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改方案表決完場:建制派出醜人前?

經歷20個月的爭拗、831、雨傘革命爆發、買票風波後,香港2017年政改方案以令人意外的方式終結:方案被否決不意外,意外的是建制派上演的一場鬧劇,不但令中央十分尷尬,也凸顥了一批「投票機器」的政治智慧之低。以下轉貼若干迎聞以記錄這歷史性的一天,至於香港之後如何,之後才關心吧。

(來源:BBC中文網)

香港政改遭否決:多名議員「錯過」投票

政改方案進行表決的時間比多數人預期更早,而參與人數則比預期少,結果在表決時只有36人參與的投票以8票贊成,28票反對,0票棄權否決了方案,香港特區未能實現歷史上第一次全民普選。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不參與投票。

立法會主席曾玨成宣佈表決開始時,有多名議員不在會場內。

當立法會凖備表決政改方案時,建制派議員、全國政協委員林健鋒在投票前一度要求休會,其後聯同一批建制派議員離開會議廳,最後並無投票。

表決結果揭曉後,林健鋒在立法會表決會場外遣責泛民派議員「捆綁式」投反對票,令香港人「一人一票」選特首的夢想落空。
香港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則說:「我們不是不想投票,我們是想齊齊整整一齊投票,可惜中間出現了一些甩漏(粵語,即『紕漏』),我們都是支持政改的。」

不過,林健鋒、葉劉淑儀以及此前一直聲稱支持通過政改方案的多名建制派議員並沒有投票。

林健鋒在表決後表示,建制派議員本來試圖在會場外等候身體不適的行政會議成員劉皇發到場,集體投票,但看來劉皇發未及時到場,場外等候的議員也錯過了投票的機會。

他表示曾在會議中要求休會,但被立法會主席拒絕。

中國官方新華社在其報道中則說,「70名立法會議員中,大部分建制派議員在投票前離場。」

「歷史是充滿意外的」

「我們拒絕了假普選,」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在會後向現場媒體說。

他強調,此次否決政改方案是向北京中央政府傳達了明確信息:「香港人是未忘初衷的——我們要真選擇,真普選。」
他表示,否決政改之日是香港民主運動「新一波開展的日子」。

「歷史是充滿意外的,」工黨主席李卓人說,並且指歷史只會記住今天的投票結果顯示,只有8票支持「假普選」方案。
民主黨主席劉慧卿指,最後的投票結果說明建制派議員「口不對心」。

反對方案的民間組織之一法政匯思在表決後也立即發表聲明,指方案被否決的原因是因為方案不是真正的普選。

「今次方案被否決而造成的政治災難,特區政府難辭其咎,」聲明說。

立法會忽然在中午進入表決程序令很多媒體和公眾感到始料不及,但政府官員似乎在事前已經預見到表決結果。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立法會表決前的總結發言中說,對於政改方案「即將被否決感到痛心、失望」,但對過去20個月的推動政改工作「問心無愧」。

「我無法預知香港的民主發展什麼時候才可重新上路,」她說。

按程序,政改方案被否決,2017年香港特首普選將按現行方式進行,即由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選出特區行政長官。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田北俊指等埋發叔「不知所謂」

立法會表決政改方案時建制派突然集體離場,但卻有人續留議會,終導致議案以28票反對、8票支持,被大比數否決。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晚上於港台節目《議事論事》回應事件,指事後才知道建制派離場是要「等埋發叔」劉皇發,田北俊指自己當時坐在議事廳前排,不知身後建制派集體離場,事後與黨友檢討事件,亦認為無必要「等埋發叔」,形容是「不知所謂」。

