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學護刺7刀案始末

女學護刀刺愛人7刀案於日前作出裁決,這案件引起不少人議論,原因除了案發經過匪夷所思(甚至有人認為到了爆笑的地步)還有被告的過去,而身為有婦之夫的被刺者可說是沒人同情,如此賤男能拾回小命就該慶幸了吧?以下轉貼多則報導。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親熱後聞分手 兩度施襲
女學護插已婚男友七刀


80後女學護與有婦之夫男友,前晚在上水女方寓所親熱後,有人不甘被「飛」,突擸雙刀向男友連插六刀,再駕駛男友的私家車送他返回將軍澳一停車場時,兩人在車內又「吵大鑊」及大打出手,男友背部近腎臟再被狠插一刀,他受重傷跳車逃走,幸被保安發現報警,將他送院。警員到場將涉嫌傷人後割脈自殺的女子拘捕,相信事件涉桃色糾紛。

被刺傷的風流漢姓鄭(37歲),已婚,其白色私家車登記地址為將軍澳都會駅一單位,而該單位業主為鄭與一名姓李女子聯名持有,於2008年買入。據稱,鄭任職醫療儀器售銷員。涉嫌傷人被捕的29歲姓簡女子,在九龍區一私家醫院任學護,報住上水松柏朗村一單位。據悉,鄭、簡二人因工作關係認識,更發展為情侶,但鄭有家室,戀情不能曝光,鄭不時到簡女寓所過夜。

疑犯割脈圖自殺

昨晨約6時半,健明邨保安員巡經停車場時,赫見鄭滿身鮮血倒卧在防煙門外地上,立即報警。救護員到場將鄭送到將軍澳醫院搶救,經治理後轉送伊利沙伯醫院留醫,情況嚴重。據稱,他的胸及背部約有七刀傷痕,其中六刀傷口不深,惟最傷一刀是插近腰背位置,恐傷及腎臟。案發後,簡女在現場亦報稱不適,事後由救護車送院檢驗。警方經調查後,將涉嫌傷人的簡女拘捕。

消息稱,有人承認前晚約7時,與鄭在女方寓所相聚,其間曾發生性行為,惟後來鄭提出分手,被人用利刀連插六刀,之後有人駕駛男友的白色私家車擬送他回將軍澳寓所,惟鄭怕被妻子發現,要求將車駛入健明邨停車場,當停車後雙方在車內再起爭執,混亂中鄭再中一刀,負傷跳下車逃走,至防煙門外不支倒地。簡女施襲後割脈圖自殺。

警方事後發現地面遺下一件男傷者的染血衣衫,鄭的私家車左車身染有血迹,右前轆車胎脫落,並在車內撿獲一個女裝手袋,內有一把利刀、剪刀及護照等物件,全部帶署調查。

(來源:明報)

女學護涉寓所刀刺已婚男友 駕車送事主回家時再插數刀

女學護疑與已婚男子發展婚外情,二人關係遭男方妻子揭發後,男子提出分手,惟二人仍保持聯絡。今年1月,女學護疑因對前男友不滿,涉嫌用8吋長生果刀怒插對方背部、胸部7次,被控4項有意圖而傷人及1項刑事恐嚇罪。女學護今在區域法院否認控罪受審。

控方開案陳辭指,被告簡媛茌(29歲)今年1月12及13日,在被告住所、事主座駕等地方,先後7次用8吋長的刀刺向事主鄭柏堯的背部、胸部等,又用事主的手提電話致電事主母親,恐嚇稱:「我唔擔保佢齊全返嚟」。

事主送院後仍清醒,惟檢查後發現前胸腔和左背多處刺傷、右邊有血胸、左邊腎臟有裂傷及腎周邊血腫,其肺部亦有受傷。事主於1月14日凌晨接受手術,發現胸部有7道約0.5厘米至2.5厘米深傷口。

控方傳召事主鄭柏堯作供,他供稱案發時已與被告分手,但二人仍然是朋友,仍會關心和照顧被告。鄭供稱,案發當日他到被告寓所替被告執拾衣物和做家務,當他打算離開時,突然遭被告從後潑液體,並以8吋長用來切牛扒的餐刀刺他背部近腰位置,他問被告為何向他施襲,惟被告無回答並再向他左胸近心臟位置刺了3刀。

鄭柏堯續供稱,他與被告糾纏約30分鐘,他失血過多無力反抗,終爬至停車場他早前泊車的位置,惟車匙在被告手中,被告堅持駕車送他回家,並再插了他右胸一刀,他唯有就範;其間被告曾講電話,又曾停車插了他右胸一刀。鄭供稱,被告把他送到將軍澳健明邨停車場,然後坐在其大腿上,他不能移動或下車,被告再向他右胸刺了一刀。其後他的父母趕至,並將他救出。

(來源:星島日報)

女學護陷「孽緣」 11句鐘插情郎11刀

已婚男搭上年輕女學護展開一段「孽緣」,男方亂搞婚外情不足半年即遭妻子揭發,為挽回結婚四年的妻子,決定向女學護提分手,但仍維持朋友關係。怎料七個月後主動上門探望患病女學護時,卻遭女方分持兩柄八吋長的餐刀,在十一小時內共被插胸背十一刀,涉案的二十九歲女學護昨在區院否認蓄意傷人及刑事恐嚇等五罪受審。已婚男作供稱「我哀求她放過我、我雙腳已無力,我一路爬出去,爬了約四百米抵達停車場,佢一直望住我爬,我扶住車門爬入車時,佢再插我一刀」。
  
任職醫療產品銷售員的三十七歲事主鄭栢堯作供稱,今年一月十二日在被告facebook看見她的留言說,「我赤著雙腳,踩在滿布玻璃,無論流多少血,無論打幾多麻醉針都無用」,他出於朋友的關心,即WhatsApp對方表示往探望。
  
