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法學院考題=連續劇?

(來源:世界新聞網)

南巡、炒樓… 北大4000字考題 「好像電視劇」

一道近4000字的北大法學院本科生期末試題被網友瘋轉,考題出現了「南巡講話」、「倒爺」、「炒樓」、「地溝油事件」等,劇情曲折糾結,讓不少網友直呼「改成電視劇絕對亞洲收視率第一有木有!」

「1977年冬天,中國恢復高考,周小東、吳小南、鄭小西和王小北經過激烈競爭,考入西京大學法律系。1978年春天入校,被分至同一件宿舍。四人志向各異,但都珍惜機遇,發奮讀書,同窗四載,互相砥礪,結下了深厚友誼。1982年大學畢業,周小東被分配至西京省政府辦公廳調研室工作,鄭小西留校任教,王小北被分配至市檢察院,吳小南則陰差陽錯進入國有鋼廠。四人約定各自努力奮鬥,每十年一聚…」

澎湃新聞報導,這幾天,這道北京大學法學院大二本科生《刑法分論》的期末試題在法律系朋友圈得以瘋轉。考題只有這一道,但這篇被取名為《愛的東南西北》的案例竟有近4000字。

考題講述了同窗四載的周小東、吳小南、鄭小西和王小北大學畢業後因感情、生意、仕途而相互糾結並犯罪的故事,還出現了「南巡講話」、「倒爺」、「炒樓」、「地溝油事件」等字眼。

據悉,這場總時長四個小時的考試為開卷考,出題老師車浩要求學生簡要說明案中人的犯罪及理由,並進一步分析其中可能存有的爭議之處。北京大學法學院大四學生小朱說,車浩出的一個案例中有多個罪名,也涉及很深的理論問題,「很能考驗和反映學生水平。」

據報導,這群大二本科生《刑法分論》去年的期中試題也是一道案例分析,被網友命名為《愛的春夏秋冬》,並總結是一個「兄弟反目姐妹鬩牆。為情還債,烈女委身權貴後跳樓自盡;為愛復仇,渣男步步為營中身陷情網」的故事。

出題老師、北京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車浩曾這樣寫道,「在你作為刑辯律師為一個被告人辯護時,當你作為死刑復核法官決定一個犯罪人的生死時,如果還能依稀想起當年考試中出現過的悲劇人物,由此讓你在辯護時多一點耐心,在核准死刑時多一點斟酌,那麼這兩次考試就是有意義的。」

就是這樣才夠現實嘛XD
不過會否令考生只顧沉迷劇情而忘了答題呢(誤)
以下轉貼2013年的期中及期末題目:

(來源:這裡)

北京大學法學院2013級本科生《刑法分論》期中試題

【發這個之前,作為一個考生我有話要說:誰能理解這種題寫三個小時的痛苦…寫到最後手都抽筋了…總而言之就是一個這樣的故事:兄弟反目姐妹鬩牆。為情還債,烈女委身權貴後跳樓自盡;為愛復仇,渣男步步為營中身陷情網。我將其命名為《愛的春夏秋冬》老師你這個題要是改成電視劇絕對亞洲收視率第一有沒有!】

考試時間:三小時
考試方式:開卷
考試范圍:刑法分則前四章
命題人:車浩 北京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答題要點:簡要說明案中人涉嫌的犯罪及理由,並進一步分析其中可能存有爭議之處。題中時間系案情串聯需要,答題時以現行刑法為依據,無需考慮效力問題。

A市富豪陳大山於1997年創立經營大山集團,並育有兩子兩女,大女兒陳春、二女兒陳夏、大兒子陳秋、二兒子陳冬。陳春大學畢業後即進入大山集團,深得陳大山的信任,被任命為總經理。陳冬作為公司副總,協助陳春處理集團事務。陳夏自高中起即被陳大山送去美國留學。陳秋在A市國企順達商貿公司採購部工作。

