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金像獎史上最大爭議:《十年》

成本僅50萬、內容敏感、被內地封殺,描述香港未來的電影《十年》成為本年香港電影金像獎的焦點之一,結果意外地擊敗幾套票房大作奪得「最佳電影」,賽果公佈後有人盛讚、有人批評,只苦了爾冬陞先生。到底是政治影響賽果的失敗,抑或是一次凌駕政治的成功?千影五套入圍電影都沒有看,所以不評論這賽果是否合理,只想問一句:如果《十年》獲獎不合理,那麼內容毫無香港元素、在香港上畫幾乎無人討論的內地電影角逐香港的最佳電影,又是否合理呢?下面轉貼數則新聞。

(來源:明報)

《十年》贏最佳電影 監製:多謝金像獎夠膽頒這個獎給我們

《十年》奪得《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最佳電影」獎項,《十年》監製蔡廉明致辭時說:「多謝金像獎夠膽頒這個獎給我們。」

蔡廉明說:「多謝五位年青導演,我很欣賞五人的勇氣和堅持。」他又感謝工作團隊,以及入戲院支持的觀眾,特別是在社區收看的觀眾,他認為獎項是要他們繼續謙卑和學習,用心和真誠拍攝電影。

《十年》在今屆金像獎頒獎典禮只有「最佳電影」一項提名,今次一舉擊敗其他候選電影包括《五個小孩的校長》、《智取威虎山》、《葉問3》、《踏血尋梅》。負責頒獎的是香港電影金像獎協會主席爾冬陞,他在台上解釋因為找不到頒獎嘉賓而親自上陣,又笑說:「大家明白吧?」

爾冬陞在頒獎前說:「有一件事我一定要講,就是在創作過程中,創作班底的年輕編劇偷偷問我:『主席,我們今年的稿內可否有《十年》這兩個字?』我跟他說:『後生仔,羅斯福總統講過一句話,我們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今年最佳電影,得獎者是《十年》。」語畢全場觀眾尖叫。

《十年》由短片《浮瓜》、《冬蟬》、《方言》、《自焚者》及《本地蛋》組成,是2015年亞洲電影節推介電影,去年12月17日在百老匯電影中心獨家上映,因經常爆滿,其後獲更多戲院播放,依然大收旺場,直至今年2月12日,票房累計約600萬元,成為本地獨立電影的奇葩。不過,《十年》因內容敏感被內地官媒《環球時報》狠批是完全荒誕、宣揚絕望的「思想病毒」。

(來源:世界生活網)

官媒點名批評:《十年》鼓吹反抗

預言香港10年後情況的獨立電影《十年》,上映一個半月以來贏得口碑及票房報捷,美國CNN電台日前更訪問其中三位導演,但隨即引來官媒《環球時報》點名批評,指電影鼓吹反抗、以極悲觀的心態講述香港未來、宣揚絕望。

《十年》透過五條短片講述香港2025年的情況,當中有23條立法、抗爭者自焚、廣東話被「消音」和紅衛兵再現等敏感內容。

《環時》昨日一篇社評以「《十年》嚇唬香港社會,內地管不了」為題,狠批電影屬於「預言幻想片」。社評指,在內地人眼中,這部電影是完全荒誕,「它所描繪的場景十年後不可能在香港出現,包括內地社會也不是這個樣子」。

《十年》上映約六星期,昨日票房已累積369萬港元(約47.3萬美元)。社評指,電影在香港熱播,「反映了一些港人這兩年的嚴重焦慮」,原因之一是被對抗的思維影響,對未來缺少信心,甚至懷有恐懼,並指電影的票房反映香港市場的狹小,「希望300多萬票房表明它影響的只是香港小眾」。

《環時》社評批評導演宣傳絕望、希望嚇倒香港公眾等,而部分港人接受導演們提供的「自我恐嚇」方式。社評又將《十年》解讀成反共電影,指「影片最後寫出為時未晚,呼籲港人反抗」。

蘋果日報報導,電影監製蔡廉明質疑《環時》「未看過電影」。他稱,片末的一句註釋是「為時已晚,定為時未晚?」正是表達不想電影情節發生,讓觀眾反思可以做甚麼,「如果香港人去看,就明白電影在講什麼」。但他認為該報社評有助電影宣傳。

導演之一周冠威表示,社評曲解電影,「《十年》就是想透過表達絕望激起大家的希望,《環時》才是散播負能量同恐懼。」他又指,一國兩制下,官媒對一套電影作出指控是「好不正常」。

(來源:關鍵討論)

《十年》賣座 導演:觀眾壓抑太久了

觀眾都落淚了!由5位新晉導演執導的獨立電影《十年》,選題大膽,赤裸裸諷喻香港政治,牽動觀眾對前景的不安情緒。該片上映一個月票房衝破300萬,一度擊敗同期上映的《星球大戰》,反映香港觀眾對本土題材飢渴,也證明香港市場養得起本土電影人。

《十年》大捷,電影策劃人兼導演伍嘉良謙稱:「這是個試驗,如果純計經濟收益,絕對是失敗之作,但背後的價值更寶貴。」該片沒賣過一元廣告,光靠facebook專頁、影評和媒體訪問增加曝光,海報和橫額也是戲院要求提供才去印。「迴響那麼大是意料之外,證明香港觀眾壓抑得太久,很久沒有在大銀幕看過有共鳴、貼身的戲。」

題材貼身 重現雨傘

電影講中許多市民對香港前途的憂慮。該片由5條短片結合而成:《浮瓜》講述政府為推動《國安法》而自導自演一場恐襲;《冬蟬》描繪保衛消失事物者的自毀;《方言》表達對廣東話被淘汰的恐懼,《自焚者》是抗爭者自焚的故事;由伍嘉良執導的《本地蛋》,則設想十年後下一代成為紅衛兵。

《自焚者》重現雨傘運動催淚彈場面,非常震撼,但原來拍攝計劃早在2013年底醞釀,5位導演在雨傘前已埋班,伍嘉良解說:「香港人的無力感是10年來累積而來的。」3年前,他有感香港處於大變革的過渡,在一種尷尬模糊的狀態,尋索身份卻未有答案——怎樣才有改變?香港未來怎麼走?