鄭表示他雖與被告已提出分手,但仍屬朋友,會相約食飯及接被告放學返家。當日他為被告打掃近三小時後準備離開時,被告突在後向他由頭至身淋潑液體,致全物濕透,他正想轉身質問時,被告即用利器刺向他背近腰間一刀,他即轉身撥開被告手上的餐刀,此時被告從袋內再取出另一把餐刀,迎面插向他左胸接近心臟位置三下,當時他嘗試擋住被告,但失血太多,體能已無法支持。
  
「我雙腳已無力,走唔郁,流了很多血」,鄭指「我哀求被告放過我,但佢沒有理會,我只好往前爬,爬落樓梯,被告一直在我旁邊,睇住我爬,我不停爬,爬到大門鐵閘處,再經過鄉公所,一直爬去停車場」。鄭稱,「我大約爬了四百米,終去到停車場」,此時他醒覺沒有車匙,請求被告讓他離開,被告堅持駕車送他返家,他拒絕後被告從袋取出餐刀,再刺向他右胸一下,「我已沒有氣力反抗,我愈中愈多刀,我只好答應被告要求,容許被告駕車。」 
  
鄭表示他幾經辛苦爬入車頭乘客位,被告未有即時開車,開車已是凌晨兩時,但被告在中途突然停車,再用刀刺向他的右胸,「我已無力,只好默默承受被告再插一刀」。直至清晨六時許,抵達其寓所將軍澳健明邨住所地庫停車場,怎料被告下車坐在他大腿上再插他一刀,被告一直壓在他大腿上,他根本無法下車,直至他家人出現才獲救。
  
二十九歲被告簡媛茌,被控於今年一月十二及十三日,蓄意傷害男子鄭栢堯及刑事恐嚇六十二歲鄭母。被告由資深大律師駱應淦代表。
  
控方指事主鄭栢堯和他妻子一一年結婚,一五年一月鄭透過社交網站認識被告,同年三月二人即成為情侶,三個月後鄭妻揭發丈夫有婚外情,夫婦商討後鄭決定向被告提出分手,引發傷人事件發生。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孽緣遭揭發 分手仍相聚
已婚男友被刺8刀 女學護涉傷人


已婚男銷售員與女學護發展婚外情,分手後仍藕斷絲連。今年初他駕車到女方上水寓所相聚,臨走時遭對方多次用餐刀刺傷胸背。他遇襲後爬行400米取車離開,惟女方尾隨及堅持駕車送他回將軍澳寓所,又於車上致電恐嚇其母「我唔擔保佢齊全返嚟」,再用刀連番刺其胸口。他被刺8刀,負傷近12小時後,女方才告知其母兩人位置,警方到場將女學護拘捕。女學護昨於區院否認蓄意傷人及刑事恐嚇等5罪受審。

控方透露,任醫護用品銷售員的事主鄭柏堯(37歲)2011年結婚,去年1月與被告簡媛茌(29歲)透過社交網結識,並發展成情侶。去年6月鄭妻揭發婚外情,鄭與被告分手,被告無奈接受;分手後鄭仍常到被告家中相聚。

鄭於今年1月12日在社交網看到被告留言,得知她心情不佳,下午4時駕車到其上水寓所探望,到埗後見她在睡覺便替她做家務。鄭約於7時準備離開,被告以不明液體潑他,令其外衣有燒過痕迹,再用8吋長餐刀五度刺其胸及背部,混亂間鄭的手機及車匙被奪。

事主母接恐嚇電話

鄭負傷逃走,爬往400米外泊車位,被告要求駕車送他回家,鄭拒絕即遭被告刀刺胸口。兩人上車後,被告拍下鄭的外套及皮帶照片,發送予鄭妻,又致電鄭母稱:「我唔擔保佢齊全返嚟。」之後鄭妻收到女子來電,鄭妻稱「我唔使你車佢返嚟」,女聲即爆粗指「你理X得我呀」後切線。

凌晨2時,被告開車送鄭回家,途中再用刀刺鄭胸口。清晨5時半,被告致電鄭母,稱鄭會在15分鐘後抵達將軍澳健明邨停車場。清晨6時兩人終到達停車場,被告再用刀刺鄭胸口。鄭的父母在停車場看到私家車血迹斑斑後報警。鄭送院證實胸及背部有多處深達1至2.5厘米的刺傷,腎及肺部受傷,留醫13日才出院。

鄭昨供稱與被告分手後仍關心她,但強調是朋友關係。鄭稱在facebook看到被告留言,提及「赤腳在玻璃上行走」,又指打了麻醉針都沒用,他因擔心遂探望。遇襲後,鄭哀求被告「放過我」不果,後因失血過多意識迷糊失去反抗能力,「只能默默再被插一刀」。聆訊今續。

(來源:明報)

女學護涉怒插已婚男友7刀 事主分手後曾傳「我愛你」短訊:人世間嘅愛,唔只係男女

男子疑與女學護發展婚外情,二人關係遭男方妻子揭發後,男子提出分手,惟二人仍保持聯絡。今年1月,女學護疑因對男方不滿,涉嫌用8吋長餐刀怒插對方7刀,被控4項有意圖而傷人及1項刑事恐嚇罪。案件今續審,事主鄭柏堯接受辯方盤問。

辯方資深大律師駱應淦在庭上讀出事主鄭柏堯與被告簡媛茌(29歲)的WhatsApp對話,鄭承認曾向被告發出「It's the fact that I can not lose you」(我真的不能失去你)、「You are important to me, I love you」(你對我很重要,我愛你)等訊息。

