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4日:機場衝突後續

前晚的機場衝突不僅內地傳媒口誅筆伐,就連香港不少站在示威者一邊的民眾也直批不智,而機場也已被禁止集會;至於七月十四當然會燒衣,燒衣自然(?)會用到雷射筆,結果當然又是有衝突......以下轉貼有關報導。

(來源:明報)

機場再撤航班 示威者圍兩男 入夜衝突噴椒 警一度拔槍

反修例運動持續第五日在機場集會,示威者昨日堵塞1號及2號客運大樓離境閘口,阻止旅客登機,機管局下午4時半開始停止航班登記服務及關閉部分離港閘口,全日共有逾400航班要取消。有旅客體諒示威,亦有人不滿,與示威者口角及拉扯,雙方更在離境閘口對峙。衝突入夜後升溫,大批示威者先後包圍兩名男子,其中一人被懷疑是深圳公安;救護員到場後擾攘約3個小時,其後警方到場支援,並與示威者發生衝突,一度施放胡椒噴霧。

數百名示威者包圍被懷疑是公安的黑衣男子時,有人用索帶綑綁其雙手。之後有救護員到場,但大批示威者繼續包圍,又高呼「後果自負」;亦有示威者呼籲讓他接受救治,「佢死咗有咩幫助」。

黑衣男被懷疑是公安

至昨晚約11時,大批軍裝警員及防暴警察到場,在機場入口與示威者談判,警方同時在社交網站撰文,稱在機場內有一名旅客被示威者包圍及毆打,已收到機管局求助,呼籲現場示威者不要阻警方工作,強調不是清場。救護員其後將該名男子送上救護車,救護車及警車駛離時,有示威者拍打警車及阻止警車離開;防暴警察出動,與示威者發生衝突。警方約帶走3人,包括一名頭破血流的黑衣者。警察離開時,途經客運大樓的落地玻璃,示威者不斷用硬物敲玻璃。

攜藍衣男子被綁 環時證記者

近午夜,示威者包圍一名被指是「鬼」、身穿記者背心男子,並綁其雙手,搜查其物品,發現內地護照及印有「I Love警察」字樣藍衣,另有多張卡片,包括《環球時報》及保衛香港運動的卡片。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欲保護該男子,卻被示威者拉走。環時總編輯胡錫進在Twitter發文,證實該男子是環球網記者。

另外,衝突期間,一名警員捉住一名女子,被示威者搶去警棍及包圍,之後一度拔槍,不久後同袍趕至支援。

示威者昨午起在機場聚集,人數較前日少,他們先在接機大堂靜坐,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又向旅客展示標語及照片,斥責警方使用過度武力。港鐵下午約2時宣布,因應政府及機管局要求,為配合機場客流管制,要縮減機場快線班次,由10分鐘改為12分鐘一班,至下午4時改為15分鐘一班。

手推車堵閘口 旅客質疑製造新問題

另外,昨午2時許,示威者開始上離境大堂,先在1號客運大樓航空公司登記櫃位外靜坐,其後有示威者走進管制區,到離境閘機前坐下,又將一批行李手推車一字排開,阻擋旅客入閘。之後示威者走到2號客運大樓,同樣堵塞離境閘口。

示威者堵塞閘口時,有機場人員要求他們讓路供旅客進入,但示威者呼籲「盡量坐密一啲,唔使留通道,不要讓旅客進入」。有旅客的嬰兒車難以內進,需要機場人員抬起嬰兒車;亦有旅客用手舉起行李,穿過人群入閘。前往新加坡參加世界盃泳賽的香港泳隊一眾泳手,包括歐鎧淳等,昨亦一度被阻止入閘,談判約1小時後獲放行。

不過,不少旅客未能入閘,一度與示威者發生口角及推撞。有示威者向旅客解釋,這次是要癱瘓機場向政府施壓,但旅客質疑示威者製造新問題,令更多旅客無法飛回家,另有旅客質疑示威有否得到批准。

全日逾400航班取消

航班登記服務昨午4時半暫停,航班則繼續運作。據機管局網站晚上9時資料,昨天全日有226班離港航班及201班抵港航班要取消。

機管局昨晚稱,對集會者連續兩天嚴重阻礙機場運作及航班升降,使大量旅客的行程受到影響深表遺憾,強調機場範圍內的公共安全、公共秩序及公眾人士的行為,受《機場管理局附例》嚴格規管。機管局又稱,航班今日繼續重新編配,升降將受影響。

(來源:星島日報)

示威者阻登機 旅客憤怒了

赤鱲角機場發生自九八年啟用以來最激烈警民衝突,數以千計示威者昨第二天響應號召癱瘓機場,不但再衝破封鎖線,更一反過往「和理非」策略,以手推行李車「擺陣」阻塞禁區,範圍遍及一及二號客運大樓,再有逾二百班航班須取消,大批旅客受阻,怨聲載道,多次與示威者爆發肢體衝突,至晚上示威者在人群中發現一名男子疑是內地公安,將其捆綁毆打及禁錮近五句鐘,至深夜防暴警到場戒備,一度爆發衝突,有防暴警被圍毆須拔槍喝止。消息指,機管局已向法庭申請禁制令,限制示威者佔據機場。

再有網民號召昨日第二天「塞爆」機場,機管局仍在一號客運大樓離境大堂實施進出管制安排,至昨午一時集會人數超過一千人,民眾坐在接機大堂高呼口號及舉起標語,部分人更用布遮眼,抗議疑有女示威者中彈受傷。

約句鐘後,示威者多達五千多人,有人帶隊再衝破離境大堂封鎖線及坐在禁區閘口外,令旅客難以進入禁區,有內地女子須高舉行李篋奮力穿過人群,亦有操普通話男子與集會人士發生口角及推撞。示威者其後再佔據二號客運大樓,甚至搬出多部手推行李車「擺陣」,繼續阻止旅客離境,機管局隨即宣布所有航班登記服務於昨午四時三十分暫停,之後其餘離港及抵港航班將繼續運作。來自英國倫敦的女子Jodie明白示威者的訴求,但批評機場不適合集會,坦言行動對旅客不公平,她已滯港兩天,埋怨機管局及航空公司沒有提供協助,直言「想回家」。

至傍晚六時半,示威者在一號客運大樓的人群中,發現一名男子疑是內地公安,將他包圍及強搜其袋中物件,搜出「往來港澳通行證」及內地身分證,更發現內地男與一名公安同名同姓,即對他拳打腳踢及淋水,又用膠索帶綁起其雙手,混亂中內地男暈倒,褲子一度甩脫,經機場保安調解,召救護員到場,惟示威者一直阻止內地男送院。

至晚上十時四十分,大批警員及防暴警到機場客運大樓外戒備,示威者即時起哄,雙方在「橋面」通道隔住一列行李手推車對峙。其間,原本被包圍的救護員伺機將內地男送院,唯一名染金髮示威者坐在馬路阻止救護車離開,警員在旁勸止,救護車花了十多分鐘始在警車護送下開走。

警員亦相繼乘警車離去,惟示威者不斷向警車擲物及扑碎車窗,又以手推行李車及鐵馬堵路,機場一名穿西裝職員嘗試移走堵路手推行李車時被擲物傷頭,當時場面混亂,示威者不斷向防暴警擲物,防暴警施放胡椒噴霧驅散,當中數名防暴警追入大樓時,遭多名示威者包圍「肉搏」,其中一名防暴警遭人持棒狀硬物「狂扑」倒地,防暴警拔出佩槍喝止,示威者慌亂散開,同袍上前營救扶走,過程驚險萬分,拔槍防暴警一直保持克制沒有開槍,最終由同袍攙扶登回警車送院。「速龍小隊」其後趕至配合驅散示威者,並拘捕數人,其他示威者退回機場大樓離境大堂繼續集結。

旅遊業議會指,過去兩日約有一百個旅行團涉及約二千多人須取消或延誤回港,其中約五十六團旅遊團,涉及一千二百六十人要滯留外地未能回港;其中韓國國土交通部估計約一萬二千名韓國旅客受困香港,另有多班往返香港與加拿大的航班延誤。金融產品比較平台MoneyHero高級業務發展經理衛兆佳提醒,市民外遊前要購買旅遊保險保障自己,遇事故緊記取得航空公司證明及保留機票收據,方便日後索償。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護送內地男離去反遭包圍 警機場擎槍驅示威者

人稱「焦土之母」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昨日繼續發放負能量,一方面維護濫開槍、亂放毒氣的警隊,一方面以「偏離法治」為由堅拒民間訴求。民憤無處宣洩,昨日有13間公立醫院的醫護發起集會,機場「黑警還眼」行動亦進入第二天,再度癱瘓機場,深夜更因一名可疑內地男子爆發警民衝突,有警員一度拔槍指嚇市民。香港何去何從?萬丈深淵還是安全着陸?還看政府如何看待民意。

網民昨日再發起「接機」行動,約下午1時許,數百名身穿黑衣的示威者聚集於接機大堂,部份人手持各種標語,並向抵港旅客派發宣傳單張,亦有示威者將右眼用紗布遮蓋,抗議警方8.11在尖沙嘴清場期間射爆少女右眼。不時有步出接機大堂的旅客向黑衫市民表示支持,並高呼「香港人加油」。

疑似公安 身藏雙節棍

集會一直和平進行,昨晚約7時,集會人士在一號客運大樓懷疑一名穿黑衣的內地男子為便衣警員,指他偷拍集會人士,多人上前質問,他一度想逃走但被攔截,並從其身上發現有內地身份證、雙程證以及雙節棍,證件顯示該名男子姓徐。有人翻查深圳市公安局網站資料,發現有這名姓徐內地男相同的名字,屬福田分局。另有人查閱內地身份證系統,發現廣東省只有一個人與他同名。

該內地男辯稱因朋友前往美國,他中午到機場送機,之後因為「太累」,故在機場內休息未有離去。但集會人士李先生指他與另外二人同行,對方最初辯稱與另外兩人互不認識,其後又反口。集會人士檢查其手機,發現這名內地男被攔截時,被「踢出」一個WeChat群組,在場人士認為他有可疑,一度用索帶綁住其雙手不准離開,他亦被人淋水。

內地男其後報稱不適暈倒,救護員到場將他送上擔架床並戴上氧氣罩,但在場人士阻止該名男子離開。

晚上10時45分局勢急轉直下,過百名軍裝警抵達機場。晚上11時10分,在防暴警護送下,該男子乘坐救護車離開。警方在社交平台表示,警員是接獲機管局求助,確保該名旅客能得到適當治療,強調不是清場行動,只是讓該名旅客能安全離開及送院。

不過,當防暴警分乘多輛警車準備離開時,遭大批示威者追趕,並向防暴警及警車投擲雜物,有警員上車時向示威者施放胡椒噴霧。警車準備離開時,有人用行李手推車設路障阻撓警車離開,有人向警車投擲水樽,一輛警方私家車後窗被雜物掟碎。

此時有另一群防暴警員仍在客運大樓近正門出入口位置,與示威者爆發衝突,並施放胡椒噴霧,一名警員更一度拔出佩槍指向市民。擾攘15分鐘後,晚上約11時半速龍小隊增援,示威者與防暴警在機場客運大樓門外發生衝突,有示威者被打到頭破血流,多名示威者被帶走。

警方離開後,現場人士又發現一名可疑男子,在他身上搜出中國護照及印有「I Love警察」的淺藍色T恤,眾人以索帶把他雙手綑綁,擾攘半小時後該男子被送上救護車離去。

資料顯示,該名姓付男子曾為《環球時報》撰寫香港撐警活動報道。

(來源:明報)

【18:05】昨晚機場衝突中,共有6名男傷者送往公立醫院治理。根據醫管局資料,截至今日下午3時,全部6人已經出院。

【15:10】昨晚(13日)機場衝突共有6名傷者分別送往北大嶼山醫院和瑪嘉烈醫院治理,截至今日早上8時,其中3人出院,另外3人情況穩定。據了解,一名受傷的《環球時報》記者一度送往瑪嘉烈醫院治理,今日(14日)已經出院。

【00:40】根據該名男子被示威者翻出的證件所顯示的姓名,發現與環球網一名赴香港特派記者同名。《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Twitter發文表示,確認一度被綁住的男子是該報記者。

【00:24】示威者及救護員護送持有撐警T恤的男子登上救護車送院,現場有人大叫「你以後唔好再嚟香港!」

【8月14日00:12】示威者圍毆持有撐警T恤的男子,又向他淋水。幾名救護員衝入人群中,了解該男子情況。

【8月13日23:50】示威者把被包圍男子用索帶綁在行李車上,其間有人對他拳打腳踢,被其他示威者制止,稱「我們不是暴徒」。有人在男子的物品中發現往來港澳通行證、一張香港警察的卡片、一張有《環球時報》標誌的卡片、人民幣等。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和郭家麒到場,欲保護該男子,但被示威者拉走,郭家麒並被示威者質問「你究竟是否香港人的議員?」

【8月13日23:42】示威者突指一名身穿記者反光衣的男子是「鬼」,欲用索帶綁着他。示威者並在男子的袋中發現一件寫上「我愛警察」的淺藍色T恤。早前維園一個撐警集會上,亦有一批參加者穿著同款T恤。

【8月13日23:19】另有一名黑衣男子遭警員制服,他疑頭部受傷,滿臉鮮血坐於客運大樓外遭多名防暴警察包圍。

【8月13日23:16】多名防暴警一度進入一號客運大樓入口,被示威者包圍施襲,其中一名警員一度擎槍指向示威者,示威者隨即四散。防暴警察之後帶走最少兩名示威者。速龍小隊到場增援。

【8月13日23:09】現場直播顯示,疑似公安登上救護車後即睜開雙眼,救護車之後駛離現場。一批防暴警察較早時一度在機場客運大樓外戒備並一度施放胡椒噴霧,但疑似公安登上救護車後,防暴警察亦已回到警車上,但警車一度被包圍,有人以閃光照向警車及向警車擲物,其中一部探員乘坐的私家車車尾玻璃破裂。其後一名自稱路過的西裝男子開路協助警車駛走,但仍有探員私家車未能駛離。

【8月13日23:01】疑似公安與救護員被包圍逾兩小時後,剛成功離開登上救護車。

【8月13日22:52】警方表示,在香港國際機場內,有一名旅客較早前被示威者包圍及毆打。雖然這名旅客需要接受治療,但現場示威者不讓救護員將這名旅客送院。警方已收到機管局要求警方協助,現呼籲示威者請勿阻礙警方工作,以確保該名旅客能得到適當治療。警方強調這不是清場行動,目的是讓該名旅客能安全離開及送院。

逾十名救護員欲護送傷者離場,在場有示威者大叫「不要放公安走」。

【8月13日22:47】至少7部警車停泊在機場一號客運大樓外;數十名警員已進入客運大樓離境大堂,持咪警員稱接報有受傷男子被困在機場3小時,希望帶他離開機場,令他得到適切治療,多次重申不是清場。示威者不斷高呼「還眼」,並以激光射向警察,亦有人以行李手推車阻擋警員前進。

【8月13日22:41】現場救護員表示,不適暈倒的男子已失去知覺,必須送去醫院,要求示威者讓路,惟大批示威者拒絕。

【8月13日22:27】至少6名救護員到達離境大堂C行與B行一帶逾一小時,嘗試抬走該疑似公安的男子,但一直被示威者包圍,未能離開。現場有人大喊「後果自負」,亦有人大喊「公安證」;有示威者質疑是否要讓該名男子死亡,嘗試勸喻人群退後,讓救護員帶男子離開,稱不想白費近兩個月的努力,同時不欲民意逆轉,多次重申示威者不是暴徒,不要「中計」,但大部分示威者未有退意。

