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ame是甚麼(翻譯篇)

今次的翻譯篇是上次「歷史篇」的作者翻譯一位名叫西谷的人的文章,同樣是1996的資料,也同樣請小孩子不要看XD至於裡面說的是否認同就見仁見智了~
(來源:織夢天堂)

(一)

這篇是我答應好久要翻的文章,最近終於痛下心來翻了!看來我論文的進度又要拖了......不過因為篇幅太長,我可能會分成3~5次翻完,希望大家慢慢看,當做看連續劇吧......還是因為日文不好,一些多重否定句之類的東西不一定抓得準意思,所以採「節譯」方式,就像當初的RanceIV一樣,請見諒!希望這篇翻完後能對最近的討論有點益處......對了!討論的主題是「鬥神都市二」!希望翻完後能對歡樂盒可能移植的這款遊戲提供概念!我可不希望這款也被做壞了。本來是想玩完後再用自己的話打一篇的,結果沒想到小叮噹貨還沒到,就被情勢所逼要翻了......誰幫我去催催那位單幫客吧!和他說我願多付些錢買這些Towns的Game......

H Game「原罪」的解決策 西谷有人

討厭女孩子而會去玩H Game的人不會有。

其實也不能斷言一定是沒有,但普通是對女孩子喜歡的,像我們這些人才會玩(或製作)H Game。

但是,H Game基本上是建立在對女人的性制壓、虐待上才能成立的東西。非常悲慘的,H Game這種東西是抱著「女人不過是為了男人的利用而存在的工具而已」這種前近代男性中心思想的遺物上,才能成立的悲慘事實。

和種類眾多的H comics、有行動主體的女演員存在的成人影片相比,H Game的男性中心思想咒縛特別強的說法也沒有。

在此,一個矛盾(paradox)出現了。因為「喜歡女孩子」而開始的H Game玩家, 在Game中看到了「女人是滿足男人慾望的道具」的思想,而且是體現在自己(主角)之前。

這裡,對於能把虛構角色的感情移入的人來說(會出錢買Game的人通常都會如此,我也不例外),這是令人相當不愉快的。因喜歡女孩子而玩H Game,卻被「自己正在作賤女人」的罪惡感所苛責。

(討厭這樣子的話,Tokimemo或卒業等Girl Game還會玩的人我想也不多。)

對於這點現在泛用的解決法,就是依女孩子性格和作品設定、各種事件之類,使得一發的罪惡感沒有,而隨男人的高興。

但是這樣的話,為了「描寫女孩子魅力」而作的努力就全泡湯了。只順從欲望高的男人而成的女性,要深深的把感情移入是蠻難的,這種根本感覺不出她可愛之處。

另一個方法,就是冒著把H Game的生命線的H度減低的方式。困惑的是,「妓女和一般貞潔的女孩子的情況下,哪種比較能刺激慾望」這樣想的男人也多(不過,在 劇中連內褲都看不到的清純Anime角色的亂七八糟色情同人誌,卻也騷動我們的心)。

但是H Game的角色,露骨的以「為男主角而作」的角色來說,不管是大小姐、公主,都不過是妓女罷了。相反的在以男人為主的Game中,違反男人的希望也很糟糕。

從以上的考察,H Game的表現形式本來內部就有很大的矛盾。想想當初大家只要在電腦上看到裸體就能滿足的時代,到現在這種和漫畫小說可相比的故事性 角色個性的現在,H Game本質上所抱持的這個問題就日益明顯了。

......把這種矛盾用表現技巧予以隱藏,使玩家罪惡感及不快消失,呈現感動和性興奮的Game我們叫它是「好的H Game」......這種情況會使得表現方式的可能性大受限制。

但是請等一下,冷靜的想想看,像上述的「女人不過是男人利用的道具而已」的思想是不會受到無批判的肯定的。而否定這種思想,或懷疑這種狀況,打破現今的閉塞狀況,理論上是有可能的。

但是......對男性中心思想否定、批判的H Game真的能在現實中作出來嗎?即使出現了,他們仍能保有其H Game的體裁嗎?(千影註:當然有,例如《君と彼女と彼女の恋。》就是顛覆整個H Game界既有觀念的例子)

這就是「鬥神都市二」了。這個作品對於先前疑問回答的一個例子,就是對以男性中心思想毫不批判就接受的H Game的打擊。當然,「鬥神二」以H Game的面目問世,必然也帶來了自我批判的新觀念。

就是如此,下個月就真正的來從事對這款「鬥神二」的解體及分析。各位讀者們,就讓我們到H Game新的思想平原上去吧!(大概吧!)

