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健事件(2019年)

事隔兩年,有關林子健的案件終於作出裁決,當事人為何要這樣做仍是一個謎,也許只有他知道事情是真是假了。以下轉貼有關報導。

(來源:東網)

林子健涉訛稱被擄 聞偵緝警講行走路線頻搖頭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2017年8月涉訛稱被操普通話的大漢迷暈擄走並施虐,被控以一項明知地向警員虛報有人犯罪罪名。負責翻看及整理閉路電視片段的偵緝警員林錦華今午(4日)在西九龍法院供稱,他奉命翻看現場閉路電視,留意有沒有被告所描述衣着人士,以及確認被告有否在現場出現。

林錦華供稱,他在前年8月11日即被告報案當晚,已取得「飛龍」球衣專門店的閉路電視片段,顯示被告稱被擄當天曾到該店,當時穿深色上衣、深色短褲及攜黑色背囊。他再翻看被告事後出席記招交代事件的片段,讓他有機會據被告的衣着、步姿,再從其他地方的閉路電視片段搜尋被告身影,並排序事發經過。例如被告於8月10日離開錦豐苑時在升降機內曾戴帽,其後有旺角店舖的閉路電視片段顯示被告在旺角進入球衣店後往南行走,其後經過「深仔記」時,已戴上帽的疑似被告在街上戴上口罩。

在他講述疑似被告在旺角、油麻地的行走路線時,被告頻頻搖頭。辯方稱會爭議有關片段內人士的身份及動作。而據庭上證供,被告錄取口供時被問及當天有否戴帽時表示:「點會戴帽呀,嗰日咁熱。」而被問有否戴口罩時,被告則說:「更加唔會啦。」

此外,控方在提問期間擬呈遞一些擷取照片,以顯示當天戴帽的疑似被告所行走路線,但辯方一度反對照片的描述文字,指案中無證據顯示不同相片中的「戴帽男子」是「被告」,裁判官遂休庭讓辯方刪去不同意的照片描述。

(來源:明報)

林子健涉訛稱被擄 控方:林子健手機有瀏覽哥羅芳效果紀錄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涉嫌訛稱被操普通話的大漢迷魂擄走並施虐,被控一項「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罪,案件今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開審。控方指,林子健的手機於案發前曾有瀏覽哥羅芳效果的網頁紀錄,認為林是有計劃行事。林子健則在庭內一度發笑,及發出「嘩」聲。

控罪指,林子健前年8月11日在香港瑪麗醫院明知地向偵緝警員黃繼霈虛報有人犯罪,即前一日下午於咸美頓街及碧街之間的砵蘭街地段被拐帶。林子健表示明白控罪,並稱:「唔認,一定唔認啦。」林子健於庭內不時展露笑容和喃喃自語,又兩度更正控方的讀音和內容。

控方指,為縮減審訊時間,已將66名證人減少至7人,當中包括5名警員和2名專家證人。

(來源:星島日報)

林子健訛稱被迷暈擄走 控方指有計畫地犯事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涉嫌訛稱於前年八月十日被內地「強力部門」迷暈擄走到西貢,其間遭毆打並在雙腿釘上二十一口十字釘書釘施虐。翌日,林子健在瑪麗醫院向警員報案,更在立法會召開記招,引起軒然大波。惟其後被發現林疑似報假案,被控一項明知地向警員虛報有人犯罪。案件昨於西九龍裁判法院開審,林否認控罪時稱「唔認,梗係唔認」。控方透露,警方在林的手機中發現曾查閱索過哥羅芳的效用,而他報案時稱遭人迷暈,惟化驗報告顯示其血液樣本沒有哥羅芳殘留成分,控方指,林子健是有計畫地犯事。疑被林子健「作故」欺騙的警員黃繼霈供稱,林揚言曾遭國安人員及操普通話的不知名男子出言恐嚇。

四十四歲報稱無業的被告林子健被控於一七年八月十一日,在瑪麗醫院提供虛假資料,明知地誤導偵緝警員黃繼霈,向其聲稱自己在同月十日下午於油麻地介乎咸美頓街與碧街之間一段砵蘭街一帶被拐帶。

事發後翌日,在瑪麗醫院為林子健錄取口供的警員黃繼霈昨供稱,林透露曾收到一名叫「許可」的國安局人員的WhatsApp語音信息,叫他,「你不要將美斯簽名照交給劉霞,這樣做對你不好,就是我們公司不高興,否則會有後果,如果你不想麻煩,就不要做,知道你想去美國,如果想去,就不要搞這麼多事」。林又指有不知名男子,當日將他帶到室內「打肚」,並用普通話說,「X你,你認識劉霞嗎」,「你說謊,簽名照還在你手上」,又指林「不懂愛國,不懂愛教」。

黃透露,他總共花了逾五小時替林子健錄口供,林最初由案發前一個月的事說起,聲稱曾有一個年約四十歲、名叫「許可」的男子聯絡何俊仁,向何索取一件美斯球衣。林提及八月十日他從「飛龍」取得網上訂購的球衣後,往咸美頓街與碧街方向離開,突然有兩名年約三十至四十歲操普通話壯漢,從其身後一左一右夾向他,並言「林生,跟你聊聊」。林問何事,兩男子只道「沒事,沒事」。兩男子同樣用手虎口位箍着林子健頸部,另一手則箍手臂,林自言「雙腳有小小離地」,然後就被架着上了一輛貨車。而車上除了司機還有另一男子,四人都操普通話。林又指自己曾被人大力地打左顴骨位,而不久就被掩口鼻迷暈。直到八月十一日深夜約兩時,到馬鞍山頌安商場,先到便利店買煙及火機,再到麥當勞買了兩個魚柳包。而他曾透過恒生的聯名戶口轉帳二萬五千元,並提款八百元。

黃繼霈補充當初錄口供時,問及林有否戴帽,他否認並指「點會啊,嗰日好熱」,再度問有否戴口罩,林即表示「更加唔會啦,嗰日咁熱」。

辯方大律師陳偉彥指出,警員黃繼霈錄口供時,未有讓林複讀及複閱以作修改,又質疑他現時其實對本案記憶模糊,只是重看口供再複述,黃不同意。警員黃繼須在庭上讀出林向他所講的被擄經過,惟陳大狀指林當時其實沒有實際講述被擄位置,亦沒有在草圖上自行標註位置,只用谷歌地圖作展示,但警員卻在看地圖及照片後,自行寫下被擄位置是在行人路,黃均否認指控。

林似不滿警員的證供,喃喃自語:「哦,乜係咩」,又數次冷笑出聲,托腮搖頭,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見狀不禁着陳大狀提醒林子健須注意舉止。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林子健涉虛報被擄 手機曾查哥羅芳 庭上目瞪口呆再拍掌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前年報稱收到自稱國安人士的電話恐嚇後,在油麻地砵蘭街被擄走,雙腿被打上21口釘書釘,惟警方調查後認為他報假案,案件昨於西九龍法院開審。控方披露,林子健手提電話的瀏覽紀錄,顯示有人在案發前搜尋過麻醉劑哥羅芳的效用,認為林有計劃犯案。調查警員作供指,翻看閉路電視後,看見衣着、外貌和步姿與林相同的人,在砵蘭街自行轉彎步入咸美頓街,沒看見擄人事件。

被告林子健(44歲)被控2017年8月11日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即自稱8月10日在咸美頓街至碧街之間的一段砵蘭街遭人拐帶。佔中三子之一戴耀廷及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有到庭旁聽。林庭上不認罪稱:「喔,唔認,梗係唔認啦!」

控方指有計劃犯案

控方指被告手機在案發前有人搜尋哥羅芳效用,而被告報稱被弄暈,雖然化驗顯示被告血液無哥羅芳殘餘物,但控方認為被告有計劃地行事,作案時對哥羅芳效用已有認知。林聞言張開口,目瞪口呆望向主控官,作狀輕輕拍掌幾下,面露「讚嘆」神色。

