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8日:遮打花園集會、遊行、衝突

前晚元朗衝突有警員被揭發改裝警棍加強殺傷力,而遊行發起人已被捕;至於昨天的上環集會不意外又一次演變成遊行及衝突,以下轉貼有關報導。

(來源:明報)

元朗人斥警民居施催淚彈「不顧市民安全」

大批市民昨午(27日)於元朗進行示威活動,先後到元朗警署抗議、佔據元朗大馬路等道路,亦於南邊圍及西邊圍村口外,與警方爆發衝突。警方由黃昏清場至深夜,多次施放催淚彈,一度於西鐵元朗站大堂清場。有元朗居民向明報網站表示,於民居範圍施放催淚彈「太過分,不顧市民安全」。

元朗居民姚小姐表示,下午坐西鐵經過元朗站,看到有人受傷上車,一名女生不停抽筋,疑似被木棍打及中彈,最終由救護員送院治理;該女生向急救人員透露患有心臟病。姚小姐認為,將催淚彈發射到民居範圍,是不顧市民安全,她不擔心日後元朗還會有示威行動,只要是和平理性示威則可。

天水圍居民何先生稱,晚上約7時,有示威市民經西鐵天水圍站離開。他認為今日氣氛較平靜,警方施放催淚彈是「沒必要的行為」。

(來源:星島日報)

二千示威者元朗攻村與警大戰 23人浴血

縱使警方重申昨日參與未經批准的「光復元朗」遊行屬違法,惟仍有數以萬計市民,昨以不同名義到元朗「行街」,又再次演變成由日到夜的警民大衝突!示威者昨午尚未行畢全程已與警方爆發衝突,警員多次在南邊圍村、西邊圍村和元朗大馬路等戰線施放催淚彈、海綿彈、橡膠子彈及布袋彈,力拒示威者入村,阻止了一場更嚴重「保家衞族」大衝突;示威者夜後逃至西鐵元朗站,向警員射水反擊,未幾「速龍小隊」衝入站內揮棍驅趕,場面混亂,至少十一人被捕,至深夜十一時示威者大致散去。醫管局指,截至今晨一時,元朗衝突中有二十三人受傷,當中兩人情況嚴重。政府對示威者蓄意破壞社會安寧,予以強烈譴責,警方會嚴肅跟進。

元朗居民鍾健平申請昨日在元朗大遊行失敗,但強調如期在元朗「一個人行街」,數以萬計市民響應,變相參加「光復元朗」非法行動,並將矛頭直指懷疑住有白衣人的南邊圍村,戰線更打算延伸至附近西邊圍村,警方為阻示威者入村,囤駐重兵包括「速龍小隊」鎮守兩村,遊行開始後,為數共逾二千人的群眾,分散區內多處地方聚集,不時與警方對峙。

至昨午五時許,警方開始由西向東作出驅散,並與示威者爆發衝突,當中大批在泰祥街的示威者向警方擲磚及扔雜物,並一度嘗試設置防線打巷戰,但警方施放胡椒噴霧驅散,舉旗後更率先發射首批催淚彈,但其中一枚誤落在一幢唐樓的簷篷,白煙四起,經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在場調停後,逾千名示威者轉移在青山公路元朗段用鐵欄築起防線,但警方繼續在青山公路元朗段、安樂路及朗業街等地方施放多枚催淚彈及胡椒球彈,有人模仿外國示威者用網球拍擊回,亦有示威者用手執催淚彈擲回警方防線,中招的示威者在其他人的攙扶下到安全地方暫避。

另一方面,南邊圍村對開位置衝突仍未平息,大量防暴警員由輕鐵站出發,推進至南邊圍村施放催淚彈,多名示威者推鐵馬及扔雜物還擊,其間警方呼籲示威者要在昨晚七時離開,但只有部分示威者依言照做,其他人繼續留守。至昨晚九時許,有示威者向村內警察扔雜物,情況再度緊張,警方舉旗後再施放多枚催淚彈,但示威者繼續投擲雜物。

至於另一戰場西邊圍村亦非常混亂,示威者一直與警方對峙,其間進入村內不果,有人向村口方向拋雜物,但遭警方近距離施放多枚催淚彈,逼使在附近河道取水撲煙,警方舉起橙旗後發射海綿彈、橡膠子彈及布袋彈。消息稱,有兩名記者「中槍」,分別被催淚彈擊中頭部及橡膠子彈擊中手臂,示威者其後陸續往西鐵元朗站方向撤退。

至昨晚九時許,大約四百人由多個戰場且戰且逃,聚集在元朗站陸續離開,但有少數人仍然留守,阻止警方進入站內,甚至開動消防喉向天橋上警員射水,大批「速龍小隊」警員隨即持盾衝入站內驅散示威者,有示威者頭部受傷,場面混亂,警方其後退回站外。至晚上約十一時,現場秩序大致平靜,不少示威者已乘西鐵離去,至少十一人被捕,亦有警員受傷。

截至今晨一時,醫管局表示元朗衝突中接收二十男三女傷者,其中十人已出院,留醫者中有兩名男傷者情況嚴重,所有傷者年齡介乎十五至六十歲。昨日警民衝突期間,多條巴士及輕鐵路線暫停服務,港鐵也應警方要求,西鐵線來回方向安排特別列車,在朗屏站接載乘客離開車站,其他列車不停朗屏站,務求為示威者提供退路之餘,不讓他們增援。

(來源:東網)

圍村外攻防惡鬥 市中心打到七彩

「光復元朗」非法遊行演變成大規模警民衝突,市中心六大戰場催淚煙四起、海綿彈及橡膠子彈橫飛。逾萬名身穿黑衫的示威者為報復上周日(21日)白衫軍在元朗站無差別毆打途人,昨午在俗稱元朗大馬路發起東西包夾非法遊行,兩小時後即令市中心戰事四起,手持木盾、鐵枝示威者不斷衝擊警方防線及投擲磚頭等雜物,警方施放至少廿發催淚彈及十發橡膠子彈還擊,令整個市中心被白煙吞沒。雙方拉鋸至晚上九時許,再爆發第二輪激烈衝突,更由街頭打入西鐵站,警方出動胡椒水及噴霧,示威者用滅火筒及滅火喉還擊,展開另一場站內「困獸鬥」。元朗衝突共造成十七人傷、十人留院,其中兩人情況嚴重。

上周日的血腥元朗事件被網民認定是鄉事派所為,欲發起光復元朗的行動報復,惟兩個遊行申請先後遭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不能再以遊行示威之名舉行。申請者則在網上改口稱是次遊行是個人行街、購物,並非遊行,並指出發時間及路線沒有改變,由水邊村遊樂場起步,至元朗西鐵站;另一個遊行路線則是相反,即東西兩邊的參與者會在元朗大馬路、即青山公路元朗段匯集。

昨午二時半後,大批身穿黑衫市民抵達兩個起步點,並準時在下午三時起步。當遊行起步約半小時,遊行人士即極速霸路,大馬路四條行車線幾乎同一時間內被霸佔,令該區路面交通陷瘓癱。南邊圍及元朗警署首當其衝被示威者包圍,其後整個市中心均被一片黑海淹沒。

至下午近五時,元朗南邊圍一帶聚集及起哄,部分示威者手持鐵枝、自製木盾,更拆毀路邊鐵欄作武器,警方在村口築起防線,高舉紅旗警告,防暴警員前往南邊圍增援。首個衝突點卻發生在鄰近的泰祥街,當時數十名示威者突然衝擊警方防線,警員即施放催淚煙還擊。

約廿分鐘後,警署外突有大批防暴警到場,並舉起黑旗命令包圍警署的示威者離開,惟無人理會,警方即連發多枚催淚彈,示威者四散。警方開始由西向東大規模驅散,並沿大馬路施放多枚催淚煙、胡椒噴霧及揮警棍驅散示威者,期間一枚射入西鐵路軌,幸無影響列車服務。此外有速龍小隊入村抄捷徑赴示威現場,獲白衫人喊加油支持。

至晚上七時,示威者向元朗站方向後退,並再度在西邊圍及南邊圍集結,並向現場的警方防線不斷投擲磚塊,警方在朗業街近西邊圍舉起橙旗,要求示威者速離,否則開槍。惟示威者未有後退,反而愈聚愈多人,已有逾千人集結,警方發出多枚催淚煙、海綿彈及橡膠子彈還擊。而港鐵在七時廿二分宣布,西鐵線服務不停朗屏站。

約一小時後,逾千示威者退至元朗站附近不肯離去,而警方亦暫停驅散行動,雙方重回對峙局面。有示威者在元朗站下面發現一輛私家車內有數條藤條而觸動神經(上周日白衫軍用藤條追打市民),隨即將該車「肢解」,最後發現車內有疑似解放軍軍帽,並搜出武士刀等物品。至晚上約九時,警方採取包夾攻勢,由大馬路推進至朗日路,另一邊由舊墟路推入朗日路,不斷施放催淚彈,將示威者逼入西鐵站,並派出速龍小隊入站進行驅趕,雙方爆發激烈衝突,警方出動胡椒水及胡椒噴霧,示威者以滅火筒及滅火喉向警方還擊,至少兩名示威者被制服。至晚上十一時許,示威者陸續散去,期間見到鼓吹港獨的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乘西鐵離開。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警開槍中民居 速龍西鐵打人

光復元朗被警方禁止,卻未能阻止近30萬人到元朗,要求追究上周日涉警黑勾結的恐怖襲擊。群眾一度包圍元朗警署及南邊圍村,並無衝擊,但警方突出動防暴隊驅散群眾,在民居林立的元朗市中心密集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及海綿彈,將元朗變成戰場,爆發了約六小時衝突。截至凌晨1時,有23人送院,其中13人留醫,兩人情況嚴重。

昨午2時許,大批黑衣人開始在原定遊行起點水邊村遊樂場聚集,遊行申請人鍾健平亦現身,聲稱一個人行街。到下午3時,群眾沿體育路走出俗稱為大馬路的青山公路元朗段,沿路高叫「香港警察知法犯法」口號,不同方向的人潮隨即佔據整條大馬路東西行線及輕鐵路軌,沿途均不見警員駐守。

與此同時,大批群眾包圍水邊村遊樂場對面的元朗警署,不斷用粗口罵警員。警署入口擺放了兩米高水馬,鐵閘以鎖鏈上鎖。有人在警署外張貼「官鄉警黑」海報,及擺放印有廉署標誌紙杯「請阿sir飲咖啡」。到4時許有人向警署內投擲雜物及溪錢。

另一方面,人群沿大馬路走到港鐵元朗站後,有數百人包圍元朗站隔鄰、7.21當晚有大批白衣人聚集的南邊圍村,圍堵各個出入口,所有人都戴上頭盔、手持自製盾牌,與村內駐守的50名防暴警員對峙。

在元朗明渠一邊,有人拆下路邊鐵圍欄,令氣氛升溫。一輛警車約4時45分駛經安樂路時被市民攔截,有人在車身上噴上粗口字句,車窗更被打裂,車內警員一直無下車,其後市民讓路,警車才可開走。

下午約5時,警方宣佈由於情況持續惡化,決定展開驅散行動,防線會由西向東面推進。多批防暴警隨即分別在元朗警署及南邊圍村一帶出動,於是爆發了連串衝突。

在南邊圍村一帶的衝突最激烈,防暴警在泰祥街及東堤街推進,群眾舉起雨傘,向警方防線投擲雜物,警員施放胡椒噴霧。約5時10分,警方首次施放催淚彈,亦有警員舉起長槍,一枚催淚彈射中一個民居的天台,煙霧向上飄入附近民居。

