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神域的故事是真的啊!QAQ

一看就想起SAO的聖母聖詠篇,縱使大家不曾真正見面,但在虛擬世界建立的情誼並非虛假,能有一群真心的戰友,也可說是死而無憾了吧(淚)

(來源:自由時報)

罕病玩家縱橫虛擬世界 他擁《魔獸世界》10年精彩人生

「如果人一出生時就被DNA決定了命運,那會用什麼方式留下自己的故事?」;挪威的《魔獸世界》玩家馬茨‧斯蒂恩(Mats Steen),因為先天性的罕病而在2014年逝世,得年25歲;不過在馬茨的父母為他舉行喪禮時,除了馬茨在療養院與醫院認識的人到場哀悼外,還發現竟有來自歐洲各地的網友到場告別;原來馬茨因疾病而足不出戶的時光,也在遊戲《魔獸世界》中以伊貝林(Ibelin)之名,留下屬於自己精采的「第二人生」。

綜合媒體報導,1993年,馬茨在4歲時被診斷出罹患罕見的「杜興氏肌肉營養不良症」(Duchenne muscular dystrophy),這個先天性疾病會造成肌肉退化,並使患者全身肌肉逐漸萎縮,最終無法行走,醫生更指出馬茨可能無法活過20歲。

馬茨的父親羅伯特(Robert Steen)起初認為,馬茨很可能來不及在世界上留下足跡,便早早離開了世界;後來為了馬茨,他們一家遷居到一處適合療養的小鎮生活,而馬茨在11歲之後從父親手中獲得電腦的密碼,從此開始他的「第二人生」。

馬茨在人生最後十幾年因為病情惡化足不出戶,卻在《魔獸世界》以伊貝林之名展開自己的冒險人生;他累計花了1萬5000至2萬小時、相當於10年的全職工作時間在探索艾澤拉斯,加入了一個創會10多年的遊戲公會「星光」(Starlight),並從中結交到許多感情深厚的夥伴與朋友,期間馬茨也在自己的部落格寫道「在這裡我沒有阻礙,我沒有枷鎖,我能成為任何我想成為的人;在這裡,我像一般人一樣正常。」

不過,馬茨最後仍在2014年因病情惡化而離世,得年25歲;他的父親羅伯特原先認為馬茨生前並沒有多少認識的人,不過羅伯特還是含淚將馬茨的訃聞記上部落格,星光公會的成員得知後,散居各地的成員甚至集資幫助其他成員趕至挪威向馬茨告別;這時羅伯特才知道,在他不知道的另一個世界裡,兒子花了10年留下一段精彩的人生。
matssteenrip2.jpg
(來源:4GAMERS)

《魔獸世界》失能症玩家過世後,父親才發現他在艾澤拉斯的存在證明

如果早在我們出生前 DNA 便決定了我們的命運,你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寫下自己的故事?如果你所剩的時間有限,你會用什麼樣的方式留下自己的傳奇?Robert Steen,一位來自挪威的56歲父親,在自己兒子的葬禮中,見證了他兒子人生最後十年在《魔獸世界》(World of Warcraft)所留下來的精彩人生。

近日挪威媒體NRK報導了一則關於一位失能症玩家的故事,該篇故事經BBC轉載報導,一位來自挪威的《魔獸世界》玩家Mats Steen因先天性的罕見疾病在2014年過世,得年25歲。然而,就在他的葬禮舉行時,他的父母遇見了一群來自歐洲各地的陌生人前來哀悼。

他們全都是Mats Steen在《魔獸世界》裡的公會戰友或好友。

誰是「Ibelin」?

2014年末,Robert與Trude兩夫妻在挪威一個教堂公墓裡,為自己那多年過著與外界隔絕,只花時間在網路遊戲的失能症兒子Mats Steen舉行喪禮。Robert在向記者描述這段故事時,還提及了他過去很擔心Mats總是玩遊戲玩到三更半夜。

Robert Steen:「回想起來,我認為我們當初應該去瞭解遊戲的世界,因為他花了這麼多時間。正因為沒這麼做,我們才錯失了以為不曾有過的機會。」

然而,就在教堂現場,除了親屬以及一些認識Mats的照護中心人員外,Robert與Trude才發現有一群他們不熟悉的陌生人。由於Mats在離世前多年幾乎沒離開過自家的地下室房間,因此葬禮上出現一群陌生人確實有點奇怪。

