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昌迷你倉大火事件簿

為時超過100小時的九龍灣時昌迷你倉大火事件,共2位消防員殉職、多人送院,事件令人關注迷你倉的規管及防火設備問題、現時消防設備的不足,及是否有消防高層人員指揮失當。以下轉貼新聞作為事件的記錄。
scstoragefire166.jpg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時昌迷你倉四級火 剛做爸爸消防隊長殉職

由外籍董事Matthew以半鹹淡廣東話賣廣告而走紅的時昌迷你倉,位於九龍灣淘大工業村的倉庫昨天發生四級奪命大火,由於現場各樓層的儲物倉如同迷宮一樣,通道狹窄,加上沒有灑水系統,導致烈火濃煙焗在密室內,高溫如同煉獄,其中一名高級消防隊長進入撲救時被困殉職,另有四名消防員亦受傷送院。火警直至今日凌晨仍未救熄。

火警中殉職的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30歲,生前為消防處煙火特遣隊教官,為救火專家。昨晚7時許,他與一名同袍進入火場撲救時,火場溫度突然急升,兩人撤退時被困,同伴最終成功撤離,大聲呼救,驚動火場外的消防指揮官,消防處隨即將當時的三級火警升為四級,派出十隊煙帽隊輪流入火場搜救,數十分鐘後成功救出張耀升;當時他已失去知覺,由救護員即時急救並送院,送院後延至晚上9時54分不治。在火場撲救的同袍得悉張的死訊,有人抱頭痛哭,更有消防員情緒激動,與上司發生爭執及衝突。

特首梁振英及消防處長黎文軒事後到醫院了解。梁振英對張殉職感到難過,並表示會盡全力協助張的遺孀渡過難關。他又稱,另外4名受傷的消防員,其中3人已可出院,另外1人情況穩定,但要留醫觀察。消防將成立專案組,調查張耀升殉職原因及火警起因。

由早上燒至凌晨未救熄

火警現場是牛頭角道7號的淘大工業村一座,大廈的1至7樓由時昌迷你倉租用。該公司由2001年起第一間迷你倉開業,至今在本港及澳門有超過60間分店及逾18,000客戶,是本港一間較具規模的儲存倉公司。而涉事的大廈有66年樓齡,按法例獲豁免安裝自動灑水系統。

昨早10時59分,位於大廈3樓的迷你倉單位首先冒煙起火,火警瞬即蔓延,更冒出大量刺鼻濃煙直衝半空,並向大廈四周擴散,其間大廈內一度有6名市民自行疏散到安全地方。消防接報後於3分鐘內到場,未發現有人被困,派出煙帽隊及升降台開喉灌救,經評估現場環境後,於中午12時14分將火警升為三級,動用3條喉及3隊煙帽隊灌救。不過火勢並未受控,濃煙不斷由火場湧出,至下午2時許情況更嚴重,最近起火工廈位置的牛頭角道幾乎伸手不見五指,能見度不過5米。濃煙也湧入附近商場,甚至行人天橋亦受影響,途人紛紛掩住口鼻。隨後濃煙湧出對開的觀塘道,警方於是將觀塘道東行全線封閉逾句鐘。

逾200倉上鎖增救火困難

現場消息指單位內設有21平方呎的小型倉,至100平方呎的大型倉不等,最少有200個倉全部上鎖,存放了顧客的各類物品;內裏間格恍如迷宮般,通道亦相當狹窄。由於迷你倉屬密封式設計,消防員救火時需要鑿穿火場單位的玻璃,藉此驅散室內的濃煙並減低室內溫度。消防處署理副消防總長潘偉倫表示,由於現場範圍超過40米乘60米,沒有灑水系統,有超過200個倉在3樓位置,消防須逐個打開灌救;加上通道狹窄且高溫,環境惡劣,增加救火困難。

救火期間,陸續有消防員因吸入濃煙不適或受傷須送院,在張耀升殉職之前,已先後有四名消防員因吸入濃煙及缺水送院。消防員晚上7時46分將火警升為四級後,直至今日凌晨仍未受到控制。近300名消防員仍在現場撲救中。

(來源:明報)

迷你倉長命火 鼓風機抽煙反助火勢 四級火 剛為人父消防隊長殉職

九龍灣一個開設在舊式工廠大廈內的迷你倉昨晨發生火警,因現場無灑水系統及間隔成逾200個大小不同貨倉及上鎖,消防員搶救倍加困難,消防一個多小時後將火警升為三級,一支兩人煙帽隊進入火場調查期間,有人開動鼓風機抽走火場濃煙降溫,令火勢突然回升需緊急撤退,剛為人父的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被困失蹤。消防處升級為四級火並加派人手,經過近一小時搜索,救出已昏迷的張耀升,送院後不治,另有4名消防員不適送院。今凌晨零時本報截稿前,大火焚燒逾13小時仍未救熄。

殉職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30歲,為消防訓練學校煙火特遣隊教官,被救出時已昏迷不醒,送聯合醫院搶救後不治。事後張的家人及同袍趕至醫院,驚聞噩耗,傷心不已。另4名受傷消防員,分別吸入濃煙及脫水不適,清醒送院,1人情况穩定,3人無礙出院。

昨晚約10時,特首梁振英聯同消防處長黎文軒等人,到醫院慰問殉職消防家屬及探望受傷消防員。梁振英表示,對張耀升不幸殉職感到十分難過,會全力協助死者家屬渡過難關,並強調非常關注香港火災隱患情况。消防處長黎文軒表示,消防上下感到非常難過,但未有正面回應現場是否有人為錯誤;記者3次追問現場是否有消防打長官一事,黎都沒有回應。

舊工廈無灑水 存放易燃物

現場為牛頭角道7號淘大工業村第一座3樓「時昌迷你倉」。據悉,上址被間隔成逾200個大小不同的貨倉,分為約30方呎的小型倉及約100方呎的大型倉,出租給人擺放物件,包括琴譜、手稿漫畫、家俬及木製品等易燃物品,當中不少是對物主極具珍藏意義的物品。時昌迷你倉創辦人時景恒昨接受傳媒查詢時表示,顧客在租倉時已聲明要自行買保險,但公司諮詢法律意見後,盡量向受影響租戶發放合理賠償。據悉,時景恒關注有消防隊長殉職,曾到醫院探望,並正研究如何協助其家人。