「和很多人談過,教授、社工、生意人等等,都明白香港的困局,但當談論到將來的想像時,他們頓時雙眼發光,可超越目前困局,多了很多想像空間,或多或少有希望,我想抓住這個感覺去拍。」他希望拉闊視野去想像香港出路,於是找來另外四位導演合作,多角度呈現未來的可能性。

《十年》去年在香港亞洲電影節首映後,專門播放獨立電影的百老滙電影中心立刻找上他們。起初試映兩日,每爆一場就開多一日,全靠人傳人口碑推動加場,擠牙膏式上映掀起「撲飛」潮,「結果連戲院都叫我們正式公映!」

導演希望《十年》引起社會討論,不惜蝕底簽約,「我們沒什麼明星,議價能力低,有戲院肯做就覺得值得合作,錢銀上的條款不是最好。」電影公映首周,製作團隊分賬最好,但當時僅一間戲院上映,「第四周其他戲院才肯上,應該是因為那時候他們分賬多一些。」

伍嘉良自行發行,初次接觸商業運作和排片制度。他透露雙方大約六四分賬,戲院拿六七成,歸根結柢是地產霸權,「正如喝一杯10元的奶茶,有8元進貢地產商,買票入場看電影,也有六七成給戲院,戲院有六七成拿去交租;入場支持一套創作,其實只有兩三成給創作人。」他直言,參與大專放映和社區播放,收益隨時超過在戲院上映,「戲院票價100元,戲院賺六七成;如果我們在社區收每人40元,其中一兩成給邀請單位付場地費和行政費,其實差不多。」

《十年》獲數個投資單位支持,有報道指籌得約60萬元,伍嘉良笑着否認:「哪有那麼多!每條片只是比鮮浪潮的津貼(最多7萬元)多幾萬元而已,很多演員、臨記、劇組人員是拍膊頭回來的,導演也要自己貼錢。」但他承認票房收益夠回本,「還那些拍膊頭、underpaid來幫忙的人一些應得的回報」。

重新認識香港觀眾

伍嘉良回想,電影進入主流戲院前,心情忐忑。「像《十年》般的電影沒先例,觀眾能否接受獨立電影?會否付錢入場看?能否承受沉重的題材?」觀眾熱烈的反應,解答了他的疑問,他形容《十年》讓他重新認識香港觀眾。「我們講將來,但不是科幻片,沒有華麗高技術和大卡士,講的是貼身的處境和感受,但反而觀眾最有共鳴,閱讀到這種很sad、很灰的調子。」

觀眾比他預期中更有深度。在初期的特別放映會,有觀眾提出:「不是《十年》灰,而是香港電影長期過度離地,販賣便宜的樂觀;電影是藝術,本該承受到沉重和衝擊,有這種寬度。」有人甚至認為《十年》的意義超越電影,「是一件關於香港人的事情、一場運動,會影響觀眾將來的決定」。

《十年》的初衷很純粹,沒人想過公映,觀眾的眼淚也非計算出來。伍嘉良說:「我們恢復創作的初心,由問自己問題出發:香港為什麼在瓶頸?怎樣才有改變?這些問題是所有香港人都在思考的,如果我們對自己的理解、認知和感受坦白,創作過程唯心,其實與一般香港人的心情不會離得太遠。」

5位導演的創作原汁原味呈現,因為市場因素小。在商業電影世界,投資者擁有最大審核權,以市場為先,很多時候有了劇本才找導演,但《十年》5個團隊各自獨立創作,不需向任何單位交代,不用考慮市場,「是一個很好的試驗,由下而上,重組電影的玩法。」

電影觸及政治敏感議題,引起內地官媒《環球時報》關注,在社評批評導演宣揚絕望,籲港人抵抗「思想病毒」。伍嘉良平靜地說:「李波事件之前,已有觀眾提醒我們小心。我理解這種恐懼,但所謂到肉、尖銳、勇敢的議題,其實是對這時代的種種荒謬事情,很合邏輯的理解,連這樣坦白地表達也不能做?我不想落入對方製造的恐怖裏,這是創作者最需要警惕的。」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睇緊金像獎變蘇民峰 廣州人:真無癮

一部《十年》,讓中國政府全面封殺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有廣州民眾,今晚想收看TVB直播香港電影金像獎,卻發現廣東有線電視網絡全面屏蔽TVB的畫面。廣東觀眾即使開着TVB的頻道,也只能收看堪輿學家蘇民峰的飲食節目《食得峰騷》。

廣州市民李小姐今晚對本報記者表示,傍晚等着看翡翠台直播金像獎,殊不知播放了一下子,突然沒了,改播飲食節目:「真無癮!」

有網民在微博稱:「呵呵,廣電局你牛逼,居然直接切斷金像獎的直播 還有人權?」、「因為金像獎被屏蔽了,所以今晚應該很多廣東的孩子跟我一樣第一次知道了有一部電影叫《十年》並且很想看。呵呵呵。」、「媽蛋,找了大半天才找到金像獎直播。自己國內的重要獎項都不直播,還能說啥?」

海外華文傳媒早前報道,因以港獨為題材的電影《十年》,獲提名角逐香港電影金像獎,中國政府下令內地傳媒全面禁止直播或轉播香港電影金像獎。更有消息指,中宣部今年初曾舉行特別會議,指因為香港和台灣的政治和社會形勢發生變化,為杜絕香港和台灣政治聲音進入內地,除香港電影金像獎外,亦封殺台灣金馬獎。

(來源:香港01)