在朗業街,大批黑衣人阻止警方推進,不斷向警員投擲雨傘、磚頭等雜物,警方多次施放催淚彈,其間有催淚彈射入西鐵路軌範圍。下午6時半,群眾又在南邊圍村隔鄰的西邊圍村聚集,堵塞村口及向村內投擲雜物,警方再多次放催淚彈,並多次發射懷疑橡膠子彈及懷疑胡椒球彈,有多人受傷。

在元朗警署外,50名防暴警察和速龍小隊築起防線,原先聚集在警署外的人群退到大馬路,與警方對峙。警員衝上豐年路附近的行人天橋清場。下午5時18分,警方開始發放催淚彈,並從附近內街不斷推進。

到晚上約8時,大部份市民開始撤離,警方在大馬路一帶完成清場。晚上10時,最後一批人退入元朗站,速龍小隊攻入車站大堂,用警棍揮打群眾,其中一中年男子頭部中棍流血倒地,警方制服及帶走多人,地面留下大量血迹。

23人送院兩情況嚴重

警方封閉南邊圍村出入口,連村民也差點無法入村。陳小姐(化名)持有住址證明,防暴警員仍拒絕放行,最後要經小路返回。

警方在整晚驅散行動中多次針對記者,有速龍小隊隊員以強光照射記者,又喝令在場記者出示記者證。在另一位置,警方更近距離向記者群開槍,有記者被橡膠子彈擊中,手臂一片瘀傷。

鍾建平晚上向傳媒重申,昨日不是遊行,約有28.8萬人在元朗進行各樣活動,是各光復行動中最多人一次,但市民到元朗行街,仍被警察故意挑釁。

警方凌晨開記者會表示,截至凌晨1時,有23人送院,其中13人留醫,兩人情況嚴重。醫管局較早前表示,傷者分別送往博愛、屯門、天水圍、北區及那打素醫院,當中兩名男子情況嚴重,須在博愛留醫。

(來源:東網)

元朗站一帶回復平靜 有老人院被催淚煙波及

修訂《逃犯條例》風波難息,昨日(28日)的「光復元朗」遊行最後演變成大規模衝突,元朗市中心成為「戰場」。一夜過後,西鐵元朗站一帶今日(28日)大致回復平靜,站內有閉路電視被噴上紅漆,附近天橋滿佈雜物,清潔工人忙於清理,道路旁則有欄杆被拆毀。

元朗站附近的巴士站仍泊有多部警車,南邊圍福德堂繼續落閘,四周仍有雜物等待清走,路上遺下示威者的改裝木盾牌。至於西邊圍村的牌坊被示威者塗污後,有村民用紙皮遮蓋,而一對被淋紅油的石獅子則仍未見有人處理。至於昨日被指遭警方催淚彈擊中的聯勝樓一樓閣樓單位,東網記者視察後,發現該處不是安老院而是民居,大門上鎖,無人應門。

另外,西邊圍附近的君悅護理中心則疑被催淚彈波及,有網上片段顯示,窗外正值示威者與警方衝突,濃煙密布,有長者難忍催淚煙氣味不斷咳嗽走避,並高呼:「乜無閂窗㗎咩?」。中心主管鄭先生表示昨天已做好保護措施,沒有長者受傷或不適,「我琴日都在場,冇叫救護車,老人家都冇事,多謝,有心。」被問到有否長者感到驚慌,及家屬有否打電話詢問情況,他表示:「托賴,平安。」

一名前來探父親的女士透露,事發當時院舍有關窗,惟3樓仍有伯伯吸入煙霧不適,「好彩洗個面,飲杯水就冇事」。另有同樣住在3樓的72歲李伯稱,昨日3樓有窗戶打開,他和部分院友在窗邊圍觀示威情況,事發時他目睹有白煙攻入室內,頓時感到臉部刺痛,慌忙用水洗臉,幸無大礙。有住在1樓的女院友則稱,雖然該層有緊閉窗戶,但似乎仍有小量催淚煙穿過窗罅進入室內,她亦感到眼睛刺痛。

(來源:星島日報)

警方承認入元朗站無通知港鐵 澄清催淚彈無射中老人院

警方就元朗清場行動凌晨會見傳媒,對於外界質疑不應在元朗市區施發催淚彈,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表示,昨日下午在元朗清場期間施放的催淚彈,並無擊中老人院。警方行動前亦已知會區內22間老人院要關窗,並證實無院友吸入催淚氣體不適。

至於警員進入西鐵元朗站,余鎧均解釋,是由於當時有示威者在西鐵站天橋上投擲滅火筒,警員想到橋上控制情況,期間進入西鐵元朗站,承認有關行動是電光火石間的決定,事前並無通知港鐵。

余鎧均又批評示威者不顧警方已發出反對遊行通知書,部分人更作出暴力行為;警方在驅散行動中,使用催淚煙、海綿彈、橡膠子彈等武器。重申警方不得已情況下使用武力,並譴責示威者的暴力行為。

(來源:明報)

警放催淚彈 白煙攻入護老院 院友:搞到我眼澀

警方昨(27日)於元朗發射催淚彈、海綿彈及橡膠子彈驅散人群。網上流傳,有催淚彈落入一間老人院簷篷位置。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今日凌晨(28日)見記者時表示,網上傳聞的位置並非老人院,警方事前已提醒元朗一帶22間老人院,呼籲他們關上門窗,惟有護老院院友向記者透露,昨傍晚時分有白煙攻入院舍,導致眼睛乾澀及「揦住」。

警方昨日一度於安樂路施放催淚彈。位於上址的君悅護老中心,有居於3樓的院友李先生表示,昨日約5、6時有少許白煙從窗口飄入院舍內,小部分長者感到不舒服,自己「洗個臉無事」。他又透露,事發時護老院有窗戶未關上,「(院友)年紀大關唔切,都係職員關。」

另有一名居於1樓女院友說,昨日白煙攻入院舍時,眼睛感到乾澀及「揦住」,被問到覺得警方射催淚彈的做法是否恰當,該女院友表示「唔識講,總知佢放催淚彈搞到我隻眼澀」。

今午有一名女士前往護理中心探訪父親,她稱父親居於3樓,昨日同層院友嗅到催淚煙,氣管感到不適,當時窗戶已關上,該名長者洗臉喝水後,身體並無大礙。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網片證催淚煙湧入老人院長者狂咳 眾志收前警爆料揭犯戰術錯誤

元朗昨日再次爆發警民激烈衝突,其中一枚催淚彈更射上民居簷篷,警方深夜回應指,經了解該處並非安老院,亦已即時與區內22間安老院溝通,證明無人因吸入催淚煙而不適送院,重申施放催淚彈是為控制場面。又稱警方事後亦已提醒區內22間老人院,要為衝突做好準備,並關上窗戶。不過,香港眾志黃之鋒在其Facebook上載影片,指有催淚氣體湧入附近老人院,令長者咳嗽不適,質疑警方的說法。

片段中,一間疑為老人院的單位位於大馬路旁,當時馬路上有少量黑衣示威者,其後大量疑為催淚氣體的濃霧從窗邊湧入,有一把女聲不斷叫其他人離開窗邊,其後有一名年長女性開始咳嗽,疑吸入催淚氣體後身體不適,並反問:「無閂窗㗎咩?」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在其fb專頁指,對不同意警方的說法,指「雖已關上窗戶,但是冷氣系統仍會把街上的催淚氣體抽進室內。身體健康的人可能不會因小量的催淚氣體而感到不適,但老人院內的長者很多都有氣管和心臟問題,這足以影響他們的病情。長者根本不懂表達,再加上私營老人院衹有那些沒有專業醫護知識的護理員工作,長者因吸入催淚氣體而不適他們都未必察覺」。該會又概嘆,「香港長者被迫住在這些環境惡劣的私營老人院已很可悲,現在還要「硬食」警方的催淚氣(體),這埸社會運動怎會衹是世代之爭?」

黃之鋒則在帖文中反問警方,昨晚明明「『澄清』催淚彈沒有射中附近老人院」,但如今有片為證,質疑警方所言並非實情。
根據影片拍攝位置角度判斷,涉事老人院疑為位於西邊圍牌坊正對面的君悅護理中心。《蘋果》記者致電查詢,職員否認院舍受催淚煙影響,強調院內長者安全,又指事發前一日已經做好相關準備,包括關窗,亦聲稱催淚煙沒有經抽氣扇等設置進入院舍內部。

香港眾志其後又稱,有前警務人員不齒警隊鎮壓,透過眾志披露警隊使用催淚煙指引,指於民居附近發射催淚煙,會引致漏斗效應及影響市民健康。眾志批評,警隊在元朗民居施放催淚煙,犯上戰術錯誤。

根據這份警方戰術文件指出,警方發射催淚煙前,要考慮「風速及漩流可能受到地勢的影響」,「街道兩旁圍着高層的建築物會引致漏斗效應」,影響催淚煙擴散走向。文件又指,「淨化曾被CS(即催淚煙)感染的車或建築物是非常困難但亦非常重要」,昨日警方將催淚煙射向民居、鐵路軌、西邊圍村旁邊河道等,已嚴重影響當區市民健康,但未見警方有任何行動如文件所述協助,或指導居民淨化沉殿的化學物質。眾志批評,警方在元朗靠近民居及老人院區域施放催淚煙,實險像橫生,犯上戰術錯誤。

另文件上有圖解戰術例證,指示「在場的高級人員須確保當向人羣使用催淚煙時,需留有逃走路線。此點非常重要。羣眾如無逃走機會則不應向其使用催淚煙,因羣眾會產生恐懼而盲目地向人襲擊。」眾志指出,這證實6.12中信圍困事件,警方誤用催淚煙。

昨日元朗衝突中,有傳媒拍攝到有警員手持「胡椒煙霧噴射器」,根據這份文件指出,是根據熱霧原理操作,利用高溫將液體催淚制劑烘煮成氣體排出。噴射器的發電機是以脈衝式飛機引擎推動等於26秒內噴射出100,000立方米催淚煙。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防暴警挑機「冇證」外籍自由身記者 自揭英文差終笠水

有警員早前在撐七警毆人的「晒馬集會」上,高呼「我X你老母」,更妄語自比在二戰被納粹德軍迫害的猶太人,雖獲在場逾萬同袍歡呼,卻惹來德國和以色列不滿,差點掀起外交風波。近年警察除邏輯思辨能力被質疑外,就連法定語文亦有待改進。繼4個警察協會日前去信特首林鄭月娥時,誤寫上款「林太」為「林女士」後,有防暴警在昨晚(27日)的光復元朗,疑未能理解自由身記者為何沒有記者證,留難在場「冇證」的外籍記者,卻意外自曝其英語聆聽能力低下,一度將「Brian. What's the problem?」整句聽錯為「Brian Problem」,誤以為是對方的全名。