消息稱,昨晨約10時59分,3樓「時昌迷你倉」突然冒煙起火,消防員到場派出煙帽隊及升降台開喉灌救,但因屬舊式工廈無灑水系統,現場有逾200個擺放了物品的上鎖貨倉,火場非常高溫及充斥大量濃煙,火場面積約40米乘60米,消防經評估現場環境,中午12時14分將火警升為三級,動用3條喉及3支煙帽隊灌救,其間升起雲梯打破樓梯的窗門驅散濃煙,並疏散工廈內最少6人,其間牛頭角道東行線需要封閉,交通嚴重擠塞。至下午4時許,先後有4名消防員疑因吸入濃煙及脫水不適陷入昏迷,需要送院。

消息﹕有消防激動打上級

消息稱,昨晚7時許現場火勢初步受控後,屬煙帽隊的張耀升與一名同袍進入火場調查時,疑有消防員在場開動鼓風機欲抽走濃煙令火場溫度下降,現場火勢反而回升,張與同袍需要急撤退,但張未能逃出被困,同袍脫險後即向上級匯報,現場指揮於晚上7時46分決定將火警升為四級,增派消防到場灌救,並出動10支煙帽隊入火場搜救;約數十分鐘後,煙帽隊在火場救出重傷昏迷的張耀升,由救護車送院搶救後不治。未經證實的現場消息稱,張耀升被救出時,有消防員激動打長官泄憤。

直至今日凌晨零時本報截稿前,消防仍在灌救中。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前線消防:疑錯用「正壓攻擊救火法」累同袍喪命

政府指會調查迷你倉奪命四級火會否有指揮失誤。起火日曾多次入火場的資深消防員向《蘋果》爆料,懷疑火勢突失控致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殉職,是因錯誤使用了鼓風機及「正壓攻擊救火法(Positive Pressure Attack)」、再加上指揮及救援混亂所致。他解釋工廈起火面積太大兼有多個通風入口及出口,根本不適合使用正壓攻擊,結果救火不成,鼓風機卻反而疑把氧氣帶入火場加旺了火勢及令高溫濃煙亂竄,終發生悲劇。

他解釋應付大型火警包括工廈火警,傳統是「用水攻」,即是向火場內及周邊大量射水,令火場降溫後消防員才進攻。此方法對消防員較安全,但救火時間長,而且若火場內有人被困,向大火射水時產生的大量高溫蒸氣及燶煙會對被困者造成危險,亦可能妨礙消防員救人。

故消防處近年由外國引入的新救火技術「正壓攻擊救火法(Positive Pressure Attack)」,煙火特遣隊包括死者張耀升亦了解此新技術,他懷疑在迷你倉火警首天,有在場指揮人員亦決定了用此救火技術,才會不斷開動鼓風機。

他指一般來說,使用PPA時應盡量先創造空氣「一出一入」的環境,即是在確定濃煙只有一個排煙「出氣口(如窗戶)」的情況下,在火場唯一的「入氣口」之外數呎至十呎地方,擺放及開動鼓風機,吹進新鮮空氣。這樣新鮮空氣便可以把火場的高溫有毒濃煙經唯一出氣口逼出室外。這方法若運用得宜,可有效驅走毒煙改善火場視野,使消防員可更快入火場救人或尋找火源,以加快救熄火警。

雖然消防管理層堅持用鼓風機送鮮風入火場無問題,但資深消防員質疑今次迷你倉火場根本不適合用PPA方法救火,原因有三,包括:

1)PPA原本只適用於較小型地方如住宅的火警,但工廈火場面積達2400平方米,鼓風機力量原就恐怕不足推濃煙出窗外;

2)用PPA方法救火前,應盡量令空氣只得一個入口氣及一個出氣口,確保濃煙只按一個方向排出室外,但工廈火場當天有三個入氣口(消防分三處進攻),出氣口(即破窗位置)亦有多個,令PPA驅煙效果大減

3)驅煙不成,鼓風機反變成把氧氣輸入工廈火場,恐加劇火勢,亦可能令高溫濃煙在火場內亂竄,令其他未起火地方也燃著
該資深消防員懷疑,正是因為錯用正壓攻擊救火法起到反效果,令火場惡化致張耀升遇險。加上當時現場指揮混亂,同僚求救的訊號又不知何故未能第一時間經通訊頻道傳給在場同事,有消防員根本不知有同僚遇險,疑影響了救援速度,最終發生慘劇。他希望當局今次能徹查張氏的死因,會否確是涉及錯誤的救火方法或不當的指揮,以尋出真相,免慘劇重演。

張氏從火場被救出後,有消防人員在火場發生爭執及推撞,昨有消息人士解釋當時其實是一名與張耀升在消防及救護訓練學院共事的教官,目睹張被推上救護車後情緒不穩,質疑為何張會被獨自遺在火場,激動才與站在旁邊的消防員發生推撞。但其實當時火場極高溫,消防員一度要暫時撤退也是無奈。

(來源:東網)

迷你倉火:網傳有小朋友於倉內開檯做功課

時昌迷你倉4級大火迄今仍未救熄,有苦主在fb「淘大時昌迷你倉大火苦主大聯盟」群組發表貼文,指稱懷疑有人在倉內煮食及偷電等,建議目撃的租客提供資料,收集證據協助當局追查火警的起因。「建議有見過3樓果一家人,煮食,偷電等等行為既租客留一留名」,並希望時昌迷你倉能提供閉路電視片段作證。

有苦主隨即回覆指,曾經見過有人在三樓開摺床睡覺、亦有小朋友做功課,「近期一個星期上(迷你倉)上一次,次次都見,開哂枱同辣(雞)整野,仲開摺床瞓,小朋友開枱做功課」。

此外,更有人貼出一張攝於2014年2月、懷疑是迷你倉內的相片,可見走廊有摺檯張開,附近滿佈雜物,一名男童站在門外。隨後有兩名苦主回覆指「我都有見過個小朋友,我見佢哋個位置應該係喺有人揸電梯嗰面嘅倉。」「係佢哋!無拍咭出口第三第四個倉。」
scstoragefire1662.jpg
(來源:HKET)

時昌火警33年燒得最長 消防火警級別點分?