《十年》破紀錄 一項提名奪最佳電影

今次《十年》以一項提名命中最佳電影,可謂是前所未有。

環顧近十年金像獎最佳電影得主,往往均是「兩多」── 多提名和多得獎。分別有12和10項提名的《寒戰》和《黃金時代》其實已經算少 ── 皆因《十月圍城》曾獲16項提名,而2013年的《一代宗師》也獲提名14項獎項,(最後更狂掃12項獎項)﹗即使是製作上較小本的《打擂台》(2010)亦有7項提名。

再追溯下去,以往就算是題材上較為偏鋒,又或是獨立製作的「最佳電影」得主亦未曾像《十年》般神奇。例如本土獨立代表,陳果的《香港製造》,在1998年金像獎亦有5項提名。另一方面,新浪潮時期的《投奔怒海》(1983)或是三級片《籠民》(1993)亦入圍多個獎項。在這種情況下,說《十年》是金像獎以至港產片歷史上的一個奇蹟,也絕不為過。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十年」成敏感詞 內地媒體報得獎名單冇提最佳電影

被不少港人稱為「香港預言書」的《十年》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內地明言封殺《十年》,廣電總局頒令不准炒作,「十年」成為敏感詞。內地媒體騰訊新聞及新浪娛樂,均有發帖公佈「35屆金像獎獲獎完整名單」及「香港電影金像獎完整獲獎名單揭曉」,但名單內並無提及最佳電影。

另外,搜狐娛樂亦公佈「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完全獲獎名單」,同樣欠缺最佳電影一項。

香港媒體則有報道有關獎項,無綫新聞報道最佳電影時,描述用上「以香港實況為題材嘅電影《十年》奪最佳電影」。

(來源:中央通訊社)

十年奪獎 港媒少著墨

被視為對北京表不滿的電影「十年」奪得香港金像獎最佳電影獎,但卻未獲得大多數報章給予應有的篇幅,且惹來部分不滿。

香港主流報章包括明報及星島日報今天都以全版篇幅報導第35屆金像獎的得獎內容,但重點是凸出郭富城、春夏的獲獎,以及「踏血尋梅」為本屆大贏家。

兩家報紙都有提到「十年」獲得最佳電影,都著墨不多。

英文南華早報在頭版報導了有關消息,標題是「十年」獲得最佳電影,但昨晚的金像獎頒獎禮是「踏血尋梅」之夜。

另外,親北京的文匯報發表評論文章指出,「十年」的「藝術水準不高」卻能獲獎,「不僅讓市民嘩然,更讓一眾業界菁英感到侮辱」。

報導又引述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兼寰亞傳媒集團董事會主席林建岳說,他尊重評審的選擇,但他個人不認同這個結果,「十年」得獎是香港電影界的「不幸」。

另外,網上新聞媒體「巴士的報」的短評引述金像獎大會主席爾冬陞說,「十年」獲獎的投票結果有評審的情緒因素。

他又說,「十年」可能未必達標,但評審是欣賞攝製團隊的大膽,也可能是對他們的鼓勵。

但短評引述政壇中人說,金像獎頒獎給「十年」確是大膽,卻有失專業;香港人經常批評中國大陸政治掛帥,為何香港又變得如此。

短評並引述網友說,「為『踏血尋梅』不值。」

(來源:明報)

內地停播香港電影金像獎 爾冬陞確認 稱取消合約最少損失400萬轉播費

由5段獨立短片組成的香港電影《十年》,上映以來常被指是香港社會的「預言書」,但因內容敏感而被內地官媒《環球時報》狠批是完全荒誕、宣揚絕望的「思想病毒」。《十年》成為城中話題作,有分角逐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電影,惟內地疑因要封殺《十年》,將停播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香港電影金像獎協會主席爾冬陞回覆《明報》查詢確認有關消息。

爾冬陞向《明報》表示,昨日收到內地不會轉播的消息,但稱仍需待周一才能正式處理。他慨嘆「如果因為咁(內地)睇唔到(香港電影金像獎),會覺得可惜」。他稱過去金像獎在全球網上錄得2億點擊率,大會會向全球華人地區如星、馬等地出售轉播權,但主要點擊來源是內地。

爾冬陞透露,金像獎一方已與騰訊網簽約並收取訂金,若取消合約將失去約400至500萬元轉播費,但因有政府資助,不大影響資金問題。他稱自己未看過《十年》,難評論事件,但問到是否因電影題材而引發事件,他說從他個人觀感,「點解有這部戲,點解會有此事,是大家理解的」。他個人尊重對方決定,不會判斷對錯,希望大家冷靜點看。

至於得獎名單,爾冬陞強調金像獎在很多人眼中是公信力高的典禮,得獎名單到最後一刻才公布,沒有人可操控掌握結果。而今年入圍名單由超過1000選民投票,投票率達63.45%,他直言「董事局無人阻到結局」。

據悉內地全面封殺《十年》的消息,除了因此停播香港電影金像獎外,更禁止任何有關此片的報道及評論。

電影《十年》由短片《浮瓜》、《冬蟬》、《方言》、《自焚者》及《本地蛋》組成,是2015年亞洲電影節推介電影,去年12月17日在百老匯電影中心獨家上映,因經常爆滿,其後獲更多戲院播放,依然大收旺場。直至本月12日,電影在馬鞍山戲院播完後即全線落畫,票房累計約600萬元,成為本地獨立電影的奇葩。

《十年》上演期間,適逢香港有普教中及繁體簡體爭議,加上香港本土意識議題不絕,電影被喻為是「預言書」,《環球時報》則大力評擊,指導演旨在宣揚絕望。但官媒愈罵愈多觀眾追看,而CNN等外國媒體亦有報道。

(來源:東網)