大山集團以水果起家,但陳大山希望集團能夠做到多元化經營。為此,陳春從2003年開始努力拓展醫藥市場,投入巨額資金研發治療頭疼的新藥「真靈」,由於技術底子薄弱,屢試不靈,為了避免前期投入打水漂,又考慮到雖然成分不符但試驗結果對人體無害。於是,陳春同意了技術部門的建議,將試驗品包裝成治療腳臭的「真香」出售。萬萬沒想到,「真香」的市場反應出奇的好,實效遠遠超過了一般的腳臭藥。陳大山大喜,決定成立專門的制藥廠,由陳冬負責,擴大生產。為了籌措資金,陳冬決定以投資入股的方式向集團內部員工集資。在說明大會上,陳冬並沒有披露技術部門尚未搞清楚為何本來用於治療頭疼的「真靈」會對治療腳臭有奇效這一秘密。由於市場熱賣,前景可觀,公司員工紛紛出資並介紹親友加入。陳冬對此樂見其成,制藥廠籌得巨款後購入國外生產線進行生產。

2005年3月,陳大山決定由陳春負責將企業上市。期間,出現了個別患者懷疑因服用「真香」而出現腳部萎縮的問題。但是陳春認為這只是個例,在招股說明書回避了「真香」面臨的藥理風險問題,公司順利上市。兩年後,關於「真香」的投訴越來越多。2007年6月,某國際公共衛生組織官員何番帶隊到大山集團調查,發現公司秘書米蘭竟是昔日同窗。陳春了解兩人關係後,向米蘭開出當月十倍薪水獎金,要求米蘭與何番發生關係,米蘭為了幫助男友還清賭債而同意。何番與米蘭春風一度後,又提出長期保持性關係。米蘭拒絕,何番惱怒,表示要深查大山集團。陳冬找到米蘭,以偷拍的米蘭與何番的床照曝光相威脅,逼迫米蘭滿足何番的要求。無奈之下,米蘭又多次與何番發生關係,終因覺得對不住男友而服毒自殺。何番於2007年8月離開大山集團,調查中止。

米蘭的男友賀石得知女友自殺後大慟,深夜借酒澆愁,大醉後駕駛摩托車在環路上高速飆車,與剛剛回國駕車的陳夏相撞後受輕傷,被陳夏送進醫院。陳夏為賀石的頹廢氣質所迷,整日糾纏,並提出可介紹賀石進入大山集團。賀石假意接受陳夏表白,並加入大山集團,其實是想找到米蘭自殺的真正原因。陳夏回國後發現,因為陳大山信任陳春讓其主持集團業務,導致陳秋與陳春一直關係不和。陳夏勸說陳秋應該努力運用在國企採購部門的權力,幫助家族企業發展,以取得父親的信任。陳秋深以為然,在陳夏的建議下,2007年10月,陳秋代表順達公司以高價從大山集團訂購了1000噸水果。12月,在對「真香」的藥理風險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陳秋又與大山集團簽訂了大批量的「真香」採購合同,準備外銷。由於順達公司從大山集團採購的水果進價太高,銷路阻滯,大部分水果爛在倉庫中。而「真香」被出口到非洲後,部分黑人短跑健將因服用該藥而腳部萎縮,嚴重影響了奧運會成績,順達公司為此支付大額賠款。2008年11月陳秋被國企開除,回到了大山集團。