牛頭角時昌迷你倉4級火焚燒超過48小時未救熄,已創近33年燒最耐的一場火,僅次於1984年香港仔田灣大生工業大廈發生大火,該場五級大火焚燒68小時才撲熄。消防處今早表示,現場有30多架消防車在場救火。

火警分級制在1964年開始實施,因為當年木屋、舊樓和工廈,消防設備不完善,容易火燭,有需要將應對措施制度化。實施分級制後,死傷最嚴重的一場火是96年的嘉利大廈5級火,共造成41死80傷。

之後只有一次5級火,就是08年嘉禾大廈大火。這場火造成4死55傷,包括2名殉職的消防員。這兩次火災都出動了近40輛消防車。

其實火警分級關鍵在於消防處調派多少資源去救火,消防將火警提高級別,未必是因為火勢加劇,而是因為要更多人手增援。消防處今早表示,現場有30多部消防車。按機制,除非火勢失控需要突然調配更多消防車及人手救火,否則即使現場陸續增加消防車的數量達到5級火的裝備(超過35輛救護車及150名消防員﹞,消防處亦毋須增加火警級別。

以下為消防處火警分級制:

1級:
最接近火警現場的消防局會派出0至5條消防喉;一輛泵車、一輛旋轉檯鋼梯車(或梯台車)、一輛油壓升降台(或大型油壓升降台)、一輛細搶救車(或大搶救車)及一輛救護車,俗稱「四紅一白」,聯同20多名消防員前往火警現場。現場指揮:消防隊長或高級消防隊長

2級:
通常會出動5條消防喉及5至15輛消防車,消防員增至50人。現場指揮:高級消防隊長或助理消防區長

3級:
出動15至20輛消防車(當中包括兩輛油壓升降台,三輛泵車、兩輛小型搶救車/大型搶救車、兩輛旋轉檯鋼梯車/梯台車、以及流動指揮車、煙帽車、照明燈車、喉車,同時會出動特別拯救連,亦即拯救車及大型搶救車)、逾100名消防員及5至10條消防喉增援。現場指揮:消防區長或高級消防區長

4級:
通常派出20至35輛消防車、100至150名消防員及10至25條消防喉。現場指揮:副消防總長

5級:
通常最少有35輛消防車、150名消防員及26至50條消防喉。現場指揮:消防總長

災難級:
當失控的火勢繼續加劇,預料撲救將極為困難,甚或無法撲熄,要待火勢自然熄滅,這時便有需要將五級升至最高的災難級,使全香港之消防員輪替或候命出動。

本港部分「長命」火警:

嘉禾大廈5級火
發生日期:2008年8月10日
歷時:6小時
傷亡:4死55傷,其中兩名死者分別為消防隊目蕭永方及入職1年的陳兆龍。

嘉利大廈5級火
發生日期:1996年11月20日
歷時:21小時
傷亡:41死80傷,其中駐守長沙灣消防局的二級消防隊目廖熾鴻,在5樓火場搜索失蹤者時誤墮電梯槽而殉職。

田灣大生工業大廈5級火
發生日期:1984年9月11日
歷時:68小時
傷亡:31人受傷,其中27人為消防員

麗昌工廠大廈4級火
發生日期:2010年3月8日
歷時:6小時
傷亡:消防員一死三傷,47歲的荔枝角消防局隊目楊俊傑殉職。

品質工業大廈3級火
發生日期:2007年5月22日
歷時:5小時
傷亡:消防員1死5傷

(來源:香港01)

殉職「傑仔」37歲 出動前曾承諾「齊齊整整」

迷你倉大火再添亡魂,一名消防員於今天晚上殉職。今晚近7時半,一名消防員在現場昏迷,送往聯合醫院急救時,被施以心肺復甦法;另有兩名消防員亦不適送院治理,俱情況嚴重。政府新聞處證實一名37歲姓許消防員,延至今晚9時10分不治。據稱,殉職消防員許志傑生前駐守觀塘消防局,外號「傑仔」。

今晚於迷你倉大火中不幸殉職的消防員「傑仔」,全名許志傑,37歲,已婚,育有一名7歲兒子,與前晚殉職的30歲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同為年輕消防人員。據悉,傑仔1998年加入消防員,不久前才獲消防處晉升為消防隊目。

駐守觀塘消防局傑仔,今天首次到牛頭角火災現場協助救火,出發前曾於Facebook留言:「終於到我出發啦!等我帶隊打爆佢,就睇下你有幾惡。大家放心,我會帶各兄弟齊齊整整返局的。」遺憾的是,傑仔的承諾現已無法兌現。

據曾經與許志傑駐守的消防員表示,傑仔是一名稱職的同袍,為人開朗、有禮,對同事客氣。傑仔在消防學堂畢業後,多年來都駐守觀塘消防局。根據網上資料,傑仔去年1月曾參加「職安健攝影比賽」,憑一幅以消防員為題材的攝影作品,獲得冠軍。

另外,政府發言人表示,直至今日下午5時,公立醫院共接收33名病人,包括23名鄰近火警現場的居民,以及10名消防員。當中,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送院不治,9名消防員;1名居民出院,其餘22名留院居民情況穩定。

火警位於九龍灣牛頭角道7號的淘大工業村,1至7樓均為時昌迷你倉。此座建築物歷史悠久,乃50年代由淘大集團建成,用作食品製造工廠等用途,後來又陸續清拆以建作「淘大花園」。目前淘大工業村只餘下今次起火的「淘大工業村第一座」。

