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九子案宣判

當天的佔中,今天的宣判,不意外的各人均被判有罪,親共及內地網民固然額手稱慶,連一些本土派人士也冷嘲熱諷,到底是烈士抑或自取其咎就不評論了,藉以下的新聞回顧一下當年的情況吧。

(來源:東網)

佔中案:9被告煽惑妨擾等罪全部罪成 最高可囚7年

2014年爆發違法佔領行動,警方事後刑事檢控行動發起人「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等9名被告,9被告面對煽惑公眾妨擾等共6項罪名。案件已於去年12月審結,押後至今日(9日)在西九龍法院裁決。9被告就不同控罪被裁定罪名成立,案件押後至下午求情,各被告續准保釋。有關控罪最高可被判監禁7年。律政司則指,會研究法官裁決理由和主控官報告,再決定是否需要跟進。

第1項控罪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全部罪成。

第2項控罪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其中朱耀明脫罪,戴耀廷、陳健民、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及鍾耀華全部罪成。

第3項控罪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的罪名不成立,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及鍾耀華則被裁定罪成。

第4項控罪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黃浩銘被裁定罪成。

第5項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黃浩銘被裁定罪成。

第6項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李永達亦被裁定罪成。

9被告與一眾泛民支持者約於早上8時半抵達法院外。戴指,不論結果如何,希望同路人續堅持爭取香港民主。陳健民形容心情平靜,對所做的事無怨無悔。朱稱無論判決如何都不應灰心放棄,望港人續爭取應有權益。陳淑莊發言時一度哽咽。

各被告的控罪詳情:

戴、陳、朱共同被控一項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指他們3人於2013年3月至2014年12月2日期間,串謀在中環或附近公眾地方造成非法阻礙。

戴、陳、朱與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及鍾耀華共同被控一項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一項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指上述7名被告於2014年9月27至28日期間,分別在金鐘添美道,煽惑他人非法阻礙添美道的公眾地方及道路。

黃浩銘被控一項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一項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即煽惑他人阻礙分域碼頭街的行車道。李永達則被控一項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即煽惑他人阻礙夏慤道的行車道。

(來源:HKET)

佔中案9人大部分罪名成立 3名佔中發起人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成

9名參與2014年佔領中環行動的人士,包括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等人,被控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共6項控罪,經過18天聆訊後,案件今於西九龍裁判法院裁決。法官裁定9名被告罪名成立。

法官在庭上宣布各被告裁決結果後,頒下長達268頁書面判決書,聆訊押後至下午進行求情,9名被告准保釋至求情完畢。

9名被告步出庭外時,獲現場旁聽的公眾拍掌表示支持,又對他們大喊「加油」,各被告則握拳高舉雙手,並感謝支持者。

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同被控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控罪指他們於2013年3月至2014年12月2日期間,在香港與其他人一同串謀藉在中環或中環附近的公眾地方及道路造成非法阻礙,對公眾造成妨擾。

控方指3人於2013年3月27日於記者會上宣布發起「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由戴宣讀信念書,並表示明日後市民可直接參與佔領或是作為支援者的角色參與。同年6月9日的首次商討日中,3人宣布當時由「醞釀期」發展為「組織裝備期」等。

另外,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及邵家臻、學聯前常委張秀賢及鍾耀華同被控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他們被控於2014年9月27日至28日期間,在香港金鐘添美道,非法煽惑身在金鐘添美道的人藉非法阻礙,及煽惑其他人藉非法阻礙在添美道及附近的公眾地方及道路,對公眾造成妨擾。

控方指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及鍾耀華於佔領運動前一天,在添美道擔任台上主持,他們要求佔領者留守,提醒他們帶備食物及物資佔領,並就若遭拘捕向佔領者提出建議。翌日下午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連同張秀賢及鍾耀華在台上叫喊「佔領中環正式啟動」,並著佔領者準備好,「咁大家準備去飲」。

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被控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控罪指他於2014年9月28日,在香港金鐘分域碼頭街,非法煽惑身在金鐘分域碼頭街的人藉非法阻礙,及煽惑其他人藉非法阻礙在分域碼頭街的行車道,對公眾造成妨擾。

控方指黃於佔領運動開始當天,即2014年9月28日以擴音器呼籲佔領者坐在分域碼頭街上佔領,以及反包圍添美道的警察。

前立法會議員李永達被控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控罪指他於2014年9月28日,在金鐘夏愨道近添美道,非法煽惑身在金鐘夏愨道及添美道的人藉非法阻礙在夏愨道的行車道,對公眾造成妨礙。控方指李當時呼籲群眾佔領夏愨道6條行車線。