陳春、陳夏、陳秋和陳冬兄弟姐妹四人,在公司內部展開各種明爭暗鬥。陳春為了報復陳夏和陳秋的結盟,遂主動勾引賀石。賀石自己在外開設了一家大通公司,想通過陳春與大山集團簽訂合同,陳春懷疑大通公司的實力,賀石偽造了虛假的產權證明作為擔保,合同簽訂後賀石又將業務轉手給他人,雖然最後完成了訂單,但是陳春發現產權證明為假,不想再與大通合作。然而,此時的陳春已經在與賀石的感情中難以自拔,在賀石表示要自殘的威脅下,陳春只得同意繼續與大通公司簽單。陳夏發現賀石與陳春的關係後大受打擊,決定報復陳春。2009年5月,陳夏將陳春帶回家的公司核心技術信息外泄與大山集團有競爭關係的其他公司。陳大山發現陳春與缺乏實力的大通公司簽約,加之商業秘密外泄,對陳春非常失望,暫停陳春在公司的職務。賀石漸漸喜歡上了陳夏,遂向陳春提出分手,陳春急於挽留,向賀石透露大山集團正在與外資合作準備資產重組的消息。2010年4月,賀石在與大山集團股票停售前買入500萬元。

2011年2月,大山集團重組計劃失敗,股票復牌後不漲反跌,大山集團開始走下坡路。陳春酒後說出了「真香」的藥理風險和米蘭的自殺真相。賀石聯繫何番,以米蘭之死相威脅,要求何番重新調查「真香」。2012年5月,何番再次回到大山集團,深入調查後表示,「真香」危及人體健康的風險不是偶然性的而是對神經系統帶有難以逆轉的傷害。陳大山得知調查結論後極為震驚,一方面以提供給何番1%的大山集團的「幹股」為代價,要求何番不公布調查結論;另一方面重新重用陳春,讓其加大「真香」的銷售速度,打算在該品牌破產前最後斂財。陳春掌權後最後提出與賀石復合。賀石想到米蘭的死,決定報復陳春,在灌醉陳春後唆使何番冒充自己與陳春上床,陳春在醉酒狀態下誤以為何番是賀石,於是與何番發生關係,醒後後悔不已。賀石對其嘲弄挖苦,陳春沖動之下跳樓,未死但摔成植物人狀態。

2013年8月,賀石到醫院看望陳春時心生悔意,覺得不如讓陳春早日結束這種雖生猶死的狀態,於是拔掉陳春的輸液管。恰好此時,陳大山和陳冬到醫院看望陳春,發現後趕緊制止。陳大山、陳冬與賀石三人廝打在一起,陳大山在被賀石擊中鼻部後流血,昏倒在地,經搶救無效死亡。(鑒定結論:陳大山存在高血壓性並冠狀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臟病,因糾紛後情緒激動、頭臉部受外力作用等導致機體反激反映,促發有病變的心臟驟停而死亡。)陳冬沖出醫院追打賀石,賀石跑到馬路對面出言辱罵陳冬,大叫:「有種就追過來!」陳冬被激怒,不顧紅燈橫穿馬路時發生車禍,被撞成重傷。(經交管部門認定,司機對此事故不負任何責任。)

2013年12月,陳秋主掌大山集團,聘請何番擔任顧問。賀石召開新聞記者會,將「真香」的藥物風險全部公開。大山集團四面楚歌。2014年3月,陳秋不得已申請企業破產,清算組進駐期間,陳秋與何番合謀,偽造了一份大山集團虧欠某國際公共衛生組織500萬元的債務。事發後陳秋、何番被警方帶走。賀石得知陳夏要出國,遂購買同航班機票,在飛機上向陳夏懺悔和告白。但是,因家破人亡而心灰意冷的陳夏,覺得一切因果皆出於賀石與自己的相遇,萬念俱灰之下臨時起意,謊稱身上有炸藥,逼迫機長飛往太平洋上某個小島,飛機改線後失聯。

問:案中人的刑事責任。

(來源:思想花園)

神題!《愛的東南西北》-北京大學法學院2013級本科生《刑法分論》期末考試題

考試時間:四小時
考試方式:開卷
考查範圍:刑法分則
出題老師:車浩

答題要點:簡要說明案中人的犯罪及理由,並進一步分析其中可能存有的爭議之處,題中時間系聯繫案情需要,答題時以現行刑法為依據,無需考慮效力問題。

1977年冬天,中國恢復高考,周小東、吳小南、鄭小西和王小北經過激烈競爭,考入西京大學法律系。1978年春天入校,被分至同一件宿舍。四人志向各異,但都珍 惜機遇,發奮讀書,同窗四載,互相砥礪,結下了深厚友誼。1982年大學畢業,周小東被分配至西京省政府辦公廳調研室工作,鄭小西留校任教,王小北被分配至市檢察院,吳小南則陰差陽錯進入國有鋼廠。四人約定各自努力奮鬥,每十年一聚。

