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恥至極!香港健身中心的騙錢之道

(來源:星島日報)

智障廚工健身被騙 簽約25萬借貸83萬

再有智障人士疑被健身中心職員誘騙,簽下巨額健身合約兼往「財仔」借錢。一名輕度智障酒樓廚工,在短短個多月內被職員游說簽下五張總值超過二十五萬元合約,事主更涉在職員及財務中介安排下向財務公司再借共約八十三萬元,直至其親友接獲追債短訊才揭發,他可能要被逼出售亡母留下的公屋單位還債。

事主「阿星」二十五歲,患輕度智力障礙,在銅鑼灣一酒樓任廚工,月薪約一萬元。四年前與他同住公屋的母親去世,家人購入該單位讓他獨住。

去年四月,鄧家彪稱阿星在工作的酒樓外遇到一名健身中心職員,游說他參加課程,最後他簽下首份共三萬六千多元合約。之後一個多月內,阿星再在職員游說下簽了三份分別約五萬元、八千元及十五萬元合約。昨日記者會上,阿星的姨母出示幾份與Fight Factory Gym(FFG)健身中心銅鑼灣分店簽署的合約,上面沒提及FFG提供的服務內容,只有銀碼及名字。

姨母說,為了支付會費,職員涉教唆阿星透過電話申請貸款,甚至安排他到財務公司借貸。之後,更有財務中介找上他,游說他分別再向另外兩家財務公司借貸,當時有人稱由於阿星有物業,可取得合共約八十三萬元貸款,其中一筆貸款達五十五萬元。

不過,鄧家彪稱當中近六十多萬元隨即被中介以「重組債務」或「手續費」名義取走,其餘則用作清繳之前的會籍課程費用及貸款。

去年九月,姨母等親友接到粗口追債短訊,才發現財務公司入稟向阿星追討五十多萬元欠款,即向消委會及警方等求助。她引述消委會表示,FFG方面指阿星共買了二百多堂課程,半數課堂已完成,只願意退回剩餘堂數的一半款項約七萬元,剩餘五十多堂可在另一分店完成。

面對官司,阿星曾向法援署申請協助,但鄧家彪稱該署遲遲未批准申請,上月在沒有律師代表下,阿星被裁定須立即向其中一家財務公司還債。如未能還款,他所住的單位或會被申請拍賣抵債。

FFG昨晚發聲明,指事主去年四至八月期間簽訂健身服務和購買運動用品合約,四至九月間多次到中心使用服務,職員與他簽訂合約及提供服務期間,並未發現他有能力不足情況。事主至今未提供醫學證據,證明能力不足或有智力受損情況,但在消委會協調後,同意退回事主尚未使用服務的相關費用,正等待消委會安排及通知簽署有關文件;又指事主所有借貸情況,與FFG無關,消委會亦沒有要求公司處理,認為指控偏離事實,影響公司聲譽及構成誹謗。

鄧家彪說,已接獲二十一宗有關健身中心投訴個案,約七、八宗涉能力不足人士,質疑一些健身中心的職員或與財務中介或財務公司以「一條龍方式」運作,「稱兄道弟」去接近如阿星一樣單純的能力不足人士,隨後介紹財務中介借錢,並快速以法律程序追債,希望業界正視問題。

(來源:明報)

被指游說智障人士簽約 健身中心稱未發現學員能力不足 已達成和解等簽協議書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鄧家彪接獲求助個案,指有健身中心及中介公司涉嫌以不良手法行銷及詐騙;一名有輕度智障男子在職員游說下,共簽下5份合約,涉款約25.3萬元,其後再被游說下向多間財務公司,終連同利息總共欠過百萬元。

健身中心Fight Factory Gym發表聲明指,公司職員與涉事學員簽訂合約時及提供服務期間,並未發現該學員有任何能力不足的情況,並強調該名學員的借貸情況與健身中心完全無關。而在消委會協調下,基於特殊情況願意退回未使用的服務的相關費用,已達成和解及正等候簽署協議書。

聲明指,公司曾於去年4月至8月期間與該學員簽訂了健身服務合約和購買運動用品的合約,該學員於4月至9月期間多次使用公司的健身服務。公司職員與該學員簽訂合約及提供服務期間,並未發現該學員有任何能力不足的情況。

