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林鄭月娥的道歉

結果仍是一樣,道歉的一方沒放下身段、沒顯出誠意,被道歉的依舊不接受,難道變成了逢星期日遊行運動?也有人擔心會否重蹈數年前的覆轍,因為「大台」的存在而消耗民意,結果又是一次民心的自滅......以下轉貼有關報導。

(來源:東網)

特首辦被圍

「612暴動」把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行動推至高峰,民憤蓋天迫令特首林鄭月娥由硬撐到「跪低」暫緩修例,及後再透過發新聞稿向市民致歉,但至今仍未平息民怨,再觸發大規模遊行。林鄭昨日繼續「褪軚」,先後透過三名行政會議成員公開表態,指稱政府沒有為612示威定性為暴動、被捕學生不一定被控暴動罪、承認修例完全失敗,甚至稱林鄭已受很大教訓,須多次向公眾致歉等,試圖為民怨降溫。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昨晚亦加入「褪軚」行列,召開記者會「統一口徑」否認把全個612示威定性為暴動,只是某些人的衝擊行為干犯暴動罪。至昨日仍有逾千名示威者包圍特首辦。

台灣殺人案於去年初發生,港府卻選擇於今年初才提出修例,準備於上周三(12日)恢復二讀之際,大批示威者佔領主要幹道,衝擊警方防線,令金鐘淪陷變戰場,當晚警方將示威定性為暴動,刺激市民情緒。示威者及後提出的訴求,包括必須撤回修例,亦加入撤回612暴動定性,甚至釋放被捕人士等。

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昨日公開否認學生是暴徒,以及據他了解部分被捕學生不一定會被控以暴動相關的罪名,明言政府無定性那一天發生的事屬於暴動,間接宣告政府在定性暴動一事上「褪軚」。他又承認,今次政府犯了很多錯誤,當中最大錯失是不能明白市民心聲,錯判市民會明白及接受政府以為法律上是正確的方案,相信特首會把握機會再面對市民傳遞道歉訊息。據了解,林鄭今天會見傳媒親自向公眾道歉。

對於社會要求林鄭引咎下台回應民憤,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指,過去兩周有大批市民上街,反映修例是完全失敗,政府必須承認做得不好、部署失策,而特首已經感到非常抱歉和內疚,得到很大教訓,認為她在過去兩年做了很多工作,促大眾給她機會,不要因一個議題而「一鋪清袋」。行會成員任志剛亦發聲明,表示支持林鄭繼續擔任特首,形容暫緩修例已是撤回,而香港正面對很大挑戰,希望事件告一段落,讓社會重回正軌。

對於今次爭議發展,運輸及房屋局前局長張炳良表示感到痛心,認為香港從此不再一樣,民心已變,回不了頭,料政府往後的日子非常艱難,但暫緩修例是應有之義。惟他不認為換了特首就能立即解決問題,贊成坊間倡議設獨立調查委員會聚焦處理上周的示威衝突,但指若社會的結一直解不開,只會惡性循環。

另外,據悉在港府「褪軚」後,一直與港府「同行」的建制派亦爆內訌互相指摘,有建制派人士不點名批評有人於港府宣布暫緩修例前夕向傳媒透露消息,是「亂講嘢、出風頭、爭出鏡」,認為港府未作正式公布前,建制派不應主動發言,形容「大決定」由他人公布或令港府難有轉身機會。

(來源:星島日報)

一哥澄清:暴動僅指襲警者

發生激烈警民衝突的金鐘「六‧一二」事件,警方一度形容為「暴動」,並拘捕多人,警隊「一哥」盧偉聰澄清,「暴動」只是形容當日暴力衝擊警方的部分人士,強調三十二名被捕者中,僅五人懷疑牽涉暴動罪,且仍待蒐證,檢控門檻也非常高。盧又指警員「開槍」是由現場指揮官決定,市民有權投訴。消息稱,警方將寬鬆處理較輕微罪行被捕者,意味「放得就放!」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昨晚在記者會上表示,六月十二日下午三時半,有人在立法會外用磚頭、鐵枝及鐵馬衝擊警方防線,令警方使用武力驅散人群。他澄清早前以「暴動」兩字形容,是指部分人以暴力方式衝擊警方,其行為涉嫌觸犯暴動罪,「我並無話全個事件係暴動!」

盧偉聰重申,當日大部分人是和平示威,只要沒有參與暴力行為,毋須擔心觸犯暴動罪。

他透露,「六‧一二」衝突發生至今,共有三十二人被捕,包括現場拘捕十五人,當中只有五人疑涉暴動罪,另在周邊拘捕十七人,分別涉嫌未能出示身分證明文件及遊蕩等較輕微罪行。他強調,檢控暴動罪門檻非常高;至於其餘案件,他說警方正盡快和律政司商討如何跟進。

對於警方當日「開槍」,盧說是由現場指揮官按情況決定,又否認刻意安排薄弱警力吸引示威者衝擊。他強調市民若有投訴,可聯絡警察投訴課,目前警方接獲三十四宗投訴,會深入調查、公平審訊和檢討,有關報告亦會提交監警會審核。他又重申,警方尊重市民表達意見、言論及集會自由。

消息稱,警方對五名疑涉暴動罪人士的蒐證工作仍在進行,須有充足證據,才會徵詢律政司是否提出檢控。警方又會以寬鬆態度,並盡快處理其他涉嫌觸犯較輕微罪行人士,盡量不提起訴,會酌情「放得就放!」據了解,會有約十名觸犯較輕微罪行的被捕者獲釋。

民陣回應「六‧一二」示威者中沒有一個是暴徒,批評盧偉聰意圖分化示威者,也沒正式說明將示威視為暴動的定性,同時沒有回應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對此感到憤怒,要求盧問責辭職,不檢控任何示威者及追究開槍責任。

議會陣線議員區諾軒斥盧偉聰所指,只有部分市民參與暴動的說法極不負責任,認為參與者「要贏一起贏」。他會在立法會休會前,運用《權力及特權條例》,要求調查警方有否違反使用適當武力指引及國際標準等。

(來源:立場新聞)

盧偉聰:沒有指整個事件「暴動」 和平示威者無暴力行為毋須擔心 5人涉暴動罪被捕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今日見記者,指過去幾天,大部分市民用和平理性表達意見,警方會全力協助和平有序公眾活動,至於周三(6.12)有人磚頭、鐵枝、鐵馬衝擊警方防線,他早前曾指 6.12 當日有人用暴力的「暴動」,澄清自己不是指整個事件,而是指某些人行為涉及暴動罪,「如沒有暴力行為,不用擔心暴動罪」。

「6.12 清場」至今5日,警方兩度舉行記者招待會解釋當日安排。盧偉聰指再出面回應,是因為「今日看了很多報道,當中好多誤解了我對『暴動』的說法,所以今日專程走出來,就係唔想更多人再誤會」。

僅五人疑涉「暴動」 大部分屬「和平示威者」

盧偉聰澄清,6月13日記者會上「暴動」的說法是指部分示威人士6月12日下午3點左右衝擊立法會的情況。他強調,當日參與公眾活動大部分市民都是和平示威者。至於 6.12 衝擊事件,警方共拘捕15人涉及暴動罪及暴力罪行,只有5人與暴動罪有關。當日周邊範圍,共拘捕17人涉嫌未能出示身份證、游蕩、藏有工具作非法周途等,「其他和平示威者只要不用暴力,唔使擔心干犯暴動罪」。

盧偉聰指出,暴動罪檢控門檻非常高,事後警方也會諮詢律政司的意見,最後才決定是否控告。盧偉聰指出,如果市民認為警員有犯錯,呼籲他立即向警察投訴課提供資料,目前已收到 34 宗針對警察當日執法投訴,將會公平公正地調查。

回應夏愨道開槍 由現場指揮官判斷

若只有 5 名被捕人士與暴動罪有關,是否採用不對等武力,盧偉聰再次重申,「大部示威者是和平示威者,一部分人是用暴力衝擊我哋防線,所以需要適當武力去阻止暴動。」他又稱,6 月 12 日上午突然有數以萬計的市民,從四方八面進入立法會範圍,附近一帶出現佔領情況,「但我們只是盡量佈防,朝早 8 點到下晝 3 點都無任何行動」。

就當日現場所見,警方不只在立法會一帶使用暴力,夏愨道、金鐘道都曾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等。有記者問及,警方在夏愨道施放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作為「警隊一哥」的盧偉聰是否要為這些決定負責。盧偉聰回應指,當日決定什麼程度武器,是現場指揮官根據專業判斷決定,「警隊由我統領,事無大小,警隊事務由我負責。」

建制人士早放風 促政府澄清「暴動」

促請警方澄清「暴動」說法,今日早有風聲。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早在禮賓府接見不同界別人士,解釋暫緩修例的決定。NowTV 報道指,會面後,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表示,政府正「積極考慮公開致歉」。他又稱,警方日前形容 6 月 12 日發生的示威行動是「暴動」,「不等於政府未來一定以『暴動罪』來檢控當日被捕人士」,是否以「暴動」罪名起訴,須視乎警方的詳細調查及律政司的考慮,「所以政府完全無就某一個日子發生的事定性為一個『暴亂』」。

據《明報》報道,民建聯副主席張國鈞今日亦稱,上周三示威者衝擊立法會時,的確有暴力行為發生,但促請政府清楚交代,並非每個示威人士都「參與暴動」,亦非在場所有人都是「暴徒」。

(來源:HKET)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澄清 612示威非暴動只是個別市民涉暴動罪行