第一段先翻譯至此,不過下面還有一大段,因此要真正看到對鬥神都市二的評論,我看起碼要到第三回了!第二回是讀者對於FunnyBee評論的投書,因為和本文的關係密切,因此一定要翻,就請忍耐吧!下一回可能要到下週三之後才有空打了......手指好酸......

(二)

今天繼續上回,不過還不是鬥神二......

一月號......以FunnyBee為題材看了H Game內抱持的男性中心價值觀後,對這點有意見的讀者寄了下面的意見過來。

(前略)自己對於這個遊戲玩時的感情代入和其他(日常生活)的情況是會有所區別的。否則的話,戰鬥動畫或格鬥遊戲都會對玩家造成不良影響,單面的批判論者就滿足於此論......對於這種限定場合的疑似真實體驗,......對於小孩來說是不會懂得去否定其中行為的。(愛知縣 Mr.T)(P.S.本段是說成人能分清Game和現實世界之差別,絕不會有像Alena兄說的認知問題,但小孩子就不同了)

這T先生的說法確實很有說服力(筆者注:不過我的翻譯就沒說服力了)(有同感的人應該很多吧?)。但是,這個意見「遊戲及現實狀況明顯的區別」真的能完全成立嗎......

幻想作品的原則不是思想表達場,「fiction是架空的事件」供給物而已。

但是接受者的我們,在接受其幻想的同時,說沒被他背後的思想影響,甚至去做某程度的模擬,恐怕不行。

對於所謂的「有害」作品,說他「不過是幻想而已不具實害」的人,在看到讓人感動的好作品,甚至是啟蒙作品時,就不會說「這不過是幻想的作品,沒甚重大價值」的話就不會說了吧!承認好作品對人有好影響,卻不承認「有害」作品會對人有壞影響的是「雙重標準」。fiction作品是有對人心產生「動」的作用的作品,好的方向也有,壞的方向也有。

特別是H Game在這性質上,會使接受者的「現實及空想分辨能力」痲痹,以使玩家能對作品中的人物產生感情移入的目的的作品(筆者注:這是龍騎士一代出現後開始的趨向)。如果接受者冷靜的想「這只不過是畫,這只不過是幻想而已」,那這款H Game就是失敗作了。好的H Game可以讓接受者感覺到如同現實狀態般的興奮。

在此,對於文字所說的「現實和幻想無法區別」的狀態的人們也不見得少,例如「女人是男人的道具」這種思想背景下的作品一直以大量生產(筆者注:八點檔肥皂劇......),因此對思想的批判精神遲鈍了的危險性必需要十分謹慎的考慮。其實這是十分無味的事。

另外,故事中傳達的思想,會比一般論文形式傳達的思想影響力更強。錯的論文(自己認為如此)要推翻很容易,故事要推翻的話,就要先對作品解體並分析,因此起碼需要這種程度的技術。

對分析技術不明的人,對作品的劇情及人物性格的表現技巧,和作品基礎思想的不同是無法區別的。作品非常好的理由和其思想正不正確的事無關......

......(省掉了一段)

......對這個(作品基礎的意識型態)思想的考察,必須常保客觀的態度。

例如「女人不過是男人的道具」的思想來說,這思想是正確的嗎?錯誤的嗎?現實社會中帶有甚意義?自己又是如何想的呢?......

