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工程/沉降/辭職風波(上)

難得有時間才能整理好報導,因為實在太多了XD由以前被發現剪斷鋼筋到再揭發沉降等問題,港鐵的管治威信接近破產,港鐵高層及政府的昏庸程度令人咋舌,還是看報導吧~
mtr1881.jpg
(來源:HKET)

職員5次目睹或有人匯報鋼筋被剪短 禮頓及分判商陳述羅生門

港鐵沙中綫紅磡站月台鋼筋接駁涉剪短造假,港鐵今日(15日)向政府提交報告,披露有2名駐地盤職員曾目睹或有人向他們匯報鋼筋螺絲頭遭剪短的證據;而承建商禮頓跟分判商陳述亦有出入,惟港鐵稱未知有關指控是否可信或可靠,未能達成任何意見,但會向政府提交相關資料,以配合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

港鐵稱,曾向19名現職及已離職之港鐵公司員工、3名由於禮頓聘任的人員、受聘於禮頓的分判商泛迅建築有限公司及中科興業有限公司的代表會面,以了解紅磡站鋼筋接駁位被剪短一事。

雖然所有受訪的港鐵的職員並無目睹鋼筋螺絲頭部分被剪短,惟2名駐地盤職員稱,自己曾看見或有人向他們匯報鋼筋螺絲頭遭剪短的證據,如鋼筋螺絲頭與連接器的接駁位有縫隙、或鋼筋螺絲頭部分末端被剪短。

其中一名地盤人員憶述指,2015年8月至12月期間曾看到或有人向他匯報鋼筋螺絲頭部分遭剪短多達5次,他於同年12月電郵禮頓提出此事,並要求他們加強質量檢查及控制。,而禮頓亦因而向泛迅發出不合格報告,泛迅處理跟進後,個案已完結。

而第二名駐地盤人員則指,在同一時期的兩次事件中,他看到有鋼筋螺絲頭部分被剪短的證據,並在首次遇到此情況時拍下鋼筋末端被剪短的照片;而首名駐盤人員憶述的第三次鋼筋被剪短事件可能跟此事相信。而據受訪人員憶述,港鐵於2015年12月後再無發現其他鋼筋遭剪短事件。

雖然港鐵監察人員已要求禮頓糾正,惟一名駐地盤人員透露,「其中一次有三條鋼筋並未有作出糾正」。

港鐵報告又提及,禮頓向港鐵的陳述,跟禮頓其中一間分判商代表的陳述有出入,雖然禮頓代表以觀察身份在場,但禮頓其後強烈否認分判商在陳述中的言論。由於港鐵無任何足以證實該等指控的文件或記錄,故港鐵未知有關指控是否可信或可靠,經考慮法律意見後,港鐵會另行向政府提交該分判商提供的陳述資料,以全面配合政府宣布成立的調查委員會調查。

港鐵又表示,早前已委任一名獨立專家就紅磡站月台進行結構安全測試,目前正著手研究測試方法,或需時多月進行,完成後會公開結果及提交調查委員會。

(來源:眾新聞)

沙中線10車站3被揭工程問題 政府港鐵監管能力受質疑

港鐵沙中線共有10個車站,當中紅磡站、土瓜灣站、會展站3個站相繼被揭發工程問題。

紅磡站鋼筋接駁位造假、土瓜灣站有鋼筋被削走,都是經傳媒揭發,港鐵管理層才知悉問題。

即使港鐵自行發現會展站工地被挖深、臨時鋼支撐不足等問題,並發出「不及格報告」,承建商「禮頓-中建聯營」拖延逾月呈交修復方案,港鐵一直「無為而治」,任由違規工程繼續進行,不採取進一步行動,亦沒有向政府匯報、向市民交代問題。

相關工程問題近日相繼曝光,政府要求港鐵提交報告。港鐵的報告卻顯示,紅磡站工程承建商「禮頓建築」的3名受訪人員,僅向港鐵提供有限資訊;土瓜灣站工程承建商「三星-新昌聯營」更拒絕港鐵與其人員會面。港鐵未能促使兩個承建商積極交代問題。

港鐵昨日(19日)就土瓜灣站及會展站問題向路政署呈交資料後,路政署今日(20日)凌晨約一時發稿,批評港鐵接連在紅磡站、土瓜灣站及會展站出現問題,皆未有及時向政府通報,政府「完全不能接受」。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今天指,發生工程問題,現場人員包括分判商、顧問以至港鐵人員都有責任。

觀乎沙中線連串工程醜聞的事態發展,無不令人質疑,港鐵是否有心、有力監管承建商?政府作為港鐵沙中線項目的監督者,卻對工程問題一概「不知不覺」,是否毋需問責?眾新聞整理港鐵高層及政府連日來的回應,檢視兩者的監督能力及管理態度。

港鐵發現會展站問題後,兩次向承建商「禮頓-中建聯營」發「不合格報告」,惟承建商遲遲不修復方案。承建商不跟進,港鐵是否就沒辦法跟進?

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回應指,港鐵前線人員可執行得更嚴謹,今次情況不理想。他說,承建商有與港鐵商討方案,但方案所需要的時間「長咗」,港鐵亦有需要加強整個執行的嚴謹度。

港鐵總經理-沙中綫土木工程(東西線)及工程總辦公室黃智聰表示,港鐵對承建商所為感到「失望」,承建商的表現會納入日後投標港鐵工程合約的考慮因素。

沙中線紅磡站、土瓜灣站工程問題被揭發後,承建商不合作、不交代。港鐵作為沙中線工程的項目管理人,是否駕馭到承建商?港鐵與承建商的溝通是否失效?

黃唯銘回應土瓜灣站工程承建商,拒絕讓港鐵與其人員會面時指,「三星-新昌聯營」為相關工程承建商,須根據合約履行責任,如違背合約要求,港鐵可根據合約去處理。「三星-新昌」已承認做修改工作時沒有依照修補規範進行,已表明會根據規範修正。

港鐵是否有就監管承建商制定明文指引?如有,是否可以公開指引內容?

港鐵高層沒有回應。

土瓜灣站及會展站工程問題引致的損失、修正工程的開支由誰負責?會否涉及公帑?

港鐵行政總裁梁國權指,土瓜灣站修正工程的開支,他預期由承建商支付。黃唯銘補充指,如承建商不依照規範做事,港鐵會按照合約處理。

港鐵內部是否存在隱瞞、不上報問題的文化?

黃唯銘表示,所有工程都是由總承建商負責,分判商的工作亦是總承建商的管轄範圍,土瓜灣站涉事的牆不依圖則去修正,亦是由總承建商負責糾正。梁國權則指,港鐵有「嚴肅的問責精神」。

港鐵高層會否引咎辭職?

黃唯銘回應指,他非常重視沙中線工程,他與團隊努力、有決心將沙中線工程做好。

港鐵會否檢視沙中線其他車站的工程情況?

黃唯銘僅表示,港鐵會「加強審視」。

路政署昨日(19日)早上及黃昏分別收到港鐵就土瓜灣站提交的報告,以及會展站的資料。署方昨晚發稿指,正審視土瓜灣站報告,並會在有需要時要求港鐵澄清及提供進一步資料。

路政署今日(20日)凌晨約1時再度發稿,嚴辭批評港鐵及承建商處理會展站工程問題的態度,「 可能會帶來嚴重的安全隱患」,運房局及路政署「深表遺憾」。新聞稿續指,港鐵接連在紅磡站、土瓜灣站及會展站出現的建造問題,皆未有及時向政府通報,而是由傳媒提出,署方才知悉,政府「完全不能接受」。署方又批評港鐵提供的資料仍未能解答多個問題,路政署要求港鐵作全面和詳細的交代,並要求港鐵「全面檢討其監督工程制度的實施」。

運房局局長陳帆今早見傳媒時表示,希望港鐵日後做好自身管理系統,在工地和質量監管方面抓得緊些。港鐵發現問題時,無論前線或中層人員,亦需盡快上報管理層,讓董事局以至政府適時得到通知,採取適當的行動矯正錯漏。陳帆指,任何涉及工程進度、財務偏差及公眾安全的情況,港鐵都需要向路政署作出匯報,在這三個層面,政府「抓得非常之緊」。

陳帆以運房局局長身份在港鐵董事局任非執行董事,是否可以與沙中線連串工程問題劃清界線,毋需負上任何責任,僅由港鐵和承建商負擔責任?

陳帆未有回應政府及他的責任,只是表示,當事情發生時,在現場的同事,包括分判商、顧問以至港鐵人員都有責任。當他們知道有事情發生時,如果他們處理得到,但按機制都需要向他們的上層匯報。

不過,根據運房局及路政署呈交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資料,沙中線整項工程以「服務經營權」模式進行,由政府撥款,並委託港鐵進行建造工程。政府稱,根據委託協議,政府有機制「密切監督」港鐵工作,包括透過路政署署長領導的「項目監管委員會」,每月開會檢討項目進度,監察採購活動、招標後的成本控制及有關合約申索的處理。港鐵每月向路政署提交進度報告,匯報沙中線項目的最新進展和財務狀況。此外,路政署亦聘請監核顧問,協助署方進行監察工作和定期審核,向路政署匯報項目的進度有否存在滯後的風險,並就港鐵建議的追回施工進度措施是否合適向署方提供意見。

(來源:HKET)

沙中綫承建商拒晤港鐵 議員抨監管失控

沙中綫土瓜灣站工程被指有牆壁遭偷薄,港鐵披露車站2幅牆壁共3個位置,無依圖則施工,共約59平方米牆壁的鋼筋被削走;更揭示有港鐵監工明知鋼筋被削卻知情不報。而港鐵展開調查時承建商更拒絕會面,有議員批評監管近乎失控。

港鐵於死綫後1天、延至昨日才向路政署提交土瓜灣站的工程報告。事件涉及車站上層月台3號及4號樓梯旁,各200毫米厚的內牆,完成牆身工程後發現內牆部分位置表面鼓起,各位置厚度不一。據承建商「三星-新昌聯營」向港鐵書面指出,在隨後鑿開、鋪平及修補過厚的內牆,以便鋪墊紙皮石期間,3個位置的鋼筋被移除,面積分別涉及8、18及33平方米。

於早前有報道稱,涉事鋼筋以風煤方式焊斷,或令鋼筋拉力失效,港鐵沙中綫土木工程(東西綫)及工程管理辦公室總經理黃智聰稱,承建商無交代鋼筋剪除方法,但為了謹慎起見,港鐵會重新鑿開兩幅共320平方米的牆壁檢查;一旦發現有鋼筋以風煤焊斷,港鐵會要求承建商補回鋼筋。港鐵強調施工不當對內牆、鄰近樓梯及自動扶梯無安全風險,會盡快展開修復。

