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沙咀衝突事件:旺角大媽何時了?

自旺角行人專用區取消後,部分表演者轉到尖沙咀繼續表演,當中「大媽歌手」不但把過往的噪音帶來,其賺錢行徑也令人質疑到底是否真正為了表演,不足半個月更發生了衝突事件,之後會是繼續趕不走、趕得走,抑或有什麼治本的解決方法?

(來源:星島日報)

大媽殺入天星爆衝突 噪音害慘商戶生意

昨日是旺角行人專用區撤銷後首個周末,不少表演者「轉戰」尖沙嘴,晚上最少有多達十五組唱歌表演者「進駐」。其中,新駐「大媽」普遍駐紮於天星碼頭一帶,以強勁擴音器唱歌,音量錄得八十多至九十分貝,蓋過鄰近表演者聲音。有天星碼頭商戶不滿,指「大媽」進駐尖沙嘴後,曾因爭位表演發生衝突,原有的年輕表演者沒有再來,並指難令她們降低聲量,抱怨生意難做,已作出投訴。由於新駐「大媽」為碼頭引來額外人流,負責管理碼頭的天星小輪昨日一度需要關上碼頭部分出口,避免渡輪乘客與觀賞人流夾雜起衝突。至於銅鑼灣行人專用區,則與平日情況相若,暫未見有太多「轉場」表演者。

旺角行人專用區撤銷後,昨晚已回歸平靜。不過,代表約二十名表演者及檔主的「旺角街頭文化協會」幹事吳志輝表示,表演者已轉往尖沙嘴天星碼頭和銅鑼灣行人專用區表演,稱明白會將嘈音等擾民問題轉移,但批評是政府無視問題在先。本報記者在尖沙嘴現場觀察所見,昨午三時開始便有新駐「大媽」到來表演,主要集中在天星碼頭一帶。她們多以強勁擴音器唱歌,蓋過鄰近表演者聲音。

來自塞內加爾的Kande Mansaly到港十七年,一年前在尖沙嘴表演打鼓。他表示,自己跟其他歌唱表演者願意互相遷就,輪流表演二十分鐘,避免疊聲情況。不過,他昨天向其中一團表演者提出相同做法,對方卻拒絕他的要求。他認為,對方的擴音器十分大聲,若同時表演,將蓋過自己聲音,故選擇執捨細軟離開。

記者向拒絕輪流使用場地的表演者查詢,其中一位表演人士玲玲稱,她們是由旺角轉過來的表演者,有先讓Kande表演二十分鐘,但之後就不願意輪流表演,原因是有數名粉絲也前來唱歌,難以不斷輪流二十分鐘使用。被問到是否音量過大時,玲玲認為唱歌必定有聲音不認為自己太大聲,但當記者向她提及其音量錄得九十分貝時,她認同有點大聲,亦向友人表示降低聲浪,但沒得到回應。

天星小輪附近商戶稱,平時周末有年輕表演者玩音樂,若他們太大聲亦較有商有量,但「大媽」加入後,原本年輕人沒有再來,「大媽」歌聲亦太聲,十分影響工作情緒,甚至有時聽不清楚客人要求買甚麼。商戶有向天星小輪管理方投訴,但未見情況改變。商戶認為政府「殺街」後,表演者轉至尖沙嘴,反問政府是否只打算不斷驅趕他們,認為「殺街」沒有用途。現場所見,警方亦收到投訴,指有表演者聲音過大,警員記下各表演者個人資料,並勸喻降低聲量。

入夜後,文化中心及天星碼頭一帶更見人頭湧湧。以唱歌表演者計,文化中心廣場範圍有八個,天星小輪及海港城對出地方有七個,部份聚集人群駐足觀賞。油尖旺區議員孔昭華表示,近日有大量表演者進駐尖沙嘴天星碼頭一帶,造成噪音問題之餘,部分表演者更因位置問題衝突,形容情況慘不忍睹。他指,天星碼頭是交通樞紐,難以負荷過多的行人和街頭表演,要求政府管理秩序。

至於在銅鑼灣的行人專用區,則與平日情況相約,暫未見有太多「轉場」表演者。灣仔區議員伍婉婷認為,現時行人專用區已十分擠逼,有不同立埸的政治團體擺設攤檔,亦有大量商業推廣活動,如易拉架、派試用品推廣,不少居民和商戶多年來飽受噪音困擾,擔心如果再有新的表演者,會令街道更擠逼和令噪音問題惡化。

(來源:香港01)

大媽轉戰尖沙咀 演出半小時兩遭警方掃場

今日(4日)為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後首個周六,原在旺角表演的歌手、載歌載舞大媽大叔失去「菜街舞台」,今日集體「南下」到尖沙咀碼頭表演,下午時段多至六檔出現。警方及碼頭管理人員嚴陣以待,有人手持分貝機量度音量,只要一超過音量,會即時作出警告,十分緊張。

有大媽一早霸佔碼頭出口演出,但因太大聲及阻礙乘客離開,兩度遭警員警告,更被要求離開,不過最後還是留下,伺機再勁歌熱舞。

被趕玲姐:點都唱到10點完場

以往在旺角演出的玲姐轉到尖沙咀唱歌,下午3時許到達天星碼頭灣仔落船位置的她,由於該地人流較多,一心以為霸到「好位」演出,惟一開金口不久,已有警員前來作出警告,指她音量超過特定分貝,無奈要拿出身份證予警方登記,並把擴音機的音量收細。玲姐向記者表示,雖有影響心情,但一場來到「點都唱到10點完場」。

好景不常,當她再演出不足10分鐘後,為數大約10名的便衣警員前來檔位再作警告,指她阻塞碼頭出口,要她離開。玲姐大表無癮,將錢袋、音響等遷走,站着不動。不過她甚有耐性,到了下午6時,音樂聲再次響起,演出又再開始。

有乘船經過的市民一見表演者顯得不滿,乘機向警方投訴。其中李先生表示,政府將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只是逃避問題,長遠要作出規管;他又指看來「殺街」毫無意義,只令問題蔓延去其他地方,「以前出到去行街買野,三步一檔,又唱歌又跳舞,立立亂」,「殺街搬去第二度,咁樣做只係斬腳趾避沙蟲。其實你唔係要殺街,係要管理咗呢班人,因為行人專用區係為咗啲人舒服啲咁行。」