由於片段僅以手機拍攝,收音品質不算高,《蘋果》大致整理二人對話紀錄,如下:
防暴警:What's your press? What's your company?(你屬於哪間傳媒?)
外籍記者:I work as freelance.(我自由身工作。)
防暴警:Freelance, so no company.(自由身,所以不屬於任何傳媒。)
外籍記者:Freelance.(自由身。)
防暴警:Freelance press.(自由身記者。)
外籍記者:From University of Hong Kong.(來自香港大學。)
防暴警:What's the use of the photo?(拍照有何用?)
外籍記者:Just sell.(售賣。)
防暴警:To sell.(用來賣。)
外籍記者:Yea.(對。)
防暴警:Sell to where?(賣到哪處?)
外籍記者:It's up to me. It’s my business.(由我決定,這是我的私事。)
防暴警:It's your own, right?(你自用,對嗎?)
外籍記者:I am a freelancer, a freelance journalist. Is that a problem?(我是自由工作者、自由身記者,有問題嗎?)
防暴警:Freelance journalist. OK.(自由身記者,無問題。)
外籍記者:Yea.(正是。)
防暴警:What's your name?(你叫甚麼名字?)
外籍記者:Brian. What's the problem?(我叫Brian,有問題嗎?)
防暴警:Brian Problem.(你叫Brian Problem。)
外籍記者:Brian. What's the problem?(我叫Brian,有問題嗎?)
防暴警:Brian.(你叫Brian。)
外籍記者:Yes.(對。)
防暴警:I have a query. Why this a...no...(我有問題,為何這個沒有...)
外籍記者:I am a freelancer. I wanna make a living, I wanna sell the footage I take here.(我自由身工作,想維持生計,打算出售在這裏拍攝的片段。)
防暴警:Umm...(哦...)
外籍記者:Yea.(對。)
防暴警:So What's your press ID?(那麼你的記者證呢?)
外籍記者:I am a freelance.(我是自由身記者。)
防暴警:Who know? No press ID even! Show your identity document!(誰知道?還要無記者證!出示你的身份文件!)
外籍記者:Yes, I do have one.(我真的有。)
防暴警:I mean the press ID!(我指記者證!)
(展示學生證)
外籍記者:I am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Master of Journalism student.(我是港大新聞碩士生。)
防暴警:Oh, you are a student!(噢,你是學生!)
外籍記者:Yes! Master of Journalism student. What are you going to do? I am Brian...(對!新聞碩士生,你要怎樣做?我是Brian...)
(向圍觀者展示證件)
I am Master of Journalism student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What do you questioning before?(我是港大新聞碩士生,你剛才質疑甚麼?)
防暴警:I’m just wondering, why don't you have a press ID?(為何你沒有記者證?)
外籍記者:Because I'm a student!(因為我是學生!)
防暴警:I know, I know.(我知道,我知道。)
外籍記者:I try to make a living.(我想維持生計。)
防暴警:I know, I know.(我知道,我知道。)
外籍記者:OK, so what's the problem?(那還有甚麼問題?)
防暴警:Be careful.(請你小心。)
外籍記者:I have trying to be careful, thank you.(我一直盡量小心,多謝你。)

較早前,有「速龍」警察以強光照寫記者,並以粗暴語氣喝令記者出示記者證。警員又指:「一早叫你哋行開!你擋住我前面點知有無人匿喺公園」,另一警員又即補鑊,走前指示記者不要踏足單車徑拍攝,要返回行人路上,惟現場行人路段只有兩個身位闊,單車徑亦因應警方設封鎖線,早就停用。

(來源:明報)

攝記協稱有警員武力針對記者 促政府警方檢視警權

大批市民昨午(27日)於元朗示威,及後爆發警民衝突,事後多人受傷,包括記者。香港攝影記者協會今日凌晨(28日)發聲明,對部分警員故意阻撓採訪,甚至以武力針對記者表示遺憾,促請警方和政府檢視警權問題。

攝記協聲明列出多宗警方針對記者事例,包括警員向只有記者的位置投擲催淚彈、攝記遭催淚彈擊中手部受傷、記者攝錄示威者被制服情況時遭警員推開等。

攝記協聲明亦提到有示威者利用現場記者作掩護,在記者身後向警察投擲雜物,認為此舉不但會阻礙採訪工作,更無意間令記者置於高危位置,對此表示遺憾,呼籲各方冷靜,避免再有大型衝突發生。

(來源:香港01)

短片揭載藤條武士刀私家車 疑曾現上周日白衣人聚會

原定周六(27日)舉行的「光復元朗」遊行遭警方反對,但仍有大批市民如期到元朗「步行」購物,再爆發警民衝突;示威者未有闖入圍村,但就元朗站附近地下,發現一架載有藤條的私家車,現場人士激動,懷疑於上周日晚(21日)白衣人無差別追打元朗站居民有關,群起打爛該車,更在車尾發現日本武士刀及木棍,以及寄往南邊圍村的信件。

有網民翻查721元朗黑夜當晚的片段,發現與該車車牌相同、同一顏色和型號的車輛,曾出現在南邊圍村的白衣人聚集的停車場。

車主報稱居八鄉吳家村

昨晚上7時許,示威者南邊圍村口對出的元朗西鐵站地面,發現一輛Toyota Aristo V300私家車,後座放有至少六枝粗身藤條,另有一塊布遮蓋著其他物件,外型和藤條相似。由於21日晚有白衣人拿着藤條在元朗站追打乘客及市民,不少示威者看到車上的藤條,即表現激動,打破車窗,刮花車頭蓋,並貼上示威標語紙,其後更撒溪錢。

示威者其後成功打開車尾箱,發現有大量疑似武器,除了再有藤條外,更有日本關刀、木棒等。

當時車上沒有任何人士。查冊發現,車輛在1999年2月3日首次註冊,登記車主為一名非華裔男子,持有本地身份證,報稱居於八鄉吳家村,當事人並未持有任何公司。車上有多封電訊公司信件,收件人也是非華裔人士,報住南邊圍村。

(來源:東網)

元朗私家車藏刀棍藤枝 警拘1男

「光復元朗」遊行引發激烈警民衝突,早前有網上片段指,有人在元朗南邊圍村一輛私家車發現武器。警方接報跟進,在村內發現一輛停泊的私家車,在車上檢獲一批武器包括日本刀、木棍及藤枝等。經調查後,昨晚(27日)在元朗區拘捕一名持香港身份證的斯里蘭卡籍男子(30歲),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被捕男子正被扣留調查。

事發於昨日,有示威者在南邊圍遵道幼稚園附近一個停車場內,於一輛黑色私家車內發現多條懷疑「藤條」及一頂疑似軍帽,且於車尾箱發現武士刀及木棍。除了超速駕駛罰單,也有電訊商繳費通知書。示威者大肆「搜索」後,該私家車4扇車窗及車尾玻璃俱被扑碎。

(來源:香港01)

警方深夜讉責元朗示威者 稱威脅警員生命

就7.27的元朗遊行,最終引發暴力警民衝突,警方在當晚深夜就事件回應。警方指集會人士不顧警方反對,堅持在元朗集會,並有暴力行為,警方對此發出強烈讉責,並重申警方有決心,有能力維護社會安寧。

余鎧均高級警司(社區關係)於凌晨一時,於元朗警署就昨日元朗遊行作出回應。她表示警方早已發出禁止公眾集會及反對公眾遊行通知,但遊行人士仍堅持到元朗參與違法集會,更有暴力行為,警方對此作出讉責。

她表示,下午五時,有一輛衝鋒車遭到示威者攻擊,並打碎玻璃,車內的警員一度生命受到威脅。因此警方須要展開驅散行動。她指最終涉事警員未有受傷。

有記者問到晚上警方為何要進入西鐵站內攻擊示威者,余就解釋,警方攻入西鐵站是因為有示威者向他們擲出滅火筒,因此警方入內需要控制場面。

她又指,坊間一度稱警方將催淚彈射上老人院,她指警方已確定該枚催淚彈未有影響老人院。而事後警方亦已提醒區內22間老人院,要為今日衝突做好準備,並關上窗戶。

(來源:立場新聞)

疑有警員鑲金屬環改裝警棍 警方:會跟進情況 無回應會否停職

昨日(7月27日) 「遊元朗」活動演變成大規模遊行示威,警方速龍小隊於晚上近 10 時突然攻入西鐵元朗站大堂,期間有市民被警棍打致頭破血流。今日網上熱傳照片,顯示有速龍小隊成員在防暴警棍頂端,加上貌似水喉戒指的金屬環,懷疑有警員私自改裝警棍增加殺傷力。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今午見記者時,表示會跟進相關情況,但未有回應該名警員會否被暫停職務。

余鎧均被現場多名記者問及,有警員被拍攝到在警棍上加上金屬環的做法,有否違反警例,及該名警員會否被暫停職務。余鎧均表示,警方就購置及使用任何警察裝備 ,均設有非常嚴謹指引,警方不會容許同事使用非官方購置的裝備,但傳媒片段中拍攝到警棍上加添的是什麼裝備,則有待警方再作跟進。

至於有記者兩度追問,該名速龍小隊成員會否被暫停職務,余鎧均則未有正面回應。

警:在別無他選下採取最低武力

余鎧均又重申,警方就使用武力設有嚴謹指引,警員在遊行集會中一般會採取忍讓、克制的態度。余鎧均指,警方昨晚是在示威者衝擊防線,別無他選的情況下,才對示威者採取最低武力,「希望能夠緩和氣氛」,以恢復公共安全及秩序。

(來源:明報)

城大編委記者中催淚彈三級燒傷 考慮向警索償

民陣上周日(21日)舉行反修例遊行,其後爆發警民衝突,多人受傷,當中包括城大學生會編輯委員會的一名記者。城大學生會電視台「城市廣播」今日凌晨(28日)於fb專頁發帖,稱該名受傷記者已驗傷,醫療報告指出其手臂達三級燒傷。

帖文相片所見,該名記者的傷口已發炎含膿,傷口周圍皮下嚴重瘀傷。

受傷記者指出,現時右手活動時仍感痛楚,又稱曾打算入稟追究警方濫權,惟由於未必能支付龐大法律費用,故現時考慮循小額錢債向警方索償。

另外,「城市廣播」表示昨日(27日)有該台記者報道元朗警民衝突期間,兩度被胡椒球擊中下半身,該名記者當時一度劇痛至產生暈眩感覺,需由在場示威者協助急救。「城市廣播」回覆本報查詢時,稱該名記者目前情況尚好,強調會保留追究權利。

(來源:HKET)

警方拘捕13名示威者包括鍾健平 檢獲大批武器

警方指昨(27日)在元朗示威活動中,警方拘捕13人,齡由18至68歲,包括申請遊行未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鍾健平(39歲),以涉嫌組織集結被拘捕 。消息指,鍾在早上出席《城市論壇》後,被警方帶上客貨車帶走。其餘人士被捕則以參與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 及襲擊等。   

警察公共關係科余鎧均高級警司解釋,拘捕鍾健平是因為已向他發出反對通知書,但他仍出席有關活動,他亦在活動期間曾向記者發表言論,觸犯公安條例17A;在元朗示威衝突中,在現場檢獲大量武器,包括仿製槍、彈鋼珠、鐵支、伸縮棍、丫叉等等,相信他們並非進行和平示威。

她又重申,警方是以克制忍讓態度處理事件,但示威者多次衝擊,甚至有人以滅火筒在西鐵站的天橋位置擲下,警方因此派出警員到西鐵站進行拘捕;並指催淚煙彈未有射中老人院,無院友吸入催淚氣不適,已通知區內22間老人院要關好門窗及不要老人外出,並無長者受傷。