報告又披露,有1名港鐵駐地盤監督,曾留意1道樓梯旁有橫向鋼筋被移除,但無上報,港鐵十分關注事件,會就有關缺失展開紀律程序,但無交代將如何懲處。港鐵又指調查期間跟9名員工會面了解情況,但承建商拒絕跟港鐵會面。

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林卓廷批評,承建商不配合調查,「當港鐵無到」,顯示港鐵對承建商的監管近乎失控,情況令人憂慮。

路政署對於土瓜灣站有工程監督問題,深表關注,現正審視報告資料,有需要時會要求港鐵澄清及提供進一步資料。

(來源:眾新聞)

港鐵高層會否問責引咎辭職? 馬時亨:當務之急處理機制問題

港鐵沙中線接連被揭發有工程問題,港鐵主席馬時亨、行政總裁梁國權、工程總監黃唯銘今午見記者時,多次被問到港鐵高層會否為事件問責、會否引咎辭職。馬時亨未有直接回答「會」還是「不會」,回應指通報機制「肯定唔理想」、「有改善空間」,有些情況應上報政府而未有上報,他們需要檢討,甚至有情況是高層事發後才知悉,港鐵高層「責無旁貸」,他亦一向尊重問責文化。

梁國權則表示,沙中線工程有不合規的情況,他作為港鐵行政總裁是「responsible」、「 accountable」。梁國權用英文說:「 With regards to issues where there may be non-compliance work with law and regulation, of course we will look at those carefully. But I would say that at the end of the day, as the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this company, I am responsible; I am accountable, as the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this company.」

至於誰要負責、港鐵如何問責,馬時亨則表示,當務之急是檢討、處理機制出現了什麼問題,然後「做好佢」,最重要的是他們做好所有工作,令鐵路線開通。他又表示,期望委員會在3個月內完成審視工作,其後向董事局匯報,董事局屆時會一併審視責任問題。馬時亨強調,港鐵重視工程安全及質素,又稱很多人認為港鐵的公司管理「做得好好」。

馬時亨上周責成管理層檢視工程的監管及通報機制,港鐵董事局今早召開特別會議,決定要求轄下的「工程委員會」檢討沙中線的整體管理程序,並聘請第三方顧問協助檢討工作。被問到如何改善通報機制,他表示,董事局已要求工程委員會「落工夫」,看有何需要改善。

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批評,馬時亨及梁國權迴避辭職質詢,「所謂負責原來毫無代價,遑論任何懲處」。她又質疑,港鐵沒有承諾公開內容調查報告,亦沒有向公眾正式道歉,只是以調查時間換取觀感空間,「手段低下」。

紅磡站被揭發鋼筋接駁位造假後,承建商禮頓顯得不合作、不交代問題。被問到港鐵是否對承建商「冇符」,又是否認為承建商應向公眾交代,馬時享僅表示認同記者的說法,沒有進一步補充。

記者追問港鐵如何令禮頓出來交代,他回應指,政府已委託前法官夏正民領導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紅磡站工程問題,對方有法定權力傳召特定證人作供,惟港鐵沒有相關法定權力,他相信調查委員會將查到水落石出。

不過,要有獨立調查委員會才能逼使承建商交代問題,港鐵日後如何監管承建商?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指,合約有訂明對工程人員的專業資格、工程要求等。他又指,如果承建商表現不佳,會被記錄在案。

黃唯銘表示,工程工序繁多,港鐵如發現承建商、分包商做錯,會發出「不合格通知書」。被問到港鐵共發出多少不合格通知書、有多少問題尚未公布,他未有明確回應,只是重申如果涉及安全情況,港鐵便會公布相關事故。

(來源:星島日報)

西鐵元朗站橋躉五年前驚現沉降 去年始加固

通車十五年的港鐵西鐵線,元朗站附近兩座架空路段的橋躉,被揭發早於二○一三年因受鄰近新鴻基地產旗下的Grand YOHO屋苑建築工程影響,出現最少二十毫米的沉降,但五年來沒有公布。雖然屋宇署在一三年獲悉後,已於一五年批准港鐵進行加固工程,但相關工程在去年底始施工,即拖足四年才加固。港鐵昨證實涉及事件的建築地盤自一三年暫停工程後,至今仍未復工。新鴻基地產表示,為盡快恢復Grand YOHO第三期工程,願意支付相關橋躉加固工程費用。前九鐵主席田北辰指,如沉降達四十五毫米,列車就要停駛。

由九鐵興建的西鐵線於○三年通車,自兩鐵合併後續由港鐵營運。港鐵昨日回應傳媒報道時,解釋事件時序,指出於一○年接獲屋宇署知會,有建築工程將於西鐵線附近進行,當時公司的鐵路保護組,按與鐵路保護區相關之既定程序,要求發展商在高架橋不同位置設監測點,監測包括沉降及傾斜度等。

港鐵指,於一二至一三年左右,發現有個別的架空路軌橋躉,開始出現輕微沉降。至一三年中旬,其中鄰近元朗站的U278及U279號橋躉,沉降幅度達到二十毫米的沉降指標,遂要求發展商暫停工程,以確保鐵路運作安全,同時通知屋宇署相關情況。而該建築地盤一直沒有再進行工程,至今仍未復工。港鐵強調安全是首要原則,絕不容許其他工程,影響列車安全運作。在一三年後,公司有繼續檢查有關監測點,鐵路亦一直安全運作。

屋宇署昨回應本報查詢,指負責打樁工程的註冊結構工程師及承建商,需要確保工程不會引致附近建築物及公用設施出現超越可接受程度的沉降。而涉事的私人發展地盤毗鄰上述兩個橋躉,按規定需監測橋躉,如記錄顯示地面沉降至可接受程度的上限,相關的樁基礎工程須暫停。

該署又指,在該地盤進行打樁工程期間,沉降記錄顯示上述橋躉出現沉降情況,雖然沒有超出可接受程度的上限,亦未引致橋躉出現結構安全問題,但因應出現沉降現象及港鐵要求,該地盤的註冊結構工程師於一三年九月通知屋宇署已暫停打樁工程。該署其後知悉發展商願意支付相關橋躉加固工程費用。

屋宇署又指,加固工程方案於一五年六月獲該署接納,並於去年九月展開,目前仍在進行中。由一三年至今,橋躉沉降幅度並沒有出現明顯變化。昨日所見,兩個涉事橋躉有鐵板圍封,正進行加固工程,港鐵表示將於本年底完工。

新鴻基地產證實旗下鄰近元朗站的Grand YOHO第三期工程經已暫停,待港鐵完成橋躉加固工程以後才恢復施工。新地指為了能盡快恢復項目工程,亦盡力作出配合,並願意支付相關橋躉加固工程費用。

曾任九鐵主席的立會議員田北辰指出,屋宇署與港鐵之間有協議,若沉降接近二十毫米,附近地盤需要停工,如沉降惡化至四十五毫米便屬非常嚴重,列車必須停駛。他認為由於屋宇署知悉事件及認為沒有超出不可接受水平故就沒有公布,認為事件沒有違反任何守則。

(來源:東網)

田北辰爆料 指紅磡站連續牆5000支鋼筋被剪短

港鐵沙中線工程接連爆出質量醜聞,立法會鐵路小組委員會主席田北辰在電台節目表示,沙中線工程接連出現問題,當中以紅磡站擴建工程月台連續牆內鋼筋被剪短情況最為嚴重,他引述消息指,牆內全數2.6萬個螺絲帽接駁位當中,有多達20%即約5000枝鋼筋被剪短未有扭入螺絲帽,且沒有證據顯示禮頓有糾正。他認為港鐵應該要徹查最高危的5幅連續牆,即2015年8月至12月之間的5幅牆,如真發現有大量鋼筋被剪短,就得重新進行加固。

他憂慮,即使今天能通過壓力測試,但5至10年後「整條鐵路要停頓。」被問到消息來源,他稱過去自己收到的消息「唔差太遠、消息方向都啱。」他透露,沙中線工程是以政府委託協議方式進行,過程中如有改動需由政府批准,手續緩慢繁複,因此可能令工程人員傾向在前線自行處理問題而不上報。他批評委託協議荒謬,認為以後不應再實行。

立法會鐵路小組委員會下月6日召開會議,將討論包括沙中線等問題,田形容政府及港鐵在事件上應付傳媒工作一般,希望他們屆時做好應對。而他取得本年度立法會會期的最後一個議員動議,將提出在未來鐵路工程中若發出不合格報告,副本必須發給所有管理層及工程委員會。如果不合格報告問題持續,或者涉及違反建築條例,就要通知政府。

田在另一場合又指,暫時未知沙中線其他車站有沒有剪短鋼筋的情況,但認為凡是承建商禮頓負責的工程都應更小心處理,因明顯承建商要追回時間,故工序上持續做得不理想。他要求禮頓除要交壓力報告,亦要拆除月台5幅牆的部分石屎,檢查當中的鋼筋。

另外,西鐵元朗站架空橋橋躉出現沉降,他指港鐵在興建時已知悉地底情況,架空橋樁柱已打至最深位置,其後附近有建築工程才出現沉降,港鐵在2013年已知會政府,機電署及屋宇署一直有跟進。

港鐵公司發言人表示,港鐵已將調查報告交予政府,報告中都提到,承禮商禮頓已向港鐵公司書面確認,紅磡站擴建工程及列車停放處建造工程,均已按照其質量系統及合約中所列明的規格及法定要求完成。

至於擬備報告期間,分判商提供予港鐵的資料,以及港鐵所能掌握到的所有資料,亦已納入向政府提交的報告內。港鐵明白公眾或認為報告有不清晰的地方,因此歡迎政府成立調查委員會,相信有傳召權的調查委員會可以釐清真相,港鐵都會盡力配合委員會的調查工作。

此外,為加強公眾對紅磡站擴建工程,東西走廊月台結構完整性的信心,港鐵早前已委任獨立顧問為紅磡站月台層板進行安全測試,亦會向政府提交報告。

(來源:東網)

港鐵稱元朗站橋躉沉降狀況穩定 區議員斥隱瞞

西鐵線元朗站架空路軌有兩座橋躉疑受附近打樁工程影響出現異常沉降。元朗區議會今(26日)討論,屋宇署提交區議會文件指,據本月初監測記錄,安裝於兩條橋躉的4個監測點的沉降程度介乎16至18毫米,沒有超出20毫米上限。港鐵公司於2017年9月開始為橋躉進行預防性加固工程,工程現仍進行。區議會最終通過議案,要求屋宇署在未能確定橋躉附近屋苑結構安全不受打樁工程影響前,無限期押後打樁工程。