當日林子健曾到通菜街允記分店,以879元會員價買了一件皇家馬德里作客球衣,再往銀城廣場買了共值2,450元的球衣及配飾,其後到砵蘭街飛龍球衣專門店拿取訂購貨品。時任西九龍重案組偵緝警員林錦華出庭作供,指被告進入飛龍,店內多支鏡頭從不同角度拍到被告樣貌,被告身穿深色上衣及短褲,揹着有紅色邊的黑色背囊。被告事後開過記者會,林按這些片段顯示的被告外形、樣貌、步姿及案發前衣着,再翻看相關閉路電視片段,發現片中有一人與被告相似。

林錦華指,閉路電視中的男子在8月10日下午5時41分由飛龍球衣店步出右轉,沿砵蘭街先向南行,橫過咸美頓街後繼續南下,直至途經食肆深仔記時,片中男子一入鏡已戴好帽,並開始有戴口罩動作。片中人繼續行至碧街路口,留在砵蘭街橫過馬路,前往對面行人路抵達翠華餐廳外,然後折返向北行。他走至咸美頓街街口右轉,沿咸美頓街步向彌敦道方向。

控方認為閉路電視中人正是被告,惟辯方大律師陳偉彥表明不同意,指控方沒基礎證明各個鏡頭拍到的黑衣人必定是同一人。

被告在案發翌日凌晨2時許,在住所附近商場買香煙、打火機及兩個魚柳包,並在銀行櫃員機從他與一名女子的聯名戶口提款800元現金,及轉賬2.5萬元零6仙往另一賬戶。據知該賬戶戶主與案無關。控方料傳召五名警員及兩名專家作供,其中一名警員花了以月計時間,觀看約1,500小時閉路電視片段。聆訊下周一續。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稱遭兩壯漢夾走 「雙腳少少離地」

據被告林子健報案時的說法,他案發前遭自稱「國安」的男子恐嚇,警告他勿把球星美斯的簽名照片送給劉霞,否則「我們公司會不高興」。林亦指案發當日在砵蘭街被兩名壯男強行擄走、押上客貨車運到不明地點禁錮毆打,施襲者揚言「報警都沒用,這是國家的事情」。

重案警否認亂寫被擄位置

接報為林子健錄口供的時任西九龍總區重案組偵緝警員黃繼霈作供時表示,林子健報稱案發當日身穿黑色短袖衫褲、揹深色背包逛街,但並沒有戴上帽或口罩,「點會戴帽呀?嗰日好熱㗎!」當行至砵蘭街行人路近咸美頓街時,兩名壯男一左一右「夾」向林子健身旁,其中一人以普通話說:「林生,跟你聊聊。」林則以廣東話回應:「乜嘢事呀?」男子稱:「沒事沒事。」

林稱兩男續以手部虎口位壓向他頸背,各自捉住他的左右上臂,押着他前行,「印象中我雙腳有少少離地」,把他帶上一輛舊貨van,車上有另兩人。開車後有人大力打他顴骨一下,然後有人用類似毛巾或紙巾的東西掩其口鼻,令他很快昏迷。

辯方盤問黃,指林曾向警方稱,案發前兩天收到一名叫「許可」的人來電自稱「國安的人」,叫林「不要拿美斯簽名照給劉霞,這樣做對你不好」、「我們公司不高興」,警告林後果自負。辯方又指,林被禁錮時遭人以藤條打肚及粗言問候「操你!你認識劉霞嗎」,並批評林「不懂愛國、不懂愛教」。黃全部同意。辯方指林稱囚禁時遭威嚇「你報警都沒用!這些是國家的事情」,黃則否認。

辯方指,林子健沒說清楚是在行人路抑或馬路被擄,但黃看地圖及照片後自行寫下被擄位置是在行人路,亦在林講解如何被兩男「夾」時,對林稱「呢啲大約就得㗎喇!」黃一概否認。黃作供時,林數度不屑失笑並喃喃自語:「哦,係咩?」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案發前查哥羅芳資料 林子健辯稱只因瀏覽石棺藏屍新聞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前年涉向警方訛稱在油麻地砵蘭街被人擄到西貢,雙腿被打上21口釘書釘,被控誤導警員,案件今續審。控方一度欲將林子健案發前用手機瀏覽關於哥羅芳的網頁紀錄呈堂,但辯方指警方當時的搜查令不包括手提電話的數碼內容,質疑侵犯被告人權,並解釋林子健只是看了「石棺藏屍案」相關新聞後,進一步了解報道提及的哥羅芳。控方其後放棄呈堂。

44歲的林子健被控2017年8月11日,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警員劉志豪今供稱,他於2017年8月15和28日搜查被告的手提電話,包括WhatsApp、通話和網頁瀏覽紀錄等。劉發現被告於8月9日曾兩度瀏覽關於哥羅芳的資料,他於是將瀏覽內容拍下,控方申請將相片呈堂。

辯方反對申請,指警方當時的調查手令不包括數碼內容,此舉等同侵犯被告人權,而案例清楚寫明除非在緊急情況下,否則警方不可在沒手令下檢查被捕人士手機的數碼內容,故有關證據不應呈堂。

辯方:因藏屍案新聞才瀏覽哥羅芳資料

辯方表明法庭雖可酌情批准呈堂,但必須衡量證據價值是否足以凌駕被告權利、會否對被告不公平。辯方透露所謂紀錄,只是瀏覽維基百科及一則關於荃灣工廈「石棺藏屍」案的引申報道,內容提及哥羅芳;辯方強調被告只是瀏覽了一宗時事新聞,繼而瀏覽維基百科而已,證據價值可謂微不足道。

而辯方盤問警員指根據電話紀錄,被告曾於8月8日收到一個名為「許可」人士的電話,同日被告在telegram群組中提及「剛收到大陸人(國安)電話,他告訴我不要將美斯簽名交給劉霞」,警員同意。

控方及後播放多段被告召開記招和接受傳媒訪問的片段,包括他於2017年8月11日在李柱銘、何俊仁、林卓廷等陪同下召開的記者會片段。當時被告向記者展示腹部和大腿被打上釘書釘的傷勢、講述被擄和施虐經過,他指事後遭棄於在一偏僻石灘上,後來他自行乘坐的士返家。被告並透露會往醫院求醫和報警。

被告於記者會翌日接受《香港01》訪問並帶記者返到懷疑被棄置地點、即西貢大網仔石灘;他於8月13日透過facebook live回應市民質詢,被告在片中強調非自導自演,但事件令他和家人感到恐懼,故「以後會收聲」,不會高度參與政治活動。

控方其後播放三段被告接受記者訪問的聲帶和片段,有記者向他展示涉案砵蘭街的閉路電視片段,片段拍下一名衣著、身形與被告相似、戴帽和口罩男子自行離開砵蘭街,被告向記者直言匪夷所思,並謂片段恐怖,「唔知背後有咩人做咗咩」,否認是片中人。聆訊明續。

(來源:香港01)

辯方指搜尋哥羅芳記錄與案無關 控方終決定不呈堂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前年聲稱被擄走及在大腿打釘,事後卻被指虛報被擄案續審,控方早前透露在林手機發現搜尋哥羅芳的記錄,又指該些記錄是在林聲稱被擄前一天作搜尋的,主控官今(8日)卻申請將有關瀏覽記錄呈堂,惟辯方即作反對,指資料與案無關,且會令人對林做成偏見,控方小休後終撤回有關資料。另一警員亦承認,早在林聲稱被擄前數天,林已曾在手機通訊群組透露有名叫「許可」的人著他不要把美斯相交劉霞。

被告林子健,44歲,否認一項明知而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指他向警方虛報在2017年8月10日在旺角街頭被拐帶。林子健今於額頭貼上退熱貼,聲稱不適,偶爾伏在桌上休息。

手機曾查「氯仿」及看石棺案報導

控方欲將被告手機於同月9日,即林聲稱被擄的前一日的瀏覽記錄呈堂,但遭辯方反對。雙方透露其記錄顯示有人看過提及「氯仿」(哥羅芳)的新聞,並看過石棺藏屍案的報導。辯方指,這些資料與本案無直接關係,且會令人對被告有所偏見。稍作休庭後,控方決定撤回將瀏覽記錄呈堂的申請。

被擄前曾透露收國安人員電話

警員劉志豪作供,確認被告的whatsapp記錄可見同在林聲稱被擄前2日,曾有一名叫「許可」的男子致電林。而林同日也有在telegram群組表示收到自稱國安人員的電話,對方恐嚇他不要將美斯的簽名照交給劉霞,否則後果自負,但未有說明有何後果。