雖說是陌生人,事實上,Mats本人也從未跟這些人在現實碰過面。

更令人好奇的是,他們悼念的對像似乎不是親屬所認為的Mats本人,這些人悼念的是一位名叫「伊貝林」(Ibelin)的貴族,一位花花公子,一位偵探。有一些人來自附近區域,而有些人則是從遠方趕來參加葬禮。他們同樣都為Mats流下不捨的淚水。

DNA決定了他的命運

1993年,年僅4歲的Mats在慶生照片上開心的笑著,過幾年後,他確診罹患「杜興氏肌肉營養不良症」(Duchenne muscular dystrophy),一種會造成肌肉退化的罕見疾病。再過幾年,他將會全身肌肉萎縮,終至無法行走。

Robert與Trude漸漸發現,Mats經常會從盪鞦韆上摔落,而他喜歡溜滑梯,但卻看到Mats不尋常地用膝蓋撐起自己的身體,而Mats也從不跟其他小孩賽跑。當確定Mats罹患DMD後,醫生遺憾地告訴兩夫妻,這類病患很少能活超過20歲。

Robert Steen:「但Mats成功活到25歲了。」

Robert嘗試接受殘酷的現實,接受自己的兒子將無法過所謂的「正常生活」,並且將會英年早逝,來不及在這個世界上留下任何痕跡。

結果他們錯了。

《魔獸世界》的冒險

這裡再次引述Vicky Schaubert記者的話,如果早在我們出生前DNA便決定了我們的命運,你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寫下自己的故事?

Mats找到了自己的方式。

為了Mats的日後生活,他們舉家搬到蘭胡斯(Langhus)小鎮,那在那裡有著方便輪椅人士適合生活的設施。為了讓Mats打發時間,Robert也買過Gameboy給Mats在課餘時間玩樂。不過,Robert卻思考著當其他同學都在戶外運動時,Mats是否也想過在自己的閒暇時間做點事呢?

於是,Robert將自己的電腦密碼交給Mats,也開啟了這位11歲小男孩的全新世界。

「在他生命的最後10年裡,」Robert 在他的悼詞中說道:「他花了15,000至20,000小時在玩遊戲。這相當超過10年的全職工作工時。」

當然,Mats 沉迷於遊戲的行為也引起 Robert 的擔憂, Schaubert記者說得好,Mats是一位玩家(Gamer),而玩家通常是不懂早睡早起這回事。

那Mats在遊戲裡玩些什麼呢?在《魔獸世界》裡,他不是Mats,他名叫Ibelin Redmoore,有時又叫作Jerome Walker(分身角色)。

Mats在記事裡寫道:「Jerome 與Ibelin是我衍生的存在,他們代表著不同面向的我。」

那個世界叫作艾澤拉斯,一個廣大無邊且多采多姿的世界,有著大陸與神秘島嶼,有王國與部落的領地。在這個世界,Mats能像常人一樣,並且和他相遇的夥伴,展開屬於他們的冒險。

不過,當時作為父親的Robert無法理解。

「當我白天經過Mats的地下室時,窗簾是關上的。我記得當時感到很悲傷。」Robert表示:「歐不,當時我這麼想著。他的一天都還沒開始運轉。」我當時是因為覺得他的世界是如此受限而感到悲傷。

不明白遊戲世界的Robert,還以為遊戲只是單純的虛擬比賽,打中什麼,然後得分,如此而已。

「我們不懂為什麼Mats說晚上要上線對他而言有多重要,當然,如果那些人不在白天玩遊戲的話,那一定是在他們下班或放學的時候才玩。」Robert向記者說道:「我們瞭解這一切時,是他過世之後的事。直到那之前,我們還是希望他能像個『正常人』一樣晚上11點睡覺。」

「Ibelin」與「Rumour」

現年28歲,來自荷蘭的Lisette Roovers,是Mats在遊戲中非常親密的遊戲好友,她當時也出席了Mats的葬禮。15歲時她在遊戲裡認識了16歲的Mats,或者應該說,「Rumour」(Lisette的角色ID)在當時認識了Ibelin。

Lisette:「我認識Mats很多年了。他過世時令我感到震驚,並且改變了我。」

Lisette描述自己是在閃金鎮與Mats結緣,當時她正想尋找一起玩Role Playing的夥伴,這是在海外《魔獸世界》某些玩家喜愛的一種角色扮演玩法。玩家必須為自己的人物設定性格,並且依照遊戲故事作出符合遊戲背景的發言。