鄭柏堯解釋,向被告發送上述訊息,是因為他希望被告知道世上還有人關心她。對於為何會在短訊中表示「I love you」,鄭在庭上闡釋他對愛的觀點:「我覺得人世間嘅愛,唔只係男女,朋友、親人間都係love,我只係作為朋友表達關心,我係比較緊張被告。」

鄭柏堯供稱,他在與被告分手後仍然繼續關心她,是因為他知道被告生活有不少波折,「係一個比較慘嘅人」,他同情和憐憫被告,又擔心被告會自殺,緊張被告的安全。

(來源:頭條日報)

女學護收短訊「要錫你一千次」

女學護涉以餐刀狂插已婚男友案續審,辯方昨盤問男事主時,讀出兩人分手後另一批短訊內容,包括男事主傳送「I need to kiss you 1000 times(要錫你一千次)」、「儍豬,goodnight」等,以證兩人是戀人。辯方質疑,男事主被揭手機藏有援交少女性感照,即向被告施以揑頸及腳踢,更拾起鐵通企圖襲擊,被告拾起生果刀自衞刺傷其背。

辯方昨盤問男事主時,讀出兩人分手後另一批短訊內容,包括男事主傳送「I need to kiss you 1000 times(要錫你一千次)」、「儍豬,goodnight」等字句,以證兩人一直是戀人關係,男事主辯稱,自己亦會向男性朋友傳送心形和親吻的emoji符號,說「I miss you」亦並非真心。

三十七歲男事主鄭柏堯解釋,案發當日自己將近生日,被告簡媛茌親自為他焗蛋糕及送上小禮物,為表達感激之情,才發出有關訊息。

辯方又質疑,男事主遭被告發現手機內藏一批援交少女性感照,即向女學護施以揑頸及腳踢,更拾起鐵通企圖襲擊被告,於是被告才隨手拾起生果刀,二人糾纏間,被告為了自衞,混亂中刺傷其背,男事主激動地回應說「絕對無咁既事,100%係假的」。

(來源:東網)

涉七刀刺已婚前度 女學護曾墮胎對方拒認頭

女學護涉嫌於本年初七刀刺前度案今日(20日)於區院續審,辯方在庭上大爆二人「分手」後藕斷絲連,男事主仍向女被告發送「I love you」訊息,女被告之後甚至懷孕,男事主曾為此傳訊息指「不但愛上了妳,仲有了BB,我覺得自己超級過分」,惟最終女被告以墮胎處理。男事主卻在庭上逐一解釋指,二人當時只屬「朋友方式關注」,又表示不肯定胎兒是否他經手,他更指在女被告墮胎後,他是「撇除BB個爸爸係邊位下」,因擔心才照顧女被告。

代表被告簡媛茌(29歲)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今日開始盤問事主鄭柏堯(37歲)。鄭表示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化學系,從事醫療用品器械銷售,他指父母不知他曾有「小三」,但妻子則暗中發現了。他表示與被告去年6月分手後,二人便「肯定無」性行為。惟辯方在庭上展示二人在「分手」後的訊息往來,顯示二人仍有關連,當中包括鄭因找不到被告而指「you makes me mad(你搞到我癲咗)」、又稱「It's fact that I cannot lose you(事實上我不能沒有你)」,其至發出愛的訊息「I love you」。鄭庭上解釋指,各人對英文演繹不同,又稱「人世間嘅愛不止男女之間」,他與被告只屬「朋友間的愛」。

辯方續指,9月時被告有孕後,鄭又發訊息「只是我過唔到我自己,原來自己咁仆街」、「覺得傷害了妳同老婆及愛我的人」等。鄭對此解釋「唔肯定BB係我嘅」,他不是推卸責任,只是「相信有機會未必會係自己嘅」,為了安撫被告才發該些訊息。

辯方再問,知否被告去墮胎,鄭初時答「不清楚」;惟辯方出示他在10月發訊息問被告「Pain ng pain(痛唔痛)」是甚麼意思時,鄭才承認知道她去墮胎。辯方更踢爆鄭事後幫被告買衞生巾,因鄭的訊息指「First time buy,haha(首次買)」。

由於鄭堅稱不知被告向他施襲原因,辯方遂指出,被告當時偷看鄭手機內的社交網頁後,問他與Gloria及Emma等女人有何「交流」;鄭庭上指對該些女人無印象,「可能係朋友嘅朋友」。辯方亦質疑鄭在錄口供時只說受傷後「行」往停車場,但在庭上作供卻用「爬」,只是想渲染其傷勢,鄭不同意。

(來源:星島日報)

女學護查已婚男手機發現一批援交少女性感照

已婚男搭上女學護陷入一段孽緣,被用餐刀插胸背,涉案29歳女學護簡媛茌否認蓄意傷人及刑事恐嚇等五罪,辯方資深大律師駱應淦今早繼續盤問案中37歳已婚男鄭栢堯。
  
辯方指事實真相是鄭在案發日去探望被告,表示前一天服了藥,很疲倦,便脫去衣服,只穿內衣褲上牀睡,被告趁鄭熟睡時查看其手機,發現有一批援交少女的性感照,又在facebook 中發現鄭和兩女子的交往資料,於是被告在鄭醒來追問,被告為了阻止鄭離開,用打火機燒鄭的恤衫。
  
辯方指鄭見被告把恤衫燒著擲去廁所時,鄭一怒下用手揑被告的頸,被告不停拍打鄭雙手臂,直至被告呼吸困難,鄭才鬆手。
  
辯方指鄭便拾起鐵通企圖襲擊被告,於是被告隨手拾起生果刀,二人糾纒間,被告為了自衛,混亂中刺向其背。之後鄭起飛腳踢中被告胸口,致被告跌地,被告拾起刀,刀鋒向鄭警告他「一個大男人竟欺負一個女人」雙方再次糾纒,期間被告被刀鎅傷手腕。
  