《十年》奪最佳電影 爾冬陞認情緒主導

電影《十年》獲今屆金像獎最佳電影殊榮,不過事後有人質疑該片是否真的值得奪最佳電影,對此,金像獎主席爾冬陞,受訪時直認有感是次投票結果乃情緒主導:「(《十年》入圍好多爭議喎)金像獎內部就冇爭議,成個節目都有刻意去令到多啲唔知道金像獎機制嘅年青觀眾去認識,亦都趁住金像獎三十五年,去話畀大家知呢個機制,明年會增加投票人去到1200人,就算有爭議嘅電影入到圍,都會由得佢。」

問到金像獎編劇寫稿時,是否要避忌寫《十年》兩個字,爾冬陞笑謂:「唔係,係講笑,係幽默感,但係依家成個創作都係配合個社會氣氛,點解會有呢部電影呢?總之電影你有你嘅立場,就好似宗教一樣,但係我唔主張宗教同政治撈埋嚟搞,我亦都知道嚟緊呢一年,有好多呢類型電影拍緊。今次《十年》上到台可能都係唔達標,但係評審係欣賞佢嘅大膽,或者係一種鼓勵。(咁都頒畀佢係咪鬥氣?)其實今次唔係第一次,但係邊套我唔講嘞,否則會有人認為我係唔認同嗰部電影嘅,但係我哋創作人係好感性嘅,好容易畀人影響到個情緒,我認為個機制冇問題,但係係人嘅問題,今次佢哋用咗情緒嚟投票,但係必須專業化。」之後他說,如果情況持續,金像獎會給人不專業感覺。

「有啲人(為咗投票率)未睇過部入圍電影都會投,呢啲唔係情緒係咩呢?作為一個做會長嘅功能,就係要去改進。(怕唔怕影響到明年金像獎?)唔會,唔好咁悲觀,我非常肯定以前呢啲電影唔可以上,因為有條條例話唔能夠影響鄰地嘅關係,依家邊個夠膽咁講。」

爾冬陞又指他個人反對宗教或政治介入電影:「呢啲係理想,但其實歷史不斷有咁嘅事發生。咁耐以嚟最有爭議性都係許鞍華嘅《千言萬語》,但我都希望金像獎唔好變質。希望嚟緊開會,我會呼籲大家理性啲。其實《十年》團隊上台拎獎時,都自認專業度不足,咁樣都攞到,唔係情緒係乜,所以要客觀啲。」更謂若金像獎太政治化,他情願劈炮:「我會辭職,我拍戲就得㗎喇。」

(來源:明報)

爾冬陞:好Surprise 憂政治電影綁架金像獎

第35屆金像獎雖塵埃落定,但獨立電影《十年》奪得最佳電影引起的關注和議論,隔了一晚仍然沸騰。香港金像獎協會主席爾冬陞昨晚頒獎給《十年》時鼓勵同業,「唯一需要恐懼是恐懼本身」,獲得掌聲連連,爾冬陞今午對《明報》表示,對於《十年》獲獎,感到「好Surprise」,亦擔心金像獎會受政治因素影響而變質,變相「被綁架」。

爾冬陞接受《明報》訪問,分享對昨晚賽果的感受。對於《十年》得獎,他直言很多人包括他都感到「好Surprise」,而得獎團隊自己在台上亦承認技術不足。

他說,「當琴日我去觀察嘅時候,我其實好驚訝,結果係由佢(《十年》)拎獎。」他事後深思昨晚台下觀眾的熱烈反應,認為《十年》得獎是一個社會效應,是社會氣氛令電影產生巨大迴響,亦明顯感覺到投票者背後的情緒。

「佢(賽果)唔係一個好似我地諗到好職業化、好理性、好專業下投出嚟嘅票。但電影係有佢嘅指標,(最佳電影)係一個整體嘅獎。佢(《十年》)能夠入圍,係比較情緒化。其實係拿獎嘅指標上,我個人認為係不達標。」

身為資深電影人,他表示自己多年來目睹電影界內存在不同的政治取態,但一直相安無事,惟近年才變得政治化,他擔心金像獎會變質。「呢嗰唔係單純香港電影嘅事,入面好多政治訴求,但我自己希望大家睇嗰部戲嘅時候,係以電影嘅專業去睇。」

身為金像獎協會主席,他認為金像獎是對同業的肯定,反對政治和宗教介入電影作宣傳,大家都應深思昨晚的現象。他說,「如果明年再係咁情緒化,或再有咁多呢類嘅戲,又令到佢入到圍,又令到金像獎喺(內地)轉播上出咗問題,我覺得喺呢個工業入面,可能就唔係幾好囉,覺得係呢類嘅電影綁架咗金像獎。」他強調這是他的看法,大家可以不同意,沒問題,可以提出意見。站在業界立場,是不斷推廣金像獎,讓全球華人都看到,而據粗略統計,去年和前年有了大陸轉播後,點擊率達到2億,站在電影工業立場,當然希望轉播是愈多人看到愈好。

(來源:香港01)

金像獎評審畢明:《十年》言之有物 具時代性

今屆電影金像獎評審、影評人畢明表示,頒獎禮期間她在觀賞黃耀明演唱會,正身處後台。她收到Whatsapp訊息,得悉《十年》獲獎,現場同一時間有很多人為此歡呼。她指出,「揀選最佳電影,是看香港人如何接受套戲,及觀眾情緒。」從這些反應,已看到《十年》在觀眾心目中的地位。

她表示從專業評審角度,《十年》當然有很多不足地方,但「言之有物、 時代性,香港觀眾熱愛程度,除了到戲院觀看,還要在戶外看,不頒獎給它說不過去。」她強調,「這套電影為時代說話,將來回頭看,會明白為何2016年頒獎給此套電影。因為它在這年很有代表性。」

《十年》環繞對香港未來十年的社會變化、憂慮,有很多政治寓意。被問到選這套電影,是否香港人表態?「大家看得複雜了,我沒有辦法說為表態而選一套電影,如果電影有話想說,但表達手法太差,我也幫不到它(支持獲奬)。」她承認《十年》當中有瑕疵,但其他地方可以補足到。「入場找到共鳴,至少不離地,也不是合拍片。」

