀壞,方亦表示不能一概而論,需視乎事件發生當刻的情況,包括犯罪動機及當時行為,並需要考慮財產定義,例如被撕的紙張擁有權、控制權誰屬,若紙張無人看管時,擁有權誰屬等。

他補充,在公眾地方,例如隧道、行人天橋等張貼告示表達訴求,本身已違反《公眾衛生及市政條例》,但警方尊重市民表達訴求的權利和自由。他又指,張貼告示於連儂牆是一個表達方式,但在部分市民眼中,清理連儂牆也是表達訴求的一個方式,警方不希望市民因政見,而在連儂牆發生暴力事件。

而就有網民發起周日(22日)堵塞機場交通,機場警區副指揮官劉榮基重申,有關行為或違反法庭禁制令,干犯藐視法庭;使用假登機證或電子機票進行客運大樓,亦涉嫌觸犯使用虛假文書及欺詐罪;而故意在公路上慢駛或停車,則有可能被控不小心駕駛或危險駕駛。警方已與有關部門和持分者溝通,制定應變方案,並提醒旅客應預留相當充裕的時間出門。

(來源:星島日報)

警:撕「連儂牆」是否涉刑毀 不能一概而論

何君堯上周五在其社交網站facebook發起明天舉行「清潔香港運動」,警方昨日表示,收到主辦單位通知取消有關活動。

行動部警司方志堅在記者會上表示,尊重市民表達意見的權利,但呼籲市民切切因政見不同,而透過暴力表達意見,並強調警方絕不容許任何暴力事件,會不論背景及政治理念嚴正執法。他又指,根據法例,3人或以上,並作出破壞社會公眾安寧行為則構成非法集結,並指公眾活動需知會警務處長,但不評論個別人士為何不知會警方。而在被問到撕掉「連儂牆」的便利貼及海報是否涉嫌違反刑事毀壞時,他則指不能一概而論,需視乎當刻情況及環境作出判斷,並需視乎「犯案動機」及「犯案行為」,才可判斷對方是否干犯罪行。

何君堯上周五在其社交網站facebook發起明天舉行「清潔香港運動」,呼籲市民清理各區由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人士設置的「連儂牆」,撕掉牆上的便利貼及海報並洗淨牆壁。警方昨日表示,收到主辦單位通知取消有關活動。但何君堯及後在fb直播時解釋,只是撤銷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原因是舉行「清潔香港運動」毋須按有關的程序,表明活動如期明天舉行。

(來源:明報)

連儂牆檢控40宗拘捕57人 警方稱政治中立 籲市民明和平理性參與活動

警方今日(20日)舉行例行記者會。行動部警司方志堅表示,涉及連儂牆的刑事檢控,由6月至今日為止共有40宗,並拘捕了57人,涉及包括公眾地方打鬥、普通襲擊、藏有攻擊性武器及傷人等指控。方志堅又表示,知悉有團體明日(21日)發動全港各區連儂牆清潔行動,強調警方政治中立,呼籲市民不要因政見不同而透過暴力表達意見,警方會不偏不倚執法。

有記者問及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明天發起18區清潔活動,是否只要有多於三人參與活動便構成非法集結,若以清潔為由便不構成非法集結。方志堅回應,法例上非法集結指三人以上、有破壞社會安寧行為才構成非法集結。至於清潔連儂牆是否涉及刑事毁壞,他說不能一概而論,警方會根據現場環境判斷,亦不清楚為何對方表示毋須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表示,近日有不少人在國際場合,對警隊作不實指控,如聲稱在七一衝擊立法會事件中並無警員受傷,而實際上,7月1日衝擊立法會當日有警員被示威者用不知明物質襲擊,最後共14名警員受傷送院;另有人在另一個國際場合指出,有示威者被警員施以性暴力、無理全裸搜身,但根據警方紀錄,相關女子逗留在搜查室僅4分鐘;性暴力指控更是無稽之談。而女子眼部受傷個案仍在調查中,警方亦曾透過不同方法聯絡事主,個案涉及法律訴訟,任何人不應妄下結論。

另外,屯門警區署理副指揮官施玉蟬表示,明日下午2時至7時有光復屯門公園遊行。警方於周三(18日)發出反對通知書,主辦方昨提上訴,今日上訴得直,遊行時間更改為下午2時至5時。

江永祥又表示,由今年6月至今,警方共拘捕1474人,落案起訴207人,其中79人被控暴動罪;至今警方共使用約3100枚催淚彈、約590發橡膠彈、約80發布袋彈、約290發海綿彈。

(來源:明報)

國際特赦及義務律師:有被捕者遭警用激光筆直射眼睛陰囊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逾20名被捕者,其中18人在被捕及扣押期間因被毆打入院,當中3人至少留醫5日。本報綜合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及義務律師的資料,顯示有被捕者在被扣留時遭警方用激光筆直射雙眼,有義務律師指最少涉及3宗個案,照射時間長達一至兩分鐘,其中一人更表示被警員用激光筆照射陰囊。警方回覆「不評論個別事件」,稱如任何被警方羈留者於羈留期間有任何不滿,可按有機制投訴,投訴警察課會按既定程序公平、公正調查。

警方表示,尊重被羈留人士的尊嚴、私隱和權利,並有一套既定程序處理被羈留人士。警方在使用武力方面有嚴格的指引,所使用的武力必定是為完成合法任務而須使用的最低武力。

國際特赦組織昨日(19日)發出新聞稿,公布調查逾20名被捕者的資料,引述一名受訪者報稱,上月參加新界示威活動被捕,他被扣留期間拒絕回答警方問題,被警員帶入房並撐開其眼睛,再以激光筆直射,男子又稱,被警員以膝蓋壓於胸前,事後因骨折和內出血需留院數日。另一報稱在8月於深水埗被捕的男子說,曾在警署休息室中目擊警員強迫一名男童用激光筆直射自己眼睛約20秒。

有義務律師接受本報查詢時亦稱接觸最少3宗類似個案,事主均報稱被警員用激光筆直接照射眼睛,時間約一至兩分鐘;其中一人被警員以激光筆照射陰囊。有不具名的眼科專科醫生稱,如眼睛被激光筆光射照射,會否受傷及傷勢需視乎被照射的時間、光線能量強弱及距離,但該醫生說,強光或傷及眼球晶體及視網膜中心的黃斑區等。國際特赦組織促請港府盡快對警方行為展開公正及獨立調查。

反濫權大控訴眾籌計劃擬籌1000萬訟費索償

另外,多名因警方驅散行動受傷或被捕的市民,發起「反濫權大控訴眾籌計劃」,目標眾籌1000萬元法律經費,向涉事警員或警務處長提出民事索償,或就速龍小隊不展示警員編號的做法申請司法覆核。發起人之一陳恭信說,計劃獲民陣義務律師團協助,眾籌經費將支付訴訟相關開支,包括聘請律師,以及一旦敗訴要支付對方堂費和律師費。

陳恭信日前已就速龍小隊執勤時不展示警員編號申請司法覆核。他8月4日於將軍澳與兒子散步時,遭防暴警員用警棍打至頭破血流和頭暈,需縫9針和留院兩天,警方至今未拘捕他。另一發起人為本月1日在柴灣港鐵站以涉嫌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被捕的東區區議員徐子見。

(來源:星島日報)

揭逼男童雷射筆照眼20秒威脅電擊下體 國際特赦斥警報復心態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不斷,三個月來爆發多場示威衝突,警方拘捕超過1000人,期間多次被指濫用暴力,又傳出虐打被押送新屋嶺的拘留人士。國際特赦組織發表報告,指示威者被制服後不但被毒打,有人在警署內被警員以硬物打雙腿,更被警員以雷射筆直射眼睛;有人目睹警員強迫男童用雷射筆直射自己眼睛20秒;大量示威者被延誤送院等。組織批評警隊有明顯報復心態,以非法手段對付示威者,部份更構成酷刑,違反國際人權法。

警方表示,不會評論個別事件,重申尊重被羈留人士尊嚴和權利,如被羈留人士要求或值日官認為他們需接受治療,會將其送院;在不妨礙調查過程下,被羈留人士會獲安排尋求法律援助、與親友聯絡等。警方使用武力有嚴格指引,會使用最低武力。任何被羈留人士於羈留時有不滿可投訴,投訴警察課會公正調查。

國際特赦組織今年9月5日至12日訪問了21名被捕人士,收集來自律師及醫護人員等的證詞,發現自六月大規模示威以來,警方濫暴日益嚴重,被制服人士不但被施以不合理暴力;亦有被捕人士在警署及警車等警隊設施內被虐待;警方無理對示威者作全裸搜身、拖延將傷者送院及讓其接受法律支援,及進行濫捕。

組織發現,警察濫暴主要出現在拘捕前和拘捕期間,多宗個案顯示虐待行為似乎是對被捕者不合作的懲罰,甚至是酷刑式對待。在21宗個案中,逾85%(18人)因被毆打入院,大部份住院1至2日,3人留院5天,最長要住院逾一周。被捕人士傷勢包括手臂多重骨折、臉上骨折、頭部有一處或多處傷口需縫針,甚至有人被捕時神智不清,有人眼睛被警棍擊中後,再被胡椒噴霧噴眼。

一名八月在新界示威後被捕的男子,他拒絕回答警方問題後被數名警員毒打,威脅他如果保護自己就會打斷他雙手。他說,感到雙腿被硬物打,一人把他翻過來,把膝蓋壓在胸前,當時他感到骨頭疼痛,嘗試大叫,但無法呼吸及說話。他指,期間有警員撐開其眼睛用雷射筆直射其眼,反問他是否喜歡用筆照人,他最終因骨折和內出血留院數天。

另一名八月在深水埗被捕的男子,警員要求他將電話解鎖被拒,威脅他要電擊其生殖器官。他扣留時更目睹多名警員強迫一名男童用雷射筆直射自己眼睛約20秒,警員對男童說:「如果你那麼想用筆照向我們,你為什麼不照照自己?」但受訪者未有披露男童年紀。

組織亦指警方拘捕時使用過度武力越趨嚴重,幾乎所有受訪者均指即使無反抗,被捕後亦被毆打。有女被捕人士聲稱被要求全裸搜身,更被女警嘲笑侮辱。

國際特赦組織稱受訪者擔心被報復,不願公開身份及傷勢相片,但組織已核對醫療紀錄,有證據顯示警隊有明顯報復心態,以非法手段對付示威者,違反國際人權法。按國際人權法,警察只能在絕對必要時使用相稱武力,並盡量減少傷害。他們認為虐待行為普遍,警方不再能自己查自己,呼籲港府進行獨立及公正的調查。

(來源:立場新聞)

國際特赦組織調查報告:警報復被捕者,打至骨折、雷射筆射眼、威脅電擊私處

「反送中」觸發的連串社會行動持續三個多月,國際特赦組織昨晚發表實地調查報告指出,香港警務處採取魯莽和無差別的部署策略,任意拘捕,並有證據顯示被捕人士在扣留期間遭受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做法令人震驚。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了逾20 名被捕人士,並收集了來自律師、醫護人員及其他人士的佐證和證詞。國際特赦組織要求當局要迅速就這些侵犯行為進行獨立的調查,指自6月的大規模示威活動開始以來,這些侵犯行為變得日益嚴重。

國際特赦組織注意到,警方行為有報復心態。被捕人士被打至骨折及內出血;有被捕人士表示在扣留期間被警員強行以雷射筆直射眼睛;亦有被捕人士表示警方威脅他為電話解鎖,否則電擊其私處;更有女示威者表示被祼搜。

