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案正式審結

糾纏了兩年的七警案終於審結,由於相信被告一方將會上訴,所以是否真的判監兩年仍是言之過早;結果被告失了自由、警方失了顏面、原告面臨審案、市民的稅錢白養了被告......以下轉貼數則報導,有關此案的緣由可參看影片。

(來源:HKET)

七警案:7名警員襲擊罪名成立

7名警員涉於14年佔領期間,於金鐘龍匯道暗角毆打曾健超案,早前遭裁定表證成立,7名被告均不自辯,案件今日裁決,法官裁定7名被告被控的一項有意圖而導致造成身體受嚴重傷害罪脫罪,但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則全部罪成,另外第5被告另遭裁定一項普通襲擊罪罪成。

涉案7被告依次為總督察黃祖成(50歲)、高級督察劉卓毅(31歲)、偵緝警長白榮斌(43歲)、警員劉興沛(39歲)、3名偵緝警員陳少丹(33歲)、關嘉豪(33歲)及黃偉豪(38歲),7名被告早前否認1項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名,陳少丹另否認1項普通襲擊罪。

區域法院法官杜大衛早上宣讀7警被控的有意圖而導致身體受嚴重傷害罪脱時,庭內公眾席上支持7警者紛紛大拍手掌,惟遭法官立即阻止;當法官繼續宣讀交替控罪的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時,支持者隨即鴉雀無聲。

7名警員於14年佔領期間,於金鐘龍匯道添馬公園暗角毆打時為公民黨成員的曾健超,7人被控一項「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控罪指他們於2014年10月15日在金鐘龍匯道政府大廈泵房東變電站外毆打曾健超;其中第5被告陳少丹另被控一項「普通襲擊」罪,涉於同日在中區警署接見室毆打曾健超。

案發於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10月15日凌晨,有示威者佔領龍和道,警員在龍和道及添馬公園清場,示威者之一曾健超疑被抬到添馬公園的「暗角」,被警員拳打腳踢。涉事7警事發逾40日後方被正式拘捕,事隔一年多,「七警案」去年6月才開審,當中經過數度押後,於12月作結案陳辭;大半年後,案件在今天的情人節作出裁決。

(來源:香港01)

七警促官求考慮佔中因素 案發時已執勤48小時

「七警案」發生逾兩年多後,今天終有裁決。七名被告被裁定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立,該罪的最高刑罰只入獄三年,而第五被告陳少丹另有一項普通襲擊罪罪成。

七名被告的律師求情時,希望法庭考慮案發時正值佔領運動,首被告當時已連續執勤48小時,警員們已疲於奔命,但又常被人罵「黑警」和「狗」,承受很大壓力,各被告亦因本案而前途盡毀,他們的家人和生活亦受影響,希望能法官能考慮判緩刑。

法官杜大衛把案押後至本周五判刑。

第一警 總督察黃祖成:警察當時常被罵「黑警」

首被告黃祖成,是一名總督察,代表他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指,首被告自1984年投身警隊,並成為警員,及後一直晉升至警長及總督察。

駱對法庭認為被告當時的領導角色並鼓勵對曾健超施襲的說法感遺憾。他又指,案發時正值佔中時期,警員需長期工作,並當值15小時,而同袍亦遭示威者辱罵,更被罵是「狗」、「黑警」等,並請法官考慮案發時的背景。而被告當時已工作48小時,其身體狀況可想而之,而佔中運動亦令130警員受傷,請求法庭考慮判處緩刑。

本案不涉警隊貪腐

律師希望法官考慮本案的特殊情況,警方在佔領運動受到示威者侮辱,嚴重打擊他們的士氣,警察面對的言語及肢體暴力不容小覷。雖然社會上有聲音,本案是懲罰警察施暴的好案例,但駱稱法官在判刑時應捍衛公義,不應該屈服在公眾壓力下,而且本案不涉及警隊貪腐,考慮到首被告前途盡毀、失去長俸,望法官輕判。

駱又透露,黃的時任上司、現時任職西九龍總區刑事調查科高線警司陳惠明為他撰寫求情信,指黃一直長時間服務社會,並表現出色,其領導才能及專業表現均令他在工作上表現出色,更曾獲警隊獲發長期服務獎。黃亦有參與打擊人口販賣及洗黑錢等罪案。