這套電影為時代說話,將來回頭看,會明白為何2016年頒獎給此套電影。因為它在這年很有代表性。

最誠實的一票​

頒獎禮前發生內地停播風波,畢明認為,以前或會有評審投票前擔心審查、封殺,「自己驚定先」,但今屆經歷如此多事,她坦言已沒有什麼值得懼怕,於是投下最誠實的一票,也許令《十年》得到真心的支持。

評審機制兩輪投票

金像獎由兩輪投票評選,第一輪負責選出入圍名單。

第一輪評選團,由「香港電影金像獎選民」及「第一輪100人專業評審團」投票,兩組各佔總積分50%。得票最高的首五名可獲進入第二輪評選。

「香港電影金像獎選民」是指曾參與電影製作的從業員、影評人、金像奬邀請的電影文化工作者等,須要向大會登記確認其資格。而「第一輪100人專業評審團」,是由電影金像獎評選事務組,推薦及邀請電影業內人士和專業媒體工作者組成。

第二輪的評選團選出結果。評選團包括:

1. 「第二輪55人專業評審團」(由大會邀請的電影工作者和專業媒體工作者組成),佔投票比例55%;
2. 「金像獎13個屬會會員」及 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會員,佔投票比例45%。

值得留意是,具影響力的「第二輪55人專業評審團」,除了香港知名電影業界人士,例如: 導演張同祖、陸劍明、黃真真、彭浩翔、鄭保瑞;投資者蕭定一;影評人李焯桃;也有內地知名演員斯琴高娃、台灣音樂人小蟲。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吳思遠轟似「習作」洪祖星嫌成本低不配攞獎

以50萬元製作費拍攝出觸動無數港人的本土電影《十年》,昨晚獲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發最佳電影殊榮,卻惹來一批親建制人士不滿。繼身兼旅發局主席的寰亞傳媒集團主席林建岳批評《十年》獲獎是「政治綁架電影專業」後,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吳思遠更貶低《十年》只像一份「習作」,對其獲獎感到意外,因《十年》「連一項單項都沒有入圍」,證明並非最高水準電影,但他承認自己並無看過《十年》。

曾擔任金像獎主席5年的吳思遠接受《文匯報》訪問時直指《十年》不應獲頒最佳電影,估計是有少數人在背後「操作」,「因為《十年》之前引起一些批評性的話題,有些人喜歡對有些人喜歡對著幹,你愈不喜歡愈要投它,如有一小部人集中投一部電影,其他人則客觀地去投票,就分薄了其他片的票源,造就《十年》得獎,而這個投票機制是連金像獎協會都控制不到的。」

同樣做過5年金像獎主席的香港影業協會主席洪祖星對《十年》獲獎,激動得直斥「黐線㗎!有冇搞錯呀!根本無可能㗎!如果香港電影金像獎這樣做,就無人再尊重金像獎,是死路一條!」 他質疑《十年》只靠50萬成本製作,「不要說是政治的問題,而是論製作水準這些藝術價值,這已經是完全沒有可能的事。如果他們拿最佳電影,其餘的60多部也應該是最佳電影。」

(來源:端傳媒)

獨立電影《十年》摘金像獎最佳影片,被內地嚴密封殺,在港引發爭論

4月3日晚,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落幕。由翁子光編劇並執導的影片《踏血尋梅》獨攬最佳編劇、最佳男主、最佳女主、最佳男配、最佳女配、最佳新人和最佳攝影共7個獎項,成為最大贏家;香港明星郭富城也憑藉此片在金像獎首次稱帝。香港著名導演徐克則憑藉影片《智取威虎山3D》第3次獲得金像獎最佳導演獎。然而,本屆金像獎在網絡上引起最激烈討論的,是獲得最佳影片的《十年》。

《十年》是一部香港本地題材的電影,由5個短片組成,分別由5位香港新晉導演拍攝:《浮瓜》講述北京為在港通過《國安法》,指點港府和建制派製造一場恐怖襲擊,「越亂越好」;《冬禪》以製作標本的隱喻故事講述保存記憶、對抗城市推土機,但主角最終卻只能以自己生命作無聲抗議;《方言》講一位香港的士司機因為說不好普通話,在普通話已成主流的香港中逐漸被邊緣化,甚至難以與兒子溝通;《自焚者》以仿紀錄片形式,記錄某個時空為香港獨立抗爭的絕食乃至自焚者;最後的《本地蛋》中,香港仿若文革年代,孩童身穿紅衛兵式裝束,在全城檢查違禁文字,知識分子秘密開讀書會,「本地」則成了違禁詞,連小店賣「本地」蛋也被指控。

《十年》總投資額僅有約50萬港元,初期只在個別影院播放,票房不太理想,後來隨着口碑叫好,愈來愈多院線加入放映,票房開始攀升。公映一個月後,大陸官媒環球時報發表社評,批評《十年》「完全荒誕」、「宣揚絕望」,「帶給香港社會的害處很可能大過好處」。該社評又指出,《十年》只錄得300多萬票房(當時),顯示電影影響的只是香港小衆,「而且那些港人尚存應有的分辨力和對『思想病毒』的抵抗力,看看熱鬧就過去了,而不會真跟着這樣的電影『往溝裏跑』。」

這篇社評為《十年》帶來了票房後勁,上映約8周,《十年》票房累積至600萬港元,連續3周躋身香港十大票房之列,並在影院下線之後,繼續由公民團體組織在香港各大社區放映,社區觀看人數近萬人,反響熱烈。

十年來,我們學得最多的,是陰謀論;而我們失去最多的,是信任。
《十年》裏短片《自焚者》中的台詞

今年2月份,金像獎公布入圍名單,《十年》入選最佳影片。金像獎協會主席爾冬陞隨後收到消息,內地有關部門表示將停播本屆金像獎。

受封殺影響,內地媒體在報導本屆金像獎頒獎典禮時,紛紛避免提及影片《十年》,在新浪、網易、鳳凰網等各大網站公布的「完整獲獎名單」中,也均未出現「最佳影片」這一獎項。有網友笑說,《十年》成了像伏地魔一樣「不能說的電影」。

