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隊的「雜牌軍」之夢

日前丹麥國家隊球員與足總鬧分歧,令一眾「雜牌軍」成為「僅此一仗」的國腳,對丹麥足球而已是一場小小的鬧劇,但對出現球員來說卻是一場美夢,雖然不比92年奪得歐洲國家盃的丹麥童話,但什麼都可能發生,正是足球有趣之處。

(來源:香港01)

歐洲國家聯賽開鑼 丹麥勢派5人足球隊+業餘球員出戰

歐洲國家聯賽即將展開,丹麥國家隊勢派雜牌軍出戰,當中有效力低組別聯賽的業餘球員,更臨時請5人足球隊的國腳助陣。

基斯甸艾歷臣及卡斯柏舒米高等人呢?原來丹麥球員與丹麥足總未能就商業權益達成協議,所以一班常規國腳以至在丹超及丹甲的職業球員,都不會在今次國際賽期為丹麥披甲,故此丹麥足總不得不拉雜成軍。

丹麥在今月國際期先友賽斯洛伐克,再在歐洲國家聯賽首戰對威爾斯,但極大機會不會見到基斯甸艾歷臣及卡斯柏舒米高等國腳為丹麥上陣,甚至連職業球員都見不到。因為丹麥足總與球員未能就商業權益達成協助,談判破裂,他們不但無法徵召到艾歷臣等星級球員,就連在丹超以至丹甲效力的職業丹麥球員也不會為國披甲。

逼於無奈之下,丹麥足總臨時拉伕,向國內第3級聯賽、即丹乙的球員招手,因為業餘球員大多不屬於丹麥的球員公會。據丹麥傳媒報道,現排丹乙射手榜首的30歲球員柯芬堡(Christian Offenberg)將入選國家隊,他效力BK Avarta,在開季頭6場聯賽攻入5球。除了低組別聯賽的業餘球員外,丹麥足總希望5人足球國家隊的成員可以助拳。

除了球員完全不同外,教練亦有變,原本的丹麥主帥哈列迪(Age Hareide)及助教湯馬臣都不會在今次國際賽期領軍,改由前國腳中場約翰贊臣(John Jensen)暫時帶隊。約翰贊臣說:「見到現在的情況,這次爭拗中只有輸家,而最大的輸家是丹麥足球。我希望幫到大家度過這場比賽,之後雙方盡快找到解決辦法。丹麥國家隊對我人生及職業生涯而言都無比重要。我希望自己微小的貢獻,有助解決現時的負面情況。」

丹麥足總方面表示,他們一定會派隊參加這兩場比賽,因為棄權的話,不但會被罰款,更可能被踢出歐洲國家聯賽。至於球員代表方面,艾歷臣與眾常規國腳都在哥本哈根,這名熱刺中場透過球員公會發表聲明,希望足總短暫延長現有的商業協議,那麼他們就會為丹麥披甲,比賽後繼續談判,「我們都在這裏準備就緒,大家都想為丹麥而戰,我們希望化解爭議,而非令問題惡化。」

(來源:上報)

選業餘球員五人足球國腳踢國家聯賽 丹麥隊搞邊科?

一班從未踢過國際A級賽既業餘球員加五人足球國腳,丹麥會踢出咩表現呢

歐洲足協首次舉辦的國家聯賽周四(9月6日)開賽,今夏在世界盃踢入十六強的丹麥國家隊周中輪空,周日(9月9日)對威爾斯前,先在周三(9月5日)與斯洛伐克踢國際友誼賽,但因丹麥足總與該國足球員協會未能就肖像權的商業合約達成新協議,因此丹超、丹甲球員未有入選24人大軍,該國只能以丹乙、丹丙甚至五人足球國腳組成1支臨時湊合的國家隊,並由阿仙奴前球員贊臣領軍。

丹麥國家隊這次出戰國際賽的陣容與雜牌軍無異,據當地媒體當中只有8名11人足球的職業球員,都來自丹麥乙組聯賽球隊,當中包括射手榜首位的Christian Offenberg,而丹麥丙組聯賽其中3隊都有業餘球員入選國家隊,由於球員並非主帥哈雷迪(Age Hareide)過往選用的一批,因此丹麥足總委派1992年丹麥捧歐國盃的隊員之一的贊臣領軍。

贊臣表示:「事已至此,我只看到各方都成為這次爭拗的輸家,丹麥足壇受害最深。我答應幫忙,是因為比賽必需要踢下去,我只望帶領球隊完成2場比賽,之後各方能找到解決問題之道。」

英超熱刺中場基斯甸艾歷臣周二(9月4日)發聲明稱,丹麥足球員協會向足總提出暫時延長舊有協議,好讓一班常規國腳能夠出戰:「全隊國家隊球員都同意按原有條件與足總洽商,以挽回丹麥足壇顏面,並且盡快平息糾紛,希望足總答應延長原有協議1個月。」