拖延送院、阻見律師

此外,國際特赦組織綜合接觸到的受訪者所言,指警方往往拖延5至10小時才應被捕人士要求送院治理,更有以送院為由,威脅他們在沒有律師的情況下落口供。警方亦以不同理由拒讓被捕人士見律師,包括指電話繁忙、「沒有電話網絡」,又或宣稱警署是「行動範圍」或「警署防線」拒讓律師內進。

大部份接受國際特赦組織訪問的人士也要求把身分保密,主要是擔心在一片有責不究的氣氛中遭當局報復。

「世界各地也透過直播,看到香港警方粗暴的人群管制手法,但警方對示威者的各種侵權、虐待行為,卻相對隱藏在大眾視線範圍。」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區辦事處主任軻霖(Nicholas Bequelin)表示,「警員一而再、再而三在拘捕前和拘捕期間作出暴力行為,即使被捕人士已被制服或扣留。警方使用的武力顯然過度,違反了國際人權法。」

酷刑式虐待懲罰被捕者「駁咀」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過被捕人士和律師,他們指出,警察的暴力行徑通常出現在拘捕前和拘捕期間。在部分個案中,被扣押的示威者在扣留期間遭到毒打,並遭受相當於酷刑的其他形式虐待。在多宗個案中,這些虐待行為似乎是對被捕人士「駁咀」或不合作的「懲罰」。

國際特赦組織表示接觸到一名於8月在新界示威時被捕扣留在警署的男子。他對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在他拒絕回答警方的問題後,數名警員將他帶到另一個房間,在那裡毒打他,並威脅如果他試圖保護自己就會打斷他的雙手。

他說:「我覺得自己雙腿被硬物打,然後一名(警員)把我翻過來,把膝蓋壓在我胸前。我感到骨頭疼痛,無法呼吸。我試過大叫,但我無法呼吸,也無法說話。」

當這名男子被壓在地上時,一名警員撐開他的眼睛,用雷射筆直射其眼睛,還問道:「你不是喜歡用它指着別人嗎?」此舉明顯是報復部分示威者在示威期間使用雷射筆的行為。該男子後來因骨折和內出血而需留院數天。

強迫男童用雷射筆射自己眼20秒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了另一名8月在深水埗被捕的男子。拘捕他的警員多次要求他把電話解鎖進行檢查,但被拒絕;該名警員怒不可遏,於是威脅要電擊該名男子的生殖器官。該男子對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他「害怕」警員會來真的,「因為當時的情況太瘋狂了,我想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

該名男子被扣留在警署的休息室時,目睹多名警員強迫一名男童用雷射筆直射自己的眼睛約20秒。「他似乎曾用雷射筆照向警署,」該男子回憶道:「他們說:『如果你那麼想用筆照向我們,你為什麼不照照自己?』」

防暴警、「速龍」濫暴特別嚴重

國際特赦組織指,錄得警員在拘捕示威者時使用不必要和過度武力的明顯趨勢,當中,防暴警察和俗稱「速龍小隊」的特別戰術小隊的暴力情況特別嚴重。幾乎所有受訪的被捕人士都表示,即使他們被捕期間沒有反抗,亦被人用警棍和拳頭毆打。

報告指一名年輕女子於 7 月在上環的示威活動中被捕,她所講的經歷與眾多示威者的描述一致。她在警方推進時走避,被警員從後用警棍打;她其後被推倒在地上,但在她雙手被索帶綑綁後,警察仍繼續打她。

同樣地,一名於8月在尖沙咀示威中被捕的男子,也講述了當警方向集結示威者推進時,示威者撤退及後逃跑的情況。他對國際特赦組織說,「速龍」捉着他,從後用警棍打他的頸和肩膀。

他表示: 「我立即被打倒在地。他們三個人捉着我,把我的臉壓在地上。一秒鐘後,他們踢我的臉 ... 該三名速龍成員一直壓在我的身上。我開始呼吸困難,感到左肋骨劇烈疼痛 ... 他們對我說『閉嘴,不要再出聲』。根據醫療記錄,他因肋骨骨折和其他傷勢而留院兩天接受治療。

85%調查個案被警毆而入院

在國際特赦組織調查的個案中,超過85%(21人中有18人)的個案是被捕人士被毆打而入院,其中3人至少留醫5天。

國際特赦組織也錄得多宗任意和非法拘捕事件,以及大量警方拒絕或拖延被扣留人士會見律師和接受醫療治理的個案。

國際特赦組織強調,適時讓被扣留人士會見律師、家庭成員和醫護人員,是防止酷刑和其他形式虐待的重要保障。在公佈這個調查結果之前,一群聯合國專家已就香港警方襲擊和拘捕示威者的模式表示震驚。

國際特赦組織表示,有見大眾對監警會等「現行機制」的信任極低,緊急呼籲香港政府進行獨立、公正的調查,向涉事者提出起訴,彰顯公義,以及為受害人士提供賠償。

(來源:眾新聞)

人權組織國際特赦發表調查 批港警任意拘捕毒打被捕人士

國際人權組織「國際特赦」發表有關香港警察暴力的實地調查報告,記錄「香港警察魯莽及任意策略的令人驚恐模式」(an alarming pattern of the Hong Kong Police Force deploying reckless and indiscriminate tactics)。報告並有提及酷刑與拘留期間虐待的證據(exclusive evidence of torture and other ill-treatment in detention)。

國際特赦組織是著聞名全球的人權組織,在全球150個國家及地區有逾700萬會員,1977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讚揚其為自由、公義及和平作出的貢獻。該組織宗旨是推動「一個人人都可以得享人權的世界」。該會經費來自個捐助,不接受政府捐款。

該份於周四公布、題為「香港:任意拘捕,拘留期間毒打及虐待曝光」(Hong Kong: Arbitrary arrests, brutal beatings and torture in police detention revealed)的報告指出,國際特赦組織9月5日至12日進行38次訪問,包括21名示威中被捕人士,以及代表被捕人士的律師、曾經治療被捕人士的醫療人員、在示威前線的人員。訪問期間,國際特赦組織觀看有關錄影及影片證據,而國際特赦組織人員更於9月7日晚上在旺角、9月8日晚在銅鑼灣,第一手目擊警員對示威者、旁觀者、記者經常發生的任意及魯莽反應。國際特赦組織並緊急呼籲就違法行為進行獨立公正的調查,向涉事者提出起訴,彰顯公義,並對受害人士賠償。

報告除了縷述調查背景,其他內容有6大部分:拘捕期間過度武力(Excessive Force During Arrest);拘留期間虐待或其他殘暴、不人道,以及侮辱個案(Cases of Torture or Other Cruel, Inhuman, and Degrading Treatment in Detention);搜身(Body Searches);延遲醫治(Delayed Access to Medical Care);延遲律師接觸(Delayed Access to Counsel);集會執法及任意拘捕(Policing Assemblies and Arbitrary Arrests)。

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分部主任貝奎林(Nicholas Bequelin)表示,香港警察的對待人群集結的粗暴手法,通過直播廣為世人所見,證據並無多大疑竇,明顯是渴望報復(an apparent thirst for retaliation)。他指出,香港的保安部隊在抗議期間,對民眾施以令人不安的魯莽模式及非法法策略,「這包括任意拘捕,對被拘留人士暴力報復,其中一些相等於虐待行為」。報告指出,在這場源於反對引渡到中國法例的大規模示威,絕大部分示威者是和平,但亦有暴力發生。報告指出,這看來是與警方使用過度暴力同時升級。國際特赦組織說,至今超過1300人被捕,報告中接受訪問的大部分人士要求隱名,害怕當局報復。

報告表示,接受國際特赦組織訪問的被捕人士及律師,大部分表示警察暴力是發生在拘捕之前及期間。在一些個案,被拘留人士遭到毒打,遭受相等於虐待的酷刑。報道指出,在多個個案,虐打似是對於反駁或看似不合作的「懲罰」(the abuse appears to have been meted out as “punishment” for talking back or appearing uncooperative)。

報告續稱,一名8月在新界示威被捕的男子對國際特赦組織表示,拘留期間他拒絕回答警員的問題,多名警員把他帶到另一個房間狠狠打他,威脅他若是企圖保護自己,就要打斷他的手。報告引述該名男子說,「我感到我的腿被很硬的物件打擊。一名警員把我翻轉,把他的膝蓋壓在我的胸口。我感到骨頭疼痛,不能呼吸。我想叫喊,但我不能呼吸,也不能說話」。

報告說,這名男子被按在地上,一名警員強行打開他的眼睛,用雷射筆照着他的眼,問他「你是不是喜歡這樣指向人?」報告說,這顯然是對一些示威者在示威中使用雷射筆的報復。這名男子其後因為骨折及內出血,需要留院數天。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另一名男子,他於8月在深水埗被捕。警員多次要他為手機解鎖,男子拒絕,警員因遭拒而憤怒,威脅要電擊男子的生殖器官。該名男子對國際特赦組織表示感到恐懼。被拘留在警署期間,這名男子目擊警員強逼一名男童用雷射筆照自己眼睛約20秒。報告引述該名男子說,「似乎是男童用雷射筆照向警署,他們說,如果你喜歡用筆照向我們,為什麼不照向自己?」

國際特赦組織在報告指出,他們記錄了警員在拘捕示威者時,使用不需要及過份武力的清晰模式,「防暴警員及人們稱之『速龍小隊』的特別戰術部隊,則對最惡劣的暴力負責」(anti-riot police and a Special Tactical Squad (STS), commonly known as “raptors”, responsible for the worst violence)。報告說,「差不多每個受訪的被捕人士都說,他們被拘捕時被人以警棍及拳頭毆打,即使他們沒有反抗」。

7月在上環被捕的一名年輕女子,是與其他眾多被捕人一樣,在逃離警方追捕時被警棍從後打中。她被打倒在地,雙手被綁後仍繼續遭打。同樣,8月在尖沙咀示威被捕的一名男子,提到警員向集會示威者進擊,他後撤跑走時被「速龍小隊」捉着並用棍打他頸部和肩膀,「我馬上被打倒在地。3個人壓着我,並把我的臉壓在地上。一秒之後,他們踢我的臉。這3個人繼續壓在我的身上,我開始呼吸困難,我左邊肋骨感到很痛楚。他們對我說,『閉嘴,不要作聲』」。根據醫療記錄,這名男子留院兩天,治療肋骨骨折及其他傷勢。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指,在他們訪問的個案,21宗有18宗,即85%的被捕人士留院是因為被打傷,其中5人更要至少留院5天。

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分部主任貝奎林說,「一次又一次,警員在拘捕之前或拘捕時施以暴力,即使這些人是已被制服或拘留。他們使用的武力是明顯過度,違反了國際人權法」(time and again, police officers meted out violence prior to and during arrests, even when the individual had been restrained or detained. The use of force was therefore clearly excessive, violating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law)。

報告說,國際特赦組織記錄多宗任意或非法拘捕個案,以及警方拒絕或延緩被捕人士接髑律師及接受醫治的一批個案。國際特赦組織認為,讓被捕人士及時接觸律師、家人以及醫療人員,是對虐待或酷刑的重要保護。貝奎林說,由於這些情況的普遍性,很清楚,香港警隊再也不可以調查自己,以及對示威者廣泛的非法打壓施以補救。他說,由於對內部機制例如監警會等所獲信任不多,國際特赦組織緊急呼籲獨立調查及起訴有關人士。