9名被告裁決結果:

戴耀廷(54歲)
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名不成立

陳健民(60歲)
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名不成立

朱耀明(75歲)
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名不成立
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名不成立

陳淑莊(47歲)
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邵家臻(49歲)
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張秀賢(24歲)
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鍾耀華(26歲)
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黃浩銘(30歲)
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李永達(63歲)
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名成立

(來源:明報)

聞判後庭外支持者拍掌近10分鐘 佔中三子含笑答謝

「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和朱耀明等九人,分別被控串謀犯公眾妨擾罪和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等罪,案件今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裁決。法庭宣判時,九名被告均留心聽取結果,臉上沒什麼表情,也沒有哭泣,公眾席亦異常安靜。被告家屬在散庭後則一起討論結果。

三子在裁決後暫准保釋步出法庭時,庭外支持者一同拍掌,掌聲長達近10分鐘,不少支持者高喊「加油」。戴耀廷步出法庭時,臉露微笑高舉拳頭,陳健民微笑合掌,朱耀明則微笑向支持者道:「多謝各位」。三子其後與支持者握手和擁抱。

各被告多名親屬到場支持,包括戴耀廷妻子和子女;陳健民的妻女;及朱耀明妻子等。

陳健民在開審前刻意望向公眾席,散庭後接受訪問時亦不禁甜笑,「係呀,望老婆同個女。」他得悉判決表示驚訝,解釋不是入罪令他驚訝,而是其他被告的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成,他們需詳細研究判辭,笑說「要留待戴耀廷呢位法律教授研究啦」,更言「我依家最想陪吓屋企人」。

陳健民續說,妻子今早6時起牀為九子準備午餐,妻子以擔心氣氛沉重,認為眾人應吃開胃菜,特別用了紫薑和冷麵等材料,希望大家放鬆一點。去年審訊18天期間,陳健民妻子亦為九子準備午餐。

陳健民表示,家人心情平靜,「有同佢哋做心理準備」,又透露曾向另一被告黃浩銘請教入獄情況,「浩銘有帶女朋友見三子嘅太太,浩銘女朋友都好文靜,鼓勵返三子太太怎樣面對(另一半入獄)」。

戴耀廷開審前表示,昨晚與家人一起吃飯,包括今日來聽審的女兒,「都係平常心,無特別做咩」。戴今日偕同妻女到庭,又指今早要到法院樓下集會,「好趕呀,無食早餐」。其後,記者見到戴的其中一名兒子亦有到場。

(來源:明報)

民眾爭入法庭旁聽秩序混亂 反佔中者帶香檳庭外慶祝

佔中9人被控公眾妨擾罪一案,今晨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裁決,法庭會在10時半開庭。9名被告早上約8時20分已陸續抵達法院外,庭外人頭湧湧,各人分別與支持者問好、相擁和道別。當中,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見到其中一名被告朱耀明牧師時,即上前擁抱他,送上祝福。

9名被告各自完成發言後,眾人在社民連主席吳文遠率領下呼叫口號:「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我要真普選」,現場支持者最後紛紛鼓掌及高呼「加油」,9人亦在眾人簇擁下,慢慢步入法院大堂。

約早上8時半,保安員開始放行,讓排隊民眾進入法院大廈內。惟現場安排混亂,保安員甫放行,民眾便在法院門外空地四散,隊形盡失。

法庭位於法院4樓,民眾須使用兩條扶手電梯才可抵達,惟一路上沒有保安駐守。原本排隊的民眾,進入法院後也變成「鬥快」,甚至在扶手電梯上奔跑。

其中一名伯伯行動緩慢,抵達庭外發現40個座位已滿後即開始鼓譟,聲稱「我4點幾到都入唔到!」有在場民眾呼籲「打尖」人士自首,把座位讓予早排隊者,在場保安員則沒任何行動。最後,有數名市民自發處理問題,讓數名「認得有排隊」的老人入座。

另一名紅衣男子則與一西裝男在庭外輪候期間衝突。西裝男指摘紅衣男「打尖」,紅衣男則回應「你吹呀?你咬我食呀?」,更多番出言挑釁。兩人其間差點動武,幸得現場民眾阻止。