時昌迷你倉大火燃燒兩個晝夜仍未熄滅,大火燒逾60小時,起火單位的時昌迷你倉,裏面擺放不少易燃物品,令大火長燒不盡。火勢及後蔓延至四樓,原來更波及另一個擺放大量傢私、木材等裝修物資的「銘記迷你倉」,迷你倉負責人陳先生估計裏面已「燒到盡」。

行政長官梁振英主持跨部門會議,有超過十個局、署方等參與。政府將循三方面跟進事件,包括巡查全港迷你倉、加強迷你倉消防安全及與業界商討可行措施。

教育局發言人表示,附近學校已啟動危機處理機制,而與事發現場鄰近的3間學校(包括佐敦谷聖若瑟天主教小學、浸信宣道會呂明才小學及基督教小樹苗幼稚園)決定明日停課,但校舍仍保持開放,亦會安排人手照顧回校學生。
scstoragefire1663.jpg
(來源:明報)

消防員2死11傷 傳恐塌樓受壓要盡快滅火 前線人員質疑長官決定:係咁叫人入火場

九龍灣淘大工廈迷你倉四級火焚燒逾2天仍未救熄,周四晚上再有消防員殉職,大火總共導致消防員2死11傷,其中2名留院消防員情況嚴重。消防界流傳如大火繼續燃燒,工廈恐有倒塌危險,故消防高層受壓需盡快滅火,周四的救火策略「反守為攻」,長官命令煙帽進入起火樓層,結果令再多3名消防員需送院,37歲消防隊目許志傑更不幸殉職。

有參與撲救的消防員向《明報》記者透露,他於周四曾進入過火場,指外牆多裂痕及滲水,形容內裏「勁熱勁焗勁多煙」,情況十分惡劣。該消防員稱,由於這場火燒得太久,工廈恐有倒塌危險,「啲Sir(長官)唔知心急定乜,係咁叫啲人入去(火場)」,他指現場有很多煙帽隊戒備,每隊進入火場不久,因難耐高溫而出來後,隨即有另一隊煙帽隊入內。

據悉,不少前線消防員對於長官下令有派人進入火場感到不滿,認為起火工廈內部太高溫,容易令同袍身陷險境;消防界更傳出稱大火再燒下去,大樓有倒塌危險,故屋宇署認為應盡快滅火,消防處受壓而改變救火策略。

網上亦有流傳錄音言,指現場原本使用「防禦式」救援方法,即在外圍射水降溫,到適當時候才派員入場,但周四再接獲指令要派人進入火場,但樓層內的達千度高溫,故每名人員只能入內2分鐘,形容不宜進入。

消防處處長黎文軒周四晚會見記者,指消防是基於專業判斷進行撲救策略,現時不能完全肯定火場內沒有人,消防員受過專業訓練,會按現場情況決定如何救火,強調:「我哋唔會做任何事去令同事犧牲。」

屋宇署署長許少偉亦在記者會表示,在本周二火警發生後,屋宇處人員即奉召到場,評估對樓宇所產生的影響,並向消防處人員提無意見。許指自己周四下午曾巡視了大廈外兩條橫巷及一修的後巷外牆,又到過大廈2樓,沿4條樓梯觀察2至3樓批盪裂開情況,認為2樓內部結構狀況良好,天花非常穩妥,承托情況良好。他指有派人留守現場,24小時觀察樓宇狀況,按最新發展和變化去判斷,到溫度到合適水平,會入內進行新調查。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指事發時「閉路電視熄晒 成地火」 職員疑縱火 重案接手查

九龍灣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四級火,燒足3日仍未救熄,更造成兩名英勇消防員殉職,惟火警起因至今仍然撲朔迷離。不過《蘋果》昨日接獲驚人消息,有時昌迷你倉職員爆料指出,起火一刻極不尋常,走廊儼如一條火龍,事件不排除涉及縱火;消息更指,警方現已循縱火案方向調查。秀茂坪分區指揮官賴碧娥昨日到火災現場了解,並表示警方正了解是否涉及刑事成份,重案組探員已取走附近大廈的閉路電視錄影以作調查。

「朝早同事返到去,啲閉路電視熄晒,成地都係火」。有時昌迷你倉職員向《蘋果》轉述事發一刻的情況,當日負責當值的職員巡視完其他迷你倉後,返到淘大迷你倉,惟甫進入職員室已感到極不尋常,所有閉路電視畫面全關掉,職員遂進入倉庫了解,「一開門,見到下面着火,出晒煙,地下(燒)先!」由於現場的倉庫走廊有2米闊,足夠2人通過,但走廊卻率先起火,而不是電線或某個倉起火,走廊更猶如一條火龍,而倉庫內已濃煙密佈,職員遂立即報警及逃生。

調查是否涉及刑事

現時,迷你倉四級火已交由秀茂坪警區重案組接手調查,據知當日在迷你倉負責當值的職員已向重案組人員錄取口供,並提供相關資料,而警方亦已聯絡時昌迷你倉負責人時景恒拿取進一步資料,惟記者聯絡過時景恒,卻一直未有回覆。

昨下午3時半,秀茂坪警區重案組5名探員到達四級火現場,了解火警一直焚燒未能救熄的原因。其後秀茂坪分區指揮官賴碧娥亦親身到現場見傳媒,她表示由於現時火勢仍未救熄,消防未能確定起火原因,要待大火救熄後才可以作出調查,現時警方根本無法進入火場搜證,但會循各方向調查,包括是否有人縱火,以了解是否牽涉刑事成份。
scstoragefire1664.jpg
(來源:端傳媒)

在迷宮中撲火,廿年經驗消防隊長質疑迷你倉救火指揮

「為什麼我們的設備越來越先進,但傷亡人數似乎反而多了?」昨晚,得知與自己相同級別的消防員張耀升喪生火海的那一刻,高級消防隊長陳天明(化名)的腦中浮現無數疑問。

6月21日上午11時,香港牛頭角淘大工業村一個迷你倉開始出現火警,大火持續蔓延,消防處先後出動12隊煙帽隊、45輛消防車及逾200名消防員救火,至6月23日凌晨,大火燃燒37小時仍然未被救熄。至少8名消防員不適送院,年僅30歲的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更不幸殉職。