報告詳細提及被捕者在接觸律師或接受治療上遭到阻延的案例。報告說,儘管被捕人士重傷,警員常常拒絕傷者立即接受治療。在接受訪問的人士當中,警員在被捕人士受傷要求前往醫院後5至10小時才召喚救傷車的情況常見(common)。一名8月在銅鑼灣被捕的男子對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他在被捕時遭到毆打,在拘留時口鼻流血,警員對他說「如果你幫助快點落口供,我可以去(醫院)。4或5個小時後,當我幫他們弄好工作,我被送去醫院」。報告指,這名男子要留院兩天。

另一名男子則需留院7天,他在被捕時面部和身體多處受傷,在警署拘留7或8小時才送去醫院。報告說,他也一樣,一開始被要求落口供,警員不許他抹去臀部上的血污,這些傷勢是他被捕時,被警員拖行路上及以警棍毆打所致。

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說,最過份的個案,是一名男子8月被捕時手部骨折,在他要求送院5小時後才放行。在拘捕行動中,這名男子雙手被反綁,他憶述說,「極為痛楚,我對他們說手斷了,但他們毫不在意。」這名男子依舊被反綁幾個鐘頭。兩名接受國際特赦組織訪問的醫療人員說,那名男子的傷勢十分嚴重且罕有,很可能是由於不斷毒打造成。

報告指出,在國際特赦組織記錄的一宗個案,一名女警強逼一名女子脫光衣服進行搜身。在此之前,該名女子對女警反駁,於是女警以此嘲笑及矮化該名女子(the officer mocked and belittled the woman)。國際特赦組織的報道說,警員進行搜身應該專業,盡量避免對被搜身者造成侮辱。

國際特赦組織指出,在本月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國際特赦組織代表發表聲明,提到儘管香港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但當局必須就警方使用過度武力進行獨立及有效調查,保障民眾和平集會的權利。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國際特赦揭警多次署內虐犯 逼男童雷射筆自照眼 威脅電擊下體

反送中運動持續逾百日,警方濫暴及濫捕情況未遏止,更越揭越醜惡。國際特赦組織最新報告揭示警方在拘捕時犯下最少6種罪行,示威者被制服後不但遭毒打,有人在警署內被警員以硬物打雙腿,更被警員以雷射筆直射眼睛;有人目睹警員強迫一男童用雷射筆直射自己眼睛20秒;大量示威者亦被延誤送院,有被捕人士遭拖行及被警棍打傷後等足8小時才送院。組織狠批警隊有明顯報復心態,以非法手段對付示威者,部份更構成酷刑,違反國際人權法。

國際特赦組織今年9月5日至12日訪問了21名被捕人士,收集了來自律師及醫護人員等的證詞,發現自6月大規模示威以來,警方濫暴日益嚴重,不但對被制服人士施以不合理暴力;有被捕者更在警署及警車等警隊設施內被虐待;警方亦無理對示威者作全裸搜身、拖延將傷者送院及讓其接受法律支援,及進行濫捕。

組織透過訪問,發現警察暴行主要出現在拘捕前和拘捕期間,多宗個案顯示虐待行為似乎是對被捕者不合作的懲罰,甚至是酷刑式對待。在21宗個案中,逾85%(18人)因被毆打入院,大部份住院1至2日,3人留院5天,最長要住院逾一周。被捕人士傷勢包括手臂多重骨折、臉上骨折、頭部有一處或多處傷口需縫針,甚至有人被捕時神智不清,有人眼睛被警棍擊中後,再被胡椒噴霧噴眼。

組織接觸到一名8月在新界示威後被捕的男子,他拒絕回答警方問題後被數名警員毒打,威脅若他保護自己就會打斷他雙手。他說:「我覺得自己雙腿被硬物打,一人把我翻過來,把膝蓋壓在我胸前。我感到骨頭疼痛,嘗試大叫,但無法呼吸及說話。」其間有警員撐開其眼睛用雷射筆直射其眼,反問他是否喜歡用筆照人,他因骨折和內出血留院數天。

另一名8月在深水埗被捕的男子,警員要求他將電話解鎖被拒,威脅他要電擊其生殖器官。他扣留時更目睹多名警員強迫一名男童用雷射筆直射自己眼睛約20秒,警員對男童說:「如果你那麼想用筆照向我們,你為什麼不照照自己?」但受訪者未有披露男童年紀。

組織亦指警方拘捕時使用過度武力越趨嚴重,幾乎所有受訪者均指即使無反抗,被捕後亦被毆打。有男子8月時在尖沙嘴被速龍小隊用警棍打頸和肩膀,將其臉壓在地上及踢傷,三名速龍壓在他身上令他肋骨劇痛,禁止他發聲及反問他是否當自己英雄,他因肋骨骨折等留院兩天。有女被捕人士聲稱被要求全裸搜身,更被女警嘲笑侮辱。

國際特赦組織稱受訪者擔心被報復,不願公開身份及傷勢相片,但組織已核對醫療紀錄,有證據顯示警隊有明顯報復心態,以非法手段對付示威者,違反國際人權法。按國際人權法,警察只能在絕對必要時使用相稱武力,並盡量減少傷害。他們認為虐待行為普遍,警方不再能自己查自己,呼籲港府進行獨立及公正的調查。

曾在前線協助示威者的公立醫院王醫生(化名)稱,示威者從遠距離用觀星筆射向警員,若警方有保護裝備,理論上難受傷害;但若警員極近距離用雷射光線直射被捕者眼睛,則會造成較嚴重傷害,反映警員一向對被捕人士報復,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擔心未來示威中,警方武力會對示威者造成永久傷殘,如水炮車射中示威者,或令他們撼到硬物以致頭部重創,或有生命危險。

警方稱不會評論個別事件,重申尊重被羈留人士尊嚴和權利,如被羈留人士要求或值日官認為他們需接受治療,會將其送院;在不妨礙調查過程下,被羈留人士會獲安排尋求法律援助、與親友聯絡等。警方使用武力有嚴格指引,會使用最低武力。任何被羈留人士於羈留時有不滿可投訴,投訴警察課會公正調查。

(來源:香港01)

國際特赦組織調查揭被捕者遭雷射筆照眼 警指難跟進

反修例風波至今超過100天,逾1,400名人士被捕,國際特赦組織(下稱組織)調查發現,被捕人士在扣留期間亦遭受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有受訪的被捕人士稱,於扣押期間因拒絕答問題而被毒打,又被警員用雷射筆直射其眼睛,組織對警方做法感震驚。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區辦事處主任軻霖(Nicholas Bequelin)稱,「世界各地也透過直播,看到香港警方粗暴的人群管制手法,但警方對示威者的各種侵權、虐待行為,卻相對隱藏在大眾視線範圍。」要求當局迅速就侵犯行為進行獨立調查。警方回應指,國際特赦組織報告不完整,忽視香港整體情況,不能同意報告所講,又指報告內的有關投訴匿名、資料零碎,對警不公平,警方無能力及辦法作出跟進。警方表示,非常重視有關嚴重指控,警方有有效機制處理,希望有關人士能盡快與警方聯絡,處理事件。

國際特赦組織於9月5日至12日期間進行實地調查,訪問了38名人士,包括21名於反修例示威中被捕的人士、律師、醫護人員等,幾乎所有受訪的被捕人士均稱,於被捕時有被警方用警棍打。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總幹事譚萬基表示, 8月尾至9月初,發現警方濫用武力情況惡化,於是與總部商討,調查濫捕、濫用武力的情況。受訪的被捕人士及律師指出,警察的暴力行為通常出現在拘捕前和拘捕期間,有受訪者表示,在扣留期間遭到毒打,並遭受相當於酷刑的其他形式虐待,而虐待行為或是對被捕人士「駁咀」或不合作行為的「懲罰」。

扣留期間遭虐待:

其中一名於 8 月在新界區示威中被捕的男子稱,扣留在警署時,因拒絕回答警方的問題,被數名警員帶至另一個房間,其後毒打他,並威脅如果他試圖保護自己就會打斷他的雙手。男子指,「我覺得自己雙腿被硬物打,然後一名警員把我翻過來,把膝蓋壓在我胸前。我感到骨頭疼痛,無法呼吸。我試過大叫,但我無法呼吸,也無法說話。」當涉事男子被壓在地上時,一名警員強行撐開他的眼睛,用雷射筆直射其眼睛,並稱「你不是喜歡用它指着別人嗎?」組織認為,警方的行為明顯是報復部分示威者在示威期間使用雷射筆。男受訪者後來因骨折和內出血而需留院數天。

拒電話解鎖遭恐嚇

另一名於8月在深水埗被捕的男子透露,他被捕後多次拒絕將電話解鎖進行檢查,拘捕他的警員怒不可遏,威脅要電擊他的生殖器官,涉事男子表示,他「害怕」警員會來真的,「因為當時的情況太瘋狂了,我想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被捕男子於訪問中表示,被扣留在警署休息室時,目睹多名警員強迫一名男童用雷射筆直射自己的眼睛約20 秒,「他似乎曾用雷射筆照向警署,」男子憶述指,「他們(警員)說:『如果你那麼想用筆照向我們,你為什麼不照照自己?』」

軻霖認為,警員對被捕人士作出的行為,明顯是報復心態,「這些證據無容置疑,香港警隊有明顯的報復心態,在示威期間以魯莽手法和非法手段對付在示威現場的人,包括任意拘捕在場人士、對被捕人士作出報復性暴力行為,其中部分已構成酷刑,這樣的事態發展令人憂慮。」

示威現場被制服後仍遭暴力對待:

過去每周日的示威中,有傳媒多次拍攝到示威者被警方制服後,警方仍用警棍打他們,警方高層於例行記者會上,多次強調當時只是使用「合適武力」,惟組織接觸到的幾乎所有受訪被捕人士稱,即使他們被捕期間沒有反抗,亦被人用警棍和拳頭毆打,防暴警察和俗稱「速龍小隊」的特別戰術小隊的使用暴力情況特別嚴重。在國際特赦組織調查中,超過 85%的受訪被捕人士是因被毆打而入院,其中 3 人至少留醫 5 天。軻霖認為,警方使用的武力顯然過度,違反了國際人權法。

受訪者憶述被虐待過程仍感害怕

譚萬基稱,被捕人士接受訪問時,憶述被虐待的過程均感到害怕,經歷對他們造成心理創傷。譚萬基認為,很多武力的使用不單無法令當刻的情況有改善,反而激起民憤,如有片段拍攝到示威者已聽從警方要求,離開示威現場,惟速龍小隊仍從後追趕,並用警棍打他們;或者示威者已被制服在地上,防暴警強行扯走他的口罩,令他吸入催淚煙受苦。

示威者已被制服 仍被警員用警棍打

7 月上環的示威中,一名少女被捕,她稱,事發時她在警方推進時走避,被警員從後用警棍打,其後她被推倒在地上,警方將她雙手用索帶綑綁後,仍繼續打她。

另一名於尖沙咀示威被捕的男子稱,他被捕前,警方向示威者推進時,惟當時示威者已開始撤退及後逃跑,其間他被速龍捉到,速龍從後用警棍打他的頸和肩膀,「我立即被打倒在地,他們三個人捉着我,把我的臉壓在地上。一秒鐘後,他們踢我的臉......該三名速龍成員一直壓在我的身上。我開始呼吸困難,感到左肋骨劇烈疼痛......他們對我說『閉嘴,不要再出聲』。最近他因為肋骨骨折和其他傷勢而留院兩天接受治療。

刻意拖延被捕者見律師或求醫:

調查中亦發現大量警方拒絕或拖延被扣留人士會見律師和接受醫療治理的個案。有被捕人士稱,於被捕一刻已立即要求見律師,惟警員忽視他們的要求,或以不同的藉口推搪,如於8月12日部分被捕人士被押至新屋嶺扣留中心,他們要求見律師時,警員以電話沒有訊號為由拒絕他們致電律師。

律師無法得悉被捕者所在地

有受訪律師則指,多次的示威中,警方沒有將被捕人士帶往最近的警署,警方亦沒有向律師提供被捕者所在地,縱使律師致電警察局查問。律師稱,雖然有不少示威行動於警署外發生,但警方不能將其用作否認被捕者獲取法律諮詢的技倆,因適時讓被扣留人士會見律師、家庭成員和醫護人員,是防止酷刑和其他形式虐待的重要保障。

國際特赦組織緊急呼籲港府進行獨立、公正的調查,向涉事者提出起訴,彰顯公義,以及為受害人士提供賠償。

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譚萬基稱,是次調查結果會於全球同時公佈,並會請求聯合國相關機構向特區政府施壓,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譚萬基解釋,於此刻公佈調查,是因為十.一國慶將到,觀察到警方最近於示威行動中過份使用武力的情況惡化,希望調查制止警方濫用武力。譚萬基要求警方就是次調查結果作出回應。

警:報告未有提及香港整體社會環境

警方於9月20日的記者會上回應有關報告,認為國際特赦組織報告不完整,忽視香港整體情況。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指,警方非常重視有關調查,因為當中部分指控非常嚴重。警方留意到報告於9月初進行,相信個案是有關過去三個月事件,但報告未有提及過去三個月香港整體社會環境,包括警隊正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示威活動被示威者騎劫、四處破壞。

警方指,於暴力場面後,警方大規模拘捕,程序及需要時間較平常情況較長,但報告內未有提及以上情況。警方指,平日警方作出拘捕後,被捕人士可聯絡律師,或提供律師名冊予被捕人士,但近月所發生事件所見的,被捕人士趴在地上時,會向鏡頭大叫自己的名字,包括身分證號碼,其後會有不同律師代表嘗試找他們,「有多於一名律師代表不知被捕人士被送到哪裏」,警方需時了解才可安排雙方見面,希望大家可以理解。

警:曾就報告與投訴科校對

警方又指,報告列出很多被捕人士到警署後面對的情況,但未有提及被捕的前因後果,如「被捕人士的罪名」、「被捕前正做甚麼」、「被捕人士有否曾經反抗或毆打警察」。警方指,被捕人士事前的行為,往往會影響警方如何使用適當武力拘捕,但報告就未有指出。報告指有21人被拘捕,但警方有關投訴匿名、資料零碎如只提及月份、被拘捕地區,警方無能力及無辦法作出跟進。警方曾就報告與投訴科校對,但看不到報告所講個案與任何投訴有直接關係。謝表示,警方非常重視有關嚴重指控,相關人士可向警方直接提供資料,警方有有效機制處理,希望對方能盡快與警方聯絡。警方被追問,有關人士對警方感到害怕,會否選擇直接向國際特赦組織索取有關資料,謝指有關人士不需要感到害怕,又指警方會公平、專業處理案件。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被捕骨折者求醫遭警留難 醫護斥傷勢唯一可能遭虐打

就醫是被捕者的應有權利,但國際特赦組織訪問多名於反送中示威活動受傷被捕人士,大部份人向警方表示求醫後,警方5至10小時後才肯送他們到醫院。有示威者被警方拖行致流血不止,但警察竟不准他抹走身上血迹,直至落完口供為止。有被捕期間手部多處骨折的示威者要求就醫後,警方仍帶他到拘留所,雙手反扣背後數小時,承受難以言喻的痛楚。

國際特赦組織的實地調查報告指,受訪者要求就醫後,警方多要求先完成一系列如收集指紋、錄口供等程序後,才肯送去醫院,質疑警方借機向未有律師支援的被捕者施壓。例如一名上月在銅鑼灣被捕的示威者,被送抵拘留所時口、鼻一直流血,警方堅稱「如肯盡快落(完)口供,你才可以去(醫院)」。結果,被捕者花近5小時完成程序後,留醫兩日。

另有男示威者被捕時遭警員於路面拖行及用警棍毆打,臉上及身體多處受傷;到警署後他要求就醫,但警察不單要求先錄口供,更不准他擦走身上血迹。7至8小時後,他才獲送去醫院,最後留醫超過1星期。

報告形容最「過份的」(egregious)個案,是一名同於8月被捕的男子,他被制服時手部已多處骨折,隨即要求去醫院,但警方先帶他到拘留所,其間他雙手一直遭反扣背後,直至數小時後完成程序。他指當時曾向警員表示感到異常痛楚,但不獲理會;有兩名知情醫護向組織表示,男子所受的傷極其嚴重及罕見,唯一可能是遭受嚴重虐打。

報告指出,無理地不准傷者求醫是違反人權,延醫更可能耽誤病情;組織發現,有被捕人曾在錄口供前獲准就醫,證明警方容許做法,但非每次實行。組織亦留意到不少被捕者與醫護人員交談時,警員拒絕離開,被捕者私隱蕩然無存,有人更因此向醫護人員「講大話」,例如訛稱因跌倒受傷而非被警察虐打。

曾在示威場合任急救員的王醫生(化名)認為,不少示威者被捕時都大量流血,雖沒生命危險,但須承受巨大痛楚,若任由傷者長時間流血,可造成傷口感染等嚴重後果;其間若繼續受警察嚴刑逼供,心理壓力加大,「傷口就更痛,又係變相一種折磨。」他認為警方拒絕即時送傷者到醫院,已是極不理想,擔心隨着警方武力不斷升級,終有被捕者因為延醫導致身體永久創傷。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警謊話連篇!訛稱新屋嶺無網絡 拒讓被捕者找律師

國際特赦組織報告揭示警方拒絕或拖延讓被捕人士接受法律支援的情況嚴重,組織指有數名新屋嶺被捕人士均表示,他們在新屋嶺扣留中心被扣查期間,警方竟以該處沒有電話網絡為由拒絕讓他們致電律師;亦有被捕人士等足12小時,在完成錄口供及搜屋程序後才准見律師,組織對情況感震驚,指被捕人士會見律師是防止酷刑的重要保障,警方做法完全不合理。

報告指出,不少被捕人士均被阻撓致電及會見律師,延誤由數小時至半天不等。例如有數名被捕人士,分別在8月11日及12日在新屋嶺扣留中心被扣查,他們曾要求致電律師,警員竟稱該處沒有電話網絡而拒絕其要求。

有被捕人士在北角警署被扣查時,曾多次要求見律師,但他最後在完成錄口供及搜屋後、等足8小時才能致電律師,並在被捕後12小時才見到律師。不少受訪律師直言,警方處理今次示威事件的手法與處理一般刑事案件明顯不同,相信是希望令被捕人士在沒有律師情況下錄口供。

有律師亦指,要花數小時駕車到訪多個警署尋找被捕人士,即使律師致電警署,亦未必獲得被捕人士資訊;警方亦會將警署列為行動區域而拒絕律師進內,部份人要在外等數小時才能進內。

國際特赦組織指,適時讓被扣留人士會見律師、家庭成員和醫護人員,是防止酷刑和其他形式虐待的重要保障,但大量警員拒絕或拖延被扣留人士會見律師,做法不當,亦剝削被捕人士的人權。

(來源:眾新聞)

(來源:香港電台)

回應國際特赦調查 警方稱一向尊重被羈留人士權利

警方回應國際特赦組織調查時表示,一向尊重被羈留人士的尊嚴、私隱和權利,不評論個別事件,如果被羈留人士有任何不滿,可根據現行機制投訴。

警方表示,任何情況下,如果被羈留人士要求接受治療,值日官會將該人送往政府醫院或診所,在沒有對調查過程或司法程序造成不合理延誤和妨礙下,被羈留人士會獲安排與外界溝通,例如尋求法律援助等。警方又說,警員使用武力有嚴格指引,所使用的必定是為完成合法任務而須使用的最低武力,警員會時刻保持高度克制。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超過20名被捕人士,並收集律師與醫護人員的證詞。組織批評,香港6月大規模示威開始以來,警隊任意拘捕,扣留期間毒打和酷刑對待被捕人士,日益嚴重,形容警隊做法令人震驚,有明顯報復心態,以魯莽與非法手段對付在示威現場的人士,要求當局迅速進行獨立調查。

(來源:HKET)

國際特赦組織指使用過份武力 警方稱不評論個別事件強調有嚴格指引

反修例風波持續逾百日,警方拘捕逾1400人;國際特赦組織發表最新報告訪問21名被捕示威者,以及收集醫護人員及律師的證詞,指有證據顯示被捕人士被扣留期間曾被毒打及酷刑對待,被捕後又被拖延見律師及接受治療的權利,促當局應盡快進行獨立調查。

警方發言人回覆本報查詢時稱,警方使用武力方面有嚴格的指引,亦一向尊重被羈留人士的尊嚴、私隱及權利,已有一套既定程序處理被羈留人士,警方不評論個別事件,又指如任何被警方羈留人士於羈留期間有任何不滿,可根據現行的投訴機制作出投訴。投訴警察課會按既定程序公平、公正調查。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今日出席警方記者會上回應國際特赦組織報告指,近月香港社會環境非常複雜,警方執法面對相當大的困難,大規模拘捕後處理所需時間較長,希望公眾理解。他又稱,重視報告的嚴重指控,擬嚴肅跟進,惟報告所載的21個匿名投訴資料零碎,無提及時間與地點,難作出詳細跟進,呼籲相關人士提供資料,予警方跟進,又重申監警機制行之有效。

國際特赦組織最新報告指,一名男子上月在新界示威時被捕,扣留警署期間拒絕回答警方提問,數名警員將他帶到另一個房間,以硬物打其雙腿,之後再有警員以膝蓋壓在其胸口,令他感到胸骨疼痛及無法呼吸,更威脅他會打斷其雙手;當他被壓在地上時,有警員撐開其眼睛,以鐳射筆直射其眼睛,而該名男子後來因骨折及內出血,需要留院數天。

一名男子上月被捕期間手臂多處骨折,他即時要求送院,惟警方仍將他雙手綁在身後帶到拘留所,令他疼痛不已,他被捕5小時後始獲送院,2名醫護人員形容其傷勢十分嚴重及罕見,相信他曾遭嚴重及和強烈毆打。

國際特赦組織又指,警員拘捕示威者時使用不必要及過度武力,當中又以防暴警察及俗稱「速龍小隊」的特別戰術小隊的暴力情況特別嚴重,幾乎所有受訪的被捕人士都稱,即使他們被捕期間無反抗,亦被人用警棍及拳頭毆打;一名年輕女子於7月在上環的示威活動中被捕,被警員從後用警棍打及推倒地上,即使其雙手已被索帶綑綁,警員仍繼續打她。

一名於8月在尖沙咀示威中被捕的男子亦稱被速龍小隊從後用警棍打其頸及肩膀,並被打倒在地上,惟3名速龍小隊人員仍將其臉壓在地上,踢其臉部及壓在其身上,令他呼吸困難及左肋骨劇烈疼痛;根據其醫療記錄,該名男子因肋骨骨折及其他傷勢,需要留院2天接受治療。

國際特赦組織指,21名受訪示威者個案中,超過85%、即18人因被毆打而入院,其中3人至少留醫5天;組織亦錄得多宗警方拒絕或拖延被扣留人士會見律師和接受醫療治理的個案,由被捕人士提出求醫送院,一般需要5至10小時。