此外,多個政黨亦有代表到場,包括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與現任主席胡志偉、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和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等。場外則有數個愛港團體示威,包括保衛香港運動,不斷高呼「還我法治、警惡懲奸」,有反佔中者帶香檳庭外慶祝。其間,旺角鳩嗚團等雨傘運動支持者,一度與愛港團體人士口角。

(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佔中九子全有罪 陸網友要台灣人別囂張

2014年9月28日凌晨,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宣布啟動「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最後階段,外界稱為「佔中運動」,持續了79天後落幕。但中共當局視「佔中」為叛亂,將以戴耀廷為首的9人全部起訴,今日宣判9人全部有罪,官媒與網軍也立刻啟動,將這9人貼上「9醜」、「罪人」的標籤,更有網軍要台灣人「小心、別囂張」。

包括《人民網》、《環球網》與《大公網》等中國官方媒體,對於佔中判決紛紛以「大快人心!香港佔中九醜全部罪成」、「佔中禍首償罪責」等標題,形容佔中9子,更指他們以佔中抗議名義,實為在大馬路上「聊天、打牌,對廣大市民的上班上學和日常生活帶來極大不便,甚至連送水送食、救護車都進不去,讓市民怨聲載道」。

不僅官媒將9子醜化為煽動堵路的罪人,中國網軍也立刻出動,就有網友直呼:「必須死刑,給香港帶來了多大的損失啊。」、「到最繁華的大街上,無理堵路達76天,你說犯法了沒?」還有中國網友說:「你是台灣的,小心點,別他媽囂張。」、「太陽花就可以逍遙法外。」中國網軍們幾乎無法容下這些「港獨分子」。

法官陳仲衡今晨做出判決,佔中9子全部有罪。其中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三子首項「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成立,但他們面對的「煽惑他人煽惑作出公眾妨擾罪」不成立,而三人被控「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只有朱耀明不成立。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鍾耀華及黃浩銘被判「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以及「煽惑他人煽惑作出公眾妨擾罪」成立;李永達則被判「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成立。法官表示,相信各方需先讀及消化裁決書的內容,將案押後至下午2時半,各人獲准繼續保釋。

(來源:中時電子報)

西方借「佔中九子」判決攻擊香港民主自由 陸外交部:偏見

香港法院9日對「佔中」始作俑者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等9人就「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6項罪名作出裁決。在9日的大陸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外媒記者提問稱,有國際組織稱該判決表明香港的民主自由程度有所下降,詢問陸方對此有何評論?

大陸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表示,嚴格地講,這是大陸內部事務。但是既然國際上有個別人對此發表了評論,他也願意闡述大陸政府的正式立場。陸方注意到這個案件已經做出了判決。大家也都看到,當年持續了79天的非法「佔中」嚴重衝擊了香港特區法治,對香港的繁榮穩定、對香港特區公眾的正常生活秩序都帶來了嚴重損害。

陸慷表示,他相信這樣的情況發生在任何其他國家和地區,政府做出維護公眾正常生活秩序的決定,應當是無可非議的。中央政府堅定地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懲治非法「佔中」的主要組織者和策劃者。

陸慷說,他也想提醒任何其他國家人士,把這個片面理解為「對香港特區社會自由造成損害」,是毫無道理毫無根據的。只要看看在其他國家發生的情況,就能得出公正的、不帶偏見的結論。

(來源:自由時報)

香港佔中9子遭判有罪 他籲台灣要引以為戒

備受矚目的香港佔中案今(9日)宣判,運動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等9人被法院以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等6罪名起訴。對此,中國民運人士王丹呼籲,台灣的民眾應關心這場審判,看看今天的香港,「趁你們手中還有投票的權利,讓台灣不要變成今日的香港。」

9名被告分別為「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立法會議員陳淑莊、邵家臻;學聯前常委張秀賢、鍾耀華;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民主黨中常委李永達。9名被告被法院分別以「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或「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罪名起訴。

王丹則在臉書表示,「九子」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但是他們沒有放棄,沒有躲避。他們已經做好了為了公義犧牲自由的思想準備。他們知道當抗爭成為信仰,就必須為信仰付出代價;他們為所有追求民主和自由的人,樹立了典範,讓後人可以追隨。

王丹認為,雖然佔中沒有成功,但是佔中精神已經喚醒了一代人。在最黑暗的時刻,只有堅持,只有勇敢,只有鎮靜,只有繼續,才能有未來。他也呼籲,請台灣民眾關心這個審判,看看今天的香港,「趁你們手中還有投票的權利,讓台灣不要變成今日的香港吧;不要以為一切都不可能發生,當初的香港,也沒有人想到會有現在這樣的一天的。」