警員認不清楚八字腳種類

曾聲稱觀看逾千小時閉路電視錄影的警員何斌成,今亦有接受辯方盤問,何同意不知道林的內八腳屬那一種,亦不清楚醫學上的內八腳種類。辯方續問,他只以內八腳的步姿,從閉路電視片段指認被告。警員同意,後補充也會以身形、衣著等認人。

控方續播出林在報案當日與與民主黨黨員召開的記者會片段,及林事後在Facebook直播的影片等。林在片中講述被擄經過,及回應何不即時報警等質疑。

聆訊下午續。

(來源:HKET)

林子健涉虛報被擄 被告曾向李柱銘稱收到國安電話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前年涉嫌訛稱被擄走,他否認一項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罪,案件今於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證物警員同意,被告的電話存有被告報稱被擄前兩天,向李柱銘、何俊仁等表示曾收到國安的電話,被警告他不要將美斯簽名照給劉霞的記錄。

警員劉志豪負責檢查從被告林子健(44歲)身上檢獲的手機,翻看被告的Whatsapp及通話記錄,另又就被告的Google瀏覽記錄作調查,並拍下其中兩項被告於報稱被擄前一天、即前年8月9日的瀏覽記錄。辯方反對將有關瀏覽記錄呈堂,透露控方聲稱與哥羅芳有關的瀏覽記錄,為維基百科網頁及報章有關石棺藏屍案的報道,控方其後撤回將該記錄呈堂的申請。

劉在盤問下同意,被告的手機於前年8月8日下午3時47分曾有一個叫「許可」的電話打入,及同日下午6時44分錯過了一個叫「許可」的電話。劉亦同意辯方所指,當日被告曾向李柱銘、何俊仁及在一個Telegram群組內,表示「剛收到大陸人(國安)的電話」,對方兇巴巴地警告被告不要將美斯簽名照給劉霞,否則後果自負,惟對方沒有透露是甚麼後果。

庭上另播放被告於前年8月10日開記者招待會、HK01訪問被告的片段,及在Facebook的個人直播。被告在記招上除交代事發經過,稱被用釘書釘釘大腿,亦稱本來不打算報警。片段另拍攝到民主黨前黨主席何俊仁,在記招上稱「佢(林子健)講嘅係事實,呢件事冇可能咁作出嚟」。被告在Facebook的個人直播亦稱,自己從沒有誤導警方,事件亦非自編自導自演。聆訊下午續。

(來源:星島日報)

庭上播記招片 林卓廷形容事件為「林榮基翻版」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涉嫌「報假案」,聲稱被內地壯漢擄走到西貢施虐案今在西九龍法院續審。控方在庭上播放事發後翌日民主黨陪同林子健開記招的片段,林卓廷表示林子健被相信是內地「強力部門」的人士脅持、禁錮、毆打,不論民主黨或香港社會都不容許此事發生,又指林子健被擄是「林榮基事件翻版」,性質如此嚴重之事是首次在港發生,在港濫用私刑,擔心自己的身人安全。

林子健在記者會上複述被擄走施虐的經過,先是8月8日被內地人士警告,他指由對方「講國語方式」及態度,關心劉霞和簽名照等事而覺得對方是國安人員,再者亦沒有財物上的損失,亦不覺得是私人恩怨。他在記招上有解釋當日未有即時報警是因「太緊張冷靜唔到點做」,而被毆打及與該名男子對話約10多20分鐘。

其後亦播放了林子健接受《香港01》的訪問,回到西貢沙灘進行採訪的片段;以及他自己在facebook直播的片段,回應網友的問題,又稱「我會收聲㗎啦」、「我都好恐懼」,但就不會退出民主黨,因好尊重民主黨,會做一個「非常非常非常普通嘅會員」。

控方下午播放林子健8月14日在電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及《千禧年代》的訪問錄音,他表示因覺得是政治事件,「報警都無用」,但對於為何會針對他,林亦不知所以然,或許是內地想製造寒蟬效應。而當被問到林的情緒及精神狀況,他回應「我唔覺得我無咩健唔健康」,認為自己並無不妥。

而「傳真社」訪問林的片段中,林看畢閉路電視影片後,稱「有啲咁嘅片段係匪而所思,我覺得好恐怖,唔知咩人做咗啲咩嘢」,又指衣著與他相似的人「一街都係」,表示若有人刻意算謀他,大可以找個相似的替身。

(來源:東網)

控方播受訪片段 林子健質疑有人可安排替身

2017年8月涉嫌訛稱遭人迷暈擄走並施虐的民主黨成員林子健,被控一項「明知地向警員虛報有人犯罪」罪,案件今(8日)在西九龍法院續審。控方播出被告事發後在民主黨陪同召開記者招待會,以及他接受訪問的片段或錄音,當中被告多番交代其報稱的被擄經過。

在片段中,被告受訪時猜測事件與內地「強烈部門」有關,又指他的說法雖遭受質疑,但強調自己從沒更改說法,也沒更改過報稱被擄走的地點。他指沒與人有私人恩怨、沒有賭博習慣,也沒有妄想症等,又指無意做英雄,形容自己只是懦夫,只求與家人平安過生活,否認「自導自演」事件。

片段又包括傳真社在事發後訪問被告,讓他看過「疑似林子健」在現場出現的片段後作回應,當時被告否認是片中人,重申當時沒有戴帽和口罩,對有關片段感「匪夷所思」、覺得很恐怖,質疑有人可安排「類似的替身」。

(來源:明報)

警認林子健手機 有「許可」通話紀錄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涉嫌訛稱在去年8月10日被操普通話的大漢迷魂擄走並施虐,被控一項「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罪,昨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負責證物的警員在盤問下確認,林曾在通訊群組提及,自己收到內地國安電話,警告他不要將美斯簽名照交給劉霞,其手機亦有林指稱為國安人員「許可」來電紀錄。

林子健昨在額頭貼上退熱貼到庭應訊。辯方稱,林身體有些不適,但可繼續審訊。林大多時間閉眼聽審,亦多次趴在桌子上。

擔任本案證物警員的劉志豪供稱,前年8月28日檢查被告手機互聯網瀏覽紀錄,發現被告同月9日(即聲稱遭擄走案件前一日)的下午6時25分及6時27分,有兩個網址的瀏覽紀錄。

認林通訊軟件曾稱遭「大陸人」警告

代表被告的大律師陳偉彥反對將相關紀錄呈堂,透露紀錄涉維基百科,以及石棺藏屍案中提及哥羅芳可致命的新聞,認為控方正推測被告當時想法,做法帶偏見。辯方又指出,警方當日的搜查令不涉被告手機的電子內容,認為被告的憲法權利受損。控方後來撤回將紀錄呈堂。林後來透過辯方指出,其搜尋字眼為「氯仿」而非「哥羅芳」。

警員在盤問下確認,被告的手機於同月8日下午2時44分曾有來自「許可」的WhatsApp未接來電紀錄,以及於下午3時47分曾有來自「許可」的WhatsApp通話紀錄。警員又確認,被告曾於通訊軟件Telegram一個「Hotdog」群組中,提及「剛收到大陸人(國安)電話,兇巴巴地警告我不要把Messi簽名交給劉霞,否則後果自負。問他是什麼後果他也不說,然後便掛線」。

看CCTV警:「深信」部分片中人是被告

負責翻看1500小時閉路電視影片的警員何斌成在盤問下稱,其證人供辭提及他「確認」部分片中人為被告,部分片中人則「深信」為被告,又承認自己使用「深信」一詞,代表當時「覺得是(被告),但不完全肯定」。他又說,自己不是步姿方面專家,惟從步姿認出被告只屬其中一個元素。控方在庭上播放多條林子健前年8月訪問和直播影片。聆訊今續。

(來源:明報)