同僚殉職,消防員之間的聊天群組中流傳各種消息,有人指現場其實無人受困,但有上級冒進要求消防員快速進入火災現場,最終帶來傷亡;有人指救火期間錯誤使用鼓風機,加大場內火勢,令現場一發不可收拾。對於流言蜚語,陳天明不停聯繫在迷你倉救火現場相關隊員,希望了解箇中原因,但至今未能確定上述傳言是否確鑿。

接受端傳媒訪問時,這位擁有20年前線救火經驗的高級消防隊長一再強調,深入面積龐大、通道狹窄、間隔眾多的迷你倉救火其實非常危險,假如確定倉庫內沒有人命,便不應該貿然闖進迷宮。「消防員也是生命,在沒有人命傷亡的時候,自己的生命和安全也要首要考慮。」陳天明說。

至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中午,牛頭角淘大工業村迷你倉已發生超過24小時,仍未救熄。 至2016年6月22日中午,牛頭角淘大工業村迷你倉已發生超過24小時,仍未救熄。

在200個倉庫裏找一個公仔怎麼找?何況有煙又有火

這次火災發生在牛頭角工廠大廈內的「時昌迷你倉」,根據貼在倉庫牆上的平面圖,佔地2400平方米的單位內劃分了200多個迷你倉庫,其中有兩條主要通道以及30條分支通道,可謂九曲十八彎,而狹窄的通道只足夠兩人同時並肩通過。迷你倉由鐵板圍住,無防火規格,每個倉都上了鎖。

陳天明形容,在這個迷你倉內要找到起火源頭異常困難:「你想想,即使沒有著火,讓你在200個倉庫裏找一個公仔,怎麼找?何況有煙又有火。」消防員只能逐個爆開迷你倉,尋找起火源頭,但爆開倉庫後,貨物可能阻礙通道,令消防員更難走動。

陳天明介紹說,消防員到達火災現場時,第一時間會在大廈裏或者透過管理員尋找現場的平面圖,「有時可以得到圖則,而大多數時候,只能靠現場人士告訴我們現場佈局,哪裏有什麼。」在陳天明印象中,地形最複雜的必定是工廠大廈的倉庫,「許多印刷廠、紡織廠的倉庫內隨意堆積大量貨品,雜亂無常,容易倒下來,同迷你倉一樣恐怖」。

面對這類未知的地理佈局,陳天明介紹說,深入火災現場的消防員必定要兩人一組,兩人之間係有繩索,確保不會走散;出發時摸著消防喉進入,萬一被圍困,也可以順著消防喉找到出路。

假如消防員要走入現場搶救人或者同僚,進入時會帶著一圈繩索。如果一位消防員走到某個位置用盡了呼吸器中的氧氣,則會在繩索上打個結,放下繩索後逃出去,下一位來的消防員就可以重新撿起繩索,接力繼續前進救援。

然而,在瞬息萬變的火海中,消防喉和繩索也不是萬能。陳天明承認,情急之下,有時隊友之間會忘了扣上繩索。另外,即使緊緊抓住消防喉或繩索,萬一遇到貨物或者天花板倒塌,突然壓住了消防喉或繩索,消防員便立刻被困住了,找不回出路,也可能斷了救火用的水源。

「東西倒下來之後,你一轉頭就發現,所有layout(佈局)都變了。」陳天明說,這時候特別容易迷路。更甚的,試想像,在通道狹窄的迷宮裏,背著30多磅的器材、氧氣設備的消防員,在一片高溫的黑煙中前進,是何等困難。

而據《明報》報導,是次火場環境複雜,消防員甚至沒有使用繩索。《明報》引述消防主任協會麥錦輝表示,因火場環境不同,繩索或成障礙,故被列為「非必要裝備」,有需要時才會使用。

香港消防處表示,是次殉職的消防員張耀升,是在火場發生突變情況時,和他的另一名隊友一起失蹤的。他的隊友其後成功自行返回單位出入口,消防即時啟動代號「MAYDAY」的拯救程序;其他消防員花費數十分鐘找到張耀升,但張已經沒有知覺,送院後證實不治。

貿貿然用鼓風機,就像給火爐煽風點火

而在火災現場,鼓風機的使用「是有爭議的」。

陳天明解釋,鼓風機一般於火災快將撲滅的時候才使用,作用是將室內濃煙驅散:「但如果沒有窗口,貿貿然用鼓風機,就會很危險,等於將氧氣打入火場,就像給一個火爐煽風點火。」

在封閉環境中燃燒許久之後,火場內一般缺乏氧氣,上空卻漂浮著許多易燃氣體,這時鼓風機突然吹風送進氧氣,火場內很容易產生「閃燃(Flashover)」,室內溫度可突然上升到攝氏500度或以上,足以致命。

在美國出版的《正壓攻擊在救火和通風中的使用》( Positive Pressure Attack for Ventilation and Firefighters )一書明確指出,使用鼓風機時,最好是在火勢已經減緩時,並且必須撤走現場的所有消防員;如果現場存在閃燃的條件,切忌使用鼓風機。

不過,消防處助理處長(九龍)李亮明昨午會見傳媒時表示,鼓風機作用是散煙和散熱,其直徑是77厘米,用以配合滅火策略,加上掩護水簾,有助救援及滅火工作。而火警樓層面積為40米乘60米,並有超過200個迷你倉,而每個迷你倉都用鐵板圍封,一部直徑77厘米的鼓風機並不會影響火勢。

鼓風機是否導致張耀升殉職的主因,至今仍是一個疑團。

煙火特遣隊,訓練有素,經驗不足?

在是次火災中殉職的張耀升,是「煙火特遣隊」(CFBT)隊員,但什麼是「煙火特遣隊」?他們有足夠的救火經驗和知識嗎?

