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無恥,法官無腦!


(來源:中時電子報)

7歲女童遭校長姑丈性侵僅輕判4年 原因讓網友怒了

南部某位得過「師鐸獎」的77歲國小退休校長,被控趁著課業輔導,多次對自己年僅7歲的姪女猥褻、性侵,但法官審理時不僅未將被害女童送請心理鑑定,也未讓司法心理師介入輔導、調查,僅憑女童一句「姑丈不知道我不舒服或不開心」,認定兩方為「合意性交」,輕判4年。

根據《壹週刊》報導,這名被告多年前曾榮獲師鐸獎,女童父母教育程度不高,爸爸平日打零工維生,2013年拜託校長退休的姊夫輔導功課,沒想到他卻趁機伸出狼爪,長期以手指、生殖器性侵7歲姪女,事後給她玩具或100元,要她不准告訴爸媽。

直到女童媽媽察覺事態有異,逼問之下女童才邊哭邊說「姑丈摸我胸部」以及曾遭姑丈意圖以手指以及生殖器性侵的事。不只如此,女童更具體地形容姑丈的生殖器上有戴保險套,「姑丈身體會一直動、一直動,後來他的生殖器變軟軟的,塞不進去又滑出來,我很不喜歡但我不敢反抗也不敢說出來,是因為怕姑丈不教我功課了,怕被爸媽罵!」她開庭時也指出對方身體特徵,下半身有幾顆痣和胸口的印記,幾乎吻合。

對此,被告聲稱,女童家庭經濟不好,為了賠償金才編造故事誣陷他,甚至還拿出30多年前獲頒的「師鐸獎」自清。不過報導指出,被害一家尚未提出求償,姑姑就已多次前往並主動提出賠償,並表示「我老公已經70幾歲,別讓他被抓去關」、「如果真的有發生,妳也該原諒。」原以為案情已經相當明顯,且檢察官也依對未成年人強制性交及強制猥褻罪嫌起訴,求處重刑。

但法官宣判時,卻變更檢方起訴法條,改依對未滿14歲男女猥褻罪,判處2年有期徒刑;性交部分更認定被告無法勃起,改以對未滿14歲男女性交未遂,判處3年有期徒刑,合併執行4年。

法界人士表示,性侵行為是否未違反幼童意願,應由心理專家專業調查佐證,而非任由法官推論。該案的受害女童因恐懼而失聲或全身僵硬無法反抗,法官卻仍因一句「被告不知道我不舒服或不開心」就認定性侵未違反幼童意願,恐衍生爭議。

(來源:ETtoday)

77歲師鐸獎校長硬上7歲姪女 法官認定「合意性交」只判4年

部1名得過師鐸獎的退休國小校長被控性侵年僅7歲的姪女,但法官審理時不僅未將被害女童送請心理鑑定,也未讓司法心理師介入輔導、調查,僅憑女童一句「姑丈不知道我不舒服」為由,就認定案件為「合意性交」,輕判4年。

根據《壹週刊》報導,女童爸爸打零工維生,媽媽的教育程度也不高,因此,2013年拜託校長退休的姊夫輔導功課,沒想到這名77歲姑丈卻趁指導課業之際,長期以手指、生殖器性侵7歲姪女。由於社經地位差距,女童一家向來相當敬畏對方,加上女童十分在意課業成就表現,對權威角色較害怕,因此選擇隱忍。

事情一直持續到2015年6月,女童母親驚覺姊夫把房間反鎖,內心起疑,因此刻意發出噪音,想告誡「家裡有人」。不久後,對方開門,還從容地打了聲招呼才離去,但母親當下仍上前逼問女兒。起初,受害女童還不敢說出事實,最後禁不住逼問,才崩潰坦承:「姑丈摸我胸部」讓她震驚不已,2人抱頭痛哭。

女童說,姑丈從自己上小學前,就會趁著教導功課時撫摸她身體,有時手會伸進衣服裡摸胸部,有時候還會從褲頭伸進去摸「尿尿的地方」;如果是去姑丈家補習,姑丈有時候還會把她帶到2樓脫光衣服,接著用「尿尿的地方」放進她「尿尿的地方」,而且每次做完都會給文具或100元封口,要她別跟爸媽講。

女童還更具體地指出,姑丈尿尿的地方有戴套子,每次身體都會一直動、一直動,直到變得軟軟的,才塞不進去又滑出來,雖然自己不喜歡,但不敢反抗也不敢說出來,怕姑丈會因此不教功課,更怕被爸媽罵。開庭時,被害女童確切指出對方身體特徵,連下半身有幾顆痣、胸口的印記都幾乎吻合。