辯方指二人糾纒了半小時後,大家都感到疲累而完結,被告見鄭身上有傷,主動建議送他去醫院,鄭表示返家沖涼便無事,於是被告駕車送鄭返將軍澳。
  
鄭在回應法官表示他的傷勢仍在康復中,傷口會痛,動作不可太劇烈,不能做掌上壓。

(來源:蘋果日報)

女學護︰人夫有第四者
稱當面踢爆後受襲 揮刀只想嚇退對方


年輕女學護涉7刀刺傷已婚男友案,辯方昨指事主不但與被告發展婚外情,案發當日更遭被告踢爆有「第四者」,與「契妹」及其他女子在社交網站互發短訊,談及「第一次見面紀念日」及酒店紅茶館等曖昧內容,手機更儲有多個援交女子的電話號碼及性感照。被告為此質問事主,兩人情緒激動,是事主先動手施襲,被告揮生果刀欲嚇退事主卻誤刺他,但事主全盤否認。

男事主鄭柏堯(37歲)昨繼續接受辯方盤問,辯方讀出事主聲稱6月分手後,去年10月發給被告簡媛茌(29歲)的短訊,內容顯示事主19分鐘內6度表示想念被告,不但稱呼她為「儍豬」,又稱「super miss you(超級掛住你)」、「I cannot stop thinking of you(無法停止想你)」及「u cannot escape I need to kiss you1,000 times(你無法逃走我要錫你1,000次)」,並附上多個心心及親吻的emoji符號。

辯方:事主先揑被告頸

惟事主昨堅稱與被告是朋友,解釋當時他快將生日,被告親自焗蛋糕給他,他為「表達恩情同謝意」才發送以上訊息,並稱「I miss you」純屬「吹水」,平日向男性朋友都會發送以上emoji。事主又突然提到兩人短訊記錄中收訊人一欄只顯示他的電話號碼而無其名字,語帶激動問:「如果我哋真係咁close,點解我連一個名都冇?只係一堆數字?咁fair咩?」

辯方再讀出事主得知被告懷孕後,曾發短訊向被告道歉。事主承認「感情上嘅缺失,情感上出錯」,但強調「唔知個BB係咪屬於自己」。辯方質疑事主如非胎兒經手人,何以被告墮胎後熱心到醫院探望。事主聞言激動反問:「有朋友生仔,如果個仔唔係你,你都會探佢啦!係咪唔係自己個仔就唔探?」至於辯方指去年事主妻為了令他和被告分手曾訛稱懷孕,事主謂對此「冇印象」。
根據辯方版本,是被告案發當日偷看事主手機後發現事主秘密,雙方爭執期間被告為阻止事主離開,用打火機燒事主脫下的恤衫。事主跟着揑被告頸並用鐵通襲擊她,被告遂揮動生果刀欲嚇退事主,糾纏間誤傷對方4刀。

兩人冷靜後談及感情問題,被告見事主受傷曾提出送他到醫院,惟事主拒絕,終由被告駕車送他回家,途中被告無用刀刺傷事主。辯方又指事主受襲卻沒有報警,只因事主亦有傷害被告。事主全部否認。案件周五續審。

(來源:頭條日報)

女學護涉插人夫案 急症室醫生指刀傷非入院前一至兩小時內形成

女學護涉刀刺已婚男友案,今在區域法院續審,控方傳召將軍澳醫院急症室副顧問醫生黃健華作供指,已婚男鄭柏堯在今年1月13日早上7點左右由救護車送入院,當時鄭由擔架送入,但他是完全清醒。醫生指清醒指數分為3至15 ,當時鄭是15滿分,鄭亦表達能力清晰。

醫生指鄭的血壓及脈膊是正常,但鄭當時頭臉都有瘀腫,左胸有六處刀傷口 ,其中一處較深層,而右胸及左背亦各有一處深層傷口,但該些傷口送院時已停止流血,所以非一至兩小時內形成。

醫生接受辯方資深大狀駱應淦盤問表示,當時鄭血壓正常,應不會產生失憶或斷片,但醫生強調,發生斷片亦會有其他因素,包括䐉部受創及極度驚慌。

鄭妻李佩雯(譯音)出庭時即向法官要求,涉及她住址、職業及手機號碼寫有紙上,獲法官批准。李要求主控方稱呼她為鄭太。

(來源:頭條日報)

女學護結孽緣 已婚男妻子指當晚丈夫電話有女人聲

女學護涉刀刺已婚男友案,今在區域法院續審,已婚男鄭柏堯妻子李佩雯(譯音)出庭時即向法官要求,涉及她住址、職業及手機號碼寫有紙上,獲法官批准。

李要求主控方稱呼她為鄭太。鄭妻指當晚七點,她致電丈夫無人聽,直至九點她收到陌生人發來一張相片,相中是丈夫的黑色外套及皮帶,她覺得奇怪以問號符號回應。她當時好驚,再致電丈夫沒有人接聴,她即聯絡家姐,她便離開朋友婚宴趕返家。

她在返家途中致電丈夫,有把女人聲接聽「喂、喂、喂」,好像「玩電話」。她即說「你係邊個、可否俾翻老公聴」,女方回應說「唔得喎」便收缐。當她晚上九點半抵家時,再收到whatsapp第二張相,相中是丈夫側面按手機的樣貌。

她十分擔心,便致電老爺奶奶,他們其後來她家,大家不斷致電丈夫都沒有接聽。不久她收到由丈夫發出的whatsapp 「we are fine and coming back tonight soon 」。10分鐘後,丈夫手機又來電,她接聽,發現女人聲說「我依家車緊佢返嚟」。

