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製作團隊新作《還願》

台灣遊戲製作團隊的新作《還願》甫一推出就出現直播主熱烈遊玩的情況,千影看遊戲片段時想起李心潔主演的《鬼域》,碰巧都是為了女兒......話說那個不時飛過來的女鬼真的有夠可怕的=口=


以下轉兩篇有關結局及劇情分析,內有劇透注意:
(來源:4GAMERS)

劇透警告:《還願》宛若互動式電影,結局解釋了主角的心安理得

為了避免爆雷,本文將會分為上下兩部份,淺談赤燭遊戲新作《還願 Devotion》的通關心得以及結局個人解釋,並以防雷分隔線保護還沒破關且不想被爆雷的玩家。

你喝過符水嗎?你知道符水的味道嘗起來的滋味嗎?在遙遠的記憶中,我只感覺到紙燒成餘燼的味道,以及毫無味道的溫開水。你看過以前50、60年代興起的「花紋瓷磚浴缸」嗎?就是以圓形馬賽克花磚砌成的小浴缸,在我10來歲阿公的老屋子賣掉後,我便只能在電影裡看見那種浴缸。

如今,我在遊戲中終於看到了孩提時期所熟悉的一切,沒錯,相信不少在80年代長大的小孩,一定對《還願》中裡的老舊公寓場景感到相到懷念。不論是映像管電視、舊式收音機、青藍色的投幣電話,牆壁上掛的獎狀、照片與牌匾... 各個細節無不感佩赤燭遊戲在刻畫時代背景與氛圍所下的苦工與努力。

赤燭自從《返校 Detention》之後受到無數台灣玩家關注與支持,新作《還願 Devotion》自然也倍受期待。說到底,這本來就是一款定調在80年代的恐怖遊戲,加上是第一人稱,《還願》帶來遠比《返校》更加身歷其境的體驗。

然而,同為恐怖遊戲,《還願》是否有超越《返校》則是標準不一,端看你用哪個角度來看待。

《還願》整體遊戲過程約可在2小時通關,與《返校》一樣有解謎,也有恐怖的橋段與設計,但我無意比較這些要素,因為每個人對於「恐怖」的接受度是主觀的,就像是「吃不吃辣」一樣。有的人吃辣,但沒辦法吃得太辣,但有人卻敢生吃辣椒,也有人一點辣都不敢嘗試。

我的著眼點在於「劇情」,是的,如果只是為了嚇人,多用點無預警的突發驚嚇(Jump scare)或是鬼抓人橋段就會有效果。但赤燭並不是這樣的遊戲團隊,至少關心赤燭的玩家都能理解,赤燭是一支擅於說故事、並且想把故事說好的團隊。

而我認為,《還願》即便不被人稱為神作,也稱得上是台灣近年來少有的「敘事型遊戲」佳作。《還願》充份地利用背景的美術色調、古早時代的文本(聯絡簿、書信)、以及遊戲中的台詞,用隱喻的手法將主人公這個破碎家庭故事給拼湊出來。

為了收集文本,我親自玩了兩輪,不常玩恐怖遊戲的我二週目還是被嚇到兩次不提,《還願》對我而言與其說是遊戲,倒不如是一款敘述相當流暢,且充滿古早情懷的「互動式電影」。沒錯,如果從一部影視作品來看,《還願》真的很令人享受。

※這裡恕不多提本作的多元演出方式,因為任何一言一語都可能在這段裡做出劇透,買遊戲玩就對了。

談到劇情,畢竟這還是一齣悲劇,也是赤燭承自《返校》的作風。常言道「人生在世,苦不堪言。」從現今社會的競爭層面來看,勝利者寡,失敗者眾,因此多數人的人生多半是苦日子的過。

《還願》也不例外。

玩家扮演的杜豐于是一位編劇家,替當時的電視戲劇撰寫劇本,只不過根據遊戲中的文本來看,他所擅長的文風比較適合更早的60年代,而不是電視普及、綜藝節目盛行的80年代。從這個角度來看,杜豐于堅持不合時宜的做法,註定了他的失敗。

