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手腳,我們還能踢!

在現今的運動界,截肢殘障並不成為運動的障礙,以下的例子帶給我們的是堅定的信念,和人生的希望。

(來源:中時電子報)

比少林足球更悲壯!他們竟只用「一條腿」踢球

在獅子山的首都自由城,每個星期天都是熱鬧的足球日。離市區最近的Lumley沙灘上,穿著各色球衣的球員緊皺眉頭,在激烈比賽訓練中穿梭奔跑。運球、射門、得分,行雲流水,全場一片歡呼。雖然條件有限,沒有綠油油的草地,但這裡對足球的熱愛和榮光,絲毫不遜於英超。

除了這麼一個事實,那就是在這裡揮灑著汗水的球員都只有一條腿。獅子山是西非一個貧窮國家,這個地方雖然全球鑽石出產量排名前十,但一直也只有小部分人富有。據聯合國的統計資料顯示,這是全世界第五貧窮國家。1991年,在這個國家爆發一場內戰,久拖不決的戰事一直到2002年才終於畫上句號。戰爭的後果是5萬人死亡、大片農田荒蕪、超過200萬人流離失所。

內戰還留下一個後遺症,為了從心理上威懾敵人,當時發起動亂的叛軍常對政府軍甚至是無辜的人處以截肢等酷刑對待。所以當內戰真正結束,數千名原本四肢健全的男子,從此變成了不再完整的拼圖。帶著殘缺的身體,你還能做些什麼?如果親眼見到Bornor Kargbo,你一定想不到,他也曾因為失去左腿而一蹶不振,甚至懷疑人生。

內戰時期Kargbo是政府軍,現在他是4個孩子的爸爸,也是當地一支截肢足球隊The Flying Stars的隊長。顧名思義,截肢足球隊的成員基本都是「獨腿俠」。踢起球來,每個人得靠拐杖支撐平衡;唯一例外的是守門員,因為拄著拐杖守門不方便,他們一般都是「獨臂俠」。

儘管球員狀況比較特別,但截肢足球隊之間的比賽同樣激烈,也同樣充滿身體碰撞,在這裡摔倒跟頭撞到是更加平常的事。裁判不用怕有人會犯手球,不過要盯緊有沒有人偷偷用拐杖擊球,偶爾你還會看到用拐杖做出的華麗假動作。在這裡,球員之間的兄弟情誼更加厚重可貴,需要添置球鞋的時候,幾個「獨腿俠」好兄弟往往會相約一起去,你買左腳、我買右腳,碼數相當的時候就能湊成一雙。

球場上,他們互相扶持和幫助,每次進球,隊員們會敲擊拐杖,以獨有方式表示慶祝和鼓勵。每一場比賽,Kargbo都會戴上獅子山國旗顏色(藍-白-綠)頭巾,在場上認真地追逐,眼神專注而堅定;隊友稱他作風兇猛。最開始訓練的時候,所有人都不相信只有一條腿的傢伙能踢球,然而到今天,Kargbo已經撐著拐杖,到過世界上3大洲踢過肢足球世界盃了。

這些殘缺的七尺男兒,生活之所以能發生180度轉變,還多虧一位來自美國的女護士Dee Malchow。2001年,Malchow隨慈善機構來到獅子山,了解到這些人的生活狀況時,她感同身受。Malchow自己也是一位截肢者,19歲那年船隻的螺旋槳吞噬她的小腿,自那以後她學習護理,也研究截肢者的心理。

看到獅子山大街小巷對足球的癡迷,她想起在美國小有成效的截肢足球賽。1990年代,從阿富汗戰場退下來的老兵,帶著苦惱和希望開始了這樣的一項運動。她就想是不是也能藉這種方式治癒內戰帶來的創傷,重新燃起他們對生活的熱情?在Malchow的協助之下,獅子山當地建立了「獨腿截肢者運動俱樂部」(簡稱SLASC)。他們鼓勵截肢者加入成為足球隊的一員,重新拾起以往的激情與呐喊。