鄭妻表示,去年初她發現丈夫FB留言給一女子「好掛住你」,感到奇怪,即致電丈夫返家,丈夫直認此女子好慘,有自殺前科,丈夫表示會分手。她原諒了丈夫及給時間讓他處理。

鄭妻指「我丈夫心地好善良,熱心幫人,佢有時幫人幫到好儍,有時我覺得佢好戇居」。

另外,駐守將軍澳警署的警員作供表示,1月13日早上6點半收到一宗自殺個案前往將軍澳健明邨停車場,當時鄭坐在司機位。女被告則坐在鄭大腿上,他著被告下車,當時他看見女被告左手腕流血,問她怎形成,被告表示「唔記得」,只表示和男朋友有感情問題起爭執,之後他和同袍送鄭入院,鄭在救護車上回應清晰,表示和被告拍拖已1年,分手3個月,但仍有往來見面。

另一警員表示扺達健明邨停車場時,被告身上染有血跡,目光呆滯,他獲被告同意檢查她的袋。在手袋內檢出一柄8吋長生果刀、一剪刀,兩套手套,均染有血跡。

(來源:星島日報)

女學護稱Wechat識情郎 感可靠願做第三者

女學護涉以餐刀七刺已婚男一案昨續審,在庭上透露自己曾結婚,但婚姻僅維持四年便與丈夫分居,現仍未辦離婚手續。她稱與已婚男鄭栢堯透過WeChat認識,起初覺得對方有誠信、可靠,才甘願當第三者,豈料後來發現其通訊程式內盡是援交女。又哭訴鄭得悉她懷孕後只想「趁早解決咗佢」,她終接受人工流產手術。案發當晚,鄭更首次對她動粗,狠揑其頸令她差點透不過氣,她才拿刀刺向他。
  
被告簡媛茌(二十九歲)昨出庭自辯時透露,現讀浸信會醫院普通科護理學文憑課程,○八年時結過婚,一二年起與丈夫分居,至今已與前夫沒有聯絡,但仍未辦理離婚手續。她憶述去年一月透過WeChat與鄭栢堯相識,雙方相約吃飯數次後,鄭很快對她展開追求,送花及小禮物、寫信給她,又向她抱怨婚姻不如意。她起初因知對方已婚,不想答應,後來覺得他有誠意、有禮貌,而且對她好,終於二月中旬開始與他拍拖。
  
未幾,鄭的妻子因看到兩人的facebook信息而揭發二人的關係。鄭曾向被告謊稱妻子懷孕而提出分手,惟其後又於被告旅行時,緊張地透過朋友查問被告的行蹤,並於被告回港後,捉着她的手說「我發現我唔可以冇咗妳」,兩人遂繼續拍拖。
  
同年八月,被告發現懷孕,鄭知道後雖開心但更是驚恐,問她「我哋係咪應該趁早解決咗佢?」被告哽咽指當時大感失望:「我當然想要個BB,因為要尊重生命,如果我當時唔要個BB,我以後喺醫院點救人?」惟她最後考慮過鄭的工作壓力大,不想他徒添壓力,終決定接受人工流產手術。憶述至此,她更忍不住在庭上落淚。
  
控方盤問被告時,問到是否因為鄭有誠意、好人,而令她甘願當第三者。被告回答指鄭於初相識時,曾說她是他的第一次婚外情,除對她好之外,大部分是因為覺得鄭有誠信,判斷他是個可靠的人,才答應與他一起。被告又稱自己「條路都好兜轉」,有時會向鄭訴苦,訴說不如意事。她又於盤問下稱,案發後仍想保護鄭,儘管鄭於糾纏間以餐刀割傷了她的手腕,她仍對外稱傷痕是她自己割脈造成,因為雙方都有共識「唔想搞大件事」,她亦坦言「冇諗過件事會搞成咁」。
  
被告作供完畢,案件下周三結案陳詞。

(來源:香港01)

辯方律師︰男事主聲稱傷後爬行400米不可信

女學護生果刀插已分手的已婚男友案續審,控辯雙方今作結案陳詞,但只以書面陳述方式處理,控方指,根據被告證供指,被告聲稱當時出於自衛而傷人,質疑有關說法並不合理;辯方則引用奶昔謀殺案,該案的女被告Nancy Kissel曾用憤怒作為其自衛理由,並指受害人證詞不可信。法官押後至11月10日裁決。

控方著法官考慮被告使用的武力是否合理

控方陳詞指,本案的4項意圖傷人罪名發生時只有被告簡媛茌(29歲)和男事主鄭柏堯二人,他們當時在被告的家中,若法官相信男事主供詞,便須裁定被告罪成,但若不接受男事主供詞,法官也應考慮被告的襲擊,是否真誠地出於自衛,而她使用有關的武力又是否合理,若屬不合理,便須裁定她罪名成立。

辯方指事主證詞公式化

辯方律師在庭上作簡述陳詞重點,針對男事主鄭柏堯的可信性,又指鄭在庭上作供時,聲稱被襲從女被告家中一樓的房間爬落地下,再爬到大門,及至停車場,全程400米,但他向警方錄口供時並無提及這點,亦和科學鑑證不符。辯方亦向鄭展示兩人WhatsApp的親密對話,但他在庭上卻表示只是普通朋友,而他在庭上表情和供詞亦很公式化。

女被告簡媛茌(29歲)否認蓄意傷人及刑事恐嚇等五罪; 指她於今年1月12及13日,分別於被告的古洞松柏塱村住所,及男事主鄭柏堯居住附近屋苑的將軍澳健明苑停車場,以刀刺傷害男事主7刀。