丹麥足總行政總裁畢頓美亞則稱:「如果我們不派隊去踢比賽,將面臨以百萬元計的罰款,國家隊也面臨被逐出賽事,這樣丹麥足運在多個範疇將回到石器時代。」

(來源:上報)

丹麥「業餘兵團」友賽負斯洛伐克 主帥:我在飛機上問他們名字和位置

由於丹麥足總與丹麥足球員協會未能就延續商業協議達成共識,前者只能由第3、4級聯賽選擇一批半職業或業餘球員組成一支「國家隊」,在周三(9月5日)的國際友誼賽作客對斯洛伐克,這支雲集學生、木工、Youtuber、建築斯、售貨員、獄警、船舶機匠等各行業人馬的隊伍,0:3不敵對手,丹麥足總形容此役是「光榮的敗仗」,而臨時主帥贊臣只不過是在球隊飛赴斯洛伐克的航班上,去認識每名隊員。

這支臨時拉伕的丹麥隊固然對斯洛伐克沒有練兵作用,甚至連吸引力也很低,主隊將票價減至1歐元,斯洛伐克主力咸錫也稱:「這樣的一場比賽很難令人有動力去踢。」丹麥的正選陣容有丹麥乙組、丙組聯賽球員各5人,餘下1人為五人足球門將Christoffer Haagh,斯洛伐克憑阿當尼米錫、魯斯勒及對方球員Adam Fogt「擺烏龍」,以3:0取勝。

主隊是役22次攻門9次命中目標,丹麥就錄得6次攻門、1次中框,率領這支「雜牌軍」的丹麥前國腳贊臣稱:「往斯洛伐克的航程中,我與每名球員都談過,因為我對他們沒有認識,所以花了一整程時間去問他們的名字和場上位置。」丹麥鋒將Christian Offenberg表示:「我們可以光榮離開這裡了,在場上我們力抗對手,我很自豪。」

丹麥在周日(9月日9日)出戰歐洲足協國家賽主場對威爾斯,目前未知一眾常規國腳屆時會否出戰。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丹麥友賽不敵斯洛伐克 替工丙組仔:昂首挺胸離場

丹麥周三晚在國際友誼賽雖然作客以0:3不敵斯洛伐克,但由於國家隊嚴重缺乏球員而當替工上陣的一眾業餘兵,賽後異口同聲指他們仍能昂首挺胸離開球場。

丹麥今仗有16名球員是首次為國家隊上陣,效力國內丙組球隊Avarta的前鋒奧芬保賽後說:「我想我們至少可以有尊嚴地離場,我們在場上未有退縮,對方其實不太能夠壓倒我們,我感到驕傲。」丹麥足總因為贊助問題未能和一眾常規球員達成協議,結果在這場比賽只能派出由低組別、甚至是室內五人足球球員所組成的隊伍應戰。

本身是丹麥五人足球隊中場的拉斯姆斯祖漢臣,以及門將基斯杜化海格,今仗都正選上陣,海格賽後形容今場比賽是「瘋狂的經驗」。他說:「這當然是非常奇怪的情況,但我一直都期待首次為國家隊上陣,我認為所有球員的表現都很好。」

丹麥本周日會在歐洲國家聯賽首輪賽事主場迎戰威爾斯,暫時未知這支「替工隊」會否繼續出賽,抑或一眾常規球員和丹麥足總之間的風波已經平息。

(來源:運動視界)

職業球員杯葛,業餘聯賽出力為丹麥打國際賽

當代足球史上值得紀念的一天,沒有國家認同、國家榮譽的包袱,像是「水滸傳」最後的情節,鄉野好漢們被朝廷招安、遠征叛亂的方臘,丹麥足協在確認國手們集體拒絕徵召後,徵召了部分業餘聯賽的球員、五人制選手,組成丹麥國家隊遠征斯洛伐克打國際友誼賽。

職業運動史上的「封館」罷工,最有名的多在美國,大聯盟、NBA都發生過,冰球NHL甚至是全年休兵,主因都是「勞資協議」談判破裂,勞資協議(Collective Bargaining Agreement,簡稱CBA)涉及大小事,從底薪、頂薪、商業利潤球員分紅、退休金制度(類似國民年金繳納系統)都有規範,由於美國職業聯賽多半是單一的封閉聯盟,這件事會比歐陸為主軸的足球界要常被討論到。

丹麥足協(DBU)是少數會把國手出賽獎金對外公布的國家機構,幸虧好幾年來的勞資關係,長年來這國家的體育系統還算透明,而且資方代表的球員工會一直很團結,但這次,協議僵局碰上了國際賽,才會讓整件事棘手起來。

你要為「國家榮譽」買帳、還是照規矩走?