足球原本就是Mohammed Lappia最愛的運動。在右腿被地雷炸掉之前,他偏好用這條腿來大力抽射。現在他只剩下左腿,但磨合練習過後,Lappia跟以前一樣,仍然是出色的前鋒。加入球隊的人越來越多,到今天「獨腿截肢者運動俱樂部」有了6支球隊,350個球員,每人都有一段關於截肢的恐怖經歷可談。而足球,讓他們找到了新的生活目標和重心。

2003年,這些「特別的球員」在FIFA資助下走出獅子山,到英國參加截肢足球賽,贏得了國際上媒體的曝光與關注。在那之後,他們又出戰巴西、俄羅斯、賴比瑞亞、土耳其、迦納、西班牙等地,甚至幾次參加截肢足球世界盃。這些比賽在2005年促成國際組織「世界截肢足球聯會」(簡稱WAFF)的創立,到現在,其成員國家足球俱樂部已經超過30個。走出國門的獅子山截肢球員才發現,跟他們一樣身體殘缺、但熱愛足球的人還不少,例如奈及利亞、迦納、墨西哥都有國家截肢足球隊。

除了截肢足球,在西非,骨髓灰質炎患者常常用滑板代替奔跑的腿和拐杖;也有輪椅上踢的足球。而在2014年巴西世界盃上,一個癱瘓少女甚至憑藉腦電波控制外骨骼,踢出了完美的開球。

戰爭、意外或疾病,不同原因奪走他們原本健全的四肢,但沒有撲滅他們內心那股對足球,甚至是對生命的熱愛和敬畏。2012年,獅子山截肢球員的故事被拍成了紀錄片《The Flying Stars》,參展聖丹斯電影節,為世界各地更多人所知,但故事並沒有只停留在足球上。

將鏡頭拉回獅子山國內,「獨腿截肢者運動俱樂部」常常會拄著拐杖到社區普及意識,他們希望能借足球幫截肢者重新融入社會,改變人們對殘疾人的看法。戰爭在他們身上留下的痕跡,也讓他們更關注這個國家的政治變動和世界和平。2012年,獅子山總統選舉期間,他們拉著橫幅走上了街頭。

一顆小小的足球並沒有改變整個國家,現在的獅子山仍舊貧窮、不安。但這顆足球改變了一小群人的生活,也給人們上了一課「身體上的殘缺,永遠不妨礙你熱愛生活」。
onelegfootball1622.jpg
(來源:VICE中國)

一支截肢足球隊的故事

說實話,我也搞不清巴魯什(Baruch)到底喜不喜歡腳部按摩:此刻,他母親羅莎.瑪格麗塔(Rosa Margarita)正在給他按,他卻邊笑邊躲,不停喊癢——好吧,看來還是挺喜歡的。

窗外是靛藍色的晴空,清晨的陽光撒在街道上;這裡是伊斯塔帕拉帕區,位於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的南部。儘管和任何繁忙的城市區域一樣,街道被鋼筋水泥所覆蓋,但你依然能感受到其中的鮮活心跳:店主友善地和顧客調著情,街頭市場潮濕而熱鬧,老人們靜靜看著年輕人在人行道上放肆奔跑,似乎在尋找年輕時的自己。

巴魯什的全名叫巴魯什.拉米雷斯(Baruch Alejandro Anleu Ramirez),今年只有18歲。兩年前,為了防止骨癌病毒擴散,他的左腿被截肢。「其實也沒太大改變啦,」 巴魯什駕著一副厚厚的潮爆款眼鏡,對我說。「反正我是右腳球員。」

截肢手術後,他一年沒踢球;直到有一天,母親羅莎發現了阿茲特克勇士足球隊(Guerreros Aztecas)的存在。在這支球隊裡,所有球員都是截肢者。這傢俱樂部由五位截肢球員創辦,靠志願者經營,至今已經有了23名球員,足夠組成兩套陣容的了。