另被告翌日凌晨致電涉刑事恐嚇鄭母,表示不會擔保男事主完完整整回家。

(來源:東網)

四度刀刺已婚前度 女學護傷人刑恐5罪成

年輕貌美女學護搭上已婚男成為「小三」,不倫戀數月便告終,但二人有聯繫。男子本年初得悉學護心情欠佳,主動上門探望,惟離開時卻遭學護接連四度以刀刺傷胸部。被捕學護早前在區院經審訊後,今日(10日)被裁定傷人及恐嚇共5罪成立,即時收押小欖精神病院至下月1日始判刑,期間待取精神及心理等報告。法官更明言案情嚴重,女被告在短時間內四度用刀刺向男事主,不短的刑期無可避免。

29歲被告簡媛茌,今聞判罪成後表現平靜,惟她父母則不禁雙眼通紅。被告在自撰的信中表衷情,承認與男事主關係雖違反了道德,但她「投入了毫無保留的真心」,男方卻以不誠實來待她。被告被控4項傷人,指她在今年1月12及13日,分別於被告的古洞松柏塱村住所及男事主居住的健明苑停車場,四度傷害男事主鄭柏堯(37歲);被告另控1項刑事恐嚇,指她於1月13日恐嚇鄭母陳美芳,指會傷害鄭。

法官今裁決時,認為被告與鄭由始至終,並非單純的朋友關係,否則雙方不會發送「Kiss you a thousand times(錫你一千次)」等露骨訊息。鄭雖在審訊中,試圖淡化與被告關係,這亦不代表其證言不可信,且鄭在當晚受到極度驚嚇,在口供上交代得不清楚,實可理解。法官亦留意到鄭座駕的前輪胎有血漬,該位置常人不會無故觸碰,認為鄭當時不是以正常方式步行上車。法官裁定鄭及鄭母口供誠實可靠,清楚交代事發過程;反之被告指稱是自衞才持刀反抗,這與她當晚行為不符,因而拒納其證供。

辯方呈上5封求情信,分別由被告、她父母及朋友等撰寫。被告在信中表示誠實與用心是「人際關係最美麗的根源」,故她在這段不倫戀中,投入了真心,事後卻發現鄭另有女人,毫不誠實,因此使她「在情急判斷下傷害了鄭先生」,她對此感到愧疚。

簡的父母則在信中讚揚被告有愛心,又透露被告因丈夫誠信不佳,並曾騙取被告一家的錢而大受打擊,事發期間她與丈夫正辦理離婚,並寄情醫護工作,卻又墮入「感情陷阱」,一時衝動才錯手傷害事主。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女學護罪成還押小欖 求情︰祖母因案病情惡化去世

女學護簡媛茌捅人夫鄭柏堯七刀血案,法庭今日終於作出裁決,女學護四項蓄意傷人罪成、一項刑事恐嚇罪成。被告罪成後表現冷靜,不時望向公眾席的父母方向,她的父親得悉女兒罪成後最初低頭,之後突然失聲痛哭。

這宗案件,自上庭以來,一直惹來高度關注。暫委法官高偉雄今曰在裁決時指,辯方雖指事主口供是選擇性失憶,但正如醫生所講,若事主當日感到極驚恐,會出現斷片情況。法官又認為,事主當時只想著如何生存,未有拒絕被告駕車送他回家的要求亦合理。

另外,事主指他被刺後爬行四百米,法官指根據事發單位牆邊及車身上的血跡,特別是左前車軚及軨上血跡,可證明事主當時並非以正常步行方式離開,認為男事主證供誠實可靠。其妻子等控方證人亦是誠實證人。

相反,被告並不誠實,口供有嚴重分歧,不接納她的證供。法官舉例指,當時車身及車上都有多處血跡,但被告卻稱留意不到現場有血,令人難以置信,最終裁定她四項蓄意傷人及一項刑事恐嚇罪成。法官要求索取被告背景、兩份精神及一份心理報告,押後至十二月一日判刑,被告還押小欖精神病院候判。

辯方求情時指,被告沒有刑事案底,但有不愉快婚姻經歷,丈夫誠信不佳,騙被其父母金錢,所以惟有寄情工作。辯方更呈上她本人、父親及朋友的求情信。父親指女兒自小尊重長輩,對小朋友有愛心,本身患病的被告祖母,因憂心過度導致病情惡化並去世。

控方案情指,去年一月,事主鄭柏堯(37歲)跟被告簡媛茌(29歲)透過社交網結識,並發展婚外情。同年六月,被太太揭發後分手,但之後仍經常去被告上水屋企相聚。

今年一月十二日,鄭又去被告屋企幫手做家務。臨走時,被告突然以不明液體潑他,再用八吋長餐刀,拮佢胸同背數次。鄭負傷逃走,爬去四百米外泊車位。被告要求駕車送他返屋企被拒絕,又用刀刺鄭右胸口。

他們上車後,被告又致電鄭母稱:「我唔擔保佢齊全返嚟。」開車途中又停車刺他右胸,抵達停車場後,被告坐上鄭大腿,再拮他胸口一次。鄭柏堯送院證實胸背有多處深達一至二點五厘米刺傷,腎及肺部受傷,留醫十三日才出院。

在這宗案件審訊期間,辯方曾讀出事主與女學護兩人分手後短訊,顯示被告曾經懷孕。鄭庭上回應:「唔係推卸,但唔肯定個BB係唔係我嘅!」鄭妻出庭時表示對丈夫絕對信任,原諒他偷食,形容他「份人係咁,太善良,成日幫人,好儍」,又叫法官稱她為鄭太。