據知,有關方面擔心「大媽」轉移至尖沙咀碼頭後,會引來不法分子,趁機收錢「管理」。

碼頭一帶有職員量度噪音,不能超過現場環境特定分貝,據稱過去一星期的確有不少旺角演出者「轉場」到此,晚上情況較為嚴重。

(來源:東網)

殺街後首周末表演者湧天星碼頭 歌聲逾90分貝

今日(4日)是西洋菜南街遭殺街後的第一個周末,不少表演者已轉戰尖沙咀天星碼頭。記者到現場視察,發現有數檔表演者開始賣藝,使用擴音器材載歌載舞,音量之大遠在巴士車站亦聽到。碼頭入夜後人流愈來愈多,聲量亦愈來愈大,約4、5檔「大媽團」開檔表演,多名便衣警察巡邏,勸籲表演者勿阻礙行人路,期間多次與表演者爭執。東網記者手持分貝計、站在離擴音器5米外量度音量,發現當有人唱歌時聲浪逾90分貝,最高更達100分貝以上,情況嚴重。

至晚上11時半,文化中心廣場仍有3至4檔的表演唱開大擴音機唱歌,聲浪並無收斂,但無任何人員勸阻或驅散。東網記者量度出聲音高達90分貝以上,人流雖明顯減少,但噪音情況未見改善,明顯違反《噪音管制條例》的限制。直至晚上11時45分,表演者才全部散去。

附近報攤老闆麥先生表示,自從旺角殺街後,天星碼頭表演者明顯有所增加,幾乎「由朝做到晚」,每天下午到晚上10時許都有人用擴音器表演,直言是「焗聽」。他批評政府「一刀切」殺街,未有解決問題,致表演噪音轉移到尖沙咀一帶。另一報攤老闆馮女士認為殺街後天星碼頭噪音急增,不僅情緒受影響,有時「啲客講嘢我都聽唔到」,她指幸好得客人體諒,促政府好好規管。

在旺角表演3年多的歌手玲玲遭便衣警察警告,勸籲她勿在碼頭出入口表演,指若有人投訴就要結束表演。玲玲引述警察指有人投訴她阻街及嘈吵,故遭警告,但她稱音量已較在旺角表演時小,不少粉絲反映聽不到歌聲。她指願意調低聲量,「有啲人唔鍾意音樂,要投訴我都冇辦法。」認為香港應有一個地方容許街頭表演。

塞內加爾非洲鼓表演者Kandemasaly稱情況令人難以接受,指自旺角殺街後,不少表演者湧入尖沙咀,認為大家應互相分享表演場地。此外,文化中心廣場早前已張貼告示,禁止表演者使用擴音器及接受打賞。廣場範圍約有5、6檔表演,暫未發現有表演者接受打賞,但多檔均使用擴音器。約10名康文署職員在附近巡邏,並手持分貝計量度,職員解釋,規條並非禁止擴音器,只為控制分貝,若超過一定分貝會作警告。

市民李先生批評表演者聲音嘈吵,稱政府束手無策,「旺角殺咗(街)就去尖沙咀、銅鑼灣,趕唔晒!」他質疑表演者在街頭牟利,為何同樣性質的小販遭檢控,但對街頭表演者卻置之不理。

(來源:HKET)

大媽轉戰尖沙咀迫爆天星碼頭 勁歌亂舞商戶當殃

旺角行人專用區被「殺街」,多個表演團體轉戰尖沙咀天星碼頭,出現噪音及迫爆街頭的問題;TOPick記者到尖沙咀天星碼頭現場所見,一眾大媽大叔的樂團,集結成多個檔位,以大喇叭播放音響,不停載歌載舞,吸引大批市民圍觀,令現場擠得水泄不通,警察在場維持秩序,不時向表演者查問。有商戶接受TOPick訪問時恕斥,噪音問題令生意急跌近2成。

TOPick記者於今日(5日)晚上8時左右,抵達尖沙咀天星碼頭,發現多處有表演者放聲唱歌及跳舞。在五支旗杆對出的廣告牌前,有2檔表演者分別同時唱歌及跳舞,粗細估計至逾百人聚集在旁觀看,場面「墟冚」。再往碼頭方向走,又多一檔表演跳舞,2名表演者播着大喇叭勁歌熱舞,期間更有男士向女表演者付鈔。

記者再向尖沙咀文化中心方向走,沿途再看到另一名大媽獨唱國語歌,不少市民圍觀。現場除有市民圍觀擠得水泄不通外,警察亦不時向表演者查問。

旺角西洋菜南街已迎來「寧靜周末」,但噪音卻轉移至尖沙咀。於天星碼頭附近的行李店老闆王先生指,因表演者噪音問題,客人無法專心購物,估計生意額較旺角「殺街」前下跌1至2成,上周亦因此報警3次,現只有「硬食」噪音。

由旺角轉戰天星碼頭的「尖咀好舞功」楊先生指,本港表演空間太少,認為政府規劃不善。市民張先生則指,天星碼頭近來變得非常嘈吵,表演檔太多令人寸步難行。

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指,據他了解及觀察,於尖沙咀天星碼頭一帶表演團體原只約4個,但「殺街」後激增至逾10檔。他說,由於尖咀表演者一向以「輪流制」,即表演約半小時就讓給其他表演者使用場地,但旺角來的表演團體卻「唱到尾」,兩者不時因此有爭執,他們亦因揚聲器材不同,表演音量亦有大差異,已收到10宗噪音投訴。

他建議,政府應制定一套準則,規管表演團體。如於指定地方劃出表演區,並列明聲量限制、表演時間等,亦可減少表演者之間爭拗。他稱,已去信民政事務總署要求當局召開緊急會議,盡快擬定應對措施。

(來源:香港01)

陀地進駐尖沙咀收保護費 原表演者:前所未見

上周旺角行人專用區被「殺街」後,部分當區表演者,將舞台轉移至尖沙咀天星碼頭外,昨日﹙4日﹚已有警方及碼頭管理人員在場戒備,手持分貝機量度音量,只要超標,就會即時警告。

今日﹙5日﹚在碼頭外,仍有不少從旺角來的「大媽」唱歌跳舞,而警方亦有到場警告。不過,碼頭秩序未見特別改善,更有一直在碼頭的街頭表演者聲稱,有一名坐輪椅的婦人「收陀地」,要求給予200元保護費,否則會騷擾表演。