612反《逃犯條例》修例集會演變成激烈警民衝突,造成至少81人受傷,特首林鄭月娥上周六宣布暫緩修例,但拒絶撤回,引起近200萬名市民日前上街抗議,並批評警方濫用武力,促撤銷612集會的「暴動」定性及釋放被捕學生等。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今日(17日)晚上9時許召開記者會,否認將當日公眾活動定性為「暴動」,只是說立法會外有人暴力衝擊警方防線干犯暴動罪,指其他和平示威者不用擔心。

截至今日,有15人因觸犯暴動罪、或其他暴力罪行包括襲警、藏有攻擊性武器及非法集會等被捕,共14男1女,年齡介乎20至57歲,當中有3個是學生,而其中有5人涉及有關暴動罪被捕,2人是學生,1人是中學教師;盧偉聰表示,暴動罪檢控門檻非常高,需要搜集足夠證據及徵詢律政司意見,才決定是否起訴。對於有人要求釋放所有被捕人士,消息指難以做到,如有人涉及暴動或暴力行為,警方會翻看閉路電視等,以調查是否有足夠證據證實有關人士犯罪。

至於另外17人因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遊蕩、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等被捕,消息指,他們將被以寬鬆態度處理,即「放得就放」。

盧偉聰稱,由於坊間對其暴動的講法有很多誤解,故他特意澄清,承認近日本港舉行的多次大規模遊行,大部分人都以和平理性表達意見,只是上周三(12日)下午3時半有人以磚頭等暴力攻擊警方防線,他當日在記者會指有關人士干犯暴動罪,而並非指當日其他地方、包括夏愨道等公眾活動都是「暴動」。他說:

「我唔係講公眾活動係暴動,我只係講緊在立法會外有一些示威者用咗啲暴力,所以個情況係暴動,至於其他和平示威者,只要不是使用暴力、無參與其中,他們不用擔心干犯任何暴動罪!」

對問及為何當日下午3時示威者將行動升級、警方反撤走部分警力?盧偉聰稱,如預知有人衝擊一定要加強人手,他稱他不記得警方當時有撤走人手:

「你話警方薄弱防守想引示威者衝擊,我唔係好同意,真係和平佢點會暴力衝擊我哋?」

我們有調配警力,如預先有情報收到知道有人衝擊,我們一定會加強人手,但你當時話我哋撤走,呢個我...無無無...唔記得有咁嘅事!

盧偉聰又被多次問及為何只有少數人衝擊、警方施放150枚催淚彈、布袋彈及橡膠子彈是否使用不對等武力,他稱,由現場指揮官決定用什麼程度武力及什麼武器,又重申警方有嚴格指引及訓練,當警方制止暴力及驅散人群製造到一個安全距離便會停止使用武力,「多或少係視乎當時情況」。

盧偉聰無回應會否向和平示威者一度被指涉暴動道歉,至於有市民因在添華道鬧警員而被槍擊,他只稱,如有人認為其同事做得不對,可向投訴警察課提供資料,而他們至今暫收到34宗投訴。他重申,因為當日立法會外有人干犯暴動行為,警方才以武力制止及清場,指警方每次行動後都會檢討,如有人不滿警員行為,可向警方作出投訴。

不過,盧偉聰始終並無正面解釋為何要在添華道、金鐘道等都施放催淚彈驅散和平示威者,以及為何有人被瞄準頭部開槍,亦無回應是否特首林鄭月娥要求他出來澄清,以及「速龍小隊」制服無編號如何投訴等問題。

另外,對於立法會醫學界議員陳沛然指,醫管局的病人資料系統有個「側門登入系統」是警方專用介面,讓警員可隨時查閱病人資料以到醫院拘捕傷患者,盧偉聰稱,醫院的警崗所使用的電腦並無跟醫管局的電腦連接,至於醫管局的電腦系統問題則要向他們查詢。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警員抱怨一哥不夠強硬

警務處長盧偉聰昨晚改口稱6.12當日他只是形容暴力衝擊情況為「暴動」,只要在場的人士沒有暴力行為,就毋須擔心干犯暴動罪。不過,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認為,盧相關說法並無否定將6.12活動定性為暴動,「嗰日好明顯已經係暴動」。

員佐級協會:警無過錯

林志偉又指出,警察員佐級協會立場一直認為6.12警方只是依法辦事,並無過錯,不需致歉,「一哥」亦無在記者會致歉,「嗰次(6.12)執法我哋並唔認為使用過度武力,無必要道歉,處長嘅立場同我哋係一致」。協會會密切關注事態發展,在適當時候會向警隊管理層反映意見。

有前線警務人員指出,今次警隊管理層處理6.9百萬人遊行,以至6.12集會的部署較以往有進步,「喺行動部署、執行上好過佔中同旺角騷亂」。

不過,警隊內部有聲音認為盧偉聰處理今次6.12事件不夠強硬,「警隊喺處理呢件事上無錯,只係當6.12發生衝突,林鄭政府即刻變臉,將呢隻鑊卸俾警隊,槍口轉向警隊,令警隊成為磨心,一哥應該強硬啲,唔好一受威嚇就腳軟」。

(來源:星島日報)

晤各界求諒解 林鄭兩度飲泣

連續兩個周日大批市民上街遊行,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及政府撤回修訂《逃犯條例》等。林鄭月娥在禮賓府閉門分批約見多個界別代表,包括中小學校長團體、高教界及宗教界領袖,尋求諒解。據悉,林鄭在會上明確表示,暫緩修例「實質上等於撤回」,現屆政府不再重提修例,並就爭議造成社會不安,親自開腔道歉。據悉,林鄭在會見中小學校長後情緒激動,一度在洗手間飲泣;她在會見宗教界領袖時亦一度飲泣,各與會者都予以安慰。

據了解,行政長官辦公室在周日晚上,透過教育局約見高教界及中小學校長代表,昨晨分批在禮賓府會面。林鄭月娥在會上解釋,政府暫緩修訂《逃犯條例》「實質上等於撤回」,現屆政府亦不再重提修例,並親自向與會代表道歉,承認政府推動修例上的工作不足,令社會出現矛盾和紛爭,使市民感到失望。她亦重申關心學生及年輕人,承諾願與青年人多作溝通,同時政府堅定支持優質教育,繼續投放資源;她又感謝教師隊伍謹守崗位。

消息指,會後林鄭終按不住壓抑已久的情緒,一度在洗手間飲泣,需要旁人安慰。她在會上首次提到,政府將用心做「復和工作」,修補爭議造成的社會撕裂,但未有具體規劃。

會上列席官員,據悉包括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以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至於負責推銷修訂《逃犯條例》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與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均沒有出席。林鄭會上逐一聽取校長意見,不時抄寫筆記,消息指有校長代表提出,特首把上周三的警民衝突定義為「暴動」,使得和平表達意見的年輕人同列為「暴徒」,認為不應該一刀切,應區分個別過激的犯法行為,集中處理;有校長則建議安排特首與學生會面,直接對話。

曾參與逾百名現職及退休校長聯署擱置修例,中學校長會主席鄧振強指,會上建議政府兼聽社會不同意見,包括成立獨立委員會進行檢討,他認同暫緩修例的實質效果等於撤回,認為現時應化解社會對立。與會的津貼中學議會主席潘淑嫻稱,相比上周六宣布暫緩修例的記者會,林鄭月娥態度明顯較為溫婉與誠懇,亦認真聽取意見。

至於高教界方面,據悉有約二十名大學與專上學院校長及副校長出席,林鄭月娥有通報被捕大學生的情況,其餘內容與中小學校長會面時相若,其後邀請各院校校長發表意見,歷時個多小時。

林鄭月娥又在昨日下午,與十三名六大宗教代表會面,當中出席會面的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表示,她在約一個多小時會見中,再就《逃犯條例》爭議致歉,並解釋修例源於希望處理台灣殺人案,但再三保證修訂《逃犯條例》已「告一段落」,指已不可能再提出,故在明年立法會會期結束後將「失效」。 在會見時,管指林鄭有飲泣,相信是她近期面對龐大的壓力,並對再造成社會撕裂感到痛心,當時各與會者就安慰她,他亦感到林鄭是真誠地致歉。不過,他指與會者沒有提議她向市民鞠躬道歉。

管指林鄭身為天主教徒,相信修例的初心,是作為一位媽媽的善心,只不過政府在評估及解釋工作不好。他認為「人誰無過」,希望市民給她機會。他又指相信林鄭分別會見教育界及宗教界,是希望向不同界別聽取意見,改善施政令其更貼近民意。故昨出席者,包括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蔡惠民神父、聖公會主教長及鄺保羅及管浩鳴、基督教協進會常務委員會主席等,都有與特首討論社會修和的看法。

(來源:香港01)

消息指政府無意改用「撤回」字眼 原因不止面子問題

民陣昨(17日)發起的第二度反逃犯條例遊行,人數更超6月9日遊行,擦新紀錄,民陣多次重申要求撤回引渡條例,不撤回不罷休。但據知情者指,特府政府至今無意改用「撤回」字眼,原因不止面子問題這麼簡單。

立法會原訂於周三 (12日)就修訂《逃犯(修訂)條例》恢復二讀,結果惹起大批市民包圍立法會,最終爆發警民衝突,林鄭月娥終在周六(15日) 正式宣布「暫緩」修例,但仍未能令民怨降溫,示威者要求「撤回」修例,而非「暫緩」。

林鄭召開記者會翌日,上街人數不減反增,政府再度發新聞稿,表示已「停止」修例工作,今日多名行政會議成員亦公開表明,從現實角度,「暫緩」其實等於「撤回」。不過,港府始終不肯將今次讓步正名為「撤回」,為何轉換一個動詞也這麼困難?