法庭裁定表證成立 法醫:自殘説謊機會較高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涉嫌訛稱被操普通話的大漢迷魂擄走並施虐,被控一項「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罪,今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控方傳召法醫作供。法醫稱,林子健肚皮及大腿上的傷勢很可能由自己造成,屬自殘的機會較高。他又認為,本案出現一系列反覆和暴力的事件後,但林仍無其他傷勢出現,認為林說謊的機會高。驗血報告則指出,林體內有鎮靜劑和安眠藥的成分。法庭裁定表面證供成立。

控方傳召法醫賴世澤作供。他指出,林的傷勢只有2組,分別在肚皮上類似藤條的傷勢,以及大腿上的釘書機釘傷勢。他形容林肚皮上的傷勢平行、分佈幾乎在同一位置上,亦差不多由同一方向造成,相信屬「自己打自己」造成。他又說,肚皮屬「自己打自己」時會選擇的位置,因位置較不敏感、方便下手,亦能清晰地看見相關效果,又形容林肚皮的傷勢比「小時候被父母責罰」造成的傷痕淺。

他說,雖然釘書機釘的傷勢看似恐怖,但程度比刀𠝹大腿的傷勢輕微,加上大腿上的十字釘痕對稱整齊,認為屬自殘的機會較高。

賴世澤供稱,原以為林的傷勢非常嚴重,惟林除了肚皮和大腿的傷勢外,「出奇地」無其他傷勢。他說,一個人被掩口迷魂,或在昏迷狀態被其他人搬運時,都可能受傷,惟本案出現一系列反覆和暴力的事件後,林仍無其他傷勢出現,認為林的故事與傷勢不吻合,指林說謊的機會高。

他表示,人需吸入哥羅芳數分鐘才會昏迷,認為「揚一揚」毛巾便昏迷的說法不可信,形容林指稱自己被迷魂的情節古怪、不合常理。林的驗血報告亦不能證明林曾吸入氣體或揮發性氣體,惟體內有鎮靜劑和安眠藥的成分。

就林遲遲不求醫的表現,法醫認為,有些人自殘後,即使傷勢恐怖,但表現仍會「寧舍安樂」、不會緊張求診,認為如法庭接受林屬自殘,便能解釋為何林當日出席記者會後才求醫。

(來源:星島日報)

法醫質疑自製腿上釘傷 林子健表證成立不自辯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前年訛稱被內地「強力部門」擄走施虐案,今在西九龍法院續審。控方傳召法醫病理學專家賴世澤醫生出庭作供,醫生甫作供即指出,經分析後林子健肚皮上的類似藤條痕,及大腿上的十字釘書釘傷勢,相信為他自己所造成。而林的身上亦只見有肚皮及大腿兩組傷痕,據林所講被擄的過程理應會有其他傷勢,例如掩口掙扎、迷暈後被搬運等,表示由醫學證據上而言「令人覺得係虛構故事」。裁判官裁定控方表面證供成立。經商議後,林子健決定不作自辯。辯方將傳召法醫及法律醫學專家作供。

控方已舉證完成,裁判官裁定林子健被擄一案表證成立。

賴世澤醫生表明林子健被擄一事「故事同傷勢唔吻合」,又提出辯方不希望他於庭上說明,有醫學文獻支持,通常自殘的人士不會即時求診,因是自己所為,所以林或會「釘住大肶好安樂咁去瞓覺」,未有擔心發炎、破傷風而即時到院拔掉釘書釘。

辯方大律師陳偉彥盤問賴醫生時提到林處理傷勢的做法奇怪,因事隔一段時間才報警求助及到醫治療,但醫生同意不會因當事人遲報案,而質疑其傷勢及說法,賴只是就醫學層面上分析。陳大狀假設受害者涉及其他因素,例如政治,求診的時候反應或會不同,賴則言「准表達意見的話我係贊成」。

賴承認自己非毒理學專家,如果迷暈林子健的迷暈藥,是超乎其知識範圍,他指或真有機會位即時被迷暈。

賴醫生供稱林子健肚皮上的傷痕均為同方向所造成,而且幾乎全部平衡,似是自己所造成,因自己打有時會有特定的花款、位置、徵狀,若是他人所打會分佈得較不規則,自己造成則較有規律及對稱。而由於傷痕都是「略平而右高左低」似是自己用右手打落肚皮。再者,一般人自殘會選擇較不敏感的部位,賴醫生稱「見過好多人喺肚皮傷害自己」,而自殘因要望清楚傷勢,通常會拉高衣服打。他亦指出林的藤條印「半日就散大半」,形容比起小時候父母打的更為淺,不算大力。

而大腿的傷賴醫生謂貌似非常嚴重「入晒肉咁」,但他認為相比有自殘傾向的人士,釘書釘所造成的傷勢更輕。而大腿的「十字架釘書釘」為每邊5個,雖「可以咁啱得咁橋,但就真係要咁啱得咁橋」,醫學界早有觀察到會自殘的病人,大多數造成的傷勢會是對稱地分佈。

林子健曾提過當日被人毆打時雙手雙腳被綁,惟驗傷未見他有被綁過的痕跡,例如瘀傷或擦傷,因正常被打下會掙扎。加上林聲稱自己遭掩口鼻迷暈,再被帶到某處虐打,賴醫生表示原以為傷勢非常嚴重,因「無理由對佢(林子健)手下留情」,但出奇地只有肚及大腿兩組傷痕,昏迷時被搬動都不見有痕跡,不論手指、手臂、背部等都沒有被搬動的傷痕,形容「講大話比較可以解釋到」。

賴亦補充,林指被人掩口鼻後即時昏迷是不可能做到的,形容被迷暈的過程「非常古怪、不合常理」,即使用哥羅芳亦需要幾分鐘才能將人迷暈,「揚一揚毛巾即時昏迷不太可能」。而很多情況下,被人用化學劑大力掩實口鼻會掙扎,嘴可能會有瘀傷、擦損而造成發炎,但林都沒有以上傷勢。

(來源:明報)

帶走林的人必然粗暴? 法醫認僅為個人推測 稱自殘只屬可能之一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涉嫌訛稱被操普通話的大漢迷魂擄走並施虐,被控一項「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罪,今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控方傳召法醫作供。法醫在盤問下稱,假如一個人被「公主抱」便不會導致受傷,但被「拖手拖腳」便較易受傷,又說:「認為兇徒粗暴對待林子健,才符合林子健的故事。」但他同意,帶走林的人必然對林粗暴只屬其估計和推測,自殘亦只屬其中一個可能。

林子健聲稱2017年8月10日被人擄走,翌日中午舉行記者會講及事件。法醫賴世澤今在庭上接受盤問下表示,他在同年8月11日下午約5時檢驗林子健的傷勢,同意林當時的大腿有2處瘀痕;膝蓋有瘀傷;左太陽穴及顴骨感痛楚;小腿亦有位置感痛楚。他又同意,瘀傷不會即時出現。

法醫亦同意,有些受害人遲報案,背後有很多不同因素,不能基於遲報案的做法,便認為受害人不可信。他又確認,醫學文獻未有有關釘書機釘造成的傷勢的研究,那是較新奇的傷勢,而林當時的傷勢不會造成生命危險。

他在盤問下稱,假如一個人被「公主抱」便不會導致受傷,但被「拖手拖腳」便較易受傷,又說「認為兇徒粗暴對待林子健,才符合林子健的故事」。辯方問知不知道帶走林的人,與打林的人並不相同,他回答指不知道,又同意帶走林的人必然對林粗暴只屬其估計和推測,林亦可能被人用輪椅運送。自殘亦只是其中一個可能。

法醫同意,他不是毒藥學和毒理學方面的專家,哥羅芳只屬他的舉例分析,假如有超乎他認知範圍,或更新式的迷魂方法,他無法給予意見。

(來源:NOW新聞)

法醫指醫學證據顯示林子健是在虛構故事

前年報稱在油麻地被擄走的民主黨成員林子健被控虛報罪續審,法醫推斷林子健的傷勢由他自己造成,指林子健明顯是說謊,法庭裁定林子健虛報罪表面證供成立。

林子健抵達西九龍裁判法院應訊。控方傳召法醫賴世澤作供,他形容林子健事發後展示肚皮上類似藤條的傷痕,以及大腿上的釘書釘都是由林子健自己造成。

法醫解釋肚皮上約二十條傷痕全部平行並向同一方向,如果傷勢由他人造成,傷痕會不規則地分布,又指傷勢較為輕微,半日已經接近完全消退,不及小時候被家長打的力度,相信林子健用右手以條狀物件打自己,而大腿的釘書釘傷口左右兩邊各有五個以及對稱,如果由其他人造成,傷勢不會如此有規則呈現,因而推斷他是自殘。

