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的眼淚:當年兩個同人星矢天界篇介紹(續)

之前轉貼過兩篇星矢天界篇的同人文(連結),原來第二篇是有後續的,而且不是一般的長......話說故事比天界篇電影還要悲傷十倍、台灣劇十倍XD

(來源:百度聖鬥士星矢吧)

(接前)

當宙斯醒來時,普羅米修斯和瑞亞卻都已不見。

宙斯一直沒有把普羅米修斯的事公開,既是愧疚於自己當年的行為過於自私,也是擔心普羅米修斯會以宙斯當年卑鄙行為為名,夥同一直覬覦天王寶座的人來共同發難。到時不但天宮將大亂,人間也會遭塗炭。所以宙斯希望在座的人能伸出援手。

星矢得知那「高加索」環乃是火神所造,於是道出星華遭難一事。宙斯得知後大怒,派人去找火神質問,熟料赫淮思托斯已然蹤跡全無。

普通人中了「高加索」環,只有四天壽命。但是宙斯讓眾人不必絕望,有一個去處不妨一試。

原來,剛好在三天後,大地之母蓋亞,為神兵——「恩啟都」之劍尋找真正的主人,要在中洲召開比武會!

另一方面,魔玲與莎爾拉於貴鬼的帶領下,帶著星華想去找名醫阿斯克勒庇俄斯,希望能延長星華壽命,卻於途中與精工巧匠的少年刻達利翁狹路相逢(汗~~這下簡單了b)。

貴鬼與刻達利翁互相比試手工藝,棋逢對手不分勝敗,於是又搬出各自的師傅來壓對方。而刻達利翁剛好知道名醫的具體住址,於是帶他們來到了阿斯克勒庇俄斯的家。

就在宙斯的酒宴即將結束之際,阿斯克勒庇俄斯突然聲稱有人求醫,於是先行離去。而隨後雅典娜與眾人約好中洲再見,便帶著聖鬥士下山。

奧林匹斯山下,在霧大陸的入口,等候在此的普羅米修斯卻向眾人道出宙斯明顯別有企圖,是要借聖鬥士之手剷除異己並取得「恩啟都」之劍。而且普羅米修斯提出更簡單的打開「高加索」環的方法:去比提尼亞海灣,請赫拉克勒斯出手。

眾人本對他的話抱懷疑態度,但冰河感於他相救之恩,提出願與之前往一試,若真的找到,會到中洲與雅典娜會合。雅典娜也認為不妨一試,又讓紫龍回聖域,接星華直接去中洲會合。於是眾人分頭行動。

再說一輝,受到戰神的訓練,但戰神突然說神兵「恩啟都」再現,嗜武如命的阿瑞斯自然要去中洲一行。但為防一輝逃走,戰神對他使用了「暗示法」,只要他逃走,便會讓他萌生殺死雅典娜的念頭。

但戰神此舉卻反倒成了激將法,激發一輝離去的決心,於是他在打退唯一留下看守的瑪納特後還是離去了。

再說冰河,與普羅米修斯一同來到比提尼亞,卻見到一屢幽魂呼喚著「許拉斯」的名字,起伏於海灣附近。

原來當初星矢所看到的,只是赫拉克勒斯身為凡人時的墳墓。當年赫拉克勒斯登上載著眾英雄的戈爾貢號去盜取金羊毛,當路過比提尼亞海灣停泊時,英雄們受到魔女的阻擾。就當眾英雄慌忙撤走時,好友許拉斯卻失蹤在泉水之中,赫拉克勒斯只好放棄旅程,獨自留下進行尋找。

話說那許拉斯的父親阿布德洛斯,在一次爭執中被赫拉克勒斯失手殺死。赫拉克勒斯懊悔不已,於是收留了孤苦的許拉斯。兩人名雖主僕,實際上既是師徒又是好友。

赫拉克勒斯尋找未果,由於十二大功績尚需完成,只好離去。後來他身死升天,宙斯賜愛女希柏予他為妻。

可有一天他夢到許拉斯責備他當初沒有相救,害許拉斯在比提尼亞海灣受盡煎熬。因此赫拉克勒斯感到心中有愧,立誓定要找到許拉斯。而由於長久尋之不見,赫拉克勒斯失去常心,心中只留下了尋找的念頭。於是,從此在比提尼亞就留下了關於「永遠在尋找好友」的幽靈的傳說。

再說星華等人,來到名醫住處,可阿斯克勒庇俄斯仍未歸來。刻達利翁讓魔玲等人耐心等候,而他自己卻偏要帶著貴鬼到他師傅那裡去開眼界。

再說紫龍,返回聖域,卻發現血流成河。青銅聖鬥士獨角獸星座的邪武、狼星座的那智、水蛇星座的市、大熊星座的檄和幼獅星座的蠻均已被殺,整個聖域的侍衛嘍羅都無一生還。而紫龍最後發現,就連春麗也死於非命。

正當他因悲痛而爆發出超強的龍的力量之時,身後出現一人,自稱是戰神阿瑞斯座下——狂戰士瑪納特。

鏡頭又轉回比提尼亞。冰河受普羅米修斯指引,從當年許拉斯掉下去的泉水處下水,利用他超逾常人的潛水能力,通過重重水道,進入了海灣邊的胡拉山的山腹之中。冰河打退眾魔女,闖入深宮,卻發現了正在與女王比提尼亞尋歡作樂的許拉斯。冰河本以為許拉斯受到了魔女迷惑,但在打倒比提尼亞後,許拉斯卻道明出人意料的原委。

原來許拉斯在被收留後,對赫拉克勒斯的高傲自大積怨已久。他認為赫拉克勒斯在殺死阿布德洛斯後照顧他是應該的,自己並不欠赫拉克勒斯什麼。而赫拉克勒斯後又為名利而棄他於不顧。於是許拉斯便利用赫拉克勒斯的愧疚之心來折磨於他。

冰河大怒,與許拉斯交手,雖然將這個赫拉克勒斯的徒弟擊敗,但也不小心將山腹打通。正當冰河制住許拉斯之際,卻不料,第一個從山外走進來的,竟是希柏。

希柏提出,赫拉克勒斯長久以來,為了朋友而捨天堂美好生活並棄妻子於不顧,都歸罪這許拉斯,於是出於妒心,要置其於死地。而冰河還要用許拉斯來喚回赫拉克勒斯,自然不容希柏動手。

冰河與希柏再次交手,希柏雖然功力不高,但冰河的招式對她仍舊沒用,而許拉斯雖然強過希柏,但已被冰河打傷而無力反擊。關鍵時刻,魔女比提尼亞出手,拚死與希柏纏鬥。

這時,赫拉克勒斯終於來到,他激動地擁抱住許拉斯,從頭到尾痛陳自己的愧疚之情和想念之心。而許拉斯也突然憶起昔日之情,終於留下了眼淚。

鏡頭再次轉向一輝,他本打算前往聖域,中途卻被宙斯親自請上奧林匹斯山設宴招待。宙斯對一輝的孤傲甚為賞識,而一輝也坦言,因宙斯的實力深不可測而很想有機會和宙斯較量一下。

宙斯告知一輝,雅典娜已前往中洲。而一輝卻於酒杯下發現密信,信中提到:若真想與宙斯較量,不防先往冥河源頭——伊達山一行,在那宙斯成長之處,也許能找到克敵制勝的法寶!