轉眼幾年過去,吳小南成為鋼廠副廠長。1985年3月,西京著名「倒爺」蘇三找到吳小南,請其幫忙以統配價格批100噸鋼材,吳小南看在發小的情面上,為其 弄到批條。一個月後,蘇三到吳小南家塞給其2萬元表示感謝。吳小南感到意外,幾番推辭之後收下,由此開始不滿穩定的收入,希望改變現狀。1987年,全國興辦起承包制,吳小南幫助蘇三取得鋼廠承包權,協定每年上繳國家200萬,超額利潤五五分成。一年之後,企業盈利400萬元,蘇三與吳小南商議,謊稱盈利 300萬元,上繳200萬元後再分給國家50萬,實際餘利由二人均分。在吳小南的支持下,蘇三以此方法順利承包鋼廠五年。

1992年2月,鄧小平發表南方講話。國發印務公司試點股份制改革,吳小南調任該公司經理。上任伊始,即以蘇三名義成立另一家印刷廠,將國發公司的一部分業務轉介給該印刷廠,吳獲利數十萬元。半年後,吳小南對國企再無留戀,辭去公職,下海創業。憑藉多年經驗和人脈,迅速建立起多元化業務的小南集團。1992年12 月,意氣風發的吳小南召集大學同學十年聚會。在聚會上,吳小南見到了畢業時分手的大學戀人莫小君,知悉莫小君已嫁給鄭小西,但因性格不合常年冷戰。此次聚會使得吳莫兩人舊情複燃,也讓一直暗戀莫小君的王小北黯然神傷。

1993年1月,莫小君向鄭小西提出離婚,鄭不同意。莫小君決然離開,搬至吳小南住處,兩人開始同居。鄭小西深受刺激,認為莫是嫌自己清貧,此時正值海南房地產大熱,遂決定也下海實踐一把,於是找到調任市發改委的周小東,謊稱父母手術需要錢,向周借款。2月,周小東從單位轉出30萬給鄭,囑其三個月內歸還。鄭小西攜款赴海南炒樓。1993年6月,海南房地產泡沫破滅,鄭小西全部賠光,無奈之下,只得向周小東謊稱自己已備好還款,但遭遇竊賊,被洗劫一空。周看出鄭撒謊,但基於多年同學感情不忍揭穿。吳小南得知此事,主動找到周小東還款解圍,但叮囑周對周鄭保密。

199 年香港回歸,時任副市長的周小東赴港參訪,結識了亞姐季軍樂菲並為之傾倒。樂菲的真實身份是P國間諜,與周小東春風一度後,以幫助家族企業去內地投資為 由,向周小東索求關於西京省改革的國家秘密,周小東百依百順,向其提供。1997年10月,樂菲隨周小東回到西京後,周小東介紹樂菲到小南集團工作,雖不上班但領取薪酬。半年後,周小東始發覺樂菲身份,吃驚之下找吳小南商量,吳建議周除掉樂菲,消除仕途後患。1998年6月,周小東在遞給樂菲的酒中下毒, 樂菲昏迷後,周誤以為樂菲已死,遂找來吳小南處理後事。吳小南開車將樂菲拉到郊外埋屍,樂菲最終因窒息而死。吳小南的埋屍過程碰巧被和檢察院同事一起郊遊 的王小北發現,但他沒有驚動吳小南,反而藉口勸同事換了路線,離開此地。