【8月13日21:03】一連兩日有大批市民到機場集會,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令機管局連續兩日需暫停航班登記服務。今晚(13日)近7時,一名男子於一號客運大樓被示威者懷疑為便衣警員,遭多人包圍。男子其後被發現銀包內有內地身分證及港澳通行證,他稱因朋友前往美國,他中午12時到機場送機,之後因為「太累」故在機場內休息未有離去。

示威者其後發現男子的姓名與一名內地公安相同,要求他解釋來港目的。事件擾攘至晚上8時許,示威者以索帶綁起其雙手。男子報稱不適,救護員接報到場,但至晚上9時,他仍遭包圍未能離去。

示威者李先生稱,由下午3時已開始「訊問」該疑似公安,因為他原稱送朋友機去美國,當時另有二人與其同行。疑似公安起初辯稱與另外兩人互不認識,其後又反口說認識;示威者查其手機時,發現他被示威者捉住時,被「踢出」一個WeChat群組。示威者認為他有可疑,於是一度用索帶綁住其雙手,又一度向他淋水。

(來源:明報)

【14:40】機管局發出通告表示,為維持客運大樓運作暢順及航班升降正常運作,以及保障旅客及機場員工的安全,機管局今日(14日)下午2時開始,於香港國際機場客運大樓實施進出管制安排,持有將於24小時內離港機票或登機證,以及有效旅遊證件的離境旅客,或持有相關證件的機場員工,方可進入客運大樓範圍,直至另行通知。旅客須於航班起飛前至少3小時到達機場,以預留時間作相關檢查。

由下午2時開始,一號及二號客運大樓離港層落客區、機場快線分別前往博覽館及市區的月台、地面運輸中心南面及北面緩坡道,以及連接富豪機場酒店的行人天橋將設立進出檢查點,警方及機場保安人員會在現場協助相關人士進入客運大樓範圍。

為配合進出管制安排,機場快線服務將會作調整,前往機場及博覽館方向列車改為每25分鐘一班。離港旅客請盡量利用公共交通工具前往機場,其餘公眾包括送機及接機人士如非必要請勿前往機場。機管局與各公共交通服務營辦商協調,通知旅客相關進出管制安排,亦會把有關安排通知各業務伙伴及相關持份者。

由明日(15日)開始,一號及四號停車場將會關閉。駕駛人士需使用其他停車場。機管局亦會按運作情況,實施進一步進出管制安排,並會另行通知。

香港機場管理局已取得法庭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地及有意圖地故意阻礙或干擾香港國際機場的正常使用。

有關臨時禁制令指出,任何人亦不得在機場出席或參與任何在機場管理局指定地方之外舉行的示威、抗議或公眾活動。臨時禁制令清楚表明,不可理解臨時禁制令為批准任何有違反公安條例的示威、抗議或公眾活動。任何人忽視遵守或遵照臨時禁制令,或任何人協助其他人違反臨時禁制令,可能會被控藐視法庭,並可能會被監禁或罰款,或可被提出執行程序以強迫遵守臨時禁制令。

【14:25】根據機管局貼出的臨時禁制令,示威者只可在一號客運大樓入境大堂兩個指定地區進行示威活動,另除非是真正要乘搭飛機或獲機場保安批准進入的人士,否則其他人不准進入離境大堂旅客登記行段。

機管局的臨時禁制令指出,原訴人是機管局,被告是「不合法、蓄意阻塞或干擾香港國際機場正常運作的人士」,局方仍准許示威者在入境大堂兩個指定示威區停留,另除非是真正要乘搭飛機或獲機場保安批准進入的人士,否則其他人不准進入離境大堂旅客登記行段;示威者亦不得阻礙任何人士使用機場,及不得在沒合理原因下在機場範圍內遊蕩,或故意阻礙及阻塞任何機場範圍的出入口及行人路,示威者亦不能阻止任何機管局職員及機場保安有限公司職員執行禁制令,以及教唆及協助任何人作出違反禁制令的行為。

警方可協助執行禁制令,拘捕或驅離任何警方相信或懷疑會違反禁制令的人。局方可按需要調整示威區大小以至取消示威區,亦可按需要調整進入管制區。

臨時禁制令有效期會直至8月23日。

【08:39】機場管理局表示,已取得法庭頒發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地及有意圖故意阻礙或干擾香港國際機場的正常使用;任何人亦不得在機場出席或參與任何在機場管理局指定地方之外舉行的示威、抗議或公眾活動。臨時禁制令清楚表明,不可理解臨時禁制令為批准任何有違反公安條例的示威、抗議或公眾活動。

機管局正在取得有關臨時禁制令的蓋印副本,會在取得有關蓋印副本後展示臨時禁制令。

機場集會持續數日,示威者昨(13日)堵塞1號及2號客運大樓離境閘口,阻止旅客登機,機管局同日下午4時半開始停止航班登記服務及關閉部分離港閘口;衝突入夜後升溫,大批示威者先後包圍兩名男子,其中一人被懷疑是深圳公安。



(來源:明報)

政府警方嚴厲譴責暴力 5男被捕

政府及警方今日(14日)凌晨發稿,就昨晚(13日)於機場發生的暴力行為予以嚴厲譴責。事件中,警方共拘捕5名男子,涉嫌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襲警及破壞社會安寧等。

政府表示,昨午起大批示威者在機場集結,癱瘓機場運作,嚴重影響出入境旅客,已遠超和平示威行為;至晚上有暴徒行為變本加厲,分別包圍及毆打一名旅客及一名記者,阻止救護人員將該名旅客送院。警方到場處理事件時,多名暴徒襲擊警員,嚴重威脅警員人身安全。

政府稱,該些暴力行為遠超文明社會底線,令人髮指,政府予以最嚴厲譴責。

警:警棍被搶拔槍戒備

警方表示,對激進示威者的嚴重暴力行為予以極嚴厲譴責。警方稱,接獲機管局要求,派員到場協助護送救護員及一名受傷旅客安全離開,但警員到達後,大批示威者向警員不斷投擲雜物及照射強力激光,其間一名警員被人搶去警棍及被多人襲擊,為保護自己以免生命受到威脅或身體受到嚴重傷害,於是拔槍戒備。另外,一名男記者遭多名示威者粗暴對待、並以索帶將其雙手綑綁、毆打及禁錮,受害人一度暈倒。

警方稱,救護員最後成功分別將兩名受害人送往瑪嘉烈醫院及北大嶼山醫院治理。

事件中,警方共拘捕5名男子,涉嫌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襲警及破壞社會安寧等;兩名警員受傷,送往北大嶼山醫院治理。案件交由機場警區刑事部跟進調查。

(來源:星島日報)

兩宗機場禁錮事件 警共拘捕5男子

反修例示威者在機場集會爆發衝突,警方表示,大量示威者於機場非法集結,並禁錮、欺凌及毆打一名旅客及一名記者,對他們造成身心傷害,警方對激進示威者的嚴重暴力行為予以極嚴厲譴責。

就首宗個案,警方接獲機管局要求,派員到場協助護送救護員及一名受傷旅客安全離開,但警務人員到達後,大批示威者向警務人員不斷投擲雜物及照射強力激光,其間一名警務人員被人搶去警棍及被多人襲擊,為保護自己以免生命受到威脅或身體受到嚴重傷害,於是拔槍戒備。

就第二宗個案,一名男記者遭多名示威者粗暴對待、並以索帶將其雙手綑綁、毆打及禁錮,受害人更一度暈倒。

救護員最後成功分別將兩名受害人送往瑪嘉烈醫院及北大嶼山醫院治理。

事件中,警方共拘捕5名男子,涉嫌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襲警及破壞社會安寧等。共有兩名警務人員受傷,被送往北大嶼山醫院治理。案件交由機場警區刑事部跟進調查。

政府發言人指昨天大批示威者在機場集結,癱瘓機場運作,嚴重影響出入境旅客,已遠超和平示威行為。「到晚上,有暴徒行為變本加厲,分別包圍及毆打一名旅客及一名記者,並阻止救護人員將該名旅客送院。警方到場處理事件時,多名暴徒更襲擊警務人員,嚴重威脅警務人員人身安全。」

「這些暴力行為遠超文明社會底線,令人髮指,特區政府予以最嚴厲的譴責。警方一定會嚴正追究,將涉案者繩之於法。 」

(來源:HKET)

政府嚴厲譴責示威者在機場暴力行為 定嚴正追究

再有大批示威者到機場抗議修訂《逃犯條例》,堵塞離境大堂。政府發言人就昨晚示威者在機場的暴力行為,予以最嚴厲的譴責,稱警方一定會嚴正追究,將涉案者繩之於法。

發言人說,昨天自下午起大批示威者在機場集結,癱瘓機場運作,嚴重影響出入境旅客,已遠超和平示威行為,並形容有暴徒行為變本加厲,分別包圍及毆打一名旅客及一名記者,並阻止救護人員將該名旅客送院。

警方到場處理事件時,多名暴徒更襲擊警務人員,嚴重威脅警務人員人身安全。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twitter發文證實,這名被毆打的記者,是環球網的記者付國豪,此次赴港除了採訪,沒有其他任務。胡錫進強烈譴責針對記者的非法拘押和嚴重暴力行徑。

(來源:東網)

堅強記者遭示威者圍毆 稱撐警無懼被打

警方今凌晨譴責示威者昨晚至今日凌晨在機場暴力對待兩名男子,斥大量示威者於上述時間在機場非法集結,禁錮、欺凌及毆打一名旅客及一名記者,對他們造成身心傷害,警方對激進示威者的嚴重暴力行為予以極嚴厲譴責。
  
首宗個案,警方派員護送救護員及一名受傷旅客離開時,一名警員被搶去警棍及遭多人襲擊,於是拔槍戒備;第二宗一名男記者遭多名示威者粗暴對待,更一度暈倒。兩名受害人分別送往瑪嘉烈醫院及北大嶼山醫院治理。警方共拘5名男子,涉嫌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襲警及破壞社會安寧等。有兩名警務人員受傷,案件交由機場警區刑事部跟進調查。

時事評論員陳雲生指,該名記者遭示威者綁起時仍稱撐警無懼被打,十分堅強,面對別人要打他,仍堅持自己的立場,未有因為壓力而改變。陳指內地人對此事都變得群情洶湧,認為亂局要平息。
  
【02:14】政府發言人今日凌晨,回應昨晚示威者在香港國際機場的暴力行為時稱,昨天自下午起大批示威者在機場集結,癱瘓機場運作,嚴重影響出入境旅客,已遠超和平示威行為。到晚上,有暴徒行為變本加厲,分別包圍及毆打一名旅客及一名記者,並阻止救護人員將該名旅客送院。警方到場處理事件時,多名暴徒更襲擊警務人員,嚴重威脅警務人員人身安全。

發言人稱,這些暴力行為遠超文明社會底線,令人髮指,特區政府予以最嚴厲的譴責。警方一定會嚴正追究,將涉案者繩之於法。

---------------
香港國際機場昨日(13日)連續第二天癱瘓,逾萬名示威者湧入機場,一、二號離境大堂被堵塞,兩日共有逾5百航班取消。昨日傍晚一名男子被懷疑是內地公安,遭示威者包圍毆打,至深夜才獲送上救護車。到接近午夜時分,又有一名男子被示威者指稱形迹可疑,將他包圍,並在其隨身袋子上搜出一件寫有撐警字樣的淺藍色衣服,以及中國護照等證件。示威用索帶將他綁起,又認定他是「臥底」。

該名內地男子雙手被示威者綁在機場行李車上,動彈不得。被圍攻約10分鐘,一度他向在場人士揚言:「我支持香港警察,你打我啦!」內地男後來被圍到牆邊,有人在樓上向他澆水。之後有示威者表示要「扯他出去!」,有人用力將他拉扯落地,一名在場戴口罩人士嘗試阻止其他人向他施襲,但被拉開。其後有人出腳踢踩內地男的頭部,又包圍着他作出攻擊動作,有其他人制止說:「打死人啦!」場面混亂。

再擾攘一番後,有立法會議員介入調停阻止,在場救護員為內地男子急救。事件擾攘大半個小時後,男子約在今日(14日)凌晨12時25分左右,被送上救護車。

事後有示威者向記者解釋,該名男子早前拍攝示威者近鏡,被追問時卻拔足就跑,遭逮住後又只用英文說自己是「遊客」,但其袋子中藏有與早前荃灣襲擊市民事件中可疑人物同款的T恤,加上他持有內地證件,覺得他非常可疑,可能是「鬼(臥底)」,所以才用索帶將他綁起。示威者又辯稱,因早前發生警察混入示威者中進行拘捕的事件,才令他們如此敏感。

內地《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社交網上證實,該名內地人是《環時》記者付國豪。 胡稱付當時只是在做報道,沒有其他任務。胡又指正在了解付的傷勢,並譴責所有對記者作出的暴力行為。

(來源:眾新聞)

兩內地男機場被包圍 警一度舉槍拘捕5人 《環球時報》總編:記者遭「非人道對待」

大批市民昨繼續在機場集會,晚上發生衝突,事件涉及兩名內地男子。有人聲稱,在一號客運大樓離境大堂,懷疑一名黑衣男子是内地公安,大批示威者晚上約7時起包圍該男子,更用索帶將男子的雙手雙腳綁在行李車。男子報稱身體不適,救護員到場為他戴上氧氣罩,欲將該名男子送院,卻遭示威者阻擋。男子及救護員被包圍近4小時,警員晚上10時許到達,男子11時被送上救護車後,示威者阻擋警車離開,警方施放胡椒噴霧驅散,有警員一度舉槍指向示威者。

第一宗事件結束後不久,昨晚11時許,一名穿黑衣的內地男子被指拍攝示威者大頭,他被質疑身份時拔腿快跑,示威者追至用索帶綁他的雙手雙腳在行李車,並質詢他的身分。男子以英語回答他是「遊客」,又稱他持有的反光衣是朋友給予。男子被綁手對著直播鏡頭時,曾舉起V字手勢,面露微笑。男子其後頭部流血,最後被救護員送院。示威者在該名男子的物品中,發現一張往來港澳通行證,名字是付國豪。另有《環球時報》標誌的卡片(非他的名字)、一張香港警察的卡片、保衛香港運動一名人士的卡片、一件寫上「我愛警察」的淺藍色T恤、一件寫有「Nothing Happened」的黑T恤等。

內地《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凌晨發聲明,指旗下環球網記者付國豪,「在香港機場被示威者非法拘押,並遭到非人道的對待。環球時報第一時間與香港警隊取得聯繫,請求救援。」胡錫進強烈譴責嚴重暴力的行徑。

警方表示,兩名內地男子遭毆打及禁錮,拘捕了五名男子,涉嫌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襲警及破壞社會安寧等。有兩名警務人員受傷,被送往北大嶼山醫院治理,案件交由機場警區刑事部跟進調查。

《南華早報》引述消息指,機管局已由資深大律師余若海代表,昨晚為機場取得禁制令,但未有說明具體內容。

事件源於昨晚近7時,多名在機場的示威者包圍一名男子,懷疑他是內地公安。據報該名男子曾自稱來送機,後來與示威者爭執期間,跌下一個背包,內有他的內地身份證、港澳通行證和木棍,示威者按證件搜尋他的名字,有人稱一份內地公安名單也有此名字,懷疑他是公安。示威者於是用索帶綁住該男子的雙手雙腳,不讓他離開。