田北俊指出,劉皇發一票並非關鍵一票,即使要「等埋發叔」,也可以發言拖延時間,不明白為何需要集體離場。出席同一節目的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形容今日「蝦碌」,個人「非常非常難過同遺憾」,承認「處理上有做得唔妥當地方」。不過,李慧琼指「如果真係有奇跡出現(有泛民轉軚),一票就好重要」,強調建制派是「真心想多一票得一票」。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表示,相信建制派是「真蝦碌」,並沒有什麼「陰謀論」,但直指投票結果產生很壞後果。他解釋,中央和特區政府一直強調有過半數市民支持政改方案,但結果立法會上得8票支持,會向世界各地傳出港人普遍反對方案的訊息,相信中央肯定「震怒」。
hk156193.jpg
(來源:TOPICK)

建制「8俠」擺烏龍?陳婉嫻:我唔知發生咩事

立法會今日(18日)終於否決政改方案,令普選特首泡湯。出人意表的是,港府和建制派打算速戰速決投票的突襲行動,卻因聯絡出事,變成投票時,大部份建制派議員未能投票。

由於大部分建制派議員未能在議會中,留下支持政改的投票紀錄,建制黨派唯有事後補鑊,強調他們都是支持政改。至於投下贊成票的8人,分別是鍾國斌、田北俊、張宇人、方剛、易志明、林大輝、陳婉嫻和陳健波。

這次「錯誤無投票」的事件,緣於港府和建制派早知政改必遭否決,因此昨日(17日)開始,已部署速戰速決投票。

怎料,表決時,卻因經民聯想待成員劉皇發趕及返回議會投票,本擬叫建制派議員暫時離開一下議事堂,以爭取多一點時間等劉皇發,結果卻造成最終投票時,只有8名建制派議員在座投支持票,泛民等卻28票齊齊反對,政改方案被否決。

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林健鋒事後補鑊,提出休會及集體離席,是想爭取約15分鐘時間,等待另一位議員劉皇發趕回議會,投下支持一票,但由於有幾名建制派議員未有離席,導致法定人數仍然足夠投票,他形容「好不幸」,指是「溝通出了問題」。

林健鋒表示,劉皇發連日身體不適,但一直關心政改審議。劉皇發就簡單的回應說:「我遲了,心入面好不舒服。」

至於未有離場並投下贊成票的5名自由黨成員,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說,事先無接獲其他建制派議員通知,相信他們是臨時決定,而自由黨覺得留下投票,作出記錄,是很重要的。

至於陳婉嫻、林大輝、陳健波都稱「唔知發生咩事」,陳婉嫻向有線記者稱:

我真係當時唔知(發生甚麼事),我心入面就話要投依一票,依一票好重要,就咁樣。(有冇同黨友溝通?)當時冇時間。

林大輝則稱,看見葉國謙跟其他建制派議員突然起身時,他與陳健波都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加上當時曾鈺成催促要投票,於是在歷史性、關鍵性一刻要先投票才離開。

陳健波則指,當其他議員起身時他「都唔知做乜」,自己因堅決支持政改,所以必先投票。

(來源:NOW新聞)

建制派走票 京深港震怒

政改投票建制派拂袖離場,究竟是一場花生騷,還是北京另有陰謀?這個消息實在太突然,相信大家腦海有不少疑問。

我們為政情觀眾四出打聽,無論官員、建制派、還是北京消息,都向我們表示,今日的事絕對是一場意外,大結局爛尾收場。由響鐘一刻開始,建制派三名大佬,經民聯的林健鋒、葉國謙和譚耀宗,在表決鐘響起時,一直在交頭接耳,長時間不在座位上,還一度離開了會議廳。折返之後,譚耀宗有與田北俊說兩句,林健鋒就向主席提出休會。據聞大家當時也知是想等劉皇發返來投票,但究竟想怎樣操作,卻只有數個人知。

主席拒絕休會後,林健鋒就想實行Plan B拉隊離場,想藉着不夠法定人數而再拖一會,但我們聽聞林健鋒離開時,只說了一句「我們先出一出去」。民建聯葉國謙也只是指向門口說「建制派出去」,大部分人都不知所謂何事,只是見到三名大佬都離場,就跟着大隊走。與經民聯甚少溝通的自由黨,當然不會盲目跟著走。