對於林子健曾經提及事發時雙手及雙腳遭人綑綁,法醫稱未發現任何遭綑綁及掙扎造成的傷痕,林子健又指曾被抬上車遭人拳打及弄暈並將他運到西貢石灘,法醫稱根據林子健的說法理應整個過程有很多機會受傷,例如被搬運時手指或手臂會有傷痕,昏迷倒地時,頭部更容易受傷,但找不到這些傷痕,認為以醫學證據顯示林子健的說法是虛構,明顯是說謊。

控方完成舉證後,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裁定控罪表面證供成立,辯方傳召一名英國法醫作供,他確認林子健的傷勢和他的說法脗合,指出被打不一定留有傷痕,而驗傷報告亦反映法醫賴世澤觸碰林子健太陽穴及顴骨時他感到痛楚,足以證明林子健頭有被打。

對於林子健肚皮上的傷痕,英國法醫反駁賴世澤的說法,認為事隔一日驗傷仍見到傷痕,反映傷勢不輕,而單憑傷痕的方向也不能排除由他人造成,估計林子健被打時有可能平臥在床上,施襲者下手時可能站於他的右膊後方或左腳附近,同樣單憑釘書釘的傷勢亦不能判斷他人造成抑或自殘,又指從未見過有人用釘書機釘自殘。

(來源:香港01)

辯方專家指有化學品能令人迅失知覺 不一定要哥羅芳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前年聲稱被擄走及在大腿打釘,事後卻被指虛報被擄案續審。辯方專家證人、英藉法醫同意控方指,若要在林的大腿對稱入釘,需要林的配合;惟林遭人制壓,施襲者也可做到同樣的傷勢;專家又指,林身上的傷痕在十多小時後仍可見,應屬瘀傷,認為施襲力度達中等,又指除哥羅芳外,也有化學物質也能令人迅速失去知覺。控辯雙方舉證完畢,下月18日作結案陳詞。林離庭時向控方方向喊:「Shame on you! Ridiculous!」

被告林子健,44歲,否認一項明知而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指他於2017年8月11日在瑪麗醫院向偵緝警員黃繼霈虛報自己8月10日在咸美頓街至碧街之間的砵蘭街路段遭拐帶。

指十字釘傷非完全對稱

辯方專家證人、英國法醫及法律醫學專家Dr Jason Payne-James接受控方盤問。控方問道,是否同意要造成林子健大腿上的對稱釘傷,需要林非常合作。Jason同意,但謂如林遭人綁起,也可形成同樣的傷勢。他再補充,其兩邊大腿各被釘上五個十字,但並非完全對稱。

被告林子健,44歲,否認一項明知而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指他於2017年8月11日在瑪麗醫院向偵緝警員黃繼霈虛報自己8月10日在咸美頓街至碧街之間的砵蘭街路段遭拐帶。

指十字釘傷非完全對稱

辯方專家證人、英國法醫及法律醫學專家Dr Jason Payne-James接受控方盤問。控方問道,是否同意要造成林子健大腿上的對稱釘傷,需要林非常合作。Jason同意,但謂如林遭人綁起,也可形成同樣的傷勢。他再補充,其兩邊大腿各被釘上五個十字,但並非完全對稱。

(來源:東網)

神學教授任品格證人 對林子健稱遭國安恐嚇存疑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於2017年8月涉嫌訛稱遭人迷暈擄走並施虐,警方調查後控告他一項「明知地向警員虛報有人犯罪」罪,昨(9日)被裁定控罪表面證供成立。案件今(10日)於西九龍法院續審,辯方傳召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副教授龔立人,以品格證人身份作供。

龔供稱林子健於2007年開始在中大修讀神學學士,自此他便認識林,林已完成學士及碩士學位,現仍修讀博士學位,他是林修讀博士課程的指導教授。龔形容他與林亦師亦友,除了給予林學習上的指導,他還會跟林傾談社會議題,大約每隔兩星期他們便會見面一次。他指林原本已獲美國耶魯大學錄取,修讀神學博士課程,並打算於2017年8月底赴美,卻因今次事件未能就學。

龔稱讚林是一名「好有正義感嘅人」,他舉例說,2016年立法會議員朱凱廸當選後收到恐嚇電話,林雖與朱不相熟,但仍跟他商議如何保護朱以及其他當選人日後的安全。他又認為林為人堅毅,會用各種方法克服困難,林不論對家人或朋友,都是一名忠誠的人。

龔記得林以往曾提及,間中會有國內代表政府的人士找他,查問香港政治情況,但龔稱自己沒有追問林這方面的詳情。龔根據電話紀錄,憶述2017年8月8日,林透過手機通訊程式Telegram向他聲稱收到來自「國安」的電話,「國安」警告林「唔好將收到美斯嘅簽名交畀劉霞」,他看到訊息後,也不相信訊息所講的是事實,因此他以嬉笑方式回覆林,打趣說劉霞「可能想收到皇家馬德里C朗拿度嘅簽名」,不過林仍回覆他「我都係好驚㗎」,他安慰對方不用過分擔心。

龔憶述直至同月11日早上7時,他再收到林的手機訊息,當中夾附了幾張相,影到林的大腿被釘上釘書釘及其他傷勢。當時他建議林直接到醫院,但林稱不想到公立醫院,因怕警方查問會令事件曝光及引來傳媒追訪,會影響到家人。林表示將會到私家醫院,及與李柱銘、何俊仁等黨友商討。

(來源:頭條日報)

林子健散庭後大罵「讀咁多書毫無良知」 母勸控制好自己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涉嫌虛報被擄走一案,今在西九龍法院續審。辯方繼續傳召專家證人Dr. Jason Payne-James作供,對於控方質疑林的大腿遭釘「十字架」,而傷痕十分整齊,需要林十分合作不掙扎才能釘得如此有規律,專家表示同意,但指出若是被另人壓制,被釘上也可能的,再者林的大腿上有紅點、而且傷痕不是完全對稱,可顯示林或有掙扎郁動。控辯雙方已完成舉證,案件押後至2月18日進行結案陳詞。

Jason不同意控方所指,林子健肚上的傷屬輕微,傷勢的照片或於24小時後所拍攝,他認為該些線狀傷痕是中度程度的傷勢,不只是發紅而是瘀傷。控方提出釘書釘的傷口,比起割脈是否較不痛,Jason笑言是「comparing orange and apple」,每人的痛覺不同,不能一概而論。

控方質疑林稱自己被人掩口即昏迷,「有無可能被人一撳落去就昏迷」,林即時反應「我幾時有講過啲咁嘅嘢」,Jason表示自己非毒理學專家,或有物質能令人快速昏迷,但就非此領域專家,未能提供詳細資料。

辯方傳召中大基督教神學院教授、林子健博士論文指導老師龔立人作供。龔與林相識11年,他表示林為人充滿正義感,即使與朱凱迪並不相識,但朱參選遭恐嚇時,林曾表示該想法保護對方。龔又稱林在學習方面十分堅毅、從沒有犯法,為他的人格作證。但龔亦表示,知道林間中有與內地人士接觸,而他亦知道8月8日林收到國安所打的恐嚇電話、以及8月11日林被人擄走施虐之事。龔表示他最初並沒有為意林遭國安人士恐嚇一事,他用嬉笑的方式安慰林可能對方不要美斯的簽名照,而是想要皇馬C朗,林自言很驚,而他安撫林不用擔心。

案件將押後至2月18日續審,控辯雙方將進行結案陳詞。林子健在散庭後忽然大罵「醜陋無恥!」、「毫無良知!」、不知罵誰「讀咁多書毫無良知!」,其母勸他須控制好自己,不要衝動。惟林臨離開再大罵「Shame on you!Ridiculous!」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林子健查哥羅芳紀錄 控方放棄呈堂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圖)前年涉向警方訛稱遭人擄走施虐,被控誤導警員受審。控方早前披露,林於案發前曾上網搜尋哥羅芳效用資料,控方昨一度欲將網頁瀏覽紀錄呈堂。惟辯方指警方當時的搜查令範圍不包括手機內數碼內容,質疑此舉侵犯人權,又解釋謂林當時只是看了「石棺藏屍案」相關新聞後,欲進一步了解報道提及的哥羅芳。控方最終放棄將紀錄呈堂。