至於被問及現發現有警員使用改裝的警棍時,她強調,警方購買及使用裝備有一定指引,就事件警方會進一步了解。

余鎧均稱,中上環遊行活動,警方已發出反對通知書,參與人士只能在中環遮打花園進行集會,至於沿畢打街經干諾道中至中山紀念公園,及在中山紀念公園集會,若進行屬違法;另外,她指網上有人發起帶備較昨日元朗更重型武器,希望參與人士保持和平冷靜。

她強調,警方是有能力處理現時情況。

另外,警方昨日(27日)網上片段指有一輛元朗南邊圍村附近私家車上發現武器,在車上檢獲一批武器包括日本刀、木棍及藤枝等。警方主動調查,當天晚上在元朗區拘捕一名30歲非華裔男子,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被捕男子現正被扣留調查。

(來源:星島日報)

「光復元朗」發起人鍾健平被捕 晚上被警押至勝利道及元朗搜查

元朗居民鍾健平申請昨日在元朗大遊行失敗,但強調如期在元朗「一個人行街」,數以萬計市民響應。鍾健平今日以涉煽惑非法集結被捕。

遊行不反對通知書的第二申請人巫堃泰在社交媒體表示,警方今晚將押解鍾健平,到勝利道及元朗住所搜查。他下午曾亦曾發文指,鍾健平於出席城市論壇後被警方帶走,現先被帶往跑馬地警署,其後到灣仔警署及大埔警署。

警方下午證實拘捕光復元朗發起人鍾健平,涉嫌違反《公安條例》第17A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罪,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指,鍾健平事前已清楚知道警方已反對在元朗舉行遊行,但他仍明知故犯發起集會。

(來源:明報)

鄉議局薛浩然:何君堯要向公眾交代 侯志強:勿把新界村民等同黑幫

元朗上周發生白衣人襲擊市民事件,觸發大批市民昨日(27日)到元朗示威抗議「鄉黑勾結」。鄉議局研究中心主任薛浩然今午(28日)出席港台節目《城市論壇》時稱,他個人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自6.12金鐘警民大衝突以來,反修例風波下的示威及衝突,「以查清事實、還各方一個公道」,對政府未有成立委員會的做法感「奇怪」。

薛浩然又稱,鄉議局內部未討論是否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他形容,對有人質疑鄉民與黑幫勾結的說法「是嫁禍原居民」。

對於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被拍到與「白衣人」握手打氣,被指有份「鼓吹煽惑」襲擊,薛浩然認同「這是合理懷疑」,又稱「何生要出來跟公眾交代」。

另一嘉賓、上水區鄉事委員會主席侯志強亦出席節目,他呼籲公眾勿「一竹篙打一船人」,「勿將新界村民等同黑幫」,又批評「有別有用心的人刻意將新界人拉落水」。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質疑,警方早在元朗襲擊事件前兩日已收到消息,懷疑黑幫在元朗集結,但警方放棄保護市民的責任,又斥責警方在昨日元朗衝突很早便開始清場的決定。

(來源:立場新聞)

CNN記者7.27元朗直擊:示威者打算和平離去 防暴警察卻突然進擊

示威者昨晚(7月27日)十時許打算乘西鐵撤離元朗時,速龍小隊突然湧上元朗站大堂,以警棍追打示威者,有示威者被打至頭破血流。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在場的記者形容,當示威者打算和平離開時,防暴警察突然衝向示威者。

事發當時身處於西鐵元朗站CNN的記者Anna Coren描述,當時的示威者只是和平地站在站內,但手持警棍、胡椒噴霧的防暴警察卻一擁而上。Coren又多次重複,形容自己當下的情況十分混亂(chaos, mayhem),自己從未目擊這樣的事,「這裡的示威者都是和平的,但突然間,防暴警察就衝了進來。」她又稱希望世界能夠得知在元朗發生的事。

報道期間,Coren更戴上防毒面具,邊咳嗽邊報道。

(來源:HKET)

民權觀察斥警使用嚴重過量武力 警:使用武力有嚴謹指引

元朗昨日(27日)發生大規模警民衝突,民權觀察昨亦派員監察元朗的遊行集會,發現警驅散示威者使用武力屬嚴重過量及不合比例,並催化成警民衝突,又指速龍小隊違規以警棍攻擊示威者頭部,增加現場衝突,無助避免事件升級。

民權觀察表示,警方昨日驅散示威者中多次使用警棍、胡椒噴霧、催淚彈、橡膠子彈、海綿彈及胡椒彈,武力屬嚴重過量及不合比例,並催化成警民衝突;雖然警員與示威者保持一定距離,但警方大量使用催淚彈等,令人質疑是為保護警員安全而使用過量武力。

組織認為,警方速龍小隊經常突擊行動,違規以警棍攻擊示威者頭部,執勤往往增加現場衝突,無助避免事件升級;又促請警方回應有關傳媒發現,有警員於警棍末端加上環狀物,是否涉及擅自增大武器威力的問題。

組織補充,留意到警方追打正在後退的示威者、向路人和記者發射催淚彈,以及向前往西鐵站樓梯上的人群不斷發射催淚,隨時令市民跌倒形成人踩人;又直指警員沒展示委任證及警員編號,警方一直不解決相關問題,是默許警員違規和拒絕接受公眾監察。

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重申驅散行動時,並無催淚彈射中老人院,元朗22處老人院舍亦沒有長者吸入催淚氣體不適送院。

對於有否警員昨於元朗站驅散示威者時,使用經改裝的金屬警棍,余鎧均表示警方採購裝備有嚴謹指引,會跟進事件,警方使用武力亦有嚴謹指引。

余鎧均被問及是否有需要建議特首邀請解放軍介入,強調警方有信心處理現時情況。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警呼喝出示身份證 霸氣女拒絕:而家你嘅情緒影響緊我呀!

元朗上周日(21日)有大批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後,網民原在昨日(27日)發起「光復元朗」遊行,但遭警方反對。過萬市民昨繼續到元朗「買老婆餅」、「行街」,至下午再出現警民衝突。警方晚上一邊呼籲集結人士盡快離開,一邊攻入西鐵元朗站圍捕示威者。約凌晨時分,多名警員駐守該車站出口,要求離站市民出示身份證登記,其間有一名女子不滿男警態度惡劣,要求警員先出示委任證,惟警員拒絕,並大聲喝斥該女子。女子忍不住向丈夫哭訴,男警即謂「唔該唔好用你嘅情緒影響我嘅工作」,女子反駁「而家係你嘅情緒影響緊我呀!」最後由另一名警員將女子帶離現場。

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拍攝的片段所見,警員要求多名離開元朗站人士出示身份證,在場即有人表示是住客,一名身穿藍衫的女子則表示老公在對面車上等她。其中一名男警即瞪起雙眼大聲向女子說:「咁又點呀!企喺度!而家警察指你出示身份證呀!企喺度,企喺嗰度呀!」女子不滿警員態度也怒目而視:「唔該你禮貌啲呀」、「唔該你細聲啲同我講嘢」。男警則未有理會,再喝罵:「唔需要!而家企喺嗰度!」女子見狀,拒絕出示身份證,男警表示給予第一次警告。女子其後要求該男警出示委任證,男警退後幾步,語帶囂張地說:「好呀!你企過嚟吖!你過嚟我畀你」,但女子拒絕配合。

女子其後見丈夫上前了解,忍不住向他哭訴:「救命呀!我俾警察恰呀!我頭先去廁所,佢無端端兇我呀!」在場女警勸喻冷靜,男警也「收火」,但仍繼續指着女子要求出示身份證,「我畀第二次警告你,唔該唔好用你嘅情緒影響我嘅工作」,女子聞言即反駁:「而家係你嘅情緒影響緊我呀!」其丈夫欲帶妻子離開,即被男警阻止,稱兩人都要出示身份證。女子再要該男警求出示委任證,「我mark咗你身份,我先畀身份證你」,但男警也堅拒屈服,稱「唔需要」,女子大怒「而家我係市民定係你呀!」男警見狀即指示在旁女警善後處理,並圖拉走女子的丈夫。女子則示意丈夫不要理會,並忍不住反罵男警:「你而家咩X嘢呀!」另一名警員其後將兩男女帶離現場,據報最後他們在沒有出示身份證的情況下離去。

(來源:東網)

《紐時》指港網民疑開發起底程式 涉教唆謀殺被捕

美國《紐約時報》上周五(26日)刊出一篇名為「在香港示威,人臉成為武器」的專訪,揭露一名曾經開發辨識警察人臉程式的香港網民,於本月18日被香港警察以涉嫌「合謀及教唆謀殺」拘捕,目前獲保釋候查。該名網民受訪時稱,被捕後曾被警方以多種手法解鎖其手機,形容警察已經變得好鬥和失去理智。警方證實已經展開調查,不過拒絕評論。

報道指,29歲的Colin Cheung早前訂閱專門將香港警員及其家人「起底」的Telegram群組「老豆搵仔」,他否認是該群組的始創成員。他聲稱自己開發了一個程式,可以透過比對多張警員的照片而辨別出警員身份,相信因此成為警方目標,不過他最終放棄有關計劃,

Colin Cheung受訪時稱,他在某個商場被4名沒有出示警員委任證的便衣人員捉走後,隨即關閉手機人臉辨識解鎖系統,其後被對方用力按住面部、掌摑等方法,試圖解開他的手機,不過最終失敗。

報道續指,當Colin Cheung被帶往警署後,一度被嚴刑逼供。警方其後前往他的住所,透過黑客程式入侵其電腦。他一度被指控曾在網上發放暗殺警員教學,經過扣留長達10小時後,最終未被起訴任何罪名,現已獲准保釋。

Colin Cheung提到,自被拘捕後,懷疑一直被便衣人員跟蹤,更一度需要擺脫對方才可接受《紐時》訪問。他對於香港警察的行為,他形容:「警員變得愈來愈好鬥,我不相信他們有權解鎖我的手機或任何裝置,他們開始失去理智。」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網民再發力!倫敦巴士掛橫額鬧市快閃 日本現連儂牆

反修例運動後,網民自發的行動可謂遍地開花,由香港蔓延到全球,只為引起國際關注。繼在英國、台灣等登報紙、製作動畫短片,連登巴打「我要攬炒」再發力,在倫敦舉辦「倫敦快閃泊紅巴行動」;而日本音樂節上亦出現連儂牆。

據悉,「我要攬炒」於倫敦租了輛紅色雙層巴士,並在車上掛起兩排寫有「Will Britain Hold China To Its Promise ON Hong Kong's Freedom?」的黃色長標語,希望能吸引英國媒體報道,及讓大眾注意《中英聯合聲明》被毀。此輛巴士將在英國時間中午12時15分(即香港時間晚上7時15分),由中國大使館外出發(Chinese Embassy),並途經多個倫敦熱門地標,包括倫敦眼(London Eye)、國會大廈(Parliament Square)等。

「倫敦快閃泊紅巴行動」主要是派發傳單宣傳《中英聯合聲明》行動,亦會「突擊」香港經濟貿易辦事處(海外)在Leicester Square 舉辦的電影放映會。「我要攬炒」期望活動能爭取英國媒體報導、英國人參與聯署,增加輿論壓力。