晚上8時許,該名男子報稱不適,救護員及機場保安接報到場,但示威者一直將男子包圍,不讓他和救護員離開。期間有人嘗試勸喻群眾讓救護員帶走男子,指示威者不要「中計」令該名男子死亡,又說不想民意逆轉,白費兩個多月的努力,但大部分人沒有後退。

晚上10時許,救護員表示男子不適暈倒已失去知覺,救護員為他帶上氧氣罩、抬他上擔架床,指必須送院,但仍有示威者拒絕讓路。約10時半,多部警車停泊在一號客運大樓外,數十名普通軍警員進入離境大堂,警方談判專家呼籲示威者讓傷者送院,指他已被困3小時,多次表示不是清場。但一些示威者未有聽從,不斷高呼「還眼」,又用鐳射筆照射警員。

警方在10時50分於Facebook表示:「在香港國際機場內,有一名旅客較早前被示威者包圍及毆打。雖然這位旅客需要接受治療,但現場示威者不讓救護員將這名旅客送院。警方已收到機場管理局要求警方協助,現呼籲示威者請勿阻礙警方工作,以確保該名旅客能得到適當治療。警方強調這不是清場行動,目的是讓該名旅客能安全離開及送院。」被懷疑是公安的男子,終於於在晚上11時上了救護車,被送往瑪嘉烈醫院。男子上救護車後曾睜開雙眼。

救護車駛離現場後,警員欲登上警車離開,但示威者用機場行李車設路障,又用行李車撞爛一架警員私家車,部分人又向警車擲物,防暴警察一度施放胡椒噴霧, 多名警員進入一號客運大樓入口位置,卻被示威者包圍,其中一名警員一度舉槍指向示威者,速龍小隊到場增援,示威者隨即四散。其後11時許發生環球網記者付國豪被包圍及綁手事件,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和郭家麒到場調停,但被示威者拉走。付國豪頭部流血,被救護員送往北大嶼山醫院時,身旁未見有警察。

內地《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凌晨發聲明,指付國豪「在香港機場被示威者非法拘押,並遭到非人道的對待。環球時報第一時間與香港警隊取得聯繫,請求救援。香港警隊克服巨大困難進入機場,在大約北京時間14日凌晨0點20分許,我們得到消息,香港警隊已將付國豪救出。國豪在被救出時躺在擔架上,頭上有很多血,他顯然遭到了野蠻毆打。」胡錫進代表環球時報「感謝香港警隊對環球網記者所做的營救,強烈譴責這種針對記者實施非法拘押和嚴重暴力的行徑。」

警方凌晨3時25分發聲明,指昨日「大量示威者於香港國際機場非法集結,並禁錮、欺凌及毆打一名旅客及一名記者,對他們造成身心傷害,警方對激進示威者的嚴重暴力行為予以極嚴厲譴責。」警方表示,就首宗個案(懷疑公安),警方接獲機管局要求,派員到場協助護送救護員及一名受傷旅客安全離開,但警員到達後,大批示威者向警員不斷投擲雜物及照射強力激光,其間一名警員被人搶去警棍及被多人襲擊,他為保護自己以免生命受到威脅或身體受到嚴重傷害,於是拔槍戒備。
  
就第二宗個案(付國豪),警方指,一名男記者遭多名示威者粗暴對待、並以索帶將其雙手綑綁、毆打及禁錮,受害人更一度暈倒。警方強調,會積極對案件作出深入調查,不會放過任何線索,務必將施襲者繩之於法。  
  
政府晚上2時14分發聲明表示:「昨天自下午起大批示威者在機場集結,癱瘓機場運作,嚴重影響出入境旅客,已遠超和平示威行為。到晚上,有暴徒行為變本加厲,分別包圍及毆打一名旅客及一名記者,並阻止救護人員將該名旅客送院。警方到場處理事件時,多名暴徒更襲擊警務人員,嚴重威脅警務人員人身安全。這些暴力行為遠超文明社會底線,令人髮指,特區政府予以最嚴厲的譴責。警方一定會嚴正追究,將涉案者繩之於法。」

(來源:立場新聞)

數十紅衫人接《環時》記者出院 指罵醫護「無醫德」、「漢奸」、「臭X」

在瑪嘉烈醫院,約中午時份,約30名紅衣人接昨夜在機場受傷的《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出院。他們高舉「香港天津聯誼會」的橫額,指罵現場醫護人員「無醫德」、「有人唔醫,搞靜坐」,又向醫院大樓內部高呼「漢奸」、「走狗」、「臭X」。紅衣人並試圖衝入醫院內,但被保安人員制止。

昨日於機場受傷的《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送到瑪嘉烈醫院治理。《頭條》報道,早上,「香港天津聯誼會」一行30多人帶生果籃到醫院探病,果籃上寫有「民族英雄真漢子」字眼。約中午左右,約 30 名身穿紅衫者再拉起「香港天津聯誼會」的橫額,向在場醫護及市民指罵。他們部份在衫上貼有支持警察的圖案,如寫有「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的標語貼紙。

紅衫人在傳染病中心外,一度與保安人員推撞,有人大喊「呢度係中國嚟㗎喂﹗」亦有紅衫女士透過玻璃門,不斷指向醫院內部高叫「漢奸」、「走狗」、「臭 X」。其間醫護人員經過,有紅衫女士又大罵她「無醫德」、「有人唔醫,搞靜坐」。該醫護人員要由保安護送離開。有目擊者向《立場新聞》表示,紅衫人一度希望試圖衝入醫院,但被保安人員攔住。亦有部份市民路過時疑因批評紅衫人,被紅衫人追罵。

其後,付國豪步出醫院,這些紅衫人士即擁上前向他獻花,又與他拍照。付國豪其後登上一部掛有中港車牌的私家車離開。紅衣人士逗留約半小時後亦離去。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紅衣男女接《環時》記者出院 無理指罵瑪嘉烈醫護

下午約1時,約30名穿紅衣男女到達瑪嘉烈醫院主座對開,等候在機場受傷的《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出院,其間他們舉起紅色橫額,讀者范先生正在醫院等候公司車,目擊臉有傷痕的付國豪步出醫院,這批紅衣男女即一擁而上,向付獻上鮮花,又與他拍照,稍後付國豪登上一部掛有中港車牌的私家車離開。他臉有傷痕,精神尚可,他接受訪問時表示依然愛香港。

讀者范先生指,當付國豪離開後,其間一名女醫護人員行過,有紅衣女子追上前圍罵該女醫護,大罵她「冇醫德」、「有人唔醫,搞靜坐」,其間夾雜粗言穢語,有保安員隔開紅衣女子,護送女醫護人員離開。該批紅衣男女約逗留30分鐘離開醫院。

稍後一批醫護人員在醫院內舉起抗議標語「黃藍是政見 黑白是良知」,表達不滿暴力事件。

瑪嘉烈醫院發言人指群眾聚集可能影響醫院運作及病人服務,呼籲各方留意言行,不要影響醫院服務。

(來源:立場新聞)

機場被圍《環時》記者出院 稱沒違法不應受暴力對待 未透露身分為自保

昨晚(13日)起大批市民在機場聚集結,中國官媒《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一度被示威者用索帶綁在機場行李車上,最終由救護員送醫。付國豪今日中午出院,有多名同樣穿紅衣的市民到場獻花。他表示自己遵守了市民要求,沒有任何違法或引起爭議的行為,「我覺得我不應該受到暴力對待。」

昨晚11時半,付國豪被示威者懷疑他假冒記者而遭包圍,有人從他身上搜出「我愛警察」的上衣,用膠紙將他綁住,並用索帶綁其手腳,有人毆打他,有人嘗試阻止,最後有救護員上前協助,解開索帶,並將送上救護車離開。他被送走時頭部有明顯傷痕。

《環球時報》今午在官方微博上傳了付國豪出院的受訪片段,並指付國豪「依然愛香港」。他接受媒體訪問時稱自己遵守市民要求,沒有作出任何違法或會引起爭議的行為,不應受到暴力對待。他又指自己沒有致命傷,但手和頭仍會痛。付國豪離開醫院時,更有多名同樣身穿紅色衣服的市民蜂擁而上獻花。

TVB則引述付國豪稱,昨晚在機場沒向在場人士表明是記者,是為了自保。

《環時》總編胡錫進今再發表評論文章,批評「暴徒」圍攻、迫害記者是無恥懦弱的行徑。另亦有內地網民在微博發文,紛紛加上「付國豪真漢子」、「我也支持香港警察」的標籤,亦有內地網民呼籲「組團去香港維穩」、「組團去香港打廢青」。

(來源:HKET)

《環時》記者機場被圍攻 內地網民稱其「英雄」「真漢子」

大批市民昨在機場集結,到夜晚部分示威者包圍一名懷疑假記者,並將其捆綁。內地官方《環球時報》證實該名男子是環球網記者付國豪,將其形容為「英雄」。付表示「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的視頻在內地社交媒體廣傳,多名藝人轉發官媒「我也支持香港警察」的貼文。

機場一號客運大樓離境大堂昨日深夜仍有大量示威者聚集,一名身穿反光背心的男子被包圍,懷疑他假冒記者,在他的個人物品中發現一件寫上「我愛香港警察」的藍色T裇,現場一度出現混亂,示威者用膠帶及多條索帶將他的手腳綁起,亦有人用腳踢他。救護員其後到場協助,為他剪去索帶,再用擔架床把他送上救護車。

環時總編胡錫進:迫害記者是無恥懦弱行徑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今日凌晨發佈聲明稱,記者付國豪在香港機場被示威者非法拘押,並遭到非人道的對待。《環球時報》第一時間與香港警隊取得聯繫,請求救援。0時20分許香港警隊已將付國豪救出。

聲明中指,付國豪在被救出時躺在擔架上,頭上有很多血,他顯然遭到了野蠻毆打,強烈譴責這種針對記者實施非法拘押和嚴重暴力的行徑。

藝人、網民紛轉官媒貼文:我也支持香港警察

《環球網》並發表「對,這是我們的記者和英雄!」一文,並引述付國豪「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稱「這句話,錚錚鐵骨,喊出了環球網的品格,讓許多人發來聲援和敬佩,環球網編輯部,用這句話,嚴厲警告侵犯人權的香港暴徒」。

胡錫進今日再評論事件,指昨晚已與被送到醫院的付國豪通過電話,付國豪沒有受到很嚴重的傷害,已經完全安全。

胡錫進批評「暴徒」圍攻、迫害記者是無恥懦弱的行徑,他又指記者這個職業出現在全世界最沒有秩序、最動盪、荒誕的地方,都給予了記者人身安全的保證。反問香港的激進示威者如果連對記者都野蠻進行人身迫害,是否真的應該不再喊暴徒,而要改稱恐怖分子。

相關話題一度在微博熱搜前列,不少內地網民在微博發文,轉發相關視頻,並紛紛加上「付國豪真漢子」、「付國豪平安」、「我也支持香港警察」的標籤。

黨媒《人民日報》一則「我也支持香港警察」的貼文獲超過230萬轉發,包括藝人王一博、TFBOYS成員易烊千璽、李易峰、楊冪、黃曉明、楊洋、鄧倫等均有轉發。

(來源:立場新聞)

《環時》記者機場遇襲 內地網民號召組團到港打人

昨午(13日)起大批市民在機場集結,到晚上部分示威者在場發現一名懷疑假記者,《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證實該名男子是環球網記者付國豪。胡錫進今日再在《環時》發表評論文章,批評「暴徒」圍攻、迫害記者是無恥懦弱的行徑,又指記者出現在全世界「最沒有秩序、最動盪,最荒誕的地方,很多殺人不眨眼的軍閥惡棍都給予了記者人身安全的保證」,反問如果香港示威者對記者進行人身迫害,「我們是不是真的應該不再喊你們暴徒,而要改稱你們『恐怖分子』了?」

亦有內地網民在微博發文,紛紛加上「付國豪真漢子」、「我也支持香港警察」的標籤,亦有內地網民呼籲「組團去香港維穩」、「組團去香港打廢青」。

黨媒《人民日報》評論亦指,香港暴徒一次次迷信暴力,得寸進尺,行為罔顧法紀,「是可忍孰不可忍」。人民日報評論指,「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壓倒一切的重要任務,暴徒的惡劣行徑,阻擋不了維護香港安寧的決心。

多家內地媒體亦轉發付國豪被香港示威者毆打的新聞,讚揚付「支持香港警察」的說法,「喊出了近14億人的心聲,做出了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應有的樣子」。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付國豪身份惹揣測 信用卡用另一個名

(新增內容)中共喉舌《環球時報》旗下記者付國豪在機場遭抗爭者包圍及制服,事件引發關注。雖然《環時》總編輯胡錫進隨即發微博說明其記者身份,並揚言「此次赴港除了報道,沒有任何其他任務」,但其身份與「任務」仍受到質疑。

胡錫進傍晚於微博發帖,就「付國豪有沒有記者證」作進一步解釋。胡錫進指,付國豪去年7月入職環球網,他獲得記者證按照規定需要經過一些程序。中國的體制下,會有很多年輕媒體工作者活躍在一線但沒有記者證,這不是秘密。胡又指,昨晚自己已在twitter發文,證實環球網記者付國豪被拘押,並呼籲示威者釋放他。

有網民在拍有付國豪證件及信用卡的照片中發現,其往來港澳通行證(俗稱雙程證)、入境標籤,以及由中國民生銀行信用卡中心發出的信件上的姓名,都是「付國豪」或「FU, GAOHAO」,但其中國民生銀行信用卡卡面的名字卻不一樣,是「FU HAO」。

熟知內地情況、網名「北風」的內地前記者溫雲超在twitter指,「付國豪同時使用Fu Guohao及Fu Hao兩個不同的名字,後者見民生銀行卡。除非其擁有國安等特殊身份,否則在中國不可能同時持有不同名字的有效證件。相信其是受指派進入香港執行特殊任務。所謂環球時報的特派記者,不過是掩飾身份的需要。就如99年南斯拉夫炸館事件中那幾個所謂遇難記者。」

有其他網民隨即跟帖,有人認同並表示:「事實:普通人在中國不可能同時持有不同名字的有效證件。」亦有人提出:「如果改過名字,信用卡仍在有效期之內理論上也是可行的」。有人則反駁:「銀行卡上印的是你自己填在申請書上的,一般填的是自己名字的拼音,也可以填其他的。我自己一張招行卡上面就是填的我的英文名。」

曾任廣東經濟電視台(南方電視台前身)新聞部記者,《羊城晚報》金羊網信息中心總監及網易博客高級編輯的溫雲超,在2008年內地數百名知識分子聯署《零八憲章》,他也有加入,結果受打壓,被迫離職。在失業1年多後,2010年,他透過「輸入內地人才計劃」,赴港擔任衞星電視台「陽光衛視」記者。來港後,他沒有變得低調,六四周年照上街集會,李旺陽被自殺後又發動全球聯署迫使中國政府徹查真相。2012年,他突然被告知必須回老家廣東辦理港澳通行證。他擔心一去無回,決定遠逃美國。

另外,內地澎湃新聞網繼續將付國豪「英雄化」,還派記者到付的老家天津,訪問其父親付成學。據報道,付成學昨晚日一夜無眠,一直擔心兒子的安全,直到凌晨兩點,被解救出來的兒子借用同事的電話親口報平安,他才安心。付成學又大讚,其子為人端正有家教,「從小對他要求特別嚴,他的成績在中學時就名列前茅。」