第二警 高級督察劉卓毅:將失大好前途

次被告劉卓毅,是一名高級督察,代表他的資深大律師清洪指,次被告畢業於英國著名學府University of Warwick、修讀商業及法律的。他於2009年加入警隊,2014年晉升為現在職位,去年與任空中服務員的妻子結婚,其妻現時懷有身孕,並將於今年7月分娩。清洪力陳本案是獨特的個案,而被視為有高尚品格的次被告光明之未來,亦因本案而粉碎。清洪又呈上多封由次被告工作的觀塘警區的警員撰寫的求情信,其中一封由現已退休的指揮官所寫,信中指次被告關懷同袍,有禮及謙虛的人,而次被告則一直目無表情。

清洪指曾健超並非一般示威者,他當晚的行為令警方難以執行職務。事實上他的行為亦令他被判襲警和拒捕罪成,故請求法官對警方的行為給予「充份的同情」。法官立即反問所謂「警方的行為」是否指被告們當日毆打曾健超的行為?清洪澄清是向全體警隊寄予同情。他續指,次被告原本是大有前途的警察,而且性格非常好。本案令他面臨革職,前途盡毀。
曾健超當晚亦有使用暴力

清洪續指,警察打人或鼓勵同袍打人都是絕少發生的事,這些情況亦只發生在獨殊的情況。清洪指,曾健超當晚戴上口罩眼罩及向警員潑液,其行為極為惡劣,而社會亦有不少人士認為應阻止曾造成破壞,並同情七警遭遇。

清洪下午求情時續指,本案並不需要判處具阻嚇性的判罰,有鑑本案是非常特別的事件。有鑑案件不嚴重及獨特,法庭即使考慮判監,亦應考慮短的刑期。清洪又請法官考慮次被告的良好品格、事件獨突、受害人曾健超當晚亦是個濫用示威權利及暴力的示威者,以及被告不會重犯,請求法官輕判。

第三警 警長白榮斌:指佔中期間精神壓力大

辯方律師稱第三被告警長白榮斌對工作盡責,任職警隊23年獲得68次表揚及8封嘉許信,沒有任何紀律處份或被投訴的紀錄,並且積極持續讀書進修。他歸咎今次犯案,原因是佔中期間受到很大精神壓力,不斷加班令他缺乏休息,身心極度疲累,但仍要應付情緒激動、暴力的示威者。庭上呈上兩封警隊上級為被告寫的求情信,包括退休警司甘文龍寫的信,讚揚被告的工作能力,而且對警隊忠誠,除服務香港社會絕無異心,他勢將喪失140萬長俸及約8000多元的房屋津貼。希望法庭輕判。

第四警 警員劉興沛:當晚只是盡最大努力保護社會安寧

第四被告警員劉興沛的大狀求情指,被告兩周後便滿40歲,學歷至中五的他,在22歲便加入警隊,並已服從17、18年。被告的未婚妻亦為被告撰寫求情信,信中指二人於2015年打算結婚,但因本案而延遲。大狀又指,適逢今天情人節,其未婚妻於今天仍表示願意下嫁第四被告。

律師又補充,過年兩年對被告而言是極大的折磨,而案件又涉政治性,令第四被告承受巨大壓力及心痛,並需接受心理輔導,但他的社會的貢獻亦應被肯定。而警員當晚只是盡最大的努力阻止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

第五警 警員陳少丹:這事件已摧毀他事業

大律師鍾偉強指,現年33歲的偵緝警員陳少丹雖然才服務警隊短短7年,卻已經獲得60多次表揚,這種優秀表現在警隊中亦屬罕見,陳因此被給予多次參加晉升考試的機會。

前年結婚的被告在事業上投放很多心力,原本是一名大有前途的警員,但這次事件不單摧毀了他的事業,亦影響其太太及年邁的母親。就陳被判罪成的另一項普通襲擊罪,大律師指在警署掌摑曾健超是整件暗角打人事件的延伸,希望法官考慮兩罪刑期判同期執行。

第六警 警員關家豪:因本案與未婚妻分手

第六被告關家豪的大狀求情時指,本案是一單令人傷感的案件,第六被告一直勤奮,但因定罪,他將喪失勤力所得的一切。大狀指被告自大學畢業後,便於2008年投考警隊,以實踐他兒時的夢想,而被告於警隊的表現亦一直優異。本案令被告承受巨大壓力,更因而失去一生最愛,被告因案件與拍拖7年的未婚妻分手,而二人已「落訂」,準備買入的愛巢之交易亦告吹。被告胞姐亦為被告求情,指他一直供養家庭,是財政支柱,案件已令他失去工作及一生最愛,並請法官考意慮判處緩刑。