在頒獎典禮上,爾冬陞隱晦提到影片《十年》及本屆金像獎被內地封殺一事,表示個人希望「明年不會再有這些事發生」,並引用美國前總統羅斯福的一句話道,「我們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贏得現場一片掌聲。

有件事一定要講,在創作過程中,創作班底有一個年輕編劇偷偷問我,我們今年的稿中可否有十年這個字,我說,後生仔, 羅斯福總統講過一句話,我們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
爾冬陞在頒獎典禮上宣布《十年》獲得最佳影片之前說道

然而,在香港媒體及 Facebook 上,影片《十年》引起多元討論。

很多人對《十年》獲獎拍手叫好,香港演藝學院電視電影學院院長舒琪就表示為《十年》得奬而感到開心,他認為這部影片已經超越了電影本身,是香港的宣言,代表了香港人的價值觀。

但寰亞電影主席林建岳卻表示不認同這個結果。他認為《十年》沒有獲得其他任何獎項的提名,表明影片在製作上存在很多不足,而之所以獲獎是因為政治綁架了電影的專業性。

《十年》的監製之一陳分奇(Frankie Chung)表示,他理解有人覺得《十年》獲獎是政治表態大於一切,但並不同意這個觀點。他稱這次頒獎的意義也是對電影界本身的一種聲明,「在明星青黃不接、投資緊拙的今日,香港電影餘下最珍貴的資產,正是言論自由!這不是政治表態,而是對行業的誠摯建言。」

但也有評論認為,《十年》即便作為一部政治電影,它對政治的了解也過於簡單和幼稚,而一部「膚淺片面地理解政治與抗爭」的電影獲獎對香港則沒有好處。

(來源:BBC中文網)

香港親北京陣營批評《十年》成金像獎最佳電影

香港電影金像獎向爭議性獨立電影《十年》頒發最佳電影獎,引發親北京陣營嚴詞批評。

多家香港媒體星期一(4月4日)報道,本身是電影公司老闆的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林建岳批評《十年》得獎是「政治綁架專業」,親北京媒體集中報道了不同意《十年》得獎的意見。

《十年》由五段短片組成,內容講述各導演設想香港在2025年的社會狀況。中共《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曾發社評,批評影片是「嚇唬香港社會」的「思想病毒」。

中國大陸媒體並未報道《十年》得獎的消息,也有能接收香港電視廣播的廣東觀眾向香港媒體稱,星期天(3日)晚的頒獎典禮直播被屏蔽,由飲食節目取代。

其中,香港《蘋果日報》引述珠海一名陳姓觀眾稱,他對有關方面臨時調動節目感到不明所以,並反問記者:「有反動內容?」

《十年》在本屆金像獎中只獲得最佳電影獎的提名。此前提名的消息公布後,中國大陸隨即傳出廣電部門叫停轉播本屆香港金像獎頒獎典禮的消息。

《香港01》周報網站引述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學者蔡子強說,大陸媒體將進一步對這次金像獎的賽果「口誅筆伐」,個別電影人也可能受牽連。

「意外的勝利」

《十年》主製片人蔡廉明星期一接受BBC駐香港記者劉林(Juliana Liu)採訪時說,在金像獎中報捷「對於我們來說是個意外」。

「一套能與人們心中所想產生如此大共鳴的電影得以獲勝,對香港來說十分重要。」

當被問到《十年》會否再次在電影院上映時,蔡廉明說:「我很懷疑。要是他們(電影院)想放我們的電影,他們就會繼續放。」

蔡廉明還對香港金像獎評獎投票過程的「尊嚴」予以表揚。

「死路一條」

香港親北京報章星期一報導金像獎消息時,把重心放在《踏血尋梅》連奪七個獎項的消息——包括最佳男主角郭富城、最佳女主角春夏、最佳男配角白只和最佳女配角金燕玲——繼而是對《十年》獲獎的批評。

林建岳對香港媒體稱,《十年》獲獎是「香港電影界的不幸」。其中,《大公報》引述他說:「雖然我尊重評審的選擇,但我不認同這個結果。」

「《十年》成為『最佳電影』對電影人來說不公平,是政治綁架了專業,將電影評獎活動政治化了。」

林建岳除了是香港知名電影商寰亞電影的東主外,還是中國全國政協港澳台僑委員會副主任,和香港親北京政黨香港經濟民生聯盟(經民聯)的監事委員會主席。

《大公報》還報道,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吳思遠評論說,嚴格來講,最佳電影必須每個環節都有很高的水凖,但《十年》更像是一份「習作」(作業),對其獲獎感到非常意外。

《文匯報》報道說,香港影業協會主席洪祖星對結果感到氣憤,並說:「神經病!有沒有搞錯!根本不可能的!要是香港電影金像獎這樣做,就沒有人再尊重金像獎,是死路一條!」

洪祖星近年積極參與中國影業交流,並主張「香港一定放棄香港主要獨立的市場,要跟國內融合在一起」。

網絡媒體《HKG報》星期一發表署名鄧德德的博客,批評《十年》獲獎過程充滿政治意味,並說「所有說跨越政治的藝術和運動,都是為政治服務」。

鄧德德寫道:「此片下畫之後就馬上被安排在12大專院校巡演,還有片後研討會,可見本來就志不在票房,而是作為政治洗腦宣傳工具樣板戲。」

《HKG報》主要經營者周融是2014年「佔領中環」抗議期間,「反佔中」陣營的主要人物。

「鬧情緒」

今年新上任香港金像獎協會主席的導演爾冬陞星期天晚上上台頒獎時明言,由他擔任最佳電影的頒獎嘉賓是因為「找不到人」,也隱晦提及了盛傳的「大陸禁播」問題,並透露在撰寫頒獎禮底稿的過程中曾有年輕編導問他能否提到《十年》。