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晚上表示,近日已經收到逾10宗關於碼頭躁音及阻街的投訴,情況令人擔心,要求政府相關部門召開緊急會議,處理上述問題。

社會新聞

撰文:黃偉倫
2018-08-05 22:30
最後更新日期:2018-08-06 11:56
上周旺角行人專用區被「殺街」後,部分當區表演者,將舞台轉移至尖沙咀天星碼頭外,昨日﹙4日﹚已有警方及碼頭管理人員在場戒備,手持分貝機量度音量,只要超標,就會即時警告。

今日﹙5日﹚在碼頭外,仍有不少從旺角來的「大媽」唱歌跳舞,而警方亦有到場警告。不過,碼頭秩序未見特別改善,更有一直在碼頭的街頭表演者聲稱,有一名坐輪椅的婦人「收陀地」,要求給予200元保護費,否則會騷擾表演。

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晚上表示,近日已經收到逾10宗關於碼頭躁音及阻街的投訴,情況令人擔心,要求政府相關部門召開緊急會議,處理上述問題。

上周旺角行人專用區被「殺街」後,部分當區表演者,將舞台轉移至尖沙咀天星碼頭外。(羅君豪攝)
上周旺角行人專用區被「殺街」後,部分當區表演者,將舞台轉移至尖沙咀天星碼頭外。(羅君豪攝)

收打賞反問記者為何不可

記者今日大約下午2時,到天星碼頭觀察,當時已有零星表演者在場。大約晚上7時30分,有警方到場,指其中一檔「大媽」表演者的聲浪,超出90分貝的限制,並發出口頭警告,之後離開。

該檔的其中一名表演者琪琪向傳媒表示,表演必然有聲浪,強調音量已經非常細,「我嚟唱歌啫,都無犯法!」琪琪手上又持有歌迷給予的打賞,對此她表示:「歌迷覺得我辛苦,送畀我唔得咩?」

至大約8時40分,再有警員到場警告,同樣未採取其他行動就離去,而眾人亦繼續載歌載舞。

區議員指已收逾10宗投訴

碼頭除了繼續有「大媽」表演擾民,更衍生其他非法問題。打扮成電影人物「死侍」的俄羅斯人Viktor,以及全身塗上金色的外國表演者向記者表示,今日有一名坐輪椅的婦人,向他們收「陀地」,每人要支付200元,否則將會妨礙他們演出。兩人直言,過往在碼頭從未發生過同類事情,已就事件向警方求助,之後亦會繼續表演。

余德寶表示,近日不少旺角街頭表演者,轉移陣地至尖沙咀天星碼頭外的公共空間表演,衍生噪音、阻街等問題,最近已收到超過10宗投訴。他續稱,「殺街」並無根絕問題,反而令問題禍及其他區。余德寶要求,政府召開緊急會議,處理碼頭外的噪音、阻街問題,並邀請地政總署、運輸署、警務署、康文署等政府部門,商討如何解決問題。

旺角表演者拒輪流演出

林先生於2013年,開始在尖沙咀作水晶球表演。他表示,有來自旺角的表演者不願跟從尖沙咀的文化,拒絕協商輪流表演,堅持旺角的先到先得「霸位」。他續指,碼頭外的空間非常有限,過往一般只會同時有一至兩檔表演者,但昨晚就一度同時出現六檔,造成龐大嘈音,令人無法享受表演。

他又指,雖然今晚只有兩檔表演者,音量較昨晚細,但仍然頗為滋擾,即使警方到場警告,但「大媽」們不久後又會故態復萌,促請政府盡快以發牌制,加以監管。

Kande Mansaly從塞內加爾來港17年,大約一年前在尖沙咀天星碼頭外表演打鼓。他表示,碼頭外的空地面積細小,表演者向來都是互相遷就,輪流表演,但旺角表演者卻不接受這套文化,今午更一度與一名大媽爭論,最後成功爭取到表演時間。

與Kande爭論的「大媽」玲姐表示,旺角一向是以先到先得霸位,認為不可能表演20分鐘後,就將場地讓給其他表演者,因為有歌迷到場支持自己,而且表演亦會「不盡興」。至於噪音問題,她表示會多加注意。

(來源:TMHK)

中年輪椅婦屢阻表演者演出 疑欲向表演者索取「場租」

自旺角行人專用區取消以來,不僅途經尖沙咀碼頭一帶的市民以及附近商戶叫苦連天,原先在尖沙咀一帶的街頭藝人亦不斷投訴從旺角來的表演者聲量過大並長期霸佔表演位置。此外,有原於尖沙咀一帶的表演者向本台投訴自旺角行人專用區取消以來,多次在表演期間被一名婦人要求每星期向她繳付二百元,否則將不容許他們在尖沙咀表演。

他們亦有向在場的便衣探員投訴,便衣探員在了解事件後着相關表演者繼續表演,並在一旁觀察。至約晚上九時,記者發現有一名乘坐電動輪椅的中年婦人接近其中一名向本台投訴的表演者,斥該表演者阻礙其前進,要求該表演者離開,該婦人擾攘多時且在便衣警員介入後仍然不肯離開,該表演者無奈轉至其他位置演出。該表演者向本台表示該名乘坐電動輪椅的中年婦人正正與向其索取「場租」的為同一人,惟警方向其表示需要更多證據,如錄音或影片等證明該婦人有作出相關行為後才能採取行動。

該名表演者離開後,婦人轉為滋擾另一名向本台投訴的表演者,依記者在場所見,該婦人一直與表演者保持非常接近的距離,每當有人欲接近表演者與其合照時,該婦人便會阻撓,例如再次以阻礙前進為藉口要求合照者離開,或直接向合照者大叫「走!」,有合照者一度不滿與其對罵,警員介入調停並向被阻撓者了解情況。警方及後亦有與表演者傾談,該表演者其後暫停演出。

有在場市民向本台表示,兩日前已經看見該婦人纏繞相關表演者,又指她會一直纏繞直至表演者離開。

(來源:星島日報)