話說星矢與瞬伴隨雅典娜來到中洲,他們在城堡外廳見到了戰神阿瑞斯帶著屬下烏紮、拉特和愛神阿弗洛狄忒。此外,還有阿波羅的妹妹——狩獵女神阿爾忒彌斯,及其情侶獵人俄裡翁也來爭奪「恩啟都」。隨後天后赫拉來到,跟隨而來的還有她的追隨者——視宙斯為情敵的伊克西翁。最後,阿波羅父子也趕到。眾人先後進入了內廳,可雅典娜等三人為等紫龍來會合而仍留在外廳。突然有人從內廳暗放冷箭,打傷雅典娜,致其昏迷不醒。這時,神使赫爾莫斯從外進來,檢查雅典娜傷口後聲稱暗箭塗有奇毒,要星矢趕快去拿「恩豈都」之劍,需用劍氣來驅毒。

由於不知兇手是誰,不便將雅典娜帶入內廳,於是瞬留下照看,星矢與赫爾莫斯進入內廳,看到祭壇上插著恩豈都之劍。而赫拉與阿爾忒彌斯一言不合,已經動起手來,但隨後便被俄裡翁與伊克西翁勸開。

星矢聲稱為救雅典娜要先借劍一用,但戰神出來阻撓,讓星矢與他的屬下過招。

再說外廳,不久一輝來到,瞬把經過告知,便讓一輝代替照看雅典娜,自己進入內廳去幫忙,卻看到星矢已經身負重傷。

原來星矢先是力斃烏紮,再又生切拉特,最後死扛戰神阿瑞斯。另一邊,俄裡翁為當初阿波羅誤導阿爾忒彌斯射殺自己的舊怨,向阿波羅挑戰,而阿波羅卻讓兒子阿斯克勒庇俄斯代己出戰。俄裡翁顧念昔日醫治恩情,於是收手,但卻遭到阿爾忒彌斯的責備。阿爾忒彌斯欲再向哥哥挑戰,阿波羅看到瞬剛好來到,於是聲稱要鍛煉後輩的實力,便用言語相激,引得阿爾忒彌斯與瞬交手。

再說外廳,紫龍一路追趕,終於還是在中洲追丟了瑪納特,於是經一輝指引,紫龍也進入內廳。而一輝本一直在壓制阿瑞斯的「暗示法」,這時愛神阿弗洛狄忒悄悄襲來,使出催心術,欲引一輝和雅典娜走向淫亂。

一輝分心抵禦阿弗洛狄忒的法術,卻使得「暗示法」發動。於關鍵時刻,赫拉克勒斯來到。原來在比提尼亞海灣,冰河等人得知,許拉斯之所以狠心對赫拉克勒斯加以折磨,乃是魔女比提尼亞為了不讓許拉斯離開自己而使用魔法蒙蔽他的心智。許拉斯正要責怪比提尼亞,而冰河卻提醒赫勒克勒斯,剛才比提尼亞為救許拉斯而拚死與希柏纏鬥,希望赫拉克勒斯看在她的真心份上加以原諒。而許拉斯也顧及多年夫妻恩情,決定繼續留在比提尼亞身邊。眼見眾人言歸於好,而赫拉克勒斯根本不理睬自己,希柏傷心離去。

冰河與赫拉克勒斯走出山腹,與普羅米修斯相遇。赫拉克勒斯明白普羅米修斯與宙斯的恩怨勢必要有個解決,於是便打開了普羅米修斯腳上的環。而他在得知還有人需要他幫忙打開「高加索」環後,便痛快答應。冰河告知紫龍會帶星華前往中洲,於是赫拉克勒斯便先行一步趕來中洲。

阿弗洛狄忒眼見英雄出現,慌忙遁走。赫拉克勒斯追擊而出,一拳便讓愛神香消玉殞。

但等赫拉克勒斯返回外廳,卻發現一輝對雅典娜萌生殺意。赫拉克勒斯感覺到,內廳有一人正在苦戰,而雅典娜的心念呼喚正是那人的精神支柱,於是詢問一輝,是否是想要置內廳那人於死地。

而一輝因心高氣傲,不願承認自己抵禦不了阿瑞斯的「暗示法」,居然便承認了是要置星矢於死地。於是,赫拉克勒斯只得出手與一輝對戰。

內廳,阿爾忒彌斯因急於求成,大意之下被瞬所傷。紫龍遇到伊克西翁的挑戰,兩人打成平手。而星矢在得知紫龍沒能帶星華前來之後,又被戰神告知,按照時間推算,一個普通人應該馬上就要被「高加索」環所殺。隨後,雅典娜因受到阿弗洛狄忒的暗算而亂了心志,使星矢失去了精神上的增援,以致陷入了空前的巨大危機。

星矢之前一次次地被擊倒,又一次次地在對親人的愛的力量和雅典娜精神增援幫助下重新站起,但現在他失去了精神增援而又明知救人無望,終於徹底倒了下去。

這時,阿瑞斯運用法術,將星華垂死的影像展現。星矢見到在名醫的家中,星華昏睡床上,魔鈴陪伴在側。

但出人意料的是,星華仍舊平穩,未現死相。

阿波羅見狀連忙讓阿斯克勒庇俄斯返回去診治星華,同時他鼓勵星矢繼續戰鬥,仍舊有望用「恩啟都」進行解救。但就在這時,影像中魔鈴形態有異,好似受人操控,竟突然用鞭子向星華打去。

眾人大驚,眼見能讓星矢再次站起來的最後希望將要喪失,但又無法相助。而當適時,貴鬼仍舊未歸,莎爾拉出外尋找,以致星華身邊並無一人在場保護!!!