(來源:香港01)

煽惑罪成案例 社運圈料影響有限:總有人無畏無懼

佔中九子案今日(9日)裁決,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等九人全部都有控罪罪成。其中,今次亦有人被判罪成的「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一直備受爭議,外界有指是不恰當引用過時罪名,一旦成為案例,或對抗爭運動帶來衝擊。

民陣發言人岑子杰表示,煽惑公眾妨擾罪定義非常模糊、不清晰,海外一般已不會用該罪名起訴明顯是進行示威的人士,認為今次案件的檢控,有「欲加之罪」的情況,令人擔憂。

不過,他就表示,民陣從未天真地以為,在威權政體下,參加公民運動不需要付出代價,相信總有人會秉承「公民抗命、無畏無懼」的理念。

岑子杰指,不利用過時的煽惑公眾妨擾罪控告示威者,早已是國際上先進的做法,今次有人因該罪名遭檢控罪成,令人擔憂「欲加之罪」的狀況加劇。

早前民陣發起遊行,反對引渡港人回大陸受審的修例時,岑表示不排除進一步發起包圍立法會,以反對修例。岑被問及會否擔心案例對日後抗爭行動帶來衝擊時,他就表示,現時參與公民運動的成本越來越大,政府無所不用其極檢控異見人士,但大家都理解參與抗爭會付出高昂成本,「總有人會怕,但也總有人會秉持理念,無畏無懼」。

曾擔任民陣7.1遊行負責人的工黨副主席麥德正則表示,判決對社運圈暫時未見影響。他認為,今次檢控,政府希望構成案例的意圖明顯,形容煽惑的罪名是「以言論和思想入罪」,但抗爭者「冇得驚」,因就算沒有該案例,一旦出現足以撼動政權根基的抗爭行動,政府亦會想方設法以不同罪名起訴。

此外,亦有激進民主派的社運人士稱,參與運動的一般人,通常會根據現場警方部署,評估被捕風險,再決定是否採取進一步行動,而願意留下繼續參與的人,通常都有心理準備,因此案例對未來社運行動,實質影響不大。

(來源:頭條日報)

劉兆佳:引證公民抗命在香港社會未獲承認

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等9人,被控在佔領運動中,就煽惑公眾妨擾等共6項罪名,9人分別裁定就1項及2項罪名成立。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認為,法庭的裁決,引證公民抗命在香港社會並未得到承認。

劉兆佳表示,整個佔領行動,只在開始時激起部分市民的響應,之後市民的表現較為冷淡,期望盡快恢復社會秩序。劉相信,這是由於行動本身過大,反而激起了社會「求穩定」、「求秩序」的保守心態抬頭,這亦是佔中發起人意料不及。

他認為,本港法庭在處理抗爭行動的案件,一直採取較寬容的態度,但不代表無底線,如涉及較激進或暴力的行為,法庭會有「懲處」。他認為,經過今次案件,日後較為和平的示威、或涉及暴力較少的行動,在香港應有活動空間,並不會因為今次的裁決而有所減少。

他又指,裁決對年輕人日後的行動會有警惕作用,或許會令部分人不敢再去表達政治訴求,但亦可能令參與抗爭行動的人採取傾向理性方式,以爭取市民支持。

(來源:明報)

9被告准保釋周三續陳情 戴耀廷陳健民籲勿判朱耀明監禁

「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和朱耀明等9人,分別被控串謀犯公眾妨擾罪和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等罪,法官陳仲衡今早裁定全部被告均有罪名成立。戴耀廷及陳健民今日下午向法庭陳情時,請法庭不必關注他們二人,只望不要判朱耀明即時監禁。其後因尚餘4名被告未完成陳情,案件押後明天繼續,佔中九子全部暫准保釋外出。

戴耀廷和陳健民今午由資深大律師麥高義代表陳情,強調他們的行為是出於無私,就算因此付上刑事罪責的代價,也是因為他們基於知識分子的信念基礎,以和平和非暴力貫徹運動。

麥高義續表示,這是一宗有特殊動機的特殊案件,戴耀廷和陳健民是出於對香港的愛及對和平的追求,也不在乎法庭對他們二人如何判刑;惟他們懇請法庭關注朱耀明的健康狀況非常嚴峻,不要判他即時監禁。