建制派平時都有用WhatsApp群組溝通,但今次完全沒有留言,結果Plan A和Plan B都行不通,政改方案在低支持票下被否決。鬧爆泛民的劇本亦要改寫,建制派出來見傳媒變得低聲下氣向市民道歉。

我們聽聞左派陣營亦嬲到震,有人大代表在群組中大鬧他們是「垃圾會」。中央官員由西環至北京都深表震怒,自知闖禍的經民聯議員三時半左右,就坐着監事林建岳的車飛奔到中聯辦解畫,大意是說事出突然,溝通不足,令政改以低支持票下被否決。

今次建制派在辯論中似乎很有計謀,辯論上一直拒絕按掣發言,逼泛民首先用完發言時間,以防他們拉布。結果成功爭取提前在周四中午表決,但就連自己人也被殺一個措手不及。到官員發言一刻,建制派才醒起他們根本未齊人。憤怒的中聯辦都有賞有罰,中聯辦協調部部長沈沖表決後不久,就致電自由黨,讚揚他們投票支持是做得對。

政改大結局沒有武打場面,連精警對白欠奉,全因綠葉演員臨場改劇本。「票債票償」變成「笑聲救地球」這套合拍片,相信兩地投資者都好難收貨。
hk156192.jpg
(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拆解建制派政改「不投」之謎

篤定打靶的政改,中午卻以最戲劇性的結果收場,泛民竟然以28票對8票,大比數否決政改,全城嘩然,即時研究死因,不少人對建制派忽然離場大惑不解,對經民連林健鋒解釋,是因為要「等埋」劉皇發趕回立法會的說法不以為然,因為支持8.31框架下的政改、投下歷史性一票絕對是「硬任務」,「等齊人」之說缺乏說服力。

現場所見,帶隊離場的除了林健鋒,還有民建聯葉國謙,兩人一起帶領數十名建制派離場,若果沒有更上層的指示,相信難以在短時間內一起行動;至於為何要在最後關頭離場,令數十名建制派沒有對不為大部份民意接受的人大8.31框架下的政改投贊成票,正是最吊詭的地方,假設政改重啟,沒有對8.31政改投贊成票的建制派,華麗轉身的空間,會不會大很多呢?

這次政改如此收場,政界不少人已猜測主理港澳事務的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是否要「孭鑊」,甚至有人聯想到牽連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一旦北京最高層要問責,恐怕掀起新一場權鬥,如此看來,政改淪為爭奪對港事務、政策話語權的角力場,對後政改時代的香港,禍福難料。

有知情人士稱,中央在兩會期間,三申五令建制派要為政改守好崗位,之後中央官員也在多個場合提醒建制派要為政改護航,因此今次結果是完全不能接受,更不可能以為了等待一人投票而不顧大局,相信中央必追究責任。

至於今日主角之一發叔,已交棒兒子,下屆也未必連任,正好解釋了為何讓他擔當這個「遲到」的角色了。

(來源:東網)

政改拆局:建制甩轆離場 林健鋒成罪人

政改方案雖一如預期否決,但最後票數卻爆大冷,在大部分建制派突然離場下,方案最終僅獲8票贊成,令泛民以至國際傳媒有口實,指稱2017年特首普選方案只得到極少數議員支持。建制派點解會「甩轆」?東網綜合各方說法和消息,發現終極罪人為身兼行政會議成員及香港總商會立法會代表的經民聯議員林健鋒,背後或許更涉及自由黨與經民聯的歷史恩仇,錯綜複雜,並非單純意外咁簡單!