其後公司於去年10月,接獲消委會告知涉事學員已向消委會投訴,雖該學員至今有提供醫學證據,證明有能力不足或有智力受損,但公司基於消委會的協調及考慮到特殊情況,已透過消委會與對方達成和解並同意退回尚未使用的服務的相關費用,現正等待消委會安排簽署和解協議書。而公司與消委會處理要求退款時,並未被要求處理任何有關該學員的借貸或欠款事宜。

該公司強調,一切關於公司已退款或涉事學員拒絕和解的都是失實報導,會保留追究的權利。

香港部份健身中心的營銷方法早已惡名昭彰,近年更出現不止一宗涉及智障人士的案件
受害者並非因為一般騙案是出於貪念而被騙,而只是想強身健體而已
結果竟落得被騙去大筆金錢甚至背上巨債的下場
有些則是涉及合約拒絕退款的問題,甚至曾出現「死了都要繼續做GYM」的荒謬新聞
以下再轉貼幾宗新聞:

(來源:東網)

舒適堡董事等4人涉威逼推銷 遭海關拘捕

海關偵破首宗健身中心涉嫌違反《商品說明條例》不良營商手法的案件。海關指出,涉案健身中心有職員以「不如你畀張身份證同信用卡我,我幫你睇吓有無優惠」,誘使本已簽下10年會籍的顧客交出證件,並在未經客戶授權的情況下,「碌卡」為客戶買下另外10年會籍,更以威嚇手段逼事主簽署合約,海關調查後將4名涉案人士拘捕。據了解,涉案健身中心為「舒適堡」,被海關拘捕的其中2人,據知為「舒適堡」董事夫婦陸毅強及何玉華。

案中事主為一名本已擁有涉案健身中心10年會籍的女士,今年3月,事主在涉案健身中心的旺角店健身,一名女職員向她推銷另一個10年會籍。雖然事主多番表明無興趣,但職員向她表示協助查詢優惠「冇蝕底」,事主遂交出信用卡及身份證,並在事主視線範圍外,擅自用她的信用卡「碌走」3.8萬元購買10年會籍。

海關不良營商手法調查課監督許偉明指,事主得知職員擅自碌卡後,曾多番表明不需要服務,惟職員就以不友善態度反撃,「該職員向事主表示,唔係你唔要,公司畀你就要簽」,結果事主不勝壓力簽署了信用卡收據及合約,事後再向海關舉報事件。經深入調查,海關上月29日至本月4日採取行動,拘捕年齡介乎35至59歲、涉及同一公司的3女1男。

據了解,被捕包括健身中心一名35歲女銷售人員,其餘3人為管理人員,包括一名40歲女經理級人員,餘下2人為59歲女子及58歲男子,據知2人為夫妻關係,亦是涉案健身中心的董事。4人目前已獲准保釋候查。

許偉明提醒市民,無論任何情況都不應輕易交出自己的信用卡等重要文件,如交出亦應要求職員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處理交易,若遇上職員糾纏,應採取「佢唔行開我行開」的方法;同時了解個人經濟負擔能力,如不欲購買服務,要堅決拒絕簽署任何文件。許又表示,就此案情而言,可能已構成具威嚇性營業行為,有機會觸犯《商品說明條例》,一經定罪,最高可被罰款50萬元及監禁5年;如管理人員縱容或同意下屬以不良手法銷售,亦有機會要承擔刑事責任。海關今年上半年共收到71宗涉及健身的同類投訴,40%正在跟進調查當中。

消費者委員會今年1月至7月共接310多宗涉及健身中心的投訴,超過72%個案涉及銷售手法,較去年同期增逾15%;消委會贊成在涉及預繳式消費的行業引入冷靜期,以保障消費者權益。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舊約仍有3年 說服再簽10年
新約未生效 會員猝死 舒適堡拒退款


預繳式消費合約常以「絕不退款」條文為擋箭牌,拒絕任何情況退回款項,有49歲巿民經不起職員游說,簽下由2017年生效、為期10年、總值2萬8千多元的健身會籍,惟他上月健身後因心臟病不幸離世,其妻希望以丈夫過世及合約未開始為由取消合約,惟最後被拒諸門外,妻子哭指健身中心逼消費者「死咗都要繼續玩」。

「份合約2017年至生效,但我老公已經唔可以再享用(服務),點解唔可以退款?」上月喪夫的梁太哭訴,丈夫2012年在舒適堡沙田分店簽下同年8月生效為期5年的合約,至2017年才屆滿,惟簽約後不足一年,同店另一名銷售員又再打梁先生主意,游說近2小時推銷再續新約,「我先生嗰日返到屋企,就話人哋要追Quota(銷售額)好慘,好心所以就簽咗」,當時梁太並不知道新約年期。