丹麥足協(DBU)是全世界最透明的足球機構之一,球界沒有繁雜派系,球員代表國家隊出賽的金額,都有清楚明白列在網站上。

8月1日
男足成年隊現有『勞資協議』到期,意思是新的協議達成之前,勞方是不開工的,除非特別狀況允許之下,勞資雙方當然是足協(DBU)、與球員工會,從2018年1月就開始談話,大家都想避免2017年女子隊的悲劇 – 2017年丹麥女足勞資協議破裂,球員拒絕出賽,讓丹麥無法出戰2019女子世界盃資格賽,被裁定0-3落敗給瑞典。這場關鍵的落敗影響丹麥深遠,因為丹麥與瑞典是同組最強,每一組只有小組第一能晉級。

8月20日
由於談判沒進展,球員工會主動對媒體提示此事。8月27日丹麥足協以各省足協名義發公開信給國手,希望他們以大局為重,球員工會隨即以「現有勞資協議延長一個月」替代,因為9月初有2場國際賽,友誼賽出賽斯洛伐克、以及全新的歐洲國家聯賽出陣威爾斯。

勞方提出「延長」一個月的論點,並非不想就當下談判進度退讓妥協,而是長年來丹麥足協與國手在某些「議題」上始終不一致,例如肖像權,先前引起過些爭議,因為不相信能幾天內搞定這部份,勞方提出延長一個月,丹麥足協設定在8月底的最後一分鐘為截止日,繼續會談。

9月1日
兩方未能達成協議,丹麥足協提出邀請,請國手在9月2日到訓練營集合,並且歡迎他們表態參加不參加。

同日稍晚,球員工會對外表示,國手們絕對不會響應這次的徵召。國手William Kvist 說出場費不是問題,從來都是「勞資協議」沒達成、才讓國手拒絕效力。

9月2日
國手Thomas Delaney表示,球員願意在「現有協議」上延長一個月,丹麥國家隊的協議通常是「一屆世界盃」為限,就是每一簽4年。

當天稍晚,丹麥足協拒絕提議,說球員工會提出的要求、最新一份的offer他們無法接受,他們考慮停止徵召這些球員,國際賽的出賽球員他們要另外找。

9月3日
丹麥足協開始打電話給頂級聯賽球隊,希望找到選手頂替原本的國手出賽。

中午,原本的國手們齊聚於哥本哈根開會,說明他們不會在勞資協議談判破裂的情況下出賽,由於勞資協議涉及勞資兩方,希望所有職業球員響應。

同時間,丹麥足協對媒體提出了他們的憂慮,所有丹麥一級(超級聯賽)、二級(丹麥1st)聯賽的球團都拒絕了足協的邀請,意思是所有丹麥一二級職業聯賽的選手聯合杯葛丹麥足協。

9月4日
丹麥足協宣布,他們與五人制足球協會達成共識,將會徵召幾個五人制足球國手,來加入即將舉行的國際賽,另外也跟國內三級聯賽的幾個選手接觸,有幾個人已經答應加入這支丹麥國家隊。

世界上多數媒體是從這個段落加入,五人制足球國手跨刀11人國家隊。

9月5日
丹麥足協宣布24人名單,一開始訂位航班還使用假名,避免他們遭到無端騷擾,並且說自從明星國手們拒絕出賽後,收到大概快200封email,都是自願為國出賽。

媒體自然想知道誰答應穿上國家隊戰袍,是否有「現役國手」、或者「一二級聯賽」球員(隸屬球員工會)是叛徒,丹麥足協也保密到家,專機起降區不給拍,還用消防車擋住媒體視線,讓人摸不清是誰上了飛機。

丹麥隊全體上飛機後,足協才公布到底選了誰當國手,球員家屬都很興奮,也有不少人覺得這些球員是叛徒。

這些是丹麥人都不見得認識的丹麥最新國手
Goalkeepers: Morten Bank (Avarta), Victor Vobbe Larsen (Tarup Paarup IF), Christoffer Haagh (Jægersborg Boldklub)

Defenders: Christian Bannis (Tarup Paarup IF), Mads Priisholm Bertelsen (Tarup Paarup IF), Christian Bommelund Christensen (Jægersborg Boldklub), Victor Hansen (Frederikssund), Nicolai Johansen (Vanløse), Daniel Nielsen (Vanløse), Kasper Skrap IF)

Midfielders : Rasmus Gaudin (Vanløse), Adam Fogt, Anders Hunsballe (Greve), Oskar Højbye (Vanløse), Christopher Jakobsen (Hillerød), Rasmus Johanson (HIK), Kevin Jørgensen (Jægersborg Boldklub), Kasper Kempel (Skovshoved) , Simon Vollesen (Birkerød).

Attackers: Anders Fønss (Tarup Paarup IF), Troels Cillius Nielsen (Birkerød), Christian Offenberg (Avarta), Daniel Holm Sørensen (Skovshoved), Louis Veis (Jægersborg Boldklub).