據知情人士指,政府用字由「暫緩」變為「停止」,實已意味逃《逃犯(修訂)條例》草案難以在今屆立法會會期內重啟,因為在政治現實下泛民根本不會妥協。又指雖然政府推動立法的工作不會停止,但只要民主派不答應,修例工作不可能有進展,若明年立法會換屆修例仍未完成,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將自動失效,實際效果無異於撤回修例。但即便如此,直至周一(17日)林鄭政府仍傾向維持現時所用的「暫緩」字眼,而無意改用「撤回」,面子問題尚是其次,主要原因是怕難以向建制派支持交代。

今次政府強推《逃犯(修訂)條例》,出動了中聯辦開腔,令建制派歸位撐修例,除了立會內的政黨議員外,更動員到地區的左派社團協助發動撐修例宣傳攻勢。今次林鄭月娥突然「轉軚」暫緩修例,已經令一眾修例支持者齊齊「撞車」。若政府正式「撤回」草案,會令「瞓身」為修例護航的建制派政黨及社團處境尷尬 ,甚至給人撐修例由始至終欠缺正當性的觀感,在年底區議會及明年立法會選舉被民主派攻擊,令選情雪上加霜。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千人聯署譴責楊潤雄威嚇教師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上周四向全港學校校監及校長發信,表明局方反對罷課、罷教,並暗示校方須向響應罷課的教師追究責任,更連續多日致電各校查詢教師及學生缺席人數。教協昨發起教育界聯署譴責楊潤雄,要求教育局收回上述信件,停止以行政手段向作出社會參與的教師施壓,並就事件向全港教育界道歉;截至昨晚8時20分已有1,139人參與聯署。

教協會長馮偉華表示,聯署主要針對楊潤雄的信件,認為信件是對學校的監控和恐嚇,收集相關數據更是試圖施壓,過去收到很多老師的不滿和投訴,故發起聯署。聯署信斥楊潤雄發信的做法違反教育專業,是以單一政治立場描述社會爭議,分化學校管理層與基層教師,令前線同工出現憂慮及不安,對此深感憤怒。

指師生有權利表達意見

聯署信直斥教育局濫用行政手段欺壓前線教師,以過時法例威嚇教師在公義前卻步,更指教育局不斷向學校查詢參與罷課老師及學生數目,更有老師指有人要求參與者提交名單,令人擔心會被秋後算賬。

聯署信反駁楊潤雄信中「任何人士不應利用學校作為表達政治訴求的場地」和「令未成年學生無辜被捲入政治漩渦」的說法,直斥觀點「對當今教育何等無知」,引述《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和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內容,強調師生在校園內外討論社會事件和表達意見,是師生權利和教育專業一部份;又批評楊信中只提及年輕人參與堵路更將其定性為暴動,卻絕口不提警方使用過度暴力,明顯是偏頗描述和對年輕人作負面標籤;又斥楊抹黑大多數教師現時響應的「罷課不罷學」,強調教師仍緊守崗位照顧學生。

(來源:明報)

【21:43】立法會示威區有人以揚聲器直播警務處長盧偉聰見記者,其間示威者不停報以噓聲。直播結束後,有示威者大叫「學生無罪」。

【20:18】有學生及宗教團體在添馬公園舉行追思會,悼念上周六(15日)墮樓身亡的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者,約有500人參加。參加者神情嚴肅,部分人獻花及紙鶴。

負責主持追思儀式的天主教神父張樂天形容有人喪生是不幸,希望在追思會為亡者祈禱,願他安息,同時強調大家應以和平理性方式抗爭。

63歲曾女士表示,得悉有示威者喪命後落淚。她說,作為母親,想起死者的父母必定很傷心。曾女士本月9日為反修例首次遊行,看到每次遊行集會都有很多年輕人,「好多只是穿校服,但就要承受催淚彈」,希望可為年輕人及已去世的示威者繼續爭取反修例。

【17:55】龍和道聚集人數眾多,全線被佔據,群眾高呼「對話」、「不撤不散」。特首辦外未見有代表回應,市民聚集逾1小時仍未散去,未有按在場立法會議員的呼籲離去。

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表示,有市民在網上平台討論設下特首回應的死線,在其中一項網上投票中,有4000多人認為應以周四(20日)作死線。另一議員朱凱迪稱,民主派會爭取明日(18日)與林鄭月娥會面。

【17:06】部分遊行人士佔據金鐘龍和道東西行線。另外,大批市民到達特首辦外,要求與特首林鄭月娥對話。

【16:05】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區諾軒等率領一批市民行至特首辦外,要求與特首林鄭月娥對話。現場有鐵馬防線,約30名軍裝警員佈防。

特首辦外添華道有逾10輛警車。

【16:00】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下午約4時見傳媒,他表示,留意到昨日(16日)遊行包含「學生不是暴動」標語訴求,他個人認為學生大部分是和平,少數被捕者所控告的罪名,有待警方詳細調查、律政司考慮後按其當日行為作檢控,「政府完全無定性哪一天所發生的事為暴亂」。

【15:11】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在立法會「煲底」示威區發言稱,有說法表示特首林鄭月娥今日可能會召開記者會,他呼籲留守的市民聽完林鄭月娥發言後,出發行到特首辦要求對話;如無記者會,則下午3時出發往特首辦。他說,群眾有智慧,要求林鄭月娥直接面對市民,並盡快答覆市民訴求,即撤回修例、追究警方武力鎮壓、要求取消「暴動」定性,及要求特首下台。

【12:22】議會陣線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在立法會示威區表示,示威者離開夏慤道馬路,是希望釋出善意及維持民意。他向公眾及媒體強調,示威者此舉並非撤退,是為更長遠的抗爭作準備。

他提到,與部分示威者商討後,有人建議到禮賓府,亦有人稱今晚(17日)應否再為前日(15日)墮樓身亡的示威者舉行追悼會,「不是一組人決定,要大家一起決定」,因此希望現場示威者可以一起商討進一步行動。

區諾軒強調,現時並非「搞嘉年華」,目標是要求政府盡快出來對話,撤回條例及回應市民的四大訴求,包括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和釋放被捕市民等,惟他表示暫時未就死線有共識,仍需繼續與示威者及市民商討。

現時立法會示威區仍有逾百名示威者聚集。
【11:50】示威者準備主動退出馬路前,一起商討此後如何保持抗爭的實力,其間有人提出學習韓國示威者推翻總統的模式,即逢假期聚集以不影響其他市民生活,爭取更多市民認同。

【10:55】夏慤道全線重開。
【10:47】上午10時許,在夏慤道有示威者表示,現時夏慤道示威者人數太少,呼籲「一齊走」離開馬路,「要做番啲事,贏回民意」。議會陣線立法會議員區諾軒亦在場呼籲市民離開夏慤道,到添美道一帶示威區繼續留守,以免失去民意,「當愈多人來到,我們可開的條件就愈高」。

有示威者反對自願離開馬路,稱現時雖然人數少,但不認為警察會來清場,反而應繼續在夏慤道佔領至下班時間,讓更多市民再出來支持。

現時已有不少示威者從夏慤道散去,走向添美道一帶示威區。移走的現場示威者表示,他們願意主動搬走放置在夏慤道的水馬等障礙物,釋出善意,希望特首林鄭月娥願意出來與年輕人談判。

區諾軒稱,民主派今日的目標是要求林鄭月娥出來對話,今日將會是「死線」。

【08:10】留守龍和道的數十名市民走回行人路,警方隨即清理馬路上障礙物;惟夏慤道行車線上有示威者向到場談判組警員表示,他們已自願讓出龍和道,不存在阻礙市民上班,特首林鄭月娥須面對群眾,撤銷《逃犯條例》修訂、撒銷對上周三(12日)示威者「暴動」的指控,並釋放被捕人士。示威者又質疑警方是否已準備長槍和布袋彈等清場,要求林鄭月娥現身跟在場市民對談。

到近8時,現場警方人員開始向中環方向後退。

【07:40】今早(17日)近7時,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社區關係)余鎧均呼籲,通宵留守夏慤道和龍和道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市民離開馬路回到行人路,強調並非清場,只是希望開通馬路讓市民上班上學,並稱在龍和道發現磚頭和武器;警隊的談判組人員會由愛丁堡廣場一邊開始向夏慤道方向,呼籲市民離開馬路,軍裝警員亦會開始清除障礙物。但不少市民均暫無意離開。

大多數遊行市民昨晚(16日)雖已離開,惟至今日清晨6時許,金鐘夏慤道和龍和道等仍未開通,政府總部及立法會附近街道仍被佔據或堵塞,其中夏慤道則仍有逾百人留守,部分人席地而睡,亦有人自發清理附近垃圾。特首辦內仍泊有多輛警車戒備。

被佔據的街道,包括龍和道與龍合街交界至愛丁堡廣場一段、立法會道、龍匯道、添美道及添華道,當中龍和道隧道及龍和道近會展等位置,示威者仍擺放了水馬作路障。金鐘海富中心及政府總部一段夏慤道亦封閉。

九巴及城巴新巴則宣布,多條巴士行車路線受影響,和不停部分巴士站。政府總部亦已關閉。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盧偉聰狡辯!留守市民怒斥:拉5個人用150枚催淚彈?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就6.12警方鎮壓示威者見記者,其澄清未有把當日事件定性為「暴動」,辯稱當時只是指部份示威者「涉嫌干犯暴動罪」,對於會否就言論引致市民誤會致歉,盧未有正面回應。而在特首辦門外,示威者在記者會後隨即向在場警員高叫多句口號,包括「罷工」、「警察加油」等,希望在場警員放棄執法人員身份。