辯方:屬石棺藏屍案引申報道

44歲被告林子健被控於2017年8月11日,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警員劉志豪供稱,他分別於同月15日和28日搜查被告手提電話,包括翻閱WhatsApp、通話和網頁瀏覽紀錄等,發現被告於8月9日、即聲稱遭擄走前一天,兩度瀏覽關於哥羅芳資料,於是將內容拍下以作呈堂證供。

辯方反對將之呈堂,指警方當時的調查手令不包括數碼內容,案例亦清楚寫明除非在緊急情況下,否則警方不可在沒手令下查閱被捕人士手機的數碼內容。辯方續指,雖然法庭可酌情批准有關證據呈堂,但必須衡量其價值是否足以凌駕被告權利,以及會否對被告不公。

辯方又透露,所謂瀏覽紀錄,其實只是一則關於荃灣工廈「石棺藏屍案」的引申報道,內容提及哥羅芳,被告繼而進一步在維基百科瀏覽關於哥羅芳的資料,證據價值可謂微不足道。辯方及後應被告要求澄清,被告所搜尋的字眼是「氯仿」,而非「哥羅芳」。

(來源:明報)

林子健證人:聞國安來電不信 完成舉證 下月結案陳辭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涉嫌訛稱被操普通話的大漢迷魂擄走並施虐,被控一項「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控辯雙方昨完成舉證,案件押後至下月18日作結案陳辭。擔任辯方品格證人的神學院副教授供稱,與林子健相識11年,形容林有正義感,相信他是忠誠的人。他又指知悉林案發前稱收到國安來電時,當時不相信為真實。

神學院教授指有正義感

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副教授龔立人昨供稱,他為林子健神學博士學位的指導教授,形容彼此關係亦師亦友,會討論生活和社會議題,見面算頻密。

他形容林子健為人有正義感、在學習上堅毅,相信是忠誠的人,舉例指林得知朱凱廸當年參選立法會遭人恐嚇,即使與朱不相熟,仍會提出意見,以保護朱和其他候選人。他指與林相識以來,未聽過林有任何犯法或不誠實的行為。

龔表示,林子健偶爾會提及有內地政府的人接觸他,問他香港政治情况。前年8月8日林在通訊軟件Telegram群組對話中指出,收到來自內地國安電話,着他不要將球星美斯的照片交給劉霞。龔形容,自己當時不相信為真實,並說笑回應可能想要另一球星C朗(基斯坦奴朗拿度)的簽名,惟林回應「我都驚㗎」。

龔續指出,3天後看到林的信息以及其大腿被釘和身體有傷痕的照片,並指林當時稱不想去公立醫院,擔心影響家人安全,會向私家醫生求診,並會先聯絡民主黨黨員李柱銘和何俊仁。

法醫:被壓制釘痕可整齊

另外,辯方傳召的英國法醫Jason Payne-James在盤問下同意,被告的面部有觸痛,惟相關感覺可能造假。控方又指出,林大腿上的十字釘痕整齊,質疑林需表現合作才能造成。法醫表示同意,但指如林被壓制無法作大幅度活動,亦可能造成相關傷勢,並指林曾稱因以為無法逃走而無掙扎。法醫亦確認,林的醫療報告提及大腿有其他紅點痕迹,可能屬釘不入或釘不中造成的痕跡。控辯雙方完成舉證,案件押後至下月18日作結案陳辭。

(來源:巴士的報)

林子健涉報假案今結案陳詞 控方:被擄是「做show」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涉嫌於前年「報假案」,訛稱遭內地「強力部門」擄走施虐案,案件今在西九龍法院作結案陳詞,並將於3月15日下午作出裁決。

控方陳詞時指林子健在被擄後回到家,所做的行為並不吻合受虐人的即時反應,直言林是「做show」,並指他召開記招後沒有補錄口供,林子健原本只細聲地說「痴線」,隨即在庭上打斷陳詞,斥主控「咁樣講大話嘅!」,遭裁判官提醒,林致歉但堅持「但我只係覺得講大話」。

控方伍健民大律師陳詞時指,根據警方搜集的閉路電視片段所畫的路線圖,林子健不可能如他向傳媒所言,到快餐店如廁後才被人擄走,「如果被人擄走去唔到廁所」,認為林所言的「假故事」是不攻自破,其行縱已被天眼全部拍下,就「好似水晶球咁清楚」。而辯方專家證人只言林子健的傷勢可以是自殘及他殘,兩者皆可,未有進一步說法之餘,亦無視自檢視過林的傷勢。

伍大狀續稱,林子健當日被擄走後回到家,在停車場附近「施施然地嘆飲品」長達20分鐘,反問「呢啲吻合受害人嘅反應?」,亦不符合林向傳媒稱自己心急欲返家的反應。伍又指,案發在鬧市,但就未有證人見到林被擄走,而伍謂林的背囊非常大,而身形亦「鶴立雞群」,不可能無人見到。綜觀而言,林子健被擄走一時根本沒有發生。

辯方陳偉彥大律師先指出,警方所畫的路線圖是建基於推論之上,假設閉路電視的先後之序是正確,但警員作供時則未能說明,閉路電視片段與格林威治時間相差多少、亦不知閉路電視如何運作,表示不可能排出真確時間。再者,負責認人的警員亦未能準確認到片段中戴口罩的男子為林子健,指控方要有確實的證據,直指「控方證據已經玩完」。 陳大狀續指,控方的閉影片段亦有不少盲點,在某些路段其實並不能拍到林的綜影,亦質疑警方未有取附近停泊車輛的行車記錄儀,事發經過因很短,「留意唔到啲咩喺呢件事上係媒正常」。

而負責認人警員聲稱3個月內用了1500小時看片認人,但事實上某些片段用了4倍速,實際看片時間無人可知,認為其證供沒有代表性。 而對於控方專家證人指林子健的傷勢似自殘,但案發時有太多可能性,而專家亦承認離林被擄走後已隔15小時,某些紅印或已消散。而警方在林子健家中亦未能搜到藤條、釘書機、釘書釘物品。

(來源:眾新聞)

林子健案三月中判案 辯方結案陳詞指CCTV在關鍵部分有盲點

2017年報稱在旺角遭人擄走及禁錮的民主黨成員林子健,被警方控告一項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案件於1月審結,今日進行結案陳詞,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隨後宣佈下月15號作出裁決。

控方案情主要倚賴閉路電視,其中見到疑似林子健當日(2017年8月11日)下午約5時45分,去過旺角銀座廣場的大家樂洗手間,林曾向外界表示,當日去完洗手間後才被擄。控方伍健民指:「如果他去到洗手間,係無可能被人擄劫。他將去洗手間的次序推前,但我們見到,他行經過晒(報稱)被擄劫的地點。」辯方則表示,不認同錄影所見的人是林子健。

林子健的代表律師陳偉彥在結案陳詞時,認為控方的警員證人,無可能清楚閉路電視與真實時間(real time)相差多少,亦因此不可能繪製疑似林的路線圖。他又指控方呈堂的閉路電視在關鍵部分有盲點,並質疑控方證物當中為何沒有行車記錄器(車Cam),而閉路電視影到多架車的車牌,「完全唔明白控方點解有咁大漏洞。」控方在庭上對這些說法沒有任何回應。

林子健今早穿著耶魯大學的黃色衛衣到庭,庭內親友席明顯較以往多人,約有15人,包括為林子健擔任品格證人的中文大學神學院副教授龔立人。

控方陳詞時,形容案件「水晶球咁清楚,crystally clear」,又指林子健對媒體所講的故事,與報案落口供時所講吻合,「但那些不是事實,只係代表他一向都係講同一個假故事。」