付學成還說,付國豪到香港已經快一個月,走之前他就有預感,兒子一定會衝在前面,但是心裏沒有想過孩子會因此受傷害。
對於付國豪入境及簽證的情況,入境事務處(入境處)拒絕評論個別個案,又指訪客在港逗留期間所參與的活動是否構成僱傭工作,須視乎個別實際情況而定,不可一概而論。根據《入境條例》,任何人士從事未經入境處處長許可的工作,一經定罪,最高刑罰為罰款5萬元及入獄2年。

(來源:星島日報)

2內地男機場遇襲內地群情洶湧 央視罕有20分鐘詳細報道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爭議不斷,昨日傍晚一名被懷疑是內地公安的旅客徐錦煬,和內地官媒《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香港國際機場遭到示威者囚禁、毆打。相關話題隨即令內地群情洶湧,成為網民及媒體焦點。相關話題不但熱爆微博,閱讀量高達18億以上,央視《新聞聯播》更花了約20分鐘播報相關新聞,實屬罕見。官方媒體亦強烈譴責示威者,惟避談被綑綁圍毆5小時的徐錦煬。

內地網民大肆轉發徐錦煬及付國豪被施暴的影片。相關話題佔據了微博「熱搜榜」,截至今早9時許,僅前10條就有5條是相關內容,前50條中則有12條相關。「各界譴責暴力聲援記者」的話題登頂為最熱話題。另一則由官媒《人民日報》主持的話題「我也支持香港警察」閱讀量更超過18億次,討論近600萬次。

今晚《新聞聯播》罕有的高調播報了8段相關的新聞視頻,佔時約20分鐘。其中包括付國豪被示威者施暴、出院接受採訪的鏡頭,以及包括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內的各界批評譴責,最後央視快評表示,「亂港暴徒是秋後的螞蚱,再折騰也是徒勞!止暴制亂,刻不容緩!」

中國記協發佈聲明,強烈譴責圍毆與非法禁錮記者的嚴重暴力行徑,呼籲有關方面盡快將違法「暴徒」繩之以法,並依法嚴懲。眾多官媒亦紛紛發佈相關評論,人民網評論說,「毆打記者,等待香港暴徒的是法律嚴懲」。該網評強調,圍毆記者決不可寬宥,是對新聞倫理的踐踏。央視新聞則批評說,示威者毆打內地記者的殘暴行徑,再次坐實了「暴徒」身份,「正在向恐怖主義行徑狂奔」。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香港示威者群毆遊客至昏迷」一度登頂成為最熱話題,有近8億次閱讀量。內媒始終對徐錦煬的姓名與身分隻字不提,一律以「內地遊客」相稱。微博顯示,關於「徐錦煬」的討論只有1萬多次。

(來源:香港01)

美聯社:500運兵車停泊深圳灣 解放軍微信:赴港只需十分鐘

香港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持續,繼內地傳媒在早前報道有大批武警車隊深圳集結後,美聯社今日(14日)報道,根據周一(12日)的衛星圖片顯示,超過500架解放軍裝甲運兵車停泊深圳灣體育中心,相信與近日香港局勢有關。

而內地傳媒今日亦轉發解放軍東部戰區微信的圖片,顯示大量軍車停泊在深圳灣體育中心,更寫明「從這裏出發抵達香港只需要10分鐘,距離香港機場56公里」。

美聯社今日(14日)報道,兩張由Maxar's WorldView在8月12日拍攝的衛星圖片顯示,有超過500輛的解放軍裝甲運兵車等車輪,停泊在深圳俗稱「春繭體育館」的深圳灣體育中心。而深圳灣體育中心的位置,接近接駁香港的深圳灣口岸。

美國總統特朗普呼籲各方冷靜

美聯社的報道指出,雖然港澳辦曾稱香港有恐怖主義的苗頭,但中國官方傳媒曾指出今次的演習是早前已經計劃下來,並非針對近日香港的動盪局勢。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也透過twitter表示,收到情報北京當局正香港邊境部署軍隊,特朗普呼籲「各方應該保持冷靜及安全。」

美聯社認為,北京當局一直不希望出動解放軍來平定香港的局勢,因為當局認為出動解放軍或會產生毀滅性的影響,包括破壞香港作為安全及穩定投資地點的聲譽,以及顯示在香港回歸22年後,中國共產黨仍然無法取得730萬港人的民心。

美聯社報道同時指出,今年是1989年六四事件的30周年,若出動解放軍,將會提醒世界八九民運以流血收場,而六四事件至今對中國仍是一個「禁忌」。惟美聯社覺得,民意在示威升級和堵塞機場運作後暫時仍未見逆轉。

解放軍微信:深圳灣到香港只需10分鐘

內地傳媒周一(12日)亦報道,在8月10日深圳不少市民拍到武警車隊集結的畫面。包括大量裝甲車及水炮車,內地傳媒發布的影片,更附上繁體中文和英文字幕。今日(14)日多間內地傳媒轉載報道,指解放軍東部戰區在官方微信公眾號「人民前線」,發布深圳灣體育中心(春繭體育館),停泊裝甲運兵車的相片,內文更指出「深圳灣附近的春繭體育館,從這裏出發抵達香港只需要10分鐘,距離香港機場56公里。」

不過《香港01》記者在下午約6點時,在東部戰區官方微信號已找不到該帖文。值得留意的是,廣東省並不屬於東部戰區,而是屬於南部戰區。東部戰區的轄區則包括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福建、江西。

(來源:HKET)

內地網絡開放談「機場事變」 顯香港形勢兇險

昨天示威者繼續在機場集會並癱瘓其運作,其後,有示威者毆打、綑綁兩名內地男子,懷疑其中一人是公安,另一人則是《環球時報》記者。這個過程被內外媒體全程直播,《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凌晨發佈聲明稱,記者付國豪在香港機場被示威者非法拘押,並遭到非人道的對待。

值得注意的是,6月香港「反修例」抗議活動之初,內地基本上封鎖了所有相關消息,在7月1日,有示威者衝進立法會並塗污區徽之後,部分譴責香港示威者的消息開始在網絡流傳,到了昨天,相關香港示威的消息及評論在網上全開放。有熟知國情人士指,這是一個相當危險的訊號,當局正作輿論準備,擬短期內用強硬手段平定香港亂局。

其一,港澳辦在前兩天的記者會上,已指香港目前的示威活動「帶有恐怖主義苗頭」。今天,「環時」總編輯發出聲明,批評「暴徒」圍攻、迫害記者是無恥懦弱的行徑,反問香港的激進示威者如果連對記者都野蠻進行人身迫害,是否真的應該不再喊暴徒,而要改稱恐怖分子。

定性恐怖活動 可在港實施全國性法律

如果,中央以「恐怖分子」定性極端示威者,也就是香港稱之為「勇武派」的人,採取的手段以「反恐」為標準,不但可以抗拒外來的壓力,也可以緊急狀態超逾現有法律規限,為香港警察提供資源上的援助。根據《基本法》第十八條:香港發生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時,全國人大有權宣布特區進入緊急狀態,北京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

其二,在時間點上,今年10月1日是中國70周年國慶,北京將進行大閱兵,在中國傳統上,逢五逢十均屬大慶,目前中國面對外來的挑戰,中共最高領袖要藉國慶重振國威與民心,因此,有必要在10月前平定香港亂局,以確保70周年國慶不受任何突發事件干擾。

開放網絡爭最大民意 為採強硬手段作輿論準備

其三,這次機場事件後,內地網絡全開放,相關視頻「任睇唔嬲」,這顯示官方要藉此鼓動民意。目前內地網絡一片聲討香港示威者聲音,不少內地網民在微博發文,轉發相關視頻,並強烈要求中央派軍平定「暴亂」。

事實上,這透露出一個危險訊號,就是當局在以強硬手段應對香港示威前,先藉機場事件爭取最大民意支持,就是說,若香港示威活動短時間未能平息,最極端情況下,中央直接插手甚至派出軍隊,也可獲得內地全體民眾的支持,甚至認為是理所當然之舉。

其四,昨天,人民日報、環球等官方媒體的社交媒體平台發布消息,指武警及裝甲車集結到深圳灣附近。這並非民間流傳,按內地標準,這可似乎極度高調了。今天,解放軍東部戰區陸軍的微信公眾號今天針對事件,發表文章評述香港問題,稱從深圳出發抵達香港只需要10分鐘。不少人理解這純屬恐嚇,但如按上述分析,出動軍隊處理香港問題,亦屬最後的選項,但也並非全無可能。

總而言之,根據上述種種訊息分析,目前香港局勢到了很危險的臨界點,到底後續怎樣發展,實在令人憂慮。官方製造輿論令14億人民對香港產生對抗情緒甚或惡感,顯然是為了削弱人們對香港抗議者訴求的同情,它正在讓中國民眾越來越憤怒。這可能反過來也會加大政府的壓力,增加了在有限或不準確信息的基礎上,做出過度反應或誤判的風險。

(來源:香港01)

內地漢被懷疑身份捱打 英記者:人道立場以身保護

反對《逃犯條例》訂修的爭議不斷,有市民連續兩日發起「警察還眼」行動到機場集會,幾百班航班因而取消;周二(13日)傍晚一名男子被示威者懷疑是內地公安,遭到圍困及毆打,當時在場的英籍記者Richard Scotford在社交網表示,雖然自己亦覺得該名男子是假扮示威者的公安,但站在人道立場,最後還是決定出手保護他。

Richard Scotford事後在Facebook發文表示,該名男子被示威者查問約一個小時,其後演變成暴力場面,遭人群拳打腳踢,「其他傳媒在旁觀及拍片,但我不是那種人,我要去保護他,我用身體保護他接近40分鐘,過程相當激烈。」

Richard Scotford稱:「我支持行動升級,我完全明白香港人有多憤怒,我知道不應主動參與,也知道他(該名男子)是一名中國公安打扮成示威者,又被發現藏棍且對香港不懷好意,但站在人道立場,我不能袖手旁觀,不顧一個正被痛打的人,這真是一個艱難的抉擇;憤怒的示威者尊重我所做的事,從沒有故意去打我,只是偶然被擊中幾次。我對所發生的事感到很遺憾,不知道這會有甚麼後果,甚至不知道用身體保護他是否做得對。」

Richard Scotford形容「這不是一場戰爭而是一場革命,示威者對抗整個制度,而非某個人,我認為很多示威者今晚表現得非常糟糕。然而,我亦怪責香港警察,當他們在周日的行動中打扮成示威者,然後開始打人和進行拘捕,一切就改變了,現在所有人的怒火都處於一觸即發的狀態,充斥了偏執和憤怒。」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不滿紅媒斷章取義 救人英籍記者fb爆粗反駁

大批示威者在香港赤鱲角機場抗議,其間發現有疑似內地公安及《環時》記者混入人群,引起在場人士激烈反應,甚至阻止救護人員帶其離開。內地傳媒即時用盡各種方法,定性抗爭者的行為。與《文匯報》關係密切的點新聞昨晚在fb發出帖文,「獨家專訪保護受傷人士的英國記者Richard Scotford:這不是示威 這是單純的暴力」的影片,惟受訪記者事後在網上發文,狠批內地傳媒利用其說話,去質疑整個運動。

點新聞昨晚fb發帖,內容寫道:「他表示,今晚(13日)「示威者」的行為是要置人於死地,已經不再是示威活動,只剩下越來越多的暴力。」帖文當刻付上訪問影片。訪者Richard Scotford說出的內容,被塑造成譴責抗爭者的外國人,影片亦不斷在內地網絡熱傳。

惟Richard Scotford今早在個人fb發帖,認為自己的說話被內地傳媒利用:「Ok, so inevitably some of my words are being used by Mainland Media to discredit the movement. I get this. And to any blue ribbon or commie that thinks I have helped their cause - FXXK YOU! 」

Richard Scotford同時又指,自己完全支持示威者,認為抗爭者的行動是對抗香港警察、政府及中共(I totally support the protesters escalation operations and adoption of strong defence against the HK Police, Government and the CCP. )。
由於不斷被毆打攻擊,人民忍無可忍下感到生氣,才企圖反抗。(Their continual beatings and attacks are intolerable. People are rightly angry and want to fight back. )

Richard Scotford續稱批評警方過去的行為,認為討厭警察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在沒有紀律的情況下施用暴力(The reason why we all hate the cops so much is because they dish out heaps of violence with no discipline.)。Richard Scotford最後鼓勵抗爭者要保持團結,繼續抗議,即使大家所使用的方法不同(Stay united. Keep protesting together, even if you personally differ on tactics.)

點新聞(Dot Dot News)是總部位於香港的親共媒體,網頁顯示其地址為香港田灣海旁道7號興偉中心2-3樓,《文匯報》網頁的資料顯示為香港仔田灣海旁道7號興偉中心2-4樓。此外,負責《點新聞》網站架設的「流動媒體有限公司」,正是《文匯網》的網上廣告總代理。種種情況讓外界質疑兩家傳媒有密切關係。

(來源:明報)

《環時》總編稱被綁記者安全沒嚴重傷害 記協籲清楚展示記者證

【18:10】另外,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中國記協)亦發表聲明,對無理阻撓記者正常採訪,針對記者圍毆、非法禁錮等嚴重暴力行徑,表示極大憤慨和強烈譴責,又強烈呼籲香港有關方面依法嚴懲侵害新聞工作者人身安全和新聞報道權益的違法行為,盡快把違法犯罪分子繩之以法。

中國記協又對在圍毆事件中受傷的記者表示深切慰問,並向喊出「我支持香港警察」的記者致崇高敬意。

【11:46】內地《環球時報》記者傅國豪昨晚(13日)在香港機場被綁,其後送院治理,《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今早(14日)在微博發帖文表示,已與傅國豪通電話,對方沒受嚴重傷害,現已安全。另外,香港記者協會譴責暴力對待記者的行為,同時呼籲內地新聞工作者在港採訪示威活動時,應清楚展示記者證。

胡錫進在微博表示,代表《環球時報》同事向傅國豪表達敬意,也轉告了內地網民對他的支持和稱讚。胡錫進稱,在暴力示威現場圍攻及迫害記者,「這是多麼無恥而懦弱的行徑」;香港的激進示威者如果連對記者都野蠻進行人身迫害,「我們是不是真的應該不再喊你們暴徒,而要改稱你們『恐怖分子』了」。

香港記協表示,對於近日兩宗內地傳媒記者拍攝示威者時受阻表示遺憾,並譴責暴力對待記者的行為。記協呼籲,內地新聞工作者在港採訪大型示威活動時,為免引起誤會,應清楚展示其記者證件,以方便市民辨認,又指香港市民亦可行使其權利決定是否接受有關機構的採訪及拍攝。

記協稱,對有清楚展示其記者證明文件,並忠誠地履行其第四權的新聞工作者,市民應予以尊重,不應阻礙採訪,以免干預新聞自由。

(來源:香港電台)

參與機場集會市民稱示威者過火 估計有人喬裝引起猜忌

多名曾到過機場參與反修例集會的聽眾,致電本台節目《千禧年代》,回應昨晚在機場發生的示威情況。有昨晚一直在機場的聽眾承認,示威者的做法過火,又估計昨晚的情況,與警方早前派出喬裝的警員,令示威者互相猜忌有關。