話說貴鬼被刻達利翁帶到其師傅的住處,刻達利翁展示出各種精巧機關的設計圖以炫耀師傅的能耐。而貴鬼卻突然發現其中赫然有「高加索」環的圖示,這才終於知道刻達利翁的師傅就是火神赫淮思托斯。

刻達利翁願意幫忙解救星華,於是兩人迅速返回,於中途碰上莎爾拉,說明已得開環方法,三人便趕回名醫住處,卻發現魔鈴被人打倒,她的面具已經碎裂,而星華跪倒在一旁。莎爾拉上前探視,卻發現穿著魔鈴聖衣的竟是珍妮。

再說中洲城,眾人於戰神所顯示的影響中看到,在魔鈴揮鞭出手之際,星華於最後一刻擊出「天鷹拳」,將魔鈴打暈在地。

由於星華使出拳法,徹底牽動了「高加索」環,使她痛苦地跪倒在地,內心不禁呼喚起星矢的名字。星矢內心終於感應到姐姐的呼喚,突然明白了一切,於一瞬間恢復了記憶。於是星矢最後一次站起,面對愈加興奮的阿瑞斯,重新開戰。

外廳,一輝根本敵不過赫拉克勒斯,但卻仍不服輸。突然,雅典娜醒來,阻止了兩人的較量。

一輝正奇怪於雅典娜的毒居然自解,宙斯突然現身,說明了真相。原來當時從內廳射出的暗箭,是阿波羅所為,箭上塗的只是特殊的迷藥,而赫爾莫斯再站出來說成是奇毒,讓星矢去奪「恩啟都」來驅毒。這一切都是宙斯安排,為的是讓聖鬥士處身於緊急狀態,以便能發揮出超越想像的力量。

而赫拉克勒斯卻指責宙斯的所為並非為了鍛煉後輩人才,乃是借聖鬥士之手剷除異己。這時內廳傳來笑聲,阿瑞斯大笑著走來說到,宙斯明知阿瑞斯必會來奪「恩啟都」,那麼此舉分明是把阿瑞斯當做了「異己」來剷除。

眼見阿瑞斯出來,雅典娜擔心星矢的安危,趕忙讓赫拉克勒斯扶她前往內廳。而宙斯說到,阿瑞斯一生好戰,這次宙斯能幫他酣暢淋漓地打一場,也算盡了做父親的心意,想來阿瑞斯也該死得瞑目了。說完,宙斯也進入了內廳。

最後面對一輝,阿瑞斯終於倒下,說到本打算和一輝較量,卻不料先敗於星矢拳下,但在戰鬥中他也已作好了心理準備,而他之所以用法術展現出星華的影像,就是為了能激發星矢的所有潛力。阿瑞斯也指明一輝中的「暗示法」,自己已經沒有力量解除了,而隨著他的死,暗示法不但不會解除,反會更加強烈。

一輝表面上不在乎他的「暗示法」,卻問起前往伊達山的方法。

阿瑞斯答應相告,卻以讓一輝完成他的遺願相交換,他很想看看一輝與星矢交手會怎樣,希望一輝看在他曾教導武功的份上答應他,以後跟星矢打一場。

一輝答應了他的條件,最後他讓一輝去找瑪納特帶其去伊達山,阿瑞斯說完終於死去。

這時瑪納特從廳頂上悄然而落。原來他不願與紫龍交手,便逃至中洲,躲於廳頂。一輝雖察覺到,但並未告知紫龍。瑪納特說到,托一輝的福,能夠讓阿瑞斯在臨死前還提到自己。於是,他便抱起阿瑞斯的遺體,和一輝一同離去。

雅典娜進入內廳,看到星矢倒在地上,紫龍和瞬保護在側。原來星矢已經不省人事。眼見星矢居然能夠將阿瑞斯徹底打敗,若是不趁此時將他除去,久後絕對會成為大患。於是,赫拉、伊克西翁、赫爾莫斯,甚至連阿爾忒彌斯也對星矢產生殺意。

危急關頭,赫拉克勒斯上前將星矢抱起,並爆發出「英雄氣」,震懾住所有人,邁步向外走去。旁邊赫爾莫斯自知不敵,於是偷偷提醒宙斯,若星矢往後與赫拉克勒斯聯手,將無人能制。宙斯經他提醒,也頓時產生殺機,但在赫拉克勒斯的正氣面前,眼睜睜看著他離去,終究未敢出手。

眼見所有人都在注視著赫拉克勒斯離去的背影,赫爾莫斯便躥上祭壇,想要趁機拿取「恩啟都」之劍。可就在這時,祭壇後一個身影突現,一掌竟將赫爾莫斯打成碎屑。

於是宙斯上前報仇,與神秘人對戰。一開始兩人打成平手,但隨後神秘人使出絕技——「天王烏拉諾斯之眼」,竟將宙斯定住,動彈不得。就在眾人以為宙斯無計可施之際,突然宙斯使出「易位法」,與自己的孿生兄弟相互更換位置。

一瞬間,普羅米修斯突現,不明情況的他很快也被神秘人的絕技制住。可就在這時,「恩啟都」自動飛起,落入普羅米修斯之手,承認他為真正的神兵之主。

利用神兵,普羅米修斯破解了對方的絕技。而雅典娜讓普羅米修斯趕忙前往名醫住處,用神兵去解救星華。

眼見普羅米修斯離去,神秘人欲追擊,但被雅典娜相阻。神秘人大怒,揚言地母蓋亞已被其所殺,還要將在場所有人殺光。因為雅典娜身上藥力未退,力不從心,以致一時間無人能與之匹敵。於是赫拉、伊克西翁、阿爾忒彌斯、俄裡翁、紫龍、瞬和雅典娜等七人一同動手圍攻,依然不是神秘人的對手。

就在赫拉被神秘人打傷之際,伊克西翁突然抱起赫拉,偷空逃走了。

少了人手,眾人更是難敵。就在最後關頭,阿波羅終於出手。一時間琴音乍現,引得神秘人與阿波羅對視。良久,神秘人言到,阿波羅果然不愧是能夠讓宙斯也捉摸不透的高手,隨後神秘人離去。眾人這才能活著離開中洲城。

再說名醫的家中,貴鬼與刻達利翁聯手,打開了「高加索」環。不久,名醫阿斯克勒庇俄斯返回,經他診治,星華和珍妮同時醒來。莎爾拉看出珍妮是被「天鷹拳」所傷,於是對星華的身份起疑。星華見瞞不過,於是道出真相,說出「自己就是魔鈴」的事實。