北京旅客不滿日本連儂牆 寫上「獨你大爺」

與此同時,在日本現正舉行「Fuji Rock Festival」的音樂節,場內的留言板變成港人的連儂牆,板上貼有七彩便箋紙,上面寫上「遍地開花」、「香港人加油,休息完返去再嚟過」等打氣說話。板上亦有不少以日語或英語設計的標語和海報,解釋反送中事件、元朗暴力襲擊事件,以及警察濫權等問題,務求讓當地人或外國旅客都能更了解反送中事件。

遠道從北京來參加Fuji Rock Festival音樂節的Patrick,途經留言板時在原有留言「香港獨立、台灣獨立」旁邊,以簡體字寫上「獨你大爺」,對人們來看音樂節都在板上寫上政治意味留言感到不滿,「看音樂節就看音樂節,你幹嘛要寫這些?」被問到有否關注香港反送中連月示威,他指理解到香港同胞擔心自己的行益受損,但手法過度激進,例如衝擊立法會等,「警察的暴力對待,是因為民眾做出很多過火的事情⋯⋯現在已經是暴動,全世界對待暴動的手法都是一樣的」,因此不認為存在警察濫暴的問題。他亦認為,無論香港還是台灣,「我們都是中國人」,籲香港年青人顧好自身,不要理會與自己無關的事情,更指「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甚麼,你能為國家做甚麼」。

從香港來的陳先生和易先生,亦有走到留言板前欣賞留言,「前幾日都見到,但而家先見到有人貼嗰張『I love China』」。一直積極參與反送中示威的陳指,看到留言板頓變連儂牆,有感「心繫香港」,「有啲日文嘅文宣,我覺得好好,畀多啲日本人知發生咩事,好佩服印嗰個人」,亦強調回到香港會繼續參與。當被問到如何看待政府處理問題的態度,兩人即指「乜政府有處理過咩?佢再係咁一直問非所答,真係搞唔掂」,但仍寄語港人「加油,繼續」,「香港人係僅有嘅物種嚟㗎喇其實,所以加油啦!」

現場亦有人派發有關香港反送中事件的日語貼紙,上面印有網頁二維碼,能連結到一個名為「antielab_jp」的Instagram專頁。專頁更新頻繁,緊貼香港局勢,首兩個帖子已是有關昨天(27日)的遊行及警方使用武力驅散人群的狀態更新,又有提及警方在民居附近施放催淚彈等細節。

(來源:HKET)

將軍澳無綫電視城 員工大樓掛黑白直幡宣洩不滿新聞編採方針

將軍澳無綫電視城,今早9時許,大樓天台外牆被人掛上4條黑白色的直幡, 面積約10乘2.5呎,分別兩條黑色寫上「無綫電視」、「製造對峙」;兩條白色寫上「泯滅良心」、「壓制聲音」。

據悉,有員工因不滿無綫新聞抹黑示威者,不滿公司編採方針,表示支持示威同爭取五大訴求,更聲言不排除會行動升級。

(來源:HKET)

政府新聞處新聞主任加入聯署 批出稿輕輕帶過元朗恐襲是「侮辱港人智慧、行為可恥」

繼多個政府部門員工發公開信要政府正視民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近月事件,最新政府新聞處的一群新聞主任今日(28日)亦向香港人發公開信,稱明白社會期望新聞處能夠保持政治中立,然而當前局勢保持中立和沉默「等同支持施壓者,向惡勢力低頭」;聲明又指721當日,政府新聞稿以激進及暴力衝擊等字眼形容上環的示威者,但對元朗發動形同恐襲的白衣暴徒等字輕輕帶過,批「是混淆視聽,侮辱港人智慧,行為可恥」,聲明促請當權者展示應有的承擔及誠意,化解目前社會衝突,確實執行問責制,要求需要為事件負責的官員下台,並立即回應市民五大訴求。

政府新聞處發言人回覆TOPick查詢時指,公務員必須盡忠職守,堅守法治,行事客觀、不偏不倚;這亦是市民大眾的期望。一直以來,公務員都堅守崗位,相信同事們會繼續盡心盡力為市民服務。

發言人指,理解有同事對於近日的事態有他們的想法,希望透過不同渠道或方法去表達意見;處方呼籲同事們在這個艱難時刻,能夠繼續秉持專業精神緊守崗位,竭盡所能地履行職務服務市民。

政府新聞處的新聞主任的公開信全文如下:

致香港人:

我們是政府新聞處的新聞主任。我們明白社會期望新聞處能夠保持政治中立,然而當前香港局勢已沒有選擇中立的餘地,保持中立和沉默等同支持施壓者,向惡勢力低頭。

連串反送中示威活動,警察對示威者使用過度武力、選擇性執法;林鄭月娥領導的班子從未正面回應市民訴求,向傳媒交代及解畫的工作亦不足,面對記者質問只是遊花園,重重覆覆的答話,而每個週末透過新聞處,以政府發言人名義譴責示威活動更成為例行公事。其實除了譴責,政府又有沒有解決當前困局的決心和承擔?

元朗發生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暴行令人髮指,然而政府及後竟將上環示威活動與元朗襲擊的回應以同一新聞稿處理,混為一談;新聞稿更以激進及暴力衝擊等字眼形容上環的示威者,但對元朗發動形同恐襲的白衣暴徒,只以有人聚集及衝突等字輕輕帶過,實在是混淆視聽,侮辱港人智慧,行為可恥。

政府新聞處主要負責政府新聞及公關工作,政府形象與我們的工作有密切關係。我們促請當權者展示應有的承擔及誠意,化解目前社會衝突,確實執行問責制,要求需要為事件負責的官員下台,並立即回應市民五大訴求,包括正式撤回修訂逃犯條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調查及追究警隊濫權。

公務員Civil Servant是人民公僕,我們的工作是服務市民,而非一小撮政府高層,因此我們強烈反對新聞處副處長斐博歷早前向公營機構發電郵要求「維護特首尊嚴」,在目前政治危機下,盲目支持政府施政、維護特首面子,不但完全無助解決問題,更加是妄顧廣大市民福祉,違背公僕宗旨。

我們時刻提醒自己,要做好一個公務員的身份前,先要好好做一個人,身為真正的香港人,在大是大非問題前,必須有良知、有風骨,明辨是非善惡。

我們都是身處高牆的雞蛋,在雞蛋和高牆之間,我們除了永遠站在雞蛋那邊,更加希望可以成為保護雞蛋的高牆。我們相信,只有暴政,沒有暴徒。願事件可以盡快平息,社會回復平靜,香港人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愛護香港的政府新聞處新聞主任上

(來源:東網)

黑衣人攜伸縮棍搭港鐵 警觀塘站拘8男女最細13歲

港澳版>新聞>港澳
上一則
下一則
返回
黑衣人攜伸縮棍搭港鐵 警觀塘站拘8男女最細13歲
香港時間 07月28日(日)
20:28更新
10:26建立

警方截獲涉案男女。(互聯網)
1/5
今日(28日)早上9時許,有市民乘搭港鐵觀塘線往油塘方向的列車期間,於油麻地站發現8名形迹可疑的年輕男女,手持懷疑棍狀武器登車,他們大多身穿黑色短袖上衣,部分人染有金髮,由於擔心有人圖謀不軌,於是暗中監視及報警。據悉,警方接報後大為緊張,大批東九龍衝鋒隊人員聯同巡警趕至,兵分多路沿線搜捕,部分更持有盾牌,氣氛緊張。

現場消息指,該8男女其後在觀塘站落車,警員見狀隨即一擁而上把他們截停,並要求各人一字排開,高舉雙手面壁站立,同時向他們搜身,期間有不少市民圍觀拍攝。警員在其中一名姓王(17歲)少年身上,檢獲2支伸縮棍一張屬於他人的支票。

警方經初步調查後,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拘捕涉案6男2女(13至18歲),王則另涉盜竊被捕。警方目前正進一步調查疑犯的背景,以及武器的來源及用途,案件交由觀塘警區重案組跟進。

根據《少年犯條例》,任何10至13歲的兒童都不得被判處監禁。14至15歲的少年人,如有任何其他適當的處理或懲罰方法,亦不得被判處監禁。另據《刑事訴訟條例》,除非法庭認為沒有其他更適合的判刑方法,否則便不應對16至20歲的少年犯判處監禁,但條例不適用於包括誤殺、行劫等嚴重罪行。

而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任何人管有任何攻擊性武器或其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意圖將其作任何非法用途使用,可處罰款5000港元或監禁2年。

(來源:星島日報)

抗議警方開槍驅散示威 市民佔據中環灣仔一帶馬路

大批示威者上周日衝擊中聯辦,並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警方當晚在上環一帶發射了共55個催淚煙和彈,24個海綿彈,5粒橡膠子彈。有市民今日發起在中環遮打花園集會,追究警方上周日使用過份武力驅散示威者行動的責任。市民其後佔據中環灣仔一帶馬路。

另外,集會開始後,示威者沿路高叫「香港人加油」等口號,並往銅鑼灣方向前進。而在下午4時許,中環干諾道中對出西行線擺放雪糕筒並設置路障。而龍頭則已到達灣仔警察總部。

警方指,下午3時,於中環遮打花園有一個公眾集會,部分參與人士在集會開始後約半小時,突然離開集會地點,並走出馬路,沿金鐘道及軒尼詩道,前往灣仔方向。警方預料會對灣仔及銅鑼灣一帶的交通造成影響,呼籲附近的市民注意,並留意警方公布的消息。

工作人員拉起寫有「7.28上環遊行」和「追究開槍責任、拒絕官黑勾結」及「堅持五大訴求」等字句的橫額。活動原定由遮打花園出發,遊行前往中山紀念公園,但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上訴亦被駁回。

(來源:星島日報)

部分示威者擬前往中聯辦 警西區警署外曾舉黃旗

中環遮打花園下午有人發起集會,抗議警方上星期日在上環驅散示威者時,發射橡膠子彈。

下午4時42分,由中環遮打花園出發的示威者突然兵分兩路,部分人聽從呼籲向西行,並向上環方向前進,並已走出德輔道中來回全部行車線。另外,一批配備盾牌、頭盔等裝備的防暴警察在中聯辨外布防,亦已在前門及後門分別架起水馬。下午近5時,示威者已到達西港城附近,相信目的地為中聯辨。其後,示威者已到中聯辦附近,並已走出干諾道西馬路。防暴警在在鄰近港島太平洋酒店的干諾道西起築起防線。在中聯辦對出,有警車停泊在場。晚上6時,警方在干諾道西帶走一名人士。

下午5時半,警方在西區警署外舉起黃旗,表明示威者切勿穿越警方封鎖線,並警告現場人士盡快離開,並指留意到有示威者持有攻擊性武器。有警員則呼籲在場記者保持適當距離,以免發生肢體碰撞。下午5時39分,防暴警開始向前推進,示威者則在場高叫口號,並以揚聲器指警方過度使用武力,亦舉起雨傘。而配備長槍的速龍小隊亦到場戒備,防暴警其後一度戴上防毒面罩。另有大批防暴警前往正街增援。

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其後到場,呼籲警方切勿使用過份的武力,並指示威者並沒有衝擊警方的防線。

示威者現時兵分多路,部分示威者在崇光百貨停留,佔據崇光百貨對出軒尼詩道路面,並有示威者用圍欄等物品堵路,亦有人向中區警署方向前進。另外,有示威者較早時亦在干諾道中西行線,以雪糕筒設置路障,只留一條行車線供車輛行駛,亦有人仍在遮打花園集會。

(來源:香港01)