H Game的思想基礎上,是反社會、前近代的東西。對其表現雖然感覺很好玩(指遊戲性高),但對他的思想卻有保持某程度距離的必要。這並不難。不過這樣子我們一開始對於「H Game對青少年發育有害」的說法就無法對抗了。

不是想說教,只是要對H Game以「作品」(筆者注:文學作品或小說的意思)來談的話,提出以上的前提是有必要的。

有人(筆者注:信末署名)

好啦!又翻完一回啦!下一回起就是「鬥神都市二」評論的正文啦!到這回為止大家或許會覺得我一直去附和女性主義者的話對H Game大肆韃罰,不過這是作者介紹「鬥神都市二」這部恐怕連女性主義者都罵不出口的「H Game歷史新平原」等級大作的開場白,以凸顯本作的不同,因此要下定論就請等下一篇吧!如果我和原作者對H Game都是用這兩篇的看法來看的話,那我們還會玩H Game嗎?

其實以我的看法來講,H Game多數確實是不能符合女性主義的立場,但他在其他方面的價值依舊非凡!遊戲性先不說啦(這點已是公認的吧!),就算以對人物內心世界的描寫而言,有名的H Game依舊是相當上乘的作品,起碼在以牟利為主目的的現代傳播業界中,H Game的多樣化及深入(這點和互動性有關,Game要比電影電視都易投入感情)依舊是頂尖的。而文學的目的,我反對「文以載道」這種說法,我認為應該是描寫各種人在各種不同情境下他們內心會有的反應,而不必去涉及價值判斷,這應該是文學評論的標準。因此「強暴迷思」也好,「女體工具化」也罷,只要他能夠把這個角色的內心狀態描寫的夠逼真深入,我就認為他是好文學作品,不要還抱著像當年甚麼「革命文學」之類的神聖旗幟,認為一定要符合某種規範才能說是好的文學作品,那「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孤星淚」、「優里西斯」這些該如何歸類??別忘了一件事:納粹及法西斯的共同標誌,就是以道德或其思想標準去禁絕言論!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找看本世紀前葉在美國有名的「優里西斯」案及小說,不過得先解決那句名列世界記錄的五萬多字長英文句......誰對自己英文能力有自信就看吧!英美文學院教授不一定都能看得懂這句子喔......扯得有點離題了。

以我的觀點來說,像「同級生」就已經有資格算是文學作品了,起碼裏面的人物心理描寫已經蠻不錯而能引起共鳴了!我個人最同情的就是獨守空閨的麗子,在H當天的對談中,有些選項不管怎麼選麗子都會說:「和我丈夫一樣」、「和我一樣」,這是偷懶嗎?不!這是為了鋪陳雙方心理上可能產生的共鳴!使得麗子能對這個認識不久的人很快的產生一種親切及認同感,這才促使了麗子倒在主角懷中時會情緒失控。對孤單已久的筆者來說,我很能瞭解這種寂寞......雖然我最喜歡的是亞子,不過麗子卻是我認為的一個設定上的傑作!好啦!再寫下去就可以多寫篇「同級生評論」啦!就此打住。


(三)

隔了一週了......現在開始進入「鬥神都市二」的悲慘世界中吧!

「H Game到底是甚麼?」鬥神二提出的問題 西谷有人

如各位所知,本作的前半部是一個名叫「鬥神大會」的武術大會為舞台。在此,對這大會概況來注意一下。

每個參加者要帶女性同伴的原因,是贏家能對輸家的同伴「一晚自由」(筆者注:自己想吧!我不知如何翻較好聽),輸家的處罰(罰金或強制勞動)全罰在同伴身上,輸家本人不受罰。這真是「為男人著想」啊!另外,女性同伴的年齡長相也要受審。在此,鬥神大會是對女性的人格完全無視而僅當成選手(約等於男性)的工具。

但是多數的玩家對此大概沒有甚麼大的不舒服感覺吧。「女人的人權不用考慮」、「只是男人利用的道具而已」這些觀念,在今日的H Game中也不稀奇,如果對這抱有反感的話,H Game也玩不下去了。

實際上,有人(原作者)對這種「極惡非道」的設定也只有苦笑:「啊!H Game常如此,考慮這麼多也沒有用」,而以輕鬆的心情開始遊戲。但是,「鬥神都市二」這遊戲概念之深入,卻超過了有人的預料。