議員湛家雄指,港鐵近來被爆出不少錯漏,都涉無主動向公眾通報,形容「隱瞞好似變咗港鐵公司文化咁」。議員鄺俊宇直指事件十分嚴重,區議會完全不知情,要靠傳媒報道才得悉,又指每日西鐵乘客眾多,批評「港鐵攞乘客安全較飛」。議員李月民諷「港鐵掩飾得咁叻,唔少人都想學」。議員杜嘉倫要求港鐵主席馬時亨、運輸及房屋局相關的官員就事件問責下台。區議會主席沈豪傑要求港鐵定期向區議會通報橋躉沉降最新情況。

港鐵基建維修總經理黃永健會後解釋,在不同時間、氣溫及濕度都會對監測會有影響,署方與港鐵量度的結果出現「一兩毫米」偏差屬正常情況,強調現時狀況穩定。港鐵發現橋躉沉降後已即時要求發展商停止工程,保持鐵路結構安全,並在完成加固工程後發展商才可繼續工程。他承認在對外公布的做法上可更敏感,承諾會檢視,做好溝通。

黃又指,路軌定期有員工監察,至今為止沉降對路軌影響非常小,港鐵監察工程時,只會考慮是否影響鐵路安全、服務和對居民的影響,不會考慮時間因素。

(來源:香港01)

中科董事總經理爆料 四大指控矛頭指向港鐵、禮頓

港鐵沙中線紅磡站月台鋼筋接駁造假事件,已經持續發酵近一個月。在港鐵、政府多次為事件解話後,身為事件「爆料者」的分判商中科興業終於現「真身」,其董事總經理潘焯鴻今早(28日)在電台節目上「爆料」,向港鐵及禮頓提出多項指控,暗批港鐵講大話涉隱瞞,質疑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早已知情;又指禮頓要求他刪除鋼筋被剪過程的「罪證」短片。

中科為紅磡站月台的分判商,過往曾多次發新聞稿談論是次風波,其董事總經理潘焯鴻今日出席電台節目,講述事件的來龍去脈,並將矛頭指向港鐵高層及總承辦商禮頓。

指控一: 港鐵於事件上說謊,管理層包括黃唯銘一定知情?

事發以來,港鐵一直表示,管理層對事件並不知情,港鐵主席馬時亨於6月21日會見傳媒時就曾表示,通報機制有不足,部分施工事故連高級管理層都不知情。

不過,潘焯鴻指,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不可能不知情。他解釋,港鐵一名直屬工程總監的項目經理,每周都至少巡查地盤一次,必定知道剪短鋼筋的情況,相信黃唯銘會從其口中得知事件。

潘焯鴻又指,港鐵於6月15日向政府提交的報告中,提到中科因事件於2017年1月寄電郵予禮頓高層,然後禮頓又將之轉交港鐵,換言之,港鐵不可能於2017年1月後仍不知情。他又稱,2017年1月後鋼筋被剪情況仍有發生。

指控二: 涉事鋼筋多於港鐵報告所指的「約20支」?

黃唯銘曾表示,根據港鐵監督人員的記憶,以及文字記錄,推算涉事鋼筋應約為20支。

不過潘焯鴻今日指,2015年9月時,與禮頓的地盤總管巡查工地時,發現有約30粒被剪斷的螺絲頭殘骸,但當時無法阻止對方,禮頓代表亦認為行為正當。

潘焯鴻於單次巡查的發現,已較黃唯銘所指的約20支為多;潘其後指,雖未有掌握實際涉事鋼筋的數量,但以其理解應少於5,000支,實際數量相信為幾百至數千支較為合理。

指控三: 剪鋼筋片段被禮頓要求刪除

潘焯鴻巡查地盤時,曾拍下工人剪短鋼筋的過程,不過在2017年9月18日到禮頓辦工室傾談時,對方要求刪去影片。

潘焯鴻指,當日與禮頓會面傾談如何解決鋼筋問題,當時氣氛融洽,覺得對方有誠意解決問題,最後雙方達成協議,其中包括一個價格不高,又可行的補救方法。由於問題得到解決,當時潘焯鴻應禮頓要求,簽下保密協議,以及刪去剪鋼筋過程的片段。

不過潘焯鴻亦補充,自己拍下了其他剪鋼筋過程的相片,部分仍存放於伺服器,但礙於保密協議,不能公開。

指控四: 中科被港鐵抽後算帳?

中科於2017年9月時曾發電郵,要求與運房局、港鐵、禮頓展開四方會談,解決工程問題。

潘焯鴻指,去年工程到最後階段時,港鐵「出手」停止中科餘下的工程,當中金額涉約7,000萬元。潘焯鴻直言,雖然該7,000萬元並非佔中科的生活很多,但令他感到心灰,對港鐵失望。

港鐵:已將事件轉介警方

港鐵發言人回應表示,港鐵在6月15日已向政府提交紅磡站報告,在準備報告期間港鐵已採取各種可行措施進行調查,包括從港鐵人員搜集資料,而所有搜集得來的資料已納入報告之內。發言人續指路政署早前已表示根據資料認為事件或會涉及刑事成份,因此已將事件轉介至警方跟進。港鐵相信有傳召權的調查委員會可以釐清真相,港鐵會盡力配合委員會的調查工作。

(來源:東網)

立會否決特權法查土瓜灣站 陳帆遭斥厚顏無恥

港鐵被揭發沙中線土瓜灣站月台結構牆被削薄鋼筋,有立法會議員今日(4日)在立法會大會上動議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亦調查政府及港鐵是否監管不力,及蓄意隱瞞工程醜聞。議案晚上未能在分組點票下獲通過,最終遭否決。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表示,對港鐵未有及時匯報事件感不滿,但事件不影響土瓜灣站的結構,亦不影響工程時間表,當局不支持立法會成立調查委員會。議員黃碧雲直斥陳「厚顏無恥」:「叫我哋唔好查?佢就真係矇查查喇!」

陳回應議員毛孟靜提出的特權法議案時表示,有別於沙中線紅磡站事件,當局對土瓜灣站事件有較多理解,港鐵已同意責任並提出修復方案,工程10月完成,整項工程時間表不受影響。政府已決定就紅磡站事件成立調查委員會,委員會亦就沙中線及未來鐵路工程的通報機制提建議,如再就土瓜灣站成立調查委員會,會令港鐵忙於應對,憂影響工程進展。

黃隨即指,就紅磡站事件成立的調查委員會調查範圍狹窄,如委員會討論土瓜灣站就會被指離題。議員林卓廷亦批評港鐵不停造假、隱瞞,古時有「削足就履」,現有港鐵「削筋就牆」,且更「削埋」市民對專業人士操守、港鐵及政府的信心。

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主席田北辰表示,政府不會調查土瓜灣站事件,故他支持立法會以特權法調查。他認同特權法不可隨便動用,但不能不用。但議員鄭松泰上周提出特權法調查沙中線,田當時未有發言及投票,田解釋政府就紅磡站事件召開獨立調查委員會,該委員會由法官為首,較有公信力,認為調查委員會6個月內完成調查,但立會專責委員會隨時花1至2年時間,質疑事件能否等多1、2年。

議員區諾軒認為,事件牽涉政府和港鐵是否監管不力,過去南丫海難亦有調查委員會調查,但需時5年,質疑今次調查也或要5年處理。

陳帆在總結發言時指,在土瓜灣事件中港鐵未有及時就作出通報,顯示其溝通和監管不足,對此感到失望。他又指現時政府、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路政署、港鐵分別已成立調查委員會、工作小組、甚至召開會議調查事件,相信多項沙中線工程事件將水落石出。

(來源:橙新聞)

土瓜灣站大判公開道歉 指削鋼筋範圍約60平方米

針對沙中線工程問題,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今早召開特別會議,商討土瓜灣站及會展站施工問題。土瓜灣站總承建商(大判)「三星-新昌聯營公司」,就移除站內部分牆身鋼筋道歉。

三星-新昌董事會成員Steven Meredith承認事件是失誤,指針對錯誤移除鋼筋事件,已提交修補方案。

Steven Meredith會後被傳媒追訪時,再就事件向公眾致歉。他解釋,削筋源於站內部分牆壁膨漲,前線人員誤以為削走鋼筋做法可以接受,涉及範圍約60平方米。他強調並非因為趕工所致,而公司在事件曝光前無察覺問題所在,現正進行修復。

土瓜灣站工程出現部分月台內部牆身的部分鋼筋被移除事件,港鐵表明不影響車站的整體結構。承建商及分判商已同意承擔責任及有關的修復費用。

另外,多名議員都質疑港鐵在事件上有隱瞞,也批評政府無盡責監督港鐵。民建聯陳恒鑌和劉國勳要求港鐵為表承擔,應削減管理人員的薪酬。公民黨楊岳橋和陳淑莊認為,政府每年就沙中線項目給港鐵支付10億元項目的管理費並不值得,應予以削減。

(來源:香港01)

沙中線紅磡站北隧道重建拆牆 驚揭螺絲帽未除保護塞

沙中線醜聞愈揭愈多,紅磡站月台擴建工程鋼筋被剪短,政府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而紅磡站北面連接隧道,因為嚴重滲水,被揭發鋼筋接駁未達標準,局部需要重建。

港鐵一直未有交代該處如何未達標準而要重建,《香港01》獲得一組北面連接隧道局部拆除時的相片,工人指當時拆除一幅牆後,看到原來應接駁鋼筋的螺絲帽,保護膠塞仍未拆除,懷疑鋼筋未曾接駁。立法會議員田北辰認為,相片比至今揭發的剪短鋼筋假裝接駁更為嚴重,直指「匪夷所思、離晒大譜」。

今年3月傳媒揭發沙中線紅磡站北面連接隧道自2017年8月起發現嚴重滲水,經過打針、灌漿等辦法都無法補救,滲水情況惡化。其後港鐵主動交代,鑿開石屎發現「施工連接位置的鋼筋安裝質量未符理想,鋼筋接駁位置未達施工標準」,最後要求承建商禮頓拆除有問題的接駁鋼筋及石屎,拆除工程需先移走紅磡以北對出一條長約10米的路軌,並要求於4月底前全部完成。

港鐵從未透露接駁位未達標之詳情,公眾難以獲悉問題嚴重性。《香港01》獲重建工人提供的一組相片,其中一張顯示,一幅牆拆卸後,原本應連接牆內鋼筋的螺絲帽,仍塞有保護膠塞。這些膠塞用以保護螺絲帽內的絞牙,待需與鋼筋接駁時才除去,再把鋼筋扭入螺絲帽。