律師:身故可作解約理由

至上月15日,梁先生在舒適堡沙田分店運動後不適,返家後感到胸口痛,前往急症室求診,最終因急性心肌梗塞離世。梁太近日執拾遺物時始發現當日丈夫再簽的是10年新約,生效期按舊約完結後開始,即由2017年8月1日續至2027年7月31日,並已一次過以信用卡付清28,800元。

梁太直言,49歲的丈夫任職隧道職員,亦有與同事組織足球隊,注重健康,每逢放假均會去做運動,梁太深信丈夫簽約全因想保持身體健康。「如果計埋舊約,即係要做到60幾歲,呢個年紀係唔係負荷到做健身?」梁太對銷售員在舊約未完便游說他續約感到不解。梁太思前想後認為做法不合理,日前到舒適堡要求取消新合約退款,但被對方拖延,最終回覆合約列明任何情況都不設退款,「好無理,合約係以年計算,但我先生已經無辦法履行新約,舒適堡係咪可以酌情收取行政費後退錢呢?」事件令梁太認為這是預繳消費陷阱,「啲公司成功收到你錢,就唔會再理你有咩情況」。她聲言追究到底,會向小額錢債審裁處申訴以討回公道。

律師梁永鏗指,事主當時購買的是「服務」而非「貨品」,如現時因身故而無法享用服務,可以作為解約理由;即使合約列明「無論如何,客戶所有已付費用一概不獲退還」條款,但法庭會考慮現實情況,「未必會只睇合約條文」。梁律師建議梁太可向小額錢債審裁處作民事索償。舒適堡發言人則拒絕回應。

(來源:TOPICK)

6萬元學泰拳每堂企2小時 健身中心投訴涉逾百萬

工聯會由去年至今,接獲15宗涉及不良營商手法的投訴個案,涉款逾百萬元,部分個案涉及欺詐等罪行。

一名18歲、患有亞氏保加症的事主,與人溝通有明顯障礙,去年6月在太古城街上被健身中心職員推銷。

事主父親林先生指,兒子有意學泰拳,行經太古城被氹到健身中心,「根本你看他就傻仔一個,夾硬呃他上去,我仔銀行咭入面的錢,全部花了買這樣、買那樣,6萬元還不夠,教練還駕車去學校接他,車他去財務公司借了3萬元,你說離不離譜!」

林先生指,兒子交了合共6萬多元的健身及私人教練會籍費用,惟兒子到中心上課時,被教練安排在中心一角站立兩小時,然後離開。

林先生強調,兒子從未有在健身中心上泰拳班,而教練聲稱可為事主安排參加泰拳比賽,並帶事主向財務公司借款3萬元作比賽報名費,惟教練取走款項後,事件卻不了了之。

林先生在兩月後,收到財務公司還款通知始發現事件。經消委會調解後,健身中心向林先生兒子退回4.5萬元,警方亦已受理案件。

另一名30多歲的精神病患者在2012年被健身中心職員以免費試玩利誘,在中心登記身分證後不予發還,並被4名職員包圍進行推銷達4小時,聲稱可提供瑜珈、跳舞、修身課程等,惟合約並無註明有關項目,期間事主曾拒絕及要求離開但被擋。

事主最終被逼簽下約2萬6千元的7年合約,並以分期付款繳交,每月需供300多元。事主媽媽伍太指,女兒參與會籍一至兩年後,欲取消會籍,但未獲公司受理,遂向工聯會尋求協助,事件轉介消委會,經和解後,健身中心願意退回1萬2千元會藉費用,但伍小姐仍需為分期付款供款至2019年。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鄧家彪認為,當局應考慮立法,就預繳式消費實施「冷靜期」,容許顧客在簽約後一定時間內退款。而部分個案受害者均涉輕度智力障礙、特殊學習障礙及精神病患者,他上月已與消委會會面,會方表示會考慮加強協助這一類人士,並已和部分健身中心簽訂協議,「行為能力不足」人士,可無條件解約原則。

鄧家彪續指,自《2012年商品說明(不良營商手法)條例》生效以來,海關就健身及瑜珈行業,已接獲逾百宗投訴,當中55宗立案調查,但暫時未有投訴成功落案。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California健身教練 呃客140萬買堂
騙14萬佣金 累一受害人破產