第七警,警員黃偉豪,他的律師求情時,只稱採納了其他被告的求情,並補充黃已加入警隊18年。

七警案背景

七名被告依次分別是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O記)總督察黃祖成(49歲)、觀塘反黑組高級督察劉卓毅(30歲)、觀塘反黑組偵緝警長白榮斌(43歲)、觀塘反黑組警員劉興沛(39歲)、九龍東總區偵緝警員陳少丹(32歲)、九龍城偵緝警員關嘉豪(32歲),以及觀塘反黑組偵緝警員黃偉豪(37歲),分別由資深大律師駱應淦、清洪,以及大律師林浩明、蔡維邦、鍾偉強、林芷瑩和羅志霖代表。

控罪指,七名警員於2014年10月15日在金鐘龍匯道政府大廈泵房東的變電站外,有意圖非法及惡意導致曾健超的身體受嚴重傷害。而第五被告陳少丹另被控同日在中區警署接見室襲擊曾健超。

(來源:有線新聞)

七警罪成後代表律師求情望輕判

法庭裁定七警罪成後,七人律師求情。有人指「佔中」警員承受很大壓力,被人稱為「警犬」和「黑警」,損害道德觀。同時說法庭判刑不需要施加阻嚇力,因為佔領行動是獨一無二的事件,應該不會有第二次,希望判他們緩刑。

七警中,最高級的總督察黃祖成,代表律師駱應淦呈上多封同袍寫的求情信,讚揚他長期服務社會、對工作盡心盡力、表現出色。又指很不幸被告有領導的本質才會鼓勵同袍施襲,事件會令他失去退休金。同時表示案發在香港一個動盪時刻,有時一更工作三十六小時,被人稱為「警犬」和「黑警」,要承受示威者辱罵,損害被告的道德觀,希望法官輕判緩刑。

第二被告高級督察劉卓毅代表他的清洪求情指,法庭判刑不需要施加阻嚇力,因為佔領行動是獨一無二,應該不會有第二次。警察鼓勵同袍襲擊示威者,情況非常罕見,今次可能是唯一一次。又指當晚曾健超表現差劣,是一位憎警察的人,社會上有不少人同情警員行動,警員只是避免更多衝突,阻止曾健超製造更大傷害。而且劉卓毅沒有真的襲擊曾健超,希望法庭考慮他良好背景和品格,判他緩刑。

被告白榮斌就由律師呈上太太求情信,說他一直決心撲滅罪行,沒有刑事記錄,工作二十三年行為良好。「佔中」期間身心承受很大壓力,定罪後可能會失去工作、退休金及長俸,希望法官輕判。

被告劉興沛及陳少丹,律師表示他們原本有機會晉升沙展,現在已經沒有機會。第四被告當晚更是被重新派駐,不幸派到這一隊,好像宿命。

至於被告關嘉豪,律師說因為案件他與未婚妻分手,失去最愛,亦失去工作,已是很大懲罰。而被告黃偉豪,律師說他服務警隊十八年,希望獲得輕判。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停職兩年幾照袋800幾萬 變相納稅人孭律師費

七警在2014年10月16日被停職,直至今天被定罪,中間橫跨28個月之久,他們停職期間繼續收人工,被起訴前一直支全薪,至前年10月上庭後才減薪,但最多只扣一半,即被停職後他們仍繼續共領507萬至 669萬元薪金,納稅人幾乎替七人支付最多八成律師費。而原來處長可以酌情給多些,有報道指,七警落案至今,只扣減約九成薪金。即是七人仍可獲800多萬元,變相由納稅人孭起七警的律師費。

七警的律師團隊陣容星級,由兩名資深大律師及5名大律師組成,當中包括城中著名的駱應淦及清洪,但消息稱一眾大狀收「友情價」,律師費約共800萬元。

有傳警務督察協會和警察員佐級協會成立「支援組」,在警隊內部籌得1,000萬元,用來替七警打官司。不過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去年稱,為免被指涉及包攬訴訟,支援小組決定不資助七警打官司。

綜觀整件案件,警方花了一年時間調查,至前年10月雨傘運動一周年,律政司才稱為了「公平起見」,向七警案和曾健超淋水案起出起訴。案件去年6月開審,審了十多天,辯方突然提出要閱讀近600頁曾健超淋水案的審訊謄本。最終案件押後了三個月,七警在這三個月領取了約40萬至50萬元薪金。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TVB刪「拳打腳踢」前線遭清洗