該名工人憶述,分包商工人「打炮」拆卸石屎時,見到裏面的鋼筋完全未與牆身接駁,立即提醒其他工人「小心」,他形容情形好誇張,「說明牆內的鋼筋根本沒扭進去」。

田北辰:匪夷所思

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主席田北辰看過相片後表示,如果相片拍攝時間是起牆之前,見到紅色膠塞很正常,待鋼筋接駁時取下即可,但從地下大量石屎碎和右側牆上電纜架判斷,該處石屎工程應已施工完畢,有理由相信是今年3月拆牆時所見。他表示,如果拆牆後仍可見到膠塞,即是鋼筋完全無扭入,比起月台工程以部分插入扮完全接駁更嚴重,「咁就真係好大鑊,簡直匪夷所思,離晒大譜!」

有參與沙中線工程的工程師直言,若無取走膠塞,即是連整條鋼筋無裝上去,情況誇張。

工程師學會前會長黃澤恩分析,相片中的位置應是兩幅牆的接駁處,也是地下工程滲水的多發位置,而單憑相片無法確定紅色物體的作用,若如工人所言是保護螺絲帽的膠塞,「它們不應該在這裏……(被拆的牆)建起之前那些膠塞就應該被移除」。

記者向港鐵查詢北面連接隧道重建的具體原因,發言人指,已於5月交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的報告中回應北面連接隧道事宜,現時並無補充,着記者翻查立法會文件,惟該文件亦未詳述接駁未達標的具體情形。

紅磡站屯馬線月台過千鋼筋被剪短

沙中線紅磡站接連被揭發工程出現問題,3月北面連接隧道局部需要重建,而月台層的鋼筋被剪短,負責混凝土工序的分判商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估計,被剪短的鋼筋有數百至上千支,更有人用油壓剪剪短鋼筋,形容是有系統有計劃的事件。田北辰則引述消息估計,被剪短的鋼筋高達兩成,超過5,000支。

中科興業曾在6月中發新聞稿,指北面連接隧道「已因相同問題局部拆毁重建」。

(來源:思考HK)

立會討論沙中線事故 禮頓拒出席

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召開特別會議,討論沙中綫工程問題,不過會展站承建商禮頓中建聯營並無派人出席會議。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批評港鐵接連出問題,又未能及早通報事故,認為不能接受,港鐵就對此表示歉意,重申如有違規違法情況,必定嚴肅跟進。

會議討論沙中綫土瓜灣站及會展站的三宗建造工程問題,不過只有土瓜灣站承建商三星新昌聯營代表出席,會展站承建商禮頓中建聯營並無派人出席會議。港鐵表示曾要求禮頓出席會議,但對方表示希望專心準備在本月16日提交給政府的報告,因此不會出席,港鐵對此感到失望。

多名議員在會議上提問時,都質疑港鐵在事件上有隱瞞之嫌,而政府亦沒有盡責監督港鐵。公民黨譚文豪指,港鐵就會展站工程問題曾先後兩次向大判發出「不合格通知書」,當中包括要求立刻停工,但大判收到第一次通知書後繼續動工,質疑是「偷工減料」。黃唯銘承認大判收到通知書後須停工,但港鐵當時未有要求停工,更續與大判開會討論工程修訂方案,「而家諗返轉頭覺得唔啱」。

毛孟靜就關注土瓜灣站除站內部分牆身鋼筋,三星新昌聯營承認事件是失誤,指針對錯誤移除鋼筋事件,已提交修補方案。至於被指以建築廢料代替石屎建牆,黃唯銘就解釋指做法在業界是常見,強調做法能符合環保原則及節省公帑。

另外,多名議員都認為政府每年就沙中線項目給港鐵支付10億元項目的管理費並不值得,民建聯陳恒鑌和劉國勳要求港鐵為表承擔,應削減管理人員的薪酬。

港鐵認有不足 向公眾致歉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批評港鐵工程接連出問題,但未有及時通報政府,是不能接受,亦反映港鐵通報機制有待改善,已即時要求港鐵跟進、提交報告及修復措施。而會展站的挖掘工程超出可容許深度的事件中,港鐵亦未有盡力要承建商合乎規格進行工程,對此深表遺憾。他說政府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路政署將檢視工程監管機制,港鐵的工程委員會亦會檢討沙中綫的管理程序,都能協助查找不足。

港鐵主席馬時亨就指,事件反映通報機制和程序有不足之處,重申如果發現承建商有任何違規違法的情況,會嚴肅跟進,送官究辦。而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則對無適時向政府匯報工程問題,監督上有不足之處致歉。港鐵行政總裁梁國權,亦對公司監工和通報機制存不足感非常遺憾且致歉。

至於被問到會否引咎辭職,馬時亨和陳帆均無正面回應。小組最後通過無約束力議案,強烈譴責運輸及房屋局和港鐵監工嚴重失職,承建商損害工程質素,禮頓毫無操守,要求嚴懲相關機構和負責人,削減港鐵管理層酬金,另外亦要求港鐵主席馬時亨引咎辭職,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問責下台。

(來源:眾新聞)

港鐵答不出土瓜灣站被削鋼筋數量 承建商三星新昌認錯表遺憾

沙中線土瓜灣站被揭發牆身有鋼筋被削走,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今早召開特別會議討論事件,土瓜灣站工程承建商「三星-新昌聯營」董事會成員Steven Meredith今日有出席會議,但他僅兩次被議員提問。議會陣線毛孟靜先問到土瓜灣站問題,要求承建商三星、新昌道歉, Meredith回應時,僅表示三星、新昌受聘於土瓜灣項目,承認「那(削鋼筋)是個錯誤」,三星新昌已提出修正方案,將會糾正問題。

田北辰隨後問Meredith,三星、新昌這樣做的原因,他未有具體說明,僅重複說是團隊犯的錯誤。田北辰續質問,是否純粹錯誤而沒有原因,Meredith亦未有進一步回應。Meredith在會後被傳媒追訪,表示對事件感到遺憾(We regret, of course.)。他又指,是前線人員以為削鋼筋是可以接受的,他認為並非因為趕工才這樣做,而公司在事發前並未發覺問題。

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問到內牆被削鋼筋數量,涉及多少橫向、縱向鋼筋等基本資料,並要求港鐵出示相關相片紀錄。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指,需向「三星-新昌聯營」索取相關照片後,方可以拿出來。他又指,涉事範圍約60平方米,按圖則的鋼筋間距可推算出裡面大約有多少鋼筋。在黃唯銘支吾其詞之際,委員會主席田北辰表示:「即係而家冇啦。」

田北辰其後問港鐵總經理-沙中綫土木工程(東西線)及工程管理辦公室黃智聰,多久巡視地盤一次,黃智聰表示每星期一次。田再問,為何他巡視地盤時不知鋼筋被削?黃智聰回應說,被削鋼筋位置在離地十米高位置。但田北辰質疑,黃在地盤見到一地石屎卻沒有詢問,黃解釋,他知道需要鑿開石屎。

黃唯銘在會上提到,承建商已向港鐵提交修復工程的建議書,港鐵審視方案並諮商政府後,會盡快展開修復工作,相關工程會在今個月展開,預計10月完成。 運房局局長陳帆指,承建商及分判商已同意承擔責任及有關的修復費用。

(來源:HKET)

港鐵首認土瓜灣站涉不當建牆 需回填石屎補救

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今早(6日)召開會議,討論港鐵沙中綫土瓜灣站及會展站工程,涉多項施工不當問題。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首次承認,土瓜灣站有牆身以「石屎環保廢料」建成,或影響牆身外觀,需回填8000立方米的石屎碎塊及灌漿補救。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稱,沙中綫接連出現問題,但港鐵無及時通報政府,屬不能接受。

土瓜灣站除了月台梯間3處地方疑遭偷薄牆身外,有議員引述有消息指,站內有牆身以建築廢料如鐵枝、碎石建成。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首次承認,土瓜灣站有牆身以「石屎環保廢料」建成,效果會令8吋厚的牆身顯得凹凸不平,港鐵需利用石屎碎塊及灌漿回填,為車站提供足夠重力,用以壓住車站,避免地下水令車站浮起。

多名議員不滿港鐵、政府及承建商答覆。議員毛孟靜引述消息人士指,土瓜灣站或涉整幅牆壁的鋼筋被削,質疑港鐵的解釋是「語言偽術」,又要求與會的地盤承建商「三星—新昌聯營」當眾道歉。「三星—新昌聯營」董事會成員Steven Meredith回應稱,承認工程有失誤,公司已即時回應並處理事件,但他無正面回應是否道歉。

民建聯劉國勳批評港鐵、承建商均當政府「無料到」,斥港鐵的管理「一塌胡塗」,打算瞞天過海,現時至少有紅磡站、土瓜灣站、會展站工程涉未及時通報。港鐵行政總裁梁國權回應稱,對港鐵的監督有不足表示遺憾及歉意,港鐵會負責,董事局轄下工程委員會將檢討通報機制。

被問及會展站承建商「禮頓—中建聯營」為何不出席會議,梁國權稱港鐵有要求該承建商出席會議,但黃唯銘補充指承辦商回覆稱已向政府提交報告,於是不出席會議。

陳帆稱沙中綫接連出現問題,但港鐵無及時通報政府,屬不能接受。對於土瓜灣站有牆身鋼筋被削,反映港鐵的通報機制有待改善。而會展站挖掘工程超出可容許深度,港鐵無盡力要承建商按規格進行工程,政府深表遺憾。

(來源:HKET)

元朗站橋躉沉降未超標 政府指不需匯報免起恐慌

港鐵西鐵綫元朗站有路軌高架橋躉被揭發沉降,署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蘇偉文今(11日)於立法會回應議員質詢時表示,該橋躉沉降幅度無超出20毫米上限,加上發展商自願停止打樁,重申沉降無影響安全。

不過民主黨鄺俊宇質疑當局,為何拖延5年多,仍不向議員和居民通報;工聯會陸頌雄則批評,加固工程進度慢。

蘇偉文回應,指工程出現沉降非罕見現象,認為不需要匯報,以免引起公眾不必要恐慌,但他承諾當局會與港鐵,日後檢視溝通機制,將透明度提高。

蘇偉文又指,正受沉降監測的鐵路保護區附近工程,現有64宗,當中8宗是輕鐵綫,其餘56宗處其他綫路。最終或涉沉降而停工的工程有2宗,包括輕鐵天榮站月台及西鐵元朗站。