健身中心California Fitness前教練,疑為達銷售目標取得佣金,請求4熟客先報名及繳費,答應事後退款。惟他一年間冒充客戶授權過數逾60次、涉款逾140萬元。4人見教練遲遲未還款報警,其中一人更破產。教練昨認罪,法官判刑前要求了解健身中心或銀行會否向客戶退款,明言:「夠膽咪話我唔諗住攞番出嚟,等人追佢囉!」

報稱無業的被告麥新鴻(33歲),2011年加入California Fitness任個人健身教練,案件揭發後被解僱。他昨承認19項欺詐罪,控罪指他於2012年3月至翌年5月間,以欺騙手段獲得兩女兩男熟客即楊穎心、梁玉萍、唐偉潮及陳定盛的信用卡授權,向經營California Fitness的J.V. Fitness Limited(下稱JV)分別支付約40萬、39萬、15萬及44萬多元報名私人健身計劃,共過數逾140萬元,被告獲JV發放14萬多元佣金。

辯方求情指被告願將騙得的佣金歸還JV,更稱JV只代楊還款40萬元予信用卡公司,另外的三人則一直自行向信用卡公司還款。

官:無可避免判監

法官林偉權要求控方向JV及銀行查詢,會否向客人退還款項,控方回應各方就退款仍在商討,林官聽罷直言:「佢夠膽咪話我唔諗住攞番出嚟,咁咪等(受害)人追佢囉!」林官昨批准被告保釋候判,但明言案情嚴重,無可避免會判監,案件押後11月23日判刑。

律師梁永鏗指,4名熟客同意被告以信用卡過數買健身計劃,預期被告稍後會退款,顯示兩者有不誠實協議,行為如串謀詐騙。他指若JV無退款機制,以民事追討時,法庭需考慮誰是真正受害人,所以「都幾麻煩」。梁律師指受害人授權信用卡過數,是他們與信用卡公司之間的合約,故客戶應先向信用卡還款,然後向被告追欠款。

案情指被告成功邀請楊穎心報名四個健身計劃,惟楊女後悔,要求取消其中兩個,被告聲稱她要先繳款才可退款。被告事後未得楊同意下不斷過數逾40多萬,楊多次追問不果,被告更失蹤,楊於是報警。警方調查下發現另有三名受害人,各人均信任被告會還款,始答應參與健身計劃助被告達銷售目標,其中女顧客梁玉萍更因欠卡數破產。

(來源:端傳媒)

由街頭耍到網絡,揭健身教練的「不道德」手段

走過冬天,城市重回溫暖潮濕,香港多幢商業大廈外牆的廣告亦隨着季節轉換。

大廈外牆換上展露腹肌的男人或S曲線的女人肖像廣告﹔大型電子屏幕上,男女用盡吃奶的力做着各式高難度動作﹔大廈的落地玻璃內,老中青的人拼命在健身機上揮灑汗水。

健身中心的教練亦開始頻頻出動,用自己健美的軀體當作人肉展板,向來往路人推銷健身課程,一旦有目標客人就把宣傳單張硬塞到他們手上,就用如簧巧舌,將他們帶上健體中心。

霎時間,運動熱潮籠罩全城,但人們可能還未意識到,熱潮的背後正潛伏着種種危機。

健身中心湧現 「强行推銷」冒起

香港浸會大學體育學系系主任鍾伯光教授對端傳媒回憶說,香港健身文化在上世紀80、90年代開始普及,大型健身中心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分店遍及中環、銅鑼灣、尖沙咀等商業區,而健身教練則在其中汗流浹背地推銷各種健身計劃。

「那些健身中心地方大又乾淨,器材又多,開始吸引一批中產光顧。」鍾伯光分析。

這些大型連鎖健身中心在行內被稱為「大場」,如擁有22間分店的舒適堡及9間分店的California Fitness,分別於86年與96年在香港開業。

97年入行的資深健身教練潘國強回憶:「我入行時正好是新舊交替,大型連鎖健身中心興起,他們hard sell(強行推銷)的手法開始形塑整個行業。」

在90年代,健身中心還屬於「新興」消費,招收會員並不困難,加上當時全球流行減肥熱,「瘦就是美」的審美文化一時風行,為健身中心帶來大量客源。然而,類似的健美集團後來愈開愈多,行內競爭變得激烈,價格戰因此打響,銷售亦落入「强行推銷」的死胡同。