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區辦事處主任軻霖(Nicholas Bequelin)呼籲港府盡快進行獨立及公正的調查,向涉事者提出起訴及為受害人士提供賠償。

(來源:明報)

警方:國際特赦組織報告資料欠清晰 未找到脗合個案

國際特赦組織昨晚發表實地調查報告指出,報告中調查逾20名被捕者的資料,有證據顯示被捕者在扣留期間遭受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警方在今日(20日)的例行記者會中回應,指出核對過資料後未能找到脗合的個案,而報告中有很多遺漏的地方。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表示,報告中的是匿名個案,且沒有提供地點、日期等細節;另外又沒有提供被捕過程的前因後果,例如被捕者有否反抗或襲擊警員,資料不清晰。他呼籲被捕者挺身而出,直接聯絡警方提供資訊。

另外,有記者問及8.31太子站拘捕事件中,警方劃的封鎖區太大導致傳媒未能拍攝情況,因此引起謠言。謝振中回應指當時封站的決定並沒有問題,因當時情況混亂,而且部分人有攻擊性物品,警方是顧及到蒐證問題而封站。記者建議警方收窄封鎖區,讓傳媒有限度拍攝。謝振中稱記者的建議非常好,就將來的事件可與記者代表討論,但記者若在現場遇到同樣情況的話,可即時通知傳媒聯絡隊。

(來源:星島日報)

警:投訴匿名且資料零碎 無法跟進國際特赦報告個案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不斷,三個月來爆發多場示威衝突,警方拘捕超過1000人,期間多次被指濫用暴力,又傳出虐打被押送新屋嶺的拘留人士。國際特赦組織發表報告,指示威者被制服後不但被毒打,有人在警署內被警員以硬物打雙腿,更被警員以雷射筆直射眼睛;有人目睹警員強迫男童用雷射筆直射自己眼睛20秒;大量示威者被延誤送院等。組織批評警隊有明顯報復心態,以非法手段對付示威者,部份更構成酷刑,違反國際人權法。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指,警方重視相關指控,並指部分指控甚為嚴重。他又指,相關訪問在9月初進行,但指報告內涉及過去3個月社會整體環境的篇幅不多,包括警隊正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等。他舉例指,警方平日作出拘捕後,警方會容許被捕人士聯絡律師,但近日有人在被捕時大叫自己的姓名及身份證號碼,其後會有不同律師代表去警署尋找相關人士,警方需時安排被捕者與相關律師代表會面。

他又指,有關報告列出不少被捕人士在到達警署後所面對的情況,但並沒提及受訪者被捕時的前因後理,例如其在被捕前的行為等。他又指,相關投訴匿名,而且資料零碎,警方無法作出詳細跟進,並指對於匿名投訴無從得知真偽。他呼籲,相關人士盡快與警方聯絡,並向警方直接提供資料。

(來源:明報)

警否認殺人強姦指控 聲言追究造謠

反修例運動持續,針對警方的傳言不絕,包括指控警員殺害或強姦被捕者,有關信息在網上流傳。警方昨日強烈譴責有人惡意抹黑,動搖市民對警隊的信心,又稱殺人、強姦屬非常嚴重的刑事指控,警方要求「所謂的受害人」拿出證據,警方會嚴肅跟進。謝振中警告,若有製造謊言,警方會追究。有負責跟進過百名反修例示威被捕者的義務律師團隊表示,未曾收到有女被捕者涉被警員強姦或性侵的個案。

義務律師團:未收過性侵個案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表示,網上重複出現一些毫無根據的指控,有許多人不願挺身而出、躲藏在口罩後指控,包括稱有內地執法部門混入香港警隊,指控警方殺害或強姦示威者。

他強調,殺人、強姦屬非常嚴重的刑事指控,不能單靠憑空想像而確定,「希望所謂受害人拿出證據來,警方會嚴肅跟進」。他表示,這些謠言動搖市民對警隊的信心,強調如有人無視事實,「加鹽加醋製造謊言」,警方必定追究到底。

謝亦指出,留意近日有不少人在國際場合中,對警隊作不實指控,如有人指出,有示威者被警員施以性暴力、無理全裸搜身15分鐘至半小時。他回應稱,根據警方紀錄,相關女子逗留在搜查室僅4分鐘,形容性暴力指控是「無稽之談」。至於女子疑遭布袋彈射爆眼個案,謝說案件仍在調查中,涉及法律訴訟,他認為在未有調查結果前,任何人不應妄下結論。

稱浮屍案無關8‧31 「家屬9月6日見過死者」

9月16日將軍澳發現一宗浮屍案,外界質疑與8.31太子站事件有關。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表示,該宗浮屍案與9月6日一宗失蹤人口案有關,初步調查顯示「大機會為自殺」,家屬最後在9月6日見過死者,證實與太子站事件完全無關。

在反修例示威中,有負責跟進過百名被捕者的義務律師團隊透露,他們未曾收到有女被捕人涉被警員強姦或性侵的個案,但有部分被捕人投訴因頭部曾被警棍擊中,需到醫院接受磁力共振檢查,亦有被捕人在被捕過程中出現斷骨的傷勢。其中一名律師又稱,現時較多的投訴是被捕人在拘押期間遭警員掌摑及以強光照射眼睛,另有女被捕人曾被女警要求全裸搜身。

7‧21元朗白衣人施襲再拘一男

警方昨日就7月21日元朗站白衣人施襲事件,在落馬洲拘捕一名59歲黃姓本地男子,涉嫌參與暴動,他將被通宵扣查;事件至今共有33人被捕。據了解,黃報稱無業,於離港時被捕。

(來源:星島日報)

警:造謠者在無事實基礎下 作沒根據指控是不負責任

警方「速龍小隊」上月31日衝進港鐵太子站月台,以警棍制服多人進行拘捕後,坊間流傳有人「離奇失蹤及死亡」,包括近日被發現浮屍海上的失蹤女子高秀蘭。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下午在記者會上澄清近日有人於不同自殺案件中造謠。

江永祥指,近日有人於不同自殺案件中造謠,包括一宗在將軍澳發現浮屍案件,被指與831太子站事件有關。江永祥指,相關案件與本月6日一宗失蹤人口案件有關,並指其家人於本月6日曾於家中接觸事主,強調案件與831事件無關。

他又指,造謠者在完全沒有事實基礎下作出沒有根據的指控,是不負責任,亦沒有考慮死者及其家人感受,行為十分自私。他亦表示,有關「捕風捉影」指控目的是撕裂社會,激發社會對立情緒。而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亦指,在網上流傳圖片指控警方輪姦被捕人士並非事實。

另外,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則指,網上重覆出現針對警方毫無根據的指控,坊間亦湧現不少不願意挺身而出、躲藏在口罩後面的投訴人。他指,這些無稽指控,包括聲稱有內地執法人員混入警隊,以及指控警方殺害或強姦示威者。他續指,殺人及強姦是非常嚴重的刑事指控,不能單憑某些人憑空想像而確定,並要求所謂受害人拿出證據。他呼籲,市民「兼聽則明,偏聽則弊」,不要輕易相信網上流言或個別人士片面之詞。另外,對於有人指有女示威者被警方的布袋彈傷及眼部,謝振中則指,該宗案件仍在調查,並指在法庭訴訟未有結果前,任何人亦不應擅自揣測。

(來源:星島日報)

斥警惡意中傷 陳淑莊:受害者鼓起勇氣申訴就是造謠?

警方下午在記者會上表示網上重覆出現針對警方毫無根據的指控,坊間亦湧現不少不願意挺身而出、躲藏在口罩後面的投訴人。他指,這些無稽指控,包括聲稱有內地執法人員混入警隊,以及指控警方殺害或強姦示威者。他續指,殺人及強姦是非常嚴重的刑事指控,不能單憑某些人憑空想像而確定,並要求所謂受害人拿出證據。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則指,警方惡意中傷受害者。

另外,一名化名呂小姐的事主早前表示,跟兩名女警入房後,其中一名女警呼喝她,要脫光衣服搜身,歷時約15至30分鐘,並指有多名男警站在門外。警方今日表示,已就指控作出了解,並證實不屬實。陳淑莊指,警方惡意中傷受害者,並指警方定期開記招是自圓其說,「不斷向受害者傷口灑鹽」。她重申,任何在公開場合就「警暴」的發言都是建基於事實,以及經過親身與相關受害者及/或代表律師接觸,並質疑警方說法霸道,並反問指,「受害者鼓起勇氣申訴就是造謠?」她又指,受害人以口罩示人,是擔心警方報復。

她亦指,國際特赦組織發表的最新報告,透過訪問受害者、醫療報告及多方求證,顯示警方有虐待及報復被捕者,而且不同個案情節手法類同,並指警方必須嚴肅跟進。

9.7大埔墟站「追到邊個拉邊個」 大狀:沒「合理懷疑」作出拘捕

9月7日晚,大埔墟港鐵站內有24人被捕,警方指他們涉嫌非法集結,其中包括被至少7名警員亂棍圍毆、導致頭部大量出血的中學生。眾新聞翻查當日片段,並追訪多名被捕者、目擊者,從畫面和被訪者的證詞顯示,警方當晚的行動是否在「合理懷疑」下作出拘捕受到質疑。若然屬濫捕,市民又可以怎樣追究?

區政聯盟社區主任姚鈞豪當時在其中一名被捕男子附近,他憶述:「男子一路冇郁,面向牆,有兩三個警員經過佢(沒有拘捕),後尾突然有警員用棍打他頭一下將他制服。」從當日的新聞片段可見,警員追捕期間如追不上某人,就會轉移目標。情況令人覺得警員只是「追到邊個就拉邊個」。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指出,警方近三個月的一些拘捕行動均出現這種情況。他指出警方並非在有合理懷疑的情況下作出拘捕,「最明顯就係8.31太子站。衝落月台就拉人,除非你一直在control room睇住邊個換衫、認住佢。根本無可能(在拘捕前)知道佢之前做過啲乜,所以我覺得係無合理懷疑。」

根據《警隊條例》第50條(1),當警員作出拘捕時,警員必需合理地相信該人會被檢控、或合理地懷疑該人犯罪,這樣的拘捕才是合法的。何旳匡又指,如果認為警方「濫捕」,除了向警察投訴課投訴,亦都可以循民事索償;更甚者,警員拘捕期間所使用的武力將被視為「非法使用武力」,市民可以提出刑事訴訟,即類似朱經緯案。

9月7日當晚,有網民發起在大埔築人鏈的活動,集合地點定在大埔站。晚上九時許,人群開始聚集,及至十時左右,站內已經出現數十防暴警,與大約300市民對峙。該區區議員居中協調,市民要求警方離開,雙方爭持不下,警方終於晚上11點35分從的士站出口撤離港鐵站。警方離開後,有部分人破壞站內閘機,包括用硬物撞擊、用水淋濕閘機顯示屏,現場所見,共有兩部閘機被破壞。部分市民之後走向另一邊出口,即「連儂隧道」、新達廣場扶手梯一帶。11點43分,現場傳出消息指有警車回來,但未知方向。

站內人們正猶豫從哪個方向離開,警方旋即從的士站及「連儂隧道」一帶的出口湧現,包抄站內的人。那時在的士站的目擊者蘇先生向眾新聞憶述情況,他表示在的士站見到超過4架衝鋒車、3架「豬籠車」以及4至5架私家車駛近港鐵站,「車都未停定就衝落嚟,有口罩、無口罩嘅都打。」蘇先生見狀,跑入閘內避過一劫,但同行友人沒有跑走,結果在的士站附近被捕。蘇先生又指,見到有人向新達廣場方向跑去,被防暴警從「連儂隧道」攔截,但一調頭跑就被夾擊,他相信被打至頭破血流的男生便是其中之一。