其中鄺先生認為盧的言論是試圖為事件降溫,「佢咁樣回應都係因為噚日多人上街,先至盡量去撲火,如果唔係咁多香港人出嚟行,你估佢會唔會咁樣講?」,鄺先生認為此舉是想淡化當日的衝突。他又指警方無法大量檢控當日的參與者,「如果個個都要告,會花好多程序同時間,又會加重工作量,加上依家無乜人撐佢,個個都係諗住要自保」。

大學生吳小姐則認為盧偉聰現時的言論是在分化6月12日的參與者,「個日大家係整體,唔通你話有啲人暴力啲,有啲人無咁暴力,就會令到我哋唔理被人告暴動罪嘅人咩?」她認為盧偉聰是在政府官員都意圖將責任推卸到警方身上,才不得已要發表這樣的言論,「但咁樣只會令人更加嬲」。

李先生則認為盧的說法不合邏輯,對暴動定義亦模糊,「係咪幾個人打交就係暴動?覺得佢講法好矛盾,建議佢思考下先講。」
卓先生則認為盧偉聰稱只有部份人士暴動的說法不能解釋警方的暴力清場,「好多影片都證明警方先係使用武力嗰一方……其實如果你要用150枚催淚彈先驅趕、拉到5個人,咁你都好唔專業喎。」對於盧籲人向監警會投訴,卓直言監警會不可信,「官官相衛,你都可以入醫管局拎資料,我仲點信你政府(警察)呢?」

陳同學亦批評,盧的說法不能解釋警方的暴力清場,「如果5人暴動需唔需要扔150個催淚彈?你射示威者嘅眼,向瞓喺地嗰位爸爸開槍,佢哋又係咪暴動之一?」他又認為向監警會投訴有困難,「有警員都冇委任證喺身,隱藏真實身份,係咪真係處理到投訴係成疑。」

對於一哥在記者會上提到,警隊有系統讓市民投訴,現場示威者即邀請警員加入,一同參與遊行,又高呼「一哥割席,罷工有理」。有示威者表示,一哥叫市民投訴,認為隨時也會「推你哋去死」,呼籲警員加入抗議,並重申學生非暴徒,要求在面對和平示威時,警方必須保持克制。

許先生表示就盧偉聰最新的回應去審視警方的武力清場,所使用的武力不成正比,「佢無理由為咗5個佢聲稱嘅暴徒,就釋放150枚催淚彈,點解要為咗佢口中咁少量嘅人去用上咁多武力同警力?」許先生認為要繼續監察及追究警方當日的責任,「要追究當日到底發生咗咩事,今日佢哋口吻明顯係放軟,但呢啲兜圈或者狡辯嘅做法係咪大家都認同呢?」

民間人權陣線警權組晚上發聲明,重申6.12當日的示威者中,沒有一個是暴徒,所有示威者都是愛香港的人。而示威者的反抗,完全是無能及傲慢的政府官逼民反,政府須負上最大責任。聲明批評盧偉聰意圖將示威者分化為「暴動的5人」及「其他示威者」,此舉絕對不能接受。民陣又指,盧最新的說法仍然沒有撤回6.12集會為暴動的定性,完全無回應市民的訴求,盧偉聰必須問責辭職。

民陣對於盧偉聰今日沒有回應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包括對民陣示威區使用催淚彈、對和平示威者使用橡膠子彈、毆打和平示威者、攻擊媒體以及急救站、殺人佈陣等,感到憤怒,也呼籲署長要交代,重申5大訴求,包括不要檢控示威者、反對定性暴動、追究開槍責任、撤回送中惡法以及特首林鄭下台。

就盧偉聰指「沒說整個事件是暴動」,大部份示威者是和平示威,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總幹事譚萬基指,「警方應避免使用武力,使用武器要保持克制及合乎比例,減少傷亡。盧偉聰未有交代為何要使用超過150枚催淚彈、數發橡膠子彈及20發布袋彈,驅散示威者」。該組織要求港府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調查過程必須包括受害人及目擊證人的參與,並正積極透過聯合國機制跟進事件。

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表示,市民上街其中一個訴求是政府撤回6.12集會是暴動的定性,但盧偉聰最新說法明顯是語言偽術,「佢係用『暴動』呢個字眼,咪惟有講唔係成件事,呢啲真係語言偽術,但最可恥係仍然堅持用暴動罪告5個人」。她又透露,盧偉聰晚上才會見記者,「我理解係政府推佢出來降溫」,又指上周三警員執法時凶神惡煞,「好似想置你於死地嗰個樣,全世界都睇到,完全係暴戾嘅畫面,我係講警察。但噚日(遊行)好多地方一個警員都無,好似180度轉變……香港人有示威集會自由,要講清楚你有冇準則,幾時我犯法?幾時你係勸喻?」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表示,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的說法自相矛盾,因為他陷入一個兩難局面,「如果係少數人暴動,點解會開150發催淚彈?如果係暴動,係咪幾萬人都係暴動?」他表示,警方原只是定性騷亂,後來特首說是暴動,便要改口說是暴動,現時特首「一身蟻」,希望降溫,警方只好再改口,於是出現了這個自相矛盾的說法。他又表示,暴動的定義具有牽連性,只要有人作暴動行動,同場的其他人亦可能受到誅連。他指,盧偉聰希望降溫,解說其他和平示威者不會有罪,但邏輯上難以自圓其說。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批評,盧偉聰的說法是「死雞撐飯蓋」,「你有暴動先會有暴動行為,如果唔係就只係告襲警」,他質疑,盧偉聰僅改口指後方示威者非暴動,未有撤回整場運動是暴動的定性,「咁我要問,點解警方要使用咁大強度嘅武力,無差異打擊和平示威,用大量催淚彈、橡膠彈、布袋彈、胡椒噴劑,你係清晒和平示威,行人路又清,成件事講唔通。」林續指,整場示威不是暴動,是人所共知的常識,「你(行會成員)林正財都咁講(示威者非暴徒),如果係暴動,100米之內,仲有冇可能唱緊聖詩?」他又認為,盧偉聰及政府必須收回暴動的說法,「係咪暴動係有影響,暴動嘅話,馬路上嘅人係咪都參與咗?都係違法行為來」。

對於盧偉聰指使用武力的程度由現場指揮官判斷,林卓廷稱,使用甚麼武力的確是由現場指揮官判斷,但盧一定有參與部署策略,並評估形勢,「幾時打就前線決定,但用啲咩就係你(警方高層)畀佢,布袋彈、橡膠彈,佢(前線)平時冇㗎嘛」,他指警方高層不可能撇開責任。

他又狠批盧偉聰呼籲認為警方濫用武力的市民投訴,指警方根本沒有展示警員編號,市民投訴無門,「蒙哂面,冇得認,點認,認聲啊?佢特登唔擺冧碼出來,追究無從,盧偉聰係要負責,變相鼓勵濫權」。他又指,投訴警察課和監警會都是自己人把持,對警方濫權毫無制衡,認為政府要以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長遠委任獨立人士在投訴警察課和監警會。

大律師陸偉雄表示,是否檢控、檢控甚麼罪名由律證司檢視所有證據後決定,加上現時尚未完成搜證,即使盧偉聰稱除了5名犯下暴動行為的人以外不會被控暴動罪,亦不能作準。「除非佢保證係佢話事,但制度又唔係咁」。他指,盧所陳述的只能理解作其立場,「但佢有咁嘅態度,都欣喜嘅」。

律師文浩正表示,檢控何罪由律政司視乎證據決定,是否以暴動罪入罪亦非由盧偉聰或林鄭月娥決定,而集會是否暴動有嚴謹定義,經由法庭、法官和陪審團判斷,目前談是否暴動是言之尚早,法庭亦不會理會其他人之言論。 他認為,警方有拘捕權,如果警方認為某些人沒有犯罪,就不會作出拘捕,「佢唔拉人,第一關都過唔到,咁律政司亦畀唔到意見」。不過他認為,雖然盧偉聰有言論自由,但如給出不準確的法律意見,或會導致人誤墮法網,而警方作為執法部門,只需解釋以何罪名拘捕多少名涉事者等基本資料已經足夠。

(來源:立場新聞)

短片證警6.12狂射催淚彈夾擊中信大廈 民眾被圍無處可逃

6.12衝突中,警方合共施放150枚催淚彈、20發布袋彈,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形容警察的處理方法十分克制,亦有按足指引使用武力。然而,近日有網民綜合各電視台、示威人士所拍的片段,顯示警方曾在「不反對通知書」內列明的示威區投放多枚催淚彈,更前後夾擊,以致大批市民被圍困於中信大廈外,無處可逃。

民主人權陣線(民陣)事前已接獲警方的不反對通知書,6月12日下午於中信大廈門外集會。但當日下午3時45分,即立法會示威區出現衝撃後,民陣集會卻被警察施放催淚彈驅散,民陣聲明指,「警方在沒有作任何警告下,向集會人士施發最少四發催淚彈,令過百名和平集會人士一度只能往中信大廈的一扇玻璃門逃生」。

從綜合片段可見,警方在先從龍匯道、龍合道交界及龍匯道、添美道交界設防,將示威者圍困在龍匯道內,再先後從龍匯道街頭、街尾施放催淚彈。市民為躲避催淚彈,被逼湧入中信大廈。不過,中信大廈部分玻璃幕門上鎖,市民被逼以硬物敲碎玻璃門,但未見成功,市民只能用唯一一道打開的玻璃旋轉門作逃生口。