朱耀明則親自求情,其間也多次哽咽,庭內有不少旁聽者亦以紙巾拭淚。朱耀明表示,他終生為上主所⽤,矢志與弱勢者和窮苦的人同行,祈求彰顯上主公義;如今垂老之年,滿頭白髮,站在法庭被告欄,以待罪之身作最後的陳辭,看似極其荒謬和諷刺,甚⾄被視為神職⼈員的羞辱,但他們三子「沒有埋怨、沒有遺憾、沒有放棄」。

朱耀明形容,「雨傘運動中,我只是一個敲鐘者」,希望發出警號讓市民知道,不幸和災難正在發生,期望喚醒大家良知,共挽狂瀾;他更說,如果他仍有氣力,必會繼續敲鐘。

朱耀明提到,或許有人說問題源自「公民抗命」,但問題乃是來自「公民從命」,並引述歷史學家霍華德‧津恩所說「這種從命,讓世上的監牢擠滿小奸小惡的罪犯;大奸大惡者,卻成為國家的領袖。」

(來源:東網)

佔中案:4.24判刑9被告准保釋 官只允為張秀賢取感化社服報告

發起2014年違法佔領行動的「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以及現任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及邵家臻等9名男女,被控以煽惑公眾妨擾等合共6罪,昨(9日)分別就不同控罪被裁定罪成。西九龍法院今早(10日)續聽取各被告求情,法官將案件押後至4月24日判刑,雖然多名被告曾要求法官索閱社會服務令報告,但法庭今最終只為第6被告張秀賢提取感化及社會服務令報告,而各被告獲准繼續保釋。

曾要求法庭索閱社服令報告的被告,包括陳淑莊、邵家臻及黃浩銘,另李永達的律師曾要求法官判處非監禁式刑罰。戴耀廷及陳健民也替朱耀明求情,盼判處朱非監禁式懲處。

今早求情完畢後,陳淑莊在庭外聲稱,今早曾被警方跟蹤,她雖被判有罪,但獲准保釋,並非走犯,形容警方此舉是侮辱和騷擾。張秀賢則稱,不會因法官為其索取報告而感樂觀,現時心情平靜。朱耀明稱,望這兩周正常生活,會繼續游水和湊孫,又指對其他被告為他求情望輕判不知情,對此表示感謝。

控方今早曾在庭上交代本案事隔多時才檢控的原因,指警方在佔領行動中拘捕1003人,其後需準備300多份調查報告、約300份證人供詞,調查期間需翻看共逾1000段影片及處理其他證物,並引案例指,若有案件有需要多花時間調查,並非不合理延誤。

9被告依次是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鍾耀華、黃浩銘、李永達。其中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第1控罪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3人均罪成;而戴耀廷、陳健民、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及鍾耀華等6人,於第2控罪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罪成。此外,第3控罪的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則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及鍾耀華被裁定罪成。

至於黃浩銘被裁定第4及第5控罪、即一項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及一項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罪成;而李永達於第6控罪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罪成。根據法例,各被告現時面對的最高刑期為監禁7年。

(來源:BBC中文網)

香港「佔中三子」被判有罪前獨家自白:雨傘運動的反思,公民抗命的代價

「若我們真是有罪,那麼我們的罪名就是在香港這艱難的時刻仍敢於去散播希望。入獄我不懼怕,也不羞愧。若這苦杯都不能挪開,我會無悔地飲下。」佔中環發起人戴耀廷在結案陳詞時說。

2013年,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學的社會學者陳健民與牧師朱耀明發起「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簡稱「佔領中環」)的運動,「佔中三子」希望以非暴力公民抗命方式,佔領中環要道來爭取普選,結果造就了2014年一場大規模佔領行動(又稱「雨傘運動」)。催淚彈與79日的佔領成為這一代香港人的印記。

他們和另外六人(合稱「佔中九子」)被控「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罪名,周二(4月9日)被法院裁定多項罪名成立,佔中三子均被判串謀犯公罪妨擾罪子成立,另外戴耀廷和陳健民再多一項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罪名成立。

法官頒下長達268頁的判詞,指出三子推動佔中並透過堵路造成公眾妨擾,他們不能以「公民抗命」為犯下刑事罪行作辯護。判詞又認為,「串媒公眾妨擾」這項罪名不會造成寒蟬效應或打壓人權。

戴耀廷在進入法庭前呼籲外界要堅持下去,「爭取香港民主」,陳健民表示他對發起佔中運動無怨無悔,而朱耀明就認為無論裁決結果如何都不應灰心,繼續努力為香港爭取應有權益。