對此,姑丈辯駁,女童家庭經濟不好,想拿一筆賠償金才誣陷;但奇怪的是,被害一家尚未提出求償,姑姑就已多次前往並主動提出賠償,並表示「我老公已經70幾歲,別讓他被抓去關」、「如果真的有發生,妳也該原諒。」等語,所以法官並不採信被告說法。

至此,原以為案情已經相當明顯,且檢察官也依對未成年人強制性交及強制猥褻罪嫌起訴,求處重刑。但法官宣判時,卻變更檢方起訴法條,改依對未滿14歲男女猥褻罪判2年;性交部分更認定被告無法勃起,依對未滿14歲男女性交未遂判3年,合併執行4年。

法官認為,女童沒有向姑丈告知自己不舒服或不開心,因此認定被告沒有違反女童意願。但受害女童早在偵查庭簡述時,當庭證稱「不喜歡姑丈對我做出的行為」,但法官對該證詞視而不見,不僅忽略加害人與女童的親屬關係,也未將師生間的從屬階級列入考量,引發部分法界人士抨擊。

曾任地檢署婦幼保護專組檢察官的律師鄭嘉欣指出,這起案件的審理過程明顯有調查不完備之處,應該送請鑑定女童有無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並囑託司法心理師鑑定女童供述的信用性及對性的認知能力。

法界人士表示,性侵行為是否未違反幼童意願,應由心理專家專業調查佐證,而非任由法官推論。若被害者因恐懼而失聲或全身僵硬無法反抗,法官卻仍因一句「被告不知道我不舒服或不開心」就認定性侵未違反幼童意願,恐衍生爭議。

(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師鐸獎校長性侵7歲姪女 法官認定合意輕判

這件離譜判決經《壹週刊》揭露後,多數民眾對於判決結果都無法接受,有人不滿校長居然對年僅七歲的姪女伸狼爪,更多民眾質疑法官為何輕判。有網友留言「台灣的司法是否離人民太遠了」、「 7歲的小孩連什麼是性侵、性行為都不完全懂!!怎麼會是合意?!!」,更有民眾質疑「到底還要發生對多少這樣的事件,才願意修法讓這些人接受重罰」,還有人直接批評法官「我不知道改革進程到哪裡了? 只知道恐龍法官還是不斷不斷的出現」。

南部地區爆發離譜性侵案!一名得過師鐸獎的退休國小校長,被指控性侵害年僅7歲的姪女,法官審理此案時,居然認為雙方是合意的,校長也沒有違反女童意願,在被告否認犯行的情況下,法官變更檢方起訴法條,輕判退休校長4年有期徒刑。法官不但未將女童送請鑑定是否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也未讓司法心理師介入輔導、調查,僅憑女童自述「被告(姑丈)不知我不舒服」為由,其認定合意。司法改革國是會議進行之際,出現如此離譜判決,司法如何能獲得民眾信任。

七年前捍衛兒童人權的「白玫瑰運動」打醒了法官的僵化思想,最高法院公開宣示「與七歲以下幼童性交,一律重判七年以上;與七歲以上者得視情況而訂,需證明兒童同意,才能改判三至十年徒刑。」的重大決議。

法官僵化 侵害兒權

只不過這項重大的決議,依然喚不醒部分還在沉睡的法官。南部某地方法院,日前審理一起七十七歲姑丈性侵七歲姪女的案件時,最後竟然以受害女童在法庭上表示「被告(姑丈)不知道我不舒服或不開心」為由,認定未違反女童意願,強硬地變更起訴法條,改以「與未滿十四歲兒童性交、猥褻者」輕判四年有期徒刑。

事實上,受害女童早在偵查庭減述程序時,當庭作證「不喜歡姑丈對我做出的行為。」該證詞法官仍視而不見,忽略加害人與女童為親屬關係。且加害人為退休校長,平日受託教導受害女童功課,等於是老師與學生的從屬階級,卻仍認為女童「願意」與姑丈性交,直接挑戰人倫道德底限,離譜到令人難以理解。

本刊找到受害女童A女的母親,對於記者的詢問,她傷心得說不出話來,只是不斷強調,因為與丈夫兩人自身教育程度不高,因此很信任曾為校長的姊夫,卻反而將女兒親手推入火坑,對此自責不已。

A女母親痛哭強調:「雖然我們家過得不是大家想像地這樣好,但絕對不可能是因為要錢而誣賴親戚,這可是我女兒一輩子的清白。」

本刊亦找到性侵、猥褻姪女的校長T男,他與同為校長退休的妻子一見到記者,便揮舞著雙手否認此事、大聲喊冤,聲稱自己因病無法勃起,根本是被設計冤枉的,堅稱對方只是為了要賠償金才教導女童說謊。