原來星華乃是城戶光政與原配夫人所生的長女,小時候偶遇高人,被收為徒,改名魔鈴。由於資質過人,小小年紀便在聖域鍛煉成聖鬥士。不久城戶光政前來探望女兒,卻遇上垂危的艾俄洛斯。當星華得知父親收留的女嬰就是雅典娜的時候,便產生一個想法:她平時暗中就對父親與上百個女人生下子嗣的事深惡痛絕,於是趁機提議,以保衛女神為名,讓父親把所有的孩子到適當年齡都送到世界各地去訓練成聖鬥士。而對於親弟弟星矢,星華當然是親自來對他進行訓練。

後來,到雅典娜舉辦銀河戰爭之時,算上星矢也只有十個少年獲得聖鬥士資格活著回來,這讓星華大為震驚。但她想到,也許自己當年就是為了要讓父親的私生子全部死掉,才提出的那個建議。她無法原諒自己的卑鄙,並且也知道自己在星矢的心中是個完美的姐姐形象,也就沒有臉面與星矢相認。

一次,星華偷偷回城戶財團的大宅探視,卻偶然結交了寄宿在此的瞬的女友——珍妮。當時魔鈴的身份已遭星矢懷疑,這時眼見珍妮與自己身材相仿,星華就想到了澄清的計策。於是就出現了冥王篇時的一幕:讓珍妮假扮的「魔鈴」與星華同時出現。卻不料,星矢於那一戰中死在冥王之手,姐弟未能重逢。於是星華便從眾人眼前消失,又做回了魔鈴。後來,瞬居然將失憶的星矢找回,當時紫龍提出也許星華能讓星矢恢復記憶,於是魔鈴才又再次做回星華來照料弟弟。

星華的回憶結束不久,赫拉克勒斯帶著昏迷不醒的星矢也來找名醫。經名醫診治,得知星矢乃是靠某個人的「氣」復活,而這團氣因星矢的拼命戰鬥,現已潰亂,無法可治。但名醫讓眾人不必絕望,提出在煉獄山之巔有兩條河,其中之一的累德泉,可以讓星矢的「氣」重新凝結。

但若想要得到泉水,必須經受七天使的考驗。

轉回頭再說一輝,他在瑪納特的帶引下,經冥河而至源頭,來到神秘的伊達山,看到了山端那從身上的裂縫放出冥河之水的泥塑巨人。而在赫拉克勒斯的墓前,兩人與瑞亞相遇。瑞亞詢問二人為何來到伊達山,一輝坦言自己接到密信,得知這裡也許存在連宙斯也能打敗的秘寶。就在這時,泥塑巨人發生震動,瑞亞認為這是神兵——「吉爾伽美什」之劍將再現於世的前兆,於是向兩人道出原委。原來當年這「吉爾伽美什」之劍乃是宙斯的武器,其威力雖然超強,可在巨人族反叛之後,宙斯再也不使用此劍,改用赫淮思托斯所打造的「雷霆」。後來宙斯與普羅米修斯一戰,瑞亞在勸解時被掌力震暈,等她醒來後就發現自己和普羅米修斯都來到了伊達山。普羅米修斯雖然對瑞亞懷恨在心,但他有傷在身不便離去,而他知道宙斯一定會追查他,於是兩人便暫居躲避在此。普羅米修斯知道宙斯當年曾將神兵交托瑞亞藏匿在伊達山,於是便威逼相詢,瑞亞未免他們再骨肉相殘,自然不肯告知。而普羅米修斯在找遍伊達山而無果之下,也只得作罷。卻不料,兩人在朝夕相處之間,竟暗中漸漸互生情愫。本來普羅米修斯復仇之心已逐漸消逝,而兩人的關係也越加微妙。但好景不長,他從冥河中尋獲了死去的星矢,並用「氣」賦予了生命。他看透了星矢的實力和資質,從而恢復了復仇的信心,於是對星矢進行培訓,以便日後幫他打敗宙斯。直到某日,他認為時機成熟,便帶星矢離去。他倆路過冥府時,與代替丈夫、堅強地接管冥府的冥后——帕爾塞弗涅相遇。冥後見到星矢,並未心生怨恨,但也牽動哀痛之情,不料卻引來了穀物女神得墨忒爾。

普羅米修斯不願讓穀神見到自己與星矢在一起,又想趁機看看星矢的訓練成果,於是急忙回避。而得墨忒爾因星矢造成女兒傷心,便不由分說向星矢進攻。孰料,星矢死也不願向女人出手,結果不但導致被打中頭部而失憶,還因掉入冥河而與普羅米修斯失散。

此後的事,瑞亞便不得而知了。這時她感受到天命,覺得這對兄弟之間終究要有個了斷。但是她要一輝先打敗「護劍獸」,才可以從赫拉克勒斯的墓中,拿出「吉爾伽美什」之劍。

回首間,巨大的泥人向一輝攻來。於是一輝與瑪納特聯手,和泥人展開死戰。眼見兩人的絕招難傷泥人分毫,實力差距過大,瑪納特突然拿出戰神阿瑞斯的長槍遞給一輝,一輝終於用槍刺倒了泥人,但同時槍也被毀掉。

突然,泥人消失,一胸口受傷的高大男子緩步走來,說自己就是那泥人。瑞亞介紹到,此人就是鑄造了神兵「恩啟都」與神兵「吉爾加美什」的巨人——庫克羅普斯。而另一邊,赫拉克勒斯帶著星華和星矢來到煉獄山,但得知只能有一人帶星矢上山,而且需要接受「七宗罪」的考驗。於是星華自告奮勇,接受考驗,要膝行煉獄山!