蘇先生的同行友人W先生(化名),表示自己當日穿白色衫、戴普通藍色外科口罩。有人破壞閘機的時候,他說自己只是「望一望」,沒有參與,之後與蘇先生行到的士站附近。他形容警員在的士站落車後衝入站內就打人,「咩都無講,除咗粗口。」W先生當時見到大批警員而沒有跑走,他解釋:「因為諗住自己冇做啲乜同埋着緊街坊裝。」結果他頭部、肩各中了一棍,被制服後再被打一棍左腳。他其後被帶到榮華鋪頭門外,警員為他上索帶及宣稱他涉嫌非法集結。

另一名被捕人士A先生(化名)憶述:「警方離開咗大埔站向廣福邨駛走,之後我同我朋友跑去小巴站確認有幾多架警車駛走咗之後,就行番入大埔站大堂,行到Starbucks對面見到有人破壞閘機。我同朋友就反方向去番的士站,啱啱行到近的士站間7仔門口已經見到有幾架警車駛緊入嚟大埔站,同大量警員喺的士站跑入大埔站。我見到之後就向大堂方向跑,直至跑到客戶服務中心對出,見到另一批警員包抄就舉起雙手投降。」他之後被要求蹲在榮華鋪頭門外,過程中沒有被警員毆打。他記得自己當日戴普通藍色外科口罩、穿黑色T-shirt。他又補充指,警察無講過任何說話,一落車就跑向大堂進行拘捕,目測當時有50、60個警員在場。

拘捕行動結束後,警察築起防線、港鐵站落閘,所有人都不能踏入站內範圍。目擊街坊黃先生說,見到有市民在站內剛出閘,卻被警察用棍毆打,亦有中學生穿著排球校隊服裝,被警員追打,「如果真係出嚟(破壞社會安寧),唔會著校服架嘛。」翻看當日片段,當日大部分人並非穿黑衣、多數穿短褲,部分人更是「踢拖」。

從上述有線新聞報道當晚片段見到,被打至頭破血流的藍衫白褲中學生,並沒有參與破壞閘機,但走避警方追捕時被一名趴在地上的警員扯住右腳,另外至少6名警員用棍圍毆,逼令他伏下。

其後,男生的頭部大量出血,背上寫有「急救」二字的警員現場替他做初步急救,他多番用手指指向該男生,並在他耳邊說話,男生點點頭,該警員這才從急救包取出紗布繼續為他治理傷口。同時,旁邊一名站著的警員也指著該男生喝道:「唔好郁,你受咗傷,你聽唔聽到,而家幫你急救緊,你知唔知?」這名警員也喝令記者「唔好阻住救人,行開啲啦,記者」。警方亦隨即封鎖港鐵站範圍,將記者趕出「封鎖線」。該名男生於凌晨12點半前已送院,現已出院。

眾新聞向警方查詢當晚拘捕行動的情況,獲回覆指:「九月七日晚上約十時三十分接報有人在港鐵大埔墟站內聚集,並毀壞站內設施。人員趕赴現場,於港鐵大埔墟站共拘捕20男4女,年齡介乎14至48歲,他們涉嫌『非法集結』。案件由大埔警區重案組跟進,所有被捕人已獲准保釋候查。」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指出,以「非法集結」為名作出拘捕是相對容易,只要警方認為聚集的群眾(三人或以上)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令人害怕社會安寧被破壞,就可以引用。舉例說,聚集的人們當中有人破壞閘機,另一些人只是旁觀,但若然警方有合理懷疑這些人有共同目的,就可以涉嫌非法集結拘捕這些人。不過,要證明一個人有無意圖參與非法集結,何旳匡指警方應翻查閉路電視錄影。

何旳匡續道,近三月個多月的一些拘捕行動中,警方其實不可能知道被捕者在被捕前做了甚麼,亦即沒有合理懷疑下作出拘捕。他認為這種情況不僅出現在9.7大埔事件,「最明顯就係8.31太子站。衝落月台就拉人,除非你一直在control room睇住邊個換衫、認住佢。根本無可能(在拘捕前)知道佢之前做過啲乜,所以我覺得係無合理懷疑。」根據《警隊條例》第50條(1),當警員作出拘捕時,警員必需合理地相信該人會被檢控、或合理地懷疑該人犯罪,這樣的拘捕才是合法的。

若認為警方「濫捕」,市民可做甚麼?

何旳匡表示,濫捕意味著警方在拘捕時所使用的武力屬於非法,市民有三個途徑追究警方責任:(一)向警察投訴課投訴、透過內部紀律聆訊對涉事警員作出處分;(二)向警方提出民事索償;(三)如果警員涉嫌有意圖非法使用武力(或有其他刑事罪行成份),可以提出刑事訴訟,即類似去年被判監三個月的前警司朱經緯。

何旳匡指,如提出民事索償,律政司相當可能向法庭要求暫時擱置,待被捕人的刑事案件結束後才審理民事索償,但如果一段長時間(例如三年)後仍未處理刑事案件,則可以向法庭申請頒令盡快處理民事索償。至於提出刑事訴訟:可以先像一般罪案般報警、落口供,要求警方作出調查,如果警方同律政司決定不起訴,可作出私人檢控。但要留意,警方調查期間有機會控告報案人當時所犯的其他罪行。被捕人又可以去投訴警察課投訴,如果調查結果顯示投訴成立、又有刑事成分,警方會再作刑事調查以決定是否起訴。市民針對警察部分決定或政策亦可以申請司法覆核。何旳匡提醒,任何時候都可以作出私人檢控,但要由市民舉證,相對困難,而且律政司有權隨時接手並終止檢控,一般被視為最後手段。

現時就9.7大埔事件已有一宗投訴,涉及當日被打至頭破血流的中學生。其他被捕人士亦有人考慮進行民事索償,但打算待個人的刑事案件結束後再提訴訟。

(來源:立場新聞)

警隊留下難滅印記的100天 現役警員:其實,我們從來都是政權工具

反送中運動至今已持續超過100天,民間爭取的除了「五大訴求」,還有對香港警隊所作所為的調查與譴責。

這星期,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向警務人員發表公告,形容過去100日「是他在警察生涯中最難忘的一段日子」,又稱將會於警隊歷史上留下「不能磨滅的印記」。他又安慰同僚,管理層會採取一切可行措施,照顧同事的福利及家庭需要,「力求讓大家能夠在無後顧之憂的環境下履行職務」。

這100天,香港警察做過的事,很多人在媒體鏡頭、直播片段中看得一清二楚,然而面對這場運動(或他們理解的「暴動」),香港警察究竟在想什麼?

為了解警員心態,反送中運動爆發至今,《立場新聞》三次訪問現役警員阿峰(化名),訪問分別於6月中(6.12衝突後)、6月底(示威者兩度包圍警總後)及8月底進行。

阿峰在警隊任職多年,亦接受過機動部隊訓練,但這場運動他沒有在衝突前線執勤;他只是三萬人警察隊伍的其中一員,意見亦絕不能代表所有警務人員,但透過他的自白,我們至少可一窺這100天於鏡頭以外,香港警察在想的是什麼——即使大家未必同意。

(下文經由《立場新聞》記者整理三次訪問內容,以第一人稱寫成。文中的「我」是受訪者警員阿峰。)

*   *   *

「社會衝突警隊埋單」

現在警隊的氣氛,其實都幾得意。明明仍是非常時期,但大家好像都慣了這是常態。照理這不應是常態,無理由日日預咁少人返工,大多數同事都要出去做暴動。

以前我們每更返8小時45分鐘,現在每更12小時45分鐘。返多咗嘅,可以揀放假或者補錢。一開頭有些同事雄心壯志,話梗係唔放假,賺多啲,但過一排,大家都攰啦。

之前出去做暴動的同事,會好興奮咁返嚟分享出面的所見所聞。現在少咗。可能因為講來講去都係,射幾個催淚煙,搞幾輪,拉幾個人。開頭好似好特別,現在不是了 — 其實大多數香港人都係咁啦,慢慢會麻木。

《逃犯條例》呢件事會搞到咁大,我係好surprised嘅。

其實打得警察呢份工,大多都係支持政府,就算唔支持都會扮支持啦,但今次件事開始的時候,只講條例,真係不太多人支持。喺警署大家講開,或者canteen電視播開講兩句,我聽唔到有人話,「梗係要立啦!呢啲仆街要拉!」無聽過類似的說話。

甚至6月9日前,我聽到好多同事吹水講,唉其實政府係咪真係要咁急推呀,台灣都話唔駛啦。咁急推,啲人反抗會好大。我自己都係咁諗,明顯無迫切性你又要咁樣搞,社會就會有衝突,社會有衝突咁邊個埋單?咪警隊埋單囉。

我覺得今次我們被人put on the table仲嚴重過佔中。我唔知林鄭月娥係咪有intention跣警隊一鑊,但你係將警隊放在一個磨心位,喂大佬,條《逃犯條例》又唔係我話立,係你要立嘛阿姐,你自己出嚟同人解釋啦。

但我們食君之祿擔君之憂,係咪先?我收你人工,無辦法就要被你夾上轎。

*   *   *

「Training 係咁教」

網上好多人話警察好暴力乜乜,喂,我們往往睇返,即使喺facebook、甚至主流媒體replay出嚟的片段,成日都斷章取義,你攞住後面嗰part出嚟講,咁梗係警察錯啦,好似無端端狂揼人,但你冇咗頭part喎。

所以我的同事係非常之嬲嘅,整個氣氛都唔好,因為呢堆被剪輯過的片段,不斷在這個世界流傳,以至好多無去過現場的人,或者有去但企得好後、唔知發生咩事的人,都覺得差人係癲嘅。

我明白對一些無受過警察訓練的人來說,會覺得好ridiculous。但我們的訓練係咁樣嘅:once警務處處長宣布呢場係暴動的時候,在現場appear的所有人都係暴徒,我們唔會再推測,呢個人係咪善意。因為一旦進入暴動的模式,就再唔係警察對一個人的場面,而是一個大型的活動,簡單來說,就是battle和war的分別。

處理暴動的training係無差別的,唔會針對你掟過嘢,所以我揼你,你無掟過嘢我就請你離開…一定無差別的,因為武器的設計就係無差別,催淚彈。當警務處處長宣布得暴動,要驅散,根據我們的training,你企喺度,甚至跪喺度,都已經唔可以容許。因為我們在現場,只有一對眼望住前面,唔會知道後面發生咩事,可能你唔去揼前面無端端坐喺度嗰條友、唔射支煙過去,會引發後面好大的問題。

你話呢個準則合唔合理,我唔識答。但我們別無選擇,必須咁樣做。

作為警務人員,你要信呢套訓練會work。你出人工就係做這件事。你唔會諗,佢好慘喎,我們可否同情佢?如果有同事在現場,見到有市民只不過企喺度狂鬧警察,於是覺得「點解我要向佢射催淚煙?唔勸佢走?」… 如果一個受過完整機動部隊訓練的同事,仍講出這句說話,我覺得係非常不成熟的警務人員。這個人也不適合做警察 — 佢唔係壞人,甚至係好人添,但這份工真的不適合佢。