迎娶國民女星鞏莉芳,還有掌上明珠杜美心,卻漸漸沒有製作人採用他的劇本,杜豐于受迫和妻子生活上的金錢壓力,加上體弱多病的女兒,美好回憶一點一滴被剝落侵蝕。

於是,杜豐于求助於民間信仰,冀望看不見、摸不著的神力,慈孤觀音,來拯救他瀕臨崩潰的人生。

事實上,從這個角度來看,80年代其實與2010年代並沒有不同,只是「形式上」轉化成不一樣的事物。不論是台灣人還是外國人,內心都有著希望借助「化外之力」來撫慰自己的人生之苦。只不過,悲哀的是不論在那個年代,最苦的總是懵懂無知的孩子。

在過去年代的孩子,大人就是絕對的權威,偶像,與榜樣。父母親往往是孩子的模板,這也解釋了美心如此信任她父親,以及想成為大明星的願望。然而,這個願望隨著她的父母爭執,以及自身的體弱多病,終究只能成為衣櫃裡的夢想。

最後,《還願》依然訴說了一個時代下「可能」發生的悲劇,而你我也知道,這樣的故事在現實中只會更加殘忍。

貧賤夫妻,百事哀。或許真的如此。

結局的解釋

雖然遊戲中被未明確交待杜豐于一家人的命運,但從故事劇情中將小女孩推下泡蛇的池子那一幕演出判斷,加上劇情最後的電話裡,迷信慈孤觀音的杜豐于,聽信「何老師」的偏方,將自己女兒泡在池子裡,杜美心小朋友應該是兇多吉少。

再者,由於遊戲是以一家之主杜豐于作為主視角,面對妻子的質疑,還堅信妻子是被不好的東西附身,也就是說,在杜豐于的眼中,妻子鞏莉芳正是妖魔的化身,遊戲過程裡你不斷地會聽到鞏莉芳追問美心在哪裡,也成就了遊戲中的鬼抓人橋段。

事實上,根據電梯那一幕判斷,鞏莉芳卻有可能是唯一還活著的人,卻也是離開的人。

至於杜豐于,最後他透過「問事」(暗指台灣民俗觀落陰)深入冥府,願意奉獻自己的一切來拯救女兒的病痛(又或者說已死亡的杜美心)。雖盡顯其父愛的偉大,然而,這一切畢竟只是杜豐于的視角。

最終那一幕,拖著身子回到家門的杜豐于,腦海裡響起了與何老師的通話,何老師還交待儀式要「輕者當日,重者七日見效」、「要對美心有信心」等說詞,相當暗示美心很可能已在不當的照料下死亡,而杜豐于依然執著求助慈孤觀音,甚至以自殘當成奉獻,無疑是一齣人間悲劇。

是的,《還願》似乎只有一個結局。一個結局,各自表述。最後那道充滿白光的世界,並不是杜豐于的天堂與救贖,只不過是他自我內心的心安理得。

人求的,就是一個心安。

(來源:ETtoday)

《還願》根本還沒結束?「四大關鍵」揭露悲劇才正要開始

2/19號晚上9點,當還願一上架後,GOOGLE搜尋引擎熱度瞬間被衝爆了,在實況平台TWITCH上,甚至超過千位台灣玩家同時直播,其中知名實況主魯蛋(現名:餐餐自由配)的實況台,更是衝上了同時線上人數4萬多人的成就。遊戲如此火熱的原因,要歸功於2017年赤燭的處女作《返校》轟動全球,白色恐怖故事讓全世界看到台灣遊戲創作者的驚人能量。

那麼如今這作《還願》品質又如何呢?在PTT討論版上,網友直指其營造的氣氛十分優秀,恐怖程度更甚《返校》,但也有唯一的缺點,那就是遊戲的時數實在太短了。

在經歷過四個膽顫心驚的章節後,玩家終於能看到《還願》中的邪教「慈孤觀音」害死主角杜氏一家人,優秀的鋪陳轉折讓一些人玩到結局後不禁落淚,但更多是感到意猶未盡的人,「甚麼?這遊戲結局就這樣嗎?不夠玩啊啊!!」