話說星華背著星矢來到煉獄山第二關,在懲戒「妒」的天使面前,星華陷入反思,與自己的心進行對話。她明白到自己因妒於眾多的孩子們分走了她父親的愛,才有了讓把孩子們送去進行聖鬥士修煉的提議。同時她眼前出現死去的孩子們的怨靈,使她的心痛苦不堪。

但最終,星華因心中掛念要帶星矢上煉獄山巔,而從幻覺中醒來,同時星華也有了不再逃避、勇敢與弟弟相認的覺悟。

「妒」天使提出讓星華跪著行走上山,以贖自己一直不敢面對的妒之罪。於是星華背起星矢膝行而上,以致雙膝磨得露出白骨。

星華拼死而上,但當她終於上了山顛,卻要面臨煉獄山主人的最後考驗——從面前的兩股泉水中識別出能救星矢的「累得泉」和能毒死人的「優樂埃」。

星華要救弟弟,不容有失,於是她以身犯險,不顧傷痛,舉起星矢,然後任選一股泉水自己喝下。如果自己不幸中毒,那就在死前將星矢扔入另一股泉中去。

再說瑞亞從整個伊達山中普羅米修斯唯一一處不會去打開尋找的赫拉克勒斯的墓中,拿出了神兵。

原來當年巨人庫克羅普斯為烏拉諾斯鑄造了「恩啟都」之劍,後來克洛諾斯暗殺了烏拉諾斯,庫克洛普斯眼見正在伊達山成長中的宙斯具有打敗克洛諾斯的潛力,於是又為宙斯鑄造了「吉爾伽美什」之劍,但條件是宙斯要在功成名就後,去尋回「天王之靈」,讓烏拉諾斯復活。

可是宙斯在之後卻穩居天王寶座,背棄了當初的約定。於是氣憤的庫克洛普斯暗中聯絡,讓巨人族發動起義,攻打奧林匹斯山。而宙斯在赫拉克勒斯的幫助下,使得巨人起義失敗。但是「吉爾伽美什」之劍卻也失去了神力,不再承認宙斯為主人。

而現在,庫克洛普斯眼見神兵複出,預言宙斯的寶座必不再穩。而他自己也已不必再看護神兵,卸下擔子後總算得到了解脫,並自認已無愧於對天王烏拉諾斯的衷心。只見庫克洛普斯轉身大笑著離去,隨後便再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變成泥人,矗立在伊達山之巔。

之後,伊達山開始崩潰,瑞亞說到,這證明庫克洛普斯已死,讓一輝和瑪納特趕快離去。突然,瑞亞舉劍刺穿自己的胸口,留言道,自己會依附在劍身之上,竭盡所能也要阻止兄弟相殘的天命。

眼見瑞亞已死,一輝上前拿起神兵,與瑪納特順冥河離去。兩人途經地府,穿過八獄。可就在能返回人間的大門前,瑪納特突然阻止了一輝。

瑪納特問到,當時在中洲城,一輝為何沒有告訴紫龍,自己就在廳頂。而一輝答到,當時聽紫龍說,瑪納特殺死了春麗等人,而一輝認為,通過在戰神處幾日的相處,看清以瑪納特的為人,不該是殺死春麗的真凶。

於是瑪納特又提出,既然如此,一輝就應該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追到聖域去——並不是因為一輝從戰神處逃走了,而是瑪納特要與一輝進行一場決鬥。

一輝明白此戰非打不可,於是放下神兵,展開公平的較量。最終,瑪納特的武功雖然略勝半籌,但還是死在了一輝拳下。

臨終瑪納特說到,戰神留下的任務已經完成,自己的心願已了,但是一輝所中的「暗示法」卻非常兇險:如果一輝死去,即便能從灰燼中複生,暗示法依然會存在。

一輝說道,他認為一切都事在人為,自己決不會認輸。於是,瑪納特最後說到自己果然沒有看錯人,隨後便含笑而逝。一輝卻不知,冥後帕爾塞弗涅一直在旁觀戰。

轉回來再說星華,她喝下泉水後安然無恙。

原來煉獄山主人聽到星華在膝行時,膝蓋骨與山階摩擦發出的刺耳聲,不由得被星華感動。他見星華敢於以身犯險,便暗中遙控,讓星華喝下了「累德泉」。

可就在星華讓星矢也喝下「累德泉」後,在星矢醒來之前,突然有人來闖山。七天使合力圍攻,轉瞬間便全部被殺,眼見來人已上得山來——竟是宙斯!

宙斯用「易位法」逃過神秘人一劫後,便與本來跟在普羅米修斯身側的冰河相遇,於是他帶冰河返回奧林匹斯山。經過思索,宙斯心中已有計較,便拿上武器,獨自來到煉獄山,並殺上山來,揚言要重新領教恩師的「天王烏拉諾斯之眼」!

原來這煉獄山主人,便是當年將普羅米修斯變成石頭並暗中培養宙斯之人,而他也正是中洲城力壓群雄的神秘人。宙斯詢問起恩師的真正身份和目的何在,於是神秘人便道出一切真相。

話說那南有中洲城,北有煉獄山:中洲城主人本是地母蓋亞,煉獄山主人原是烏拉諾斯。自烏拉諾斯被克洛諾斯所殺,那聚積「天王之靈」的眼睛,便機緣巧合之下落入了神秘人之手。

而這神秘人,乃是羅馬神話中,唯一沒有被希臘神話同化的門檻之神——亞奴斯。自他得到「天王之靈」,便決定挽回羅馬尊嚴,一定要掌控天界。

他先是接掌煉獄山,瞭解到烏拉諾斯的後裔都難逃死於自己兒子之手的命運,於是他決定培養並控制克洛諾斯的兒子。

這時候,瑞亞有孕在身,卻要與克洛諾斯為敵,眼見她生下雙胞胎,亞奴斯為保留下一個孩子,便對其中之一使出「石頭計」,總算保住了宙斯。

亞奴斯本打算控制宙斯來總管整個天界,但他發現宙斯有能力脫離他的控制。後來普羅米修斯來與宙斯決戰,亞奴斯認為普羅米修斯剛好可以作為日後萬一與宙斯為敵時的棋子。而當時宙斯還不能死,於是亞奴斯打暈了正準備殺死宙斯的普羅米修斯,並把他和瑞亞一同放在了伊達山。

亞奴斯說到,當時在中洲城制住宙斯,本不打算傷他,可宙斯使用「易位法」,挪來了普羅米修斯,反倒失去了「恩啟都」,這個巧合證明,宙斯將被推翻已是天命所歸。這樣一來,亞奴斯已不必手下留情,便與宙斯展開對決。

眼見亞奴斯已明顯占上風,但就在他使出絕技之時,宙斯拿出武器「雷霆」,破解了「天王烏拉諾斯之眼」,刺中了亞奴斯的要害。

這時,亞奴斯突然看到山下有一人走來,他知道宙斯也已受重傷,必然無法應付來人的攻擊,他想起自己的霸業雖未完成,但他的眼光果然沒有看錯。於是亞奴斯大笑著死去。

話說普羅米修斯拿著「恩啟都」來到名醫住處,在聽赫拉克勒斯說星華已經帶著星矢去取「累德泉」後,便也趕往煉獄山。隨後紗織帶著紫龍和瞬與阿爾忒彌斯、俄裡翁一同來到。得知一切後,紗織讓紫龍去接冰河來此,而她自己則帶著瞬也前往煉獄山。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普羅米修斯當即出手。宙斯看到普羅米修斯來到,見他既已打開了「高加索」環,又拿著「恩啟都」劍。宙斯自知不敵,於是暗中調準方位,在普羅米修斯揮劍出手之際,讓他的劍氣誤傷了宙斯身後的星華。