(來源:香港01)

沙中線紅磡站連續牆鋼筋無扭緊 嚴重可倒塌

沙中線醜聞愈揭愈多,除了紅磡站北面連接隧道要重建,以及月台的鋼筋被剪短,《香港01》獲得一組相片和影片,發現興建連續牆的紮鐵工序中,連接鋼筋的螺絲帽並無扭緊,甚至兩條鋼筋無接上,亦有相片顯示港鐵職員在場。

有工程師看完影片和相片後直言「大嚇一跳」,認為鋼筋無扭緊,是導致現時連續牆有裂痕的原因,嚴重可倒塌。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主席田北辰亦指,現時紅磡站不只是擔心月台會否倒塌,還有連續牆也出現問題。

工人無法扭緊螺絲:幫你唔到

《香港01》記者獲得一組沙中線紅磡站地盤紮鐵工序的相片和影片。影片中工人正在用箝扭連接鋼筋的螺絲帽,但無法扭緊,有工人稱「鬆咗佢啦」,隨後另一工人鬆開工具箝,之後有人說「幫你唔到」。

另外有相片顯示,已經紮好的鐵籠中,有多支鋼筋未扭入螺絲帽中,甚至有鋼筋與螺絲帽從未連接;另一張相片看到,有戴港鐵安全帽的人員在場。

總承建商為禮頓

這批相片於2013年7月拍攝,去年開始在工程界中流傳。向《香港01》記者提供該批影片及相片的工程界消息人士指,拍攝地點為港鐵沙中線紅磡站擴建工程及列車停放處建造工程,正在興建隧道的連續牆。該工程合約編號為「1112」,總承建商為「禮頓亞洲有限公司」,連續牆的承建商為「Intrafor」(盈發地基工程有限公司)。

消息人士指,一般鋼筋有約20格「牙」,扭入15格以上才算合格,但從相片所見,鋼筋只扭入幾格,而鋼筋周圍已經紮好和綁緊,證明該工序已經完成,而非工序進行中的狀態。該消息人士分析,鋼筋扭不入螺絲帽有兩個原因,「可能是螺絲帽(coupler)內的牙造工不好,才令鋼筋扭不入去。另一個原因是鋼筋對不齊,才不扭入去。」

工程師吃驚 倪學仁:結構風險大

一名不願具名、有份參與港鐵沙中線工程的工程師,看過相片直言「大嚇一跳」,他指興建連續牆時,需要先紮鐵籠,再插入地底15至20米深,之後注入石屎。他分析,現時沙中線紅磡站的連續牆,有很多裂痕,相信就是因為鋼筋沒有連接好。

他指相片中的情況現時,多個螺絲帽都無擰緊,並非單一事件,擔心石屎出現裂痕後,一旦地下水位上升或水土流失,連續牆抵受不到壓力,就整幅倒塌。

興建連續牆的工序,由分判商「Intrafor」(盈發地基)負責,相片中亦看到工人穿上該公司的制服。盈發地基為法資公司,在工程界內屬於大公司,「幾乎是市場上最好的公司,水平理應很高,不知為何會出現這樣的問題」,該工程師說。

資深土木工程師倪學仁認為,接駁螺絲帽的手法不對,螺絲帽沒有扭緊,亦不應准許下一步工序,即為連續牆注入石屎,「如果一支半支沒有扭緊可以容忍,但從相片中看到,大部分未裝好,結構風險很大。」

紮鐵工人:港鐵搞乜鬼

從事紮鐵行業40年的紮鐵業團結工會理事長黃惠民,看過照片後直言做法「好離譜」,「很多地方都無扭過,扭不到尾,如果這樣做,是非常不妥當。」

黃惠民分析該處為建造鐵籠時的鋼筋,「需要承托,上下鋼筋形成頂力,沒有扭緊螺絲,承托力度就會不足,嚴重的話會移位。」他說從相中所見,紮鐵工序已經完成,「上面已經紮好了,要補救有一定難度。」他慨嘆從未見過造工這樣差,「我真係未見過,港鐵呢輪搞乜鬼啊!」

田北辰斥大鑊 冀各界爆料待獨立委員會調查

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主席田北辰指,興建連續牆要先紮好鐵籠,再注入石屎,「真係好大鑊,不只是月台會否倒塌,現在連續牆是否可靠、是否頂得住也成疑問。」

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紅磡站月台鋼筋被剪短以及其他問題,7月10日公布,委任終審法院前非常任法官夏正民出任調查委員會主席,倫敦大學學院建築和基礎建設政策教授Peter George Hansford任委員。田北辰指,《香港01》此次曝光的問題,正好在調查範圍內,認為委員會會一併調查,他又呼籲各界「爆料」:「麻煩所有傳媒友好,趁這段時間有資料就拿出來。」

就上述事件,記者分別向港鐵、禮頓和盈發地基查詢。港鐵發言人指,不清楚相片所指的位置和拍攝時間,需時了解和調查。

禮頓在截稿前無回應,此前亦有議員引述禮頓高層指,禮頓總公司政策不能隨便回應傳媒。而盈發地基職員則指,不會接收傳媒查詢,記者向其香港公司發送電郵,至截稿前無回應。

該批螺絲帽,由人和科技(BOSA Technology)生產,該公司正申請在本港創業板上市。招股書中寫明,該公司為港鐵沙中線「鋼筋並接結構」的供應商,負責供應加工鋼筋及在另一端接駁的自家設計連接器,但不負責安裝接駁。若公司涉及調查或索償,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響。

(來源:星島頭條網)

沉降逾80毫米 鄺俊宇:港鐵知悉逾9個月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指,港鐵今日在元朗區議會中再揭輕鐵天水圍天榮站沉降情況,指沉降逾80毫米,且港鐵已知悉逾9個月。

鄺俊宇質疑港鐵及運輸及房屋局有隱瞞之嫌,並促請他們立即跟進沉降,確保市民交通安全為首要。

鄺俊宇指,港鐵在區議會中匯報有關天榮站沉降情況,令人感到憤怒,因原本港鐵早於去年10月已知悉天榮站有沉降問題,而且沉降程度嚴重,達到80毫米,至停工兼剛巧遇上立法會口頭質詢時,運房局才「鬼祟」地自爆天榮站原來已超出港鐵規定可接受範圍。

根據港鐵向區議會呈交的文件中指,「註冊建築專業人士須就工程對現有鐵路設施例如路軌、月台、架空電纜等所產生的影響作出評估,制定監察計畫,監察各項鐵路設施的情況,例如沉降幅度等等,亦會為此須預設暫停相關工程的指標、及制定相關的控制措施等等。」鄺俊宇質疑,看回時序,運房局、港鐵知悉沉降事件已逾9個月,但他們卻一直沒有公布,被人有刻意隱瞞之嫌。

他續認為,「這不禁令人測度,是否目前已去到紙包唔住火的階段,港鐵才決定在DSE(中學文憑試)放榜之日,同新界西的居民『放榜』,爆天榮站沉降至要附近地盤至停工階段。」

鄺俊宇質疑,這不單是延遲通報般簡單,更是相關機構、部分似刻意隱瞞,將市民的交通安危置於最不優先的次序,才會有這種安排及想法。

(來源:香港01)

中科再爆料!至少兩港鐵高層早知悉剪鋼筋

沙中線工程醜聞不斷,其中就紅磡站鋼筋涉造假事件,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今早(13日)召開特別會議,港鐵及負責紅磡站石屎工程的中科興業有派代表出席外,涉事的總承建商禮頓及分判商泛迅繼續「無影」。

負責紅磡站石屎工程的「中科興業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潘焯鴻在立法會中爆料指,據他親身經歷,沙中綫土木工程(南北線)總經理Aidan Rooney胡宏利與他明確3次對答中,潘焯鴻告之他鋼筋被剪情況未停。潘續指,曾與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通電話,據對答他認為黃唯銘一早知情。

當局的出席名單為,署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蘇偉文、首席助理秘書長(運輸) 麥志光、路政署鐵路拓展處署理副處長李子為。港鐵方面則派出4名總經理,包括沙中線及機電工程總管李子文。負責紅磡站石屎工程的「中科興業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潘焯鴻亦有出席。而至今仍未公開交代事件的禮頓,及被指是剪鋼筋「劊子手」的分判商泛迅,拒絕出席會議。

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表示,以港鐵評估有20支鋼筋被剪,惟潘焯鴻曾向傳媒表示,數量遠超數百甚至千支。潘焯鴻回應指,於2015年7月至2016月6月,其公司觀測所得,32倉各有數十或上百處被剪,故粗略估計不只20處。據潘的親身經歷,逢星期一會與總承建商巡查約3至4小時,並曾與Aidan Rooney胡宏利明確3次對答中,潘焯鴻告之他鋼筋被剪情況未停。

林卓廷質疑,港鐵指自傳媒報道如知事件是講大話,潘焯鴻表示,於2016年底,其公司與禮頓與商務爭議,及就剪鋼筋事空,與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通電話,據對答認為黃唯銘知情,並在港鐵於2018年6月15的報告亦顯示,據禮頓電郵往來,推算到港鐵最遲都應該在2017年頭已知情。

另一名立法會議員范國威批評,港鐵主席馬時亨及運房局局長陳帆等人拒絕出席。他又引述《香港01》昨日再踢爆紅磡站連續牆鋼筋接駁,連鋼筋也沒有鎖緊,出現安全性的問題,質疑港鐵是否一早已出現問題及是否故意隱瞞。

港鐵沙中綫土木工程(東西綫)黃智聰指同事5次發現連續牆鋼筋接駁出現問題,已即時轉用合規格的螺絲頭,才可「落石屎」。

毛孟靜批評,「官方小器發作,馬時亨、陳帆都唔來。」就Aidan Rooney 胡宏利有無向港鐵管理層通報事件,及港鐵是否有隱瞞。潘焯鴻表示,由於受保密協議管束,只可以在許可範圍內回答。他指,胡宏利地位僅次於黃唯銘,重申在與黃唯銘對答中認為對方知情,潘焯鴻認為,沙中線的工人工藝無問題,不過沙中線地盤的工序與香港其他地盤不同,但因非參與者故不評價詳情。

他亦看過港鐵的46頁英文報告,其觀感是港鐵並非敍述所有已知事實。

議員姚思榮質疑,政府調查委員會是否足以理解工程內容以及政府會否參與提交意見,影響其獨立性。他又指調查會否影響港鐵工程施工安排,影響進度,更甚影響通車時間。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蘇偉文強調,調查委員會有法定權力傳召證人及專家作供,他們的工作是聽取證據及撰寫報告,又指調查與工程分開進行,並不會影響施工進度。