被告自辯時則表示,認為鄭有誠信及可靠,甘願當第三者。但當日發現他手機儲有多個援交妹的電話號碼及性感照,又發現他疑似有「第四者」,於是質問鄭。其實是鄭先動手揑她頸,又向她擲鐵通,她為嚇退鄭才誤傷他。

(來源:星島日報)

學護七刀刺已婚郎 五罪成立還柙候懲

已婚男透過微信搭上年輕女學護簡媛茌,陷入孽緣遭刀刺傷案,主審暫委法官高偉雄昨裁定女學護全部四項蓄意傷人及一項刑事恐嚇罪名成立,即時還柙小欖中心至下月一日,以候家庭背景、精神及心理醫生檢驗報告判刑。辯方向法庭呈上五封求情信,其中一封為被告親撰,內容強調「雖然我和鄭先生的關係違反了道德和倫理,可是我在相處當中,投入了毫無保留的真心」。
  
暫委法官高偉雄裁決指,三十七歲事主鄭栢堯隱瞞和被告之間的關係,法庭不接納他所說二人分手後只純粹男女朋友關係,再沒有任何性行為,否則事主不會仍向二十九歲被告發出多個WhatsApp,包括「I miss you very much. Can't stop thinking of you(好掛住你,唔能夠停止想你)」等。
  
高官稱翻看所有證物後,認為事主案發時的白色內衣全染紅,車上亦有大量血迹,明顯當時傷勢不輕。事主當日遭刺七刀,應感極度驚慌,接納他因此憶述案發過程時有部分細節記不清楚,現場環境證供及科學鑑證結果亦支持其說法。被告的傷勢是和事主糾纏間造成而非自衞。
  
至於被告曾在電話中向鄭母揚言,「我唔擔保佢(事主)完整返來」,高官指此言明顯是要令鄭母受驚,故裁定被告全部五項罪成。
  
辯方資深大律師駱應淦求情稱,被告擁有大專學歷,修畢法律學副學士,案發時就讀浸會醫院護士學校第一年。被告的六十三歲父親為退休公務員,五十五歲母親是主婦,患哮喘及高血壓等,作為家中獨女,被告是父母的精神和經濟支柱。
  
辯方指被告因事主不想要孩子而忍痛墮胎後,二人仍續相見,可見被告對事主的愛是深切的,被告的行動非有預謀,只是突發事件。希望法庭考慮事主已完全康復,被告亦有多處受傷,本案為一宗悲劇。但高官直言被告短時期內四度刺傷事主,監禁刑期相信不會短。
  
案情指,今年一月十二日事主到被告上水寓所,離開時突遭被告以八吋長餐刀從後刺四刀,事主爬行四百米取車,被告再插一刀,當被告駕車送事主返回將軍澳時,被告在車上又刺一刀,抵達健明邨時,被告坐在事主腿上再迎面插一刀。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獨家 ! 女學護罪成 七刀案男事主偷食情信曝光:有離婚打算 想為妳任性一次

29歲女學護簡媛茌跟人夫鄭柏堯的一段孽戀,最終因為她用七刀捅鄭,今午被裁定四項蓄意傷人罪成 ,一項刑事恐嚇罪成而告終。

《壹》仔取得人夫當初追女學護的情信、肉麻短訊及合照,人夫於信中講明,「我唔理結果會係點,而我亦已經有離婚嘅打算,我好想為妳任性一次。」

人夫鄭柏堯背妻偷食,搞到一鑊泡。但他太太出庭時,仍然力撐老公太善良,才會一時出軌,表示絕對信任他。不過根據人夫氹女學護的短訊,可以見到他向太太聲稱與女學護斷纜後,依然同對方情話綿綿。鄭柏堯於短訊稱呼簡媛茌做「傻豬」,又話「冇辦法唔掛住佢」,「我病好之後,你就走唔甩,我要錫妳一千次㗎」。

他又出動過情信,信中表示「我好希望妳可以比(俾)個機會我做妳男朋友」、「我真係從來未試過掛住一個人,掛到訓(瞓)唔著」、「我希望去學西餐,將來可以整西餐俾妳食,唔駛你餓親」、「希望辛苦工作後,返到屋企,可以攬住妳,攬到好實」。

「雖然好眼瞓,但感覺好甜,每一日我都會偷偷睇吓妳Whatsapp最後上線時間,睇吓妳張profile picture。」

鄭柏堯便是這樣子暪著老婆,最終冧到女學護跟他一起,發展出今次孽戀。

(來源:HKET)

不堪分手7刀插已婚男友 女學護囚3年8個月

女學護簡媛茌(29歲)涉以8吋水果刀插傷已婚男友胸部等位置7刀,早前遭裁定4項有意圖而傷人及1項刑恐罪成,今被判囚3年8個月。

法官判刑時指無意就案件作道德及倫理批判,雖然愛情是盲目的,被告亦就她與事主的感情承受很大壓力,不敢向家人透露,令其學業受影響,更曾進行終止懷孕手術。被告又憧憬事主可彌補她過往的感情缺失,但事與願違。

法官強調法庭不接納以暴力解決感情問題,被告所使用的兩把水果刀刀鋒十分鋒利,事主沒有因此有永久傷殘屬非常幸運,最終判被告入獄3年8個月,被告聞判後表現平靜。

精神報告指雖然被告過往有自殘行為,因過往的感情缺失令其有人格障礙,但她現時精神穩定,毋須住院式治療。

辯方求情指,報告顯示被告沒有精神病,不適合判處醫院令。辯方又指,被告的背景及感化報告詳述了她遭前夫出賣,向其父母索錢的經過,希望法官考慮被告背景相關坎坷,事發時剛剛墮胎,又發現男事主與其他女子有染等。辯方又形容案件並非黑社會仇殺案,而是男女感情糾紛而引致,被告重犯機會近乎零。