此事過後,周小南不近女色,全心工作,很快升任市長。2001年中國入世,一系列改革措施出臺。周小東為吳小南提供資訊,幫助其搶得與海外企業合作先機。在周的幫助下,吳用集團大廈作抵押,雖超出價值向數家銀行重複擔保,仍取得數十億貸款,償清借貸後企業加速發展,成為西京商業巨頭。2002年12月,吳小 南再次召集畢業二十年聚會。自海南事件後回歸高校、已成為學界名流的鄭小西,見到吳小南和莫小君一起出席,心情鬱悶,借酒消愁。吳小南也感到難以面對昔日 好友。王小北提議,讓兩人像大學時那樣打架出氣,吳小南表示,只要鄭小西能原諒自己,甘願被打。鄭小西借著酒勁,痛毆吳小南,吳不還手被打成骨折(輕傷)。鄭小西卻聲稱不寬恕,周看不下去,遂道出吳當年幫鄭還款一事,鄭小西懊惱離去,放言在不參加同學聚會。

2003年3月,SARS驚現西京城。吳小南決定聯合另一商界巨頭陳大山,開發研製抗SARS新藥。小南集團和大山集團聯手入主已經上市的某醫藥企業,分別為第一 大和第二大股東。後因爭奪董事會席位,雙方翻臉成仇。吳小南通過媒體,誇大甚至捏造大山集團生產的「真香」藥品存在致命風險的消息。陳大山請示市委書記趙豐收(大山集團的後臺)後,拋出小南集團為周小東代持部分股權的重磅炸彈。

2008年1月,吳小南被立案調查並採取強制措施,莫小君找到周小東求助。周小東決定兵行險棋,設計搬倒趙豐收。

2008年5月,莫小君委託律師黃九以辯護人的身 份會見吳小南,暗示其可暫作出不利於周曉東的口供,伺機再翻供。同時,周小東授意莫小君帶著錄音筆親自去找趙豐收,佯言吳願意倒戈出賣周小東,並以奧運場館附近的豪宅相贈。作為投靠趙豐收的投名狀。趙豐收已經通過公安局瞭解到了吳小南的口供變化,遂信以為真。接受了房間鑰匙。又為莫小君姿色吸引,遂以保吳小南平安為砝碼,向莫提出性要求。莫小君逼不得已只好答應。並訂好一家酒店。趙豐收和莫小君發生關係後頗為得意,誇耀自己在西京的勢力範圍,以及陳大山為其在P國購買別墅等隱私。整個過程都被周小東事前佈置好的攝像機錄下,莫小君將錄音和視頻寄到西京省紀委。2010年1月,趙豐收被雙規後移交檢察院,由 于趙豐收供述反復,已經成為副檢察長的王小北指令下屬用手銬將趙的手和腳靠在一起,保持該姿勢一夜之後,趙豐全部招供。

王小北明知吳小南可能涉嫌犯罪,但基於同學感情,決定對吳小南做不起訴處理。2012年5月,周小東升任西京省副省長,作為趙豐收的老領導,西京省委書記孫 天宇知道趙的落馬與周有關,且聽聞周昔與某亞姐的交往,決定通過吳小南徹查周小東。2012年10月,小南集團被人舉報捲入「地溝油」事件,吳小南再次被捕。公安局刑警李大和王二奉命到吳小南家搜查。因西京堵車,兩人坐地鐵前往,不料被4號線上的慣偷錢四盯上,李大放在衣服裏的200元錢和搜查證被偷 走。兩人到了吳家後,莫小君要求出示其證件,兩人這才發現搜查證丟失,莫小君懷疑其身份,遂取水果刀威脅和阻攔,李大強行制服莫小君,王二進入屋內搜查, 最後取走莫小君的筆記本電腦等物品。