大媽殺入天星碼頭表演 學生獨立聯盟周六發起光復行動

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後,部份大媽轉到尖沙嘴天星碼頭表演,繼續以大聲音響「霸地盤」。學生獨立聯盟發起8月11日「光復天星碼頭」行動,稱如果中國人不懂香港法例,「作為香港的主人就必須向他們進行公民教育。」

學生獨立聯盟昨在其Facebook專頁發文,稱將於8月11日星期六發起「光復天星碼頭」行動。有網民呼應,「再唔做啲野真係會遍地開花,全香港都係大媽演唱會」、「好地地,比啲大媽污染美好尖沙咀海濱。」

亦有網民表明不支持,「其實也有香港的表演者,仲有他們也是有他們人權去表演⋯⋯你們在幹什麼? 我表示不支持行動。」

早前有天星小輪附近商戶稱,平時周末有年輕表演者玩音樂,若他們太大聲亦較有商有量。但「大媽」加入後,原本年輕人沒有再來,「大媽」歌聲亦太聲,十分影響工作情緒,甚至有時聽不清楚客人要求買甚麼。

(來源:HKET)

大媽闖尖咀個唱擾民 區議員:有商戶擬申禁制令遏嘈音

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月初「殺街」重新通車,旺角的表演者四散至各區,當中不少表演團體轉戰尖沙咀天星碼頭一帶表演。油尖旺區區議員余德寶指,早前予發信促請油尖旺區民政事務專員召開跨部門會議討論有關問題,該會議今早(9號)召開,不同部門包括運輸署、環保署、食環署及警方均有有參與。余又引述消息指,尖沙咀有商戶正考慮申請禁制令,禁止表演者在該處表演。

余德寶指,上周去信民政專員,要求安排召開跨部門會議處理問題,同時去信區議會主席葉傲冬,要求在下月底區議會舉行大會前先召開特別會議討論問題,「會議應該邀請附近的商戶,例如九巴、船公司,大型商戶等持份者一同參與。最好儘快開,下周或之前最好」。

余德寶認為尖沙咀街頭表演問題有迫切處理需要,因以往的旺角行人專用區有特定時段開放,可以「殺街」處理;但尖沙咀天星碼頭則是公共空間,屬全天候開放,難以「殺街」方式處理。

「上星期已經有人不滿,有些指罵,再遲處理真係怕會有衝突。」

他又透露,近日接獲消息指,近天星碼頭一帶有大型商戶考慮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附近一帶的街頭表演進行,部分商戶更曾開會討論,認為若滋擾情況持續、而政府又無力處理,不排除申請禁制令。

海港城回覆指,商場範圍內一向有保安巡視,至於公眾地方的表演事宜,相信政府部門會跟進及處理;九巴則回應稱,沒有申請禁制令禁止表演者表演。

(來源:星島日報)

天星大媽被驅趕 惡鬥踩場學生哥 警阻衝突

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的後遺症繼續浮現,近日多檔表演者進駐尖沙嘴天星碼頭繼續表演。有團體昨晚發起行動聲討部分表演者,批評他們聲量過大、有違道德等,更高舉「請勿行乞」的巨型橫額,要求警方執法。示威人士其後更包圍部分表演者,與表演者及大叔互相指罵,情況一度混亂,需由警員分隔兩批人士,最終由警方護送表演者帶上警車離開。有示威人士表示,若表演者的問題未有改善,不排除再有其他行動。

昨日是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後的第二個周末,近日不少旺角「大媽」進駐尖沙嘴天星碼頭表演,被指聲浪過大,與原本在該處表演的人士發生摩擦,甚至有附近的商戶直言吵耳,影響生意,支持有商戶擬申禁制令。學生獨立聯盟昨晚發起「光復天星碼頭」行動,昨午文化中心附近已約有十多名文化中心的管理員觀察情況,並手持分貝機,若發現表演聲量達九十分貝以上,便會要求表演者收細音量。而天星碼頭對出五支旗桿外,亦有多名藍帽子在場巡邏。

不少旺角表演的「大媽」及「大叔」昨傍晚在天星碼頭如常高歌跳舞,懶理聲討行動,亦有人圍觀表演。至昨晚上七時許,約數十名網民響應號召到天星碼頭對出空地聚集,聲討「大媽」表演聲音過大,更有人舉行「請勿行乞」的巨型橫額,高呼「還我天星碼頭」等口號;有警車在附近戒備,而多名警員在場留意,並截停部分穿着黑衣人士,要求檢查有關人士的身分證。

大批示威人士其後包圍其中一名表演者「玲玲」,現場情況一度混亂,雙方以粗口對罵,約三十名警員到場將兩批人士分開,混亂情況持續約半小時,有兩名男表演者多次拒絕離開現場,批評示威人士欺負長者,最終警方將至少三名表演者帶上警車離開。有在場人士批評警方「放生」示威者,未有按例執法,只是多次要求示威人士退後,讓表演者收拾物品離開。

至晚上九時,大部分表演者的支持者已經散去,示威人士則繼續留守原地,以防有表演者重回表演;亦有不少表演者退往文化中心及星光大道一帶繼續演出,仍吸引不少人士圍觀,亦未見有文化中心管理員上前阻止。

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指,示威人士是和平抗議,要求警方驅散聲量過大的表演者,認為部分來自旺角的表演者出現霸位及高噪音聲浪,批評有關表演者是問題根源,若情況未有改善,不排除再有其他行動。

陳家駒又指,部分「大媽」並非單純唱歌跳舞,而是會向途人收錢,形容是劣質文化,「有男士在警察前取出一百元,遞向賣唱的女士。」他表示,過去收到於尖沙咀表演的樂隊投訴,指「大媽」霸佔地方,及與圍觀的男子有身體接觸,行為有傷風化。

(來源:明報)

學獨聯天星碼頭舉「請勿行乞」橫額 警護表演大媽離場 續有人獻唱

旺角西洋菜南街(菜街)行人專用區「殺街」一周,部分表演者轉到尖沙嘴天星碼頭外的公共空間表演,引發另一處噪音問題。「學生獨立聯盟」成員周六(11日)晚上到天星碼頭,舉起「請勿行乞」橫額,指其中一檔「大媽」表演者收錢和製造噪音,要求他們離開,亦有市民自發到場要求表演者離場。涉事「大媽」其後在警察護送下,登上警車離去。