(來源:眾新聞)

港鐵大圍站沉降20毫米 新世界地基工程暫停 

港鐵東鐵綫大圍站出現沉降,沉降幅度首次達到20毫米的停工指標,港鐵今早要求大圍站住宅物業上蓋發展商新世界發展,暫停在東鐵綫相關鐵路保護區內的地基工程。

港鐵表示,昨日凌晨鐵路保護組人員在恆常監察中,檢測到發展商於工程展開前,額外於大圍站南行綫月台末端及附近一枝架空電纜杆的監測點沉降幅度,首次達到預設的20毫米停工指標,港鐵今早要求發展商暫停在東鐵綫相關鐵路保護區內的地基工程。港鐵指,發展商委任的註冊建築專業人士已就事件通報相關政府部門,屋宇署已派員視察有關月台及架空電纜杆,確認
其結構安全。機電工程署已覆核港鐵的路軌監測數據,確定鐵路狀況沒有受相關工程影響,該段路軌符合安全標準。

港鐵指,會繼續密切監察大圍站的沉降情況,屋宇署及港鐵已要求發展商委任的註冊建築專業人士提供有效緩減沉降的施工方法及緩解措施。港鐵在確保鐵路設施和營運安全不會受後續工程影響後,才會同意發展商恢復相關工程。

新世界發展於2014年投得的港鐵大圍站上蓋住宅項目,共提供3,000個單位,工程在2015年初展開。有關地盤上月曾發生鋼筋支架倒塌意外,大量鋼筋被壓至變形彎曲,未有造成傷亡。

港鐵表示,鐵路保護組按照既定程序,要求發展商於大圍站多個位置設置監測點,以便港鐵監察沉降等數據,確保鐵路設施及營運安全不受有關工程影響。港鐵稱,施工期間,有密切監察物業發展項目工程對鐵路設施的影響,並與發展商委任的註冊建築專業人士及相關政府部門保持聯繫。

新世界發展發言人回應,有關東鐵大圍站附近物業發展項目,公司一直有委託結構工程師定期監察發展項目毗鄰的大圍站沉降情況。在7月12日,發展商與港鐵的代表聯合檢查時,發現大圍站南行綫月台末端位置及附近出現輕微沉降,結構工程師已即日向屋宇署通報。承建商並因應港鐵公司的要求,即時暫停在東鐵綫相關鐵路保護區內的地基工程。新世界指,會繼續密切監察有關發展項目的情況,並與港鐵及相關政府部門保持緊密聯繫,以配合港鐵的鐵路安全措施。

沙田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主席李世榮指,市民大眾對沉降事件非常擔心,會要求港鐵就此事盡快全面調查原因、提出補救方案等,向區議會交代,並要求政府密切監察事件對大圍站會否出現影響。

(來源:眾新聞)

中科潘焯鴻:港鐵高層2016年已知剪鋼筋 兩度發現質量問題曾拒落石屎

沙中線紅磡站5月底被揭發月台層板鋼筋被剪短、接駁位造假,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今早召開特別會議討論相關問題。工程承建商禮頓未有派代表出席。

早前多番高調回應事件的分判商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在會上進一步披露多項細節。潘焯鴻點名指,港鐵總經理-沙中線土木工程(南北線)胡宏利(Aidan Rooney)及工程總監黃唯銘,早就於前年已知道剪鋼筋問題,與港鐵一直對外宣稱今年5月接獲傳媒查詢、高層才知悉問題的說法不符。

潘焯鴻另外提到,2016年底,因發現有泥頭出現在原定由中科落石屎的位置,中科向禮頓反映不果後,拒絕為該區落2,500立方米的石屎。港鐵總經理-沙中線及機電工程總管李子文指,他手上沒有相關資料,未有在會上作出回應。

潘焯鴻:港鐵黃唯銘、胡宏利最遲2016年已知情

潘焯鴻指出,港鐵總經理-沙中線土木工程(南北線)胡宏利(Aidan Rooney)每逢星期一均會到工地巡查3至4個小時,他本人亦會出席巡視,他與胡宏利有直接溝通。潘焯鴻續指,2015年7月至2016年6月期間,胡宏利至少有3次詢問他,剪短鋼筋的情況有否停止,他則回應指沒有停止。潘其後被問到胡宏利3次提問的確實日子,他表示不記得。

議會陣線毛孟靜問, 胡宏利有否向港鐵高層上報問題。潘焯鴻回應指,他認為胡宏利已是港鐵高層,因他相信在港鐵架構中,胡宏利只是僅次於(second to)工程總監黃唯銘。故按他理解,港鐵高層早就對剪鋼筋是知情的。

潘焯鴻亦在會上披露,早於2016年尾,他曾透過電話向黃唯銘反映剪鋼筋問題,「黃生曾經提出過佢會跟進」。民主黨林卓廷追問,在該次雙方通電話之前,黃唯銘是否知悉問題。潘焯鴻表示:「喺電話對話裏面,我assume咗佢知道,而我喺對話嘅察覺,我覺得佢係知嘅。」他其後回應民建聯陳恒鑌指,他當時在電話中有確實講述剪鋼筋問題,黃唯銘及後派了一名叫「Raymond」的人跟進事件。黃唯銘今日未有出席會議。

林卓廷再問潘焯鴻,有否跟席上的港鐵總經理-沙中線及機電工程總管李子文,以及總經理-沙中線土木工程(東西線)黃智聰提及剪鋼筋問題。潘回應指,過去未有聯絡二人,而他與胡宏利講述問題時,二人均不在場。

2016年底發現多餘泥頭 中科拒落石屎

在沙中線紅磡站工程的石屎結構中,除了紮鐵,其他工序,包括釘板、石屎、渠務等,都是由分判商中科負責。綜合港鐵及中科的資料,月台層板工程早於2015年2月已經開始,而中科亦在2015年7月已發現剪鋼筋情況,問題一直持續。陳恒鑌在會議上問潘焯鴻,為何中科仍繼續落石屎?潘解釋,如果中科不落石屎,便會被禮頓罰,「落石屎程序,我哋係冇say嘅」。他續指,經過相關的「關鍵檢查點(hold point)」後,禮頓的石屎聯絡員檢查石屎後,會通知中科落石屎,那時中科不能拒絕。中科相信鋼筋問題「廣泛地」見於屯馬線,曾經就此向禮頓提出質疑,但沒有文字紀錄。 根據港鐵早前向傳媒提供的資料,東西走廊月台層板最後一倉混凝土在2016年8月澆注。

潘焯鴻被議員追問後再披露,中科於2016年底,曾經拒絕為工地「A區」落石屎,涉及2,500立方米石屎。他解釋,該次為澆注輕石屎工序,當時中科並非為了鋼筋問題,而是發現另一質量問題,「我哋見到有好多泥頭喺應該落石屎嘅地方」。潘認為,如果落石屎,該位置有機會超出負荷,中科與禮頓在電郵作討論不果,便拒絕為該區落輕石屎,據他了解,禮頓及後自行為相關位置落石屎,中科對此處未有繼續跟進。

劉國勳續問,港鐵是否知悉相關情況。潘焯鴻表示,中科曾在沒有紀錄下向港鐵作出投訴。港鐵總經理-沙中線及機電工程總管李子文則指,他手上沒有相關資料,可稍後核實。他未有在會上作明確回應。

至於中科為何對剪短鋼筋及泥頭問題反應不一,未有因前者拒絕落石屎。潘焯鴻在會後向記者解釋,因為發現另一工程質量問題,中科認為有需要「決絕啲」,故在2016年尾拒絕落石屎。

中科已將逾80GB資料交執法部門

潘焯鴻早前接受傳媒訪問時透露,他曾於2015年9月親眼目擊剪鋼筋的過程並拍下影片,惟中科與禮頓於2017年9月達成協議,他在禮頓要求下刪除相關影片。潘焯鴻今日在會上表示,雖然他手機的影片及照片已刪除,但中科仍有大量資料存檔,事發後,中科已將容量逾80GB的資料,包括工程文件、圖則、影片及照片,交執法部門調查。

被問到港鐵報告為何不公開中科的說法,港鐵總經理-法律(營運及業務拓展)杜博賢(Brian Dowie)指,中科對禮頓作出的指控遭到禮頓反對,中科沒有文件佐證,而港鐵需在短時間內準備報告,遂作此安排。潘焯鴻反駁指,港鐵約他會面前,沒有要求他準備文件,會面後亦沒有要求他出示文件作證。他又提到,報告指泛迅人員表示是禮頓指示剪鋼筋,禮頓不同意相關說法,而港鐵仍公開泛迅一方的說法。

綜合港鐵及中科說法-紅磡站剪短鋼筋事件時序表:

2015年

2月 港鐵:開始建造沙中線東西走廊月台層板。
7月 中科:中科前線人員發現有人剪鋼筋,並口頭制止有關行為。
8月 中科:向禮頓兩名主管級人員(Superintendent)反映問題,並要求停止;中科 前線人員向港鐵前線人員口頭舉報有鋼筋被剪。
8月至9月 港鐵:首次發現有問題鋼筋﹝數目少於5支﹞並糾正。
9月 中科:與禮頓代表到地盤,潘焯鴻親眼目擊有工人用油壓剪剪短鋼筋,當場拍片及拍照作紀錄。
10月至11月 港鐵:第二次發現有問題鋼筋﹝數目少於5支﹞並糾正。
12月15日 港鐵:第三次發現有問題鋼筋﹝5支﹞並糾正。
12月底 港鐵:第四及第五次發現有問題鋼筋﹝每次數目為1至2支﹞並糾正。

2016年

1月 港鐵:此後沒有發現不合規格的施工方法。
6月  中科:此後沒有見到鋼筋被剪,直至2017年1月再度發現剪鋼筋行為。
8月 港鐵:澆注最後一倉混凝土。
年底 中科:潘焯鴻與黃唯銘通電並反映剪鋼筋問題,對方承諾跟進,並委派一名叫Raymond的人員聯絡他;中科因發現泥頭出現在落石屎位置,恐落石屎會超負荷,遂拒絕為「A區」落石屎。