上環小店變連儂文宣牆 或通宵開放予市民暫避

有團體今日發起「追究上環開槍大遊行」,雖然警方起初只批准在遮打花園集會,惟現時「集會變遊行」,人潮已向銅鑼灣及向上環方向前進。早於集會開始前,上環已有餐廳於社交平台上宣布,免費開放予市民休息、補水,店主指今日會視乎情況,或通宵開放餐廳予市民暫避。

728集會 小店開放讓集會人士休息補水

上環小店Around Wellington昨晚(27日)於社交平台上宣布,今日將開放小店予參與集會人士休息、叉電補充水份,若發生甚麼事,市民亦可進店內暫避。「大家都知道,今晚的情況可能比較惡劣。」店主Jonathan說。

憶述上環衝突始料不及 今提早對外開放

上周日的遊行過後,有示威人士留守上環、西環中聯辦一帶,期間與警方發生衝突,警方於清場行動中,曾施放胡椒噴劑,並發射多發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及海綿彈。Jonathan憶述當晚的情況,坦言始料未及:「晚上九時,我曾到外面視察情況,當時仍是大致平靜。」清場行動開始後,他馬上開放小店予市民暫避,惟此決定緊急,消息未能得到廣傳,故他這次在集會前一天,已於社交平台上發布消息,暫定小店今日會開放至深夜,如有需要將通宵開放。

因年青人擋催淚彈而感動 形容示威野餐變打仗

Jonathan指,一切決定緣於612時突然「野餐變打仗」。他表示,店舖於6月6日開張,6月9日的遊行因要開店去不到而耿耿於懷,因此12日他帶同食物到金鐘現場,惟到場後,警方已經施放催淚彈,現場煙霧瀰漫,靜坐的人群爭相走避,那刻的感受很深,「沒有想過,為甚麼一些比自己小十年的年青人會走到前線,他們有些也沒料到會『食彈 』,大家最初都只是去靜坐。」Jonathan說。

眼見年輕人走上前線爭取,換來的卻是警方武力清場,甚至連初中學生都中催淚彈,Jonathan認為情況不妥。「這已不關政見事,就算小朋友做得多不對,你(政府)都不應該這樣對他們。」他續道:「更何況這(遊行示威)是正確的事。」

有感年青人敢於抗爭 冀成年人一同盡做

他認為,年青人冒着危險為香港抗爭,沒理由成年人甚麼都不做,因此他於今日開放店舖作補給站,「12號我們也不知可否推翻二讀、三讀,但『兄弟爬山』,盡量做自己做到的事,付出多少就多少吧。」現時店門有連儂牆讓途人貼上便條紙,有「文宣牆」貼出網民製作的宣傳告示。Jonathan指,上環一帶老街坊多,有些是經過店門見到才知道事件,他亦希望讓外國遊客、甚至內地「同胞」知道,現在的香港處於甚麼狀況。

(來源:HKET)

絕食陳伯現身遮打花園集會 籲年輕人留返條命長期作戰

在遮打花園舉行的「全城追究上環開槍集會」,至晚上接近八時,仍有逾百名市民坐滿遮打花園。大會在現場的口號包括「追究開槍責任」、「不撤不散」、「拒絕官黑勾結」及五大訴求。

絕食了十多天陳伯一度現身,他坦言對政府感到失望,雖然現時已停止絕食,但其精神會繼續延續下去。

「年輕人要留返條命,作長期鬥爭,永不言敗!」

陳伯自言「冇咩負累」,之前絕食是為了青年人不要受到更多傷害,揚言雖然停止絕食,但精神會繼續,就算犧牲自己都沒所謂,會繼續捍衛自由、民主、公義的精神。

陳伯又表示要守護孩子,即使警方已施放催淚彈,但將會前往西環一帶,現場有人回應:

「你地要平安歸來!」

至晚上約七時多,現場有人大叫「西環要人」,並以大聲公呼籲在場人士到西環支持;並解釋不是要人去前線衝,而是要有人到場支持;此時有人大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經多番呼籲後,有數十名坐在地上的市民站起來,前往中環向行走。

大會亦表示只要在可行情況下,集會堅持舉行至晚上十一時,並指遮打花園是已申請的合法及和平的集會場地。

(來源:星島日報)

操普通話男子香港大廈被包圍:我有權利拍照

參與中環遮打花園的示威者兵分兩路,分別向西環中聯辦及銅鑼灣方向前進。在銅鑼灣香港大廈對開,一名操普通話男子與示威者爭執,期間男子有推撞示威者,引發數十名示威者一度包圍他。

據現場照片可見,示威者及記者包圍男子,示威者高叫「廣東話」、男子則以普通話大聲反駁「我不會講,我有權利」、「你們有權利示威,我有權利拍照」。隨後男子與兩名成人護送下離去,期間高呼「我無出過手」、「畀你哋打呀」。

(來源:HKET)

6旬嫗慨嘆回歸後三權分立受破壞 籲年輕人雖辛苦但冀堅持到最後

反修例的遊行自二月開始,近兩個月幾乎每個周末也有遊行或集會,即使政府道歉仍未能平息民憤,沒有人知道這場「持久戰」會直至何時。63歲王婆婆形容好辛苦,但呼籲年輕人要堅持到最後。

王婆婆表示,今次年輕人在網上的策略可算是成功,政府現時是「唔知點算」。她指雖然辛苦,但希望年輕人可以繼續爭取,堅持到最後。

被問及高舉英國旗的原因,王婆婆憶述當年被英國統治時、香港未回歸前,作為港人是「完全睇到香港有前途」:

「只係借番嚟嘅地方,但都用心建設。雖然並唔係完美,冇政府係完美嘅。」

年輕時曾於維也納讀書和居住,王婆婆慨嘆回歸後,香港的醫療系統、教育制度、三權分立等核心價值備受破壞和蠶食;而2016年起DQ(撤銷)立法會議員資格,更是不可接受。

至於現時香港猶如一個「困局」,她認為要立即實行雙普選,雖然心知政府是不會接受,或是可先循取消功能組別著手。

(來源:星島日報)

德輔道西再施放催淚彈 有示威者流血倒地

警方在晚上7時許,在德輔道西及西區警署附近的德輔道西清場,並多次施放催淚煙及催淚彈。

晚上7時32分,警方在西區警署附近的德輔道西再舉出黑旗警告施放催淚煙。警方在再次舉出黑旗,警告施放催淚煙,示威者則舉起雨傘。晚上7時40分,示威者向警方防線推進,部分人手持鐵通。警方其後再舉黑旗,並施放催淚彈,驅散在場示威者,並再次向示威者方向推進防線。混亂期間,有市民疑受傷倒地。晚上8時,速龍小隊快速向前推進,並制服多名示威者。

警方指,今天下午,有市民在港島不同地區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警方現正在西區警署附近一帶馬路,包括德輔道西及干諾道西,由西面向中區方向進行驅散行動,並施放催淚煙。警方呼籲在場人士盡快離開,切勿衝擊警方防線。警方在驅散行動前,已與附近一帶大廈管理處加強聯絡,提醒他們警方就近日示威活動可能作出的行動,以便有關大廈及早作出相應安排。警方呼籲,附近一帶居民留意情況,如有需要,應關好窗戶。如非必要,切勿前往相關地點,應留在室內安全地方。

港鐵指,因應警方要求,由現時起,港島綫列車服務只維持柴灣站至上環站,西營盤站、香港大學站和堅尼地城站列車服務暫停。

(來源:HKET)

防暴警西環擲多杖催淚煙 近百人正街皇后大道西交界與警對峙

大批市民下午參加遮打花園集會後兵分三路,分別到西環中聯辦對開、警察總部及於銅鑼灣祟光百貨一帶集結及設置路障;其中西區一帶有防暴警員組成防線與示威者對峙,到晚上7時前示威者向警員投擲雜物,又將鐵馬陣推向警方防線。

晚上7時許,防暴警察換上防毒面具,警方於西區警署外舉黑旗,及後於多處施放至少10杖催淚彈,並同時於干諾道西及德輔道西推進。

至晚上近7時半,約100名示威者於正街及皇后大道西交界,與德輔道西的防暴警察對峙。

警方表示,一批示威者集結在西區警署附近一帶馬路,向警察防線投擲磚頭;鑑於現場情況正在急劇惡化,警方現正由西向東進行驅散行動,並施放催淚煙。警方呼籲在場人士盡快離開,切勿衝擊警方防線,市民如非必要,切勿前往有關地區。

至於遮打花園集會,大會宣布警方已在西環一帶施放催淚彈,但集會仍會繼續舉行,但不知到會否如上次沙田「百步梯」的情況一樣被驅趕;同時又指銅鑼灣有市民自發發起靜坐行動。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防暴警「長短火」夾攻驅趕前議助爆頭浴血 西環「重地」血迹斑斑

7.28中上環再次發生嚴重警民衝突,與上周不同之處,中聯辦成為警方的防守「重地」,至晚上警方突然大舉進攻,短時間內將示威者驅離西環,有示威者頭部嚴重受傷流血,亦有示威者被壓倒地上後仍被以警棍攻擊,多人受傷,傷者包括前議助陳渭新(Sampson)。

晚上示威者為免影響民居,於「內街」轉戰到德輔道西,隨即成為防暴警的「獵物」,警方在示威者沒有衝擊的情況下突然推進,並與示威者防線近距離接觸,多名示威者被警員壓制在地上。有被警員壓制的示威者高聲呼叫,指自己沒有反抗,但不斷被警員擊打頭部。許智峯在西環現場向警員用大聲公講話,警告警員停止使用催淚彈時,防暴警無理會並向前推進,現場最少2名示威者被防暴警員上前撲低,壓在地上。更清楚可見1名示威者並壓在地上時,大聲表示自己無掙扎,想坐起來休息,惟他指不斷被警員擊打頭部,更被另1名警員用後踼將頭盔踢到示威者頭部。

此外,有前議員助理在視察示威現場被間警棍扑穿頭浴血,民主黨中西區議員吳兆康證實,許智峯的前助理陳渭新在示威活動中被扑穿頭。

晚上8時前,警方於德輔道西的一輪推進期間,前議助陳渭新(Sampson)在現場突然感到後腦一陣劇痛,繼而倒地流血。《蘋果》聯絡到Sampson,他表示當時正在退避警方投擲的催淚彈,突然後腦就被不明物攻擊,穿頭流血,由現場人士幫忙急救。他指現時正在醫院急症室留醫,頭部目前無流血,相信傷勢已經穩定,但現時仍相當頭暈。他又指卧床期間曾有警員到場,質問他是否示威者並要將他拘捕。

Sampson強調自己不是示威者,只是陪同議員到場,指「你無權拘捕我」,並無再補充說。現時警員已經離開病房,他亦已致電民主派議員要求協助。

(來源:香港01)

警要求從後為示威者驗傷 郭家麒:你係咪傻架?