《明報》記者在天星碼頭觀察,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與同行人士,於晚上約7時到場,舉起「請勿行乞」橫額,橫額背後寫有法例條文。陳家駒表示,收取打賞是違法行為,他從新聞見到在該處表演的大媽「收錢」,且製造噪音超過90分貝,「很有理由相信已觸犯法例」。

對有表演者則聲言「唱歌沒有犯法」,陳家駒指表演者「可能是新移民」,故不熟悉法例,且相關行為「有違公德」,政府又「做唔到嘢」,他作為香港人珍惜這個地方,才要「企出嚟做啲嘢」。至於往後會否有下一步行動,陳稱,仍要與聯盟成員商討。

除學生獨立聯盟外,網名「金金大師」的梁金成與數名市民,亦指在網上見到天星碼頭的情況,故自發到場舉起紙牌,指「不要劣質文化」,要求表演者離開碼頭。梁金成表示,天星碼頭環境已被表演者「搞到好有問題」,批評政府沒有完善政策,令表演者在菜街殺街後轉移陣地,違背殺街的原意,政府「有好大責任」。

示威者要求在現場演唱的一名大媽與兩名男子離開,並叫在場約10名軍裝及便衣警察執法,但由於現場傳媒眾多,表演者一度難以離場。警員其後介入事件,護送表演者登上警車離去。

現場回復平靜一段短時間,其後又有最少6組表演者重新「開檔」演出,包括過往在旺角獻唱,有一定歌迷的梓嘉老師。

(來源:香港01)

近百網民響應光復尖沙咀碼頭號召 現身與「大媽」及粉絲對罵

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後,由旺角轉到尖沙咀天星碼頭外的「大媽陣」連日來惹起爭議,學生獨立聯盟發起「光復天星碼頭」行動,號召網民今晚(11日)到天星碼頭聲討大媽歌唱團。

今晚約7時,現場所見有數十網民響應號召到場支持,有至少30名警員在場戒備,雙方陣營不時對罵,高峰時連圍觀人數,接近100人,一度十分混亂。今日到場表演者較上周少,至少三名表演者由警車護送離開現場。

現場有數十名網民響應學獨聯的號召,在晚上約7時來到尖沙咀天星碼頭附近的大型廣告板位置,向表演人士以「大聲公」叫喊口號,包括「政府無能、人民自救」、「還我天星碼頭」、「請勿行乞」等。反對人士又指,表演者違反本地法律。其中一個檔攤隨即離開,另一檔「玲姐」的表演檔則不願離開,留在原地與反對人士對罵,雙方一度以粗口互罵。

有至少30名警員在場維持秩序,亦有大批傳媒圍在該處採訪,場面一度混亂。

中年表演者斥「年輕人蝦老人家」 後上警車離開

雙方擾攘了約半小時後,期間警員一直分隔開兩邊陣營,其中兩名中年男表演者一度拒絕離開,又指是「年輕人蝦老人家」,批評反對人士想趕絕他們,深感不滿。記者在現場聽到警員向表演人士表示,現場太危險,希望他們先行離開,以免事情惡化,該兩名男士最終無奈聽從警員勸喻,收拾物品上警車離開。

行動發起人警告再有「大媽」演唱 即會有行動

發起今次行動的是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不肯透露今次行動召集到的網民數量,但聲稱將來如果再有來自各區的「大媽」來演唱,將以不同方式抗議,行動會事先在網上公布。

被問到行動為何只針對「大媽」,陳家駒指在網上有不少相片證明這班「大媽」並非單純演出,而是會收錢,認為是劣質文化。他又指收到不少Busking樂隊向他們投訴,「大媽」的出現除了令他們無地方演出外,亦曾經見到「大媽」與付錢的男士有「有違道德、不君子」的身體接觸,直斥行為有傷風化,應該要杜絕,學獨聯聲言將來會繼續行動。

另外,前來聲討大媽團的梁金成表示,政府多年來未能夠打擊到大媽團收錢唱歌的問題,擔心旺角「殺街」後,問題只會延伸到其他地區,認為要以實際行動反映港人的意見,並指不排除有後續行動。

表演者被護送上警車後,他們的支持者於晚上8點前已四散,示威人士則仍手持標語留在原地,未知會否再有其他表演團隊的到來。

前來跳舞的「旺角kit姐」表示,原定今日趁周末到尖沙咀碼頭跟朋友們一同跳舞,甫到步見樂團被網民驅趕,只好放棄。問她會否擔心反對行動未來會繼續,而放棄前來欣賞演出時,kit姐表示不太擔心,「我又唔係大媽,點解要擔心,會繼續支持。」

路經尖沙咀碼頭的Kelvin則説,「未試過呢度(碼頭)咁靜,以往好多歌聲。」他表示,不論是年輕人還是年長人士,也有他們的支持者,社會需要有多元文化,但港府應制定監管制度比較適合,並指希望尖沙咀碼頭再有適量音樂重現。

(來源:東網)

天星趕大媽爆口角 表演者示威者混作一團

旺角行人專區「殺街」後,大批表演者轉戰尖沙咀天星碼頭一帶引發不滿,有團體今(11日)發起「光復天星」行動踩場,與唱歌大媽角力,雙方發生口角,有人用粗言穢語怒罵表演者,又高呼警察快執法,有人則用揚聲器大叫:「咪行乞!」警方出動逾百人嚴陣以待,部分天星碼頭的表演者被警方勸走,入夜後部分大媽在警方護送下敗走。發起行動的團體指自從大媽出現霸位、高聲浪騷擾其他表演者後才出現問題,不排除未來再有行動。

下午因天雨影響,在天星碼頭一帶的表演者比以往的周末少,至晚上7時許,天星碼頭對出空地聚集大批市民,有團體用兩塊印有「請勿行乞」字眼的橫額擋住其中一名表演者玲玲,雙方發生口角,亦有人高呼「支持警察執法,還我天星碼頭」、「驅趕大媽,人人有責」等口號,表演者、示威者、警察及記者混作一團,混亂情況持續逾半小時,更有表演者被送上警車。

發起「光復天星碼頭」行動的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表示,得悉天星碼頭被大媽滋擾,故自發召集市民到場,他批評某些區議員倡一刀切殺街,促使事件發生,又稱部分表演者除接受打賞外,亦看到有違正常禮節的「風化」行為,重申行乞屬犯法,會持續行動,但拒絕透露今次行動的參與人數及未來行動部署。