2017年

1月6日 中科:向禮頓發電郵通報鋼筋被剪短,附有兩張潘焯鴻2015年9月拍下的照片; 禮頓同日將該電郵轉發給港鐵。
2月8日 港鐵:港鐵質素保證小組進行評核。
2月10日 港鐵:禮頓發放調查報告,指相關施工及檢查程序均已按照認可的施工及檢測 計劃進行。根據港鐵質素保證小組評核及禮頓調查報告,認為情況已得到處理, 不必將審核行動升級。
9月15日 中科:即將完成其負責的工序、離開地盤時,發現漏水情況,認為有必要促使 禮頓解決問題,遂向運房局及禮頓發電郵。運房局人員曾致電潘焯鴻了解情況, 並轉介路政署工程人員跟進;路政署人員致電潘,但潘未有接電話。潘焯鴻與 禮頓人員「坐低傾」,會面未有成果。
9月16日 中科:中科與禮頓人員到工地視察。
9月18日 中科:與禮頓達成協議,中科滿意禮頓的補救方案,並同意加簽保密協議,潘焯鴻當場刪除他手機內、2015年9月拍下的影片,並電郵致運房局指懷疑事項已得到澄清。

2018年

1月 中科:禮頓親口向中科表示,已完成補救工作,潘焯鴻相信事件得以解決。
3月 中科:沙中線紅磡站北面連接隧道被揭發滲水,需要拆除混凝土重新施工。中科推斷問題鋼筋範圍不止於東西走廊月台層板。
5月30日 剪短鋼筋事件曝光。


(來源:東網)

沙中線連爆事故 港鐵小股東到廉署舉報

港鐵沙中線先後爆出多宗工程醜聞,包括紅磡站被揭剪短鋼筋、會展站兩幅連續牆的主力面裝錯方向、土瓜灣站出現月台結構牆被削筋偷薄情況等。有港鐵小股東今日(19日)請願要求徹查整條沙中線工程,及召開特別股東大會交代。

請願人士一行約15人手持「要求徹查港鐵高層有否貪污舞弊」、「公開調查過程予小股東」等標語及一些豆腐到港鐵總部請願,港鐵代表接信。請願人士發言人錢寶芬批評,沙中線工程為「豆腐渣」,質疑港鐵公司高層與承建商之間有利益輸送之嫌,要求監督失職的高層內部停職,嚴查工程問題。

他們其後轉往北角廉政公署總部,舉報沙中線工程連串醜聞,質疑當中有貪污舞弊成分,且懷疑有港鐵高層、承建商及政府官員牽涉其中。

(來源:HKET)

沙中綫紅磡站 再揭鋼筋未扭入

沙中綫紅磡站工程醜聞不斷,再被揭發疑有鋼筋未有扭入。新民主同盟荃灣區議員譚凱邦指,上周接獲一幅工地照片,顯示最少有2至3枝鋼筋未有扭入連續牆內的螺絲帽,質疑紅磡站安全機構成疑,認為應抽樣5%鑿開石屎檢查。

譚凱邦指,上周與消息人士會面,對方展示一張於2015年拍攝的相片,顯示紅磡站月台層板鋼筋有2至3支鋼筋,並無扭入螺絲帽內,問題主要集中於車站月台北面部工地範圍。

譚指,據了解該區工地約有2.6萬個螺絲頭,建議鑿開約5%即1,300螺絲頭作抽查。土木及結構工程師蘇耀坤則指,連續牆有裂縫的位置,估計是因為鋼筋未有妥善接駁,當受力時便會出現裂縫及漏水。他建議,所有裂縫位置均須鑿開檢查。

另外,對於為何未能公開有關相片。譚指,因公開相片便會暴露消息人士身分,而香港未有相關法例作出保護。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紅磡站豆腐渣越揭越大鑊 
港鐵隱瞞 C2區鋼筋也淪陷


沙中綫紅磡站鋼筋接駁造假醜聞連月來不斷發酵。新民主同盟荃灣區議員譚凱邦稱,有參與工程的高級人員近日向他提供資料,指紅磡站月台有更多位置出現問題鋼筋,港鐵報告從無提及,反映問題鋼筋的實際數量,或遠超港鐵公佈的廿多支。有工程師指,現時的負重測試無法保證月台安全,促當局盡快抽樣鑿開石屎檢視鋼筋接駁,以制訂有效補救措施。

譚凱邦表示,該參與工程的高級人員向他展示相信是2015年拍下的照片,其中一幅位於C2區月台層板,有兩支鋼筋沒有扭入螺絲帽,「(鋼筋)只係輕輕掂住螺絲帽。」為免洩露涉事人員身份,譚未有公開相片,惟他多番強調資料可信,又指有關人員稍後亦會被傳召到調查委員會應訊。

翻查港鐵早前向政府提交的報告,港鐵工程人員在2015年8月至12月分別5次發現有月台層板鋼筋被剪短、假裝接駁螺絲帽,為數約廿支,分別位於層板的B區、C1區及C3區域;而是次由譚凱邦引述的有問題鋼筋位置則位於C2區,港鐵報告從沒提及。

工程師籲鑿開石屎檢驗

政府早前雖委任前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夏正民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紅磡站事件,並定於展開調查後6個月提交報告,但沙中線東西走廊(屯馬線)仍維持下年中通車的目標。譚凱邦擔心,如調查委員會在半年後才發現造假情況嚴重,屆時屯馬線或已準備通車,將更難進行補救,故建議政府及港鐵盡快鑿開層板石屎,檢視鋼筋與螺絲帽的接駁情況。

土木及結構工程師蘇耀坤指,涉事層板的C1、C2及C3區域,涉及17倉石屎、共約2.6萬粒螺絲帽。因應層板上方、即屯馬線月台已鋪設列車路軌等設施,為免要移除路軌,建議鑿開每一倉層板底中間的石屎,抽查當中5%、即共1,300個鋼筋及螺絲帽接駁。
另外,早前紅磡站北面隧道多個駁位出現嚴重滲水,港鐵鑿開連續牆石屎檢查才發現牆內鋼筋根本沒有接駁螺絲帽;本報早前亦發現紅磡站下層南北走廊月台的連續牆亦出現多條裂縫及滲水,蘇耀坤建議要一併鑿開石屎進行檢驗。

蘇耀坤強調,鑿開層板抽驗後再補回石屎,不會影響結構,而且能透過抽驗結果,相對準確地統計出有問題鋼筋的數量,再制訂有效的補救措施。有關過程需時約2至3個月,可趁調查委員會開展工作時同步進行。他指被剪短的鋼筋或要一段時間才會脫離螺絲帽,即使月台通過負重測試,亦無法保證未來不會有安全問題,只有鑿開石屎檢驗才能令事件水落石出。

調查委員會今日(7月24日)在各報章刊登通告,除向公眾闡述委員會職權外,又邀請各方人士向提供與調查相關的資料及文件。是次通告由委員會秘書陳子敬發出,陳早年曾擔任駐滬辦主任,2016年亦曾出任「一帶一路」辦公室副專員,直接向時任特首梁振英負責。

(來源:香港01)

紅磡站鋼筋無扭入螺絲帽 因兩承建商使用不同牌子產品

港鐵沙中線紅磡站北面連接隧道工程,早前被傳媒揭發有滲水問題,港鐵當時承認「施工連接位置的鋼筋安裝質量未符理想」,要求承建商禮頓拆除有問題的接駁鋼筋及石屎。

《有線新聞》今日(25日)報道,紅磡站北面連接隧道工程的連接介面鋼筋沒有扭上。工程由禮頓亞洲及金門基利分別負責,由於兩間承建商所用的鋼筋及螺絲帽牌子不同,令鋼筋無法發揮連接和承托作用。報道指,禮頓在明知鋼筋及螺絲帽牌子不同的情況下,依然施工令鋼筋無扭入螺絲帽。

事件同時揭發港鐵監工不力,因港鐵曾多次驗收仍無發現問題。港鐵回覆傳媒查詢時指,調查時才發現承建商提交的紀錄不齊全,承認監督工作有不足。

有線《新聞刺針》報道,出事位置是禮頓亞洲及金門基利兩間承建商的工程連接位置,連接位置闊度約兩至三米,兩承建商需在連接位置利用鋼筋紮鐵,再落石屎才完成整個連接工序。按照合約,禮頓負責安裝的鋼筋需扭入金門基利負責的螺絲帽,但由於雙方使用的鋼筋和螺絲帽牌子不同,令鋼筋無法扭入螺絲帽,無法起連接和承托作用。

另外,報道引消息人士指,兩個承辦商和港鐵事前均知道問題所在,但禮頓依然施工,而負責監工的港鐵每月會與承建商開會,落石屎前亦有三次驗收機會,但依然沒有發現問題。

港鐵早前承認「施工連接位置的鋼筋安裝質量未符理想,鋼筋接駁位置未達施工標準」,要求禮頓拆除有問題的接駁鋼筋及石屎,惟未有透露「未符理想」的詳情。《新聞刺針》引述港鐵回覆查詢時指,調查時才發現承建商提交的紀錄不齊全,承認監督工作有不足。

本網早前亦獲得一批由知情人士提供的相片,指拆除北面連接隧道部份石屎牆後,發現部份螺絲帽的保護膠塞仍未拆除,意味有鋼筋從未插入螺絲帽。

(來源:明報)

輕鐵天榮站臨時月台沉降事件有新進展,元朗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昨召開特別會議,屋宇署披露,天榮站月台於6月25日沉降逾80毫米的指標,附近住宅項目地盤已全面停工,並已進行灌漿等預防措施。截至7月23日,天榮站沉降進一步擴至89毫米,但屋宇署強調天榮站月台結構安全。

身兼立法會議員的鄺俊宇認為,元朗區議會和市民都蒙在鼓裏,批評港鐵和政府未有開誠布公。他不排除在立法會引用權力及特權法,要求當局和港鐵公布全數64個出現監察沉降地點名單。

議員質疑屋宇署「搬龍門」放寬上限

會上有多名議員質疑屋宇署配合港鐵「搬龍門」,指鐵路設施沉降上限是20毫米,但天榮站卻獲批放寬至80毫米。屋宇署助理署長何漢傑表示,天榮站沉降上限由20毫米改為80毫米是個別個案,其他鐵路設施沉降上限仍然是20毫米。港鐵解釋,不同建築物會因應其地基結構而擁有不同的抗沉降能力,月台結構是混凝土長方盒並坐落於泥土上,沉降幅度相對較大是預期之內,經充分評估後建議調整為80毫米,並於今年5月獲屋宇署批准。

不過,屋宇署於6月29日再獲通知,在額外增加的監測點有86毫米沉降。雖然附近地盤工程已於6月25日停工,但截至7月23日,最新沉降增至89毫米。

區議員陳美蓮質疑,即使有關打樁工程已停工,但月台沉降情况愈來愈嚴重,最新數字達89毫米,相關補救工作仍未能解決沉降問題,要求在未完全解決問題前,相關地盤不能復工。