期間,警方再次投擲催淚彈至中心門外、人群中央,市民無處可逃,也沒有任何防護裝備。現場開始有市民高聲呼救,場面十分混亂。

當大批市民湧入中信大廈、催淚彈的煙霧飄入大廈內,有當時在場的人事後撰文,指當時空氣含氧量不斷下降,不少人開始感到呼吸困難,亦有人哮喘病發,在內的市民情緒瀕臨崩潰。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中信圍困真相!警狂轟催淚彈暴力驅散數百人 空拍證險釀人踩人慘劇

自稱克制容忍的「克」警上週三以血腥手段清場,更多濫權濫暴片段繼續曝光。有網民還原當日龍匯道清場情況,數百和平示威者被警方包圍在中信大廈外,人群透過其中一邊沒上鎖的玻璃門逃進中信,警察卻突然向人群中央發射多枚催淚彈,令數以百計示威者進一步湧向狹窄玻璃門,險釀大型災難。片段在網上瘋傳,網民怒轟警察「試圖製造人踩人慘劇、擺明係謀殺」,又形容開槍警員如同「打機」。《蘋果》翻看現場空拍片段,確認事件真確。人權組織批評警方違反驅散人群守則,屬「非法武力」,受影響市民除投訴警察外,也可尋求法律意見,循刑事及民事方向追究。立法會議員涂謹申稱事件,警方嚴重危害市民生命,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應該引咎辭職,下台問責。

涉事片段名為「中信圍困事件」,由傳媒及市民拍下的片段集結剪輯而成。上週三約下午3時50分,立法會示威區的警察在催淚彈及布袋彈開路下衝往龍匯道,該處當時是民陣的和平集會區域,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現場數百名和平示威者見到警察衝至,爭相走避,但駐守龍匯道、分域碼頭街交界的警察卻組成另一邊防線,形成包圍網,示威者只好由中信大廈玻璃門逃走。

片段所見,由於一邊玻璃門被上鎖,示威者只能透過另一邊玻璃門、以及旋轉門進入中信逃生,每次只能容納2至3人通過,數以百計示威者滯留門外。與此同時,兩邊警察開始向人群外圍發射催淚彈,示威者只能更集中逼向玻璃門,不少人如「沙甸魚」般「塞入」旋轉門衝入中信,門內其他人見狀,立即阻止繼續使用旋轉門,此舉令空間進一步收窄,部份已逃入中信內的示威者嘗試以硬物擊打上鎖的玻璃門,但未能成功。

催淚彈射向人群正中央

此時,警察突然向人群正中央位置發射多枚催淚彈,隨即引起恐慌,不少人無處可逃「硬食」,進一步爭相衝入中信;門內人士則改用鐵馬繼續撞擊另一邊上鎖的玻璃門,希望開出更多空間,但依然未能成功。警察則無視有關情況,將防線推前,更以警棍敲擊盾牌,繼續激化恐慌情緒。

有關片段在社交媒體及討論區瘋傳。網民質疑警察並非以催淚彈驅散市民,而是「擺明謀殺」、「試圖製造人踩人慘劇」。也有網民形容在場警察如同「打機」,稱已作出投訴,「唔可以畀佢哋(警察)無代價。」

《蘋果》將當時龍匯道的空拍片段,與網上片段再三核對,確認事件屬實。警方的確向人群中央發射最少3枚催淚彈;令大量示威者湧向中信玻璃門,少數人則沿中信外牆逃向添美道。

可循民或刑事方式追究警責任

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批評警察完全違反守則,做法不能接受。他指,警察以催淚彈作驅散行動,必須有目的、有意識地讓群眾知道逃走路線,「呢個守則好重要,否則啲人唔知走去邊,或者一窩蜂走去佢哋以為安全嘅地方,會做成更嚴重混亂,甚至人踩人,好危險。」

王又指,警察的所謂「合法武力」,必須「有必要」及「最低程度」;而當時龍匯道一帶均是和平示威者,根本無權限使用武力,「警察係用緊非法武力」。他認為市民除向警察投訴課投訴外,也可尋求法律意見,以刑事或民事方式追究警方;建議受影響市民諮詢民陣或民權觀察等民間組織。

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亦稱,中信圍困事件,警方嚴重危害市民生命,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應該引咎辭職,下台問責。

(來源:明報)

警派員談判 示威者圍圈商量 留守百人自發離開夏愨道爭民意

市民在周日6.16遊行後佔領夏愨道,至昨早仍有逾百市民留守夏愨道和龍和道。警方派出談判專家到場要求示威者離開馬路遭拒絕,但無強行清場,反而示威者在現場商討後決定自行離開以爭取民意。

警方昨早近7時開始呼籲市民離開夏愨道和龍和道馬路,重申並非清場,只希望開通馬路讓市民上班上學,又稱在龍和道發現磚頭和武器。通宵留守龍和道的示威者在7時返回行人路後,警方才開始清除馬路上的水馬和雜物等障礙物。

大批軍裝警 無配備盾牌

警方另派出談判專家及大批無配備盾牌等裝備的軍裝警員到夏愨道,談判專家強調夏愨道為通往港島西區的主要幹道,呼籲在道路上的示威者自願離開夏愨道,轉在道路兩旁繼續表達意見,讓其他市民上班上學。

不過,示威者拒絕離開馬路,有示威者稱已自願讓出龍和道,重申不離開夏愨道並不影響交通,更有人質問警方是否打算再以暴力清場。其間有警察在夏愨道另一端,即近香港紅十字會附近,開始收回示威者擺設的水馬,惹起示威者不滿。

對峙情况擴至添美道,警方另一談判專家稱「大家也是想香港好」,也不是想阻止示威者遊行或集會,只希望示威者返回行人路,讓車通過,「你們繼續站在馬路,對你們也會造成危險」,又說不論行人路或馬路,立法會和特首辦也會聽到,一度引起現場示威者不滿。

示威者之一、社總總幹事許麗明表示,身旁每個人也是自發,「我自己沒辦法請他們離開」,又說作為社工有很大擔心,真的不想有混亂事發生,「我擔心我們不再在這裏與警方對話,有些事發生」。雙方僵持近一小時至早上8時,警方及談判專家離開夏愨道及添美道。

區諾軒籲轉往添美道示威區

至10時多,仍留在夏愨道的示威者多次圍圈商討下一步行動,未見有「大台」作決定,有人表示是應警方要求決定是否自行離開馬路。經約15分鐘商討後,大部分示威者同意自願離開馬路。負責持咪在現場宣告決定的示威者表示,當時夏愨道示威者人數太少,呼籲「一齊走」,離開馬路,「要做些事,贏回民意」。立法會議員區諾軒亦在場呼籲市民離開夏愨道,到添美道一帶示威區繼續留守。

惟有示威者聽畢後反對決定,又稱當時雖然人數少,但不認為警察會來清場,反而應繼續在夏愨道佔領至下班時間,讓更多市民再出來支持。

示威者稱釋善意望林鄭對話

不過,大部分示威者離開夏愨道前,自發搬走水馬等障礙物,又清理貼在馬路的橫額及垃圾,藉此釋出善意,希望林鄭月娥願意出來與年輕人對話。警方最終於約10時50分重開夏愨道。

(來源:星島日報)

德愛中學學生罷考TSA反修例 20人操場靜坐

一連兩日的中三全港性系統評估(TSA)今日展開,慈雲山的德愛中學有學生,發起罷考TSA,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及不滿政府漠視民意,回應近日對近日連串社會事件的關注。

約二十名學生在操場靜坐,今晨陽光甚為猛烈,不少學生帶備食水及雨傘,使用體育館的大幅軟墊靜坐,並跟隨TSA首日評估的時間表,有兩節的休息時間,而評估時間則留在操場靜坐。

有教師在一樓留意事態發展,現場見秩序井然,據悉參與罷考學生事先均寫信向學校申請,並獲批准參與。另在學校大堂亦擺放白絲帶及有關《逃犯條例》的傳單供師生領取。

在領帶上別上白絲帶的中五學生指,因發起人曾於社交媒體宣傳,故知道事件,「原來中三學生都很關心社會時事,我好自豪。」又指希望政府盡快撤回《條例》。記者嘗試採訪參與罷課的中三學生,惟不少人對行動三緘其口,未有回應。

(來源:明報)

湯家驊:沒武器「第二排」衝擊警方示威者亦可被控暴動罪

警務處長盧偉聰昨晩(17日)澄清,只是稱上周三(12日)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衝突中,有一小部分人行為涉嫌干犯暴動罪,不是說整個示威是暴動。身兼資深大律師的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今早(18日)表示,示威者當時即使手上沒武器,但若配上頭盔等裝備,在「第二排」跟著前面示威者衝擊警察防線,都有可能被控暴動罪,因他們當時都有破壞社會安寧的意圖;他指出,2016年旺角騷亂後,法庭已有同類案例。

湯家驊今早在香港電台一節目亦表示,他不贊成當局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今次事件,「我看不到警方有很重大的錯失」;就算警方當日施放催淚彈驅散某些未見有衝擊意圖的群眾,也是預防他們聚集騷動的做法,在外國並不罕見。

湯家驊表示,上周三當日因有示威者衝擊警察防線,特首林鄭月娥和盧偉聰用「暴動」來形容當時事件,亦無可厚非。對林鄭月娥及行政會議成員應否就修例爭議公開道歉,湯家驊表示,林鄭月娥「表面上很冷漠,內心上很感性」,在多次內部討論上均顯得很激動和自責,「相信她必然會爭取最快機會跟市民作正面和真誠的道歉」,政府願為犯錯道歉,亦符合文明社會的需要;至於他自己,湯家驊則說,他對修例的解說工作,在行會成員中是做得最多,但對自己其間政治敏感度不足,他也有責任公開向市民道歉。