星華內心最後一次呼喚星矢,終於讓星矢醒來。但星矢所看到的是:姐姐星華——也就是恩師魔鈴——已然倒地身死。

眼見自己失手傷人,普羅米修斯方寸大亂,這時紗織帶著瞬來到,宙斯趕忙求助,普羅米修斯只好抽身而走。

眼見星矢抱著星華呆坐不動,已然什麼都聽不進去。紗織只好留下瞬照顧星矢,自己則護送宙斯返回奧林匹斯山。

再說紫龍來到霧大陸,於入口處又感受到了潛伏在霧林中的那個巨大的小宇宙,於是紫龍決定去一探究竟。

由於紫龍眼瞎,不受迷惑,成功深入。

但當紫龍終於與林中之人相遇時,對方卻瘋了般直接展開攻擊。紫龍漸漸不敵,突然他身上那海魔女蘇蘭特的笛子掉出,在對方掌風的作用下,笛子發出聲音,居然讓對方的行動略緩。於是紫龍趕忙揮舞笛子,以致在連續的笛音干擾下,對方越發清醒。

終於,在對方揮出最後一拳時,卻反過來故意將自己的身體打穿,以致他徹底醒來。當紫龍聽到他開口說話,才知道對方竟是失蹤已久的海皇波塞冬。

原來當初波塞冬與蘇蘭特來到霧大陸的入口,受到一個神秘敵人的偷襲,將蘇蘭特打傷。波塞冬擋住敵人,讓蘇蘭特逃走,而他自己則想逃入奧林匹斯山,卻不料路口已被另一個敵人阻住,他只好逃入了霧林之中。

敵人不敢貿然追入霧林,但並未罷手。波塞冬在林中聽到對方傳出的琴音,以致被迷亂了心智。而現在想來,這個敵人,只能是太陽神阿波羅了。

波塞冬聽紫龍說,蘇蘭特已死,臨死前還留下訊息,希望聖鬥士來霧大陸解救海皇。於是波塞冬欣慰地想接過蘇蘭特的笛子,但手伸到一半便頹然而倒,就此死去。紫龍將笛子放在波塞冬的手中後,自己也因戰鬥中的傷勢而不支暈倒。

這時,阿斯克勒庇俄斯突然出現。

另一邊,紗織陪著宙斯下山,卻於半山腰與手持「吉爾伽美什」、殺氣騰騰的一輝狹路相逢。原來一輝從地府返回後,「暗示法」便發動,於是他憑著感覺尋找雅典娜,也來到了此地。眼見一輝要動手,紗織讓宙斯先返回奧林匹斯山。

等宙斯走後,兩人正要交手,瞬於山頂上看到哥哥,於是趕來勸解,無意中說出星矢就在山上。於是一輝決定暫且放過雅典娜,要先在煉獄山之巔與星矢決鬥!

當紫龍醒來,發現身處名醫住處,原來是阿斯克勒庇俄斯將他救回。莎爾拉、珍妮和貴鬼已經返回聖域去安葬死者,而俄裡翁與阿爾忒彌斯留下來療傷。紫龍眼見赫拉克勒斯在側,於是說出海皇留下的訊息,而名醫也道出,父親阿波羅早就深具野心的事實。

就在這時,從奧林匹斯山的天空傳來訊息,卻是宙斯發出了最緊急的求救訊號。名醫指出,這一定是阿波羅趁宙斯重傷之機開始發難。

赫拉克勒斯突然說到,他知道阿爾忒彌斯與俄裡翁去奪取「恩啟都」,乃是為了有能力擺脫別人對他們感情的束縛,他衷心地祝福二人,並提醒眾人,只要有勇氣放下過去的負擔,就一定能尋到自己的幸福。說完,赫拉克勒斯便疾速離去。

眾人知道,他雖與宙斯不和,但到了關鍵時刻依然要出手相助。

另一邊,星矢抱著星華,完全沉浸在痛苦之中,渾然忘了復仇。一輝為激起星矢的鬥志,於是謊稱星華是死在自己手中這柄劍下。一瞬間,星矢突然出手,竟將「吉爾伽美什」擊碎,於是兩人正式開戰。

而紗織突然發現天空出現宙斯的求救訊號,於是讓瞬留下掠陣,自己先用思念法通知冰河,然後她也趕往奧林匹斯山。

話說冰河在奧林匹斯山,感受到霧大陸入口處有人戰鬥,於是前往一看。中途與宙斯相逢,雖然他並未停留,但趕到時,紫龍已被名醫救走。這時,冰河收到雅典娜的傳聲,知道宙斯有難,於是趕回。卻不料,在赫淮思托斯所鑄的大門前,伊克西翁現身相攔。

伊克西翁為得到赫拉,自然希望宙斯死在阿波羅之手,於是阻止冰河進去救人,冰河只好與他交手。可就在兩人激鬥正酣之際,一道身影從旁飛入——卻是赫拉克勒斯沖入了奧林匹斯山大門,去決戰阿波羅。

鏡頭再轉回煉獄山,一輝與星矢大戰,兩人本打成平手,但就在各出最後一拳時,星矢的拳打穿了一輝的胸膛,而一輝卻沒有將拳揮下。瞬上前抱住倒下的一輝,一輝這才說出自己中了無法破解的「暗示法」,如果他活著,將會殺死女神。剛好他曾答應戰神,要與星矢一戰,於是,死在星矢手中,便成了他最好的歸宿。

最後,一輝讓瞬一定要活得比哥哥有出息,隨後便閉目而逝。

星矢見自己殺死了一輝,更加痛苦地呆立不動。而瞬雖然痛苦,但他明白自己還有保護女神的職責,於是毅然離去。

再說奧林匹斯山大門前,伊克西翁與冰河打成平手,突然酒神狄俄尼索斯、穀神得墨忒爾和灶神墨斯提先後來到,接著雅典娜也趕到。伊克西翁見狀只得逃走,但他在臨走前,居然順手把入口的大門關閉。