七警得以繩之於法,有賴多間傳媒拍下案發經過,包括無綫新聞。當時無綫記者報道,曾健超遭警員「拳打腳踢」,惟無綫新聞部其後刪除該旁白,引發新聞部員工聯署表達不滿,多名員工亦相繼離職。有無綫前員工表示,裁決還了前線記者一個公道,不過當日堅持報道真相的記者,很多已經遭「清洗」,留下的高層袁志偉卻獲升職,反映管理層認同袁志偉「把關得力」。民陣昨發聲明,向報道真相的無綫新聞人員致敬。

袁志偉事後升職

七警案事隔兩年多,不少當時參與該報道或聯署的無綫新聞部人員,已轉行或轉職至其他新聞機構。有參與聯署的前員工表示心情複雜,有新聞部前員工則透露,大部份前員工對裁決感到欣慰,「還咗個公道」,亦印證袁志偉當日刪除旁白的看法全屬錯誤。

不過亦有前員工感嘆,「裁決背後其實好悲哀」,因當日認真工作的大班前線記者,很多已被「清洗」或因各種理由離職離開,留下的袁志偉卻獲升職,實屬諷刺。他補充,這反映管理層認為袁志偉「把關得力」,寧可放棄質素、收視及專業操守,也要繼續充當政府喉舌。

七警案發當日,無綫新聞最初報道曾健超被警員帶往暗角「拳打腳踢」,但其後報道版本卻刪除了「暗角」及「拳打腳踢」等旁白,令新聞部員工不滿,近60人聯署聲明指「拳打腳踢」並不是失實陳述。當時新聞及資訊部總監袁志偉辯稱,刪去旁述是「留待觀眾自行判斷」,惟數日後一段新聞部員工大會錄音曝光,疑似袁的聲音多次訓示記者:「你係嗰幾個警察心裏面嗰條蟲?特登拖佢去暗角拳打腳踢,憑乜嘢?」

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認為,「今次法庭判斷話畀大家聽,的確係『拳打腳踢』、『襲擊致他人身體受傷』」,但指如果當日刪除報道中的旁述是基於自我審查,無綫高層不會反省,只會重複事件。

袁志偉去年升職為助理總經理,而多名參與聯署的員工,包括時任助理採訪主任何文雯及首席記者林子豪等則已經離職。至於決定播出該片段的時任助理採主何永康,曾經更被降職至首席資料搜集員,現在亦已離職。

(來源:東網)

同囚荔枝角收押所醫院 七警重聚齊過情人節

七警被定罪後,於今日(14日)情人節被法官下令還押。消息指,七人傍晚被送往荔枝角收押所,在獄中「過節」,據知懲教署於情人節不會為羈押人士特別加餸,但相信七人基於從事警務工作,身份較敏感,會申請保護,而今晚便先入住院所醫院一同囚禁,期間則可選擇不工作。

據了解,七警今晚已被送往荔枝角收押所,由於懲教署已在該院所設有X光掃描器,故七人毋須接受俗稱「通櫃」的肛門檢查。另外,因他們平日的警務工作很多時會接觸疑犯,故他們一般會申請保護,不會入住大型囚室,今晚先安排入住院所醫院。至於他們的膳食則與一般還押犯無異,今晚一同食魚,明早會食雞翼,中午則會食紅豆粥。

七警會留在荔枝角收押所3晚,至本周五(17日)早上押往法庭聽判,之後會由荔枝角收押所監督級人員任主席的分類及編級委員會,安排前往懲教院所作較長期監禁,亦會獲編配個人犯人編號,然後安排參加「新人組」,聽取懲教署講解院所規則和工作;他們亦可申請保護,繼續入住特別組進行單獨囚禁。

懲教署發言人表示,為保障個人私隱,該署不會回應個別在囚人士個案,任何在囚人士均會受到公平和一致對待,而剛被法庭定罪的男性成年在囚人士,一般會被羈押在荔枝角收押所。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七警家屬探監疑獲優待

毆打曾健超的七名警務人員,被裁定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還押荔枝角收押所,前晚初嘗第一夜鐵窗生活。消息稱,七警獲安排暫住獄中病房,表現平靜,昨獲准與探監家人見面。

據了解,七警因為身份特殊,暫時與其他囚犯隔開囚禁,獲懲教署安排暫住獄中病房,由於還柙犯人毋須工作,故他們相對清閒,可看電視及閱讀報紙打發時間,有懲教人員表示他們遵守獄中規矩,平靜地度過一晚。

除了病房有別之外,其他生活作息及飲食與其他囚犯無異,一般早上7時起床,第一日獄中早餐有牛肉或雞翼,之後可在病房活動,看電視或閱報,中午12時15分午飯時間,吃粥品餐包,之後可在病床上休息及自行活動,下午5時晚餐,有魚、豬肉配青菜。