7.28上環集會,夜後演變成激烈的警民衝突。大批示威者入夜後集結西環中聯辦一帶,雙方對峙期間,警方施放多枚催淚彈清場,多名示威者被捕及受傷。約7時50分,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在現場欲協助被捕人士,了解他們的傷勢時,一度與警爭執,郭稱「我係醫生,我睇病人有咩問題?」

警方於清場期間,多人被捕。共中有兩名示威者受傷,被拘後不肯除下面罩,以免面容曝光,期間郭家麒欲行近了解,惟被警方拒絕,雙方爭執,郭稱「我係醫生,我睇病人有咩問題?」惟警方只肯讓郭從後,為傷者驗傷,郭不禁鬧爆「你係咪傻架?」,又謂「我係議員、又係醫生,睇病人都唔得咩?」

郭家麒其後表示,他曾要求與在場指揮官對話,但等候一小時仍未獲警方回應。他續指:「呢到有老人家有BB,佢地行都行唔到,正街仲有街坊買緊餸,要佢地食哂催淚彈!尋日已經係民居放,唔好再錯誤落去!」

他指警方以「打野戰」方式對待示威者及居民,直斥做法可恥。

(來源:HKET)

防暴警上環西營盤擲多枚催淚煙 有傷者自行返回遮打花園治療

有團體原訂今日(28日)發起「全城追究上環開槍大遊行」,但警方拒發不反對通知書,僅批准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集會。集會開始後有大批集會人士向金鐘、灣仔、中聯辦等方向前進,直到傍晚時份,警方在上環、西環一帶發射催淚彈及開槍,驅趕遊行人士。有傷者於晚上9時許自行到遮打花園的急救站治療。

阿J的背部呈大片紅腫,有被棍打的痕跡,他說,雙手和背部感到燒傷般刺痛,急救站人員為他舖上敷料。阿J憶述,自己並非站在最前線,晚上約8時,當時正於西環近中聯辦的內街位置後退:

「前面有約50人,我哋根本走唔切,全部人踩人咁瞓晒係到!盡量拉到幾多個就幾多個。」

他指,當時全部人正往後退,但警方卻施放催淚彈驅散:

「有一批『速龍』衝上嚟『扑人』,前線瞓低頂唔順,我哋後面就遭殃,當時已經好大煙。」

阿J又稱,警方並沒有開咪警告,亦沒有指示防線位置及示威者應該退到哪一處,他只好沿路返回遮打花園求助。

阿J的朋友阿K亦言,前線沒有用鐵馬作防線,當警方施放催淚彈前亦沒有舉旗示意,他們由干諾道中後退至德輔道西,再退至西港城,後入永樂街,再退至德輔道中,一直不停後退。

(來源:香港01)

催淚彈下送麵包 工人中招示威者助洗眼

「全城追究上環開槍大遊行」遭受警方反對,只准許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集會,卻演變成示威者兵分多路築起防線與警對抗局面,警方入夜後在西環及上環一帶發放多枚催淚彈驅散示威者。警方於干諾道中施放催淚彈,一名途經的送麵包工人中招,他雙眼不適,走至禧利街時示威者主動提供樽裝水及生理鹽水為他洗眼,又為示威者詢問他是否需要口罩,他感激示威者協助,說:「多謝大家!」

送麵包工人洗眼後,繼續推着麵包在穿過示威者送貨。他表示「唔驚」中催淚彈,但感到「辛苦」,他支持示威者,「為咗自己,為咗將來啫」,不介意工作受到影響,認為政府及示威者應該讓步,「大家傾吓偈咪得囉」。

(來源:星島日報)

速龍小隊出動制服約10人 示威者上環燒雜物

警方在晚上7時許,在德輔道西及西區警署附近的德輔道西清場,並多次施放催淚煙及催淚彈。晚上7時40分,警方其後再舉黑旗,並施放催淚彈,驅散在場示威者,並再次向示威者方向推進防線。

其後,速龍小隊快速向前推進,衝散示威者防線,並制服約10名示威者,有示威者被按在地下,搜身並搜查其個人物品。有警員為吸入催淚煙不適的人眼睛上淋水,亦有警員拍下搜身過程。其他示威者則後退,有人則在上環燃燒雜物,其後有人將火堆淋熄。另外,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曾在場以揚聲器試圖與警方對話,期望與現場指揮官溝通,希望警方不要再施放催淚彈。

晚上8時20分,警方再在西港城附近施放催淚煙。晚上近8時半,現場再有煙冒出,有示威者試圖以水將煙淋熄。

(來源:星島日報)

示威者將著火紙皮連車推向警方防線 警方舉黑旗

警方在晚上7時許,在德輔道西及西區警署附近的德輔道西清場,並多次施放催淚煙及催淚彈。晚上7時40分,警方其後再舉黑旗,並施放催淚彈,驅散在場示威者,並再次向示威者方向推進防線。

警方一直舉起黑旗,並向前推進,示威者防線向後退。晚上8時38分,戴上頭盔並手持竹枝的示威者在西港城附近,燃燒紙皮後,並將著火的紙皮連同手推車推向警方防線,並以鐳射燈照向警方。警方其後施放催淚煙,並再舉黑旗。示威者隨即後退,敲打手上物件,並製造聲響,亦有人疑受傷倒地,需由其他人扶到一旁。有救護車及消防員其後到場,並將火救熄。

晚上近9時,上環一帶的示威者已退至急庇利街附近,而在示威者的防線前亦放有不少竹枝及垃圾桶。晚上9時11分,警方在干諾道中開槍,疑發射橡膠子彈,其後再施放催淚彈,並再舉黑旗。大批手持長盾的防暴警向前推進。

(來源:明報)

【23:53】警方在德輔道中收起防線,防暴警帶同裝備登上警車,陸續離開現場。

【23:28】港鐵上環站月台有大批撤離的示威者候車。

街上大批防暴警察除下裝備休息。
【23:26】德輔道中與文華里原本只得一條防暴警防線,警方早前於干諾道中朝內街施放催淚煙,示威者四散,同時大批速龍走入德輔道中戒備。防暴警其後另設一防線,結果包抄了記者,中間沒有示威者。

【23:18】警方在德輔道中一直向前推進。大批示威者沿皇后大道中一帶撤退,部分退入港鐵站,亦有部分人向堅道或荷李活道等方向離開。

德輔道中林士街以東示威者已散去,警現設防線於德輔中近文華里。

【23:12】防暴警察拆除路障,仍有大批示威者聚集在路口位置,警方再舉起黑旗,警告會發射催淚煙。文咸東街有雜物起火。

【23:10】一批速龍小隊在煙霧中衝向德輔道中示威者,大批防暴警察推進。

【23:05】林士街與德輔道中交界,有示威者高叫「一起走」,叫示威者入港鐵站。部分示威者退入上環站,最前排示威者不願退後。

【23:04】警方舉起黑旗後,再次施放催淚煙。

【23:00】大批防暴警察在干諾道中與機利文街交界,與德輔道中的示威者對峙。防暴警察不斷增援。

【22:55】示威者退出干諾道中天橋。警方防線向機利文街、示威者退後的方向推進。示威者退入德輔道中。

【22:53】有示威者聚集在干諾道中行車天橋上,警方築起防線向示威者推進,示威者則不斷後退。

【22:49】多枚催淚彈跌落林士街人群中,惟示威者未有後撤防線,並把催淚彈擲向文華里方向警方防線;林士街現有逾百示威者。

【22:45】中環有警車及防暴警察向上環方向推進。

【22:38】德輔道中、近遮打花園,有防暴警察舉黑旗,向西環方向施放催淚彈。

【22:33】有防暴警在林士街停車場發射催淚煙。

【22:30】警方連番施放催淚彈後,林士街示威者退回至德輔道中。

【22:28】多枚催淚彈由干諾道中射向林士街附近的示威者。

【22:25】醫管局發言人表示,截至今晚10時,有4名傷者送往瑪麗醫院急症室,年齡介乎18至50歲,全部為男性,情況穩定。

【22:17】干諾道中有示威者企圖推進,警方施放大量催淚煙。

【22:10】干諾道中、近林士街有示威者從行車天橋向警員擲路牌、木條及雜物。警方連續施放催淚彈。有警員從較低位置的行人天橋嘗試把催淚煙射上四號幹線,但部分不中目標,令橋下記者吸入大量氣體,爭相走避。

【22:02】上環站A1出口外多名示威者被制服,其中一名示威者躺在地上,頭部流血,昏迷不醒。

【21:52】警方分別在德輔道中和干諾道中驅散示威者。大批示威者聚集在德輔道中無限極廣場外。一批示威者走進上環港鐵站,防暴警守在該港鐵站出入口。

【21:47】干諾道中速龍小隊高速驅散文華里示威者,並拆除路障,至少10名示威者被制服。干諾道中部分示威者退向中環。

【21:42】德輔道示威者一度推前,警方舉紅旗警告。警方繼續在干諾道中施放催淚煙。

【21:38】警方在禧利街射催淚煙,示威者與警方防線相距約50米。

【21:38】警方在德輔道中再施放催淚煙。

【21:35】防暴警察攻入禧利街,舉起橙旗警告,示威者後退。急庇利街現場留下紙皮焚燒的火種。干諾道中的警方防線亦推進,並舉黑旗,示威者聚集在永安百貨外。

【21:30】示威者分別聚集在德輔道中與急庇利街交界、禧利街。

【21:25】部分示威者退至德輔道中,滿街催淚煙,警方繼續推進,同時廣播要求示威者立即離開。干諾道中部分示威者退至近禧利街。

【21:22】示威者退到急庇利街近西港城路口,警方繼續施放催淚煙。

【21:20】警方舉橙旗,並向急庇利街的示威者推進。現場煙霧瀰漫,示威者後退。

【21:17】有示威者聚集在干諾道中和急庇利街交界,路口處有雜物起火,示威者嘗試灑水救火。警方繼續施放催淚煙。

【21:13】警方在干諾道中再次施放催淚彈,繼續舉黑旗警告。逾50名防暴警到信德外近急庇利街的防線增援。

西港城附近有示威者不適倒地。
【21:09】信德中心外有示威者以丫叉向警方防線射石仔。警方以速龍小隊組成防線。

急庇利街示威者一度逼向警方防線,然後又向後退。

【21:00】德輔道中大批示威者向後退,部分重返急庇利街組成防線,與警方對峙。

銅鑼灣崇光百貨外,部分示威者向灣仔方向前進。現場幾乎沒示威者留守。

【20:56】示威者離開急庇利街,返回德輔道中向前推進,沿途以硬物敲打店舖鐵閘。

【20:50】5名戴上防毒面具的消防員以滅火筒撲熄手推車的火。

【20:45】信德外示威者退至急庇利街內街。燃燒着紙皮的手推車仍停在警方防線前面。

【20:37】西港城側摩利臣街位置,有示威者點燃手推車上的大疊紙皮。有示威者把手推車推向警方防線方向,相距十多米,警方則向這批示威者施放多杖催淚煙,示威者向後退。

記者當時在行人路旁,有一槍剛在記者前方射過,亮起一線火光,一眾記者馬上走避。

【20:30】干諾道西警方繼續向示威者方向施放多杖催淚煙,並向前推進,一邊舉起黑旗,然後再施放催淚煙。有示威者開始呼籲返中環遮打花園集合。

【20:27】近中區警署干諾道位置,警方戴上防毒面具,相信再施放多杖催淚煙,現場再次煙霧瀰漫。

【20:19】有吳姓急救義工表示,剛才目睹一名女示威者被推倒,表示背痛,懷疑脊椎神經受傷,但速龍小隊不讓義工檢查,並粗魯抬走女傷者。

【20:15】示威者防線退後,有人在上環永樂街焚燒雜物,有人鋸斷竹枝,又有人掘起地上的磚頭。

【20:10】干諾道西警方防線不斷推進。
警方在德輔道西搜查被捕示威者,搜出一些鐵鉗及電筒等工具。

【20:08】在干諾道西,警方在信德中心外再發射數枚催淚彈。

【20:05】港鐵表示,因應警方要求,由現時起,港島線列車服務只維持柴灣站至上環站,西營盤站、香港大學站和堅尼地城站列車服務暫停。

【20:02】德輔道西煙霧瀰漫,速龍小隊高速向示威者推進,並制服多名退走不及的示威者,部分頭破血流,部分被帶到路邊搜身。警方防線不斷推前。大批示威者散向中環方向。