T男痛批法官亂判,抹煞他夫妻倆從事教育四十年來的辛勞,更有三十多年前獲教育部頒贈的「師鐸獎」獎杯想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師鐸獎座 玷污杏壇

記者仔細一瞧,師鐸獎杯上確實刻著T男的全名,和感謝他在杏壇上奉獻的刻字。只不過對照法院的有罪認定,這沉重的師鐸獎杯,能換來多少清白,不只風馬牛不相及,更屬諷刺。

校長姑丈 伸出狼爪

知情人士痛批:「妹妹說『被告(姑丈)不知道我不舒服或不開心』就代表她確實不舒服、不開心了,只是不敢說出來,法官縱放惡狼實在可惡!」

本刊調查,受害女童的父親為打零工的工人,因與其妻兩人的教育程度皆不高的情況下,二○一三年時委請校長退休的姊夫,對當時才幼稚園大班的女兒指導功課,也因為兩個家庭彼此社會地位的懸殊、落差,受害女童的家庭對姊夫一家相當敬畏,女童父親甚至把姊夫當成自己的父親,沒想到卻是把親生女兒推向惡狼。

法官認定,T男除了在姪女房間輔導其功課外,有時也會將姪女接到自己家裡指導功課,也曾趁無人之際,對當時未滿十四歲的姪女摸胸,還打算以生殖器性侵,但因無法勃起沒有得逞。

假藉指導 摸胸性侵

這起不倫悲劇,直到二○一五年才被發現,當年六月六日下午,T男再度前往女童(A女)家中指導她的課業。因A女母親發覺,加害人T男在女兒房內教導女兒功課時,房門竟上鎖,母親心一驚,趕緊趴在地上,往門縫內一瞧,書桌前竟遍尋不著加害人與女兒的身影,趕緊發出其他噪音,示意加害人「家中有人」。

過不了多久,加害人走出女童房間,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樣,還與女童母親打聲招呼便離去。A女母親趕緊跑到女兒面前逼問,一開始受害女童還不敢說出實情,爾後才邊哭邊說:「姑丈摸我胸部。」母親震驚不已,最後母女倆抱在一起痛哭。

家人通報學校後,在老師勸說之下,女童更說出曾遭姑丈意圖以手指以及生殖器性侵的事。A女自述:「上國小前,姑丈開始教我功課,那時就會摸我身體,會用手從我衣服下面伸進去摸,有摸到我的胸部,他也有將手從我的褲頭伸進去我的褲子裡面,摸我尿尿的地方,只要他來我家教我功課,就會摸我。」

「我去他家上課的時候,他會帶我到二樓,叫我把衣服通通脫掉,他自己也把褲子脫掉,他把他尿尿的地方,放進我尿尿的地方。每次做完都會給我一些文具或現金一百元,還要我不准跟爸爸媽媽說。」A女說。

擔心挨罵 女童忍耐

不只如此,A女更具體地形容:「姑丈的生殖器上有戴保險套,而且他的身體會一直動、一直動,後來被告的生殖器變軟軟的,塞不進去又滑出來,我很不喜歡但我不敢反抗也不敢說出來,是因為怕姑丈不教我功課了,怕被爸媽罵!」

對此,諮商輔導紀錄亦記載:「個案(女童)因為在意課業成就表現,對於權威角色較害怕。因此面對問題時,選擇壓抑或隱藏的情緒來因應,甚至為了呈現討好角色,會避免表現內在真實想法,擔心說了會被不喜歡。而個案在創傷事件中出現價值觀混淆之情形,即便知道行為人(姑丈)對她作出此行為是錯誤的,仍選擇忍耐。」

此外,在檢察官的陪同下,A女當庭描繪出T男的身體特徵,包括接近下體處有多少顆痣以及胸口上有一道明顯印記,與法官實際勘驗T男身體特徵,近幾吻合,至於校長雖曾因疾病就醫,但並未喪失勃起能力。檢察官認定退休校長以脅迫方式違反女童意願性侵得逞,依對未成年人強制性交及強制猥褻罪嫌將色校長起訴,求處重刑。

狡辯否認 誣賴要錢

T男在審理過程中堅稱,對方是因為經濟狀況不好,才虛構性侵案誣陷他,打算藉此向他勒索。但法官認定,雙方在訴訟前,受害女童父母從未向加害人談論過賠償金問題,反而是加害人的妻子,事後多次赴A女家中,向A女母親提及賠償金,並且還說:「我老公已經七十幾歲了,不要讓他被抓去關。」、「如果真的有發生這件事,妳也應該要原諒。」等語,不採信T男的說法。