市民指「打尖」兼超時

此外,市民陳小姐昨晨在荔枝角收押所等候探監,獲派籌第一批進入,惟踏正9時懲教人員叫籌,反而叫了排在她之後的七個相連號碼,七個家庭合共13名家屬,大都是中年女子,手持數袋物品,她懷疑該七個家庭就是七警家屬,並獲特別關照,不但「打尖」先探監,還逗留半小時,超出一般探監時限15分鐘。她批評有人獲特殊待遇,指懲教署做法不公。

懲教署發言人表示,為保障個人私隱,該署不會回應個別在囚者的個案,任何在囚者的均是公平和一致。

按照現時規定,還柙者可接受親友每日一次探訪,每次限時15分鐘,每次不得超過兩名探訪人士。另法律及其他公務探訪則不在此限。

(來源:香港01)

盧偉聰內部發信表難過 民權組織批只作安撫 未提紀律

七警案終在昨日(14日)裁決,裁定7名被告襲擊致身體傷害罪成,並即時還柙待周五裁決。事隔1日後,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仍未親身公開回應,但就事件向警隊內部發信,指對裁決感非常難過,亦明白同袍憂慮及失落。有警隊協會對「一哥」的信表示歡迎,但有民權組織狠批盧偉聰只安撫同袍,未有重申警隊紀律的重要性,令人質疑警隊有否反省內部紀律問題。

強調會與七警家人溝通 提供可行協助

盧偉聰七警案向警隊同袍發信指,相信同袍及他一樣就裁決感非常難過,管理層亦明白同袍的憂慮及失落,強調香港是法治之地,司法制度設上訴機制,管理層將與職員協會保持緊密聯繫,人事部亦會與有困難的同袍及其家人保持溝通,竭盡所能提供一切可行援助。盧偉聰又指,明白同袍過去幾年,在紛亂環境下肩負維護法紀的責任,均飽受壓力,期望在此困難時刻,同心協力、謹守崗位,令警隊續成為一支優秀及團結隊伍。

警察隊員佐級協會發言人董耀明指,對處長發信表示歡迎,協會會與管理層保持緊密聯繫,向7名同袍提供最大協助,警隊上下會一同面對這個問題。

民權觀察:對信中內容感震驚

盧偉聰信中的內容,與上月他在周年記者會回應犯案警員問題的內容相若。民權觀察成員沈偉男直指,對信中內容感震驚,認為盧偉聰作為警隊「一哥」,對於有同袍經司法程序被定罪,仍只是安撫,卻未有重申警隊紀律的重要性,令人質疑盧偉聰能否維持其角色中立及警隊尊嚴,市民亦會質疑警隊有否反省內部紀律問題。

民主黨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成員林卓廷亦批評,信件內容似乎偏向維護警隊士氣,未有提及案件嚴重性。他指盧偉聰有強調香港是法治之區,故信件應同時提醒警務人員留意紀律,嚴謹執行法律要求。

黎棟國:深信警察會一如既往 盡力為市民服務

此外,保安局局長前赴廣州前表示,七警案的司法程序仍會繼續,故不認為是適當時候評論。不過他指傘運為全港社會帶來很大壓力,特別是前線警員,長期執勤且面對很多挑戰,而最終事件和平解決。他強調香港是法治社會,警方是最重要執法支柱,深信全體警務人員,無論面對任何困境,都會一如既往盡心盡力為全港市民服務。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網民咒罵甚至威嚇圍住所 司法機構轉介
七警案 法官受辱 律政司跟進


七警暗角打人罪成,法庭今日判刑。撐警「藍絲」連日來發動網上攻勢,辱罵案件的主審法官,「狗官杜大衞,去死啦你」,甚至恐嚇其人身安全,有藍絲網民揚言「包圍杜X偉居所」。司法機構昨日表示高度關注,已轉介事件給律政司跟進。有法律界人士指出,侮辱法官「黃狗」、「狗官」等言論,有意圖損害法官權威或司法運作,已可構成藐視法庭罪。

司法機構發言人表示,高度關注近日有人在社交媒體發表對個別法官的評論,已將事件轉介律政司跟進。律政司前日表明,惡意攻擊法官有可能構成藐視法庭,會毫不猶豫轉介執法機構調查。惟律政司昨回應則相對溫和,沒用上「藐視法庭」字眼,僅稱會跟進,重申社會人士不應惡意攻擊法官或作出損害司法的行為,也應避免向法院或個別法官施壓,影響司法獨立。