另外,中學校長會主席鄧振強在同一節目稱,在盧偉聰昨晚澄清前,他曾公開表示對林鄭月娥的當面解釋和道歉等「收貨」,其後即被太太狠批他「怎可哪麼容易收貨」,笑言幾乎「家變」;他認為,當局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上周三警民衝突,並真誠執行相關檢討,才可令社會重新真正和解。

(來源:HKET)

反送中震撼世界 內地官媒只看到「港爸媽上街反美」

民陣發起的「反送中」大遊行,號稱200萬人參與,波瀾壯濶的場景成為全球焦點。但內地官方媒體卻對此保持低調,有的隻字不提,有的只提反對遊行一方的聲音;例如英文《中國日報》僅僅報道,當天香港父母上街反對美國在《逃犯條例》修訂事件中,干預中國內政策。此舉引來議論紛紛。

香港街頭昨天湧現身穿黑衣的「反送中」人潮,主辦單位估計大約200萬人參與抗議,群眾力量下,特首林鄭月娥發聲明向市民致歉。

新華社只談停止修法 沒提大遊行

內地主流媒體、特別是官媒如何報道這場社會運動?新華社今天清晨發出簡短報導,寫道「考慮到社會有強烈不同的意見,特區政府已停止立法會大會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工作」。

新華社報道說,林鄭月娥「承認由於政府工作上的不足,令香港社會出現很大的矛盾和紛爭,為此向市民致歉」。但香港人昨天上街表達「反送中」訴求,並要求林鄭月娥下台,但這兩點都未出現在新華社的文章之中。

《人民日報海外版》則發表題為《凝心聚力共促香港繁榮發展》為題,指特首林鄭月娥6月15日宣佈暫緩《逃犯條例》修訂工作,以開放態度全面聆聽社會意見。香港各界普遍表示支持,希望社會盡快恢復平靜,專注經濟民生發展。同樣,文章一字未提大遊行。

網民質疑官媒混淆視聽 以為港人只反美

至於《中國日報》,今天有關《逃犯條例》修訂事件的訊息量極少,只提及警察維持社會治安,沒談大遊行場景。

更有趣的是,這份中國官方英文報章發了一篇題為「香港父母上街反對美國干預(HK parents march against US meddling)」的報道,內容有關工聯會會長吳秋北,昨日率數十人到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的抗議行動。

文章被上載到facebook後,引發網民熱議,其中有人質疑不提上街「反送中」,只提香港人上街反美,是有意誤導讀者,以為昨天大遊行不是「反送中」而是「反美」,有人則稱這無異於假新聞(fake news)。《中國日報》官方facebook隨後刪去這篇帖子,但網站仍保留此報道。

微博搜不到抗議訊息 示威畫面也「失蹤」

電子媒體方面,中央電視台(央視)整天的主要新聞快報也避談「反送中」。而在社交媒體微博上搜尋「香港抗議」,僅會出現中國外交部相關聲明報導,形容這類集會是「暴動」或是破壞香港和平穩定的行為。網站上不見黑衣抗議群眾手持「反送中」標語,或港民送花悼念一名為抗議修法不幸跌落身亡的年輕男子相關照片。

(來源:HKET)

中央急為香港局勢降溫 揭秘背後原因

連日來《逃犯條例》修訂引發香港市民大規模遊行抗議,特首林鄭月娥上周六(15日)宣布「暫緩」修訂條例,中央亦為事件降溫。美媒指,香港動盪對中美貿易談判、對台關係等造成影響,是背後原因。

林鄭月娥宣布暫緩修訂條例後,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發言人回應表示,對林鄭月娥的決定表示支持、尊重和理解,發言人又強調,中央政府對林鄭月娥和特區政府的工作「一直是充分肯定的」,將繼續堅定支持林鄭月娥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與社會各界人士共同維護好香港的繁榮穩定。

黨媒《人民日報海外版》昨則發表文章,稱指香港各界普遍表示支持暫緩修例,亦稱中央政府對林鄭月娥和特區政府的工作給予充分肯定。

G20前 北京不希望香港發生嚴重政治事件

《華爾街日報》(WSJ)拆解中央為事件降溫背後原因指,林鄭月娥上周五曾前往深圳與中國政府官員會面,帶回了「在不失顏面的同時努力恢復秩序」的計劃。

報道指出,此事正值北京當局竭力應對經濟放緩以及中美貿易爭端之際,北京正尋求展示強大、沉穩的形象。而美國近期卻將香港問題當做中美談判籌碼,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當地時間16日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月底出席二十國集團(G20)峰會期間,或許會向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及港人權問題。

Transnational China Consulting Limited的董事總經理David Zweig表示,林鄭月娥願意做出讓步,表明北京方面從來沒有希望香港發生這個問題,並且說明此事對中美貿易談判和對台關係等更大的問題造成了不利影響。

牛津大學中國中心助理研究員George Magnus也表示,在G20峰會之前,北京方面或許不希望香港爆發重大的社會和政治事件。

指北京並沒有將加強引渡視為優先事項

報道又引述駐北京人士稱,雖然中國官員歡迎加強引渡合作的想法,但司法和執法部門並沒有將其視為優先事項。這些人士稱,中國有關部門過去曾繞過香港的司法程式,將香港書商和商人肖建華從香港帶走,這些舉措表明內地官員感覺他們可以在沒有嚴重妨礙的情況下以北京的利益行事。

報道指出,香港長期以來都是中西商貿往來的重要陣地。若香港陷入動蕩,可能有三大後果,其一,是會嚴重阻礙將香港融入中國的長期目標,其二,有可能誘發中國大陸的類似示威行動,第三,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台灣重新歸入中國大陸的目標也遭遇了挫折。

(來源:華視新聞網)

林鄭月娥備妥紙巾道歉 網諷:影后登場

香港《逃犯條例》爭議持續延燒,今(18)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對香港市民道歉,但現場媒體眼尖發現,早在記者會開始前1個多小時前,演講廳的講台上,早就備好了一包和兩盒紙巾,其中三張紙巾更是全數外露,有在場的記者調侃,林鄭可能是要上演「眼淚攻勢」。

臉書粉專「香港獨立媒體網」PO文指出,在政府總部演講廳的講台上,職員分別已準備好一包和兩盒紙巾,其中該包紙巾內的三張紙巾更是「全數外露」,現場記者笑稱,屆時將會上演「眼淚攻勢」。

網友看到照片,諷刺林鄭月娥「影后出場!!」、「滴緊眼藥水」、「我覺得影壇欠777一個膠代」、「鱷魚淚大結局」,質疑林鄭月娥這回出面道歉,根本就是在作秀。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林鄭「五無」記者會!五大訴求全拒 黑面無喊無鞠躬

特首林鄭月娥上周六宣佈暫緩《逃犯條例》修訂,但未能平息市民怒火,繼續要求政府將條例完全撤回、撤銷6.12對示威者的控罪,以及林鄭下台等,在周日200萬人上街後,林鄭以書面向市民道歉,但並無現身。林鄭月娥今午4時於政總會見傳媒,外界一度預料,林鄭是向市民就修例引致的爭議及衝突親身道歉,以及正式公佈撤回修例,但最終林鄭只向市民「黑面」致歉,未有正式宣佈撤回草案。

林鄭在僅長約50分鐘的記者會中,向市民致歉,但未有預傳聞般鞠躬或落淚。她發言開首即表示,經過連續兩周大型遊行透過和平理性方式,市民表達對《逃犯條例》憂慮,特別對政府及其個人不滿及失望,自己一一聽到及有認真反省,過去爭議是因其工作不足,個人需要為此負好大責任,「對引起社會矛盾紛爭同焦慮,喺度同每一位市民真誠道歉」。她解釋,無論市民對修例持正反意見、參與遊行或支持修例工作,沒有參與但日常生活受影響的普通市民和商戶,她都要為此致歉。她亦對警員、採訪記者、市民受傷感到十分難過。

她又提到兩次遊行中,見到熱愛香港的市民走了多個小時,希望政府聽到他們的聲音,有家長及年輕人等,自己明白市民感受,與青年同行亦是其參選承諾,明白社會有不同想法,他們亦對香港充滿熱誠。她希望社會裂痕盡快修補,同心同行。

被問到無任何官員在事件中下台,問責制是否已名存實亡,林鄭繼續力撐其班子,指問責官員對自己工作負責,自己作為行政長官亦要負上好大責任,但他們的立場是希望繼續為社會服務,現時仍有很多經濟及社會相關的工作要處理,政府過去兩年以務實及誠懇態度工作,希望社會各界認同和給予機會,讓他們繼續工作。

會上多次被問到會否下台,林鄭均暗指會完成五年任期,拒絕問責下台。她指上任將滿兩年,未來工作仍有很多工作想做,又稱「未來三年睇嚟都好忙碌」,稱要繼續改善民生、開動經濟、尤其為青年提供學業、事業機會。她又說未來工作仍會保持「承擔」與「熱誠」,會「加倍努力」,希望爭取市民支持其工作,並聲言高教及教育界於日前會面都對其創新科技推動的工作表示歡迎,提點她不要因「一件事」將優質教育開創創科樞紐的工作停下,自言「畀到好大動力我喺未來三年做呢個工作」。