由於是敘述杜豐于一口的慘案,其固定的劇情線幾乎沒有第二結局的空間,這也讓許多人扼腕覺得可惜。但如果玩家有心的話,靠著對岸玩家近期破解出來的蛛絲馬跡,再加上之前赤燭所釋出的所有消息,就可以知道《還願》這作還藏著不少的秘密,看完以下整理出來的四大關鍵,你就會知道,原來官方還隱藏了這麼多東西:

1. 前導ARG與本作的關聯

「在1980年代台灣,在這塊信仰與生活密切連結的土壤上,一戶三口之家在老公寓中曾有的日常光景,以及一些難以抹滅的回憶。」

看到《還願》的官方文字是如此介紹,就很容易理解為什麼劇情這麼短的原因了,那就是因為主要劇情就是「杜豐于」一家,他們家的悲劇演完了,遊戲當然也理所當然地結束了。

但這一切仍然有很多詭異的地方,最可疑的就要屬赤燭公司在遊戲上市前半的「前導ARG活動」,基本上在這個實境遊戲過程中,只是在接觸一個奇怪的宗教團體「陸心會」:

《還願》根本還沒結束?「四大關鍵」揭露悲劇才正要開始

*本文全由筆者胖丁自創,文中涉及《還願》劇情雷,請謹慎閱讀。

2/19號晚上9點,當還願一上架後,GOOGLE搜尋引擎熱度瞬間被衝爆了,在實況平台TWITCH上,甚至超過千位台灣玩家同時直播,其中知名實況主魯蛋(現名:餐餐自由配)的實況台,更是衝上了同時線上人數4萬多人的成就。遊戲如此火熱的原因,要歸功於2017年赤燭的處女作《返校》轟動全球,白色恐怖故事讓全世界看到台灣遊戲創作者的驚人能量。

那麼如今這作《還願》品質又如何呢?在PTT討論版上,網友直指其營造的氣氛十分優秀,恐怖程度更甚《返校》,但也有唯一的缺點,那就是遊戲的時數實在太短了。

在經歷過四個膽顫心驚的章節後,玩家終於能看到《還願》中的邪教「慈孤觀音」害死主角杜氏一家人,優秀的鋪陳轉折讓一些人玩到結局後不禁落淚,但更多是感到意猶未盡的人,「甚麼?這遊戲結局就這樣嗎?不夠玩啊啊!!」

由於是敘述杜豐于一口的慘案,其固定的劇情線幾乎沒有第二結局的空間,這也讓許多人扼腕覺得可惜。但如果玩家有心的話,靠著對岸玩家近期破解出來的蛛絲馬跡,再加上之前赤燭所釋出的所有消息,就可以知道《還願》這作還藏著不少的秘密,看完以下整理出來的四大關鍵,你就會知道,原來官方還隱藏了這麼多東西:

1. 前導ARG與本作的關聯

「在1980年代台灣,在這塊信仰與生活密切連結的土壤上,一戶三口之家在老公寓中曾有的日常光景,以及一些難以抹滅的回憶。」

看到《還願》的官方文字是如此介紹,就很容易理解為什麼劇情這麼短的原因了,那就是因為主要劇情就是「杜豐于」一家,他們家的悲劇演完了,遊戲當然也理所當然地結束了。

但這一切仍然有很多詭異的地方,最可疑的就要屬赤燭公司在遊戲上市前半的「前導ARG活動」,基本上在這個實境遊戲過程中,只是在接觸一個奇怪的宗教團體「陸心會」:

奇怪的是,在參加這些「陸心會」活動時,你很難找到《還願》的「慈孤觀音」有甚麼關係。但當那些ARG玩家解到最後,就發現了一點點稱不上是非常相關,但又確實有點關係的線索:

首先是跟蹤狂「鞏邵華」其實是《還願》女主角鞏俐芳的姪子,在ARG前導遊戲中,他甚至有這樣的對話內容:

「這困擾我很多年,小時候有個表姊(杜美心)跟我很好,我們常一起玩,有一天她突然不見了,但那時還小,我爸媽就沒有跟我說實話,長大後我才發現他們家出大事,那件事還有登上報。」