亦有聽眾致電譴責示威者昨日的行為,形容用索帶綁起兩名內地男子,阻止醫護救人是暴徒行為,如同野獸,認為香港應該宵禁。

有過去幾天都有到機場的聽眾表示,昨日機場情況與前幾日的集會大不同,昨日示威者有嘗試留出通道讓旅客登機,但由於人太多,趕上機的旅客與示威者發生推撞,但機管局無派工作人員協調,任由雙方有肢體衝突,造成混亂。

亦有需要到外地出席婚禮的市民說,擔心示威阻礙行程,認為示威者有不滿應該針對政府,不應該用民生作威脅。

(來源:明報)

消防處強烈譴責阻撓救援

消防處表示,昨日(13日)在香港國際機場的聚眾活動,消防處合共處理了7宗緊急救護服務的召喚,其間部分示威人士激烈的行為嚴重影響救援工作。

救護人員在處理其中兩宗個案時,因示威者刻意阻撓、拒絕讓路,結果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接觸傷者、提供急救護理及將傷者送上救護車。當中一宗較嚴重的個案,救護人員需要3個多小時才能把傷者送上救護車並將其送院。另外,有救護人員在救治和處理傷者過程中,多次受示威者撞擊致傷,亦有示威者搶奪或破壞救援工具及裝備,對救援工作構成重大阻礙。以上行為是社會不能接受的,更令消防處的緊急救援服務受到嚴重影響。消防處對此表示強烈譴責並深表遺憾。

消防處發言人表示,必須強調救護人員提供緊急救護服務爭分奪秒,任何延誤,可令傷病者錯失及時救治的機會,對其生命構成嚴重威脅。消防處本着「救災扶危,為民解困」的精神,在提供緊急救護服務時,絕不區分傷病者的身分及背景。處方呼籲所有人配合救援人員的拯救工作,讓傷病者能獲得迅速及快捷的緊急救護服務。

(來源:明報)

張超雄:不接受傷害他人 姚思榮憂影響旅遊業

反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機場集會昨晚(13日)爆發衝突,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形容情況不幸,不能接受傷害他人身體,但強調不會與反修例運動割席;旅遊界立法會議員姚思榮譴責示威者行為,認為事件會影響訪港旅客人數,令旅遊業進入寒冬。

張超雄昨晚10時許抵達現場,他今早(14日)接受港台節目訪問時,形容情況不幸,他不同意有關做法,認為示威者的行為是因為警方周日(11日)使用的暴力太恐怖,產生「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情緒,但強調不會割席,仍然支持反修例運動,惟絕不接受傷害他人身體。

姚思榮譴責示威者行為,指出阻礙旅客離境對香港形象帶來極大傷害,影響入境旅客數目,相信8月份會錄得進一步跌幅。他說,內地旅客佔的比例達78%,今次內地男子被綁一事會在內地發酵,若旅客數字大跌,會為旅遊業帶來創傷,甚至令業界步入寒冬。

(來源:星島日報)

旅遊業界譴責對旅客暴力行為

香港旅遊業議會聯同12個旅遊業商會、旅遊界議員姚思榮就過去兩日的機場集會發表聯合回應,對於示威者連日妨礙香港國際機場正常運作,令大量航班及旅行團被迫取消,嚴重損害香港及旅遊業聲譽的行為,感到極度遺憾。

旅議會指,有旅客昨天在機場被暴力對待,旅遊業界認為這種行為絕對不可接受,予以嚴厲譴責,並且呼籲示威者儘快離開機場,停止任何影響機場正常運作的行動,以免影響旅客及市民使用機場的自由,使香港的國際航空樞紐及好客之都的聲譽得以維持,同時令香港的經濟及民生得以儘快回復。

另外,旅發局亦對事件表示極度遺憾,並予以譴責。旅發局表示,尊重公眾和平發表意見的權利,但不應對使用航空服務的人士造成任何影響,並希望所有影響機場運作的行動停止,讓機場能盡快回復正常。

旅發局一直密切留意最新情況,並透過旅發局網站、旅客諮詢中心及旅遊熱線通知旅客最新資訊,以及向受影響的旅客提供協助。

(來源:HKET)

機場離境層被堵只取消登機服務捱批 兩日停近千航班機管局對引起不便致歉

就大批示威者昨日(13日)到機場造成堵塞及對旅客造成妨礙,機場管理局昨晚向高院申請臨時禁制令,限制示威者和平示威及抗議範圍,並禁制任何人不合法及蓄意阻礙或干擾香港國際機場正常使用。政府舉行跨部門記者會,香港機場管理局行政總裁林天福指,昨日的示威主要影響離境層,單日取消400多班航班;不取消航班是因有旅客已出境、亦有轉機客,免影響旅客行程,對引起乘客不便表示歉意。

香港機場管理局行政總裁林天福重申,機管局的首要責任是維持機場運作及乘客工作人員的安全。對近日的集會,無論事前申請與否均採取包容態度。

林天福指,過去兩日集會出現不再和平表達意見的情況,部份人堵塞離港樓層、令乘客未能進入禁區登機,林天福對引起乘客不便表示歉意、亦譴責昨夜發生暴力事件和慰問受傷人士。

就昨日的示威,林天福稱主要影響離境層,連續兩日共取消979班航班,昨日單日就取消421班,旅客處理量比平日少4成。

被問到星期一機管局取消航班、但昨日卻只取消登機服務,出現有旅客無法入禁區、但飛機照飛的情況。林天福承認兩日處理有不同,因周一人數非常多,已無法正常運作,故要取消航班;但第二日,為了令更多旅客繼續旅程,到達層沒有受到影響,亦要讓轉機旅客離開,故有此安排,

「尋日都有取消航班,唔係無取消。」

林天福又指稱取消航班對旅客、航空公司影響很大,「取消航班非不得已先應該做」。

(來源:立場新聞)

機場實施人潮管制 出示機票相關文件方可進離境大堂

機管局今日宣布,已獲法庭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在機場範圍內非法阻礙或干擾機場運作,而市民只限制在接機大堂指定範圍內「合法和平集會」。機場於下午起亦實施管制,旅客進入機場客運大樓時,需要向保安出示護照、機票或登機證等文件。

今日中午約12時,入境大堂來往地面車路的所有後樓梯通道因應管制,亦鐵欄及索帶封鎖,並貼有「只限消防逃生使用」的字牌。記者向職員詢問索帶和鐵欄會否阻礙緊急逃生,及客運大樓內市民該如何逃生時,在場職員則表示未有資料。

今日稍早,機管局在離境大堂,辦理登機手續櫃位前設有管制,要求旅客進入行段前要展示護照和機票相關文件才能內進。

到中午約2時,機管局擴大機場人流管制,四個連接離境大堂和車輛落客區的出入口中,封閉其中兩個,其餘中間兩個出入口則設有管制,並設有鐵欄。其他進出口如機場快綫、停車場等亦同樣設有管制,旅客進入機場客運大樓時,需要向保安出示護照、機票或登機證等文件。

及後,法庭執達吏於連接離境大堂和車輛落客區的出入口的玻璃門外張貼禁制令。根據禁制令,除指定的地方 — 即分別位於接機大堂A及B的兩側 — 之外,禁止市民參與整個機場內的示威和抗議。禁制令亦指出非旅客,或未獲機管局和機場保安公司許可的人士,禁止進入離境大堂的部份位置。

禁制令清楚表明,若任何人忽視臨時禁制令,可能會被控藐視法庭,被監禁或罰款。

為配合管制,往機場交通有所調整。來往機場及博覽館方向的機場快綫調整每25分鐘一班,往香港方向則是每12分鐘一班。而市區預辦登機服務的截止時間,由起飛前的90分鐘改為120分鐘。

下午3時許,在場市民一度因有關安排鼓譟,表示「為何香港市民不能自由進入機場」,一度與在場職員理論。職員則解釋,有關安排是根據《機場管理局附例》第483章35及36條第三部的「進入及出入」,表示送機市民必須要有持有登機證明的旅客攜同進入,而接機則需要清晰講出航班編號及到港時間。

(來源:BBC中文網)

香港示威:機場以法庭命令應對集會 示威者向旅客道歉

香港示威者連續兩天在當地國際機場的集會演變成暴力衝突,許多航班取消,大量旅客滯留香港。機場管理局宣佈已經取得法庭的命令,禁止任何人「有意圖地阻礙或干擾」機場運作。

機場管理局職員周三(8月14日)在客運大樓外張貼法庭臨時禁制令,附上一張地圖示意示威者可以集會的地方,又禁止任何人「非法地及有意圖地」故意阻礙或干擾機場正常運作。

示威者之前曾多次獲准在機場指定地方舉行集會,沒有影響機場運作,但這次集會有示威者離開指定地區,到離境大堂阻礙一些旅客乘坐飛機離開。

2014年「佔領」運動的時候,多個團體也曾經向法庭申請禁制令要求佔領道路的示威者在指定期限前離開,最終法庭人員在警方的協助下成功清場,重開道路。

禁制令是一種香港法庭頒下的文件,禁止或限制某些人做一些事情,違反命令的人可以被視為「藐視法庭」,是刑事罪行。香港法律沒有訂明藐視法庭最高的刑罰是多少,因此理論上可以被判終身監禁。

香港機場周三早上秩序大致正常,大部份航班已經恢復,但仍有少量被取消。

示威者主要的訴求包括警方交代周日(8月11日)的清場行動中,一名少女懷疑被警方發射的布袋彈射中眼睛的事件。香港媒體的照片顯示,少女的眼罩事後沾有血漬,還卡有一顆布袋彈。但警方表示,目前沒有證據顯示該女性被打到是警方所為,警方會進行進一步調查。

大量穿著黑衣的示威者周二中午過後開始聚集在機場的客運大樓,機場當局之後宣佈取消許多當天下午和晚上的航班。許多旅客不滿堵塞行動,與示威者理論。

示威在傍晚後升溫,大批示威者先後包圍兩名男子,示威者指控其中一名男子是中國大陸的公安人員喬裝混入示威者(BBC中文無法證實此事),示威者隨後毆打並將他禁錮。經過長時間交涉,救助人員將該名受傷男子護送出客運大樓。

另外,一名中國官方《環球時報》的記者也被示威者包圍,在他的個人物品中找到中國護照和一件寫上「我愛警察」的衣服。《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微博上證實,該名男人付國豪是該報的記者,批評軍閥惡棍都不會傷害記者,但香港示威者卻對記者「人身迫害」,質問是否應該改稱示威者為「恐怖份子」。

香港記者協會也發出聲明,呼籲記者在採訪時配戴記者證,而香港市民也應尊重記者,不應阻礙採訪工作,以免干預新聞自由。

「與恐怖分子無異」

事發後一天,一些示威者手持標語到機場向旅客致歉,又派發巧克力。但香港媒體引述一些旅客指出,以後都不會再到香港轉機,因為示威者令無辜的人添上麻煩,行為「無法接受」。

中國政府駐香港的聯絡辦公室(簡稱「中聯辦」)形容,示威者的行為「目無法紀、侵犯人權、泯滅人性」的行為已經「與恐怖分子的暴行無異」。

曾在中國外交部當翻譯的中國國際關係學會理事高志凱認為,示威者的行為已經令香港機場成為一個「龐大的罪案現場」,香港政府應該採取行動「恢復法治」。他接受BBC訪問時說,他認為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以決定動用中國大陸境內的警察協助維持香港治安,不需要出動軍隊。「這全都沒有違反《基本法》,而是跟隨《基本法》的規定。」

香港《基本法》規定香港政府可以要求北京政府命令駐港解放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但沒有條款容許中國大陸其他地方的公安機關到香港執法。前特首梁振英2016年回應「銅鑼灣書店」事件時也曾經指出,如果有香港執法人員以外的人士在港執法違反香港《基本法》。

香港民主派立法員議員毛孟靜形容,示威者的行為「明顯錯誤」,因為阻礙旅客乘坐飛機離開香港對解決事件絶無幫助。但她接受BBC訪問時指出,香港警方已經承認為了拘捕行為比較激進的示威者,曾經派出警員混進人群當中。「示威者是否受煽惑,才做出他們的行為?我們不會知道,但我希望年青示威者已經得到教訓。

(來源:香港01)

國泰航空證已解僱兩機師 其中一人涉暴動罪

香港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引發的7月28日中上環衝突中,其中一名被控暴動罪的為國泰航空機師。國泰航空今日(14日)證實,根據相關聘用條款,已中止了兩位機師的僱傭合約,當中一人涉司法案件,另一人則涉及於8月12日不當取用公司資訊。

據悉,涉司法案件的機師為早前被落案起訴暴動罪的廖頌賢。

國泰航空表示,根據相關聘用條款中止兩位機師的僱傭合約。其中一位正涉及司法案件,另一位則涉及運作8月12日CX216航班時不當取用公司資訊。國泰航空明確表示,就任何正進行的程序事宜均不會發表任何意見,又重申遵從所有營運司法管轄區監管機構的規定和指引。

於7月28日的中上環警民衝突中,共有49人被捕,45人日前被落案起訴,44人被控暴動罪,包括國泰機師廖頌賢,但法官准許他可在當值期間離港工作。國泰航空當時回應,該機師2019年7月15日起未執行任何飛行任務。另外,《環球時報》指控國泰航空CX216航班一名飛行員洩漏香港機場恢復航班起降之內部信息,「給鬧事者通風報信擾亂機場」。

中國民航局上周五(9日)向太古集團旗下國泰航空(0293)發出重大航空安全風險警示,並要求國泰禁止曾參與非法遊行、暴力衝擊的機組人員服務內地航班。國泰航空則在昨日(13日)發聲明,「堅決支持香港特區政府、行政長官和香港警方在止暴制亂、恢復法律秩序所做出的不懈努力。」

(來源:HKET)

警方拘捕3名男子 涉天水圍警署外發放煙花射向人群致6人受傷

警方今日(8月14日)拘捕3名男子,涉嫌與元朗天水圍警署向示威群眾發射煙花,,現以涉嫌非法燃放煙花爆竹及行使虛假文書,被警方扣留調查。

3名本地男子均在元朗區被捕,分別姓邱(27歲)、姓陳(34歲)及姓郭(26歲)。他們於7月30日晚上,有群眾包圍天水圍警署要求釋放當日在天秀路一宗刑事毀壞及普通襲擊案,拘捕3名男子;至翌日(31日)凌晨2時45分,一輛私家車駛經警署外,向上址聚集人群發放煙花爆竹,其後逃去。

事件中,共釀6名男子受傷,當中5人清醒被送往天水圍醫院治理,另外1人則拒絕送院。案件交由元朗警區重案組跟進調查。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親述8.11喬裝警暴行 銅鑼灣逃脫者:特登打我哋 製造黑衫內訌畫面

8.11晚上10時,約10名喬裝示威者的警察忽然衝出銅鑼灣軒尼斯道,制服及拘捕多名示威者,防暴警察後至。僥倖逃脫的示威者W一度遭制服,直至對方掏出警棍,才知是警察。警方僅承認警員會喬裝不同角色,不做犯法行為,示威者W回應:「(就算)唔認大家都有眼睇。」他並質疑或曾有警員作暴力行為。

當日示威者W一直留守維園附近,恐遇紅衫福建幫,便打算沿途保護遊行隊伍,後來走向銅鑼灣。

直至晚上10時,大部份示威者已經散去或快閃,留守人數約50、60人,他與10多名示威者坐在軒尼詩道電車站,正在聊天,「換咗衫,冇口罩,冇裝備」,已打算離開,氣氛平靜。正值人數零散,W背向行人路坐,形容「毫無預警」之下,約10個原本站在希慎廣場行人路的黑衣人衝過來。W反應不及,便遭從後制服,「當時嗰刻,我以為係黑社會,冇諗過係便衣」,亦怕黑社會用刀捅他,完全不敢動。