(來源:香港01)

她29歲經歷比人多:婚姻失敗、墮胎、七刀插情夫判囚

年輕貌美女學護簡媛茌,搭上已婚從事醫療用品銷售員鄭柏堯,陷入不倫之戀,最終以七刀怒插男方的胸膛、左腰、背部而了結這段孽緣,女學護亦在區域法院被裁定四項意圖傷人和一項刑事恐嚇罪成。

對於這段關係,洋名Catherine的簡媛茌在求情信中強調:「投入了毫無保留的真心」。事後她對於自己魯莽傷人行徑,她有這樣評語:「對鄭柏堯造成的身心傷害,是我始料不及,更對其太太、家人和自己父母感到於心有愧」。

網民起底「做過援交、私影模特兒」 家境富有 父為退休公務員

這宗七刀傷情夫孽緣案曝光後,現年29歲的簡媛茌迅速被網民起底,指她做援交、任私影模特兒,網上更流傳了她的性感照片。不過有別於一般私影或援交女孩,簡媛茌家境絕不貧窮,父親簡專慶為退休公務員,母親為家庭主婦,她為家中獨女,為父母的掌上明珠,與家人一直居於事發上水一幢三層村屋內。案發時她父母遷出,她一個人獨自居於村屋內,更有私家車代步。

父03年為漁護署工作 徒手生擒山貝河鱷魚

她的父親簡專慶退休前在漁農處自然護理署工作,亦有一段小插曲,在2003年11月一名南生圍女村民在元朗山貝河發現有鱷魚出沒,漁農署分別邀請澳洲鱷魚專家利弗(John Lever)和內地「番禺鱷魚釗」之稱的何展釗等十名內地捕鱷專家前來捕鱷,但他們足足用了七個月時間也束手無策。在2004年6月,鱷魚竟然墮入了一個成本只需80元的「套索陷阱」,當年簡專慶及兩名漁護署職員,就徒手將鱷魚生擒,事後他更對記者稱女兒亦稱讚他。

21歲嫁27歲技工  4年後丈夫一走了之惟未正式離婚

她的母親是虔誠天主教徒,簡母形容女兒中、小學成績品學兼優,更考入上水地區名校香港道教聯合會鄧顯中學。青春期時女兒開始和男生交往,簡母和丈夫均從旁引導她正確的感情處理態度,但奈何女兒遇人不淑,情路波折。

簡媛茌於2008年,21歲時嫁給比自己大六年的技工。但四年後丈夫騙走了父母一筆錢一走了之,到現在兩人仍未有正式離婚。不過奇怪的是自案件曝光後,網上流傳她於2009年拍攝一批的性感照片,被指擔任私影模特兒,此時她應剛剛新婚一年。

曾任職航空公司地勤、獸醫助理 同學:具大姐姐風範

簡母透露,婚姻破碎令媛茌大受打擊,更寄情工作,做過航空公司地勤和獸醫助理,發覺自己對醫護方面感興趣,2015年初更報讀香港浸會醫院普通科護理學文憑課程。她的同學形容簡媛茌雖然年紀較她們大,但待人有禮、淡定、不拘小節、上進好學,更甚具大姐姐風範。曾有一位同學因成績未能達標被要求退學,簡藉着自己過去的經驗,為這同學提供意向和指導人生路向。

微信認識鄭柏堯 與簡發展婚外情

在此時她在社交網站微信認識了案中男事主鄭柏堯(37歲)。鄭柏堯於2000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化學系,在醫療產品任銷售員,據悉月入約6萬元、2011年與妻子結婚,一同居於將軍澳大型私人屋苑。

鄭柏堯主動向簡發動追求攻勢,兩個月後鄭聲稱是第一次背妻出軌,與簡發展婚外情關係,簡坦言:「雖然知道他結咗婚,但他對我好好,誠信OK,講得出做得到,是一個可靠的人;可能是他誠意搭夠,即使明知自己是第三者都接受他」。

簡為鄭墮胎 鄭曾於庭上指「唔肯定BB係我嘅」

即使鄭妻於三個月後揭發兩人戀情,亦無阻兩人繼續藕斷絲連,女方更為鄭墮胎,不過在庭上鄭柏堯卻企圖掩飾兩人的關係,堅持兩人在案發前三個月已分手,鄭說:「唔肯定BB係我嘅」,「相信有機會未必會係自己嘅」,為了安撫被告才發出「只是我過唔到我自己,原來自己咁仆街」、「覺得傷害了妳同老婆及愛我的人」等訊息。

餐刀刺左背四刀 駕車途中再刺胸口 共峙逾11小時

甚至就傷人事件發生起因,鄭在庭上支吾以對,聲稱在事發前一天看到簡媛茌在面書貼文:「赤雙腳踩滿一地玻璃碎片,緩緩的往前走,就算前方是懸崖,也血流不止,用多少麻醉劑也無補」,出於對朋友關懷、憐憫而探望簡,為她執屋,但突遭她用水淋頭、再用餐刀刺其左背等共四刀,但仍繼續留在簡的家中,之後簡駕車送他回去,途中再刺鄭胸口,又致電恐嚇其母「我唔擔保佢齊全返嚟」,期間雙方共峙超過11小時,難怪案件在裁判法院提訊時,裁判官不禁問主控:「其實你覺得個事主會唔會唔想告㗎?畀人拮咗四刀都唔走。」

案件裁決時,連主審區域法院法官指根據辯方提供兩人在WhatsApp的對話等證據,鄭在供詞明顯企圖淡化兩人關係,但毫無疑問,簡當時作出傷人及恐嚇行為,所以裁定她罪成。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