高志森:對號入座吧

7名警員於佔領期間在添馬公園暗角毆打公民黨前成員曾健超,本周一在區院被裁定襲擊罪成,今日判刑。連日來網上湧現大量涉嫌針對七警判決的言論,矛頭更直指外籍主審法官杜大衞。七警案裁決當日下午,導演高志森即在其網上社交媒體facebook發文指,「黃絲法官偏幫亂港反港份(分)子。本土港獨暴徒縱火、打警察、破壞公物,狗官就輕判、甚至判無罪,實在偏頗至極」。

高前日繼續在其facebook留言:「公道判案的是法官,偏頗判案的是狗官,對號入座吧。」並質疑「基本法那(哪)一條是『不可以批評法官』的?」至昨晚,高透過手機短訊回覆本報查詢稱,「謝謝告知(司法機構聲明),我不作進一步評論了」。

多個撐警專頁昨仍見辱罵主審法官杜大衞的言論。藍絲facebook專頁「9up新聞」管理員更張貼杜的個人照片,並寫上「狗官杜大衞,去死啦你」、「禍港(西人)黃狗官!杜大衞」;網民Fung Chon則揚言「撐七警,打倒垃圾法官」。在香港政研會facebook專頁,網民陳建波更稱「發動市民、警察和家人包圍杜X偉居所」。

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健峰認為,司法機構評估有關言論有足夠嚴重性,故轉介律政司跟進,但檢控與否需由律政司決定。如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去年在法院自拍,司法機構也轉介給律政司,最終都沒作檢控。他指網上針對七警案的言論,若屬有意圖損害司法機關、法官權威或司法運作,例如部份指名道姓批評主審法官是「黃狗」、「狗官」等,已可構成藐視法庭罪,相信警方也可追查到發佈有關言論的人士。

(來源:東網)

七警襲擊罪成各囚兩年 官斥損害香港聲譽

7名警務人員於2014年10月佔領運動期間,在金鐘龍匯道的變電站旁毆打前公民黨成員曾健超,7名警員於本周二被裁定有意圖而導致身體受嚴重傷害罪名不成立,但交替的襲擊致造成身體受傷罪成,而第5被告陳少丹普通襲擊罪亦罪名成立,區域法院法官今早判刑,7人各被判監兩年,而陳少丹的普通襲擊罪則囚一個月、同期執行。7人其後送返荔枝角收押所,囚禁地點再作安排。

法官判刑時指,警員執勤時犯法須判處阻嚇刑罰,以防止他人倣效及避免損害公眾信心。法官斥被告不但令警隊蒙羞,更損害香港聲譽,即使各被告犯案是想制止曾健超的違法行為,他們當時又在佔領行動期間承受沉重壓力,但亦非襲擊理由。各被告是現役警員,執勤時犯案,當時事主已被綁手,被告仍惡意襲擊,案情非常嚴重,故適宜判監,不宜緩刑。

法官以兩年半作量刑起點,考慮各被告初犯、服務社會、失去長俸及處理佔中時承受壓力,額外減刑半年,總刑期兩年。第五被告的普通襲擊罪判監一個月,同期執行。

在判刑前,代表首被告黃祖成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指,7警被裁定罪成後獲逾千封求情信為他們求情,讚揚他有良好品格,據悉當中包括區議會主席、屯門區議員等撰寫的求情信。

7名被告依次是有組織及三合會調查科(俗稱O記)總督察黃祖成(48歲)、觀塘反黑組高級督察劉卓毅(29歲)、觀塘反黑組偵緝警長白榮斌(42歲)、觀塘反黑組警員劉興沛(38歲)、東九龍總區偵緝警員陳少丹(33歲)、九龍城偵緝警員關嘉豪(32歲),及觀塘反黑組偵緝警員黃偉豪(36歲)。

7人被控於2014年10月15日,在龍匯道政府大廈泵房東變電站外,非法及惡意傷害曾健超致其嚴重受傷;陳少丹另被控同日在中區警署接見室內襲擊曾健超。7被告自2014年10月16日起已被停職,同年10月26日被捕。

(來源:明報)

法官斥當值警員打人非常嚴重 損國際聲譽 指壓力非藉口

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7名警察把當時的公民黨成員曾健超拖到「暗角」拳打腳踢,7人日前各被裁定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而第五被告陳少丹另被裁定「普通襲擊」罪成。案件今早於區域法院判刑,法官杜大衛怒斥7名被告令警隊蒙羞、令香港聲譽在國際中受損,而7人對曾健超襲擊是非常嚴重,不能判處緩刑,7人各被判囚2年;陳少丹另一控罪則判囚1個月,同期執行。