你事後覺得我今日好罪惡,要辭職,fine;但係大佬呀,你唔係低人工嘛,三皮幾四皮嘢一個月,真係因為你叻仔咩?就係買你忠心之嘛。

*   *   *

「暴動 mode」的源頭

聽到不少人說,為何香港警察突然變成這樣的?每次一進入「(處理)暴動 mode」,每個警員的行為、動作、反應,以至情緒,都好像變了另一個人。

我想,這個跟我們接受的訓練有關。例如以前在學堂,七成時間都在練步操,教官會要求一講一個口令,就進入另一個模式去操;另一個訓練是,夜晚全部人訓哂覺,教官會靜雞雞入嚟,捉走其中一個—當然唔畀佢出聲啦—然後睇下捉走幾多個,班學警先發覺。

這些訓練好改變到我。我們慢慢會進入一個狀態,無論任何時間都要好有alertness。

機動部隊訓練就更加。它的成立、就係要處理公眾集會,甚至暴動。出學堂之後,我哋會去唔同環頭工作,大多數同事在半年至兩年之內會被召入機動部隊,接受為期三個月的訓練,大部分都係防暴的訓練。

機動部隊訓練係比學堂辛苦100倍,好Q辛苦。因為大部分時間都放在體能同戰術訓練上面,舉啞鈴、掌上壓、跑步就唔提了,重中之重就是防暴操,著哂三、四十磅的防暴裝備上身,在烈日當空之下受訓,而且是好密集式的訓練。教官好嚴格,由你入去第一日,屌到你出去嗰日,每樣嘢都會同你計時,例如燒煙前要防毒面具,25秒要全個隊完成哂—聽落好簡單?但一隊人唔可以全部一齊上mask,否則戴緊時會被人打。25秒,係分批完成哂。

又例如有種訓練叫ETO,emergency turnout。成班人本來在更衣室好優悠自在,食緊雞,聽緊收音機,突然有人走入嚟嗌 ETO,成班人就要跑住咁著衫,落去攞槍,短時間內上哂gear,隨時上車行得,呢個訓練係成日做的。

例子仲有好多。和平集會,我們的模式係點;暴動的,模式又係點。教官一聲號令,就要轉。有時明明叫你去一個方向跑,叫一聲就全班人180度轉…全部訓練,都要你在短時間內進入另一個狀態。

還有,PTU(機動部隊)成日講一樣嘢,叫「震懾力」,所以你成日會見到同事黑起塊面、爆哂粗,somehow可能佢不是太嬲,但會appear to be一個好有震懾力的狀態,這也是training的一部分。當然有好多同事收工都轉唔返mode,咪有好多家庭悲劇發生囉。

我年輕時受訓,當時香港社會氣氛無咁複雜,我仲好肯定,練完呢套嘢,一世都唔會用啦。我的同事、上級都係咁講:你練啦,滿足下啲staff啦,反正一世都唔會用啦。當時我也會幻想下,第日兵荒馬亂,就會以英雄姿態、正義之師咁平息暴亂…我無乜諗過,呢件事係啱唔啱。

隨著年紀漸大,我會諗,一個社會係咪需要一班防暴警察?個人覺得任何社會都需要。好似一把槍,擺喺度你可以用來打獵,你可以用來殺人,把槍係唔會決定前面的目標應否被射擊,而是揸槍的人怎去用。

所以我不覺得暴動訓練有何問題,而是決策的人怎去使用—這才是問題。

*   *   *

「拖垮警隊太天真」

有些事我是想解釋一下的。

出面講到警察形象好似好差,但對我每日工作有無明顯影響呢?其實好少。

你做前線警察就會知,真的好像平行時空一樣。出面示威暴動講到好憎人差人,但你每日行街,香港人真係好得意,佢哋好似變返馴良的市民。

有一個例子。我間差館雖然唔係「大港」(即旺角、尖沙咀等大警署),但之前都被人圍過。圍完,第二日有超多街坊送嘢嚟,幾乎每個鐘都有人,卡呀,花呀,係有李偲嫣之流,但更多是平民百姓,有三十歲出頭的買個禮盒過嚟,仲有個阿婆,大熱天時,帶咗啲烚好的雞蛋,還有一箱水…你話佢係親中愛國團體策動?我點都唔信。

所以係咪新聞所講,地區街坊都好討厭差人,真係未必是一面倒。甚至有些同事會說,這些才是真街坊;平日夜晚那些,是示威者扮的。

另一個誤會是,有些暴徒話想拖垮警隊。我想講,警察攰就係梗係有,但如果他們真係咁諗,其志可嘉,但未免太天真。你要知道,我們係出住幾皮嘢人工,有政府公帑support,出入有冷氣車,仲有精良裝備。攰的話,警隊會安排冷氣地方給我們睡覺,每日有免費飯盒食…我們是這樣跟他們打消磨戰的。

六月底有人包圍警總。我識得一些同事,當時在警總入面standby。佢哋話好爽,咩都唔駛做,日日食雞、上網,糧水又充足—警察總部有四萬個杯麵,全部大碗裝、十幾蚊的出前一丁。大家以為佢哋一定係含辛茹苦咁守護警總,但原來咁輕鬆。

*   *   *

「無見過基層咁憎管理層」

發展到今時今日,我們當然好憎示威者—as worse as示威者睇差人囉,100%同事都會叫佢哋做「曱甴」。

但好多基層同事,包括我,同樣好憎管理層,即係警務處處長、副處長等。

大家一向都唔鍾意盧偉聰,6月12日之前嗰秒,都仲覺得佢係一個廢柴,睇死佢實舉棋不定,但6.12之後,其實係有改觀,因為佢今次真係果斷咗,好快就宣布暴動。如果上次旺角騷亂佢係0分,6.12令佢至少加到50分。

但之後又跌返落去。轉捩點係第一次圍警總,好多同事都好嬲,唔係嬲示威者包圍,而係嬲點解警隊管理層容許呢件事發生,呢個不單關乎士氣、尊嚴,警隊是緊急服務的機構,總部被包圍,在其他地方已是緊急狀態,點解管理層唔做嘢?唔係不能,係不為。於是好多同事大惑不解,氣氛變到非常差,好憎恨管理層。

之後6月底,管理層做過好多嘢,上面幾隻神獸(處長、副處長、高級助理處長)係咁發信,話會好保護每位同事,而家咁做,係因為打緊一場仗云云,又有高層不停走訪唔同警署,但講真,無可能可以平息到警察的憤怒。我真係未見過基層咁憎管理層,講粗口就必然啦。

而家每日記者會,眼見到佢哋拙劣的溝通技巧,真係聞者傷心聽者流淚,我真係覺得不如唔好講啦。

憎管理層仲有好多原因。更重要是他們的決策失誤,不時令到夥計落單,陷入危險的局面。例如機場那單(8.13),好彩夥計無掹槍連隨開一飛,呢個你無得怪佢,被人打到咁樣,分分鐘會死嘛,但之後示威者的情緒會更加激進。

如果開咗槍,呢個完全係RRC(Regional Response Contingent,總區指揮大隊)的問題,係你擺佢喺一個無得選擇的position,明明應該可以避免的。

不過,雖然對上頭好多不滿,但「屌住做」一向都是警隊文化。你話警隊多唔多牢騷?好多,多到如果你齋聽佢講嘢,唔睇佢做嘢,會以為警隊就嚟滅亡、叛變;但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警隊的特質係「屌住做」,你order嚟到,就唔會再諗乜嘢,事後做完又屌,下次又做。你話會唔會有一日會爆?真係答你唔到,但警隊近200年都未爆吖。

*   *   *

警察誓詞第一句

以前我好緊張警隊形象,但近年會諗,以前香港警察形象好只是bonus,因為全世界沒一支警隊形象係好。

好多人有個美麗誤會,警隊當然有一部分職能是服務市民,塞車就告車,你被人偷嘢就幫你捉賊,你唔見咗個仔就幫你搵返。但亦有好大部分職能,其實係擁護政權。點解我們要做防暴演習呢?防暴本身已是維護政權的行動。市民出來暴動,其實是反映對政權的不滿嘛,如果單純是服務市民,唔好話幫佢,至少唔應該阻止。

但警隊點解要做防暴演習?要有防暴隊?基本上就係擁護政權。我們一向都是政治工具,你鍾唔鍾意都好,這是客觀事實。

這三個月,好多人拎返香港警察誓詞出嚟,話咩「不畏懼、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其實大家知唔知香港警察誓詞第一句係咩?

係「本人會竭誠依法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效力為警務人員」—無論如何,我們都是擁護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無呃你啦。

(來源:香港01)

元朗信義中學便服日「反黑」 學生穿黑衫指校方苛刻

反修例事件後,黑衣成為校園禁忌?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元朗信義中學學生日前接獲校方廣播通知,指學生於今(20日)的便服日期間,不可穿著全黑套裝,違規者將通知家長將學生接走。今早七時,校園外陸續有穿著便服的學生上學,亦有學生穿著全黑衣物,在校門外集合,準時8時05分齊步走進校園。

據報,早前有元朗信義中學學生在社交媒體上聲稱,自己將會在便服日穿著全黑衣物上學。有家長獲悉事件後,致電校方反映意見,校方亦隨即在校內廣播,指便服日期間,同學只可以選擇黑衣或黑褲其一,並禁止佩戴黑色口罩,否則將會通知家長將違規者接走。有同學指出,學校從來沒有不可穿黑衣褲上學的規例,今次在未有徵詢同學的意見下禁令,做法苛刻。

現場所見,大部分穿著黑色衣物的學生均為高中學生,偶有同學未有理會校方要求,繼續佩戴黑口罩上學。「個個人都有自由揀自己著咩衫,如果驚涉及言論,綠色、藍色衫都唔應該著,而唔單單係黑色唔應該著。」有不願具名的高中同學表示,校方的做法有問題,同學之間亦有就事件討論。受訪期間,有老師及校內牧師在校門守候,並以保護學生為由,召集屋邨保安驅趕傳媒。

校方以負責人不在港為由,對事件暫未有回應。

(來源:東網)

荃灣50學生組人鏈 港大生校園揮美旗促通過人權法案

修訂《逃犯條例》爭議未息,多區相繼出現反修例聯校人鏈。荃灣今(20日)傍晚有中學生發起人鏈活動,約有50多人參與。

另外,今午1時許,約20人手持美國國旗現身香港大學校園,並高呼「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口號,隊伍更曾高唱美國國歌。

據知,示威者為港大美國旗隊成員,他們連同其他港大學生在校內遊行,促請美國國會盡快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亦希望國際社會繼續留意香港的事態發展。

(來源:明報)

荃灣學生組人鏈爭五訴求 金融界集會抗議匯豐炒人

昨日民間繼續有多場反修例活動,其中在荃灣區,10多間中學的學生及校友傍晚起自發組成聯校人鏈,表達「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聲音,人鏈由荃灣中心一帶連至石圍角商場一帶,沿途經愉景新城、福來邨、路德圍、港鐵荃灣站、石圍角天橋等。有學生亦舉起「還望諒解」的標語,希望因行動而構成不便的市民能夠諒解。

另外,金融及銀行業工會昨晚6時起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集會,抗議匯豐銀行本月初解僱一名參與罷工、並正組織工會的外判員工梁禮邦,約有200人出席。參與集會者高叫「反對財團白色恐怖」等口號,抗議匯豐協助政府打壓員工言論自由及組織工會的權利,要求匯豐撤回解僱決定。

事主梁禮邦表示,雖然工會尚未成立 ,但現時約有20名金融界人士與他接觸,並已聯絡15個國家的工會成員,包括英國、美國及澳洲等,計劃於下月2日到各國的匯豐銀行抗議。