對方與示威者一樣戴豬嘴、Decathlon面罩或「韓仔口罩」,W一度困惑。直到兩人由腰間拎出警棍揮舞,他才意識到是警察,但「冇表露(身份),冇委任證。」對方一言不發,W只問了一句「做咩事而家」,一人便不斷以警棍毆傷其手腳,約10下。W全程臉朝下,聽到其他人叫「做乜嘢撳住我哋。」企圖抬起頭時,箍頸的另一人則隔着眼鏡,「一個重搥打落嚟。」

他捲起衣袖褲腳,指身上四處瘀痕及傷痕,左大腿瘀痕長三寸,均由警棍所傷,右手亦遭扭傷。W的左眼瘀痕呈紫色,高高腫起,「如果眼鏡爆咗,我隻眼應該盲咗。」翻查片段,多名示威者頭破血流,有一名更沒了門牙,他質疑警員有意洩憤。

整個制服過程歷時約半分鐘。「本身諗住一定畀人拉,一個(警察)突然行開,一個無喇喇鬆手,我即刻走,但一個追住我。」他估計或有其他示威者分散注意力,他足足跑了一條街,才逃離現場,後來被義載司機接走。被制服後,不到兩分鐘,防暴警察便從波斯富街衝出,他憤指 :「夾好晒。」

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又強調「卧底」不會挑起事端。W指警方絕對有意挑起事端,刻意裝束與示威者一致,「着第二件衫一定認到」,「卧底」又一言不發,沒有展示委任證,「又特登打我哋,(警方)好似想製造黑衫打交、內訌(啲場景),令其他人幫唔到手」,其他示威者亦一度混淆,過了半分鐘,才醒覺是便衣警員打人。對警方指當時示威者拒捕,才使用武力,W則反駁,指根本沒反抗,一來警察就打,「根本冇拒捕,由頭到尾我哋都唔知係警察,我哋點樣拒捕?」

周一記者會中,警方沒有明確表示「卧底」是否包括示威者。W反指,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前主席陳祖光曾提過做法「如同派臥底入黑社會」,指警方說詞早已失去公信力,「唔認大家都有眼睇。」他稱呼8.11為「恐怖事件」,痛斥警方手法「卑鄙下流無恥賤格」,又指「連打仗都唔會咁樣扮敵人。」

警方聲稱卧底不會主動犯法或煽動他人犯法。有傳媒片段拍得當時「卧底」警員拾起屬示威者的網球拍,W認為,或曾有警員喬裝示威者作出暴力行為,「帶動人哋去做暴力行為,會影響大家情緒。」上周末前線在現場決定快閃方向時,曾多次分歧,又出現多個討論小組,他不排除卧底有可能煽動現場氣氛,或干預當日快閃行動,分散人數。他指,當警方和示威者一樣戴面罩,「唔可以否認有冇做過,亦都確認唔到。」

W指,警察明顯意圖從內部分化示威者,原先前線溝通已混亂,但現時信任基礎更如履薄冰,他怕無法再互信,「佢哋(警方)就係想咁。」「我哋出嚟,最多俾你打,邊個自己友都分唔到,先係最驚。」有何解決之道?「就係全香港人企出嚟,人多就唔使驚。」W本因抗爭人數越來越少,失去希望,但8.11警暴又再激起民怨,或成轉機。

屈指一算,短短半個月間,W三次差點被捕,今次僥倖逃生,是幸運之神眷顧。訪問前,W發來訊息指情況危險,擔心樣貌被認得,又哀嘆:「我懷疑我俾佢哋(警方)target咗。」臨別前他留下一句:「下次你都唔知訪唔訪問到我。」

(來源:香港01)

數名被捕示威者手腳骨折 送北區醫院拘留治理

反條例風波未平,周日(11日)多區爆發衝突多人被捕,有指部分被扣留在文錦渡新屋嶺扣留中心,警方被指阻撓律師見被捕人士。網上流傳今日數十名被捕年青人因骨折,被警方押送至北區醫院求診,質疑有人濫用私刑,逼使示威者認罪。

據了解,下午有10多名示威者被押送至北區醫院治理,有數名手腳骨折示威者目前留醫,情況穩定,由警員看守。部分被捕人士已獲准保釋。

網傳30名年青人被用私刑逼認罪 骨折送北區不准聯絡家人

網上流傳訊息指,30多名年約16至18歲被捕年青人,被警方押送到北區醫院求診,年青人全部骨折,數人大腿骨折,一名年青人脊椎受壓並有失禁情況,懷疑遭人濫用私刑,有指該批年青人全部認罪,而且不被准許打電話與家人聯絡。

多名示威者被扣新屋嶺 今午逾10人送北區

有指警方周末拘捕多人,並將部分扣留在新屋嶺扣留中心。據悉,今日下午有10多名被捕人士被押送往北區醫院接受治理。

數名示威者手腳骨折

據了解,大部分送院的示威者頸痛,現時警方在北區醫院看管著數名手腳骨折的示威者,他們目前情況穩定,但受警方監控。消息指,目前病房內「警察多過病人」。網傳有被捕人士脊椎受壓,據悉病房內並末有相關個案。此外,示威者可以致電聯絡家人,亦有人協助示威者尋求律師協助。

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在fb上表示,已聯絡醫管局,要求全力確保病人權益,並立即跟進及回應市民的關注。

最少9人留醫骨科病房 48小時僅獲准見律師一次

香港01記者今晚前往北區醫院,多名警員出入病房,記者接觸到五名在骨科病房留醫的被捕人士,其中一人右邊頭部受傷,貼有紗布。目前四人已保釋,保釋條件不一,他們表示,病房內共有9名被捕人士,當中一人手骨骨折。他們全部在銅鑼灣被捕,其後被扣留在新屋嶺扣留中心。一名被捕人士指,被捕時曾被警員以警棍打,但扣留時則沒有,然而在新屋嶺期間不准許見律師,送至北區醫院才得見面一次,再要求見律師遭拒。

醫院管理局發言人回覆指,醫管局不會在未得到病人同意下,公開病人的具體臨床情況。公立醫院醫護人員一向秉持專業精神,不論病人的身份或背景,都會盡力提供病人所需醫療護理服務,並確保不會因為其他原因阻延病人適時獲得治理。

(來源:立場新聞)

火炭被捕者:疑警以藏爆炸品為借口查關係網 被男警偷拍欲投訴遭推搪

一名在8月1日因在火炭物資倉涉藏有武器被捕的女士,今日和陳浩天、陳家駒等一同見記者。她表示,警方指她藏有攻擊性武器,卻沒搜出任何證據,反而沒收她們的電話、電腦等物品,懷疑警方「項莊舞劍」,以涉藏武器為由,實際上是想調查抗爭者關係網。她又指被捕時要求見律師但遭阻撓,在警署被男警偷拍,欲投訴卻又遭諸多推搪。

該女市民指,她被警方指涉藏有攻擊性武器而拘捕,後來警方將控罪改成「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現時仍未被起訴。

疑以涉藏武器為由 調查關係網為實

她向傳媒表示,警察上門搜查時,沒有搜查令,卻撞門入屋,甚至有警員帶同長盾和圓盾衝入。警方搜屋時收走他們的電子器材,包括電話、電腦。她引述警方表示,收走電腦電話是要調查他們如何溝通,電腦是否有製作橫額的文件等。其後落口供時,警方又詢問他們行動發起人是誰等問題,種種跡象令她懷疑,拘捕事件是「項莊舞劍」,實際上警方是想查出被捕者的關係網,打壓抗爭運動。

阻撓見律師 稱「上頭決定」不可聯絡親友

此外她又說,警方在未有宣布拘捕的情況下,要求室內所有人跪下,禁止使用電話,連聯絡律師也不可以。當時警方的理由是正在調查,不能用電話。因此警方在樓上搜索的過程,未能有律師在場。後來警察帶他們到差館,她們才發現律師原來一早已在樓下等候,只因警察將大廈大閘關閉,律師才無法進入,無法與他們會面。

她續稱,到警署後獲派被捕者須知,上面寫明可通知一名親友,但警方又說不得通知任何親友。當她們查問為何,對方則指是「上頭決定」。

男警員偷拍 投訴遭多番推搪

該被捕者又控訴在警署受不合理對待,包括有男警員用手機偷拍她,並以粗言辱罵。儘管現場有不少警察,卻無人阻止。她詢問該偷拍警察編號並稱要投訴,對方無理會。其他在場警察亦以「不是負責投訴」為由拒絕回應。她聯絡值日官,值日官又說「找不到那個人」,稱她因為未能講出該警員身份而無法受理。她透過律師幾經交涉,警方最後才給她填寫投訴表格。

她表示,擔心警員偷拍她的照片或影片後,會傳給外界指她是罪犯,又或傳給黑社會,令她冒上被毆打風險,「希望各界關注警權過大,投訴無門的問題。」

(來源:香港01)

央視發相指眼傷女子曾派錢 「相中人」現身澄清

周日(8月11日)的示威中,一名身穿黑衣的女士,懷疑被警方布袋彈擊中眼睛送院,現場留有一個染血的眼罩,有一枚布袋彈卡中間。警方表示未能確定她受傷的原因。不過中央電視台就在新聞app和官方微博上,表示該她被同伴所傷,更上載相片,指傷者曾經在示威現場「派錢」。

《香港01》聯絡到被指是「派錢」的人士,她直言並非該名女傷者,澄清該相片是月前拍攝,當時並非派錢。

中央電視台新聞app、官方微博,以「香港示威女子被其同伙擊中眼睛,視力或嚴重受損」為題報道,8月11日該黑衣女子眼睛受傷。

當時包括《香港01》在內的傳媒在現場採訪,現場拍攝到她受傷後,現場留有一個染血的眼罩,以及一枚布袋彈卡在中間;有傳媒拍攝到,她受傷一刻,其眼罩插有一枚布袋彈。

中央電視台的報道,未有提出她「被其同伙擊中眼睛」的消息來源。而警方在8月12日的記者會上,表示未能確定她受傷的原因,亦無說過「同伙擊中眼睛」的說法。

央視以「網友爆料」為消息來源

中央電視台的報道,除了指女士眼睛被同伙擊中外,更指出「被其同伙誤傷的女子曾負責派錢給示威者」,並上載兩張網上流傳的相片。根據相片,難以判斷二人是否同一人,央視以「網友爆料」為消息來源,在報道中未有提供更多的證據。

《香港01》記者聯絡到被指是「派錢」的女子,她澄清並非眼部受傷的傷者,亦澄清央視轉載的相片在月前拍攝,當時並非派錢。

針對央視的報道,《香港01》記者透過電話、電郵、微博向央視查詢,正待回覆。

(來源:星島日報)

市民葵芳站聚集 促港鐵交代上周日處理手法

葵芳站上周日有示威者與警察爆發激烈衝突,警方一度施放催淚彈及橡膠子彈。一批市民晚上到葵芳站聚集,要求港鐵就當日警方催淚彈波及車站後的處理手法向市民交待。

一批市民應網上號召,於晚上10時到葵芳站,並在車務控制室外聚集,要求港鐵回應及交代上周日的事件。港鐵職員其後到場,與在場人士對話。該名港鐵職員指,港鐵未必能控制在外面施放的催淚煙,但強調「會盡我們的所能」。他亦強調,不會因庫房而關閉港鐵站,並重申「安全永遠是第一」。然而,相關回應令在場人士不滿。另外,對於市民擔心葵芳站的安全問題,另一名港鐵職員則指,公司已尋找不同專家的意見,並指若有任何方法能令車站更安全亦會做。

昨晚亦曾有人市民到太古站聚集,讉責警方昨日在太古站暴力執法,並要求港鐵交代事件。直至凌晨3時許,大部分在場人士陸續離去,只留下約20多人繼續留守靜坐。

(來源:立場新聞)

700員工實名聯署 促港鐵譴責警方、清洗有毒粒子 若無回應或拒執行職務

警方日前在葵芳站發射催淚彈,備受爭議。今日有700名員工向港鐵高層發出實名聯署信,要求公司強烈譴責警方影響鐵路安全,並要求徹底清洗車站及通風系統的有毒粒子。若公司在周五(16日)前無回應,他們將考慮拒絕執行職務。

今日有多名港鐵員工到九龍灣總部遞交實名聯署信,聯署獲 700 名員工實名支持。他們指早前已就 7.21 元朗站暴力事件聯署,但公司之後召開會議旨在安撫前線情緒,卻無提供實質的保障措施,亦無正面回應訴求。

聯署信又提及,警方在7.27於元朗站露天段路軌附近發射催淚彈,並無通知下攻入站內;於8.10大圍站附近發射催淚彈,氣體經通風系統進入車站;8.11在葵芳站發射催淚彈等。他們批評警方的行動,是對車站及鐵路安全無作任何考量。

聯署又質疑公司過於配合警方,喪失自主調配列車的權力,亦有政治不中立之嫌。他們又認為若港鐵肩負保護乘客責任,適當阻止警方肆意進攻車站的行為,是可避免員工及無辜乘客捲入衝突。

他們提出三大訴求,包括要求公司強烈譴責警方各種影響鐵路安全的行動,促請警方重視鐵路及車站安全,在行動前應先將前線員工及乘客安全作首要考量,避免使用大規模武力如橡膠子彈、催淚彈等傷及無辜。

他們要求公司確實肩負起保障員工與乘客的責任,以現場環境安全作首要考量,自主調配或更改列車與車站運作,而非盲目地配合警方要求。他們亦要求公司徹底清洗消除所有依附在車站、列車及通風系統中的有毒粒子,並在完工前向員工及乘客派發可過濾有機氣體的口罩。他們表明若公司在周五(16日)前未有回應訴求,一眾員工將會考慮以保障人身安全為由拒絕執行職務。

(來源:東網)

3黑衣男葵芳站外逞兇 18歲仔遭鐵棍毆傷

逾百名市民今日(14日)凌晨1時許,在葵芳站內追究港鐵8.11事件時,一名42歲姓劉男子報案,指其18歲兒子在站外,遭3名身穿黑衣及戴上口罩男子持鐵通襲擊,劉手及背部受傷,清醒送院。警員經調查後,事主指不明遇襲原因,案件暫列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交荃灣警區刑事調查隊跟進,暫未有人被捕。

(來源:東網)

何君堯屯門議辦被包圍須落閘 示威者撒溪錢

今日(14日)為農曆七月十四日盂蘭節,有網民號召前往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屯門的議員辦事處進行路祭。下午近4時,突然有廿多名示威者現身辦事處外,除準備好溪錢及化寶爐,並帶同何君堯及其母的黑白照到場,之後向照片進行三鞠躬。

辦事處職員見狀隨即拉下鐵閘,但示威者仍在鐵閘外貼上溪錢、及寫有「陰毒害人,天地不容」等紙條。此外,有人預備藤條,並以藤條打在何的照片邊呼「老竇老母點教你」。期間一名聲稱是住戶的男士警告示威者,指屋苑不歡迎進行儀式,批評會影響附近的幼稚園及居民,並稱已經報警求助,又用水熄滅化寶爐的火種,雙方一度發生口角。