對於有大型商戶擬申禁制令,一些小商戶亦頗為贊同。附近報攤老闆麥先生表示,有感近日白天時噪音有所改善,巡邏警察明顯比以往多,惟一到晚上8時左右便開始「群魔亂舞」,連顧客說話亦未能聽見,故支持申請禁制令。另一報攤老闆馮女士則稱留意到食環署及警方有加派人手,惟效果非十分顯著,希望表演者自律。

警方下午巡查期間,在該處擺檔逾十年的持牌雪糕車負責人朱先生疑受牽連,被警方要求他移至馬路旁擺檔,朱憂會遭車撞而拒絕,更一度與便衣警察發生爭執,隨後亦被勸走。朱對警員執法混亂有微言,斥責:「趕唱歌還趕唱歌,我哋有牌都趕!」

(來源:壹NEXT)

百名市民齊聚天星碼頭驅趕大媽 怒轟:去特首辦唱!

自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後,遭惹非議的大媽們由旺角殺入尖沙咀天星碼頭開唱,近多個星期已引發不少衝突和投訴。除了早前天星商戶擬申請禁制令,更有市民和團體自發驅趕大媽行動。本週六(八月十一日)傍晚時分,已有不少市民聚集於天星碼頭附近,他們是響應網上發起的「光復天星碼頭」行動,揚言要驅逐大媽。而大媽早聞消息,但亦一於少理,早於五、六時許,就在五支旗桿下,繼續擺好器材開檔,唱歌跳舞。環觀四周,可見各方嚴陣以待,包括食環署職員、軍裝警員、便衣探員、九巴司機和鄰近商場職員。

其間,不少停留的市民被查身分證。而當警員截查一個經過的表演團體時,引起哄動,只因女主音交出「雙程證」,可見她並非香港居民。事後,一行人更聲稱自己是遊客,只是經過此地,沒有表演的打算。

約七時,學生獨立聯盟代表陳家駒在大媽表演位置前方拉開「請勿行乞」橫額,開大擴音器發言,雙方對峙。警方隔開雙方時,勸市民散開讓路,有市民怒轟,「為什麼我們香港人還要退讓?」一名女士指自己住屯門,眼見大媽由屯門公園嘈到尖沙咀,對她們忍無可忍,又反問警員:「點解佢哋晚晚收錢又唔做嘢?」指罵聲此起彼落。

此外,有疑似便衣警員執法,市民多次要求他出示委任證,但該名人員沒有理會。被警方包圍的大媽小玲和兩名狂粉情緒激動,不斷與在場市民對罵,雙方爭持不下。其中一名阿伯更大喝:「你係咪蝦我哋老人家?」最後,警察開路把大媽和阿伯帶上警車,警車隨後離去,未知涉事人士有否因此被檢控。

參與行動的市民梁先生不滿意是此行動成效,他認為大媽們只是暫時離開。他指出,「可能是晚有警察執法和群情洶湧,所以才能驅趕她們。」他希望大媽們能夠由天星碼頭轉移去其他地方表演,如天馬公園、特首辦或是各政府官員的屋苑樓下,「因為我們這些凡夫俗子真不曉得欣賞她們的『凡音』,相信在天庭上的官員會曉得欣賞,所以她們應該去這些地方表演。」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大媽攻陷尖嘴 警稱「唔關我事」被轟:係咪大陸人就唔拉?

旺角西洋菜南街被殺後,一眾大媽轉戰尖沙嘴天星碼頭繼續「賣藝」。有支持香港獨立的組織,號召市民今晚到場,向大媽「講解」收錢唱歌是犯法;有人包圍大媽攤檔,高呼「支持警察執法,還我天星碼頭」、「政府無能,人民自救」、「驅趕大媽 人人有責」等口號,並向大媽展示「請勿行乞」的標語,而被包圍的大媽等一行人,由警方護送下上警車。

有警察分隔表演者和包圍者,並不斷要求包圍者退後,稱要讓出位置,予表演者「執嘢」。包圍者則反駁警方應執法,而非「放生」大媽,並不時高叫警察「執法!執法!執法!」等口號。現場一度陷入僵持狀態,其間有警員表示「唔關我事呀」,即被示威者質問「你著住制服,唔關你事?」質疑警察眼見大媽犯法但不執法,「係咪大陸人就唔敢拉啦?」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警護送下大媽敗走 學生組織:不排除再有行動

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後,大批街頭表演者湧到尖沙嘴天星碼頭繼續「搵食」,各人帶備樂器、音響在場表演引起嚴重嘈音問題。「學生獨立聯盟」今晚發起「光復天星碼頭」行動到場踩場,期間與表演者一度發生衝突,有人不滿表演者收受觀眾打賞,質疑有人非法行乞,要求在場的警員執法驅趕,雙方一度激烈口角,場面混亂,有表演者被警員帶上警車送走。

【21:00】現時天星碼頭不少警員巡邏,現場仍有表演者流連,但未有開咪唱歌,另一檔外籍表演者則早已離去。

【20:26】
有份參與行動的本土派支持者梁金城指,從網上得悉有關行動,所以特意前來參與,他指天星碼頭本來有一班本地音樂表演者,他不想這裡步菜街後塵。另一參與者李小姐認為,一切都是政策衍生的問題,目前光復行動只能一時驅趕大媽,是治標不治本。

聲稱來現場「玩」的表演者kit姐指,今日遲到沒有看到剛才情況,她認同之前的表演者聲量太大,不夠自律,但她不怕自己會成為光復行動的追擊對象,「我唔係表演,唔係收打賞,我唔係大媽,你睇我由頭到腳都唔係大媽。」以後仍會來碼頭與唱歌的朋友玩。

【20:06】
號召行動的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接受傳媒訪問,指天星碼頭本身是受遊客歡迎的景點,也是和平的表演地方,自從大媽出現霸位、高聲浪騷擾其他表演者後才出現問題,「絕對相信唔好嘅源頭係大媽。」

陳家駒表示,大媽的高噪音聲浪影響市民,例如影響附近站頭的巴士司機休息,強調他們針對的歌檔已被傳媒證實噪音分貝高過90,歌手收錢賣唱,涉違法行乞,「頭先都有(歌檔)男士當住警察面前,喺褲袋拎100蚊出嚟,遞咗畀賣唱嘅女士。」他批評警方未嚴正執法,「可惜係有市民聲音走出嚟,嚴正要求警察驅趕,先至有執法。」