控方除了提出林子健去大家樂洗手間的先後次序不符外,另一點主要理據是,林子健報稱受虐後的反應與受虐人士的反應不吻合。控方律師伍健民形容林子健報稱被虐後,「他回到屋苑的閉路電視(見到),他坐在起卸區嘆飲品、食煙,喺度思量,好『他條』咁坐喺度,而大家都聽過他向媒體講好心急番屋企。」並在約20分鐘後才「施施然離開」,而且林回家後亦沒有即刻拔釘。

伍續道:「好明顯,講得貼切啲,係做show。」此時,坐在庭內最後一排的林子健細細聲說「痴線。」伍健民續指林曾對外表示會與警方合作,但實際上並沒有,林隨即大聲說:「有呀,咁樣講大講話都得嘅。」裁判官蘇惠德立即要求林站立,訓斥指林已經不只一次打斷控方陳詞,提醒如有意見可以向代表律師提出,而代表律師亦有機會回應控方。林表示抱歉,又指:「明白,我只係覺得有人講大話。」

伍健民又形容,從閉路電視見到,林子健悠然自得、平平安安行過報稱被擄一帶的路段,又指林「個背囊大到不得了」、「佢嘅身形喺條街度係鶴立雞群,好容易認」。控方案情中亦針對疑似林子健的路線作出澄清,例如伍說:「控方不需要證明他去過西貢,(那些片)的確係比較蒙」、「就算他有無上小巴都不重要,你話在那個環節發生事件,旺角、油麻地人來人往,他不報案都有人報案,但都係看不到、聽不到,擠逼的砵蘭街都無人看到(有人被擄)。」

控方呈堂證據又包括5段林子健在報稱被擄後,於媒體公開評論或受訪的錄影/聲音片段。裁判官蘇惠德一度向控方查詢:「之前話係為咗證明不一致性的?」伍健民答道:「其實係證明他向媒體講出事件的說法,同警方講的一件被擄走事件,大致上係吻合⋯⋯我們唔係說他講真話,而係他不能講其他版本的大話。」

辯方律師陳偉彥結案陳詞,首先指控方的警員證人不可能根據閉路電視計算出真實時間(real time),繼而繪製疑似林子健的路線圖。該名警員在接受盤問時承認,在林報稱案發當日(2017年8月11日)後的兩星期內,校對閉路電視錄影與真實時間的差距,但不可能知道當日閉路電視錄影裡的時間,與實時相差多少。陳形容:「既然排不出前後次序,控方排不出路線,(控方證據)玩完了。」

陳偉彥又指,有逾8米距離沒有閉路電視影到,認為:「影不到的地方有大半條街,(法庭)必需要考慮,有可能林子健在呢度被人擄走。」他在陳詞時又提到,如果是黑社會斬人、打架這般嘈吵,附近街鋪的人才會留意到,但被擄走只是很短時間內發生的事,所以認為控方找來街鋪店員/店主作供,不能充分證明當日沒有不尋常事件或有人被擄走,而且「他們亦講不到盲點:公園、後巷、馬路中心,只睇到鋪頭門口。」質疑控方呈堂證據當中為何沒有行車記錄器(車Cam),形容這是搜證時的一大漏洞。

辯方又反駁了控方的一些說法,例如控方指林子健報稱被虐後的反應引起疑問,陳偉彥稱:「嘆煙、飲品,能不能夠證明任何嘢話他虛報?完全唔得。因為有太多可能性,可能他屋企不讓他食煙。」又例如控方指林回家後沒有即刻拔釘,辯方則指,雙方的專家證人都處理過一些個案,被虐者沒有即時報案,並指:「事實係,(林子健)番到屋企都半夜,第二日都真係有報警。」

控方沒有就辯方的理據作回應,但要求澄清控方警員證人的某一句供詞,以確定該名警員證人有否較對全部錄影時間,抑或只是負責其中一部分。控辯雙方最後獲法庭批准,取得相關的法庭錄音,3月9日前作確認。

另外,控辯雙方均有找來法醫病理學專家證人,協助法庭判斷林子健身上的傷勢屬自殘或受襲。控方結案陳詞時,形容從雙方專家證人的作供顯示,「極其量只係兩者都有可能,而辯方專家證人Dr. Payne-James 沒有親身驗傷。」辯方則指,控方的賴世澤醫生在接受盤問時承認,醫學證據不足以肯定是自殘或受襲,而賴世澤不是毒藥學專家,所以不能肯定林子健報稱被迅速迷暈是否講大話。

就林子健是否曾拒絕落口供,控辯雙方亦有爭拗。控方首先指「控方證人同他落口供落到一半,他無繼續。」辯方則在補充陳詞時指:「8月11號落口供,8月15號被捕,其實係好短時間。首先係看不到重要性,話他(林子健)無興趣落係不公平。」最後,控方決定刪去結案陳詞中的一句:「見畢醫生後,被告人拒絕了PW1(控方第一證人)繼續完成餘下的書面證詞的要求。」

(來源:東網)

林子健涉虛報被擄案 押後3.15裁決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前年8月涉嫌訛稱在街頭被操普通話的大漢迷暈擄走並施虐,事後他被指「作古仔」,被控以一項「明知地向警員虛報有人犯罪」罪,林不認罪。案件今早(18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裁判官聽取控辯雙方結案陳詞後,將案件押後至3月15日下午兩時半裁決。

控方結案陳詞時指,警方透過閉路電視錄影片段重組林事發當日的路線圖,已證明林指稱自己遭人擄走虐打的事件並無發生,他向警方及傳媒所講的版本並非事實,環境證供已令他的假話不攻自破。控方亦指,閉路電視顯示林獲釋後的反應與一名剛剛遭受虐打的人不符,亦有違他向傳媒聲稱受虐後心急想回家的說法,批評他開記招的做法明顯是「做Show」。

辯方則指,控方未能證明所檢取的閉路電視鏡頭在事發當天正常運作,足以反映出當日實際準確的時間,若相關的閉路電視系統時間有誤,警方以此排列出林的路線先後次序便不穩妥,控方案情可謂「玩完」。辯方又質疑警員供稱前後花了超過3個月時間,翻看逾1500小時閉路電視片段,但此說法不合理,除非他能每日翻看33小時的錄影。

(來源:HKET)

林子健涉虛報被擄走罪成 官指林自編自導自演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前年涉嫌訛稱被人擄走,又稱遭毆打及以釘書機釘大腿。他早前否認一項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罪受審,今於西九龍裁判法院被裁定罪成。署理總裁判官指,整件擄帶事件是被告自編自導自演,閉路電視中看見戴上口罩的男子是林子健,目的是想掩飾身份、掩人耳目。

被告林子健(44歲)在裁決前被問到心情如何時,他表示「尋日阿仙奴贏咗波幾好吖」。

根據控辯雙方的同意事實,前年8月10日,被告在下午3時到通菜街的運動用品店購買了一件球隊皇家馬德里作客的球衣,同日至4時許,被告到了銀城廣場的一間店舖購買球衣,其後同日5時許又到砵蘭街另一店舖出示網上預訂球衣的訂單,提取球衣後便等候店員在球衣上印字。

調查警員曾供稱,翻看過前年8月10日收集所得、油麻地砵蘭街一帶的閉路電視片段,根據被告的外型、樣貌、衣著及步姿追查。他指,被告當日約下午5時41分從砵蘭街的飛龍球衣專門店離開後,沿砵蘭街往南走到食肆深仔記附近,該店的閉路電視拍攝到一名衣著及步姿均與被告相似的人,已戴上帽並一邊走一邊戴上口罩,該人其後橫過到砵蘭街另一邊的行人路,並轉往北方向走,其後轉右進咸美頓街往彌敦道方向。

警員供稱,林的步姿有「明顯內八字腳」,指片段拍攝到疑似林的男子於砵蘭街戴上口罩,其後登上往西貢的紅色小巴,並步行到西貢沙下灘。惟警員承認,在該男子戴上口罩前,有若8米距離「消失」,未能拍攝到。

辯方一方則指,被告事發前曾收到內地國安部名叫「許可」的人發的信息,警告他不要交美斯簽名照予劉曉波的妻子劉霞。辯方指,被告買球衣後於砵蘭街遭兩名中國籍男子挾著他,帶上停泊在砵蘭街的輕型貨車上,其後被拳打顴骨,以及被紙巾或毛巾物掩口和鼻後昏迷,其後又被綁手腳,以藤條打他及釘書機釘大腿,再醒來時已在一個石灘。