《明報》報道指出,香港金像獎經首輪投票誕生各獎項的候選名單後,次輪評分分別由「55人專業評審團」,以及金像獎13個屬會會員及香港作曲家和作詞家協會會員投票。爾冬陞稱今年賽果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他本人也是在頒獎的一刻才從大會會計師方面取得賽果,他引以自豪。

據香港金像獎官方網站介紹,「55人專業評審團」是由主辦方推薦及邀請的電影工作者和專業媒體工作者組成。

中國全國政協常委何柱國經營的星島集團《頭條日報》網站引述爾冬陞說,這次賽果「是情緒力於專業」,但賽果經過兩輪投票後無法改變,儘管引發爭議也不作理會。

爾冬陞說:「你看到電影得獎人在台上也說,可能在技術上未達標,可能大家是欣賞它的大膽、創意等等而給予鼓勵。」

爾冬陞星期天清晨再發微博說:「我願意為養育我的電影工業服務,可是如果你們把所有的事情都政治化,那我就沒甚麼好留戀了……你們自己玩,我去潛水了!」

一些微博用戶在評論中批評爾冬陞是「港獨」分子;在「佔領中環」抗議中參與發起「文化界監察暴力行動組」(文化監暴)的歌手何韻詩在Facebook上讚揚爾冬陞坦蕩。

《香港01》報道說,香港演藝學院電視電影學院院長舒琪認同《十年》是香港宣言,值得獲頒金像獎。參與本屆金像獎評審的影評人畢明認為《十年》雖然有很多不足,但言之有物,能讓人找到共鳴,因此她給《十年》「投下最誠實的一票」。

(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十年》獲獎 港影不再全面北望

備受中國大陸打壓的香港預言式電影《十年》單挑眾多大製作,成功奪得最佳電影大獎,中國大陸傳媒繼續將電影「屏蔽」,得獎名單獨漏「最佳電影」,當中包括新浪聲稱的「完整」名單。得獎人之一稱,這表示香港電影尚有很多可能,而時事評論員李怡更指出,事件隱示香港主流電影業稍有扭轉面向大陸市場的趨勢。不過,身兼電影資方的發展局主席林建岳表明,不認同結果,認為結果是「政治綁架了專業」。

《十年》獲獎的爭議,蓋過另一個矚目之處:23歲中國大陸內地新星春夏第一次拍電影,便憑《踏血尋梅》輕易拿下最佳女主角,擊敗數名來自港台兩地的巨星。她得獎時感謝戲中角色,指角色令她這「透明玻璃杯」讓人「看見」,並讓她獲獎。春夏在片中飾演一名未能適應香港生活的新移民,備受排擠,最終淪為援交少女,並遭殺害。

中國大陸事先張揚地因為《十年》獲得提名而停止轉播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但無阻它獲得提名及獲獎,而中國大陸則繼續「屏蔽」《十年》,原來可以收看香港電視節目的珠江三角洲,在收看無線電視直播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時,網絡全面屏蔽,接着中途插播飲食節目。而內地的新浪、搜狐、騰訊等三大門戶網站發布金像獎消息時,得獎名單獨缺「最佳電影」,令《十年》自然消失於6億網民眼前,但最惹人笑話的是新浪娛樂,網頁聲言是金像獎的「完整獲獎名單揭曉」,但仍是沒有「最佳電影」。

事件不單引來網民罵聲,亦再次勾起世人對中國大陸原國家主席劉少奇被打倒後,從《開國大典》巨幅油畫中被刷掉的記憶。有網民更揶揄地說,網站應這樣寫:「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404 NOT FOUND」。「404 NOT FOUND」是中國大陸內地網站在有人查閱屏蔽信息時顯示的字眼。

電影《十年》從製作、提名到獲獎,可說困難重重。香港電影金像獎協會主席爾冬陞頒獎時為粉墨登場解釋,很難找嘉賓頒發最佳電影獎,亦不想令嘉賓為難。他又透露,在撰寫金像獎頒獎稿時,有年輕編劇查問,講稿中是否不可以提到「十年」這兩個字?爾冬陞引用美國總統羅斯福的名句「最應該恐懼,是恐懼本身」。隨即便宣布《十年》獲獎,台下傳出歡呼聲和掌聲。
獲獎證香港為時未晚 建制指頒獎禮政治化

電影監製蔡廉明得獎後直言,《十年》已超越一部電影,他們自認製作上有很多不足,獲獎讓他們知道,香港電影有很多可能性,只要用心拍攝,可以很有力量,而獲獎要感謝每一位香港人,因為是港人告訴他們,「香港為時未晚。」電影《十年》以五個獨立故事預言未來的香港,包括有人要被迫自焚;凡提及「本地」二字皆要禁止,包括本地蛋;香港通行的廣東話逐漸被禁,只能在香港某些地區使用;以及影射掌權者策畫槍殺來製造輿論,以便立法通過禁止威脅國家安全的條例。導演之前表明,拍攝有關電影,是希望局勢來得及改變,電影中的預言便不會出現,故一切為時未晚。

導演伍嘉良致詞時表示,拍攝只想為香港「講些說話、做少少事」,是向此時仍然願意為公義和不公發聲的人學習,期望「香港加油!」

時事評論員李怡在今(4日)天的專欄中說,《十年》不論是否獲獎,得到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提名本身,已隱示了香港主流電影業稍有扭轉面向大陸市場的趨勢。他認為,該電影「是近幾年(或十年)來最好也最重要的電影」,因為文化藝術最重創意,並在預見現實問題和人性糾葛之際,及時喚起社會警惕,而《十年》抓住的,就是困擾香港社會的「對未來的憂慮」。