但法官宣判時卻變更檢方起訴法條,以較輕的刑責論處,改以對未滿十四歲男女猥褻罪,判處二年有期徒刑;性交部分則因被告無法勃起,改以對未滿十四歲男女性交未遂,判處三年有期徒刑,應執行有期徒刑四年。

法官認為,女童沒有向被告告知不舒服或不開心,T男並未違反其意願,因此未用法定刑為七年以上的對未滿十四歲男女強制性交罪。事實上,法官其實忽略了,此一個案係為家族中「姑丈與姪女」還有「老師與學生」的關係,也讓人感嘆,七年前的白玫瑰運動,似乎並未喚醒每一位法官。

曾任地檢署婦幼保護專組檢察官多年的律師鄭嘉欣表示:「法院是直接從被害女童說沒有反抗而認定未受強暴、脅迫,但加害人為親屬且教導功課,但這個年紀的孩子無法識別這種狀況,並加以反抗的!」

鄭嘉欣強調:「本件在審理過程,明顯有調查不完備之處,應該送請鑑定被害女童有無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並囑託司法心理師鑑定女童供述信用性及對於性的認知能力等。」

法界人士也表示,性侵行為是否未違反幼童意願,應由心理專家專業調查佐證,而非任由法官推論。被性侵者因恐懼害怕而失聲或全身僵硬無法反抗,法官卻因女童一句「被告不知道我不舒服或不開心」而認定性侵行為未違反幼童意願,恐生爭議。

多年前,法務部曾所提的刑法「妨害性自主罪章」修正草案,雖將強制性交罪刑責加重為五年以上,且將原構成要件中的「違反其意願」予以刪除。若完成立法,未來只要是性侵,不管有無違反其意願,最少都一定要判刑五年,但目前草案仍躺在立法院尚未修法完成。

香港的法官頂多是部分依附權貴而已,沒想到台灣連智障也可以當法官
很少看一則新聞可以令自己如此火大的
尤其看到被告妻子說「如果真的有發生,妳也該原諒」時還真的希望那兩夫婦快去死一死
拿個破獎很了不起喔?七十歲很淒涼喔?還不是一只無恥的禽獸
去你媽的!
順便貼另一則同樣荒謬的法庭新聞:

(來源:關鍵評論網)

墨西哥富家子被控性侵判無罪 法官:「他進入她身體時並不享受」

墨西哥一名富家子被控綁架和性侵一位女同學,當地法官裁定他無罪,理由是「他進入她身體時並不享受」。

21歲的Diego Cruz生於墨西哥南部海港城市Veracruz一個顯赫家族,他被控於2015年1月,聯同另外3名同學綁架和性侵一名當時17歲的女同學。4人被當地媒體稱為Los Porkys,除了Diego Cruz之外,當中兩人亦被控性侵。

法官Anuar Gonzalez表示,雖然Diego Cruz觸摸了受害者的乳房,並以手指插入她的陰道,但認為Diego Cruz沒有性交意圖,過程中也沒有享受,他當時的行為是摩擦不是性交。法官Gonzalez又指,受害人雖然是被強行拉進一輛車內,但她當時並非完全無助。

受害人父親原先不願報警,在接受New Yorker訪問時表示告上法庭也沒用:我知道當局一定會令我們失望。不過,後來事件惹起公憤,愈鬧愈大,受害人父親最後還是報了警,並自行拍了短片放上網及接受媒體訪問,又向4名被告的家人寫公開信說道:你們都是共犯。他對其中一名被告的父親——當地一位政客提出質詢,「你的女兒跟我女兒同齡,你女兒的快樂何價?」

Diego Cruz曾回應指:「亳無疑問事情是發生了,我們犯了錯。」不過,4人後來寫公開信否認所有指控。

Diego Cruz嘗試逃到西班牙,去年在馬德里中部被警察攔截後引渡回墨西哥。這次他獲無罪釋放,引發群眾憤怒,指權貴凌駕法律。

「他摸過她,進入她的陰道,但他不享受,所以就不是性侵性虐待,這是什麼話?那根本是無可爭辯的事實,那可不是瘋子的話,那是出自法官之口,他就是說,即使他們違反女人的意願進入她的陰道,也未必構成侵犯。」性別維權人士Estefanía Vela Barba在接受英國《衛報》訪問時說。

受害人在事發後15個月打破沉默,在社交媒體發帖文諷刺法庭的裁決: 「我沒有什麼要悔悟的。我去了派對,喝了點酒,也一如其他同齡女孩,穿了短裙......而我竟然要為這些被論斷?為了這些,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是活該嗎?」

這只是海港城市Veracruz罪案滿城的其中一例,當地販毒綁架罪無日無之,過千名女性失縱,本月初就發現250具人體骸骨。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