在Mats的部落格裡,有一篇名叫Love的文章,描述了他與Lisette相遇的記憶。

Mats:「在這個世界裡,一位女孩不會看到輪椅或者其他不同的東西。她們會透過一個方便置入的英俊、強壯的角色來認識我的靈魂、心靈和思想。幸運的是,在這虛擬世界中的每個角色看起來都很棒。」

除了遊戲世界,Lisette也表示自己和 Mats 會通信交流一些想法,兩人是非常親密的朋友。不過,偶爾兩人也會有意見相左的時候,這一切都是因為Lisette不認識真實世界的Mats。

Lisette:「他曾寫道,他討厭雪。我寫道,我喜歡雪。我當時不明白他是因為坐輪椅才討厭雪。但我不知道。」

青少年沉迷遊戲的問題同樣困擾著Lisette的雙親,他們開始不讓Lisette玩遊戲,但Mats卻依然想盡辦法用各種管道與Lisette聯繫。

Lisette:「他甚至寫了一封正經八百的信給我的父母,他試圖幫助他們理解遊戲對我來說有多重要,我還保存了這封信。」

這些事,Mats 的爸媽也都明白,自己的兒子在寫信給一位叫Lisette的女孩。

Robert:「Mats談到了這些遊戲角色,他告訴我們關於Rumour的事等等,但我們並沒有多想太多。她,Lisette,會寄禮物送Mats,甚至是生日的時候也送。我們認為很感人,我們也會故意逗Mats,他會臉紅,真的是臉紅。」

因為那些禮物,所以我們認為Lisette真的是他的朋友。你懂得,這是真正友誼的確實證明。不過我們沒有像他一樣稱呼他的朋友。我們都統一稱他們為遊戲角色(avatars)。我們對友誼的看法非常傳統。

「星光」公會

在《魔獸世界》裡,Mats也有自己的公會,名叫「星光」(Starlight)。根據Robert事後學習遊戲世界的知識後向記者說明,要加入該公會需要內部人員的推薦,並且接受一兩個月的試煉來證明自己才能加入。

該公會在《魔獸世界》歐洲伺服器裡已創立滿12年,至今仍在活躍當中。Kai Simon,現年40歲,角色名稱Nomine,正是星光公會的會長。自2014年後每到Mats的逝日當天,他們都會召集夥伴舉行追思會。

去年,Kai Simon在追思會上提及Ibelin Redmoore(也就是Mats),向大家表明要記得Ibelin是個很會奔跑與游泳的夥伴。

Kai Simon:「Ibelin是一位跑者。對他而言,能夠奔跑這件事意義重大,而能與其他人並肩而行(跑),一同分享這世界的體驗,同樣對他意義重大。」

好友的愧疚

報導中,記者Schaubert寫道,在Mats 24歲時曾在雙親外出旅行時,於自己的地下室內寫下一篇部落格日記,標題名為「我的出口」,他寫到了自己在艾澤拉斯的生活。

「在這裡我沒有阻礙,我沒有枷鎖,我能成為任何我想成為的人。在這裡,我像一般人一樣正常。」
-截錄自 Mats 部落格日記

Lisette記得自己在閱讀這些文字時感到不知所措,並且感到愧疚且良心不安,因為她曾多次挑逗Mats的情感卻毫不在意。

Lisette:「然後我便想,『從現在開始,我是否必須對他做出不一樣的行為?』但後來我決定照以前的方式對待他。因為在他部落格中寫道的,這就是他想要的。」

他很幸運

在《魔獸世界》裡她叫Chit,是一位來自英國的65歲老玩家,Anne Hamill,也是一位退休的心理學家。和Lisette與Kai Simon一樣,她一樣是星光公會的成員。Anne表示星光公會經常對那些在現實世界遭遇挫折的人伸出援手,這一點相當令人欣賞。

「因為我們看待彼此沒有先入為主的觀念,所以在星光公會裡很有安全感。即使是那些把自己視為局外人的人。

線上遊戲是人們建立友誼的絕佳舞台。我們不會依照刻板印象來認識彼此。它提供了一個機會讓我們瞭解自己是否喜歡某人 ,一般來說只有在揭示我們的年齡、性別、殘疾或膚色時我們才能瞭解這種感覺。