消防處代表於2013年曾指出,煙火特遣隊並非常設的前線滅火救援人員。這隊伍由消防訓練學校的室內煙火特性訓練教官及助教組成,成員包括一名助理消防區長,11名高級消防隊長及4名消防隊目,皆非「救火新丁」。

消防處成立煙火特遣隊,也只是近年之事。

2007年5月22日,年僅27歲的消防員黃家熙因閃燃而喪命。當時荃灣品質工業大廈發生三級火,火場因攝氏600度高溫產生「閃燃」現象,室內所有煙變成火,黃家熙則在不詳情況下吸入熱氣而死亡。

2009年8月11日,死因庭陪審團一致裁定黃家熙死於不幸,並向消防處提出多項建議,包括加強消防員的室內煙火知識和實戰訓練,以及加強消防員的防煙設備等。

陳天明指出,消防處2011年3月成立的煙火特遣隊,就是因應當年針對黃家熙的調查報告而設立的,而殉職的張耀升,正正是煙火特遣隊的教官。

張耀升熟悉室內火警處理,他在2010年加入消防處,曾獲派往澳洲接受有關密閉空間拯救訓練,5年間晉升高級消防隊長,平日職責包括在將軍澳消防及救護學院教授學員。

煙火特遣隊成員主要負責教學,訓練學員有關煙火的救援技巧,只會在三級或以上的樓宇火警時才會奉召出動。他們會協助現場主管評估火場環境,判斷在煙火情況下如何教援。而假如火警現場有迫切需要,煙火隊亦會獲派進入火場參與滅火和救援。

而教官張耀升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走進時昌迷你倉的火場,再也沒有走出來。

陳天明介紹說,在位於新界西貢區的消防及救護學院中,煙火特遣隊在一幢半開放式的建築物內專門設置了多個大型貨櫃,組成訓練場。貨櫃堆積數層樓高,佈局複雜,模擬如迷官般的室內火場環境,訓練學員的救火和逃生技巧。

「『煙火特遣隊』的人都是特別熟悉最新的煙火理論和突圍技巧的,一般消防員要獲得『煙火特遣隊』的資格證書,要經過兩個星期集訓。」陳天明說。

然而,陳天明認為,與虛擬的訓練場相比,真實火場的變數更多,危險性也更高。「他們平日主要在教授訓練上,到遇上三級火或以上的時候才要到前線幫手,會不會不夠經驗,比較危險?」

陳天明認為,「煙火特遣隊的分工,需要確切檢討。」

「實踐和理論畢竟不同,在訓練場內畢竟是有保護的,那裏裝好了灑水系統和防風系統,但在真實火場中,你被圍困後會恐懼,heat stress(熱力)會讓你panic(恐慌),影響你的判斷。」陳天明說。

裏面沒有人命傷亡的時候,不會走進一個比迷宮更迷宮的地方

張耀升不幸殉職,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於6月22日表示,保安局會推出3項措施,包括會聯同消防處、屋宇署及勞工處等巡查全港的迷你倉,檢查是否有違規;設立跨部門小組,加強迷你倉的防火安全;不排除會修改法例,以達致防火的安全水準。
過往20年,香港曾發生數次導致多人傷亡的大火,火災後政府同樣表明加強巡查和修改條例。

例如1996年,嘉利大廈發生震驚全港的五級大火,導致41人死亡,當中包括1名消防員,香港政府兩年後修改《建築物管理條例》及《消防安全(商業處所)條例》,並開始提供財政援助,協助業主提高建築物的消防安全標準。

1997年,寶勒巷卡拉OK縱火案導致17名市民死亡,政府其後全面檢討娛樂場所的安全和防火指引,立例規定所有娛樂場所的防火設施必須定期被全面檢查。

2011年,旺角花園街四級大火導致9名市民死亡,屋宇署及消防處稱預計在一年內巡查完約6500幢這類舊式住用和商住樓宇的公用逃生途徑;消防處檢視及修訂應急預案。

在陳天明看來,事後的補救和修例只是亡羊補牢,更重要的是,消防處應加強人手資源,面向城市不斷改建及新興的建築,多做事先的常規巡查及消防規管。

陳天明舉例,目前消防級別中,只有消防隊長或以上級別人員才有執法權力,因此巡查的任務統統交由隊長級人員負責,消防隊長既要參與前線救火,也要巡查執法、撰寫報告文件,任務非常繁重,很難全面巡查。根據消防處資料,2014-15 年度負責巡查的消防人員僅有178名。

陳天明建議,可以將巡查執法的權力下放到隊長以下級別的同僚,讓更多人手可以參與巡查執法的工作,也可考慮聘請文職人員負責巡查工作。

「只有增加人手,主動出擊,才能找到問題所在。」陳天明說。

而針對這次時昌迷你倉大火,陳天明最大的疑惑仍然是:「迷你倉裏面沒有人,為什麼還搏命進入?為什麼不從一開始就採取外圍救火的策略?」

「拯救財物固然重要,但我們要好好衡量財物和人命的輕重,裏面沒有人命傷亡的時候,不應貿然進入一個比迷宮還迷宮的地方。」陳天明這樣說。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陳天明為化名。)
scstoragefire1665.jpg
(來源:HKET)

迷你倉大火已焚燒超過3日 消防指3樓有一半火勢已救熄

牛頭角時昌迷你倉發生的大火,在今早11時焚燒了72小時仍未救熄,大火已導致2名消防員殉職及有11名消防員受傷,留醫兩名消防員同情況「嚴重」。消防處署理助理處長江炳林於今早表示,大廈起火3樓一半火勢已被救熄。

署理助理處長江炳林今早7時45分再度向傳媒交代現場最新情況時,對於消防隊目許志傑不幸殉職,他表示所有同事均感難過及痛心。

江炳林指大廈首先起火的3樓迷你倉,有一半的火已被救熄,消防員仍在現場射水降溫,4樓位於中間起火位置,救火進度符合預期;5樓有煙冒出;6樓及7樓沒有受波及。現時消防處出動39架消防車以及180名消防員參與灌救,共啟動用9條喉、5支座地喉筆及4支鋼梯水塔進行灌救。