其他報道:法官斥七警案非常

法官判刑時指出,7警的行為不但令警隊蒙羞,亦破壞香港在國際社會中的聲譽,7警襲擊曾健超的行為已流傳全球。雖然當日曾健超有犯法,其後亦被定罪,而警員受佔領事件亦承受巨大壓力,但不是7警捉拿曾健超到變電站外施襲的藉口。法官再次強調眾被告當日是正在當值的警員,他們襲擊曾健超致他受傷,是令香港聲譽受損,非常嚴重。

法官接納即時監禁是合適的判刑,7人在曾健超毫無防範、雙手已被膠帶扣住時,惡意將曾健超拋在地上,圍攻、踢及踩他;幸好,曾健超並無更嚴重的傷勢。

(來源:明報)

警察員佐級協會:難以接受 同袍激動想上街

7名警察在佔領運動期間襲擊示威者曾健超一案,各人被判囚2年。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下午宣讀聲明,表示對判刑感到「非常驚訝且難以接受」,認為刑期超出可接受程度,又指案件「疑點重重」。他又說,據協會了解,七警會上訴取回公道。

陳祖光表示,不評論案件及判辭內容,但個人認為刑罰太重,判刑亦對警隊內部士氣有很大打擊,有同袍顯得很激動,亦有人很低落,更有人因此對司法有懷疑及失去信心,認為司法判決不公道,「(判刑)好似係主觀同有取向」。

他又表示,有同袍希望協會帶領上街遊行表達不滿,但協會暫不考慮,望先以一切合法、合理行動為七警取回公道;協會同時發起內部籌款,以助其家屬解決經濟需要。

問及法官杜大衛指案件令警隊蒙羞,警隊現時取態會否令外界感到警隊不公正,陳祖光強調「這件事應在法律上解決」,又說警隊聲譽非一朝一夕得來,「我哋嘅努力係世界認可」。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警察員佐級協會:士氣受打擊 同事想上街取回公道

七警案中各被告被判囚2年,警察員佐級協會下午在界限街警察會門外,接受傳媒訪問,並發表聲明。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表示,判刑超出他本人、同事及支持警隊人士可接受的範圍,「大家可以睇返案件、案例作比較」,認為此刑期難以接受,「個人來講,感覺太重,但各人有各人看法」。

他強調有同事因此對司法有懷疑、失去信心,指好多同事覺得難以接受,司法判決不公道,有同事認為決定好似係好主觀及有取向,有同事更希望協會帶領上街遊行表達,但協會暫時不採納此意見。他指會發起內部籌款,盡一切努力去助7警取回公道,會用一切合法途徑行動去做,但強調會因應形勢去做不同決定。

他直指事件對同事士氣有好大打擊,有好多同事好激動,士氣低落,接受不到判決。被問到所指的「公道」是甚麼,他稱一切犯法行為都不值得鼓勵,但今次案件法律上疑點重重,希望將當事人及協會的看法交法庭去考慮。他稱據知被告會上訴,又呼籲警察同事堅守崗位,做好維持治安工作。

對於法官指案件令警隊蒙羞、影響警隊聲譽,他指香港警隊在世界上是一支優秀優良的隊伍,工作獲好多市民認同,對自己身為警務人員感驕傲,很多同事亦有此感覺,重申警隊聲譽一直非常之好。

警察員佐級協會日前對七警罪成感非常遺憾。早前亦曾就另一件事發公開信,指近期有人將警察與「罪犯」混為一談,是居心叵測,又指「聖人也難免有小錯」,強調警隊會嚴守紀律。

其實比起所謂「黑警」,香港警方的形象低落可說是源於近年「寬己嚴人」的態度
要是警方犯案就動軏打同情牌或意圖淡化,那還要法律幹什麼?另轉兩則報導。

(來源:東網

涉襲兩女曾斟水跪低認錯 女警表證成立

休班女警涉嫌深夜時分醉酒後瘋狂「爆粗」,連番襲擊兩名踩單車的女侍應,又「撻朵」自稱警察。女警被捕遭控以兩項普通襲擊罪,她不認罪,今(13日)在粉嶺法院受審。女事主出庭作供時披露,事發後被送院診治期間,有警員替涉案女警求情說項,請求原諒女警,但女事主即場駁斥:「你咁樣係咪妨礙司法公正呢?」涉案女警今被裁定表證成立,案件押後至2月27日裁決。