鬥神大會規則如前所述,是為男性著想、以男性為中心的思想實體化的產物。但是,「鬥神二」登場的女性,卻不是為了滿足男性妄想而誕生、只等最後張開兩腿的角色設定。(筆者注:這句話罵到了多少遊戲?前兩回好像就說過這種常見的設定了)

比方說,Chiroru的「被Purumarok法術所限,非本意成為同伴的少女」的一貫立場下,被Sheeto(筆者注:男主角名,唸起來有點難聽)侵犯時,就因嫌惡而哭泣(筆者注:在H Game中是蠻少有這類情況的,不過我也還沒玩到這段)。又如雫姬的「年輕劍士和公主」的狀況,在她的故事中是主角,絕非只為了Sheeto一發而出生於世上的。「鬥神二」的女孩子們,每個都是有其堅定的人格(character)自立的。

在此,這些女孩們「帶有人格,在鬥神大會中(作品中其實你高興換甚麼名都好)卻不被當作人」的悲劇面貌就出現了。這種悲劇全都是因「女人不過是男人利用的工具而已」的男性中心價值觀下產生的。

大家對於在鬥神大會不人道的規則下被玩弄的少女們,會想說「可憐」吧!想到了這點,對於男性中心的價值觀懷疑的念頭,就開始在你的心中生根了。下面再從這個遊戲內容來看。(待續)

好啦!先到此為止。不過引用遊戲內容過多,對於才玩了一部份的筆者來說,實在是有點難懂,偏偏本作對沒攻略的人而言,是既多又難,要搞懂就實在是......看不懂也沒辦法了!

提到了「女人不過是男人的工具而已」及「女孩子們也有人格」的概念,筆者不由得想到了養外祖母及母親,她們倆人一生的悲劇也是在這種價值觀和人格衝突下所成......這種思想不是只在H Game中啊!另外,五星故事的Fatima,不也是這種有人格的人類工具嗎?唉!!!最近大直國中好像又出現一堆案件......又是真人版的Megumi chan......我們要如何去保護她(們)呢?難道最後真要像Sad Endding的「哀教師羅拉」嗎?


(四)

本文終於要翻完啦!真有夠累的......先提一句,上回提到了一個角色雫姬,設定上她和女主角葉月幾乎完全相同!只是一方的主人戰勝而另一方戰敗,後果便大不相同。因此上回會說她在自己的故事中是個有自我人格的主角,因為她可視為女主角的化身!只因命運不濟,自我的人格橫遭鬥神大會摧殘......這樣比較能瞭解到她悲劇性的命運......下面續上回!

鬥神大會及鬥神都市的整體上是非人性化的(特別是對女性)。Shito也就是玩家在開頭時便已知曉(筆者注:Title的規則)。對侍女的「非道」的狀況,玩家看了也會有嫌惡感。接著,難怪Shito說「要依賴這種傢伙嗎」。但是,即使是這樣說話的Shito,依舊是照鬥神都市的這種沙文主義去侵犯女人。

鬥神二是款RPG,玩家應該是要將感情融入主角Shito中,和主角有共同喜怒哀樂而感到其中樂趣的遊戲,也因此玩家也就是和主角相同的是做著和鬥神都市的非人道規則一樣的(宰制女人)事情了。

這點在前月號(筆者注:翻譯的一二篇)寫過,這是種讓玩家不愉快、有壓力的遊戲的構造。在此,對玩家心態的欠缺考慮,是片爛Game嗎?應該會有這種疑問。

確實是有這種評價出現。但是有人(原作者)卻不如此認為。這個理由是在序盤中的H場面內。

這個場面是Kujira吐出挑發性的話後,Shito「用實力來比吧」及「維護男人的尊嚴」侵犯這女孩的事。這裏是Shito為了隱藏自身性慾用的藉口。在此玩家尚不會把鬥神都市的女體工具化性格和行動聯想在一起。

這裡的演出是H Game特有產物。這作品的作者,不論是對女性或人妖雙方都只對有力者才能做出人身保證。(筆者注:實力主義)但是接下來大會中一直勝利,對Chiroru或零姬「一晚自由」(上床)時,玩家應該想到了自己也已變成同類了。抱著女人們時,自己也被鬥神大會的(女)人工具化的意識所感染了。以普通對H Game的態度去抱著雫姬的人,對於自己(主角)所作所為的真正意義感到愕然的人,會不多嗎?