人權組織形容政府「秋後算賬」,佔中三子與其他被捕人士是「政治犯」。反對他們的人就認為是罪有應得,應該予以「重判」。

宣判前,「佔中三子」接受BBC中文專訪,表示面對官非已經做好入獄的心理凖備,認為這是公民抗命的代價。在訪問中,他們憶述佔領行動的細節以及各種反思,如果歷史可以重來,可以改善的地方是什麼?香港未來如何走出自己的路?這次,由他們的故事重頭說起。

兩個學者、一個牧師

54歲的戴耀廷名校出身,大學選修法律,是因為他覺得世上許多大人物都是法律出身,這位學生會活躍分子常常思考中國與民主、憲政之間的關係。他自言對中國抱有濃厚情感,心底渴望中國走向富強,然後走向民主。中英談判香港主權移交時,儘管他不認為「一國兩制」會是完美的選擇,但已是香港最好的出路,可確保香港的價值不變。

他曾以學生身份參加基本法起草諮詢工作,畢業後一直在大學讀書和教書,後來以法律學者身份向政府、政黨給予意見;2001年,一度獲香港政府頒授榮譽勳章,表揚他推動《基本法》作出的貢獻。

他不是一個運動人士,沒有社區事務經驗,被稱為「象牙塔中的人」,只講理論而忽略現實,他過往對香港民主發展提出的意見沒有得到重視。

但他提出「佔中」時,一呼百應的程度遠超想像。2013年,泛民主派內溫和和激進勢力誓不兩立,在鷹派作風的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管治下,各界對香港有「真普選」不抱希望。戴耀廷突然以溫和學者身份,在《信報》撰寫了《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提出以非暴力公民抗命佔領中環爭取真正的普選。

「學者是否很憤怒?」這篇文章猶如一枚震撼彈,牽動整個民主陣營和公民社會。

文章出現後,多個團體邀請他會面討論公民抗命的可行性。他認為當時的民主運動,需要不隸屬任何政黨的人,又積極參與社會事務,才會有號召力。

他自己本身沒有參與社會運動,缺乏帶領組織的經驗和能力,最終,他選擇了參與民主運動幾十年的朱牧師,和推動公民社會的陳健民。兩人有豐富社區工作經驗,80年代已開始爭取興建東區醫院,2002年起,他們成為「香港民主發展網絡」的核心成員,推動各專業界別、學術界和宗教界參與議政。

朱耀明得知戴耀廷邀請他時感到驚訝,70多歲的他已經退休,2008年又曾經患了一場大病,起初也懷疑自己是否有力參與。

「我的性格就是這樣,我不會不幫助有需要的人,現在戴耀廷和陳健民為公義作出這麼大犧牲,我不能讓自己的弟兄孤單上路。」

在香港,朱耀明不是陌生的名字,他立場鮮明,積極參與社會事務,其電影般的成長經歷,打動幾代香港人。

朱耀明童年時期被父母遺棄,在中國大陸由祖母撫養,祖母過世後,他單獨到香港,過著流浪街頭的孤兒生活,曾在樓梯底下當擦鞋童求生,也曾露宿街頭被人驅趕,輾轉到一間學校當校工,才有機會讀書,後來修讀神學,把自己託付基督教。這段經歷和信仰成為他日後關注基層的動力。

他在1978年成為牧師,為社區爭取興建東區走廊和東區醫院,開始在公眾領域亮相。在中國「八九民運」,他是協助民運人士流亡海外的「黃雀行動」核心人物,亦因為加入支聯會而為人熟悉。

陳健民說,被邀請參與「佔中」那刻,與戴耀廷完全不相熟,只是在學術界要發聲明,兩人才會通一下電話和電郵。起初,他覺得戴耀廷是「傻人」,「佔中」成功率只有5%,但當年別無其他辦法,「哪怕只有5%,正確的事情就全力以赴去做」。

陳健民是喜歡走入群眾的社會學者,主力推動公民社會發展。過去十幾年,他踏遍中國大陸多個角落,傳播公民社會的理念,支援和培訓眾多非政府組織及建立基金會。四川地震的公民社會元年,他功不可沒。他亦打入商界和政府,成為中國大陸政府的智囊,非一般香港學者所能成就。

發起「佔中」意味陳健民要放棄在中國大陸的一切,為了保護在大陸與他有關連的人,他辭去所有非政府組織的理事和顧問工作。他當時切割大陸工作,並沒有很大掙扎,因為香港是他長大、有感情的地方。