江炳林續稱,消防處已成立小組,調查起火及消防員殉職的原因、以及評估救火行動中遇到的困難及有否優化的地方。

發生四級大火的淘大工業村,3、4及5樓今早仍不斷冒煙。由於火場冒出的白煙飄向附近住宅單位,不少居民出入,都帶上口罩或掩住口鼻。有住戶表示,向火場的窗戶即使關閉及用膠紙封起邊緣,屋內仍有異味。有長者表示,其單位面向火場,攻入室內煙味令她感到不適,昨晚已搬到朋友處暫住。有家長指假如情況持續,會搬往酒店,以免影響嬰兒健康。

在交通方面,由於牛頭角道往觀塘方向近得寶花園的全線,與及觀塘道往觀塘方向近得寶花園中、慢線封閉,東行往觀塘方向交通嚴重阻塞。

(來源:明報)

氧氣用盡 醫生指張耀升嚴重燒傷 消防消息﹕殉職許志傑受創不尋常

九龍灣工廈四級火警奪去兩名消防員性命。據本報了解,首名殉職消防員張耀升與煙帽隊一同進入火場,估計他失蹤時身上氧氣樽只剩下約10分鐘氧氣,但救援人員花了50分鐘才找到他,把他救離火場。有醫生透露,張的身體嚴重燒傷。至於另一殉職消防員許志傑的死因則較懸疑,消防消息人士透露,許與另外3名消防員組成煙帽隊入火場,走最前的消防員完全沒受傷,許排在第二卻身亡,據了解,他送抵醫院時已沒心跳,搶救個多小時後證實不治。有消防員分析,煙帽隊向來二人一組「同生共死」,傷勢一般不會差太遠,今次死傷情况不尋常。

料張耀升曾脫下臉罩求生

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周二與同袍組成煙帽隊進入火場。消防處長黎文軒早前指出,火場突變要馬上撤退,張未及離開,其同袍即時向現場指揮官匯報。據消防處公布,當晚約7時20分發現張耀升失去聯絡,即時派員搜救,直至晚上8時10分才把他救離火場,失蹤達50分鐘,他當時已失去知覺。本報綜合消息人士稱,張耀升失蹤時,身上氧氣樽只剩約10分鐘氧氣,相信他等候救援期間因氧氣用盡,曾脫下臉罩求生。消息人士估計,張失去臉罩的隔熱保護後直接吸入熱空氣,有可能因此灼傷肺部,導致窒息。

許志傑表面無明顯傷勢

此外有消息指出,拯救張耀升的消防同袍,手部也有一級燒傷,他其後自行到將軍澳醫院急症室求醫。消防員進入火場時身穿俗稱「黃金戰衣」的防火衣,經測試可抵1000℃高溫,惟只能撐8秒。

至於殉職消防隊目許志傑前日與另外3名同袍組成煙帽隊,最終一死兩傷。本報綜合消息,許志傑送抵聯合醫院時已無心跳,醫生不放過最後機會,持續為他做心外壓,並注射強心針,但搶救個多小時後宣告不治。據了解,其身體表面無明顯傷勢。有消息人士對許志傑死亡感奇怪及突然,當時走在最前的隊員沒受傷,反而排第二的許志傑卻重創;其餘兩人的傷勢輕重亦有不同,其中一人一度在深切治療部留醫。

最前消防無傷 許排第二重創

他說,煙帽隊向來是二人同行,一般而言,同行隊員的傷勢不會差太遠,他認為火場內的情况奇怪。該消息人士續指出,3人受傷時,火場內發生突變的情况不明顯,應可排除「閃燃」的可能性。

據悉,聯合醫院前晚為入院的消防員測試體內一氧化碳含量,結果顯示不高,排除一氧化碳中毒的可能。另外兩名昨仍留醫的消防員,前晚入院時體溫較高,臨牀診斷為熱衰竭,經治療後情况好轉,情况穩定,其中一名曾留醫深切治療部的消防員,昨已轉往普通病房。

聯院伊院作增援準備

政府雖然初步評估起火工廈未有即時倒塌危機,但公共醫療系統已作準備。據悉,醫管局已啟動緊急應變中心,可與消防處24小時聯絡,醫管局總行政經理(感染及應急事務)劉少懷昨早與聯合醫院及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醫生開會,為災場隨時可能發生的意外作準備,以便及時增兵,甚至出動醫護到現場支援。若災場出現大量傷者,聯合醫院及伊利沙伯醫院未必能全部接收,會按機制把傷者分流至瑪嘉烈及廣華醫院等。

(來源:NOW新聞)

迷你倉大火三樓天花有石屎剝落樓宇仍安全

牛頭角工廈迷你倉四級火焚燒超過四日仍未撲熄,消防表示三樓仍有十個迷你倉未爆開,現場火勢大致受控。消防員又發現三樓天花有石屎剝落,但樓宇整體結構未有危險。

牛頭角迷你倉長命火踏入第四日,雖然火勢受控,消防仍然架起鋼梯水塔,集中向三樓射水降溫,防止大火死灰復燃。

鋼梯水塔一日比一日減少,入火場的消防員就明顯增多。不時有消防員到迷你倉所在的樓層視察。

靠近牛頭角道的地方,消防員可以輕裝上陣,除下防火衣工作,亦有人坐在椅子上稍作休息。

大批頭帶白帽的消防長官進入大廈內,在三樓和四樓評估火場最新情況。

消防表示,現時火勢大致受控,目前三樓仍有十個靠近得寶花園的迷你倉要爆破,預計今日會完成;樓宇整體暫時仍然安全,但三樓天花就開始有石屎剝落。

現場仍有少量白煙冒出,消防在大廈內開喉射水,希望將室內的濃煙帶到室外。

凌晨再有兩名消防員在救火期間感到不適,被送上救護車接受治理,其中一人要同袍替他淋水降溫。

(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港迷你倉燒108小時終撲滅

香港迷你倉庫大火在焚燒逾5天5夜、延燒108小時後,終於在昨深夜撲滅,大批消防員分批進入3樓、4樓火場搜索,初步確定3樓中央位置首先起火,消防員正徹夜清理火場以防死灰復燃。這場罕見的長命火共奪走兩名打火兄弟性命並造成13名消防員受傷。當局政府已成立跨部門小組,將調查火災起因與兩消防員葬身火場原因。