陳家駒續指,大媽賣唱及擾民情況仍可能繼續,不排除再有行動,「只要認為有香港人被滋擾,我哋都會行動,繼續用不同抗議反映畀居民及政府。」

【19:31】
雙方僵持約20分鐘後,警方手拉手築起封鎖線,護送玲玲及另一男子上警車離開。另一邊廂現場人士續於碼頭高呼「支持警察執法,還我天星碼頭」「政府無能,人民自救」等口號。

【19:21】
他語畢即向玲玲的檔口出發,附近立即有多名市民響應及跟隨陳,玲玲檔口隨即被近百人包圍,反大媽氣氛高漲。多名警員立即介入分隔雙方,參與市民高叫警方執法,其間有警員突然大叫「唔關我事呀」即被現場人士質問:「你著住制服唔關你事?」質疑警察見人犯法不執法,「你哋係咪大陸人就唔敢拉?」警察之後不斷要求市民退後,指要讓出位置予表演者「執嘢」,市民即指是要求警方執法,不是「放生」違法表演者,再多次高叫警察執法。

【19:09】
不久後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與另一人持兩張大型海報「請勿行乞」進入三檔表演者範圍,現場各表演者立即暫停賣唱。陳家駒開咪向公眾表示,歌者不懂香港法例,聲稱收錢飲茶無犯法,他想告訴他們,香港法例不容他們如此做,並舉例指數年前街頭表演者香蕉奶表演數首歌曲後即被驅趕,他希望香港政府執法公平公正,並懷疑現時的尖沙嘴表演者違法阻街、行乞、構成噪音滋擾,他希望表演者可以尊重這個公共地方。

【18:41】
原本在旺角擺檔、轉戰尖沙嘴的檔主春姐表示,大概在5點幾時有警員呼籲她離開,「說有人來搗亂,怕不安全」,她說頗為擔心,未決定以後是否繼續來天星碼頭擺檔,她形容來唱歌本是高興的事,又稱「我們是靠這個吃飯的嘛」。

但問到春姐該檔有多少名歌手,她沒有直接回應,僅說「誰想唱就讓他唱」。春姐又說,為今晚演出花了180元僱車搬器材,直言如果不擺檔「車費都虧了」,春姐受警方呼籲收拾行裝,「先看一下再決定(今晚是否開檔)」。

其中一位「歌照唱」的檔主玲玲表示自己周末才出來搬檔,稱唱歌、聽歌是開心,不怕有人踩場或搗亂,「香港講法律、講道理,我嚟唱歌唔係犯法,唱歌係開心,大家又鍾意聽歌。」如遇人踩場,玲玲稱會「我唱我自己嘅,我唔出聲。」一直守候在旁的男歌迷則急於護花,高呼「玲玲唔洗驚,佢搗亂我報警!」

【18:38】
尖沙嘴海傍傍晚起陸續有歌者進駐,文化中心對出海傍一帶有十多名文化中心管理員在現場監視賣唱情況,部分管理員手持分貝機在碼頭一帶巡邏,並透露分貝超過90多就會要求表演者收細音量,有本地busking人士從旁觀察,並主動問是否需要將音響收細聲。

旺角西洋菜南街被殺後,一眾大媽轉戰尖沙嘴天星碼頭繼續「賣藝」。有支持香港獨立的組織揚言今晚到碼頭,向大媽「講解」收錢唱歌是犯法,至晚上約6時,暫未見任何學生組織的成員出現踩場,但有多名藍帽子在場戒備。有檔主透露警方早呼籲他們離開,亦有大媽繼續開檔,現場最少有2個歌檔繼續營業。

(來源:明報)

旺角霸位模式現天星 地區人士:有勢力疑進駐「管理場地」

旺角行人專用區在「殺街」前表演者用工具霸佔位置的方法,被複製到尖沙嘴天星碼頭外。多名油尖旺區議員昨午在天星碼頭外視察,發現有人在地上貼紅白藍膠布,或放置物品為表演者佔位。據了解,政府上周四(9日)舉行了跨部門聯合會議,討論「殺街」後的影響和天星碼頭外街頭表演情况,有議員表示警方將加強執法,但問題需時處理。

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後,天星碼頭外空地昨晚首次爆發示威者與表演者的衝突,有「大媽」表演團隊昨晚由警方陪同離場,免生混亂(見另稿)。在殺街前的旺角行人專用區,有人會替表演團體佔位以日掙500元。多名區議員昨午到天星碼頭外視察,發現地上有紅白藍膠布,黃昏時膠布被移走後,街頭表演團體即在該處登場;除膠布外,亦有人親身或放置雜物佔位。

有地區人士透露,「勢力人士」疑進駐天星碼頭外「管理表演場地」。本報記者昨見現場警力明顯增加,有軍裝和便衣警員巡邏。昨晚約7時,近天星碼頭公廁附近已有數人在已霸佔位置準備表演;在五支旗桿附近的大型廣告牌前,有兩檔從旺角轉到此處的表演者,亦有外國人唱歌傳福音,現場駐守的保安稱:「要睇住個廣告牌。」

引述警方:加強執法 處理需時

油尖旺區議員孔昭華表示,收到多個商戶投訴表演聲浪過大、堵塞行人通道和妨礙生意。他說,現時「街頭表演變搵食,出現霸地盤、噪音等亂象」,已要求民政事務專員聯同各部門處理,在政府上周四會議後,警方表示會加強執法,政府希望予時間處理。

公民黨余德寶稱,聞說附近商戶已開會,若政府無行動,不排除申請禁制令。他說,尖沙嘴情况較旺角嚴峻,現場涉及多達6個政府部門,亦包括海港城、星光行和九巴等單位,促各單位分工定權責。

區會主席:執法責在政府 區議會可做有限

油尖旺區議會主席民建聯葉傲冬昨傍晚到場視察,他說街頭表演秩序尚可,商戶反映了問題,並以觀望態度看待,他認為現為天星碼頭情况的第二周,未見嚴峻人群問題,區議會可做有限,執法和管理是政府責任,暫未需要開特別會議。他說,如有混亂會彈性處理是否開特別會議。區議會副主席經民聯黃舒明支持開特別會議。