首先,點解部分建制派要突然在方案準備表決時離場?建制派表明理由有二,一為希望等候近日有健康問題的鄉議局前主席兼經民聯議員劉皇發趕返立法會,投下被建制派視為神聖的贊成一票,但最後卻不慎「甩轆」。但個別泛民議員則有另一說法,揣測中央可能突然願意就政改讓步,港府想爭取多幾日時間向泛民拉票,因此才叫建制派出此「下策」,希望透過不夠法定人數流會,延至下周再表決。

不過,多名建制派議員都否定有關說法,其一是中央及港府均已三申五令不會作任何讓步,其二是若是中央指令,自由黨等8名留守建制派又豈敢不跟大隊離場?因此「等發叔」也許是「甩轆」事件的真正起因。

問題是如果建制派想等候發叔返回會議廳投票,理應在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下令響鐘倒數表決前,透過要求暫停會議等方法拉布。偏偏林健鋒卻等到響鐘後約4分鐘才要求休會,不獲主席批准後,他又在未有充分溝通下,要求其他建制派集體拉隊離場,希望引發流會。

然而與經民聯為「世仇」、坐在會議廳最前排的自由黨5名議員,不知是有心定無意,拒絕離場。保險界陳健波,廠商會林大輝及工聯會陳婉嫻見狀亦拒跟大隊離開,最後建制派8人、再加泛民27人、醫學界梁家騮和主席曾鈺成,合共37人湊夠法定人數,主席惟有下令表決繼續進行,令早了離場的33名建制派議員、包括另外兩名行會成員新民黨葉劉淑儀和民建聯李慧琼,最終全部淪為「小丑」!事後有建制派就私下表示要向林健鋒問責,應褫奪其行會席位及全國政協委員職務。

(來源:獨立媒體)

包越位失敗,揭自由黨及經民聯的恩怨未了情

政改終於表決,聽完林鄭的綜合發言,曾鈺成表示要表決,小弟係茶餐廳食緊飯,諗住睇下泛民有沒有華麗轉身。點知,華麗轉身的是建制派。1972年,香港有618水災,2015年的618都有建制派突然離席。有網民笑言,8名議員包越位失敗。不過點都好啦,「華麗走咗」一役揭示了自由黨及經民聯的恩怨未了情。

先講下啦,今早聽慢必發言時,實在不得不讚好,尤其他引用的例子:媽媽帶兒子去揀暑期活動,原本就可以自己揀選參加甚麼活動,但點知就已作篩選,剩下只得芭蕾舞、圍棋和小提琴。但兒子就想揀足球和游泳:媽媽,即係無得揀囉!

說過回來,政改被否決後,新聞焦點一定是建制派集體離場,僅8人在席投支持票。經民聯的林健鋒又指是想「等埋」身體不適的發叔,故勿論國是否已預謀會推卸到發叔身上。筆者想說的是當中肯定有陰影,而且揭露了自由黨和經民聯眾人的恩怨。

自由黨的田北俊在會後對記者表示,無理由走咗去,而且又無人預先同佢地打招呼要走出去,經民聯林健鋒就話要等埋發叔,故勿論怎樣都好。有一點幾乎可以肯定,自由黨自2003年23條一役,到2012年撐唐英年和及後田北俊公然對抗梁振英。筆者猜測,這一切應該預示了自由黨已被擠出土共的權力核心了。心水清的話,應該記得經民聯是從自由黨所「分裂」出來。回到2008年,當時田北辰還在自由黨的時候,該黨在2008年立法會大敗, 議席由10席跌到6席。劉皇發、林健鋒、梁劉柔芬同梁君彥都一起退黨,自由黨一夜間剩下只有3席,建制勢力在2008年可說是重新大洗牌。

之後發生咩事?就是經民聯的出現,該黨在2013年更「吸納」了不少地區樁腳,慢慢成為另一主打中產及商界的「重要」建制派。而今次被網民形容為包越位失敗的一役,某程度上就是經民聯及自由黨的世仇恩怨,沒有充分溝通下大出洋相。

要知道立法會的法定人數為半數和主席,留下的林大輝和自由黨關係親密就眾所週知,陳婉嫻又是否不在建制派人士的通訊群組?筆者沒興趣知道,值得一讚的反而是主席曾鈺成,在林健鋒要求休會15分鐘時,他斷然拒絕。在正式作投票時,筆者沒聽錯的應該是莫乃光表示:「我要表決呀。」曾也沒有及沒法煞停,結果就搞出今日這一場618事件。