25歲的被告袁樂欣,被控去年7月8日在上水天平邨管理處外襲擊陳启英(38歲)和黎孝芬(48歲)。陳启英稱,當晚11時半,她與黎及一名同事在該邨一酒樓放工,準備踩單車回家,由於泊車地點不同,陳和同事取車後等候黎,滿身酒氣的被告突出現,以手肘頂着陳的頸說:「你嘈乜X嘢呀嘈?」陳等兩人於是改往該邨出入口等候。

不過,陳稍後再遇被告,被告並拉着陳的單車,兩人一直糾纏至管理處外,被告情緒激動多番大喊「你走乜X嘢呀?」並踢陳的單車,陳的腳亦遭踢中一兩次。

另一事主黎孝芬此時到達並報警,被告遂把目標轉向黎大叫:「你報乜X嘢警呀,我就係差人。」陳反駁:「差人大晒呀?差人就可以立亂打人呀?」被告又圖搶黎的電話,並連人帶車把黎推跌;黎繼而衝入管理處,被告尾隨。黎供稱,被告在管理處內展示警察委任證,並一手擋住黎胸口,黎大驚並說,警察等同內地公安,被告聞言反應甚大:「我唔係大陸公安,我係香港警察!」

陳則指,四名警員數分鐘後到場,其中一人手持盾牌,黎稍後在管理處衝出並痛哭。陳、黎和被告事後同到醫院求診,等待期間有一兩名警員表示,被告還年輕,叫陳原諒被告,給予機會;陳即反問對方是否妨礙司法公正呢?對方無回應,但在院內「好多阿Sir同佢求情」,被告亦向陳和黎各斟一杯水,跪低哭着認錯,又問陳有何要求,陳不置可否。

陳在院內簽下暫不追究文件,但警員強調事後陳仍可追究;陳指事後多處感痛楚,多天「瞓又瞓唔到,食又食唔到」。醫療報告指陳左腳和右膝有瘀傷,黎的左前臂有瘀傷。

辯方盤問時向陳指,根據閉路電視片段,被告未有拉着其單車,也沒腳踢單車和陳。陳看過片段承認,但強調自己遭被告拉扯,才被單車弄傷,不認同辯方所指其傷勢與被告無關。辯方又指,被告在醫院內道歉是蹲着,陳指未有為意。辯方向黎指,根據閉路電視片段,被告未有打黎,黎回應:「我無話被告打我。」

(來源:香港01)

議員質疑警方報細警員被捕人數 黎棟國︰警方對統計有自己理解

警務人員犯罪問題令人關注,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早前在立法會稱,去年有21名同袍涉刑事案而被警方拘捕。不過有關數據原來並不準確,警方其後承認去年另有13名警員涉及普通襲擊、酒駕等「其他案件」而被捕。民主黨林卓廷在立法會一個會議上,質疑盧偉聰當日說法等於欺騙立法會,但保安局局長黎棟國為警方護航指,警方內部對統計有自己理解,副局長李家超亦指,「你可以唔同意個分類,但唔可以用呃。」

李家超解釋:只計刑事部 不計軍裝處理的案件

保安局在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上,交代該局在今年施政報告中的工作簡報。林卓廷指普通襲擊、酒駕等亦屬刑事案,但盧偉聰早前在立法會上未有交代完整統計,質疑是欺騙立法會及公眾。黎棟國回應指該指控「唔公道」,指警方有自己一套統計方法。

李家超則解釋,據警方沿用多年的內部統計學,主要當中所指刑事案,是由刑事偵緝部調查的案件,不在該分類的其他案件則由軍裝警員處理,「你可以唔同意個分類,但唔可以用呃」。社民連梁國雄續質疑有關解釋是「自欺欺人」或「欺人自欺」,黎棟國不認同,「統計係角度嘅問題,你可以唔認同我哋。」

另外,政府將修訂反恐條例,新增條文禁止港人前往、籌備恐怖主義組織、協助收集資金及聯繫恐怖分子等。黎棟國指,目前本港的恐襲風險維持在中度,警方會繼續保持高度戒備。對於任何傷害人身或藏有爆炸品等罪行,目前有足夠法例規管。

民建聯梁志祥則要求局方釐清恐怖組織的界線,指「彊獨算唔算?」保安局副局長李家超解釋,恐佈組織的定義是根據聯合國決議,另一方法是,經本港警方調查後,將足夠證據呈上法庭,由法庭頒令定義,本港並無打算要修定有關做法。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