職業運動史上的美國人多半照「規矩」走,丹麥人也是,以製造樂高玩具出名的國家,人們行事風格如同世人印象中的北歐人,他們並非第一次杯葛丹麥足協,2017年女子國家隊就因為勞資協議談判不成,而聯手杯葛國家隊,導致國家隊比賽被迫棄賽,世界盃資格賽直接被裁定輸球。

1年過後「危機」輪到男子隊,談判破裂後,成年隊這些明星國手宣布拒絕被徵召,丹麥足協也很強硬,對外都說談判不成、勞方二次加碼他們無法接受,於是改徵召其他球員,可是這次跟足協對立的就是職業球員工會,最後丹麥足協繞圈找了另外的人當總教練、找了業餘聯賽的球員、找了五人制球員來充數,反正照國際規定,符合代表丹麥隊的誰都能當丹麥國腳,不是嗎?

球員工會代表是知名律師 Mads Øland,許多小球隊、以及職業球員都對他讚不絕口,務實個性的他對於丹麥足協卻是很難纏,一般會以為工會就是吵加薪而已,其實工會還必須做的是「確保薪水如期發放」,這點對誰都很重要,所以避免資方破產、亂伸張權限是工會必須替球員做的。Mads Øland是那種不會妥協、也很難進攻的鷹派——丹麥媒體了解他。

丹麥足協與工會這次的爭端在於「肖像權使用」。世人認識的大國足協、俱樂部豪門,贊助球星的廠牌如果與國家隊、俱樂部不同(球員穿A牌、球隊是N牌),「約定使用」肖像權這部分就很重要,就是要講好才能用,或乾脆避免強碰,然而丹麥足協從沒在這塊好好的處理,導致國手時而入鏡足協贊助商的宣傳、強碰自己的贊助商,也有球員穿著自己贊助商商品進入國家隊活動區(只有贊助商能在該區活動,即便中華隊主場館外一定距離,流動小販不能夠進入的原因在此)的尷尬情形,簡言之有些事前幾年沒遇到沒協議好,這次勞方堅持要講清楚簽字,但沒達成。

去年女足球員跟丹麥足協的攻防點在於「雇員關係」, 女足選手(勞方)堅持她們與足協的關係是「僱傭」而不是「承攬」,要確認足協是「雇主」,講到這不少人已經明白其中的差異,最後撕破臉。

也許很多人覺得這是鬧劇,拿國家隊成績開玩笑,然而這件事兩造都處理的不錯,丹麥足協學到了去年的教訓,成功找到勞方「轄外」的人來頂替,引發關注,而且製造緊張氣氛,拉回具有優勢的勞方一城。

丹麥足協怎麼做?

● 賠償主辦國斯洛伐克的收入,斯洛伐克足協調降票價為1歐,買貴可退
● 週日丹麥迎戰威爾斯,票價降價為10丹麥克朗(台幣48元)
● 讓23個業餘球員出賽,迎接人生第一次國家隊出賽

斯洛伐克還是派出了「正常」的陣容迎戰業餘球員組成的丹麥隊,幾位知名的球員Hamsik, Weiss, Skrtel都有出賽,最後以3-0擊敗了丹麥人,不是預期的5、6球大屠殺,丹麥人整場球賽認真跑動、在前場都高壓逼迫斯洛伐克球員,身體素質這部分確實沒話說,是當代足球員的水平,看出水平差異的部分就是守備經驗(儘管奔跑能量滿分)、以及進攻持球,這是業餘跟職業的差異。

比賽完後,丹麥輿論多半對於業餘球員組成的臨時陣容感到滿意,認為大家完成階段性任務,球員們也開心自己完成「夢想」,不丟臉的為國上陣踢了場好球賽。

(來源:NOW新聞)

同足協停火 丹麥主將回歸

丹麥星級球員基斯甸艾歷臣及卡斯柏舒米高等人與足協暫時休戰,會在下一場歐國聯對威爾斯的比賽回歸。

據丹麥足協最新發出聲明指,球員暫時同意為國家隊於下周日對威爾斯一戰上陣。「球員協會和丹麥足協於今天達成協議,男子國家隊將會於周日對威爾斯的歐國聯比賽上陣。丹麥足協和球會協會達成臨時協議,球員會為一隊上陣直至2018年9月30日。」 「雙方以同意於9月10日繼續商討全新的永久協議,就目前的臨時協議,球員出戰威爾斯時將會原用之前的勞資及肖像權協議。」

早前丹麥球星基斯甸艾歷臣及卡斯柏舒米高等人因不滿獎金安排、福利及肖像權等問題,紛紛退出了國家隊,令丹麥以一支業餘兵團在友賽負0:3斯洛伐克,當中包括建築師、售貨員、獄警等雜牌軍。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