「我不知道,所以現在有機會,我想查個清楚,那些人欠我阿姨(鞏俐芳)一個交代,沒人打醒大家,悲劇只會一直重演。」

在ARG遊戲到了最後,整個遊戲都失蹤的陸心會幹部簡晶菁,終於更新了她的IG,上傳了她新的「傳道影片」,在背景中可以看到,壁上掛的正是在《還願》中害慘杜豐于的「慈孤觀音」。

原來《還願》中的何老師,在20年後還把慈孤觀音發展到成了一個大型宗教,但這個前導預告為什麼要講跟遊戲沒有太大關連的20年後呢?最大的可能就在於,遊戲的主軸並不單單只是杜豐于一家的慘劇,而是圍繞著「慈孤觀音」受害的所有家庭。

也就是說慈孤觀音才是主軸。

2.那受害者還有誰?

在《還願》遊戲尾聲時,你能聽到一卷來自何老師住處的錄音帶內容,裡面有著三名信徒在抱怨,「捐很多錢但兒子還是考不上的葉太太」、「跟偷吃來的男友一起敬拜的小三女」、「大罵神棍害死爸爸沒去化療的奉獻十年的信徒男子」。

而在近期對岸的燭學家們也破解出幾張,遊戲檔案內含卻未在遊戲中看到的內容,看到這些你可能會非常驚訝,首先是第一張:

「有求必應何仙姑,社區型小觀音廟」

在這張流出的報導圖中提到,十七年前,慈孤所在的6梯5樓公寓陸續發生兇殺案與小男童墜樓意外,因此我們可以更新一個概念,那就是這位「何老師」其實騙了一整個社區內的人,而《還願》多多少少都有提及這些人。

3.住二樓的林太太

「鄰居性侵女兒,單親父為還債默許」

流出的報導指出,林姓男子的女兒長期被鄰居性侵,但因為欠債於陳姓男子的原故,居然默許鄰居這樣做。那這位林姓男子與陳姓男子又是誰呢?

在《還願》一開始的1980年章節,收到打火機後看牆上的日曆,我們就能看這樣的一串字跡,「二樓林太太,電話02-XXXX-XXXX」,我們可以知道這其實是「杜豐于」的鄰居,但這位陳姓男子又是誰呢?

4.養紅龍的有錢陳姓男子

「毆妻分屍餵魚!狠男藏屍兩周假造逃妻啟事」

據流出的報導照片指出,陳姓男子於公寓中殺妻並分屍餵紅龍魚藏匿,因此遭到羈押。由上方的林姓男子欠她錢,與他有飼養一條紅龍魚來看,我們可以推測這名陳姓男子是個有錢人

在赤燭之前的官方預告中,貼出了這樣的一張「租屋啟事 」,寫明了公寓是6梯5樓,而且左下角更有人在找她的女兒,從潦草的字跡來看,令人懷疑是不是鞏俐芳在喪女後精神崩潰,亂發尋人啟事。

但更重要的是屬於右上方那張小小的「警告逃妻」:

「妻黃秋榮...主婦職守棄家中小兒於不顧慎自外出...夫陳亮」

由文字敘述來看,更可以推斷林姓男子與其女兒,還有陳姓分屍男子,與杜豐于一家共住同一公寓,而本文上方的何仙姑的報導,更是直指這些人的慘劇皆是因慈孤觀音引起。

雖然目前《還願》的體驗或許讓許多玩家覺得可惜,但看到這些滿滿的隱藏悲劇,或許是在暗示,還願的故事其實還沒結束。

不管是前導ARG,還是破解出來的報導與赤燭官方的預告圖片,都重新告訴了我們一件事,那就是《還願》肯定是圍繞著「慈孤觀音」邪教悲劇的故事,而杜豐于一家僅僅只是冰山一角,未來我們或許可以期待,有關《還願》的更多更新,甚至是付費DLC,總之《還願》的恐怖旅程,現在還沒結束。

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這篇好像有不少地方重覆了030

No title

修好了=3=~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2 | 2021/03 | 04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