運動的成與敗

「佔中」運動自提出的那一刻便具有爭議,公民抗命理論中的「違法達義」,不是所有人均認同。建制派認為佔領道路干擾市民生活,而且「佔中三子」違法行為,「教壞年輕人」,造成了年輕人轉趨暴力的伏筆,進一步撕裂社會——雖然許多民主派人士會予以反駁,認為政府政策失誤無法疏導社會的不滿。

他們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和理非)」的做法是否可行,備受民主派內外人士的質疑,一些激進派把這場運動視為「革命」。

「佔中」前約一個月,2014年8月31日,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831決定」,訂明香港行政長官選舉要由一個1200人組成的提名委員會先作提名,再供選民投票。這個委員員大部分是親北京陣營的人。

「佔中三子」及民主陣營認為這是有篩選的選舉,並非「真普選」,這個決定激發更多人不滿。當時正籌備「佔中」的戴耀廷已經表明,運動在「這階段已失敗」,繼續佔領行動,只是一場「大龍鳳」,鼓勵更多人關心和參與政治。

但這場「大龍鳳」沒有跟隨「佔中三子」的計劃進行。他們原本要求參與者簽署承諾書,在中環和平佔領等候被捕,估計參與人數只有幾千人。戴耀廷說,這應該是「中年人運動」,不想學生承擔法律責任,但做法得不到年輕人認同。

「佔中」前,學生組織游說公眾「公民提名」,發起「預演佔中」,繼而宣佈罷課。9月26日,學運領袖黃之鋒在「佔中三子」不知情下,突然號召群眾衝入公民廣場,他們被警方重重包圍下,激發大批市民到現場聲援。

學生在運動採取更大的主導性,兩個世代對運動的模式以及實際目標不一樣,各有各自的盤算。

「學生世代不滿中年人做得太慢,」戴耀廷和陳健民都認為,回看這場運動,最需要改善的地方,是他們忽略了世代之間的矛盾,不夠理解年輕人的憤怒以及想參與運動的方式。

另一個超出三人預期的是政府打壓的力度,9月28日,群眾在金鐘衝出夏慤道後不久,警方便施放催淚彈驅散群眾,持槍警察舉起「速離否則開槍」的標語。

「佔中三子」早已協議,警方動用催淚彈,便呼籲群眾離開,但示威者不走,銅鑼灣、旺角也出現佔領區。79日的佔領在這天開始。金鐘佔領區大部分時間相對平靜,會有人回收垃圾或自建學生自修室,示威的和平理性,讓國際社會感到驚訝,一方面突顯示威者的情操,但也有不少聲音提出,這種無休止的和平佔領到底能否達到目的。

2014年10月21日,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與學生們在鏡頭前公開對話,但政府沒有作出關鍵性的讓步,學生選擇關閉對話的大門。「佔中三子」認為,如果沒有談判,就應該退場,但說服不了學生與佔領區示威者。

整場運動已經沒有清晰的領導層,有「去大台化」的現象,沒有一方能夠代表整體示威者。

香港中文大學學者李立峰曾經在運動期間到佔領區做民意調查,只有6.5%的受訪者表示,是響應和支持「佔中三子」而參與佔領行動,八成多的人認為運動是「為保障香港自由」,以及「爭取無篩選的普選」,高達七成人是「支持和保障學生」。

從中可見,雖然「佔中三子」是運動的發起人,但運動爆發後,主導權不在他們手裏,也沒有群眾的號召力。

「整場運動,不是什麼領袖主導,」戴耀廷承認三子無法帶領群眾,「我們是否不夠深思熟慮?當然也可以這樣說。」

「和理非」的示威模式也有所改變,佔領運動後期,示威者帶著頭盔衝擊警方防線,三人同樣無法勸阻,最終決定退場,選擇到警署自首,承認「參與未經批准的公眾集會」。

運動最後清場當天,警方在佔領區逐一把留下來的示威者抬走,三人不在此列。

佔領運動如果以推翻「831決定」或是爭取真普選為標凖,這是失敗的,但三人認為,這場公民抗命能夠有政治啟蒙的效果。

朱耀明說,一場運動的成敗,並非由一個即時的制度改變可以定奪,更重要的是運動的影響力,改變了多少人心。

「我們被告上法庭,是為了香港的民主和公義,我們願意接受審判,人們會反思為何學者、牧師要坐牢,一旦有了反省,可以喚醒香港人的抗爭,對不公義的制度站起來發聲,」朱耀明說。