【19:50】德輔道西警方再施放催淚煙。
干諾道西警方防線舉起橙旗,要求示威者離開,否則開槍。警方防線向前推進。

【19:48】德輔道西警方防線在速龍小隊開路下,一直向示威者推進。示威者一直後退。

【19:46】警方距離示威者約十多米施放最少6杖催淚彈,示威者防線稍向後退。

【19:43】警方在德輔道西再施發催淚煙。有人頭破血流,躺在地上接受治理。警方繼續把防線推前,並於傷者附近放催淚彈。德輔道西有記者受傷,警方推前防線時跨過記者,未有理會急救員提示。

【19:40】有救護車進入德輔道西往西方向前行,警方防線開路,惟救護車後方示威者跟隨救護車上前,示威者手持鐵通、竹枝、行山杖向警方防線推前一段,有人向警方擲物,並以雷射燈射向警員。示威者及警方距離進一步拉近至50米。

警方在干諾道西舉橙旗,警告示威者要撒離,否則開槍。

【19:35】德輔道西示威者齊聲高叫「一二一二」,稍向後退約20米。議員許智峯要求接近警方防線與指揮官溝通,希望不要在住宅區開槍及放催淚煙;警方以揚聲器回應說:「白衣男子請馬上離開。」

【19:33】警方在東邊街和德輔道西交界再次舉黑旗,預告可能再施放催淚煙。

【19:30】警方持揚聲器再次警告,指示威者非法集結,命令示威者離去,否則會拘捕及檢控。

東邊街和德輔道西交界、德輔道西近桂香街警方各有一條防線;示威者聚集德輔西近東邊街位置,前排示威者戴頭盔、舉傘,有人手持冰球棍。東邊街德輔西交界警方防線前只有記者,但警方用強光射向記者。

因應路面有公眾活動,港鐵預計上環至西營盤一帶有較多群眾。如有需要,個別車站或會因應實際情況實施客流管理措施,個別出入口或會關閉。

【19:21】警方干諾道西防線在東邊街與示威者對峙。防暴警中,有人持長鏡拍攝示威者。警方在再舉黑旗。德輔西仍有大批市民聚集。

【19:18】示威者繼續在德輔道西與警方對峙,附近食肆顧客慌忙走避。

警方在干諾道西再舉黑旗。
【19:10】示威者防線退至德輔道西,敲擊硬物。

警方發聲明表示,晚上約7時,一批示威者集結在西區警署附近一帶馬路,向警察防線投擲磚頭。鑑於現場情況正在急劇惡化,警方正由西向東展開驅散行動,並施放催淚煙。警方呼籲在場人士盡快離開,切勿衝擊警方防線;市民如非必要,切勿前往有關地區。

【19:07】示威者防線一直後退,干諾道西及西區警署外員推進一段後均停下,清除路障。

【19:04】警方在干諾道西最少施放4枚催淚煙,並向前推進,移開路中水馬,舉起橙旗,警告示威者速離,否則會開槍。警方同時在西區警署外施放催淚煙,並向前推進。

【18:58】警方舉紅旗要求示威者不要衝擊防線,隨後再舉黑旗,然後施放催淚彈,惟催淚煙隨風飄向警察一方。事前示威者並無任何衝擊行動。

【18:50】干諾道西警民防線都未有動作,有示威者敲擊硬物作戰鼓,多人呼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有示威者拆去附近路牌並放置在人群中。

【18:38】議員郭家麒來到西環示威者及警方之間,向警方表示附近皆為民居,亦有很多老人院,要求警方不要在這裏施放催淚彈。前排示威者已戴上眼罩頭盔等全套裝備。

【18:25】一批示威者乘港鐵離開銅鑼灣,有人提醒乘搭地鐵往西環時不要使用八達通。

【18:20】西環對峙持續。崇光外有示威者呼籲「較勇」的同伴到西環支援。大批示威者準備離開銅鑼灣,前往西環。

【18:05】西環示威者持揚聲器向警方強調市民有遊行集會自由。警方亦不斷用揚聲器提出警告,要求示威者立即散去。議員區諾軒表示現場示威者並無衝擊警方防線,呼籲警方不應使用不必要武力。

【17:58】警方再次用揚聲器呼籲示威者散去,警告有可能會使用武力驅散。有示威者呼籲樓上居民關窗,指警方昨日把催淚彈射上老人院。大批沒有任何防護裝備的市民在西邊街近西區警署看熱鬧。

警員在近中聯辦、記者聚集位置帶走一名香港眾志成員,在路邊搜身。

【17:53】西邊街西區警署外約20名速龍小隊成員現身,至少一名速龍成員攜帶橡膠子彈槍和海綿彈槍。百多名示威者舉起傘陣,雙方距離約50米。

銅鑼灣崇光百貨已拉閘上鎖,附近大部分商舖亦已落閘關門。其中一間仍營業售買特色飲品的店舖,職員稱印象中,過往遊行未見過崇光關門;自己不擔心安全。

【17:45】西環防暴警推前後佈起防線。示威者則以鐵馬、欄杆築起防線,有示威者繼續以揚聲器譴責警方過度使用武力。

銅鑼灣方面氣氛平靜,示威者繼續加固路障。
【17:40】西環大批防暴警向前推進至正街位置。

【17:35】警方多次警告下,示威者未有散去,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到場。警方舉起黃旗示警,並持擴音器要求記者與警方防線保持適當距離。

【17:30】西環示威者繼續與警員對峙,警方持擴音器警告,指示威者非法集結,又指有示威者手持鐵通等武器,要求示威者不要使用武器,又要求在場示威者不要使用揚聲器煽動其他人,命令示威者沿行人路向金鐘方向離去。

銅鑼灣示威者在怡和街以鐵馬紮成三角陣路障。

【17:25】示威者在太平洋酒店外聚集,前排舉起傘陣,正商討隨後的行動。警方派員拍攝示威者的行動。

【17:18】德輔道西、西邊街交界有配備長槍及持盾牌的防暴警戒備,西區警署外亦有一批防暴警。示威者接近中聯辦,在港島太平洋酒店外與防暴警離遠對峙。

【17:00】大批在銅鑼灣的示威者搬動巴士站牌、雪糕筒、鐵欄等,在崇光對出怡和街築成防線。

往西環方向的示威者兵分兩路,一批繼續前往中聯辦,一批停留在干諾道中中環警署附近,警署內有持盾牌警員戒備。

【16:55】大批示威者逗留在銅鑼灣,沿途未見警察佈防,只有約十名交警在邊寧頓街和糖街駐守,距離示威者崇光百貨防線約200米。有交警在邊寧頓街見示威者移動警方物資,但未有阻止。

往西環方向的示威者走出干諾道中,佔據西行線,表明要前往中聯辦。

【16:50】示威者在軒尼詩道築起人鏈,把頭盔、雨傘等物資運往崇光百貨外。

另有一批防暴警察在上環中聯辦外佈防戒備。
【16:43】崇光外部分示威者經商討後有共識,稱要在該處設立防線。開始有人呼叫要物資,如士巴拿、索帶。有示威者拆鐵欄,準備築防線。

往西環方向前進的示威者則佔據德輔道中來回行車線,有人稱想前往中聯辦。又有小部分走出干諾道中,並把水馬放水後在干諾道中一條行車線擺設路障。

【16:30】警方表示,部分參與集會者在開始後約半小時突然離開集會地點,並走出馬路,沿金鐘道及軒尼詩道,前往灣仔方向,預料對灣仔及銅鑼灣一帶的交通造成影響,呼籲附近市民注意,並留意警方消息公布。

【16:28】崇光百貨外,示威者暫時未有再向前行,商討繼續前行還是後退,但現場信息不一,不時有人稱要「返轉頭」,亦有人稱「向前行」;現場有示威者舉「停」旗,呼籲不向前行。另有一批市民沿電車路向西環方向前進。

【16:20】隊頭已到崇光百貨一帶,軒尼詩道一批示威者要求隊頭的人回頭。於希慎廣場外,有示威者停下商討,並停下等候後方的人,稱終點去維園。

【16:15】軍器廠街軒尼詩道交界有一批市民聚集,部分人戴上頭盔,附近的警察總部早已架起了大型水馬。

佔據軒尼詩道所有行車線、往銅鑼灣方向前進的市民,隊頭已到鵝頸橋,後方部分人突然調頭走向金鐘方向。

【16:10】仍有大批市民留在遮打花園內集會。22歲馬先生表示,過去一直只會參與有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及集會,故現時留在遮打花園內,他同時認為「愈多人佔路會愈安全」,減少被捕風險,如人數夠多,會視乎情况加入遊行隊伍。

【16:00】集會的申請人劉頴匡繼續在遮打花園內向市民發言;另外大批市民正佔據馬路向銅鑼灣方向前進。隊頭經過灣仔地鐵站,並繼續前進,高呼「香港」、「加油」,有人大叫「銅鑼灣」。

【15:50】金鐘道部分市民跟隨警員到警總外,警員隨後進入警總。

【15:45】3時25分左右有市民聚集在遮打花園及終審法院對外,大叫「黑警」、「可恥」。由於馬路被佔據,有私家車沒法前進,最終向金鐘方向離去。

3時40分左右大批市民佔據金鐘道,高呼「時代革命」、「光復香港」,向灣仔方向前進。遮打花園部分集會人士見狀響應,走出金鐘道;有市民大叫「行呀!」、「一齊行!」等,亦有人大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警察,知法犯法」。

【15:25】遮打花園集會發起人劉頴匡今(28日)表示,今日在遮打花園舉行和平合法的集會,希望警方尊重自己發出的不反對通知書,不要在此清場;如警方有任何行動,他和糾察會盡力保護集會參與者的安全。

如果有市民自發遊行至中山紀念公園,劉穎匡說他會視乎情況,以自己的方法支持市民,「會企佢哋個邊」,他可能會提供急救支援,或將遮打花園設為後備撤退點等。

下午3時,遮打花園集會已有大批市民在場,不少人身穿黑衣及手持標語,幾乎佔滿整個遮打花園。

市民洪小姐帶同兩名女兒出席集會,她表示昨日因沒空未有前往元朗。洪小姐認為,政府管治及警方執行力量已相當低,即使發出反對通知,也阻擋不到民意。她續稱理解市民昨日走上街頭,自己亦會考慮參加日後類似活動,惟擔心安全,不會帶小朋友出席。

對於今日遊行,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稱,警方無禁止今午遮打花園的集會申請,但禁止由干諾道中至中山紀念公園的遊行申請,以及禁止中山紀念公園的集會申請,並稱若市民堅持參與遊行及之後在中山紀念公園的集會,都是違法行為。她表示,過去兩個月來的公眾活動中,發生了許多暴力衝突,這個時候再舉行公眾集會及遊行的風險是相當高。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2 | 2021/03 | 04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