曾以任性孩子比喻示威者的林鄭,被問到會否覺得事件中「最任性」其實是自己,以及為事件哭了多少次,林鄭稱對修例事件引發的情況,自己有認真反思及反省,而任何重大事件內,反思反省都避免不到「情緒問題」,而反思後向每位香港市民作誠摯真誠道歉。

對於評價自己在工作有何不足,林鄭僅以「可以話係多方面」回應,稱政府想做彰顯法治的工作,改善及強化與國際間的刑事合作,形容修例是有良好意願及客觀好處,但要做好「一啲都唔容易」,未能令市民及關心刑事、立法等工作團體接收這個比較複雜的法律議題,要負上好大責任。

對於市民五大訴求,林鄭未有正面回應,只表示已聽到部份意見,在可能範圍內已作出反應,而市民如對警員執法有不同看法,則可循機制投訴,至於《逃犯條例》修訂則已在6月15日明確說明已停止有關工作,政府無推動條例的時間表,草案在過去數月在香港已引起矛盾及紛爭,令市民擔心,自己承諾如未將紛爭及矛盾好好處理,絕對不會貿然重啟程序。

有人問到是否再無政治能量日後推動具爭議性的議題,如23條等,林鄭回應稱相信未來管治會困難,但強調困難並非能力問題,而是信心或能量問題,「經過今次,相信未來三年工作都會非常困難,團隊會加倍努力,希望重建對本人、對政府嘅信心」,未來仍有大量改善民生的工作要進行。

早前被指與不同界別人士會面時,已多次為硬推送中惡法一事道歉並落淚的特首林鄭月娥,今午在政府總部召開記者會前一小時,被傳媒發現其發言桌下除有平日慣常放置的一盒紙巾外,桌面上亦特別準備了3張一早由袋中取出的紙巾,但最終林鄭沒有落淚,紙巾未有派上用場。

六大宗教領袖包括佛教聯合會會長寬運法師、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孔教學院院長湯恩佳、中華回教博愛社主席薩智生、基督教協進會主席蘇成溢牧師、道教聯合會會長梁德華道長發表聯合聲明,呼籲社會各界人士接受特首公開致歉,停止社會上的對立,盡快恢復社會秩序,呼籲政府從寛處理被捕者。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發表聲明,表示繼續鼎力協助行政長官施政,希望社會可盡快回復平靜,放下紛爭,讓各界和政府可重新聚焦重要的經濟和民生工作。

一直協助台灣殺人案死者家屬的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在林鄭公開致歉後旋即在立法會見傳媒,表明該黨接受並尊重林鄭指修例工作已終止的說法,以「合理合法」形容政府相關行政決定,護航指即使決定縱使得不到很大批市民支持,也不是迫使特首下台的理由。問到該黨早前多次力促政府盡快修例,為何現時又接受政府停止修例的決定?李辯稱相信不論支持或反對修例的巿民都不希望香港繼續對立,又或有任何警察和巿民因此受傷,故接受政府終止有關工作。問到會否擔心建制派選情受損時,李僅稱該黨支持者雖然對政府暫緩或終止修例感到「唔開心」,她聲稱會繼續跟進台灣謀殺案,希望尋找各種「可能方法」。對於民主派提出用特權法調查警方濫權,她稱該黨要視乎具體內容才能決定是否支持。

林鄭月娥晚上向公務員發信,指自己敏感度不足,個人要承擔責任,她特別感謝保安局和律政司,以及警隊,但對警員和示威者的對立感到傷痛。她又為過去數日因為政總關閉未能上班的公務員帶來不便致歉,希望未來會繼續帶領政府服務社會,並恢復社會對政府團隊的信任。

(來源:明報)

林鄭月娥道歉 未提「撤回修例」

特首林鄭月娥繼上周六(15日)召開記者會,宣布暫緩《逃犯條例》的立法程序、展開沒有時間表的諮詢,至周日(16日)民陣大遊行稱有近200萬人參與後,林鄭月娥今午(18日)再在政總會見記者。林鄭月娥表示自己要為修例風波負上很大責任,向全港每一名市民真誠致歉。

「撤回」條例?

對於會否把「暫緩」修例的字眼更改為「撤回」,林鄭月娥只重申,自她上周六宣布暫緩修例後,政府已即時停止立法工作,無再就修例設任何時間表,但她未有回應會否「撤回修例」。

至於警務處長盧偉聰昨(17日)表示,「沒說(6.12金鐘示威)整個事件是暴動」,林鄭月娥今稱沒特別補充。她又說,從「不是執法人員」的角度看,政府「從來都無認為、亦無說過」參與6月12日在金鐘一帶公眾集會的市民和學生是「暴徒」,並引述盧偉聰表示,「只要當天是和平參與公眾集會,並無用過任何暴力,他們是完全不需要擔憂」。

倘本屆立法會會期結束未再審議 修例會自動失效

再被問及會否撤回修例草案,林鄭月娥表示,若有關草案在明年本屆立法會會期結束後未再審議,便會自動失效;她在未妥善處理好當前社會紛爭矛盾前,不會貿然重提這項工作。

如何回應示威者「五大訴求」?

有記者問及林鄭月娥對遊行示威者的五大訴求,即撤回修例、不檢控被捕者、徹查警方有否濫用暴力、問責下台,以及撤回暴動定性,哪些做得到和做不到。林鄭月娥未有正面回應。

林鄭月娥表示,她已在開場白回應其中一兩項,「在可能的範圍裏作了一點回應」,當中對涉及對警方的投訴,市民應以當前有效的機制行事。

先向「有權有勢有票者」道歉?

對被問及日前是否先向「有權有勢有票者」道歉,林鄭月娥重申,她今日是向全港每一名市民「誠摯、嚴肅、真誠」地道歉。

至於會否擔心往後難有政治能量繼續管治,林鄭月娥承認,當前情况並不是能力的問題,而是信心和能量的問題;她未來3年的工作會「非常之困難」,她會和其團隊加倍努力,重建市民信心,做好更多經濟民生的工作。

道歉對象是否包括支持修例者?

被問到向每一位香港市民致歉,是否包括支持修例的市民?林鄭月娥表示,政府推動修訂《逃犯條例》工作「做得不足」,引起社會矛盾、紛爭和焦慮,甚至影響市民日常生活,故她向「每一位香港市民」,包括無論是對修例持正反意見的市民、參加過反修例遊行或支持修例工作的市民,以至什麼都無參加過的市民,她都要「真誠道歉」,「因為我個人是需要為這件事負上很大責任」。

會否代警察向市民道歉?

有記者問到,警方在6月12日當天使用過分武力,會否代警方向市民道歉?林鄭月娥稱,當有人用暴力、自製武器衝擊警方、衝入立法會大樓,警方有需要作出反應,不期望警方面對這些衝擊時不作處理。

她說,正如警務處長盧偉聰昨表示,警方已收到投訴,會按行之有效的機制處理,她今日不能作判斷,否則會凌駕機制,包括屬機制之內的監警會。

「暴動」定性按警務處長說法

林鄭月娥回應外媒提問時表示,6.12衝突中若有示威涉及暴力,經警方調查後有足夠證據檢控的示威者,她是支持起訴,因法治和公義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對早前她在電視講話中,曾形容6.12衝突是「暴動」,林鄭月娥表示,她是根據警務處提供的資料來形容;她如今亦會依警務處長盧偉聰昨晚的說法,即只會針對當日暴力衝擊警方防線者,才涉及暴動。

被問與建制派關係 林鄭再表示歉意

被問到政府在修例風波後,與建制派關係已否已撕裂,林鄭月娥表示,大家都看到外界對修例有意見分歧;對由始至終都很贊成修例、為此寫了文章、做了社會行動以至可能承受了批評的人,包括立法會建制派議員,她都表示歉意。

林鄭月娥強調,希望未來行政立法關係是「對事不對人」,期望能與立法會各黨派議員合作。她特別指出,她與建制派議員互動的機會較多,所以若建制派在施政方面,希望政府能早些提供「民意推敲」,「這個我們表示歡迎」。

對示威者墮樓感非常難過 籲和平理性表達意見

上周六(15日)有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者,在金鐘太古廣場抗議期間墮樓身亡。林鄭月娥對此表示,不能預見有人用某種行為傷害自己,她對有人傷害自己感到非常難過,呼籲市民和平理性就社會事務表達意見。

未正面回應如何理解「記你老母」

有記者問林鄭月娥,她一直強調自己是兩子之母,如何理解「記你老母」這四字?林鄭月娥並無正面回應,表示「如果你要投訴,等投訴處理了再講」。

指陳同佳獲釋前無法律基礎處理「台灣殺人案」

對於政府聲稱推動修訂《逃犯條例》「初心」之一、青年陳同佳涉殺害懷孕女友潘曉穎的「台灣殺人案」,林鄭月娥表示,目前已無辦法按照港府原本建議修訂條例所提供的法律基礎處理,因為修例工作已暫停,「無乜可能在今年10月,即涉事人將被釋放時有這個法律基礎,這是令人遺憾」。

(來源:HKET)

民陣批評林鄭月娥無回應撤回修例等訴求 明日開會商討後續抗爭行動

612反《逃犯條例》修例集會演變成激烈警民衝突,造成至少81人受傷,不少市民都批評警方向絕大部分示威者施放逾150枚催淚彈、20枚布袋彈及數枚橡膠子彈是濫用武力,促撤銷612集會的「暴動」定性及釋放被捕學生等。特首林鄭月娥今日(18日)下午終現身「真誠」道歉,惟並無回應民陣的5項訴求。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批評林鄭月娥並無回應社會的5個訴求,令民主派憤怒,令建制派尷尬,形容她是「五無特首」,明日(19日)會開會商討後續抗爭行動。至於會否有行動「死線」,他稱要跟其他團體磋商。