梁禮邦任職的金巴斯集團(香港)回應稱,梁仍為該公司現職員工,員工合約清楚訂明,公司有權因應需要而不時調派員工到不同客戶的物業工作。該公司稱尊重表達意見的自由和權利,會公平對待。

(來源:星島日報)

金融及銀行業工會發起遮打花園集會 促匯豐撤回解僱決定

社會示威活動不斷,並有多間公司先後捲入政治爭議。金融及銀行業工會晚上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集會,反對匯豐銀行打壓工會及裁員,並要求撤回解僱決定。

一名匯豐客戶服務團隊的外判員工梁禮邦在參與本月3日的全民大罷工期間,呼籲成立銀行業工會,並接受傳媒採訪,其後被匯豐解僱。工會發起在晚上6時半至7時半,在遮打花園舉行集會,並已獲不反對通知書。

滙豐發言人其後表示,梁禮邦並非滙豐員工,也從未受僱於滙豐。他受僱於金巴斯集團。對於他錯誤地向傳媒陳述其受聘的性質,滙豐表示遺憾,會密切留意事態發展,並針對相關失實言論保留一切追究權利。

金巴斯集團 (香港) 回應指,公司為不同客戶提供服務,當中包括滙豐,而梁先生仍為該公司現職員工,並尊重表達意見的自由和權利,不論員工的性別、種族、宗教、政治立場,我們都會公平對待。

(來源:香港01)

400人出席反對打壓工會集會 滙豐保留追究失實言論

金融及銀行業今日(20日)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9.20集會,反對早前匯豐銀行解僱一名參與罷工的外判員工。集會已取得警方嘅不反對通知書,並將於晚上6時開始。

事主及發起人梁禮邦表示,他在9月3日參加全民三罷時呼籲組織銀行業工會,9月5日即遭匯豐銀行解僱。他認為,組織工會是港人應有的權利,不滿對方打壓,斥做法是散播白色恐怖。滙豐回應指,保留追究梁禮邦失實言論。

集會在晚上約7時45分完結,但人群約8時才陸續散去。大會宣布今日有400人參與。

發起人稱因籌組工會被解僱

金融及銀行業今日(20日)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9.20集會。集會反對通知書時間由下午5時30分開始,至晚上7時半結束。在下午5時許,遮打花園內的人不多,但高等法院、美國銀行大廈附近有軍裝警員巡視。

發起人梁禮邦,本來是匯豐銀行的外判客戶服務主任,本月3日參與罷工時,曾設街站呼籲成立銀行業工會。至5日,他獲知遭到解僱,理由是「受到壓力」。

堅決續組工會 20人擬加入

在集會開始前,梁禮邦重申不接受匯豐銀行的決定,強調組織工會是權力,作為港人也應享有言論自由,他不會退縮,會堅決繼續組織工會。他透露,工會仍然正在籌組,暫時約有20名來自銀行及金融業的人士有意參與,梁正與他們討論架構等。

對於梁所屬任職的金巴斯集團稱, 金巴斯是匯豐其中一家供應商,稱梁是該公司現職員工,且調派員工到不同銀行上班是正常做法。梁禮邦不同意,指自己有實際證據是匯豐銀行施壓導致他被解僱。

集會在晚上6時半正式開始,現場有約200人參與,他們不時高呼「反對匯豐打壓 撤回解僱決定」、「反對財團打壓」、「組織工會無罪 參與罷工無罪」等口號。

梁禮邦在台上指出,金融業是香港第二大的行業,但不少工人卻被大財團剝削,故有必要繼續成立工會以保障工人的權利。他透露,自己的事件獲15個國家,包括澳洲、英國等的工人團體關注,他們未來將向當地的匯豐銀行請願。他也獲邀參加巴西工會的演講。

參與集會的除了銀行業人士外,也有學生及其他市民響應。全港大罷課的學生代表Terence也有到場,他認為香港不少大財團內出現「互相篤灰,要歸邊」的情況,因此面對現時環境,各行各業都應該成立工會;至於他們作為學生站出來,則是為了香港的未來。

白領階層Ray稱,雖然他不是從事銀行業,但也感覺到社會的氛圍,「很多大財團都向獨裁政權低頭」,故有責任出來集會聲援。他認為,梁禮邦並沒有觸犯匯豐銀行內的任何規定,斥解僱的做法不合理,侵犯香港人應有的言論自由權利。

社民連成員梁國雄也有到場聲援。

滙豐:保留追究梁禮邦失實言論

滙豐發言人表示,梁禮邦並非滙豐的員工,也從未受僱於滙豐,他於金巴斯集團(Compass Group)負責於其客戶的辦公室提供相關設施管理的服務。對於他錯誤地向傳媒陳述其受聘的性質,滙豐表示遺憾,針對相關失實言論,會密切留意事態發展,並保留一切追究權利。

(來源:立場新聞)

荃灣十二間中學學生自發組人鏈 港鐵站舉牌「還望諒解」

荃灣多間中學的學生今天傍晚自發舉行人鏈活動,加上校友及部份街坊響應,數百人組成人鏈圍繞荃灣港鐵站、南豐中心及附近天橋。身穿校服的學生舉起「還望諒解」的標語,同學表示今日的行動規模較大,讓構成不便希望市民諒解。

發起行動的主要是荃灣區內的12間中學,包括:仁濟醫院林百欣中學、保良局李城璧中學、紡織學會美國商會胡漢輝中學、荃灣聖芳濟中學、寶安商會王少清中學、荃灣官立中學、嗇色園主辦可風中學、廖寶珊紀念書院、聖公會李炳中學、博愛醫院歷屆總理聯誼會梁省德中學、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以及保良局姚連生中學。

除了中學生外,亦有不少身穿黑衣及帶口罩的市民,以及當區街坊參加。人鏈環繞荃灣站、南豐中心、附近的行人天橋,一直到愉景新城。

同學指校方開明 功課繁重仍參加人鏈

不願透露自己就讀中學、就讀同一班中五的陳同學、彭同學及李同學,自資購買一些物資,製作了一個讓市民自由分享想法的流動連儂板。她們指學校作風相對開明,容許學生上課前在操場築起人鏈,大喊口號,不少同學亦有參與行動。各人都指雖然現時功課繁重,下星期更有重要的校本評核,但她們「忍唔到」,決定捨棄溫書時間,參與人鏈活動。

彭同學慨嘆她要瞞著家人參與活動,她指自己政見與家人南轅北轍,家人相信示威者是被洗腦,當她嘗試反駁他們,家人卻覺得她被洗腦,「一家人吃晚飯時,家人會一邊看電視新聞,一邊對著電視畫面中的示威者指指點點......(我)感到很失望,只好吃快一點,再躲入房間。」

記者問及有成年人認為中學生年紀輕輕就要走出來,覺得對中學生有所虧欠,三人不約而同指「唔使講啲咩對唔住」,只希望成年人別否定他們所作的行為。

亦有參加人鏈活動的梁省德中學中二吳同學說,就讀的班別曾經將寫有「五大訴求」的字條貼在窗及課室門外,但被校長撕走,校長表示「不要將政治立場帶入學校」。吳同學坦言「學生做唔到啲乜嘢」,平日很多遊行集會因為家人不同意未能參與,而人鏈行動較為安全,「做到幾多就去做啦」。

梁省德中學辦「研討會」 要求同學從政府警察角度思考

同樣來自梁省德中學、就讀中五的曾同學表示校方曾經舉辦「研討會」,讓同學發表心中所想,藉此紓壓。她批評校方發在發言時不斷強調要由警方及政府的功能及立場去思考,忽略整場運動的起因是由於政府「好似好中立咁」,認為「研討會」未能達到同學自由發言紓壓的效果。

她指,曾與鄰校同學定下大家一同開窗叫口號的時間,但訓導主任得悉後「畀眼色我哋睇」,又以「走冷氣」為由,要求他們關窗。曾同學強調,自己會堅持信念,不會退縮「做啱嘅事」。她表示擔心黑社會到現場騷擾,但堅持出席,「多人啲安全啲,就冇咁驚」,又指自己亦有在學校呼籲同學出席。

荃灣街坊陳小姐帶同一盒口罩到場,她表示政府一日未回應,自己都會參與行動,希望政府能夠反省回應訴求。陳小姐坦言擔心黑社會到場,在荃灣居住多年,多次目睹打鬥場面「次次都驚同腳軟」,只希望中學生能「小心啲,要保重自己,唔對路就走」。

(來源:星島日報)

荃灣南豐中心外疑有打鬥 男子血流披面

政府早前宣布撤回修例,但社會風波仍未平息。荃灣多間中學發起,在晚上6時開始築人鏈。然而,在活動開始後不久,在南豐中心外疑發生人打人事件。

晚上6時55分,在荃灣南豐中心外,有一名白衣人士懷疑企圖打一名黑衣人士,其後被還擊。從現場照片可見,該名白衣男子的臉部及衣服上有血跡。

現場消息指,一名年約30多歲的男子途經現場時,疑因不同政見與現場聚集的市民爆發口角,期間受傷男子曾緊抱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不讓對方離開,其他人上前制止時發生推撞,男子在混亂間受傷。警方其後接報到場,並將該名受傷男子送往仁濟醫院治理,警方正調查事件。

(來源:明報)

荃灣學生築人鏈 不同意見者爆衝突一男子眼角受傷

反修例運動持續逾百日,再有學生發起在荃灣築人鏈表達訴求。至傍晚6時許,有人在「連登討論區」發帖,指一名男子在荃灣新之城商場的人鏈附近,懷疑因持不同意見發生肢體衝突後受傷,右眼眼角流血,身上衣服染有血漬。

網上流傳一段影片,傷者向圍觀市民表示自己正想前往搭地鐵,其間被打,又稱「好多急救員都係暴徒假扮,唔想接受佢哋任何施捨」。有在場市民質疑,「點解成條街咁多人唔打淨係打你一個?」亦有人叫他「返大陸啦」,傷者卻反叫對方「攞張身分證出嚟,可能你先至係大陸仔呀」。約長4分鐘的短片中,傷者一度又喊又笑,有市民在場向男子高呼「未見過人畀人打,笑得咁開心」。

片段中另外有一名男子向其他人講述事發經過,指傷者曾經熊抱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稱黑衣男為「幫兇」,有其他途人試圖分開兩人時一度發生推撞,糾纏間男子眼角受傷流血。

警方於6時24分接獲報案,一名男子指自己在荃灣西樓角路被兩名男子毆打;另外又接獲市民報案指目擊兩人在上址打架。警方初步消息稱事主年約30歲,救護員到場將傷者送往仁濟醫院治理,正追緝3名男子,但其中一人未知是旁觀者還是有參與毆鬥。案件原列「襲擊進行中」,現暫改列「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

(來源:星島日報)

網民發起「太古城全民運動日」 步行往鰂魚涌公園

政府早前宣布撤回修例,但社會風波仍未平息。網民發起晚上在太古城中心舉行集會。

一批網民在晚上10時,在太古城中心發起「全民運動日」,多名身穿運動服飾的市民到場參與,並開始步行前往鰂魚涌公園。眾人沿途亮起手機燈光,並高呼「香港人加油」,又大唱反修例歌曲以及《肥媽有話兒》。另外,在天水圍天頌苑廣場亦有一批市民聚集,並高叫口號。

(來源:香港電台)

市民中環置地快閃唱歌 促政府回應民間訴求

一批市民傍晚在中環置地廣場聚集,「快閃」叫口號及唱反修例歌曲。

參與「快閃」人士亮起手機燈,高叫「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等口號,要求政府回應民間訴求。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8 | 2020/09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