根據香港消費者委員會的資料,健身中心的消費者投訴數字逐年攀升,由1999年的116宗,增至2015年的577宗,升幅達397%,當中主要涉及銷售手法及收費爭拗。

2015年6月,一名患有自閉障礙及溝通障礙的18歲青年,被游說購買6萬元健身中心會籍後,在上堂時僅被安排在一旁呆站兩小時,根本沒人對他作出任何指導。

同年11月,另一名健身中心的前男教練冒簽4名客人信用卡購買課程,從而獲取佣金,涉及款項逾140萬元,被判入獄40個月。
由網上follow到走入健身中心

健身中心誤導式的銷售手法不斷曝光,不少市民提及健身就想到「欺詐」,健身教練與客戶之間形成隔膜,於是一批健身教練,開始另謀出路。

「如今hard sell(硬銷)已行不通了。每當爆出健身中心騙人的醜聞,整個行業也受到影響,我試過因此而整整一個月都沒有一位新客。」今年20多歲的林偉東對端傳媒記者說。他是香港目前當紅的健身教練,其Facebook專頁上有3萬3千多名粉絲,社交網絡是他的主要推銷平台。

當其他教練大汗淋漓在街頭推銷的時候,林偉東正在冷氣房內悉心打扮,準備在攝錄鏡頭前拍攝自己健身短片。三週前,他就在Facebook發布最新一條「健身教學」片段—— 他將一頭短髮Gel起,身穿黑色背心及短褲,展露其發達的肌肉,面向鏡頭自我介紹說︰「大家好,我是Francis。這集我會教大家練肩膊肌肉。」

短片配以節拍強勁的音樂,附上字幕,至今獲得逾6千5百次瀏覽及160多個like。留言版上,有粉絲讚好,亦有人查問會否有其他部分的肌肉鍛鍊,他大多在1小時內便作出回覆。

林偉東分享說︰「除了用短片教人健身外,平時就其他什麼也說說,個人生活、健身心路歷程,千萬別讓人感到是hard sell。」在剛過去的復活節,他發了一則信息「祝大家復活節快樂」,再配以其郊遊相片的的帖,共獲得135個like。

今年32歲的張麗儀就是林偉東的粉絲之一。她任職機票訂位員,在夏日來臨前苦惱於怎麼減肥︰「冬天還可靠一層層大衣遮掩肥肉,但夏天就原形畢露,不鍛鍊出線條不行。」

於是張麗儀在Facebook上搜尋健身資訊,發現林偉東的專頁,裏頭的教學短片馬上吸引了她。「Francis(林偉東英文名)的專頁上,有不少訓練是可以直接在家中做的,我在家中邊看邊照做,十分方便。」

她在家中跟着短片,練習了好幾回,但都不見成效,甚至感到渾身酸痛,於是細讀林偉東專頁的每則留言︰「今時今日瘦身的方法五花百門,好多時會令人無所適從,用錯方法甚至會令您愈減愈肥。」專頁上再配以一篇「消脂瘦身的6大方法」,張麗儀覺得正中她的心扉,「覺得Francis真的有料。」這時,她看到專頁上宣傳「90分鐘280元的試堂優惠」,由網上跳回現實,她已決定跟林偉東學健身。

林偉東坦言,客人上門後,會為其度身訂造連串課程,每小時收費亦會調至700至1200元不等。

跟網上短片學健身有風險

與林偉東一樣,現時很多健身教練在網絡上發布教授短片,推銷和宣傳健身計畫,並個人化地回客户需求。在YouTube上搜索「健身教學」,可以查到高達16萬9千個短片,在Facebook上搜索「健身教練」的信息,也即時彈出近50名大曬肌肉的猛男健身教練專頁。

不過,香港浸會大學體育系副教授雷雄德對端傳媒分析說︰「部分人會做出譁眾取寵的題材,務求增加瀏覽量及曝光率,當中存在的謬誤或會令跟着短片健身的觀眾健康受損。」

雷雄德爆料︰「典型例子是在香港Yahoo上有一個健身教練,在前年全球掀起Ice Bucket Challenge(冰桶挑戰)熱潮時,該名教練對着鏡頭表示用10至15度的冰水沖涼24分鐘可間接幫助減肥,短片拍得很漂亮,成功吸引到人去看去做,但卻傳播了錯誤的知識。」雷雄德指用冰水洗澡,對減肥沒可能有效。

身兼香港運動醫學科學會義務秘書的他又透露,學會曾就這類宣傳錯誤訊息的網上短片作出討論糾正,但感覺成效甚微。「如今天天也有大量教人健身的短片放上網,有對有錯,我們沒有空閒去天天查找錯處,若然要做研究證實對錯,需要很多時間,誰人有空去做?」雷雄德一臉擔心。