岑子杰表示,林鄭月娥記者會只是「夜半訴心聲」,「有開同無開無分別」,批評她只重覆其立場,只是在公關上多點委屈,但「姿態一啲都無改變」,態度依然傲慢,並無回應他們的5項訴求,包括撤回修例、撤銷暴動定性、不檢控示威者、追究開槍責任及林鄭月娥下台。

他強調,由於林鄭月娥未有回應五大訴求,希望市民能團結一致去爭取,又要求當局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由終審法官主持,調查612警民衝突事件。

民陣將會向投訴警察課投訴及跟監警會會面,但岑子杰稱,投訴警察課是「自己人查自己人」,而監警會委員則是由特首委任,愈來愈保守,對警方完全無威嚇力,因而縱容警察公開問候記者、毆打市民及無差別開槍。

民陣又稱,612集會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但當日警方在毫無警告之下,突然向民陣大台施放4枚催淚彈,示威區亦最少10枚催淚彈,令和平集會市民受驚及受傷,有市民被警方以橡服子彈、布袋彈射擊,有人頭部受傷,惟「速龍小隊」制服並無顯示其編號,令他們無從投訴。

(來源:AM730)

CNN:林鄭生硬無感情 路透指她「既懊悔又藐視」

近200萬港人上街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特首林鄭月娥舉行記者會表示「真誠道歉」,但拒絕說「撤回」二字,外媒關注其表現,美國CNN形容,林鄭「罕有地公開道歉」,她在記者會上「有點生硬、毫無感情的表現(somewhat stilted, emotion-free display)」,能否令批評者滿意,成為疑問(doubtful)。

CNN指,林鄭始終不肯說「撤回」修訂,只「重複」上周六的言論。英國BBC記者Nick Beake提問,問她為何既不下台,又不撤回修訂,林鄭稱,暫緩修例證明她已聆聽市民訴求,又說「不太可能」在今屆立法會明年結束前通過修例,對此政府會接受現實。BBC形容,林鄭在記者會上「試圖展現和解的語調(attempted to strike a conciliatory tone)」。

英國《衛報》指,支持反修訂的民眾一直等待政府的回應,但眼見林鄭表現後,毫無疑問民眾的憤怒不會冷卻,林鄭及北京為防局勢再惡化,會評估進一步讓步的代價。路透社指,林鄭「表現得既懊悔又藐視(appearing both contrite and defiant)」,主要重複之前的言論。

(來源:頭條日報)

助教涉威脅學生遊行將「肥佬」 中大:暫不安排來年擔任助教

民陣昨發起遊行,反對政府未有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稱有200萬01人參與,當中包括不少學生。網上流傳中大歷史哲學碩士研究生,威脅將昨出席遊行的本科生「肥佬」,引起討論。中大歷史系表示深表關注,將開會面見該名同學,了解是否有不妥當之處而作出處分,目前將暫不安排涉事同學來年擔任助教工作。

網上流傳一名中大歷史哲學碩士研究生在微信發文,指「你們這些本科生即管去中環,去灣仔鬧,去罵內地人,下學期也不要哭著喊著求我給你考試通過。」

中大歷史系表示正嚴肅處理,指對該研究生最近在微信的言論引起爭議一事深表關注。系方指,歷史系一向主張及奉行學術之獨立、自主、專業,過去如此,現在和今後亦如此。系方強調,評估學生之成績,一向以學術要求及課程規定為依歸,從來不受任何非學術因素的影響,亦反對負責教學的同事利用職權對學生作出任何恐嚇的行為。

系方表示,各課程成績之評核,一向由任教老師(而非助教)負責,再經由考試委員會審核。同學有就成績提出複核的權利,大學也有相應的成績複核程序及機制,最後籲請系內師生恪守學術之獨立及自主。

(來源:BBC中文網)

逃犯條例:香港特首道歉也無法解決的政治危機

香港政局因為《逃犯條例》爭議,經歷峰迴路轉的一星期,前一周的百萬人遊行及警民衝突後,政府沒有完全回應訴求,結果周日再發生大規模遊行,參加人數增到200萬人。

香港政府宣佈暫緩修例和道歉,但反對修例的人形容那只是「緩兵之計」,認為政府必須完全撤回方案,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須為爭議負責辭職,也要收回以「暴動」定性6月12日的警民衝突。周一(6月17日)下午,仍然有示威者佔據立法會大樓外的道路,警方沒有介入,只是在現場戒備。

分析認為,林鄭月娥是否辭職不是她的決定,決定權在於北京政府,但預計她在剩下兩年多的任期內不會有所作為。

香港警務處處長:沒有說6月12日整個事件是「暴動」

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改變日前以「暴動」形容6月12日警民衝突的說法。他周一會見傳媒時說,「暴動」的說法是指當天有一小部份人的行為懷疑犯了暴動罪,「沒有說整個事件是暴動」,大部份人都是和平示威。

他透露,警方至今拘捕了32人,其中5人與暴動罪相關。舉行周日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批評盧偉聰沒有撤回「暴動」的定性,要求對方辭職。

「雨傘運動」領導者之一黃之鋒周一刑滿出獄,隨即加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抗議行動。他接受BBC訪問時指形容,香港警方使用武力攻擊示威者的時候就顯示,政府和政權將一整個世代的市民,「從普羅民眾變成了異見者」。

黃之鋒說,他們下一步的行動,會要求林鄭月娥收回把6月12日衝突定為「暴動」的說法,她也應該為爭議辭職,因為她「沒有足夠能力領導香港」。黃之鋒又預告,如果林鄭月娥不辭職,將會爆發比6月16日更大規模的遊行。

爭議期間,商界曾經對修例表達強調保留。但有「蘭桂坊之父」之稱的商人盛智文支持修例,政府在爭議期間應該多做宣傳工作,向公眾解釋。他承認中國是個極權國家,但中國不斷在改變,香港人沒有什麼應該擔心的事情。

林鄭月娥「救不了」建制派議員

香港政府在遊行前的周六宣佈暫緩《逃犯條例》,但仍然未能平息香港公眾的不滿。參加周日遊行的示威者不滿林鄭月娥未有全面撤回方案,批評她把6月12日的警民衝突定義為「暴動」,也有人認為她在周六宣佈暫緩修例的記者會態度仍然囂張,要求她為事件負責辭職。

另外,當天一名身穿黃色雨衣的男士在香港市區懸掛反對修例的標語後,墮樓身亡,也是激發市民上街的一個原因。

事件造成林鄭月娥與建制派的分裂。香港《蘋果日報》引述消息人士指,林鄭月娥宣佈暫緩立法前與建制派議員會面,向對方道歉,但仍然被建制派議員猛烈批評她「救不了大家」。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建制派議員會考慮自己在未來選舉形勢的得與失。他接受BBC中文訪問時指出,當北京政府下令不用再支持修例後,這些議員自然「乘勢與林鄭月娥劃清界線」。

「暫緩」和「撤回」有什麼分別?

《逃犯條例》的修訂案已經走了部份的過程,包括刊登在香港政府憲報、在立法會首讀和開始二讀等。如果政府只是「暫緩」議案,政府可以在這些基礎上,隨時繼續推動修法。

林鄭月娥在周六(6月15日)的記者會指出,「暫緩」方案後,她會收集意見,之後匯報給立法會一個委員會才進行下一步工作。

如果撤回方案,表示香港政府要再次推動修法,就必須把刊登憲報、首讀等步驟重新再做。

對林鄭月娥能力的「嚴重懷疑」

路透社早前引述消息指,北京政府經過爭議後對林鄭月娥的能力有「嚴重懷疑」。

《逃犯條例》爭議影響林鄭月娥與北京的關係,特別是這項條例觸動了北京在兩岸關係以及中美貿易談判的部署。

美國、台灣等政府先後就爭議發聲。台灣總統蔡英文以及多個台灣政客都表態,「一國兩制不可接受」。

美國有議員提出要重新考慮香港關係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總統特朗普6月稍後在日本出席二十國集團峰會時,將會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香港人權問題。

修例在北京眼中,已經不再單純是香港或是中港兩地的事。

劉銳紹認為,林鄭月娥的去留不是她能夠決定,而是取決於北京政府。「但是林鄭月娥成為北京的代罪羔羊這個現實,已經是無可置疑。」

之後發展如何?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接受BBC中文訪問時形容,林鄭月娥「已經失去香港人的信任」,市民對她「傲慢」的態度也十分不滿。

「大律師公會約她見面,她拒絶;民主派議員要求跟她商談,她也拒絶見面;外國政府機構提出質疑,她批評對方人云亦云。」

早前,外界預計在親北京派立法會議員和北京駐港官員支持下,雖然面對香港社會巨大反響,修訂案仍會獲得足夠票數通過,鍾劍華認為這是問題所在。

「我覺得一個越是受到政府、中聯辦可以控制的體制,越容易令領導人出錯,因為已經沒有任何事可以制衡他。出現問題的機會也更大。」

他認為,北京未必願意放棄家長式的思維,也不斷有很多人誤導北京政府,同一時間北京政府也樂於利用這些人達到它想要的目的。「香港會被這種做法推進一個不斷向壞處發展的螺旋。」

劉銳紹也認為,香港政府不會從這次事件汲取任何教訓,因為它也沒有在之前的危機學會任何事。「只要它大權在握、駕馭一切這個文化不變,任何具體意見他們都不會聽進去。」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2 | 2021/03 | 04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