控罪指,被告林子健於前年8月11日在瑪麗醫院病房內,明知地向偵緝警員黃繼霈虛報在前一日下午,於咸美頓街及碧街交界之間的砵蘭街地段被擄走。

(來源:頭條日報)

林子健虛報被擄罪成判囚5月准保 官:完全是自編自導自演咎由自取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涉嫌於前年訛稱遭人迷暈後擄走,更被人在雙腿鑲上21口釘書釘,以此向警方報假案。林子健被控虛報有人犯罪受審,案件今午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裁決。林子健被判罪名成立,判囚5個月。辯方即時申請保釋等候上訴,獲法官批准。

現年44歲的林子健涉嫌於前年8月11日,在瑪麗醫院向偵緝警員黃繼霈,訛稱自己於同日下午在油麻地介乎咸美頓街與碧街之間一段砵蘭街被人拐帶。

林子健聲稱,他當日在案發地點遭兩名操普通話男子以身軀夾着走,被帶上一輛貨車後遭大力打面,不久被掩口鼻迷暈。他又收到自稱國安局人員的語音信息,警告他不要將球星簽名照交給劉曉波妻子劉霞。有不知名人士當日將他帶到室內毆打,以普通話問他是否認識劉霞,又責罵他「不懂愛國,不懂愛教」。

控方反駁指,閉路電視片段可見林子健當日在街上悠然自得地行走,所謂拐帶從無發生。他曾於案發前以手機搜尋麻醉劑哥羅芳的效用。他聲稱被弄暈,其血液內卻無哥羅芳,顯示他有計劃虛報有人犯罪。

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接納警方分析,裁定林子健確於8月10日由馬鞍山寓所乘巴士前往旺角,並在砵蘭街上自行戴上口罩、鴨舌帽和太陽眼鏡,往彌敦道一間快餐店上廁所後,自行前往出發至西貢的小巴站,乘搭小巴到西貢。雖然法庭無法觀察戴口罩男子的容貌,但從其衣著、外型、服飾、背囊和內八字步姿可見,戴口罩男子必然是林子健。

蘇官續指,當戴口罩男子戴上口罩時,正是林子健聲稱被拐走之時;當該男子走上前往西貢的小巴時,正是林聲稱從昏迷中醒來之時。蘇官親自比對所有影像,信納警方證人指,在所有關鍵時間,都無其他與林相似的人在案發地點現身。

縱使在西貢區截取的閉路電視片段畫質不佳,蘇官認為這並不重要。林子健是否自行到西貢,都不是本案關鍵。關鍵在於林子健是否明知地向警方虛報有人犯罪。其身上傷痕是否自殘造成,卻不構成合理疑點,因犯人可預先設局,自行編造傷勢增加自己被人虐打的說服力。蘇官裁定,案發當日並無拐帶事件發生,林子健以口罩、鴨舌帽和太陽眼鏡隱藏身份,掩人耳目,完全是自編、自導、自演,報假案罪名成立。

至於兩名辯方證人的證供,蘇官都認同他們均誠實可靠,但辯方專家並無親自檢查林子健傷勢,僅透過影像分析,無能察看細如輕微浮腫的傷痕,故其證供缺乏穩妥基礎。另外,林子健友人龔立人的證言僅屬傳聞證據,法庭不會賦予任何比重。

辯方表示,林子健得悉裁決後作了清晰指示,他至今仍確信無犯法,故不作任何求情。惟大律師自行提出3點求情,包括林子健人格正面、他和家人因本案蒙受巨大精神壓力,和他失去往美國耶魯大學修讀博士課程的機會。

蘇官判刑指,林子健有預謀和計劃行事,犯案後不但毫無悔意,更公開在記者招待會表示被拐,誤導社會各界甚至國際社會,有內地部門針對持不同政見人士,在本港鬧市中近乎目無法紀地將異見者拐帶捆綁,藉此引起公眾關注、不安和恐慌。警方於事後被逼花4個月時間翻看逾千小時閉路電視片段,即時監禁無可避免。辯方大律師所指的情況,完全是林子健咎由自取,故他不獲減刑。

(來源:明報)

林子健囚5月 官:自導自演、國際不安 訛稱被擄 「無講大話」不求情 保釋上訴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涉嫌前年訛稱被操普通話大漢迷魂擄走施虐,被控一項「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罪,案件經審訊後,林昨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被裁定罪成。裁判官指林聲稱的拐帶事件屬「自編自導自演」,其虛報引起國際社會高度關注,造成恐慌和不安,認為林沒悔意,即時監禁屬唯一選擇,判林入獄5個月,准他保釋等候上訴。林在庭外高呼「我無講大話」,揚言上訴到底。

明報記者 戴晴曦

林子健獲准保釋後在庭外見記者,他形容控方指控屬猜測,存在許多詮譯,對判決感到奇怪,並指自己無犯罪動機,並非為參選和「博出位」,將上訴到底。

控罪指林子健(44歲)於前年8月11日在瑪麗醫院明知地向偵緝警員黃繼霈虛報有人犯罪,即前一日(10日)下午在旺角咸美頓街及碧街之間的砵蘭街地段被拐帶。

官:警實地觀察、比較影片 確立林行經路線

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稱,本案關鍵在於控方能否證明林子健向警方作出虛假聲明,只要林聲稱的事有可能發生,疑點利益便歸於林。辯方爭議涉案閉路電視影片時間不準確,蘇官指警員曾實地觀察及比較影片,確立路線,透過對比影片內其他途人的行蹤作參考,非單憑片段顯示的時間分析。

蘇官稱曾親自反覆細看涉案片段,認為片中步姿呈內八字、戴帽、口罩和太陽眼鏡的男子,當日的行走路線符合警方分析,而男子由砵蘭街行至登打士街時,片中其他途人的動作和位置均屬連貫,裁定警方分析的路線準確可靠。蘇官說,閉路電視拍到林離開馬鞍山住所時曾戴帽,有別林稱因天熱無戴帽的說法,而林戴帽和口罩的地方位於砵蘭街,並前往往西貢的小巴站,與他聲稱受虐後身處西貢石灘位置脗合,裁定戴口罩的男子為林子健,警員的辨認證供亦準確無誤。

國安接觸被指「預先設定」圖增說服力

就政府法醫意見,蘇官認為基礎穩妥,林雖稱被拳打太陽穴、綑綁手腳和迷魂,但其身體檢驗未見紅印和傷痕,體內亦無迷魂物質迹象。至於辯方傳召的英國法醫,蘇官認為其只單憑照片檢驗,未能令人信服。

對於兩名法醫均指無法肯定林的傷勢屬自殘還是他人所為,蘇官指這非案件關鍵。他認為林的手機出現其口中國安人員「許可」的來電及通話紀錄,只是林預先設定以加強其謊言的可信度;林返回馬鞍山後的表現,看不出林當日曾經歷迷魂擄走和受虐。

蘇官裁定林當日在砵蘭街至登打士街小巴站途中從無拐帶事件發生,形容林步出砵蘭街球衣店後戴上帽和口罩,是為掩藏身分及掩人耳目,其聲稱的拐帶事件屬自編自導自演,裁定林罪名成立。

指有預謀沒悔意 官:判監唯一選擇

辯方指林不會轉變立場,認為沒有犯法,故不作求情,並指林家受折磨一段時間,林精神壓力很大,喪失往耶魯大學修讀博士的機會為一生遺憾。蘇官指林的「虛報」源於記者會公開地表示虛假遭遇,令各界甚至國際社會誤以為是內地政府部門的人跨境來港拐帶、禁錮及虐打不同政見者的嚴重行為,引起社會不安與恐慌。

蘇官又稱,本案虛耗警方大量人力物力,林當日帶備口罩、帽子和太陽眼鏡,犯案手法屬有預謀和有計劃,事後亦無悔意,認為林承受的精神壓力及失去進修機會屬咎由自取,即時監禁屬唯一選擇,判林囚5個月,但批准林保釋等候上訴。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8 | 2020/09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