(來源:東網)

天星表演者遭警勸到海旁 女子與大媽粉絲罵戰

今日(12日)維港兩岸風雨欲來,天星碼頭表演者數目明顯減少,但仍有一名表演者在天星碼頭開檔,下午5時左右有便衣警員指示該表演者移到海旁,現時天星碼頭暫無表演者,有便衣警員仍巡邏該處,據悉警員稍後會勸喻所有表演者移至海旁。

至於海旁則至少有4檔表演,包括3檔「大媽」風格的長者、1檔年輕人,有軍裝警員勸其中一檔長者表演要注意聲量。

晚上7時許,有「菜街舞后」之稱的表演者Kit姐於天星碼頭接受傳媒訪問,期間有市民大喊:「死大媽,死返大灣區啦!」名叫Tracy的市民與Kit姐的支持者大聲對罵約15分鐘後,Tracy指有人在爭執中胸襲她,遂報警求助,有警員到場了解。她對「大媽」深感不滿,謂:「佢哋影響市容,壟斷我哋嘅地方。」Kit姐則表示自己並非「大媽」,亦不接受打賞。

曾在菜街表演6年的楊先生今午12時在天星碼頭開檔,他指便衣警員稱為免有團體到天星碼頭踩場,令昨晚(11日)混亂情況再現,故請他們移到海旁。楊雖已移到海旁,但他擔心當所有表演者聚集在海旁,歌聲會互相干擾。他認為昨有團體踩場實屬合理,因部分「大媽」表演聲量的確太大;對於有商戶欲申禁制令,他指「香港有18區」,屆時會移師其他地區表演。

(來源:眾新聞)

街頭音樂人留守尖沙咀 :唔想避大媽一世

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上周「殺街」後,不少原在旺角的「大媽」,明言會轉到尖沙咀天星碼頭繼續表演,她們轉場對原本在尖沙咀的年輕音樂人有何影響?

康文署在天星碼頭貼出告示,表示文化中心範圍受《噪音管制條例》和《文娛中心規例》規管,嚴禁街頭表演者接受打賞和要求表演者控制聲浪。周六下午5時,走到梳士巴利道的麥當勞附近,已見一些大媽準備演唱,近巴士站位置有「春天歌藝社」、天星碼頭出口位置有由旺角轉來的玲姐,兩個檔口都收到市民投訴,被軍裝警察要求降低音量。

走到文化中心對開,在尖沙咀表演了一段時間的年輕音樂人彭家賢(賢仔),和他的拍檔正在演唱,附近有三至四檔的大媽表演,賢仔過了怎樣的一天?

彭家賢,今年22歲,是自由工作者,於音樂學院畢業,志願想成為歌手。他認為,在香港貿然入行比較困難,想以基本步街頭音樂開始,先累積一定程度人氣,再逐步開展事業。他半年前開始,每逢周六或周日,都會來到尖沙咀文化中化對面的位置表演。

賢仔表示,平日跟康文署管理員有交談、有說有笑,他指,以前管理員不會對分貝如此執著,表演者攤檔的距離也隔得比較遠,「無乜收到投訴」。然而,賢仔指,自旺角「殺街」後,留意到康文署張貼了告示,嚴禁街頭表演者接受打賞和要求表演者控制聲浪。賢仔周六下午5時半開始擺檔,至晚上7時,已三番四次被康文署管理員要求降低音樂聲。

賢仔認為,大媽的到來,對他們造成影響,「我哋嚟到呢到,唔收錢,最主要想儲人氣。但當我個擴音器要扭到咁細聲時,人氣一定會少。啲人圍晒喺到,(站在)後面嘅人聽不到就會走。」

他指,平日表演的分貝,以時鐘的概念來表達,不會開到最大聲,只是開到「9點鐘」的聲量;被要求降低音量後,降低至「6點鐘」,他認為被要求降低音量的做法是「有問題」,「咁我不如番屋企唱?」。他又指,附近大媽在唱某些歌曲時會特別大聲,「我唱唱下突然間聽到有人爆咪,真係會無咗感覺。」

賢仔指,尖沙咀原有的街頭音樂表演者是有備而來,「我哋真係有練過,做過準備,做晒所有嘢,出嚟做一個表演。」相反,他認為,大媽「分分鐘喺屋企唱唔到歌,故約埋親朋戚友出嚟練歌」,有感大媽拉低了街頭表演質素。

賢仔記得,以往街上有不少的表演隊伍都是認識的,「大家一齊喺度都好似一個大家庭,你唱你嘅歌,我唱我嘅歌,大家有講有笑,有時一齊Jam下歌,呢啲就係尖沙咀獨特嘅街頭文化。」但他有感自從大媽來到,有四成認識朋友都決定轉場,例如到中環、屯門、元朗、大埔等,有兩成「索性話唔做」,或想先等執法敏感時期過了再作決定。

問到他為何選擇留在尖沙咀,賢仔表示,「(大媽)佢哋嘅到來,好似係打仗咁樣,我哋俾人捏住條頸,有人選擇唔反抗。我哋覺得,你就得佢一日,到時尖沙咀殺埋街,我去中環,咁啲大媽又搬去中環,咁我係咪要避佢哋避一世?所以要做啲行動去抗爭,一定要,如果唔係呢度同西洋菜街無分別。」

賢仔表示,留下來不只是為了他的隊伍,而是Busking(街頭表演藝術)需要新血,如果有想加入的人,因為大媽的出現而卻步,「長此下去,Busking生態就會完全俾大媽抹煞,變咗弱肉強食嘅感覺,所以,無論如何,就算多大媽都要出來。」

記者就警方對尖沙咀街頭表演者有否採取執法行動、有否加派人手巡邏、接獲多少宗投訴等查詢,警方回覆指:「街頭表演者與一般市民一樣,必須遵守本港法例,包括不得在任何公眾地方對他人及/或交通造成滋擾、煩擾或阻礙。相關法律條文主要載列於《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228章)及《噪音管制條例》(第400章)等。如街頭表演活動違反法例,警方會按個案的實際情況作出適當跟進,例如向表演者作出勸喻、發出口頭警告,並可能會要求有關人士終止表演,或根據有關法例提出檢控。 警方會密切留意有關情況,並作出適當人手調配,處理相關投訴。」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