在該辦事處內工作的社區服務主任陳滙熙在示威者抵達前表示,早已得悉有網民號召活動,但認為仍需正常工作,但若有人採取行動便會疏散。陳續指,辦事處為處理民生的地方,認為「政治歸政治,民生歸民生」,若然市民有所不滿,應以選票表達意見,而不是靠破壞。

何君堯位於荃灣的議辦早前曾遭人破壞,被打爆玻璃及噴上黑漆,而其父母的墓碑也曾被破壞。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警責市民「有情緒」阻辦案 太和街坊公開CCTV揭真相

警方昨日(13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指摘市民對警方「有情緒」,影響警員執法工作,其間更播放片段,指周日(11日)在大埔太和邨處理一宗自殺案時,被居民質疑為何警察可進入屋苑,又被市民在不同樓層位置照射眼睛及包圍警車。不過,「太和邨法團監察組」(下稱「監察組」)在其fb專頁公開閉路電視片段,指事發時「未見警方稱『不斷開關升降機門 妨礙警察上樓』的街坊」,又指是「便衣警員不願登記」,街坊才憤而尾隨至警車,而非「包圍警車」,直斥警方「斷章取義,用一小段影片欺瞞香港市民,指太和街坊妨礙救援工作,嚴重影響太和邨街坊聲譽」。

監察組在昨夜上載片段,帖文指已「取得太和業主立案法團同意,嘗試利用閉路電視還原真相」,片中可見,5名軍裝警員及1名便衣在晚上10時30分進入麗和樓,保安員只詢問目的地,亦沒有街坊阻撓。15分鐘後,其中3名警員與隨行的保安主管由高層乘升降機到大堂,再向高樓出發,亦沒有任何人「不斷開關升降機門 妨礙警察上樓」。下午11時03分,「由於離開前警察不願意向保安登記,引起街坊不忿,所以現場街坊要求警員出示委任證並登記,當時並未有任何妨礙離開。」區議員周炫瑋當時亦有向警員查詢,但「警員以太嘈為由,不顧而去,(太和邨)街坊並未有妨礙任何警員工作的行動」。

監察組強調,太和邨街坊尊重警方工作,「但對於街坊被惡意抹黑,胡亂強加罪名,我們(監察組)一定會根據事實的真相發聲,絕不啞忍」。又稱希望警方正視普通居民的民意,並「真誠修補警民關係,無愧於太和邨在2019年2月給予香港警察的嘉許狀和各太和居民,以至香港市民的期望」。

(來源:立場新聞)

一群私隱專員公署員工:何以警員私隱可得到更大保障?

我們是一班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的員工。近期社會就《逃犯條例》修訂引起的爭議,乃至警方多番使用暴力鎮壓市民,我們與廣大市民一樣感同身受,極度悲憤。

過去兩個月,數以百萬計市民走上街頭,以和平理性方法期望政府回應民意,奈何政府未有正視訴求,沒有解決問題,卻要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在政府高層包庇下,警隊草菅人命,一方面對示威者使用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及海綿彈等致命武器,另一方面對白衣暴徒無差別襲擊市民寬鬆處理,市民生命受威脅卻無法得到適切支援,實在令人髮指。

警方的所作所為罄竹難書,傳媒及社交平台上的每一個畫面深深烙印在市民心中。漠視《警察通例》、故意不出示委任證及隱藏警員編號、連番攻擊示威者要害(警棍扑頭、開槍射眼)、縱容黑社會恐怖襲擊、無理關閉警署、錯判形勢闖入私人地方執法、於住宅區肆無忌憚亂放催淚彈、粗暴對待已被制服的示威者、暴力推撞傳媒、殘害老弱婦孺、粗言辱罵市民,此等舉動不但令市民對警隊失去信任,令警隊形象完全破產,更衝擊法治,嚴重損害香港市民應有的自由及權利。有人說警方長期於高壓環境下工作,情緒波動乃人之常情。然而,警方手執致命武器,擁有相當大的執法權力,理應謹言慎行,保持極度克制。假如部份示威者較為激進的行為已足以令警隊失控,政府定必有需要檢討警隊對警員的訓練是否足夠。

自六月起,我們接獲大量有關網絡欺凌及個人資料被人公開的投訴。誠然,法例不是完美,亦不能解決世上所有不公的情況。以《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為例,條例在 1996 年生效,條例內容早已追不上過去二十多年來科技的急促發展。

一直以來,時有市民到公署投訴其資料被人於網上公開,但礙於執法權力所限,我們未能在投訴人無法具體指出被投訴者身份的情況下跟進相關投訴。然而,針對近期涉及官員及警員個人資料的事件,我們被要求改變過往做法,特意成立專責隊伍跟進有關情況,再將相關個案轉交予警方作進一步調查。現任私隱專員曾指出公署無權命令社交平台及營運商必須移除有關帖文,但近期又一改慣常做法,多番要求有關平台移除涉嫌侵犯私隱的內容。

上述所謂的新做法縱然在保障私隱的角度而言或許並無不妥,但管理層這些側重警隊、要求我們「特事特辦」的處事手法令人咋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何以警務人員的個人資料私隱可得到更大程度的保障?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導致今時今日的局面,特區政府責無旁貸。政治問題應由政治解決。我們促請政府正面回應市民的五大訴求:

(一)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濫暴及警黑勾結的指控
(二)全面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法案
(三)撤回一切暴動定性
(四)要求律政司駁回警方一切因示威活動衍生的起訴
(五) 全面落實雙真普選

我們近年面對日益複雜的情況,包括多宗大型資料外洩事故,以及準備推行修例的工作,加上公署員工流失率高,已令不少同事心力交瘁。然而,即使我們不隸屬政府架構,但依然盡忠職守,從不忘記自己「公僕」的身份,不偏不倚一心服務市民,繼續致力推廣及監管《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執行,確保市民的個人資料私隱得到保障。

我們生於斯,長於斯,香港是我們的家。在危機當前,我們身為香港人有責任發聲,期望當權者能認真聆聽市民訴求,廣納民意,帶領香港走出困局。香港人,加油!

一班熱愛香港的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員工
2019年8月13日

(來源:頭條日報)

私隱專員:「起底」近乎成為風氣 並無採取不同處理方法

近日有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的職員以不具名方式聯合發表公開信,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回應時表示,公開信內部分物件上的公署印章及標誌為數年前的設計,現已被取代。

私隱專員公署表示,日前有報導指有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的職員以不具名方式聯合發表公開信,相關公開信附有照片,顯示疑似公署職員證的背面、已遮蓋了職員個人資料的名片,以及公署信箋印有公署標誌的部分。上述部分物件上的公署印章及標誌為數年前的設計,現已被取代。公署又指,公開信並不具名,未能確定照片的真偽以及公開信的代表性。

另外,公署又指,對於近日不斷出現的網絡欺凌行為以及相關的侵犯個人資料私隱的情況,公署一如既往,本著公平公正、不偏不倚、無私無畏的原則,根據《私隱條例》所賦予的權力,不論受影響人士的政見立場和身分,一視同仁地作出跟進及執法。公署亦指,截至昨日中午12時,公署共接獲及主動發現 634 宗相關個案,包括557宗投訴個案,及77宗查詢,並指經公署處理的個案的受影響人士,並非劃一為警務人員,亦包括普通市民等其他人士。至昨日為止,所涉網上社交平台及討論區共有 7 個。所涉的連結共有815 條。公署已要求涉事平台移除共 780 條連結,其中 422 條已被移除。

另外,對於公開信稱,公署改變對網絡欺凌的投訴個案的處理方法。公署則強調,跟進網絡欺凌的投訴個案,包括主動地聯絡相關的網上社交平台或討論區的營運商,要求他們及透過他們聯絡有關,立即移除相關內容或帖文,並指在以往只涉及個別事件的網絡欺凌個案中,公署亦有採取同樣做法。公署續指,不同之處是以往大多數的個案,都基於以下因素與今次的被「起底」的廣泛現象有所不同,包括有關個人資料屬《私隱條例》中豁免範圍的「家居用途」、 一些個案屬情侶間鬧翻後互揭私隱,但這情況資料使用者和當事人起碼是認識的;在以往個案中,並不存在大規模肆意攻擊、煽動或恐嚇的刑事成份,故此無法律基礎轉介警方作刑事調查。

公署續指,今次「起底」事件中,涉及被「起底」者眾多,「起底」行為近乎成為一股風氣,兼具煽動和恐嚇性質是以往個案所沒有。公署有實際需要成立專責隊伍,務求適時和有效地執法。公署又指強調,並沒有就今次事件採取截然不同的處理方法,並指即使公署今次所採取的方法有所不同,亦是作為客觀獨立的監管機構,按實際情況及問題的嚴重性所採取合乎適度的措施。

(來源:立場新聞)

十數市民港台門口 橫額批商台偏頗 口號稱「讉責香港電台」

十數名市民今早到廣播道香港電台電視大廈門外,拉起「強烈譴責商業電台立場偏頗」的橫額,但喊口號時又稱「嚴厲讉責香港電台」。商台881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在Facebook專頁質疑:「霞姨,呢班咩人嚟架?」

商台881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今早在 FB 專頁上載短片,顯示有十多名市民在廣播道香港電台電視大廈門外,拉起「強烈譴責商業電台立場偏頗」的橫額,但喊口號時又稱「香港電台,歪曲事實」、「支持警察,嚴正執法」。FB專頁質疑示威者搞不清楚抗議對象:「喂,霞姨,呢班咩人嚟架?拎住譴責商台banner企喺港台門口抗議!聽埋佢哋嗌口號,真係抓晒頭。」

下午《在晴朗的一天出發》FB專頁再上載相片指,示威者於午飯後再次到現場舉牌抗議。這次他們終於到了商業電台門口,但標語牌上卻是「立場與民為敵,煞停香港電台」。

(來源:星島日報)

反修例風波氣氛下 港大理大取消新生入學禮

反修例風波愈演愈烈,新學年罷課如箭在弦,香港大學證實,今年取消沿用了20年的新人入學典禮。港大發言人稱,今年改為10個學院安排更切合學院風格,增加新生與學院內師生互動的活動,強調不時檢視新生入學活動內容及形式。

理工大學今年亦不會舉辦迎新禮,各學院與學系將為新生安排不同形式迎新活動。

原定九月三日舉行開學禮的浸會大學,校方稱會考慮所有相關因素再作決定。

另外,理工大學學生會向新任校長滕錦光發信,要求他後日與學生公開對話,直接表達立場及處理手法,同時了解師生想法,又指香港正面對極嚴峻的處境,若校方仍再度拒絕向師生公開對話,「學生行動只能無奈升級」。

(來源:HKET)

警方無派員到機場喬裝示威者 承認機場特警「可能不是穿常規工作服」

警務處助理處長(行動)麥展豪表示,現時本港有法例處理恐怖主義行為,目前絕大部份人士是和平有序,只有部分極端暴力的示威者,使取不斷升級的暴力,而警方則會密切留意勢頭及其發展。

被問到昨日(13日)機場的行動中,警員有否喬裝示威者。警務處助理處長(行動)麥展豪強調並沒有派出任何警員扮成示威者,又澄清警方早前喬裝行動的目的,是拘捕極端暴力的示威者,以情報主導的行動,並不是處理示威遊行的說法,強調警方對於和平有序合法的示威活動,警方會全力配合。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指,關於早前警員喬裝拘捕,他指,是因為想以最安全的辦法,所以穿着類似服裝去接近涉及嚴重暴力的示威者,希望以極短時間將其拘捕,又強調喬裝的警員並無挑釁行為。至於被捕人士血流披面,他則解釋是因為被捕者作出反抗,而喬裝的警員有即時向被捕者表明自己警察的身分。

另外,李桂華又指,現時示威者並不是強迫政府、國際組織等推展政治、宗教等的思想主張,所以警方暫時只覺得罪行很嚴重,但根據反恐怖主義條例第575章,不至構成恐怖主義的罪行。

至於有關速龍小隊制服問題,警務處助理處長(行動)麥展豪指,目前有司法覆核案件進行中,所以不能進一步解釋情況,警方理解市民關注,會不斷作出檢討及改善。

麥展豪指昨晚的行動,並非速龍小隊負責,而是屬於機場特警,而該套工作服「可能唔係平時佢哋常規工作服都唔定」,承諾會了解因何會出現制服上完全沒有記認。

機場警區署理指揮官劉榮基指,當時機場特警人員於緊急情況下被奉召到場,之前正在接受訓練並身穿用作訓練的工作服,但因昨晚事件轉變急速,行動緊急下同事不能更換有識別的制服,但確認有關人員為警員。

(來源:立場新聞)

官媒質疑警方無第一時間救人 警堅持用「中文」回應不講「普通話」

警方每日的例行記者會,因應機場昨日有兩名大陸人被圍毆,今日大批中國官媒到場發問,但問題都質疑警方昨日未有第一時間到場執法,《中央電視台》記者提問時,要求警方以普通話回答,但警方主持人就指,記者會是用中文英文,「所以就算用普通話發問,我哋都係會用中文回答」。

今日的例行記者會,發問的包括《中央台》、《新華社》和「文匯大公集團」的記者,其中央視記者發問時指,昨日兩名大陸人被暴力圍毆和非人道待遇,「為何警方沒有在遊客受到圍攻的第一時間,出現在現場執法,警方有何困難?」並要求警方用普通話「解釋一下」,但警務處助理處長麥展豪都是用廣東話回應,指任何合法來港的旅客,都會得到適當保護,會繼續努力確保遊行在香港有安全環境。

《新華社》記者發問時就指,「內地很多讀者不明白,為甚麼警方沒有第一時間趕到」,是不是警方有一些場所必很收到求助才能介入,「香港警隊還可不可以保障香港的治安?」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回應指,當時機場情況混亂危險,由本來和平靜坐演演演變成暴力衝擊,一直有和機管局及保安公司聯絡,強調處理大型公眾活動時,任何行動都有不同考慮,機場有大量群眾,要顧及公眾安全,以及警方的行動會可令情況更惡化,當時的行動目標是令受傷遊客離開接受治療,不是清場或拘捕;而當時在現場被捕的五名疑犯,和兩名大陸人被圍毆的案件無直接關係。

(來源:星島日報)

指發射催淚彈位置高低不重要 警:冇話一定不可喺咩位發射

示威者連續兩日到機場集會,昨晚更爆發衝突。

被問到能否從高處發射催淚彈時,警務處助理處長(行動)麥展豪指,「冇話一定唔可以喺咩位發射」,並指最重要考慮是驅散暴力示威者。他又強調,警方在使用任何武力亦有嚴格守則,以適當武力達到行動要求,並指施放催淚彈是要與示威者保持適當距離,減少雙方受傷機會,因此發射位置的高低並不重要,而要根據實際環境是否能達到行動目的。

另外,他亦指,機場是人流密集的地方,亦是香港重要的交通樞紐,不應該是示威場地。他又指,示威者已超越和平底線,偏離行動初衷,並指暴力示威者不應騎挾安全示威活動,呼籲和平參與者應劃清界線。

被問及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早年就大型示威活動成立D組,未來會否增加編制時,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表示,D組負責處理遊行及示威的衍生工作,編制上有35名人員,並由一名警司帶領。他續指,並非所有案件亦由O記負責,並指O記現時負責跟進烈性炸藥TATP案、周日警署遇襲、7月1日立法會被破壞、6月12日的示威及6月21日包圍警總等事件。而對於有律師及家長投訴,在新屋嶺等待逾10小時仍未能與被捕人士會面,及有被捕人士稱在未見律師前錄口供等,他則指,由於並非所有案件亦由O記處理,因此暫時未能一次性解答,但指在整理後會由PPRB解答。