而值得注意的是,新民黨的兩人都「走咗」,筆者就認為這也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啟示。新民黨其實早已和沙田第一大建制組織公民力量結成聯盟,增加了不少區議員。今年11月區議會將派出更多新人參選,一旦得手,將會更為坐大。新民黨大有可能成為另一大黨,因為九龍城、油尖旺及深水埗已有西九新動力及九龍社團聯會,即是經民聯。沙田及葵青將會是新民黨的重要選票來源。對有志參選11月區會的傘兵來說,如何揀區?這一點絕對值得注意。

建制派們記住,今次離席是會記錄入歷史名冊。而筆者亦收到少少風,上演流會失敗後,已經有建制派議員要求林健鋒辭去行政會議及全國政協兩個「要職」。

(來源:星州網)

港政改戲劇性遭否決:建制派突離席沒投票

香港特首產生辦法決議案(俗稱政改方案)遭否決!香港人2017年不會「一人一票」選特首,將原地踏步,沿用2012年的舊制,1千200人選舉委員會選舉的辦法。

香港立法會週四中午對政改方案進行表決,由於泛民議員反對到底,政改否決早在預料中,但令人大感意外的是,親政府、贊成政改方案的「建制派」大部份議員在表決前突離席未投票,僅少數建制派留下,立法會在仍有足夠法定人數下投票,導致方案最終以28票對8票,被大比數否決。

政治或短期受波動

這一結果也標誌著歷時一年半,並在去年掀起風起雲湧的佔中運動的新一輪香港政改歷程告一段落。但部份人士擔憂,雙方在政改方案的僵持可能已造成香港內部撕裂,短期經濟、政治會受到波動。

港府在週三向立法會提交政改方案,立法會週四連續第二日審議政改方案,但到中午12時已再無議員要求發言,政改方案隨即交由全體立法會議員投票表決。

建制派的經民聯議員林健鋒突然提出休會15分鐘,泛民主派議員群起反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最終否決建議,如期表決。
建制派一些議員於是集體離席,企圖造成短暫流會,但由於溝通出錯,以致有8位建制派議員不知道計劃,仍然留在議會內。

將沿用舊辦法選特首

在場37名議員中(含主席,主席未投票),共有8票贊成、28票反對。此案未獲得三份之二支持,遭否決。這意味著2017年的特首選舉,將沿用2012年1千200人選舉委員會選舉的辦法。

泛民議員表決後,走到立法會議事廳中間高叫「重啟政改」、「守護香港」等口號。泛民議員梁家傑表示,今天他們投下神聖一票,這是給北京中央及港府發出重要訊息,即他們要「真普選」,非「假普選」。

而立法會外,有泛民支持者歡呼慶祝。30歲的工藝資訊業人員曾肯說:「太振奮人心了。一個不民主的議案不應通過。」

建制派議員譚耀宗指責泛民剝奪港人普選的權利,因為多數港人希望於2017年普選特首。他譴責泛民陣營令政改方案遭否決,須承擔後果。

沒溝通好即離席
林健鋒劉皇發致歉

備受矚目的香港政改方方案以最戲劇性的結果收場,林健鋒事後解釋稱,叫休會和突然集體離場,是要讓因不適而未參加會議議員劉皇發趕到參加投票。林健鋒和劉皇發都向公眾致歉。

金融界立法會議員吳亮星指,建制派支持政改,但未有投票,實感可惜,形容「大家都不想」。他指,林健鋒本身計劃是建制派集體離場,但當時由於來不及與其他議員溝通,議員也不太明白離場原因,即使他自己仍未瞭解詳情,便跟大隊離開。

他指,建制派沒有想過原來他們離場,仍最終有足夠人數,「真是神推鬼始」。

香港立法院否決更改方案引起中國網民熱議,有網民認為港人「不知足,我連選村長的權利都沒有!」;有網民表示支持港人,「不要恐嚇,傾聽大多數港人的聲音!」、「香港人,我們一起加油。」