我認為Mats很幸運能跟我們在同一個時間點相遇,技術上來說,在星光公會底下,他是一個重要的成員。如果他早15年前出生,他可能找不到這樣的社群。」
-Anne

他很重要

就在Mats過世的半年前,他有十天沒有登入《魔獸世界》,這對Anne而言印象深刻,因為她說Mats永遠都在線上,當你需要找人玩耍或聊天時,他都會在。最後Mats終於再次登入後向朋友坦承自己因為住院的關係,讓Anne決心把心裡話說出來。

Anne:「Mats,如果發生某些事情,你必須讓某人能夠與我們聯繫。就算你自己無法給我們留言,這樣我們就可以知道狀況。」

Anne:「你對我們很重要。」

就在Anne說完這句話後,Mats向Anne坦承了一切。

Mats:「你會這麼說是因為你已經知道我是坐輪椅的人。」

Anne進一步向Mats解釋她一點也不知情,還說:「你對公會很重要。你是一個很棒的傾聽者。在星光裡你一直是能幫助他人提升自己的人。」

存在的證明

2014年11月的某一天,Mats在醫院病逝了,他的父母甚至來不及見他最後一面。

Robert回到家中,接受鄰居與親人的探訪,他們都哭了。隨後,Robert才開始思考要向誰通知Mats過世的消息。他想到了自己兒子在遊戲世界裡的那群「角色」。

Robert:「在Mats走之前,我從來沒想過我會需要他的密碼。」

所幸,Robert想起Mats有在寫部落格,還曾給過自己密碼,才慢慢回想並取得Mats的密碼。

Robert:「如果你不認識孩子們在線上認識的朋友,你也無法理解這些人在你的孩子心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Robert:「和你的孩子溝通,讓孩子告訴你如何跟他的線上好友的聯繫方式,這麼一來才能在事情萬一發生之時通知他們。不然,他的朋友可能會永遠四處尋找,永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Robert 一邊流淚,一邊在部落格寫下了Mats過世的訊息,然後發布文章。他沒有預期誰會回應,但很快的,他便收到來自星光公會的成員許多回覆。

「他超越了他的身體界限,並豐富了全世界人的生命。」
「Mats的過世讓我非常難受。我無法形容我有多麼想念他。」
「我從不認為星光公會能有一個人成為核心的存在,但如果有的話,那肯定是他。」

隨著Robert一邊讀每一封寄來的E-mail,他終於明白自己的兒子在這十年來活過的證明,他在艾澤拉斯的夥伴們永遠留下了屬於自己的精采人生。

「一整個社群,一小群的人們突然成形了。」Robert說道:「它的規模是我們壓根不知道的存在。隨著越來越多的電子郵件寄來,他們證明了Mats存在的意義。」

最後的告別

當星光公會得知Mats的消息後,在會長Kai Simon的號召下,公會成員發起集資,讓那些沒有旅費的人能夠飛往挪威參加Mats的葬禮。從荷蘭飛來的Lisette,從英國前來的Anne,從芬蘭趕來的Janina,以及從丹麥飛來的Rikke,都來送自己的好友最後一程。

「雖然我們聚集在此,不過在荷蘭有一間教室裡正為Mats點燃蠟燭,在愛爾蘭的呼叫中心也有一根點燃的蠟燭,在瑞典的一間圖書館也有一盞燭臺,有人在芬蘭一間漂亮的客廳裡紀念著他,在丹麥市政辦公室,以及在英國的許多地方。整個歐洲,緬懷Mats的人都比這裡所有的人還要多。

我在一個世界裡與Mats相遇,在這個世界裡不會區分你是誰,不會管你擁有什麼樣的身體,或者你在鍵盤後面的現實是如何。

在那裡,重要的是你選擇的成為什麼樣的人,以及你如何對待他人。真正重要的是這裡(指著頭部),還有這裡(指著心)。」
-星光公會會長Kai Simon致詞

Robert最終明白,自己的兒子最後人生的十年,在一個他不知道的世界,一個名叫艾澤拉斯的大陸上,留下一段精采的冒險與記憶。常言道,「被遺忘,才是真正的死亡。」在Mats的故事,我們看見了他對生命的渴望,而他依然活在星光公會成員們的心中。

在Mats的部落格,有一篇文章關於他坐在椅子前看了大半輩子的電腦螢幕,他寫道:

「這不是螢幕,這是一個能夠讓你前往心之所向的通道。」

由生至死,我們都是Gamer。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8 | 2020/09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