志不在「大場」月費,在於私人「買鐘」

網絡上所謂「專業教授」的訊息不斷增加,亦歸咎於健身中心興起的私人教練模式。

「如今已演變成志不在你的月費,而是志在你加入後才向你開刀,最常見是私人教練『買私鐘』。」鍾伯光告訴端傳媒。

「租金、人工、水電費,每樣都是錢,數百元一個月的會藉,健身中心根本不可能營運,一定是讓你進來後才剁你。」鍾伯光分析,這就是消費者一入會便會被推銷各種私人課程的原因。

一對一私人教練課程以1小時計算,行內稱為「買私鐘」。今年30多歲的張月芬,入行16年,其中有8年先後在香港2間大型連鎖健身中心任職健身教練。她接受端傳媒訪問時,以「跑數」來形容私人教練的工作,坦言「每個私人健身教練都背着一個銷售指標」。

她透露,2010年去一間大型連鎖健身中心應聘時,該處的經理跟她說每月要「跑數」(達到銷售指標)11萬元。「我當時收600元一堂, 即一個月要賣出180多小時,」張月芬苦笑說。

健身教練的薪金由底薪及佣金組成,一般初入行的教練,底薪只有六七千元,佣金則視乎教練向會員賣出的「鐘數」及其銷售成績。佣金的計算方法亦非一視同仁,要視乎教練級數而定,張月芬強調︰「這裏所指的級數,不反映教練教授技巧,只反映銷售數額的多寡。」

愈高級數的健身教練,所得的拆帳比例愈高,一般為每堂費用的2成至6成不等,張月芬聽過有人最高月入10萬元。

在這種模式下,健身教練為達銷售目標「各出其謀」。「為了吸引更多客人買鐘,健身教練走歪了,(對顧客)又嚇又哄,出現五花八門的不良銷售手法。」鍾伯光說。

一切皆因市場訊息不透明

「日日運動身體好,男女老幼做得到!」自2000年開始,香港政府一直落力推廣「全民運動」的概念。

不過在當下扭曲的行業氣氛下,積極健身的消費者除了損失金錢以外,還可能禍及健康,而本來有益健康的健身運動服務業朦上「欺騙成風」的陰影。

現時,香港法定機構對處理健身業不良銷售的方法,主要是在事發後,由消委會及海關介入處理投訴。

早於2004年,消委會已承認無法例監管健身中心一類的預繳式消費,只可於事後採取法律行動追討。

直至《商品説明(不良營商手法)(修訂)條例》在2012年修訂後,已將「餌誘式銷售」、「誤導性遺漏」和「疲勞式轟炸」等不良行銷手法列為刑事罪行,但未能杜絕不良手法的預繳式消費陷阱。

2016年3月底,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鄧家彪表示,他在為投訴人處理有關消費投訴時發現,投訴人在此類案件的舉證困難,投訴難以達到「不當」或「不良」營銷的定義,而海關的調查工作卻需要較為具體的證據才能作刑事檢起訴。他建議涉預繳式消費的行業,應積極考慮設立「冷靜期」,讓消費者無條件解約,或為已使用的服務按次繳費。

9年前已取得健身教練證書、現為中文大學矯形外科及創傷學系助理講師及博士研究生李韋煜認為,不良宣傳及交易,源於健身業界的資訊不透明,「客人對於收費、教練好壞,一無所知,才會讓立心不良的教練有機可乘。」

現職物理治療師的容啟怡於去年5月建立的一個網上平台,網站列明教練的資歷、收費及空檔,而學員亦可在平台上寫下對教練的評價,一站式的市場資訊試圖令業界更透明化。而獨立私人健身教練林忠良也於去年創辦網上平台,稱自己整合「場地、客人與教練」三方資源。

林忠良告訴端傳媒:「教練有幾種角色,一就是教客人做運動,二是為其制定目標,三是心理輔導、成為朋友。唯獨不應操心拉客與行銷」。找到客人的工作由他包辦,提供照片、資質與建立的教練,則在平台上等候客人的擇選。

不過,正如網上健身片段會誤導,網站的訊息也不一定可靠。張麗儀就質疑說:「完全可以靠作假捧紅一個人。」

長遠而言,她認為政府應對健身行業及專業作出合適的市場教育及監管,保障消費者免陷入健身界每年夏季的「不道德」圈套中。

(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張麗儀為化名。)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