運動以後

佔領運動之後,民主派陣營冒出不少新面孔,有人以「自決」(公投決定香港前途)、「港獨」作號召,本土派勢力急速擴大,但這股新勢力很快被香港政府追擊。

2016年農曆新年,旺角街頭爆發一場騷亂,多名示威者身陷囹圄,連民主派中人也認為這場騷亂是「暴力事件」;同年,青年新政梁頌衡和遊蕙楨在議會上高舉「香港不是中國」的橫額,以及在宣誓時以「支那」稱呼中國,兩人與另外多名當選議員被褫奪議席;2018年,「港獨」組織「香港民族黨」被政府下令取締。

陳健民說,當權者無法滿足年輕人對民主訴求,就預示到香港會有一群人走向激進和「港獨」,政府持續打壓下,「港獨」無法走向組織化,街頭抗爭牽涉過份武力會換來牢獄代價,結果年輕人之間出現一種無力感,很多人變得「犬儒化」,認為沒事情可以做去改變未來,嚷著要移民。

陳健民說,這將會是香港民主運動未來面對的課題,東歐國家幾十年前爭取民主化進程也出現這種運動低潮,現在可以做的是加強公民社會的力量,以及謹守崗位,在被打壓時,站出來說不。

人權組織多次表示,憂慮香港言論自由收窄,司法獨立成疑。英國國會一份委員會報告直言,香港走向「一國1.5制」,中國對待香港的方式,似乎是想把香港變成「一國一制」,有違中英聯合聲明。

陳健民對香港未來感到悲觀,短期內不認為香港有「真普選」,但今年60歲的他表示不願放棄。本來,他有機會離開這個城市,但他因為深愛香港而拒絶。他辭去中大教席,希望把大學的講堂移師到社區,放下教授身段,更貼近基層和普通市民。

戴耀廷說,日後會繼續留在公民社會,不會放棄爭取民主,佔領行動後,他嘗試在選舉上協調民主派(雷動計劃),又希望培訓人材深入社區參與區議會選舉(風雲計劃),但成效備受質疑,甚至有人認為他幫倒忙。

另一方面,他不斷撰寫有關「港獨」的文章,他表示自己不支持「港獨」,但不斷測試香港有言論自由,結果,他成為親中媒體批評的對象。

戴耀廷坦言,現在無論街頭或議會抗爭,都爭取不了制度的改變,現在只有默默深耕細作。

「可能有些人好灰心,覺得好無力,在這環境之下,希望他們看到仍然有人未放棄,仍然會堅持,當機會來到時,再一同為香港做點事,」他說。

(來源:NOW新聞)

回顧佔領運動過程

佔中案今日裁決,佔領中環原本由戴耀廷等三人提出,最終演變成79日多區佔領,由陳健敏回顧佔領運動由醞釀、發酵至退場的過程。

2014年9月28日傍晚,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群眾無效。

金鐘、旺角、銅鑼灣等,相繼出現群眾留守,79日佔領運動揭開序幕。

佔領中環由2013年初醞釀,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為爭取2017年普選特首,宣讀信念書,如中央不回應普選訴求,便以公民抗命形式佔領中環。

其後一年多,「和平佔中」在社會討論發酵。

2014年中泛民推動民間公投,選出包括公民提名在內的「三軌提名」方案。

這段時間,以林鄭月娥為首的政改三人組,就政改方案諮詢公眾,政府向人大常委會提交報告後,他們首次跟佔中三子會面。

人大常委會通過「831決定」,就提委會組成及參選門檻一錘定音,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正式「落閘」。

佔中以「去飲」為代號,原本計劃十月一日發動佔領,不過學聯及學民思潮發起罷課,改變整個計劃。

一連五日「罷課不罷學」尾聲,雙學衝入政總東翼前地 。

79日的佔領,集會、留守,連番爆發警民衝突,學聯與政府對話。

佔領運動陷入膠着,何時退場,成為佔中三子及雙學的分歧。

學聯及學民思潮將行動升級,號召包圍政總,再次爆發大型流血衝突。

佔中三子決定提前自首,呼籲學生離場。

警方及後相繼在金鐘及銅鑼灣清場,佔領行動畫上句號。

相隔兩年多,包括佔中三子及學聯成員在內九人正式被起訴,罪名是串謀和煽惑公眾妨擾。

案件在去年11月開審,審訊歷時一個月。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8 | 2020/09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