「現在我兒子已經跟球隊分不開了,」羅莎說。「他們既是他的隊友,也是他的兄弟。」

如果你身處勇士隊的任何一場訓練,就會看到隊友之間經常開著有些過分的善意玩笑,也能深深體會到他們的相依為命。在墨西哥城,截肢者的日子很不好過。在所有達到工齡的成年截肢男子中,只有25%在上學或工作,其他都處在失業狀態,而且每年都會有1500名截肢男性被迫離職。

巴魯什和他隊友們的故事,正是墨西哥弱肉強食式經濟鏈條的縮影。中場球員維克多·雨果(Victor Hugo)在截肢前是名公交車司機,後來被其取代的前任司機對他進行報復,打斷了他一條腿,公交公司強迫他離職;從那以後,他就再也沒工作過。「我試著去找別的工作,」他回憶道。「工地、開車、工廠的活我都找過,可僱主只要看到你少了條腿,就壓根不考慮了。」

如今,巴魯什已經是勇士隊的隊長。在治療期間,他因為缺了太多課而被學校開除,他告訴我:「勇士隊的存在,填補了我生命裡最大的空白。」
onelegfootball1623.jpg
(來源:ETtoday)

不屈的夏莉絲 失去四肢依舊入選足球校隊

生命自有出路,一點也不錯。英國有一名從小四肢截肢的女孩夏莉絲(Ellie Challis),靠著驚人毅力,成功入選學校足球校隊,每個禮拜代表學校上場踢球。由於她使用的是善心人士捐贈的碳纖維特製義肢,令人不禁聯想到南非的「刀鋒跑者」皮斯托瑞斯(Oscar Pistorius)。

「我真的作夢也想不到,有一天能看見她在場上踢球;毫無疑問,她是最勇敢也最優秀的孩子。」夏莉絲的母親驕傲的說著。2005年,夏莉絲因為罹患腦膜炎併發敗血症,被迫切除四肢保命;失去四肢的她在家人的協助下成長茁壯,活出自己的一片天。

夏莉絲的成長過程並不順遂,由於她使用傳統義肢時會生瘡,走起來疼痛不堪。有善心人士湊成1萬英鎊(約新台幣45萬元),替她訂製了一副與南非「刀鋒跑者」皮斯托瑞斯同款的「碳纖維」義肢,輕盈到讓夏莉絲能開心踢球;而夏莉絲也成為這種碳纖維義肢最年輕的使用者。

由於夏莉絲毅力過人,學校決定讓她成為校隊的一員,每週代表著學校上場踢球。夏莉絲48歲的父親表示:「她真的很愛足球,看見她在球場上奔馳的樣子,真的很感動;可別小看她,盤球的技術還不錯哩!」

(來源:人間福報)

他們1條腿 踢足球

沒有腳照樣能踢足球!一支由十五人組成的海地截肢足球隊,球員的共同特徵為:失去了一條寶貴的腿,不過他們克服身體殘缺和設備缺乏等困境,活出希望,去年還在阿根廷拿下屬於殘疾人士的世界杯。

「當我和別人聊天的時候,他們都認為我不可能再踢足球了,但他們錯了,沒有腿,我們依然可以踢足球!」二十五歲的曼努埃爾和許多海地人一樣,是去年年初那場七級地震的受害者,他在叔叔家的碎石堆裡被埋了四天,被營救人員救出,當他醒來時,曼努埃爾發現自己的一條腿沒了。

去年八月,海地政府組織了一支截肢足球隊,曼努埃爾成為其中的一員,另外還有二名地震倖存者入選。這支由十五位截肢者組成,他們手拄柺杖,和正常人一樣在球場上奔跑、練習、搶球……。

擔任守門員的艾曼鈕說:「當時我真的很想自殺,看身邊那些被埋的人有些已經死了。」球員麥可森說:「是足球一直支撐著我。」足球隊的主教練安德烈.帕科博說,他們來這兒不僅僅是踢球。他們在這裡,是為了向全世界展示,他們可以踢球,並給予所有人希望。

這十五人不僅僅代表著自己,更是海地在大地震後重生的標誌,儘管踢球讓他們摔得鼻青臉腫,但對他們來說,這是讓他們重燃生命的希望。他們說:「沒有腿,不等於做不成任何事情,我們還可以踢足球!」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