紫龍想起赫淮思托斯曾說,這大門連宙斯也無法強行打開。這時瞬也趕到,於是雅典娜決定合紫龍、瞬之力,使用當初的禁技打開大門。可得墨忒爾卻提出,要雅典娜保留實力以對付阿波羅,開門的事由他們三人負責。於是,酒神、谷神和灶神合力,使出「雅典娜的歎息」,終於將大門打開。

眾人闖入天宮,卻看到赫拉克勒斯與希柏已死。而身負重傷的阿波羅見到眾人後,急忙逃走。原來那阿波羅趁宙斯重傷之機來下手,希柏趕忙站出來阻攔,但根本不是對手。關鍵時刻赫拉克勒斯趕到,與阿波羅開戰。就在兩人都身負重傷之際,阿波羅突然調頭向希柏出手,赫拉克勒斯急忙相救,結果他遭到了致命的一擊。

赫拉克勒斯臨終前向希柏坦言,自己對不起「妻子」的真情,望其諒解,隨後一代英雄死去。希柏傷心至極,但聽到他最後提起「妻子」,明白到赫拉克勒斯也是愛自己的,於是再無牽掛,殉情而死。

宙斯見阿波羅逃走,便召集眾人準備追擊。可就在這時,手持神兵「恩啟都」的普羅米修斯突然出現。

再說阿波羅負傷而走,逃到兒子阿斯克勒庇俄斯的住處,望其看在父子情面上幫忙治傷,卻不料妹妹、俄裡翁與紫龍也在此地。

阿爾忒彌斯本要下手殺阿波羅,但俄裡翁想起赫拉克勒斯臨走時的話,於是勸阻了阿爾忒彌斯。兩人最終放過了阿波羅,攜手而去。臨走時說到,不管是什麼樣的阻礙,也不能將兩人分開。

兩人剛走,突然名醫出手,一拳將父親打穿。阿波羅大惑不解,阿斯克勒庇爾斯解釋道,當年阿波羅聽信烏鴉讒言以致射死母親一事,現如今終於遭報了。而阿波羅卻說到,烏拉諾斯的後裔果然都難逃死於自己兒子之手的命運。隨後,阿波羅含恨而死。

面對迷惑不解的紫龍,阿斯克勒庇俄斯決定說出一切。

原來當初阿瑞斯感到雅典娜已對天界構成威脅,便打算剷除聖鬥士。而阿波羅得知後,便想同時殺死已與世無爭的海皇波塞冬,造成阿瑞斯欲侵吞天界而剷除所有威脅的假象。事實也證明,當宙斯得知蘇蘭特已死後,果然把阿瑞斯當成了兇手,並視之為「異己」。

在戰神與星矢一戰時,通過阿瑞斯的法力,眾人看到了星華。當時阿波羅便用千里傳音術,控制魔鈴去殺星華,以達到毀滅星矢精神支柱的目的。還好當時星華有能力自保,才沒讓阿波羅得逞。

最後名醫說到,阿波羅還曾派一個人去血洗聖域,而這個兇手,就是當時在宙斯的酒宴上,謊稱有病人求醫,提前離席而去的人——也就是名醫阿斯克勒庇俄斯自己,就是殺死春麗的真凶!

阿斯克勒庇俄斯承認自己是阿波羅的幫兇,讓紫龍來殺自己報仇。聽到春麗居然是死於名醫之手,紫龍大感意外,不知該如何是好,於是問名醫為何要救他,是否名醫殺人,也是被阿波羅的琴音操縱。

阿斯克勒庇俄斯見紫龍不願下手,於是便答道,殺人後又救人,本已互不相欠,不勞紫龍動手了,隨後名醫一拳打在自己胸口,坐倒在椅子上。

紫龍大驚,突然想起一事,便問道,既然名醫是阿波羅的幫兇,那麼伏擊波塞冬的人也是他了,名醫明明可以從霧林中救出紫龍,卻為什麼沒有深入霧林去置波塞冬於死地?

但阿斯克勒庇俄斯並未回答,只是說一切都結束了,全都無所謂了,隨後便坐著死去,臉上表情似在自嘲。

另一邊,星矢在煉獄山巔眼看著一輝的屍骸化為灰燼,隨風而散。他本已失去活著的勇氣,突然冥後帕爾塞弗涅來到,手中居然拿著「吉爾伽美什」之劍。原來她眼見一輝與瑪納特在冥府決鬥,而神兵便放在一旁,於是她偷偷掉了包。

冥後說到,她當初本沒有能力報仇,可現在神兵在手,有了報仇的實力。但她又將神兵交給了星矢,說到,報仇也好悔恨也罷,都已經過去了,活下來的人不應把「過去」放在心上,要去面對「現在」該做的事情。

於是她送回神兵,便掉頭離去,要繼續替丈夫管理冥府。

星矢經冥後的鼓勵,終於放下了姐姐,拿起神兵,趕往奧林匹斯山。

這時普羅米修斯手持「恩啟都」,面對眾人,正要開打。宙斯正擔心無人能敵,突然看到星矢手持「吉爾伽美什」來至,於是告訴星矢,星華正是死在普羅米修斯之手。

星矢大驚,面對昔日恩人,心情矛盾。可星矢說到,星華已死,不必再追究,但是現在雅典娜和聖鬥士都站在宙斯這邊,自己也要站在女神一方,於是勸普羅米修斯退去。

普羅米修斯說到,自己為失手殺死星華深感愧疚,但現在宙斯必須得死,而且兩人既已各持神兵在手,那就註定要有一戰。可他又提醒,星矢是靠他的「氣」復活,如果他死,星矢也會死。

星矢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這時「吉爾伽美什」劍光大盛,居然承認星矢為主。

眼見非打不可,兩人只好開戰。

雅典娜等人眼見他二人被劍氣包圍,已見不到身影。良久,突然劍氣散開,星矢泰然走出。再看普羅米修斯,他倒在一個女人懷裡——乃是依附在「吉爾加美什」上的瑞亞。

普羅米修斯最後說到,如果當初放下仇恨,留在伊達山與瑞亞永遠在一起生活,那將是多麼的幸福。隨後他便與瑞亞一同消失。

瞬跑上前欲探問星矢,但星矢向眾人發出最後的微笑,便也消失不見了。一場大戰後,只留下兩把神兵戳在那裡。

不久紫龍帶來阿波羅父子的死訊。宙斯感歎命運弄人,讓眾人節哀,見一切事態都已結束,便讓酒童設宴招待眾人。雅典娜等七人本要立刻離去,但宙斯非要款待眾人不可,眾人只好赴宴。

酒宴上,宙斯拿出當初酒神供奉的美酒招待,眾人都酒過三巡,而宙斯卻一直在掃視眾人。突然,灶神墨斯提痛苦倒地,接著穀物女神得墨忒爾和酒神狄俄尼索斯也倒地不省人事。酒童上前探視,回報說,三神已經全部身死。

雅典娜等人大驚,卻見宙斯安穩解釋道,灶神等人因功力淺,再加上剛剛使出過「雅典娜的歎息」,以致死得略快。

這時宙斯突然叫一人出來,於是一個瘸子奸笑著走出,這人就是一直未曾露面、下落不明的火神赫淮思托斯!