(來源:星島日報)

被指向荃灣屋苑保安使用胡椒噴劑 警:曾有人搶犯故高度戒備

剛過去的周末全港多區再爆發反修例示威衝突,警方被指在驅散包圍青山警署的示威者時,闖入私人屋苑及向屋苑保安使用胡椒噴劑。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表示,有警員目擊涉嫌非法集結的示威者走進附近一個屋苑,根據警隊條例,有合理懷疑疑犯進入該地方,無須手令下可以進入追捕。

江表示,事發時間為12日凌晨1時許,約百人包圍青山警署,警方驅散時見到部分示威者走進附近一個屋苑,警員遂追捕。由於以往曾發生「搶犯」情況,即警員進行拘捕時,有人上前幫助疑犯逃脫,故警員高度戒備;又曾警告現場人士停止衝擊,以免有人涉及「搶犯」,不過仍有人衝擊,所以才使用胡椒噴劑。江又指,事件中共拘捕9人涉嫌非法集結,現已保釋候查。

江又表示,當晚有否成功「搶犯」需要了解,若真的有人「搶犯」或已犯法。至於有保安聲稱中胡椒噴霧,目前手上無資料,相信警員現場判斷,亦未能確定是否誤中副車,呼籲涉事人提供資料。

江又強調,警方進入車站、屋苑等地方執法惹起爭議,坊間對相關法例及程序或有誤會,以及涉事保安或有誤會;重申警方若有合理懷疑疑犯進入該地方,無須手令下可以進入追捕。若有人故意阻撓,可能干犯阻差辦公。

有傳媒提議警方,可派出警員或與傳媒合作,示範以「最低武力」拘捕疑犯,警方表示會考慮此建議。

(來源:HKET)

沒有搜查令進入屋苑拘捕 警:法例是容許的

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表示,8月12日凌晨1時,超過100名人士包圍青山警署,警員作出驅散及拘捕行動,留意部份有參與青山警署的非法集結示威者,走進附近的屋苑,又引述相關警員聲稱,當時正行使香港法例第232章警隊條例第50條第4節,當時有合理懷疑相信有關人士進入了屋苑,於是沒有搜令進入,是法例上是容許的。

他續說,警員在屋苑嘗試截停相關人士,亦有其他人嘗試「搶犯」,幫他逃脫,同事高度戒備,其後制服疑犯後被大量人士包圍,亦有在現場給予警告,惟警告無效下有人嘗試衝向警方,施放胡椒噴霧,並成功把拘捕人士帶走返警署。就包圍青山警署事件,拘捕9個人涉及非法集結罪,現獲准保釋候查。

另外,警務處助理處長(行動)麥展豪表示,留意到聯合國發稿指警方違反發射催淚彈的指引;他指出警方一直有「使用武力」的內部指引,是符合相關國際標準包括聯合國的標準,警方必會訂明相關的合法性、必要性及相稱性,暫時未有資料顯示聯合國曾向警方索取相關的資料製作相關報道及結論。

他又表示,沒有相關規定規範催淚煙不能在什麼位置發射,而施放目的是為驅散使用暴力的示威者,在與他們保持適當的距離下,減低雙方受傷的機會。

另外,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O記)高級警司李桂華又指,O記D組的成立主要是為處理遊行示威和反恐情報的調查工作,由35名警員組成,由一名警司負責帶領。但是,拘捕激進比較危險的示威人士並不完全交由O記負責,O記負責涉TATP、製造大量煙彈、上周日(11日)尖沙咀警署被攻擊、七一衝擊立法會、6月12日包圍立法會及6月21日警總被包圍的案件。

對於有被捕人士指被警限制與律師和家長會面,李桂華則表示,由於並非所有案件都交由O記負責,暫時未有資料,將會透過警察公共關係科再作公布。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警記者會首禁記者追問!疑欽點多間中共喉舌搶Q

機場昨晚有2名內地男子受襲,警方先發聲明譴責,在今日例行記招上亦沒有欺場,開場白花逾20分鐘痛斥「極端激進示威者」涉非法禁錮,播放包括無綫新聞片段來「佐證」。警察公共關係科今日更「巧合地」引進新安排,被主持人選中的記者必須一次過提問,圖杜絕追問;另一「巧合」,正是在嚴謹篩選下,中央電視台、新華社及大公文匯等內媒及愛國愛港傳媒,一同雀屏中選。

參加警方每日例行記者會的內地媒體明顯增加,記者人數多得坐滿整個警總記者室。記者會開始前,主持人宣佈新安排,要求行家「一次過問晒」,記者馬上鼓譟,投訴難以追問,主持人卻無故稱,警方聽取了部份傳媒的意見才推出新安排,今日必須要實行這個「從善如流」的措施。

主持人手握點名大權,職員緊握咪高峰、只遞給被選中的記者,「一次過」提問後即收回。雖然《明報》、《經濟日報》、《am730》、港台英文台等本報報章及電台曾有提問機會,但今日沒有一間本地電視台或中文電台能夠提問,英語外媒僅《華爾街日報》中選。

不過,內媒及愛國愛港傳媒今日運氣特別好,央視、新華社及大公文匯集團,在芸芸舉到手斷的行家中脫穎而出,陸續被選中提問。

其中,央視記者用普通話問警方,昨晚為何沒有第一時間在機場出現,並要求警方用普通話作答。主持人卻稱記者會只講中文或英文,似乎認為普通話不是中文,相當遺憾未能「滿足」當時收看央視記者Facebook直播的2位觀眾。央視記者提問後,隨即關上直播及電腦離場,當時記者會尚未完結。

大公文匯集團的記者就認為,既有不少記者對警察的「最低武力」有疑問,建議警方找來記者扮成拒捕,由警員示範「使用最低武力」來制服記者,正好可釋除疑慮。這位記者大概知道警察鍾情做示範,雖然示範場面不曾在現實中出現。

這名記者昨日也有出席警方記者會,惟全程沒有拿出紙筆,就連椅子旁的小桌也沒有拉出。他在場雖然沒有積極舉手提問,但當大部份行家放聲追問時,他即在座位說「批鬥大會咩」,《蘋果》記者多番質問警隊高層,他又再度有微言。至主持表明「最後兩條」問題,他則低調由記者室後方提早離開。

主持人嚴控時間,記者會歷時僅約1小時15分鐘,扣除開場白的20餘分鐘,實際問答時間不足55分鐘。主持人一宣佈記者會完結,舉到手斷仍「落選」的記者立即大叫問題,要求警方留低「繼續答」,但警方顯然不喜歡記者諸多追問,不知是否為了確保「好動」行家不會貼身追問,警方今日亦細心安排人手,在記者室出口組成類似人牆,完場即護送幾位大Sir離開。

(來源:星島日報)

深水埗警署外「激光燒衣」 警方警告將用催淚煙

逃犯條例引發連場激烈示威,有市民晚上8時起在深水埗警署外聚集,並發起「激光燒衣」活動。

今日是農曆七月十四,部分人在西九龍中心行人天橋上,以鐳射光射向警署,並不斷高呼「黑警還眼」口號,亦有路面及天橋上的市民對著警署指罵。警方則用大聲公警告此為襲警行為,並要求在場人士停止相關行動及離開,否則將使用武力驅散,並呼籲記者離開到安全位置,不要走到警察執法的範圍。

晚上8時許,市民在欽州街與基隆街交界,準備金銀衣紙等祭品。晚上8時40分,防暴警察出動,並手持長盾由警署推進至天橋,並舉起紅旗,呼籲橋下的示威者停止衝擊,否則使用武力。其後,仍有大批人在橋下聚集,西九龍中心保安則關閉入口自動門。

其後,部分人在欽州街路中心燒香拜祭,並將香燭插在路旁花槽上。警員則手持盾牌在附近戒備,並以強光照向示威者。警員其後到達欽州街,並一字排開,市民則情緒高漲,不但向警員高呼「黑警」,並在場撒「溪錢」。晚上近9時,警再舉起藍旗,警告現場集會或遊行屬違法,要求他們立即離開。晚上9時14分,防暴警員退回警署內,但警署內的警員再次警告在場市民離開,並指有人在欽州街一帶非法集結,警告將以催淚煙驅散,提醒附近居民或受波及。然而,在場市民未有散去。晚上近9時半,市民在倒數後,一同以鐳射燈照向警署外牆,並繼續高呼「黑警還眼」口號。

(來源:HKET)

市民響應網上號召深水埗「燒街衣」祈福 警施多枚催淚彈驅散人群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浪潮未止, 今日(14日)為農歷七月十四,一批市民響應網上號召,晚上於深水埗警署對出的馬路「燒街衣」,高峰期有約400人聚集,期間有人不斷向警署投射鐳射光,大批防暴警察於晚上9時45分起施放多枚催淚彈驅散聚集人群,示威者及在場市民四散。

有網民晚上8時在深水埗發起「激光燒衣積陰德祈福晚會」,一托市民在深水埗警署對出馬路「燒街衣」,初時有數十人聚集,其後人數增至百人,佔據深水埗警署南面的欽州街6條行車線。有聚集巿民以鐳射光不停照向附近的深水埗警署,大批防暴警察於晚上8時40分走出警署,並廣播要求不要再用鐳射筆照射,先後舉起橙旗及藍旗,要求市民停止使用鐳射筆。

約一小時後,警方在警署舉出黑旗後,隨即向警署外不斷施放多枚催淚彈,示威者四散至警署北面的內街,在天橋底燒衣的市民亦即時離開,部分人則退到長沙灣道、鴨寮街,警方更一度在警署內舉橙旗,警告示威者要即時散去,否則會開槍。

防暴警察其後向前推進,另一批則繼續在警署外佈防,防暴警察一邊推進一邊施放催淚煙,街上煙霧瀰漫;亦有防暴警察走上通往西九龍中心的天橋,欲追趕使用激光筆的示威者,部分防暴警察就轉入大南街施放催淚彈。

(來源:明報)

【23:40】深水埗警署內廣播的警員與示威者對罵。

【23:30】警方再次在警署內廣播,要求非法集結的示威者立即離開,否則會動用適當武力趕散。警方要求示威者停止使用「雷射槍」照射警員,指這是襲警行為。佔據部分行車線的示威者報以噓聲。

有旅遊巴於欽州街深水埗警署外經過,車頭放有一塊顯示「香港加油」的LED燈牌,示威者紛紛拍手歡呼及舉起拇指,並高呼「香港加油」。

【23:23】大批示威者再次聚集在深水埗警署對面馬路,不斷辱罵警員及用激光筆照射警署。另有市民繼續在該處燒衣。有消防車一度到場,了解燒衣情況後離去。

【22:40】防暴警陸續登上警車離開,現場交通開始通行。

【22:35】警方防線停在元州街,封鎖部分路面,元州街出現車龍,亦有街坊表示要回家,要求警方讓出行人路。

【22:23】警方防線推進到嘉頓位置並舉起黑旗,但前方未見有示威者,街上有巴士及私家車駛過,路旁有街坊圍觀。

有街坊在街上吸入催淚煙不適,大罵警察。

【22:20】有警員與戴着豬嘴面罩的街坊爭執。

【22:17】警方在欽州街西九龍中心外一邊舉黑旗一邊施放催淚煙,惟前方未見有示威者。鴨寮街有人大呼「黑警」,部分警員轉入鴨寮街施放催淚煙,兩旁皆為民居,有未及拉閘的小食檔,員工以毛巾掩口鼻,一臉無奈。

【22:12】有兩三名示威者繼續離遠用激光筆照射,警方再發射催淚煙。

【22:09】警方再度在街上發射催淚煙。

【22:06】有數名防暴警衝上通往西九龍中心的天橋,欲追趕使用激光筆的示威者。

【22:04】警方防線停下,廣播警告遠處零星示威者停止使用激光筆。

【22:03】防暴警一邊推進一邊施放催淚煙,街上煙霧瀰漫。

【22:00】防暴警防線繼續推前,並舉起黑旗和橙旗,路旁有不少街坊看熱鬧。

【21:57】一批防暴警向前推進,另一批則繼續在警署外佈防。

【21:54】警方再施放催淚彈,惟催淚彈落地位置只有汽車,並無示威者。防暴警再次走出警署佈陣。

【21:48】警方在警署內再舉黑旗和橙旗,街上仍有小量示威者以激光筆照射警署。

【21:46】警方在警署內舉橙旗,警告示威者要即時散去,否則會開槍。

【21:44】警方在警署內舉黑旗後,隨即向警署外施放多枚催淚煙。示威者隨即四散,在天橋底燒衣的市民亦即時離開。

【21:25】反修訂《逃犯條例》的風波不絕。今晚(14日)為農曆七月十四,有網民發起舉行「深水埗激光燒衣積陰德祈福晚會」。一批市民晚上在深水埗警署對面馬路「燒街衣」,其間有人不斷用激光筆照射警署。至晚上8時40分,大批防暴警走出警署,並廣播要求不要再用激光筆照射,先後舉起橙旗及藍旗。

現時防暴警正在欽州街與示威者對峙,不斷廣播要求停止再以激光筆照射。示威者不斷以粗言辱罵警察,情緒激動。至9時15分,部分防暴警開始退回警署內。

警方在警署內廣播,指示威者非法集結,要求散去,否則以武力驅散,或會使用催淚煙。

(來源:香港01)

逾百市民天水圍警署外燒衣 防暴警制服最少五人

反修例浪潮持續,今日適逢盂蘭節,多區自發燒衣「祈福」。入夜後天水圍警署後門對開有市民聚集燒衣。及至晚上約10時,現場聚集逾百人,在警署門口插香、灑溪錢、播放宗教音樂,以及設壇供人祭拜連串自殺事件死者。警員將鐵閘鎖上,當有警車出入時,有市民向警車三鞠躬。

晚上約11時15分,天水圍警方旗起藍旗警告:「這集會或遊行及屬違法,請即散去,否則我們可能使用武力。」

及至深夜11時50分左右,多輛警車突然駛抵天水圍警署,多名防暴警員隨即跳落車,制服現場最少5名人士。

約100名街坊在警署門外聲援,現時大部份警員已退回警署內。

上水今晚亦有燒衣活動。一名居民表示,約二十名市民在保榮路警察宿舍對開燒衣,及至晚上10時許,突然出現五、六十名防暴警察,向現場市民抄身分證,抄畢後才能離開。有年青人得悉事件後到場聲援,晚上11時許,現場人數逾百,大部份人聚集在保榮路及衛和路一帶。至深夜11時45分左右,部份在場人士陸續散去,有人向清河邨方向步行。

(來源:明報)

天水圍警署外防暴警拘捕多人

【23:50】警方在警署要求聚集者離開,約於11時15分防暴警由警署走出,一度舉藍旗警告。至約11時45分,有示威者在警署車閘外燒衣,有警車駛至,大批防暴警察分別從車上及警署車閘衝出,示威者四散,部分逃進天盛苑。警方帶走多人,但未有進入天盛苑範圍。防暴警察逗留約10分鐘全部撤離,其後再有市民在警署外繼續聚集。

【22:42】反修訂《逃犯條例》風波未息,適逢今日(14日)為農曆七月十四,有市民發起今晚9時許到天水圍警署外「燒街衣」。至晚上10時許,有百多名市民於警署停車場出入口外聚集「燒街衣」,其間高叫「收嘢」及「飲多杯」,並向警署內撒溪錢。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8 | 2020/09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