這種構造是不是不全然為作者故意安排的事我們不知道。但是就結果來說,對男性中心沙文主義宰制女人的意識型態無條件接受的玩家們來說,所有H Game作者表達意識形態的突顯機能在本作中呈現的事實就很明確了。

(但是,Shito行動代表的男尊女卑、男性中心的狀況,在「鬥神都市二」中卻也不僅是如此而已。如同一般幻想小說漫畫中,女人也可以是優秀戰士或魔法使這種英雄人物的男女平等價值觀,在鬥神二中也有同類的側面出現。(人人尊敬的Puruma或大會中的葉月)「不論是男是女,無力量者常遭不幸」或許才是「鬥神都市二」真正的價值觀也不一定。)

......鬥神二是以揭露容忍抱著女人的玩家們的男性中心宰制女人心態存在的事實出現,以探索玩家意識深處為目的的東西。以過去從未想到的「不讓玩家感到不愉快」、「不去探索玩家意識側面」的想法出發的Game,可說是從根本就採不同的特異方針所作的Game。

有人對這款「鬥神二」的角色,及上月所寫「對H Game本質的質疑」打破的唯一可能性想過了。「H Game是甚麼」、「作H Game及玩H Game究竟是在做甚麼」。如果逃避這種質疑的話,那麼從過去到現在的所有H Game以其自身的表現方式來說就會有所不足了。對於自己思想所建立的基準點認清、並由作者超越這個基礎,這樣革命的可能性就在開拓在眼前了。

確實這款「鬥神二」從RPG的角度來看是有些荒唐之處。但是,忽略掉本作的缺點,把「鬥神都市二」視為「把H Game的意識形態基礎顯出,讓玩家們去認識到這點的最初作品」的話,則本片實是暇不掩瑜(筆者注:所以,玩這款玩得很難過的人,就不要抱怨了)。有人認為「鬥神二」絕非突發的變種,而是對今後的H Game的可能性作開路先鋒的先驅者,希望以後也能有後繼這款偉大遊戲者的出現。(筆者注:過去只有龍騎士,CAL,同級生等少量作品能有此等地位,不過他們的後繼者真是一狗票,尤其是龍騎士......)

這麼說來,對H Game這種部份注意的人過去還真沒有呢。在色情書刊類的Pasocom Paradise(PP)刊這種文章,不知能有幾分意味。。。。。。(筆者注:好在還有像我及板上同好般的有心人在)......H Game真正的淒慘處在本作中可說是表露無遺哪。

全文終於完了!好累......不過我翻得這麼差,有幾個人看得懂?(笑)

鬥神都市二玩起來確實蠻難過的。有些女人的表情那種已經變成了玩偶的空洞眼神及無意識的笑,看了讓人痛心......和另一款也是有人偶的“GunBless"(天堂鳥翻成「美少女特勤組」)中的人偶不同的是,GunBless的敵方女幹部是受到極權組織的意識控制而變得一律化,因此在H畫面中特別強調一致性的反應及背景畫面的空洞(背景常被用來表現人物的心理狀態),和我方的多樣化大不相同;這種主題在冷戰時代是看得多了,有點厭倦,雖然表現得好像不壞,不過我懷疑在此Active是打算以同樣的H畫面及簡單的黑白背景省容量(笑)。

而鬥神都市二中的人偶,則是在長久的身心摧殘下(摧殘過程可參照Himeya soft的YES!HG中的「超少女麗華」)終於失去了一切希望及自我,只剩「活著」念頭的可憐生物......這樣一看,H Game中可以討論的東西還蠻多樣化的,和甚麼都可以扯上一點關係,不像連續劇只有「永遠的愛」及「婆媳競爭」兩個已經爛掉的主題......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2 | 2021/03 | 04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