當初普羅米修斯去接近聖鬥士,宙斯很是擔心,於是趁戰神已公開與雅典娜為敵之機,特派火神去給星華用了「高加索」環,以防萬一自己無法拉攏聖鬥士為己所用,便可以藉以威脅。

雅典娜大驚說到,一直還以為這「高加索」環是戰神阿瑞斯指使火神所為。火神冷笑道,他一直和兄弟阿瑞斯為愛神阿弗洛狄忒的事而不合,又怎會聽命於戰神?

可火神還沒說完,宙斯突然一拳打來,將赫淮思托斯當場打死。

原來,經阿波羅一事,宙斯更是擔心早晚也會死在子女手中,於是決定趕盡殺絕,便在雅典娜和聖鬥士等人的酒中放入了從煉獄山帶回的無色無味的優樂埃之水。為防萬一,火神自然也不能放過。等雅典娜等人死掉,就再也沒有人有能力打擾宙斯的安樂生活了。

最後宙斯說到,在他們臨死之前,再告訴他們一件事:宙斯當時是故意引導普羅米修斯去誤傷星華的。

這時,酒童甘尼美提斯突然大笑,說宙斯終於露出了本來面目,這下雅典娜等人總該相信普羅米修斯當初所說的「宙斯才是真正的大奸巨惡」。酒童還說到,自己當初誤闖伊達山,被宙斯抓上天宮,他一直就懷恨在心。他本來認為一輝具有打敗宙斯的潛質,曾偷偷在酒杯底留下密信,指示一輝前往伊達山。這次,他偷偷換掉了雅典娜和聖鬥士的酒,卻沒有換掉灶神等三人的酒,為的就是引宙斯透出真相來。

宙斯大怒,向酒童打去,卻被雅典娜飛身擋住,於是兩人開打。宙斯有傷在身,很快不敵,連武器「雷霆」都讓雅典娜打斷,被雅典娜的手杖抵在咽喉。宙斯見自己將死,一切陰謀詭計所帶來的安寧都將付諸流水。

雅典娜突見宙斯萬念俱灰,狂笑不止,變成了瘋子。

於是雅典娜歎息一聲,不忍殺他,便收手準備離去。可突然間宙斯恢復常態,一掌將雅典娜打倒在地。眼見宙斯居然使出裝瘋的卑鄙手段,於是紫龍、冰河、瞬一起上前,圍攻宙斯。而宙斯掉頭拿起神兵,左手是恩啟都,右手是吉爾伽美什,與三人混戰。

戰鬥正酣,突然兩大神兵居然自動互擊,一下斷成四截。宙斯失去武器,無心戀戰,慌忙躍出三人包圍。就在他躍上空中之際,面前突然飛出星矢的身影提劍向他刺來。宙斯大驚,勉強用手指去夾劍,卻夾了空。而雅典娜就伏在星矢身後,趁機提杖刺出,正中宙斯胸口,穿體而過。

雅典娜和宙斯飄然落下,而星矢的身影已然不見。宙斯見自己已必死,苦笑不已。最後提出,希望雅典娜將他葬在優卑亞島,隨後宙斯終於倒地死去。

轉首間,見到甘尼美提斯雖然終於得嘗所願,卻陷入孤寂之中,一動不動。於是雅典娜和聖鬥士帶著宙斯的屍體離去。

幾人來到霧大陸入口處,決定就此分手。紫龍要帶春麗回家鄉安葬,冰河仍返回西伯利亞,而瞬決定留在雅典娜身邊。

紫龍和冰河剛走,伊克西翁突然又出現。瞬正要上前抵禦,伊克西翁卻說自己是來觀戰的。這時赫拉從他身後出現,她已知宙斯身死,於是讓伊克西翁放她去報仇。

於是,雅典娜與赫拉展開最後的決鬥。赫拉本不是對手,但雅典娜有傷在身,以致兩人打成平手。可當赫拉得知宙斯讓雅典娜把他葬在優卑亞島時,赫拉突然故意撞在雅典娜的手杖上,洞穿了自己。

赫拉臨死說出,那優卑亞島正是宙斯與赫拉第一次約會的地方。如此看來,宙斯臨死之際還在惦念著她。而宙斯一生並無過大野心,只是希望能保持現狀地生活罷了。

赫拉最後提出,讓雅典娜把她與宙斯合葬,便微笑著倒了下去——倒在了宙斯的身上。伊克西翁最終一無所得,長歎一聲,黯然遠去。

話說在天宮大廳,眾人剛離去,酒神狄俄尼索斯就站了起來。原來那優樂埃雖然無色無味,但放在酒中畢竟使酒的濃度產生了一絲變化。身為酒神,舌頭沾酒後便覺不對,於是他留意宙斯的眼神,認為事有蹊蹺,便沒有喝酒。而他見灶神和谷神先後倒地,於是自己也跟著裝死。

他看到甘尼美提斯報仇後卻並無快感,於是指出,甘尼美提斯明明可以救谷神和灶神,卻為了一己私仇,而見死不救。現在雖大仇得報,但良心何安?

甘尼美提斯聽後大怒,說到自己被抓到此地,又有誰救過他。然後他又大笑道,別人的生死跟他何關,隨後他大笑不止。

眼見甘尼美提斯發了瘋,狄俄尼索斯不禁長歎。

尾聲

在宙斯與赫拉的墓前,紗織聽瞬說完了一輝的事。她明白那「暗示法」的厲害,想到有朝一日一輝從灰燼中再次復活,一定還會來殺她,而瞬一定會出手保護自己,屆時定然又要掀起一場悲劇。

於是,她提出了一個能結束一切悲劇的方法——只見紗織將手杖緩緩舉起,對準了自己的咽喉……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