港鐵未交代相關沉降位置

港鐵基建工務主管聞偉霖未有交代相關沉降點的位置,註冊建築專業人士在得到屋宇署及港鐵同意後,已經進行灌漿加固工程,確保鐵路設施運作安全。新鴻基地產代表曾秀聰指出,建議修訂停工標準經港鐵和屋宇署審批,現正與港鐵加探討解決方法。

(來源:晴報)

21mm變23mm 大圍站月台沉降擴大

港鐵大圍站上月出現沉降,鄰近新世界地盤工程被即時叫停,但沉降問題未有改善,更有擴大迹象。屋宇署昨證實,截至上月31日最新數據,該站沉降幅度擴至23毫米,即較上月多2毫米,繼續超出停工警戒綫,地盤至今復工無期。另有立法會議員接獲市民求助,指輕鐵天水圍濕地公園站及天秀站附近出現疑似工程記號,懷疑該處是沉降監察點之一。

港鐵早前公布在上月12日凌晨於恒常監察中,發現東鐵綫大圍站2號月台末端,及附近一支架空電纜杆的監測點錄得21毫米沉降,達停工指標,港鐵已要求發展商新世界的工程須暫時停工。

有傳媒昨引述屋宇署回覆指,截至7月31日同樣的位置,沉降幅度擴大至23毫米;屋宇署指地盤註冊結構工程師已呈交緩解措施,目前正諮詢土力工程處和港鐵意見,強調會嚴格審批有關申請。報道又引述港鐵回應指,沉降數字「有輕微上落」,但港鐵未有披露最新沉降數值,並指沉降情況或因天氣、水位、濕度等因素影響。資深土木工程師倪學仁指,若泥土黏性程度較高,即使工程暫停,亦可能有延後影響,令沉降擴大。

港鐵:確保安全才恢復工程

另外,身兼元朗區議員的立法會議員鄺俊宇稱,接獲市民求助,指輕鐵天水圍濕地公園站及天秀站附近出現疑似工程監察記號,懷疑屬港鐵64個沉降監察點位置之一。他指,上址有兩個地盤同時動工,而兩站中間的路軌最接近出現疑似記號的位置,要求港鐵及運房局盡快交代所有沉降地點及幅度,以釋除公眾疑慮。

港鐵回覆本報指一直緊密監測大圍站月台情況,目前各項數據均符合安全標準,會在確保鐵路安全不受影響下,才同意發展商恢復工程;而濕地公園站與天秀站非沉降監察點。至於輕鐵屯門泳池站前日被揭出現沉降,屋宇署昨指已派員視察地盤比鄰的屯門泳池站鐵路設施及南浪海灣圍牆,確認結構安全。

(來源:HKET)

港鐵再被揭輕鐵元朗站沉降 港鐵:沉降幅度未達停工指標

港鐵屢被揭有輕鐵、西鐵等車站月台出現沉降,今再爆出輕鐵元朗站受鄰近工程影響出現沉降。港鐵回覆傳媒時證實事件,強調未達20毫米的停工指標,並已通報給相關政府部門。

有傳媒接獲讀者報料,聲稱昨有數名工程人員於輕鐵元朗站附近的路軌上進行測度,憂慮路軌或月台會同樣出現沉降。而輕鐵元朗站附近正進行打樁工程,涉及地盤為新鴻基地產樓盤項目。

港鐵回覆傳媒時證實,周三發現元朗站附近有一段路軌及架空電纜杆出現「非常輕微」的沉降,惟未有披露沉降幅度,只稱未達20毫米的停工指標,強調鐵路安全不受影響,並已通報給相關政府部門。發言人補充,該段路軌範圍的鐵路設施一直符合安全標準,現時有關工地正進行地基打樁工程,港鐵會持續監察情況。

新鴻基地產則稱,項目施工一直如常進行,所有工程均按屋宇署及相關規定。

就有立法會議員接獲居民反映,輕鐵天水圍濕地公園站及天秀站出現工程監察的記號,憂可能都出現沉降。港鐵回覆傳媒查詢時僅指有關輕鐵站不是監察沉降的地點。

港鐵今年中已多次被揭有車站出現沉降問題,包括西鐵綫元朗站架空路軌兩座橋躉出現20毫米沉降、輕鐵天榮站月台、大圍站南行綫月台、屯門泳池站月台等,當中天榮站月台逾80毫米須叫停附近地盤工程。當局早前曾透露有64個車站因鄰近有地盤施工而設置沉降監測點,惟至今無披露有關監測數據。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港鐵沉降事件簿 屯元天重災區

港鐵近期爆出一連串的車站沉降醜聞,涉事的地點集中在新界,包括元朗、天水圍、屯門及大圍,輕鐵站和港鐵站皆受影響。

港鐵元朗站今年6月率先被本報踢爆其架空路段橋躉沉降,附近地盤更因而停工。7月11日,港府在立法會上自爆,輕鐵天榮站7號月台受附近地盤影響出現沉降;港鐵其後補充,自去年10月起該站最少3次錄得超出20毫米停工指標的沉降。資料顯示最初的沉降幅度是24毫米,地盤其後多次停工及復工,屋宇署更批准修改停工指標至80毫米,但情況未有改善,最新的沉降幅度高達89毫米,再度超標,現時地盤已經停工。

7月13日,港鐵又自爆東鐵綫大圍站2號月台出現沉降,至20毫米停工指標,停工後沉降幅度仍然增加,最新達23毫米。

另外,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日前表示,天水圍濕地公園輕鐵站及天秀站附近出現疑似工程監察的標記,懷疑出現沉降。港鐵否認該2處設有沉降監察點,但無具體回應相關地方是否有沉降。港鐵昨日最新證實,輕鐵元朗站附近的一段路軌及架空電纜杆,日前發現出現輕微沉降,但未超出屋宇署沿用的20毫米停工指標。

(來源:星島日報)

港鐵證實輕鐵石排站至鳴琴站路軌出現沉降:非常輕微

港鐵再有輕鐵站錄得沉降。屯門輕鐵石排站至鳴琴站的路軌被揭出現沉降,工程人員已到現場測量。港鐵回覆本網查詢指,留意到石排頭路及鳴琴路附近的輕鐵範圍出現非常輕微的沉降,但未有透露實際幅度,只強調沉降幅度一直平均及平穩,沒有顯著改變,並維持在屋宇署沿用的20毫米的沉降指標以內。

港鐵繼周三(1日)發現輕鐵元朗站附近一段路軌出現沉降後,今再被揭石排站至鳴琴站的路軌,每隔10米出現標記,疑出現沉降,該處對出是房協翠鳴臺地盤。

港鐵證實,留意到石排頭路及鳴琴路附近的輕鐵範圍出現非常輕微的沉降,屬預期內,而沉降幅度至今一直平均及平穩,沒有顯著改變,並維持在屋宇署沿用的20毫米的沉降指標以內。

港鐵表示,2015年9月接獲屋宇署通知,石排頭路及鳴琴路附近的輕鐵範圍,一處屬鐵路保護範圍的地點,將有發展項目建築工程,徵詢港鐵意見。港鐵鐵路保護組按照相關條例及程序,要求由發展商聘用的註冊建築專業人士就工程對現有鐵路設施所產生的影響作出評估,以便港鐵公司監察沉降及其他數據,確保鐵路安全運作不受影響。

港鐵補充指,石排頭路及鳴琴路附近的項目自2016年9月開展至今,一直監察有關數據,強調該段範圍的鐵路設施一直符合安全標準,鐵路安全運作不受影響。雖然沉降幅度並未達20毫米的沉降指標,但公司一直與相關政府部門保持緊密聯繫,亦定時將有關數據通報相關政府部門。

據港鐵了解,該工地大部份地基打樁工程經己完成,現正進行上蓋建造工程。港鐵重申,會一直持續監察,若沉降幅度達預設停工指標,會按既定機制即時要求承建商暫停相關鐵路保護區內的工程,及通報相關政府部門有關安排,而安全是首要原則,必定會確保鐵路安全運作。

(來源:東網)

輕鐵元朗站沉降港鐵被指隱瞞

輕鐵元朗站被踢爆出現沉降,港鐵被指「講大話」隱瞞事件。有區議員指本周二在元朗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討論鐵路站沉降事宜時,曾詢問輕鐵元朗站有否出現沉降,當時出席會議的屋宇署助理署長何漢傑未肯回應,而港鐵基建工務主管聞偉霖則指輕鐵元朗站超出工程鐵路保護區範圍,沒有設沉降監察點。直至前日,港鐵又突然承認元朗輕鐵站出現沉降,僅表示維持於廿毫米的沉降指標內,已通知當局,並未提供具體數據。

翻查該次會議錄音,當時元朗區議員李月民向港鐵代表提問:「元朗輕鐵總站你有冇做監測點,嗰一個監測點有無沉降情況?」聞偉霖回答指:「喺沉降(西鐵元朗站橋墩)附近唔係輕鐵範圍,(輕鐵元朗站)超出咗鐵路保護範圍,所以就無嘅(監測點)。」李月民批評港鐵「講大話」及有所隱瞞。港鐵前日承認,於本月一日發現輕鐵元朗站附近的一段路軌及架空電欖杆出現「非常輕微」沉降,沉降幅度平均,並維持於廿毫米的沉降指標內,亦已通知政府相關部門,強調會繼續監察,確保鐵路運作安全。

列車駛入月台 地面震動

元朗輕鐵站位於元朗西鐵站下層,共有五個月台,東網記者昨到元朗輕鐵站視察,發現每當輕鐵「掟彎」駛入月台時均會令地面出現震動,而輕鐵站附近的新鴻基地盤仍繼續動工,令人擔憂會否加劇沉降。市民張小姐指自己甚少搭輕鐵,但亦感覺到當輕鐵駛入元朗站時都會「擢吓擢吓」,質疑與沉降有關,她擔心出現沉降會影響行車安全,故會在搭輕鐵時分外留神。

市民要求公布64沉降點

另一名市民梁太每天都會搭乘輕鐵送子女上學,她於記者提問下才得知元朗輕鐵站亦發生沉降,感到非常驚訝。她未有特別擔心沉降會影響行車安全,但認為政府應加強監督,坦言︰「我哋香港市民,咩都交晒畀政府去做,幫我哋做監督(口架)嘛!」更認為港鐵及政府有責任向市民作出交代。

廖先生指一直有留意新聞,得知多個鐵路站皆有出現沉降問題。被問及會否擔心事件影響安全,廖先生認為:「擔心都冇得擔心,睇吓政府點補救啫。」他又指自己對港鐵及政府只剩下「少少希望」,促政府可以盡快公布六十四個沉降地點。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