身為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的電影投資人林建岳則不認同《十年》獲獎,認為是香港電影界的不幸,因為該片沒有得到任何獎項提名,亦非最賣座電影,證明不具備最佳電影的質素。《十年》獲獎,是「政治綁架了專業」,將電影評獎活動政治化。

另外,在港親中報章《文匯報》則訪問香港影業協會主席洪祖星,洪直言,《十年》根本不可能獲獎,事件令人不忍卒睹,令金像獎不再受人尊重,令他這個當了五年金像獎主席的人心痛。中國大陸新浪網公布名單獨缺最佳電影《十年》,還說是完整名單。

(來源:香港01)

反抗 未晚

自頒獎禮後,網絡上正反之聲即時此起彼落,有些看到《十年》得獎非常激動,認為是金像獎評審肯定了此片的意義……有些則持相反意見,認為此片不值得獲得此獎……「政治綁架了專業」。難道現在真的還有人會相信,香港目前的狀況,只是因為太多人搞政治,將所有事情泛政治化(Pan-politicize),抑或因香港人經常故意挑釁、觸怒「阿爺」所致?

昨晚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十年》擊敗了獲得多個獎項的《踏血尋梅》,奪得最佳電影。激發了新一輪《十年》的討論,如金像獎應否涉及政治,頒獎予一套本土政治味濃的電影?

「政治綁架了專業」?

自頒獎禮後,網絡上正反之聲即時此起彼落,有些看到《十年》得獎非常激動,認為是金像獎評審肯定了此片的意義;甚至認為它是一套預言片,預言着香港未來面對的挑戰(更是不幸地一步步實現中)。有些則持相反意見,認為此片不值得獲得此獎,在各方面也及不上大熱的《踏紅尋梅》;金像獎也不應涉及政治,政治的歸政治,文藝的歸文藝;甚至指《十年》得獎是不幸,「政治綁架了專業」。

我想,幾位年輕導演在一片大氣壓下,不為遷就大陸市場而更改題材、不擔心個人事業發展被大陸全面封殺,已是勇氣可嘉,欣賞他們的風骨和膽識。相對於香港戲院場場爆滿,仍無法在全港上演,要「自己電影自己播」、連金像獎都不能幸免因有《十年》而在大陸禁播、無人敢頒獎等;他們敢於拍出這套屬於香港人的電影,是值得嘉許和肯定。

當然,連導演自己也承諾製作費有限,質素未必拍得上大片。但今次金像獎評審對最佳電影的選擇,明顯不是單從所謂「專業」、「唯美」角度,而是從對社會意義、影響作出決定。

『政治的根本就是道德』

然而,話說回來,難道現在真的還有人會相信,香港目前的狀況,只是因為太多人搞政治,將所有事情泛政治化(Pan-politicize),抑或因香港人經常故意挑釁、觸怒「阿爺」所致?我想說:「少年你太年輕了!」

正如此片的導演伍嘉良說:「很認同《十年》當中《自焚者》的一句,『政治的根本就是道德』。這些年,大陸不斷用市場『懲罰』他們亂標籤的『反對派』及『不聽話者』,以此控制什麼是可以講,什麼是不可以講,但這已大大超越了很多香港人的道德底線,換來愈大的反抗」。

現在連金像獎的評審委員會(由金像獎13個屬會會員及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會員,以一人一票方式投票),也要以這種方式表達對此片的肯定,更極可能是對香港現況的不滿、反抗。這也可以說明為何評審會選擇具本土政治意味的《十年》,而非獲獎無數的《踏血尋梅》,這也許是一種「反抗」。

無孔不入的政治操控 激發不滿

我們看到的,正是北京近年愈來愈以「天朝主義」處理對港事務,以無孔不入的國家機器,如選舉操控、媒體操控、政治檢控及統戰滲透等等,對香港進行全方位的「政治操控」(Authoritarian control),令一國兩制名存實亡,核心價值面臨崩潰。

自梁振英上台後,北京天朝主義作祟、梁振英沉迷政治鬥爭,埋首於沙堆中,根本無視香港人對其「一左二窄」鬥爭思維不滿的積累已超越臨界點,才出現進一步激進化、暴力化,甚至爭取「港獨」的思潮。

《十年》中的預言 正慢慢實現

君不見《十年》片中的幾套短片,都是香港正在發生或很有可能會出現的事情,涉及的層面已不止於政治上,更會走到你家門口。

《浮瓜》談的,是有人為了引入國安法,無所不用其極以一連串自編、自導、自演暗殺政要的事件,引起大眾恐慌而令到國安法得以成功在本港實施。事件中負責殺人的黑社會,因為貪財而被高官利用。這不正是近日泥頭山事件、雨傘運動、上屆特首選舉等事上映的「警政黑合作」嗎?

《方言》和《本地蛋》中以不同形式,如少年軍四出搜查違規用字,打壓、邊緣化廣東話、繁體字、本土用語。這不正是現時普教中、學習簡體字、以及幾年前強推洗腦國民教育,現在則斬件式滲入學校嗎?

《自焚者》中說:「香港未爭取到民主,就是未有人死。」大家可能會認為自焚也許是很遙遠、很激進的做法,到底要幾絕望,才會以自己的生命明志?但近月多名學生因學業、家庭、就業前景的壓力而輕生,不正是對社會、對教育制度的一種控訴?

不要將自主權拱手斷送

金像獎評審委員會主席爾冬陞在揭曉最佳電影前,引用已故美國總統羅斯福的一句話:「我們最需要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而《本地蛋》中森叔也有一句: 「唔可以慣,唔應該慣㗎。就係因為我哋嗰幾代人『慣晒』,先搞到你哋今日要過呢啲生活。」末代港督彭定康也曾經講過:「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

這三句說話,也是我們需要警惕和極力阻止:不要寒蟬效應、慣於順從、斷送自主。我真的希望,現在仍「為時未晚」,祝「香港好運」!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