港府已經在表決前多次表示,本屆政府將不會重啟政改。北京亦曾多次表明,如果政改方案遭否決,不會再啟動政改討論;即使再討論,也是在目前方案的基礎上再推行。

黃之鋒:輸贏不是成果
轉守為攻續抗爭

立法會否決政改方案,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表示,對學民來說,政改否決無輸無贏,不是一個成果,因為爭取的是普選及公民提名,否決只是勉強守住抗爭力量,認為現應轉守為攻,去討論基本法修憲及香港前途問題。

而佔領期間堅守銅鑼灣至清場被捕的大學生劉同學,在立法會外看著政改被否決,他覺得過去一切努力都是值得,但明白今次否決不是勝利,日後推動民主真普選是首要工作。

另一學民成員黎汶洛也指,不要因開心而衝昏頭腦,要研究下一步如何去做。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說,目前難以估計否決方案後,會否加快《基本法》第23條立法,但他認為即使方案不通過,現時立法會內建制派佔多數議席,加上警方的權力,足以保障國家安全,估計加速23條立法,實際作用不會很大,反而有損官方形象,所以延遲立法是較高明的做法。

政改失敗恐掀新權鬥
張德江是否「摃責」

這次政改如此收場,政界不少人已猜測主理港澳事務的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是否要「摃責」,甚至有人聯想到牽連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一旦北京最高層要問責,恐怕掀起新一場權鬥,如此看來,政改淪為爭奪對港事務、政策話語權的角力場,對後政改時代的香港,禍福難料。

知情人士稱,中央在兩會期間,三申五令建制派要為政改守好崗位,之後中央官員也在多個場合提醒建制派要為政改護航,因此今次結果是完全不能接受,相信中央必追究責任。

梁振英不懷疑建制派挺政改

政改問題以震驚各界的戲劇性極低支持票下塵埃落定,面對這個始料不及的反高潮結果,特首梁振英表示,毫不懷疑建制派議員對政改的支持。他表示,豪不懷疑42名建制派議員對政改的支持,對他們支持落實2017年普選無任何懷疑。

香港政改遭否決一分鐘看懂

香港因政改爭議發動的「佔中(佔領中環)」運動已結束逾半年,香港立法會週四表決政改議案,如預期地遭到否決。香港政改究竟有甚麼爭議,否決後香港未來要如何走?

Q1:香港政改,改了甚麼?

A1: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於2014年8月31日通過對香港政改的決定(俗稱831決議),重點是同意香港於2017年行政長官由一人一票選出,但候選人須依照基本法由提名委員會先行產生。

Q2:提名委員會如何產生?

A2:「提名委員會」按照選出香港特首的「選舉委員會」組成,人數為1200人,由「四大界別」按比例組成,分別是工商金融、專業、勞工宗教及政界。

Q3:政改方案為何引起爭議?

A3:因提委會成員是由「四大界別」選出,有許多為公司和法人代表,易因在大陸生意受北京壓力改變投票行為,泛民派認為提委會提名過程可能出現「篩選」,排斥泛民派代表,或提出不具民意代表性的候選人。

Q4:香港政府對政改的態度?

A4:香港特區政府的態度與北京一致,強調“831決議”符合基本法,滿足港人對普選的要求。政改爭議期間,香港官員多次公開呼吁泛民及香港民眾支持政改方案。

Q5:政改方案如何投票?

A5:香港立法會有70席議員,包括主席曾鈺成,及建制派42席、泛民派27席。由於政改議案需要全體議員的2/3同意才能通過,若席次超過1/3的泛民派議員全數反對,則政改方案不會通過。

Q6:政改方案沒有通過,會怎麼樣?

A6:香港特首梁振英曾說,如果政改方案被否決,港府沒有其他取代方案,不會再做政改工作,將專注與經濟民生工作。這也意味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沒有普選,仍將由選舉委員會選出。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1 | 2017/02 | 0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