莫小君找到公安局的朋友江五, 想將扣押財物取回。江五疏通關係未成功。只得將部分扣押物品偷出,準備第二天交給莫。回家後,江五又臨時起意,將筆記本留給兒子江小五使用,把其他物品交給莫小君時,聲稱筆記本暫未發現,江小五在將筆記本拿給鄰居侯六修理時,被侯六發現了電腦內隱藏的趙豐收和莫小君的性愛視頻,侯六查到該視頻的男女身份後,給莫小君打電話,要求莫小君帶5萬元現金換回視頻。莫小君被迫答應,帶錢到候六家後,卻被人從背後打昏後強姦。

莫小君醒後報案,案件被移送至檢察院,王小北聞知莫小君受辱,又見侯六拒不承認,難耐怒火,在訊問侯六的過程中使用暴力,致侯死亡。檢察長曹明向來器重王小北,為了保護他,讓法醫白七開了侯六心梗突發的假證明,按照一般違紀行為對王小北予以降職處分。兩個月後,網上忽現當年莫小君和趙豐收的性愛視頻,經查,系江小五放到色情網站「天國樂土」上,且已通過會員收費獲利數萬元。江小五在被捕訊問中,坦白自己當初打昏並強姦莫小君的經過。王小北這才知道冤枉了侯六,心灰意冷,自覺在機關內再難容身,遂辭去公職,下海做了律師。莫小君亦在視頻流出後失蹤。

2013年,中國掀起反腐風暴。西京省委書記孫天宇退休。鄭小西在西京省檢察院掛職結束後繼續留任,被委派為吳小南專案組成員之一。案件調查進入深水區,但吳始終 不肯供認與周小東相關的情況。周小東希望救出吳小南,也為自己的仕途擔憂,他認為破局的關鍵在於剛剛退休但仍對西京有重大影響力的孫天宇。周小東從孫天宇 原秘書羅八處瞭解到,孫退休後癡迷德州撲克,但遍訪高手不得。2014年9月,周小東經人引介,認識了一個剛從海外歸來的面容已毀但牌技高超的「賭王」石賀,遂組局邀請羅八打牌,期間石賀利用千術騙取羅八5萬元,羅八懊惱之余,將石賀引薦給孫天宇。石賀時輸時贏,按周小東計畫自然地輸給孫天宇百萬余元。孫已通過羅八知悉石賀的背後是周小東,對此心領神會。

2014年10月,周小東拜訪孫天宇,請孫在吳小南案上幫忙,孫天宇允諾。11月20日,周小東接到鄭小西電話,得知吳小南知道莫小君受辱失蹤後受到刺激,精神瀕臨崩 潰,開始供出為周小東代持股份系「幹股」等問題。周小東聞訊後半晌無語,明白大勢已去。12月29日,周小東、王小北和鄭小西突然接到失蹤兩年的莫小君的 短信。信中表示,當年對不起鄭小西,也明白王小北的心意,但與吳小南確系真心相愛。一系列事件讓自己身心俱疲,本已無顏再面對吳小海和眾同學,可是人生不 能總是逃避。莫小君祈求三人念在同學一場,協力救出吳小南。同時向三人發出聚會邀請,相約一起跨年夜,以紀念畢業三十年。

2014年12月31日下午,準備會後赴約的周小東,在會議上被紀委人員當場帶走。當晚23時許,莫小君站在西京廣場觀景臺上,靜靜地等待燈光秀和昔日同窗的到來……

問案中人的刑事責任。(本題100分)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藍澤千影

Author:藍澤千影
.某行業老年無能雜工一名
.不知為何喜歡東方和可愛的動漫
請多來多留言~
如發現有影片連結已被移除,歡迎通知以便本人修補,謝謝^^
PS.請勿擅自抄襲本BLOG內容
PSA.請勿用真名稱呼本人XD...

狀態:σ`∀′) ゚∀゚)σ(?)

心情音樂: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小型聊天室
最新文章
類別
  K-ON (44)
最新留言
月曆
03 | 2017/04 | 05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瞬間看地球(?)
FC2計數器(同一IP一天只計算1次)
來訪者統計(26/3/10開始)
free counters
搜尋欄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RSS連結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