消防員2死13傷

這場九龍灣「時倉迷你倉」大火,經上百名消防員不停撲救後,3樓火勢於昨傍晚6時終於控制,全層240多個迷你倉也全被爆破,消防當局隨即調派大批人員進入火場,4樓及5樓也遭波及,分隔迷你倉的鐵皮和木板毀爛不堪。香港消防處宣告火勢在昨晚間11時15分時已大致熄滅,停止動員。

這起火災被歸類為香港最嚴重的「四級」火警,造成消防員許志傑與張耀升殉職,引發香港質疑「迷你倉庫」這種出租個人儲物空間,難以管制儲物內容的行業。

不少港人昨前往現場送物資打氣,而13名受傷消防員昨全出院。但面對大火奪走2消防員生命,連消防同袍都質疑當局指揮調度,昨高喊「要找出真相」。

未發現人為縱火

調查小組初步調查發現,火警發生前倉庫內監視器突然斷電,調閱監視器拍下的最後畫面,發現曾有火舌從天花竄出,隨後畫面中斷,懷疑是電線被燒斷及高溫熱熔所致,暫時未發現有可疑人士涉嫌縱火。

一名消防員稱,已有同袍情緒出現問題,即使休假,仍會重返現場,呆站在那裡。香港消防處職工總會主席聶元風說,大火令部份前線消防員情緒低落,「不是怕救火,而是出於自責,有人覺得自己為什麼幫不上忙。」
scstoragefire1666.jpg
(來源:香港01)

租戶暫未能重返現場 憂結構已損毀變「危樓」

焚燒五日四夜、108小時的牛頭角迷你倉四級火終在昨晚救熄,淘大工業村第一座經歷多日的熊熊烈火燃燒後,幸仍能站得住腳,未有最令人擔憂的倒塌情況發生,但3至5樓的外牆嚴重熏黑,大廈外多處裂紋和滲水。有租「時昌迷你倉」的市民表示,盼能早日回現場取回珍藏品;工廈租戶則憂建築物已成「危機」,表示會覓址重搬。

租用「時昌迷你倉」兩年的唐先生指,他在倉內放置近20箱鐳射唱片,現時已有心理準備未能拿回失物:「雖然我的迷你倉在一樓,但連日來救火相信都會遭水浸濕,所以沒有太大期望能取回,珍藏的物品未能取回都有不開心,不過都沒有辦法。」他又提到,迷你倉連日來只以短訊形式通知他切勿進入大廈,卻未有講述過任何賠償,故他有向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胡志偉求助。

位於4樓的「銘記迷你倉」負責人陳先生表示,昨晚撲熄大火後,至今仍未收到通知可重返租用單位。但經過連日來的大火,他擔心工廈內部結構已出現問題,恐變成「危樓」,也不敢續租下去,「倒不如收拾好東西,到其他地方重新開始」。他續指迷你倉是用來暫時托管客戶裝修期間的傢俱,故沒有提供火險等賠償,而客戶也表示理解,「現時最希望是早日回去,視察單位內還剩餘多少東西」,他估計今次損失逾百萬元,他希望政府能夠現金補償租戶,讓受牽連的單位不至於血本無歸。

工廈業主恒隆接受查詢時指出,有關的賠償事宜將會交由保險公司跟進。

(來源:AM730)

焚燒108小時 迷你倉大火始熄 專案組展開調查 檢大量危險品

焚燒足足108小時、奪去2名消防員的生命,牛頭角道淘大工業村迷你倉奪命大火終在前晚約11時15分大致救熄,機動部隊隨即於昨晨圍封火場,展開調查程序,並於傍晚帶走懷疑近百支第2類危險品(壓縮氣體)。消防處表示,正物色獨立專業人士加入專案組,調查起火原因。

大火前晚大致救熄後,消防昨晨拉出倉內雜物射水降溫;確定沒有火種存在後,將現場交予跨部門專案組接手跟進。於早上10時許,警方機動部隊人員隨即搬來鐵馬,圍封火場與得寶花園相連的後巷,準備展開調查程序。

探員拍照蒐證

及至下午,由消防處、屋宇署、政府化驗所、警務處及機電工程署等組成的跨部門調查專案組,陸續派員進入起火工廈搜查,當中包括有「辣手神探」之稱的東九龍重案組總督察鍾志明與近十名同僚,所有人均穿上防護衣物,有人於工廈3樓拍照蒐證。據指,探員早前翻查閉路電視,發現影片中斷前天花率先起火、跌下火舌,估計縱火可能性不大,正循電線短路及漏電方向追查。

另外,屋宇署人員昨午進入大廈2至6樓視察,未有發現結構支柱有混凝土剝落。不過在3樓及4樓,有數條橫樑有混凝土剝落,其中3樓天花位置有混凝土嚴重剝落,但未有發現下陷或變形的情況。屋宇署發言人表示,根據現時已視察的樓宇結構構件的初步評估,沒有跡象顯示樓宇有倒塌危險;署方亦會深入評估樓宇受火警影響的程度,當中包括採集樣本進行實驗室測試,以決定下一步跟進行動。

現場檢獲風煤樽

消防處副消防總長譚龍德昨午交代現場情況,指消防於現場1、4、5及6樓發現第2類危險品(壓縮氣體)及第5類危險品(易燃物品),而政府成立的跨部門調查專案組亦已開始調查,消防處正物色獨立專業人士加入專案組,以調查起火原因、消防員殉職原因、工廈營運模式及消防行動可優化的地方,惟暫不考慮加入工會人士。

及至傍晚,消防從火場搬出2個膠桶及多個竹籮,內有多個黑色膠袋。據悉,膠袋內裝有近百支第2類危險品(壓縮氣體),消息指於工廈4樓一個貨倉撿獲。另外,消防再於晚上搬出風煤樽、雪種、油漆及固化劑等易燃物品。專家指倘火警未救熄,而儲存的危險品數量多,有機會引發大爆炸。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